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龙树林静默区佛法开示

2015-4-25 15:24| 发布者: 水晶虎| 查看: 15261| 评论: 0|原作者: 圣喜长老|来自: 龙树林静默区

摘要: 任何人在他們的修持中,若具有智慧、精進及法,他或她的修行生涯是光明和燦爛的。



第七讲 離婆多阿羅漢尊者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禮敬世尊、阿羅漢、正等正覺者.

      今天要講一個小故事,是關於舍利弗尊者最小的弟弟,他未出家前叫離婆多(Revata),出家後叫離婆多尊者,證果後叫離婆多阿羅漢。我們將略述他的故事,從他的生命中吸取一些經驗,納入我們修持的生活中。
      舍利弗尊者最小的弟弟離婆多,在他很小的時候,他的哥哥姐姐們都出家了。因此他的母親想,前面的六個孩子都出家了,只剩下最小的離婆多,若是離婆多也出家了,就沒人繼承家裡的財富、繼承血統(沒有後裔)。以他們的背景,她想很多,因為他們是很富有的家庭。於是他的母親就想讓他趕快結婚,為他找了一個門當戶對的家庭,準備舉行婚禮。兩個家庭聚集在一起舉行這盛典。通常在印度及蘭卡的文化中,一般的習俗是男方到女方家裡舉行典禮,然後把女孩帶回男方家裡。同樣的離婆多也偕同親戚們到女方家裡舉行婚禮。在婚禮舉行的時候,女方的一位長輩祝福新娘長壽,能夠像她的祖母那樣活到 120 歲,離婆多聽到了就問說:「她的祖母是否還活著呢?」他們回答說:「是的。」離婆多又問:「我可以見她嗎?」他們回答:「可以。」因此把他帶到屋裡的一間小房子。當他見到老祖母時,老祖母身體已經很虛弱,無法走動,無法說話,聽不清楚,看不清楚,皮膚充滿皺紋,身體看來非常醜陋。離婆多問他們說:「新娘以後也會變成像她祖母這樣嗎?」他們答:「是的,若她老的時候也會變成這樣。」他心裡明白了,這是個「秘密」,他的兄姐們都知道這「秘密」,所以他們都出家了,而他不知道。現在他知道這秘密了,他也應該逃離、出家,否則這生命將不是真實的生命,這快樂不是真實的。
      因此在回家的途中,他開始想辦法逃離。他向親戚們表示自己腹痛以及將要腹瀉,所以要到森林裡去上廁所。其實不然,他要找路想逃走。第一次進到森林,幾分鐘後又回來,第二次又進森林,稍微遲一些時候才回來,第三次再進森林,然後遲一些時候再回來,到了第四次,他找到了路,他開始逃跑,跑的很快。他的親戚等了一些時間,以為可能是他腹瀉的問題,他們等了半小時、一小時後,他們便開始尋找他,但已太遲了,他已逃跑了。他跑的很快,他尋找到一間寺院,有一些僧眾在那, 他走到住持前說: 「尊者!請剃度我出家。 」上座比丘被他嚇到了,因看他的穿著如王子一般,帶著很多金飾品,上座比丘便問他:「你是誰?」他回答說:「我是舍利弗尊者最小的弟弟。」上座比丘明白了,因為之前舍利弗尊者有告訴僧眾說:「有一天我的小弟弟會來,你們都可以收留他,剃度他出家。」舍利弗尊者早前已給了他們許可。因此上座比丘就收留他,然後剃度他出家。出家後的離婆多沙彌便向上座比丘說:「尊者!若我繼續留在這兒,我的親戚將會找到這兒,把我帶回去,請允許我到更遙遠的森林去。」他的戒師回答:「好的!你可以去。」因此他獨自一人去到很遙遠的森林,那裡的樹木都充滿棘刺,很難在其中行走。這樣難以行走的森林被他找到後,他就走進去,躲在這森林裡禪修。當他在禪修時,他的哥哥舍利弗尊者得到消息說,弟弟離婆多已出家了。舍利弗尊者很想見他,於是便向佛陀請求允許前往。佛陀觀察到離婆多沙彌可能無法馬上證果,若舍利弗尊者這時候前往探望他,因為對哥哥的執取,影響他的禪修。佛陀觀察到,若沒有人在這時候前往打擾,他能在這次的雨安居中證果。因此佛陀說:「舍利弗,雨安居後再去吧!我也會一起去。」於是舍利弗尊者就沒前往,直到雨安居結束。
      在那次的雨安居裡,離婆多尊者非常努力精進的修行,之前他從其他老師學習時得到禪修方法,他前世也有修行,因此他得到很深的禪定,最終證得阿羅漢果。雨安居結束後,佛陀及舍利弗尊者便開始前往離婆多尊者住的地方,有三萬比丘也同行。離婆多尊者知道佛陀要來看他,那時他已有全部的神通, 所以便以神通變現供佛陀使用的庫邸 (kuṭi 房間) 、舍利弗尊者的庫邸、大目犍連尊者的庫邸及一切的設備,也變現所有比丘使用的一切設備。在這群前來的比丘當中,有的已是阿羅漢聖者,有的證得較下的果位,有的則未證任何果位。這些未證果的比丘看到這些設施後,便想:「我們以為他住在很簡單的森林,但不是。這森林裡有很多東西,是很舒服的地方,全部的庫邸,設備有三萬之多在那呢!」隔天,當他們要回去的時候,佛陀知道當中的比丘有些懷疑,所以佛陀就決意讓他們在離開時,忘了帶走某些東西。當走上回程時,他們想起自己忘記帶走一些東西,有的忘了帶走濾水囊,有的忘了帶走手杖,因為是去森林,他們有的拿手杖,有的忘了帶走抹布或簡單的布塊。於是他們返回到原來的森林,以取回所忘記帶走的東西。但當他們回到原來的森林時,發現之前的一切住屋及設備全都不見了,沒有了佛陀的房屋及其他的房屋,只有森林的樹,他們忘記帶走的東西都還存在,但都掛在有棘刺的樹上,很難拿取。之前他們來時走的路都很好走,很美麗,這些都不見了。現在他們要走在長滿棘刺的小路中,很艱難,回來時身體到處都受傷。
      當他們回到舍衛城,毘舍佉(Visākhā)優婆夷邀請佛陀及其他比丘接受飲食供養,她常常親近供養比丘們。當她在供養食物給比丘們時,她問說:「尊者!離婆多尊者的情況如何?」有些比丘回答說:「他過的很好,那是個發展得很好的地方。」有些比丘則回答說:「他住在很艱苦的地方,沒有路,行走都很困難。」她得到不同的回答,她是已證初果者,她心裡知道,但為了請佛陀開示很好的法,當供養結束後,她到佛陀面前,頂禮佛陀,請問佛陀說:「世尊!我向尊者們詢問關於舍利弗尊者弟弟的近況,我得到不同的答覆,請問離婆多尊者的情況到底如何?」佛陀於是講了一首偈頌,意思是:「無論是在鄉村、森林、山谷間、空曠處,任何地方,只要是阿羅漢住在那裡,那地方將是很美麗的地方,因為有法的美麗。」當時佛陀就以這因緣,做為主題給予開示,告訴大家,因為離婆多尊者已證得阿羅漢果,所以他可以用神通力做這些事,變現一切所需的房室及設備。當時未證果的比丘聽了,生起悚懼感,思惟:「他在很短的時間出家證果,而我們卻未證任何果位。」因此,經過思惟及起悚懼感後,感到慚愧地他們都精進的用功修行,最終也證得道果。這是個簡短的故事,背後存在怎麼樣的法,我們可以學習呢?
      從故事中我們瞭解生命,離婆多尊者是看到一位 120 歲的老祖母的所緣,思惟她也不是一下就變成這樣老的,之前她也是很年輕,很漂亮,這美麗慢慢的在改變,變成很老。之前所擁有好看的牙齒不見了,好看的眼睛不見了,美麗的頭髮不見了,很挺直的身軀也不見了,之前潤澤的皮膚,也因為老化,變得令人也不想碰觸。面對這樣的轉變,我們也要進一步的思惟:「有時我們會遇到這些欲所緣,心中生起欲望,應如此想:『這年輕的也慢慢會老化。就像在我們僧眾當中,有不同年齡層的,有 20 多歲、30 多歲、40 多歲、50 多歲、60 多歲等,這年老(老化)對每一個人來說是普遍現象。現在 20 多歲的,慢慢的變成 60 多歲、70 多歲、80多歲,這自然現像是無法停止的,這是每個人必須面對的自然現象。同樣的,可能現在我所想的東西也是一樣,今天漂亮的頭髮,過了一陣子變成很醜;今天美麗的牙齒也轉變為不見了;美麗的眼睛經轉變也不見了。』我們要思惟這一切,都在不斷地慢慢改變。」如此思惟這變化時,欲望的心將消失,心將變得更快樂、更自在。進一步,我們應思惟自己的生命:「現在我思念這欲所緣,欲望生起,還俗,可能之後會結婚,就這樣過一生到老,60、70、80 歲我會死去,當我死時,我還有什麼樣的力量呢?現在我是出家眾,我努力的修行,不斷的提升,慢慢的也變老,也死於 80 歲,當我死於出家眾身份時,我得到的是很強的法,我有戒,有一些修持,因為天天的修持,一年比一年的提升,增長到有很強的修持,若能證果是很好的,若不能證果,有些法是跟隨我們的。但若我死於在家眾身份,則沒有什麼東西可供反省的,這兩種生命的差別是很大的。」我們要做這樣的思維,當如此思維時,我們能從欲望當中脫離出來,我們能將這出家生命維持的更快樂和強而有力。這樣的內容,我們要時常思維,就如離婆多尊者。當離婆多尊者進入森林禪修時,他就是不斷的如此思維,所以他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證得阿羅漢果。現在我們若有很強的不斷地持續修持,我們也能得到離欲的自由。離欲心、離瞋心、擁有祥和的心、快樂的心及證果的心,所以我們應該如此的思維。
      因此對我們的生命,我們應思惟年輕、思惟年老,當我們進一步培育時,我們應思惟之前的生命也曾年輕,從過去世來到今世,今世的生命開始時也是不完整的,也慢慢的在成長。這成長的生命,現在是年輕,這年輕也慢慢的老化,最後剩下的只有死去。這是每一個人必然面對的自然現象,有誰能除外呢?沒有人。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如此,沒有例外。你看我們的佛陀,世尊的智慧是世界上最高者,世尊知道世間的一切自然法則,縱然這樣,他自己的生命,也老化至 80 歲時去世。舍利弗尊者,大目犍連尊者,其他的尊者也是在年輕時有很強的修持,給予僧團很大的服務,過後還是去世了。其他的尊者們之前在的,如今也不在了。每個人都必須面對這自然法則,更不用說我們。我們全部都有同樣的自然現象,不能避免的,我們全部肯定會變老而死去,這是自然法則,無法避免的。活到 80、90、100 歲,最終還是要死亡,這是自然法則。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繼續我們的修持,有空擋的時候,我們要思維這自然法則,這不會造成禪修的障礙。若能如此的思維,你會更明白、更快樂。我們的心比較容易從貪、瞋、癡中脫離出來。在我們的修持中,我們要這樣的思維這自然法則,然後我們要完整我們的修持,過後方能證悟。離婆多尊者也是經過完整的修持,而且是不間斷地修持,所以他能證果。我們也在修持,若我們能持續不間斷的修持,我們也能得到證果。但若只是想「我要證果!」,那是無法達成的。「想」是有點幫助,但不能證果。如一個人希望富有,想要有很多財富,他只是希望:「我想富有!」但他沒有做他應做的事——令他變的富有的事,他決不會富有。若他想成為富有的人,他必須學習如何賺取錢財之道,不斷的賺錢,加上他的福報,同時也要守護這些錢財,慢慢累積,最後有一天他會成為富有的人。若那人只是希望成為富有之人,卻未曾做會導致富有的事,那是沒有結果的。同樣的,出家人想要證果,但未曾做導致證果的事(修持),只是想,那是無法證阿羅漢果的。因為在這通往體證阿羅漢果的行道,我們還沒有完成這行道。佛陀清楚地說那是八正道,我們必須完成八正道,必須瞭解四聖諦,必須圓滿五力,培育七菩提分。若我們能培育這些法,則是我們在賺錢,才能成為富有。若我們在培育這些法,則我們在培育道德「戒」(sīla),在八正道中是指正語(sammā-vācā)、正業(sammā-kammanta)正確的行為、正命(sammā-Ajīva)正確的生計。這三者很重要,這是戒的部份。「定」(samādhi)是正念(sammā-sati) 、正定(sammā-samādhi),非常重要。「慧」(paññā),是指正思惟 (sammā-saṇkappa) 正確的思維、 正見 (sammā-diṭṭhi)正確的瞭解。「正見」,我們知道,我們有正確的修持,正見自然在那。「正思惟」我們要有正確的想法(思惟),當欲望來時,我們應如此想:「哦!我不要這樣的想。」把心引導回正確的「想」。若瞋恨生起,應如此想:「哦!我不要想這,我應回到正確的想。」若癡心生起,應如此想:「哦!我不應想這樣,我應把心帶回正確的想。」這部分很重要,我們稱為「出離想」、「解脫想」,從貪、瞋、癡中得解脫。這種想很重要,沒有這種想,無法完成第二個要素5。從八正道來說,若第二要素無法完成,其他的也將無法完成。這證悟的要素,即八正道,若能完成,我們的「行道」,將慢慢成長,有一天,我們的心能從貪、瞋、癡中得到自由和證得道果。因此離婆多尊者依這樣的方式修學,而且很用功精進,所以他能證果。現在我們也試著完成這行道——八正道,正確的修持,整日試著培育正念,整日試著培育如理作意,整日試著培育善心,遠離貪、瞋、癡,那麼我們的行道在增長中。所以我們祝福大家每一位能培育這「行道」,完成戒、定、慧和體證道果及涅槃。

sādhu! sādhu! sādhu!
(2012-04-25 講於斯里蘭卡∙龍樹林僧寺)
--------------------------------------------------------
5 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因此,八正道的第二個要素是正思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8-22 13:50 , Processed in 0.09092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