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缅甸莫哥西亚多大长老简介

2013-10-27 16:42| 发布者: Anatta| 查看: 1436| 评论: 0|原作者: 莫哥西亚多

摘要: 尊敬的莫哥西亚多(Mogok Sayadaw)生于缅甸历1261年(大约相当于公元1900年),是乌昂吞先生(U Aung Tun)和桃雪娥夫人(Daw Shew Eik)所生养的8个孩子中 ... ...
缅甸莫哥西亚多大长老
Ven. Mogok Sayadaw Maha Thera


Mogok_Sayadaw.jpg

尊敬的莫哥西亚多(Mogok Sayadaw)生于缅甸历1261年(大约相当于公元1900年),是乌昂吞先生(U Aung Tun)和桃雪娥夫人(Daw Shew Eik)所生养的8个孩子中的第5个,他们居住在位于缅甸曼德勒市附近蔑捷镇(Myit Nge)的乌颖桃村(U Yin Daw)。在小的时候,他的名字叫冒拉宝(Maung Hla Baw)。

从幼年时期开始,冒拉宝就得到了非常好的照料,几乎没有遇到过不顺心的事。他从来都没有为了争夺食物或是衣裳而和兄弟姐妹们吵架过。对于父母亲给他的任何食物或是衣服,他都会感到很满足。

他从来没有说过粗鲁,低俗或是无聊的话,也不喜欢别人说那样的话。当他被送去乡村教师乌山雅先生(U San Ya)(那个年代,在村子里还没有学校)那里接受教育的时候,他的学习进度相对于他的年龄而言要快得多,而且一直受到老师的喜爱和表扬。

他只在完成老师给的学习任务之后(许多课程都是需要用心去领会的),才会去玩耍。假如他没有完成学习任务,就不会中途放弃跑去找伙伴们玩。而且他也从来没有和伙伴们发生过争吵或是打过架。

在9岁的时候,他出家成为一位沙马内拉(sāmaṇera,指于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持十戒之男子),出家师是他的故乡乌颖桃村贵宾寺(Gway Bin Taw Ya)的住持乌迦嘎拉西亚多(U Jagara)。作为一名在星期三出生的孩子,根据缅甸的传统,他被定名为温马拉(Vimala)(在星期三出生的僧人和沙马内拉,通常使用以Y,R,L,V作为第一个字母的名字。在一周中其它日子出生的人,也是根据各自所属的日期而进行命名)

年轻的沙马内拉温马拉(U Vimala)对他的导师非常尽责,毫无懈怠地对导师尽到各种做学生的义务。在托钵的过程中,他总能得到比其他沙马内拉更多的供养,因此被昵称为“沙马内拉希瓦利 Sivali”(典自佛陀时代的希瓦利 Sivali 尊者,除了佛陀本人之外,在得到供养的数量上,这位尊者是最突出的)。

当温马拉沙马内拉在他达乌镇(Tada U)乌颖桃村(U Yin Daw)的贵宾森林寺院(Gway Bin Taw Ya)学习的时候,有一次一大群蜜蜂飞了来,停留在这位年轻沙马内拉晾晒在外面的袍子上。基于这种反常的蜂群聚集现象,贵宾森林寺院的住持意识到温马拉沙马内拉不是一般的人,他预言这位沙马内拉将会成为一位杰出的人物。

温马拉沙马内拉14岁左右的时候,在兄弟巴英(Ba Yin),也就是沙马内拉准达(Canda)的坚持下,他划驶一条小船搭载准达横渡 Dutthavati 河。当时正是雨季,河里的水位和浪头都很高,而且两岸距离相当远。那时在河流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在他划船的时候,那条小船就逐渐地被拖向这个漩涡。别说从漩涡上面划过去,哪怕只是靠近它,无论船大船小,都没有人敢那样做。在河流两边岸上的目击者都觉得自己看到沙马内拉的小船已经划入了漩涡范围,并且开始慢慢地下沉了。他们忧心忡忡地开出已经用绳子拴在河岸柱子上的船,迅速地驶向沙马内拉的小船,想要去救人。当他们靠近的时候,看到那条小船虽然的确正划在那个恐怖的巨大漩涡上,但是却像行驶在非常平静的水面上一样。当被人们问起的时候,沙马内拉们却显得非常惊讶,说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划进了那个漩涡,相反,倒一直觉得是在平静的水面上行驶。

当温马拉沙马内拉注意到自己幼年时的导师已经变得越来越老,又意识到进一步深入学习教法的必要性,就请求父母送他到阿马拉布拉古城(Amarapura,位于曼德勒和实皆山中间)的曼格拉泰克(Mangala Taik)去进行深造。他的父母亲虽然有时间,但是却一再地拖延这件事情,于是他就转而求得了自己出家师西亚多的许可,只带上少量的必需品,没有通知父母就独自出发了。


mogok.jpg

在阿马拉布拉古城(Amarapura),他深受信众们的喜爱,这使得他每次说法的时候,时间都拖得很长,以至于曼格拉泰克(Mangala Taik)的西亚多长老不得不提醒他不应该仅仅在说法方面浪费掉太多的时间。他生性淳朴、聪慧,无论在世间法还是在佛法方面,学业的进度相对于他的年龄而言都要快上许多,甚至让那些资深的大长老们都感到惊讶。他的智慧为他赢得了又一个昵称:“沙马内拉 沙利子”(Sariputta 是佛陀的两位上首弟子之一:阿拉汉沙利子)。

温马拉沙马内拉在缅历1281年Wazo月的白月第8日(注:即月黑日之后,月亮渐盈的第8天)进行达上,供养者是商人乌温(U win)和桃桃绍(Daw Daw Saw);出家师是阿马拉布拉古城曼格拉泰克当地的西亚多长老,Bhaddanta Sujata 巴丹达苏迦达大长老。就在刚达上的温马拉比库走出戒堂,将他的外袍挂起来晾干的时候,成群的蜜蜂随即就飞了过来,大量停留在这位刚达上的比库的袈裟上(这是他一生中第二次遇到这种现象)。看到这幕景象,“八胜(Oung Gin Shippar)”西亚多乌那伽旺萨(U Nagavamsa)预言说,这位比库极可能会在今生证得觉悟。


MTg2OTA3NzUz_o_mogok-sayadaw-gyi-u-vimala-a-hlu-taw---min-galar---yay-.jpg

温马拉比库(Vimala Bhihkku)在U Ohn 乌昂西亚吉(Sayagyi,意为大导师)的指导下学习经典,他每天乘坐火车前往曼德勒,同时也跟随 Khemasivam 柯马希旺西亚多、Toung Byin Payagyi Taik 唐宾佩亚吉的 U Khanti 乌康提西亚多和Toung Byin Shwe Yay Soung Taik 唐宾雪亚松泰克的 U Adiccaramsi 乌阿迪萨兰希西亚多学习。

尊者温马拉比库(U Vimala Bhikkhu)的阿毗达摩晚间课程非常有名,学僧们为了能有机会从温马拉尊者那里闻法,就必须暂时住在树下、竹林、或是佛塔边的棚子(小屋)里。他们甚至连一小块坐着听温马拉尊者说法的地方都很难争取到,闻法之后,他们还必须在唐达曼湖边幽暗的树荫下,用心去领悟所学到的东西。据跟随温马拉尊者学法的那些人说,当时唐达曼湖边的林子里都映满了学僧们衣袍的颜色。

当“八胜”西亚多乌那伽旺萨听说温马拉尊者每天在向学生们教说经典文句之外,还对他们进行开示说法,就劝诫他说:“通过教导经典和说法,你只能得到功德而已。要先完成你自己的任务才是。”这番告诫在温马拉尊者心中引发了宗教觉悟(“出离心(samvega)”)。

温马拉尊者从此每个晚上午夜一过就起来禅修,只给自己少许的时间睡眠(几个小时)。他还到曼德勒和蒙育瓦(Monywa)进行禅修,但结果依然不能满意。回到阿马拉布拉古城的曼格拉泰克之后,他再度研究了佛陀在45年间(成佛之后)所教导的巴利圣典。

通过研究巴利法句经、巴利增支部、巴利相应部等等,他认识到对于(一般的)声闻弟子而言,只有3种遍知(3个阶段的观智)是必须证得的。(注:指“知遍知(名色分别、缘摄受)”、“审查遍知(思惟智、生灭随观)”、“断遍知(坏灭随观 及 以上)”)温马拉尊者一直修习到他觉得满意之后,才又开始对他的追随者们说法。

从莫哥镇(Mogok)来的年老戒尼桃维拉希(Daw Vilasi)(那时她住在明昆镇 Mingun 的莫哥角)对温马拉尊者说,虽然她修完了全部的阿毗达摩晚间课程,自己也正在向僧人和戒尼们授课,但还是没能完全理解所教的东西,因此她觉得很不满意,想请温马拉尊者出于对她和学生们的慈悲,前来向他们讲授 典集、注释、和阿毗达摩晚间课程等等。


220px-Mogok_Sayadaw_portrait.jpg

雷迪 乌 巴杜马 西亚多 Ledi U Paduma 此前一直在酿雷宾(Nyaung Lay Bin)进行每年一度的开示,他患了中风之后,就引荐了对巴利圣典和禅修实践都很精通的温马拉尊者来接替自己。从那以后的11年里,就转由温马拉尊者在酿雷宾进行每年一度的说法开示。

在明昆镇的莫哥角,舍利塔、寺院、还有一个一年四季专门为比库和戒尼们供水的池塘很快就建立了起来。温马拉尊者每年也会去北部掸邦的莫哥镇(一个盛产红宝石的地方)传法,来自莫哥镇的皈依者们出于对他个人的高度崇敬,不仅仅只在莫哥当地,只要是温马拉尊者到的地方,都会负责供养集会棚舍、舍利塔、水池、寺院、和宿舍房屋等等。于是比库和一般民众就开始称呼他为:“莫哥西亚多 Mogok Sayadaw”。

在1962年(缅历1324年)的德丁久月(Thadingyut,是缅历的第七个月(在公历九月至十月之间)。此时雨季即将结束。释迦牟尼至此结束为期三个月的《论藏》布道,在德丁久月的月盈之日回到居所。因此,缅甸佛教徒通常会在该月张灯结彩,用五彩的灯饰进行庆祝。),白月第13日(注:即月黑日之后,月亮渐盈的第13天)的午夜左右,爆发了一场雷暴。闪电把夜幕照耀得像白昼一样,持续了大概2分钟左右,数万头正在睡觉的、多年以来一直栖息在莫哥西亚多寺内那颗大罗望子树上的麻雀突然一起飞了起来,并且全部飞走了。这种数万头飞鸟同时在耀眼的闪电中展翅飞离的景象看起来非常骇人,甚至令人有些毛骨悚然。而这些麻雀也一直都没有再飞回来。

缅历1324年的德丁久月(公历1962年10月),黑月第1、第2、和第3日(注:即月圆日之后,月亮渐亏的第1、2、和3日)的午夜前后,在莫哥西亚多的房间里出现了明亮的光芒,睡在莫哥西亚多房间外面的乌拉布(U Hla Bu)听到莫哥西亚多似乎正在和什么人谈话。所有的门都是关闭着的。于是乌拉布走进屋里,问莫哥西亚多:

“我刚才看到了光,还听到了您的声音。您刚才正在跟谁说话呢?”

“哦,拉布(Hla Bu),你知道,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莫哥西亚多这么回答道。

在寺院旁边的院子里,正在为即将到来的 咖提那庆典(kaṭhina,佛陀允许僧团在雨安居结束后的那一个月内 (约相当于中国农历的九月十六至十月十五日),可安排其中的一天来敷展咖提那僧衣)做筹备工作的人们看到了一些发着明亮光芒的光球,从屋顶飞进了西亚多的寺院里,然后又飞了出来。

公历1962年10月15日(德丁久月的黑月第2日——莫哥西亚多即将进入无余涅槃的两天前),尊敬的莫哥西亚多说:

“(我)比库已经老了。知道这个教法就要结束了,这个教法就要结束了。它快要消失了。如果你问为什么这个教法就快要消失了,那么(我会说),它消失是因为时间到了。这些圣典、这些修法,大部分人不再遵循了。比库(我)已经老了。所以它就要消失了。不是吗?”

“你们还来得及,就在(这个教法)消失之前。要赶快修习。你们还来得及。”

“火车就要离开了。你们还来得及。你们刚好到站。你们有没感觉火车就要离开了。”

最后一天(缅历1324年德丁久月,黑月第4日,即公历1962年10月17日)

在公历1962年10月17日早上5:00AM,西亚多的近侍者桃亭拉(Daw Tin Hla)和年长戒尼桃昆玛利(Daw Kumari)在为莫哥西亚多送早餐的时候,他对她说:“你还年轻。你将会被世俗的暴流冲击。我也看到你应该要受到这样的冲击。要地精勤地修习教法,这样你才能在那些暴流中坚持下来。”

随后莫哥西亚多召来桃亭拉的丈夫乌乔典(U Kyaw Thein),告诉他:“仔细听我说。在我不在的时候,你将会受到各种各样的世俗暴流的打击,要努力实践教法,这样你才能战胜它们。”“你们已经记录下了我教给你们的法,认真听取它们,如果你们还没法理解它们,就一遍接一遍地听。具足正念,听我已经教给你们的东西。”

因为不清楚这些暗示意味着什么,乌遥典就跑去找和莫哥西亚多一起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乌达山(U Tha Saing),询问他西亚多这些话的意思是什么。“他可能要去仰光见信徒。” 乌达山这样回答。乌乔典听了之后就稍微放心了。

莫哥西亚多在说法的时候,或是在接受信众照料的时候,还多次进行过类似的暗示。但是因为莫哥西亚多的健康状况良好,当时就没有人能领会到他的意思。


mogok1.jpg

最后的礼敬

公历1962年10月17日(缅历1324年Thadingyut月,黑月第4日)

咖提那庆典——在雨安居结束的时候,安排在乌刺拉(U chit Hla)和桃唐(Daw Thaung(Mogok))的庆典日上供养袈裟。从各地寺院来访的西亚多还接受了早餐的供养。莫哥西亚多从一张桌子走向另一张桌子,依次向来访的各位西亚多致意。

当来访的西亚多快要用完早餐的时候,莫哥西亚多在其中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参与交谈。“八胜”西亚多乌那伽旺萨就坐在那里,从莫哥西亚多年轻的时候开始,“八胜”西亚多就像一位老大哥一样,一生之中一直指导和劝诫着他。莫哥西亚多向“八胜”西亚多顶礼,用前额礼触对方的足部,并且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像这样礼敬您,尊者。”在旁边的比库和居士们都听到了这句话,也看到莫哥西亚多用前额礼触了“八胜”西亚多的足部。这一幕实在是意味深长。然后莫哥西亚多一边合掌俯首,一边送长老比库们上了他们的车。

mogok-saya.jpg

悲痛的开始

莫哥西亚多还在进行与法有关的开示。“现在去吧,去修习你们各自得到的法吧。”他这样交代信徒们。之后只有乌乔典还留在他的身边。

“在我走了之后,你还要继续禅修。把你所有的工作都放下来,人能吃饱就已经足够了。”

“您什么时候动身去仰光呢,尊者?”

“我的蕴(聚合)会决定我要去哪里,还有我应该做什么。你要用心听我交代你的话。现在我已经觉得身体不太好了。”

“那我要去找个医生来,尊者。”

“如果你要去找医生,等到1点30分之后再去。”

到了下午1:00 P.M.左右,莫哥西亚多说:“我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了。你们要坚持禅修,这样才能战胜每个有取蕴的人都要面对的各种感官觉受。具念地观察,不要忘失(正念正知)。”

在下午1:20 P.M.的时候,莫哥西亚多解脱了五蕴的重负,进入了至上的寂静。

在西亚多的遗体进行荼毗火化之前,来自阿马拉布拉古城 Mahagandharama 吉祥法寺的 Agga Mahapandita Janakabhivamsa 第一智者迦那卡毗旺萨尊者,和 Anesakhan 阿涅萨堪西亚多进行了致辞。前来参加荼毗仪式的人数之多,是前所未有的。


220px-Mogok_Sayadaw.jpg

在荼毗仪式上出现的一些反常现象

莫哥西亚多遗体上的头发、指甲、脚趾甲似乎一直在生长。舍利中有一部分是由没有被完全烧化的骨质构成的。眼球的形状没有发生改变,而是转变成了像石头一样的舍利。手部关节处的骨舍利则呈现出彼此勾连在一起的状态。

存放在乌唐 U Thaung(Elephant Cheroot 象茄)处的骨灰被发现也逐渐转变成了舍利,有时候还会发光。一个在荼毗后留下来的,没有被烧毁的臼齿,逐渐在各侧长出了牙根。


本文摘录于《Mogok 莫哥西亚多的生平和实践》1994年1月版
英文译者:Jenny Ko Gyi博士,上座部国际佛教大学,缅甸
发表日期:2013年2月15日

英译汉:EON·2013年10月21日汉译,Anicca修订

140009dt4jqdjtiy83jdky.jpg140027z2t550wriz5055t2.jpg1400214fnfxsuoskuuo9r3.jpgMogok西亚多 骨、血、肌舍利.jpgMogok西亚多 臼齿舍利.jpgMogok西亚多 头发舍利.jpg
093818ihh6wg7ypi6bb7ji.jpg
1400395dhnjzssn75lqans.jpg
mogok_book.jpg
mogok_patt.jpg
Mogok西亚多 眼舍利.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8-18 23:43 , Processed in 0.06285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