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宽容与多元

2013-11-7 20:14| 发布者: Anatta| 查看: 1039| 评论: 0

摘要: 宽容与多元 by Bhikkhu Bodhi 菩提长老 当前,世界上的诸大宗教都必须对一项双重挑战作出响应。一方面,是世俗主义的挑战。这股潮流已横扫全球,冲击着神圣信念的亘古堡垒,把人类一切朝向超世的冲动,沦变为一场 ...
宽容与多元

by Bhikkhu Bodhi
菩提长老

当前,世界上的诸大宗教都必须对一项双重挑战作出响应。一方面,是世俗主义的挑战。这股潮流已横扫全球,冲击着神圣信念的亘古堡垒,把人类一切朝向超世的冲动,沦变为一场感人而无谓的悲凉作态。另一方面,是诸大宗教的相互交会。随着地理遥远的国度与文化融合为同一个全球小区,人类的精神追求的代表者们,在一场前所未有的近距离接触中被带到了一起,接触之紧密,使得人们已无后撤的余地。于是,每一个主要宗教,在世界观的圆型竞技场中,同时面对着地球上所有的其它宗教,也面对着以怀疑的蹙眉与漠然的哈欠,响应超世解悟之一切持称的芸芸世人。

在此情形之下,任何一个层次上高于人类早期遗俗的宗教,都必须能够以一种既令人信服又富有意义的方式,应对这个挑战的双重侧面。一方面,它必须藉使那股直觉保持活力,遏制世俗主义的潮涨,也就是:无论多少对外在自然的技术性掌控,无论多少对世俗需求的精良供给,都不能给人类的心灵带来彻底的宁静,都不能平息对一种超越偶然性范围之真谛与价值的渴求。另一方面,各个宗教都必须找到某种方式,拆解诸教皆持的抵牾指称,即本教懂得我们在宇宙大局中的位置并拥有救赎之钥。一个宗教在忠实自身之根本原则的同时,必须能够阐明本门旨趣与别教的突出歧异,阐明的方式必须同时既坦诚又谦和,既明察又不强加。

在本篇短文中,我打算概述佛教徒对第二种挑战的适当回应。由于佛教在解決精神生活的思想、伦理矛盾时一贯主张“中道”,我们也许会发现,当下问题的解决关键,也有赖于找到最能够体现中道的回复。正如常为人们指出的那样,中道并非是两个极端间的折衷,而是超越两者、避开两者所趋之困境的方式。因此,就教义的多元性问题探索正确的佛教响应时,我们一开始不妨指明中道必须避开的极端。

第一个极端是朝向原教旨主义的退却,采取的态度是对自身信仰的激烈肯定,结合着对仍位于同道圈外者的传教狂热。对多元性挑战的这种响应, 虽然在诸大单神宗教即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中已达到示警的比例,对于这个极端,佛教是不具备现成亲和力的,因为佛法的伦理准则自然地倾向对其它宗教及其追随者培育良性的宽容态度。虽不能保证佛教自身的教众中不会产生一种好战的原教旨主义,佛陀的教言对这样的恶性发展,不能够提供任何支持依据,甚至连边也够不上。

对佛教徒来说,更具诱惑力的是第二种极端。这个以正直为代价购买宽容的极端,或者可称为灵性普遍论:认为诸大宗教的核心基本上拥护的是同一个真理,只不过为不同的表达模式所包裹。当然这种论说不可能依靠各大宗教的正式教义来维持,其旨趣如此歧异,须得下一番大功夫扭曲文字,才能够把它们整束一致。普遍论者的立场改由一条间接的途径得出。它的主张者们 论辩说,我们必须把宗教的外在表面—— 它的具体信条与外在持守——与其内在的体验核心区别开来。在这个区别的基础上,他们接着坚持说,我们将会发现各大宗教在迥异的外表之下,其核心——也就是引生宗教的灵性体验与其指向之目标——实质上是等同的。

因此,诸大宗教的区别仅仅在于,它们是达到同一种解脱体验的不同手段、不同方便,而这个解脱体验则可以不加区别地称为“开悟”、“救赎”、或者“神的实现”,因为这些异称仅是在显示那同一目标的不同侧面。有道是:条条蹊路通山顶,山顶月色同一景。照这个观点,佛法只不过是人类精神追求之一切成熟表达所共同蕴涵的“长青哲学”的另一变异。也许它以简洁、清晰、直接而出类拔萃,然而它所揭示的真谛却并非独一无二、未见重复。

初察之下,这种观点的采纳,似乎是走向宗教宽容的不可或缺的踏脚石,坚持教义上的分歧不仅存在于文字表达,而且有其真实性与重要性,或许看来几近顽固不化。因此, 出于对单神宗教之教条与狭隘的反对而接纳佛教的人们可能会发现,面对那些宗教独家掌握真理的典型坚称,这样一种观点——何等地柔和、通融——不啻为可取的避风港。然而,不带偏见地对佛陀口述的经文作一番考察,即可以明确地显示,普遍主义者的论点并未得到这位觉悟者本人的支持。相反,佛陀反复地宣称,通往梵行生活之殊胜目标的途径,只有在他本人的教导中阐明,因此,该目标的实现——也就是苦的终极解脱——也只能在他本人的教派中成就。此说的最佳例证,存在于佛陀般涅盘之夜的指称,他说,只有在他的教派中存在四种层次的觉悟者,其他教派缺乏真正的沙门即已证达解脱境界者。

佛陀把终极解脱限定在他本人的教说之内,并非是出自狭隘的教条主义, 或者是由于慈心不足,而是立足于对终极目标之本质与其成就之必要手段的精准确定。这个目标,既不是死后永生天界,也不是某种概念模糊的灵性启示态,而是无余涅盘,从生死轮回之中的解脱。这个目标的成就,来自彻底摧毁心的杂染——贪、嗔、痴——直至最细微的潜在层次。杂染的灭除,只能借着洞见诸法实相才可能成就,那就意味着,涅盘的证得有赖于亲见内在、外在一切有为现象之“三特征”:无常、苦、非我。佛陀断言,他的教导提供从苦中最终解脱的唯一法门,他的依据是,对诸法本质如实完整的知见,只能透过他的教导才能达到。之所以如此,在理论上,是因为定义此知见的原则为他的教导所独有,并且与其他教派基本教义的关键部分有重大分歧; 还因为在实践上,只有他的教导完整、纯净地揭示了亲证这个解脱知见的途径。这就是八圣道,它作为一个综合系统,在一位彻底觉悟者的教说之外是不存在的。

不同寻常的是,佛教对终极解脱之道的独持性立场,从未导致佛教徒对其他教派的追随者采取过不容性政策。相反,在其漫长历史上,佛教对于所遭遇的诸多宗教一直体现了完全的宽容与和蔼的善意。在保持宽容的同时, 它也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深刻信念,那就是,佛陀的教导对有为生存之过患,提供了独一无二、无可超越的解脱之道。对佛教来说,宗教宽容性的达成,不是透过把诸种宗教缩减为一个共同的基本命题,也不是把它们在思想与行持上的重大差异,化解成历史发展中的偶然性事件。从佛教的观点来看,使宽容依赖于粉饰差异,根本不是行使真正的宽容; 因为这种做法能够“宽容”的差异,只是借着把差异稀释得如此彻底,使得它们不再具有区别的意义。真正的宗教宽容,要求有度量承认差异的实存性与基本性,甚至于深刻性与不可逾越性,然而在同时又尊重信奉别教者(或无宗教信仰者)继续奉持的权利,不施以怨恨、损害或障碍。

佛教的宽容性来自于承认,人类的心性与精神需要种类繁多,不可能为单一教说所包容,因此这些需要自然地将在广泛多样的宗教形式中找到表达。种种非佛教系统不会把其追随者引向佛陀之法的终极目标,然而那些系统原本未作此等主张。对佛教来说,接受一种无始轮回的思想,意味着预期受吸引而走上一条以彻底解脱为目标的修行道者多于一小部分人,根本是不切实际的。绝大多数人,即便是那些追求脱离世俗之过患者, 将会瞄准在轮回内部稳得一种良性的生存模式,甚至于把它误解为宗教追求的终极目标。

一门宗教在多大程度上主张坚实的伦理原则,能够在一定层次上促进诸如爱心、布施、远离、悲愍等善巧素质的发展,那么在多大程度上,在这个方面,它值得佛教徒的称赞。这些为其它宗教系统所倡导的原则,也将有助于重生乐趣——天界与梵天界。佛教从未声称对这些境界拥有独家通道,而是认为,趣向这些境界的途径已经在人类不少伟大的精神传统之中,以种种的清晰度被描述阐说。尽管对其它宗教的信仰结构, 在多大程度上它们与佛陀之法有偏离 ,佛教徒将在相应程度上持异见,然而就其箴诫的道德与操行准则在多大程度上促进灵性进步与人类的和谐相处,他将在相应程度上敬重它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7-22 09:10 , Processed in 0.05534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