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最上等的忍辱

2011-1-13 20:28| 发布者: 水晶虎| 查看: 1494| 评论: 0|来自: 上座部论坛

摘要: 有一次,帝释天王问释迦菩萨:“隐士,什么是最上等的忍辱?”菩萨答道:“我们可能基于害怕,而忍受比我们高级之人的无礼,或者为了避免斗争,而忍受与我们同等之人的粗言恶语。但是智者认为,不基于任何原因地忍受 ...
有一次,帝释天王问释迦菩萨:“隐士,什么是最上等的忍辱?”菩萨答道:“我们可能基于害怕,而忍受比我们高级之人的无礼,或者为了避免斗争,而忍受与我们同等之人的粗言恶语。但是智者认为,不基于任何原因地忍受比我们低级之人的辱骂,才是最上等的忍辱。。。”

忍辱是无嗔的一种表现形式,无嗔的特相是不粗野或不对抗;作用是去除怨恨或去除怒火;现起是可喜可爱;近因是目标,或如理作意。无嗔也包括慈爱、温和、和蔼、友善、忍辱等良好品德。当无嗔显现为慈爱或慈梵住时,其特相是促进有情的幸福;作用是愿他们幸福;现起是去除嗔恨;近因是视有情为可喜可取。应分辨此慈爱和它的近敌,即:自私的爱。

佛教经典训诫我们:“要耐心地忍受称赞与藐视。”我们不应该在遇到美好的目标时感到高兴,也不应该在遇到令人不快的目标时感到气愤。若我们在顺境时令到贪欲增长,那么我们即是不能忍受美好。若我们在逆境时感到愤怒,那么我们即是不能忍受不快。在此的要义是:“只有能够无贪地面对顺境及无嗔地面对逆境时,我们才是真正的有耐心。”

然而,关于忍辱波罗蜜,一般上注释只是形容忍辱波罗蜜为:无嗔地忍受他人加诸己身的身体或语言上的攻击。《行藏注疏》在《杂集》一章中提到:“以大悲心及方法善巧智为根基,在忍受他人的折磨时,以无嗔心所为主的心与心所组合,是为忍辱波罗蜜。”《初疏钞》在批注《殊胜义注》里,简要提到戒、念、慧、忍辱、精进这五律仪时,把忍辱律仪定义为:“忍辱事实上是在忍受的四个名蕴。有些导师认为它是慧,或者只是无嗔心所。”

有些学者认为:巴利经典中训诫“耐心地忍受称赞与藐视。”好象是指我们应该忍受称赞与藐视两者。但实际上,人们只有在受到折辱与藐视时才会感到不快与生气,没有人会在受到尊敬时感到生气。因此,忍辱这一词应只适用于无嗔地面对一般上人们会感到生气的处境。若在文字的含意上接受巴利经典的训诫,那么忍辱波罗蜜和舍波罗蜜两者之间是无差别的。

由于这些学者所引据的是《行藏注疏》和《初疏钞》,所以他们的见解是不可不受考虑的。然而,我们必须注意到忍辱是忍受他人的对待,而舍是无嗔无爱地对众生保持中舍。列迪长老在其《吉祥经义释》一书中为忍辱所立的定义是“遇到美好的目标时不狂喜,遇到困难时也能无嗔地忍受。”这定义符合“耐心地忍受称赞与藐视”这一训诫。

注释与经典的中和解释是:“菩萨在本性上是认真的人,所以美好的处境并不会令他贪心激动。他自然无需特别的努力,即能安然不动心地面对美好的处境。然而,在面对不快的事件时,他必须付出特别的精进以耐心地忍受它们,以便成就其忍辱波罗蜜。”

修习忍辱波罗蜜的菩萨,必须忍受美好与不快的体验,以便贪和嗔不会增长。由此,经典训诫我们应无贪地忍受称赞,以及无嗔地忍受辱骂与恶待。但对本性认真的菩萨来说,能不受贪欲动摇地忍受美好的体验并不是奇事。因此注释才会只说忍受他人不能忍的不快境遇是忍辱波罗蜜。这样看来,注释与经典的说明是没有冲突的。

忍辱的本质:忍辱是以无嗔心所为首的心与心所的组合。无嗔心所的特相,是无恶念或不生气,它并不像智慧与精进一样是个别的究竟法,这是因为无嗔心所并不是忍辱专有。然而,无嗔心所本身是一个究竟法,只是其中包括了一个忍辱的素质。虽然忍辱是无嗔,但并不是每一个无嗔都是忍辱。在每一个美心里都有无嗔心所随之生起,但只有在其作用是忍受他人的恶待时,才是属于忍辱的。若那美心是由于其它原因生起,那么随之生起的无嗔心所即不是属于忍辱。

富楼那尊者的忍耐力:富楼那尊者的心态是一个修习忍辱的人应学习的好榜样,所以在此我们会简短地描述它。在佛陀时代,有一次富楼那尊者向世尊说,他想去住在西方输那。佛陀问他:“富楼那,西方输那的人民很粗鲁与野蛮。若他们辱骂你,你会有什么感受?”

长老答道:“世尊,若西方输那的人民辱骂我,我会把他们视为好人,无嗔与耐心地忍受他们,想:他们是好人,是非常好的人,他们只是辱骂我,却没有以拳头和手肘来攻击我。”佛陀再问他:“富楼那,若西方输那的人民以拳头和手肘来攻击你,你会有什么感受?”“世尊,我会把他们视为好人,无嗔与耐心地忍受他们,想:他们是好人,是非常好的人,他们只是以拳头和手肘攻击我,却没有用石头丢我。”

过后佛陀再问他,若那些人用石头丢他、用木棍打他、用刀斩他,甚至杀死他,那他会有什么感受?富楼那长老答道:“世尊,我会无嗔与耐心地忍受他们,想:世尊的弟子,譬如瞿低迦尊者和阐那尊者,由于对身体与生命感到厌恶,所以必须自杀。我是多么的幸运,因为我不需要自杀。”过后佛陀称赞他的看法,以及为他祝福。(《中部.六处品.教授富楼那经》)

再者,在《小部.舍罗邦伽本生经》里,帝释天王问舍罗邦伽沙门道:“噢,拘利若传承的沙门,什么东西是我们杀了之后不会懊悔的?什么东西是我们舍弃之后会受到智者称赞的?我们应该耐心地忍受谁人的辱骂?请回答我这些问题。”当时,是舍罗邦伽沙门的释迦菩萨答道:“我们可以毫不后悔地杀死嗔恨;舍弃无感恩心以获得智者的称赞;无论对方是比我们高级、低级或与我们同等,我们都耐心地忍受每个人的辱骂,有德者称这为最高级的忍辱。”

帝释天王再问:“噢,隐士,我们可能忍受比我们高级或与我们同等的人辱骂,为何我们应该忍受比我们低级之人的粗言恶语呢?”菩萨答道:“我们可能基于害怕,而忍受比我们高级之人的无礼,或为了避免斗争,而忍受与我们同等之人的辱骂,这两种都不是上等的忍辱。但是智者认为,不基于任何原因地忍受比我们低级之人的粗言恶语,才是最上等的忍辱。”

帝释天王的忍耐力:有一次,三十三天的众天神与阿修罗打扙。最终天神们捉住了身为阿修罗王的吠波质底,把他带到帝释天王的面前。他在前来及离开的时候,都以粗言恶语辱骂帝释天王,但帝释天王却毫不生气地默默忍受。

帝释天王的马车夫摩多梨,就问他为何能够平静而不气愤地默默忍受辱骂。帝释天王就以偈来回答:“在各种提升之中,自我提升是最好的。在各种自我提升的修行之中,忍辱是最好的。身为强者而能忍受弱者,智者称这为最优等的忍辱。”

虽然上述摘自《相应部.帝释天相应.吠波质底经》及《舍罗邦伽本生经》的文篇,是专指忍受言语上的辱骂,但我们应该知道它是包括了身体上的攻击。佛教经典提及言语上的辱骂,是因为这是比身体上的攻击较常遇到。富楼那尊者的故事,即包括了忍受各层次身体上的攻击。在《小部.忍辱主义者本生经》里,忍辱主义者沙门立下了至上的忍辱模范。他无嗔地忍受迦蓝浮王切断他的耳、鼻、手脚直到死去。

无忿与忍辱:忍辱是在受到他人言行上的攻击时控制自己,不使自己生气。但另一种嗔怒是与他人言行上的恶待没有关系的。譬如有人请个工人办某件事,而那工人已尽力办事,但雇主却不满意而生气。能够在这种情形之下控制自己的脾气并非忍辱,而只是无忿而已。

无忿与忍辱都是王的任务:在《小部.大鹅本生经》里,佛陀所教的国王的十项任务,即包括了无忿与忍辱两者。在执行转轮圣王的命令时,下属们可能已尽力而为,却仍然不能令到国王满意。国王的无忿这一项任务,即是要他在这种情形之下不生气。反之,忍受他人的言行攻击是国王的另一项任务。

嗔恨的九个原因:有九个关系到自己、亲友或敌人,而导致嗔恨生起的原因。嗔恨也可以关系到过去、现在或未来的事件而生起。因此在对人、对时间上,一共有九个嗔恨的原因:

一、在关系到本身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曾经伤害过我。”二、在关系到本身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正在伤害我。”三、在关系到本身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将会伤害我。”

四、在关系到亲友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曾经伤害过我的亲友。”五、在关系到亲友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正在伤害我的亲友。”六、在关系到亲友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将会伤害我的亲友。”

七、在关系到敌人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曾经帮助过我的敌人。”八、在关系到敌人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正在帮助我的敌人。”九、在关系到敌人的事件上,某人生气地想:“他将会帮助我的敌人。”

无理之嗔:除了上述的九个嗔恨的原因之外,人们也会对雨下得太大、风太强、天气太热等感到气愤。对于这些不应生气之事感到生气,是为无理之嗔。一般上,它是生起于无理解能力之人的嗔心所。远离这种无理之嗔,即是无嗔。

在《增支部.八集.居士品.经七》里,有提到八种力量:一、哭是小孩的力量;二、生气是女人的力量;三、武器是强盗的力量;四、统治大国是国王的力量;五、吹毛求疵是愚者的力量;六、细心探索是智者的力量;七、重复思考是博学者的力量;八、忍受他人恶待是沙门与婆罗门的力量。在这八种力量之中,忍辱是圣者与有德者的力量。

沙门与婆罗门:关于上述的第八项,有人可能会问沙门与婆罗门是否是同等的。在没有佛法的时期,沙门是指隐士。在有佛法的时期里,它是指比丘,是僧团的一份子,是佛子。因此,沙门一词已是众所周知而无须再多作解释。

需要详细解释的是‘婆罗门’一词。在《长部.起世因本经》里,提及婆罗门一词是如何被人开始采用的。在这世界的早期,在人类住在地球很久之后,人群之中开始出现了邪恶,所以他们选了‘大选出王’来统治世界。其时,有些人说:“世界已经充满了邪恶力量,我们不想与那些腐败至需要王来管制的人相处。”所以他们就离开人群,去住在森林里禅修,从而证得了禅那。由于他们这样地过活,所以被称为婆罗门。

婆罗门一词是源自巴利文brahmana,意即已去除邪恶的人。婆罗门并没有自己煮食;他们依靠树上掉下来的水果,或去到村镇托钵得来的食物过活。他们称为婆罗门,是因为他们过着清净圣洁的生活。因此他们是‘德婆罗门’,即有德行的婆罗门。

经过许久之后,有些德婆罗门无法继续禅修及证入禅那。他们就去住在村镇的外围,编着吠陀经典,以及把它教给渴望学习的人。他们不再禅修入定以去除邪恶,但他们还保留着婆罗门的名称。然而,事实上他们已不再是德婆罗门,因为他们已不再具有任何梵行的素质。他们只配称为‘生婆罗门’,即由于是德婆罗门的后代,而被称为婆罗门。

由于他们不能禅修入定,所以他们是属于低等的。但经过一段时期之后,由于他们会编写及教导吠陀,他们被视为是相当可敬与圣洁的。虽然这些‘生婆罗门’没有禅修以去除邪恶,但他们却浸入河水里来欺骗别人,说他们这种作法是‘净体礼’,能够洗去不净。

在《小部.盘达龙本生经》里,提及婆罗门这种洗掉罪恶的修行。盘达龙王经常去到人间受戒。有一次,他无法在预定的时间内回到龙宫。所以他的两位兄弟就去找他。他们终于及时把盘达龙王,自折磨他的弄蛇师手中救出来。盘达龙王会被弄蛇师捉去,是因为当他在蚁冢上持守八戒时,受到名为‘腊师’的婆罗门陷害。

当盘达龙王的弟弟苏波伽龙,沿着耶牟那河找盘达龙王时,苏波伽龙遇到了致使他被弄蛇师捉去的腊师婆罗门。其时,那个邪恶的腊师婆罗门,正浸在耶牟那河里,以洗掉他陷害盘达龙王的罪恶。

当佛陀说忍辱是沙门或婆罗门的力量时,他心中所想的只是德婆罗门而已。在《长部.起世因本经》中,以穿白衣来去除烦恼的修行者,只是普通的婆罗门或生婆罗门。但佛陀所说的德,是指婆罗门的美德。在《小部.法句经》里,佛陀用了整整一品,即拥有四十三首偈的‘婆罗门品’,来解说令人称为婆罗门的圣洁素质。这些婆罗门都是德婆罗门,是没有等级之分的。然而,‘生婆罗门;则是有许多等级的。
选摘于《南传菩萨道》

本文内容由 淡然 提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7-16 08:38 , Processed in 0.0481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