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恰宓禪師海弘法禪修開示

2011-2-16 17:39| 发布者: hejingxi213| 查看: 2003| 评论: 0

摘要: 一九九一年底 澳洲坎培拉今年是西元一九九一年,在澳洲這邊的禪修。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在這邊跟大家來介紹新的訓練、在這邊來參加正念的訓練。每一個人都不喜歡痛苦,人人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大家每天努力追求的就 ...
一九九一年底 澳洲坎培拉
今年是西元一九九一年,在澳洲這邊的禪修。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在這邊跟大家來
介紹新的訓練、在這邊來參加正念的訓練。
每一個人都不喜歡痛苦,人人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大家每天努力追求的就是
怎麼樣能夠解除痛苦、能夠得到安樂。兩千五百多年前佛陀教化眾生、講經說法,祂
的目的也正是要令一切人能夠離苦得樂。我們現在來修行毘婆舍那、修行內觀、正念
的訓練,也是為了要解除痛苦得到快樂;當我們能夠了知身心的真實本質之後,我們
就能夠去除一切煩惱的根本,就是無明–去除煩惱,就是去除苦的原因;沒有苦就能
夠進入安樂的涅槃
在這裡我們要去除煩惱,就是必須要了知一切身心現象的真實本質,這樣才能去
除煩惱的根本無明。所以我們在修內觀的時候,任何身心情況發生的時候,我們都要
按照它自然真實的面貌去觀察它。
修內觀的根據是佛陀所開示的《大念住經》、佛陀有教導我們怎麼樣修行四念處,
訓練我們的正念。
我們來修行的第一步是要持戒清淨,我們所持戒律就有清淨的道德,這是修行的
基礎。所持的戒律對在家人而言就是持五戒或者八戒,出家人就有十戒還有比丘戒。
我們能夠守持佛陀所制訂的戒律,就能令我們的身業、口業清淨。我們的身口清淨,
這是修定慧的基礎,因為我們的目標就是要徹底了悟一切身心現象的真實本質;要能
洞察身心的真實本質,需要有深度的內觀能力;內觀能力要能夠強,必須要有相當深
度的定力–定力是由我們持續、穩定保持正念而產生出來。
我們想要持續保持正念,我們的心必須要平衡、穩定;心想要平衡穩定,就是必
須我們身體的造作、還有言語都清淨;身口清淨,心才能平衡穩定。因此持戒清淨是
修行的基礎。剛才大家受持八戒的目的就是在持–受持八戒,身口清淨,心就能夠專
注觀任何一項身心狀況,然後定力能加深;定力深之後,內觀能力強、銳利,能夠透
2
視到身心的真相。反過來說如果持戒不清淨,有時候我們一想到我們的錯誤,內心就
會產生罪惡感;罪惡感就讓我們的心不清明、不自在,這樣子我們來修行的時候,心
就沒有辦法專注在應該觀的目標,因此修行就修不好。所以說持戒清淨是修行的基礎。
大家知道在佛法裡面有所為三學,也就是說有三種訓練:戒學、定學、慧學,這
邊講的就是第一項戒學,這是戒清淨–一切清淨的基礎。
在這裡還必須簡短的跟大家介紹修行奢摩他,也就是修止、修定和修行毘婆舍那,
也就是修觀、修慧,這兩種修行法門的差別。奢摩他的意思是平靜、安定,在巴利
的意思是說能夠止息煩惱還有內心障礙的一種心理狀態–這邊講的障礙是指五蓋、五
種覆蓋。當心能夠專注觀在單一項目標的時候、心專注唯一的時候,這時候就能夠止
息、能夠讓煩惱和障礙暫時不起作用。因此奢摩他的目的,它是要心專注、要得到深
度的禪定,不是為了要了悟身心的真相。修行奢摩他、修行禪定的人,即使讓他得到
四禪八定、乃至得到神通,他仍然沒有辦法了知身心的真相,所以他沒辦法滅除煩惱。
然後說到毘婆舍那這個內觀,它的意思是能夠洞察、透視身心真相的內觀,尤其
是指能夠了知一切法共同的性質都是無常、苦、無我。但是要達到這種情況,如果沒
有相當程度的定力,仍然修不成、仍然無法透視身心的真相。所以說毘婆舍那內觀的
目的,是在某種程度定力的基礎上,藉著了知身心的真相,來滅除一切的痛苦–這是
它的目的。
因為奢摩他的目的是得到深度的禪定,所以修奢摩他的時候必須要專注在單一項
目標–它的目標只有一個,比如說專注在呼吸、觀呼吸的出入;如果心胡思亂想的時
候,他必須把心拉回來、專注觀呼吸。但是毘婆舍那不同,因為它必須要了知一切身
心狀況–任何身心狀況發生的時候,都是修行所應該觀的目標;所以並不是只有單一
項目標,很多境界都是應該觀。所以當毘婆舍那修行者他的心胡思亂想的時候,他不
應該馬上把心拉回來,他必須要觀察現在的心理狀態–如果心正在胡思亂想,他要觀
這個心說亂想、亂想,或者說妄想、妄想、妄想,或者說想、想、想,一直觀到這種
胡思亂想的情況消失掉,他才能夠回來他主要所觀的目標:悲傷的時候就觀悲傷、悲
傷、悲傷,高興的時候就觀高興、高興、高興。必須按照它真實的情況去觀察它。同
樣,身體任何不舒服的感覺:痛、癢、酸、麻,都要一一去觀照它–任何痛產生起來
的時候,我們就把心專注在痛的那一點的中心,然後觀痛、痛、痛、痛;其他感覺都
3
是一樣。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奢摩他和毘婆舍那的差別:奢摩他它所觀的目標只有一個–單
一的所緣境;毘婆舍那它所觀的目標有很多,很多目標都是它應該觀的,但是它每一
個當下、每一瞬間只觀一項目標,不能夠同時觀兩三個目標;每一瞬間、每一個當下,
它也只是觀一個目標,但是它很有可能轉換去觀其他目標。所以很重要的是,修行毘
婆舍那的人、修行內觀的人,當那他的心跑掉去胡思亂想的時候,他不應該馬上去把
它拉回來,他必須要觀察他現在的心正在做什麼、正在想什麼,然後照著他現在心真
實的那個狀況去觀察那個心,直到心裡面胡思亂想停止,然後他才回來觀他主要所觀
的對象。
今天是我們這一期禪修的第一天,所以必須要跟大家講禪修基本要實行的一些指
導。在這裡有些人修內觀已經有相當多的經驗,但是還有些人他是第一次接觸、完全
沒有經驗,所以必須跟大家解釋基本的修行法。在我們修行內觀之前,每天早上第一
次靜坐之前,我們可以先觀佛陀祂的功德–佛陀祂有九項德號、祂的名號,這九個名
號分別代表佛陀九種功德。但是我們不需要全部觀,我們只需要憶念一兩項佛陀的功
德就可以:比如說佛陀的第一個名號是阿羅漢,它的意思就是說佛陀應當受到尊敬、
禮拜、供養,因為佛陀祂已經徹底覺悟、已經滅除一切的煩惱和障礙、已經究竟解脫,
所以祂是應該受一切眾生的禮敬、供養。我們這樣子憶念佛陀的功德大概五分鐘,這
樣子能夠讓我們生起好樂心,想要來修行佛陀所教導的內觀的修行法、來訓練我們的
正念。
接下來我們要修行慈悲心,我們內心要發起對一切眾生的慈悲,然後我們可以這
樣子意念:願一切眾生脫離一切的痛苦,或者說願一切眾生得到幸福安樂;內心充滿
對一切眾生的慈悲。這樣子能令我們的心清明、安寧、平靜。
接下來我們要觀察身體的種種不清淨,像我們的皮、肉、骨髓、我們的胃腸、血
液、大小便、種種;我們身體裡面充滿不清淨的東西,這樣子我們對身體就不那麼執
著,因為佛陀開示說執著是痛苦的原因,執著越淺痛苦就越淺、越輕;當我們痛苦越
輕的時候,我們人就變得更誠實、更忠於我們的修行。
接著第四個是要作死想–想到我們什麼時候要死是不一定,我們如過果一口氣不
來、呼出去的氣吸不進來、或者吸氣之後吐不出去,這樣子呼吸只要接連不上,下一
4
秒鐘馬上能死,所以什麼時候會死完全沒有保障、生命是無常。做這樣死的觀想,就
會讓我們非常願意努力精進來修行。
這四項就是佛陀所開示的四種守護,能夠守護我們、讓我們保持正念。我們每天
早晨做一次,要開始修行之前這樣子憶念這四種守護,大概兩三分鐘,然後才開始修
行。
接著跟大家講靜坐。靜坐的時候不要盤腿,因為如果我們把一腿壓在另一腿上,
這樣子我們血液循環會不正常、不穩定,而且容易疼痛。我們正確的坐姿是兩條腿要
並排、平放在地上,右腿在內、左腿在外,或者左腿在內、右腿在外,按照個人覺得
舒服的姿勢來坐(即緬甸盤)。身體保持正直,不要向前傾、向後傾、或者向旁邊傾。
然後頭部、頸部也是要保持正直。右手手掌疊放在左手手掌上,兩個手掌都是向上的;
兩手的拇指不要互相接觸、要錯開,因為如果兩手拇指相接觸的話,兩個拇指之間接
觸的感覺會非常明顯、強烈,這樣子會吸引我們的注意力、讓我們不容易去觀其他的
目標,所以兩個拇指錯開。這樣子兩個手掌相疊之後,輕鬆的放在腿上,或者兩個手
掌分開放在兩邊的膝蓋上;手掌朝上、而不是手掌朝下,因為如果我們手掌朝下的話,
手掌會生熱,久了熱會越來越強烈,這樣會影響我們觀照。然後衣服必須要寬鬆、不
要緊、不要緊身,腹部必須讓它是保持自由的、沒有受到衣服的束縛、必須自由/自然。
把我們的心專注觀察腹部,我們腹部會有起伏上下,腹部某一處會有相當強烈的
起伏、起伏–這是我們呼吸的推動力,所以我們看腹部什麼地方起伏最明顯、最強烈,
我們就觀在那個地方–當腹部向上升或者向外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注意,然後內心就
做一個意念、做一個記號說上升或者說上、上;當腹部向內縮或者向下下降的時候,
我們就內心做一個意念說下降、或者下。這樣子我們心完全專注來觀察腹部的起伏上
下,然後做意念、做記號說上/下、上/下–我們做這種意念、做這種記號,是幫助我們
的心能夠專注、能夠觀的很分明。如果剛開始修行的人腹部的起伏上下感覺得不明顯,
他可以用兩個手掌按住腹部,當腹部壓向手掌的時候,他做意念說上;當腹部離開手
掌的時候,他觀說下–這樣子上下、上下。
我們不應該用力吸氣或者用力呼氣--為了讓腹部起伏明顯而這麼做,因為我們用力
呼吸的話,這樣子是不自然的、這不是我們身心的自然情況,而且容易感覺累。所以
呼吸必須保持自然。當我們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安定下來,腹部的上下就會變得很明
5
顯,我們很容易能夠觀察得到。
靜坐的時候,當心跑掉、心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們要趕快覺察到心胡思亂想了,
這時候我們不應該執著在觀腹部而不願意去觀妄想,我們要暫時捨掉觀腹部上下,我
們去觀胡思亂想的心;我們不是去觀妄想的內容,因為這樣子我們會隨著妄想一直想
下去,而是去觀正在妄想的這個心、我們注意到這個心,然後做記號說妄想、妄想,
或者說想、想,一直到妄想停止,然後才回來觀腹部上下。
有時候覺得身體痛或者麻,我們就觀痛、痛,心要放在痛的那一點或者麻的那一
點,然後觀痛或者觀麻、麻。
觀察腹部上下,這是風大的作用–我們身體四大之一的風大,它的特殊性質是它
有移動性、它能動作、震動、支持,這是它的特殊性質,這對我們修行是非常重要,
我們必須專注的來觀。但是要小心的是不要執著腹部上下作單一目標、而不去觀其他
的身心現象;當我們的心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們要放下腹部而正面來觀這個妄想。當
我們觀這個妄想、觀這個胡思亂想的心的時候,必須很有正念、很有精神,要很準確
的來觀,而且我們做的意念妄想、妄想要稍微快,這樣子才能讓我們觀妄想的心、我
們觀的心這個正念越來越強,強到比妄想的力量還強,妄想的力量就漸漸弱下去、然
後最後消失,這時候我們才回到觀腹部。
如果靜坐的時候聽到尖銳的聲音或者很響的聲音,我們要去觀我們聽的這個作
用,觀聽、聽、聽,到聲音消失然後回來觀腹部上下。
任何身心的現象產生的時候,我們都應該去觀察。然後要注意的是靜坐的時候最
好不要換姿勢,我們能夠坐著平靜不動、一直坐到一枝香完;如果任何疼痛的時候,
我們去觀疼痛、觀到疼痛消失為止。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每一座只能換一次腿、不許
超過一次;當我們痛到不能忍受的時候想要換腿,這時候我們有想換腿的動機,我們
就觀這個動機,觀動機、動機或者想換、想換,然後開始慢慢換腿;換腿的過程當中,
每一個動作都要正念的觀察,直到換完腿坐穩繼續觀察身心任何明顯的目標。
當有兩個以上的身心情況同時發生的時候,我們就選擇觀最明顯的那一個作為我
們的目標。很重要的是身體要平靜不動、不要有任何移動,這樣我們定力才能越來越
深。
6
接著講走路修行。走路修行和靜坐是相間的來做–坐一枝香、走一枝香。走路的
時候眼睛不能閉上、必須半開著,垂視身體前面兩公尺的地方;頭部、頸部要保持正
直,不要低頭,因為低頭的話容易讓我們壓力上升乃至頭痛、脖子酸種種問題。然後
專注觀察我們腳步的移動–右腳移動的時候觀察右腳移動的情況,然後內心作意念說
右腳;左腳移動的時候觀察、作意念說左腳;這樣子左腳、右腳/左腳、右腳。觀察移
動的情況,而不是觀察腳的形狀。這樣子左腳、右腳做二十分鐘。然後進一步要觀察
兩個動作,觀察舉起、落下/舉起、落下,這樣子走十分鐘;然後觀察三個動作:舉起、
跨出、落下/舉起、跨出、落下,慢慢走、慢慢走這樣子三十分鐘。所以每一次走路修
行、每次經行至少要一個小時。如果在走的當中心胡思亂想,我們要馬上觀察這個胡
思亂想的心,如果它很快停止,我們就不用停下來、可以繼續走路;如果胡思亂想還
繼續不停、我們觀胡思亂想之後它還不停,我們就要停止走路、專心來觀這個妄想,
直到妄想消失才能繼續經行、繼續走路。步伐不能太長,每一步跨出去…【錄音帶到
此即停】
7
今天是我們禪修的第二天,西元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澳洲。今天要繼續
跟大家介紹基本的實際修行方法,昨晚已經做簡短的介紹。
在佛陀所教導正念的修行方法可以分做四種:第一個,觀察身體的一切狀況,叫
作身念處;第二個,觀察一切的感受,叫作受念處;第三個,觀察一切心理作用,叫
作心念處;第四個,觀察心所念想的對象、或者說一切的法,叫作法念處–這個法念
處它的範圍是最廣的,它本身就包含前三項身念處、受念處、和心念處,這三項都涵
蓋在第四項法念處裡面。
我們講第一項身念處–觀察我們的身體現象:當我們在靜坐的時候觀察腹部的起
伏上下,這是身念處;我們走路的時候觀察腳步舉起、跨出、落下,也是身念處;站
立的時候觀察垂直的站立姿勢,內心作意念站、站、站,這也是身念處;彎曲手臂的
時候,內心了知彎曲的動作、這個過程,然後做意念說彎曲、彎曲、彎曲,這也是身
念處;伸出手臂,觀察伸出這個移動過程伸出、伸出、伸出,也是身念處;我們要坐
下來的時候,要正念觀察坐下來的過程,然後做意念說坐下、坐下、坐下,也是身念
處;站起來的時候,同樣的也是要慢慢站起來,正念觀察從開始要站起來,然後一直
觀到完全站直,內心做意念站起、站起、站起,也是身念處;吃飯的時候我們伸手去
拿湯匙,觀手伸出去的移動,做意念說伸出、伸出、伸出;接觸到湯匙的時候,觀說
接觸、接觸、接觸;要把湯匙握住的時候,觀握住、握住、握住;拿起湯匙來的時候,
觀拿起來的過程拿起、拿起、拿起;伸出的時候伸出、伸出、伸出;搯起時悟食物
時候觀搯起、搯起、搯起;要移向身體的時候,觀移來、移來、移來;食物要移到口
之前的時候,我們會想要張開口,這個想張開嘴巴的動機很明顯,因此我們要觀這個
動機說動機、動機、動機;然後張口的時候觀張開、張開、張開;將食物送入口中,
觀送入、送入、送入;然後手要放下的時候,觀放下、放下、放下;手放好之後想要
開始舉腳,這個時候就觀想要、想要、想要或者說觀動機、動機、動機;然後舉腳的
時候,觀舉腳、舉腳、舉腳;想要吞下的時候,觀這個想吞的動機,觀動機、動機、
動機;吞的時候觀吞、吞、吞;食物接觸到胃部,觀觸、觸、觸。這一切過程都要正
念觀照。
這些除了觀動機之外,其他都是觀身體,都是屬於身念處。至於觀察動機,是屬
於心念處–這裡講的心包括我們的心意、意念本身還有附屬於意念的其他心理作用;
8
意念沒辦法和其他附屬的心理作用分離,意念必然和它的附屬心裡作用同時生起來。
這裡講的動機也是一種附屬的心理作用,當我們觀察動機的時候,動機不是單獨生起
來的,而是和它所屬的意念同時生起來,因此當我們觀察動機的時候,和動機同時起
來的意念我們也觀察到:意念它是主人、它是領導,附屬的心理作用像動機,這是隨
從、是僕從。所以我們觀動機的時候,已經在觀察意念,這叫作心念處。
然後當我們眨眼睛的時候,眨眼睛的動作我們也要觀察。剛開始修行的人比較難
察覺到眼睛在眨動這時候的情況,但是當我們修行繼續進步、觀照力深,有時候我們
覺察到眼睛在眨動,這時候我們也要觀眨眼睛。這是屬於身念處、觀察身體。
當我們靜坐的時候,有時候心會跑掉、會胡思亂想、沒有在觀我們的腹部上下,
當我們的心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們不應該執著在觀腹部,我們應該觀這個胡思亂想的
心觀說妄想、妄想、妄想或者說想、想、想,直到妄想停止才回到觀腹部。有時候我
們內心會浮現影像,當我們內心在看見這些影想像的時候,我們要觀看到、看到、看
到或者說看、看、看。因為這一切身心現象都是苦勝諦所收攝,都是我們必須要去了
知的,所以一切身心現象發生的時候,都必須要正念分明的去觀察它、不應該遺漏掉,
一直觀到這些心理現象消失才回來觀腹部上下。
有時候你會開始分析自己修行的結果、自己所用的修行方法、還有自己所學過的
佛法,這時候必須要正念觀察說分析、分析、分析,到這個分析的心理停止,然後才
回來觀察腹部。
內觀這個修行法,在Yanaponiga 尊者他的註解裡面說:就是在身心現象發生的時
候,用單純的正念去了知它、我們必須要用的是單純的正念。所以在內觀修行法裡面
沒有讓我們去思惟、去推理、去分析、去評論的餘地,也沒有成見的餘地–因為如果
你先存有某種成見,你的心就沒辦法單純正念的來了知,所以就沒辦法真正見到身心
的真相。我們必須只用很純粹、單純的正念去了知當下發生的現象,同時我們不應該
反省–反省自己或反省別人:當我們反省的時候我們要觀察說反省、反省、反省,一
直到這種反省的現象停止。這些都是正念觀察心理現象,是心念處。
然後當我們修行功夫繼續進步到某一個程度,我們心會非常安寧、平靜,會有喜
悅、快樂的現象,我們也必須要觀察喜悅、喜悅、喜悅或者快樂、快樂、快樂-這是
在觀察我們的感受,是屬於受念處。
9
有時候我們會感到傷心或悲傷、會感慨說為什麼我們修行一直沒有進步,這時候
要提起正念觀察悲傷、悲傷,等到悲傷這種情緒消失再回來觀察腹部-這個也是屬於
受念處。
當我們靜坐了二十分鐘、三十分鐘以上,身體某一個部位可能會覺得痛、或者酸、
或者麻、或者僵硬,這些感受都必須要正念去觀照然後內心做意念、做記號說痛、痛、
痛,或者酸、酸、酸,或者麻、麻、麻。我們在內心做這樣的記號、這樣的意念,能
夠幫助我們的心觀察我們所觀的對象能夠觀察得清楚分明、能夠保持我們的心專注在
那裡;如果我們內心不做意念、不做記號,心很容易分散、不容易觀察得清楚分明。
所以說這個記號對初學的人有很大的幫助、讓我們的心能夠專注不分散。
當你觀疼痛的時候,把心專注在疼痛的中心那一點、或者最痛的那一點,然後內
心做記號、做意念說痛、痛、痛–觀疼痛的最初四十秒鐘或一分鐘,我們可能會覺得
更痛、這個疼痛加深,但是事實上這個痛並沒有加深、並沒有增強,我們之所以感覺
更痛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心專注來觀察痛,心的觀照的力量銳利,所以更清楚見到疼
痛的情況,所以我們的感覺好像它變得更痛,事實上疼痛並沒有加強;這時候我們必
須要忍耐、我們必須要有忍耐的精神,修行才能進步–很有正念的、很有精神的來觀
察這個疼痛,一直到疼痛消失,才回來觀察腹部。如果這個疼痛感覺一直還很強烈,
我們觀察到我們覺得不能夠再忍受、我們想換姿勢/想換腳,但是我們不應該就馬上換,
如果你能靜坐一個小時,在這一個小時內,你只能夠換一次腳,就是換一次姿勢,不
能超過一次;然後你要換腳的時候,你有這個換腳的動機,你要先觀察這個動機,觀
察說想換、想換或者說動機、動機–我們任何的行為之前都先有一個動機在那裡,我
們如果能夠盡量觀察到這個動機(一切行為之前的動機),這樣我們定力就能夠加深。
然後你觀察了想換腿的動機之後,開始換;換的每一個動作你都要慢慢的進行:你的
手、腳、身體,每一個移動,都要很慢,然後都要很有正念的去觀察它;每一個動作
都必須依照它真實的本質去觀它,所以必須要慢慢的做;直到換好姿勢坐穩,繼續觀
察腹部的上下。有痛發生的時候,要繼續去觀察痛。
有時候在我們靜坐的時候,有兩個以上的目標同時發生,你必須選擇其中一項來
觀;有時候你會感覺到迷惘、不知道選擇哪一項,事實上要選擇這個所觀的對象並不
難,我們的原則是要選擇最明顯的那一個對象、那個目標,因為我們心的自然現象是
它會去注意最明顯的目標;當你觀察最明顯的目標的時候,其他的目標會漸漸的模糊
10
乃至消失,譬如說當你觀察腹部起伏上下的時候,這時候腹部的上下很清楚,但是同
時你感覺背部癢、同時腿又感覺到疼痛、同時你又聽到一個很響的聲音,這時候你要
選擇哪一項來觀呢?假如說背部的癢比其他三項還更明顯,這時候你應該來觀背部的
癢,觀說癢、癢、癢,直到這個癢漸漸消失;萬一這個癢繼續的、並沒有減弱,繼續
覺得很癢、你想要去抓它,這是可以,但是你必須保持正念了知、你要觀想抓的動機,
觀想要、想要或者說動機、動機,然後手舉起來的時候要慢慢舉起來,然後觀舉起、
舉起;伸出的時候觀伸出、伸出;接觸到癢的那附近的皮膚的時候觀接觸、接觸;抓
的時候觀抓、抓、抓;等到癢的感覺消失掉,想要把手放下來,要觀這個動機想放、
想放或者動機、動機;然後放下來的過程,慢慢的,觀放下、放下…等等,每一項動
作都如實的去觀察。
針對觀察身體的動作、身體種種舉動-佛在《大念住經》裡面特別有一節開示,
這一節佛陀專門開示觀察身體動作:清楚了知身體狀況,這是佛陀教導我們觀察日常
生活任何舉動,我們都要正念、要了知身體的真實本質,都要很正念的去觀察。在註
解上面講到說,當一個修行人他定力夠深的時候,他漸漸的能夠如實了知一切身心現
象的兩項性質,或者他先了知其中一項;其中第一項性質是指身體或者心理它的特殊
性質,第二項是身體或是心理種種現象的共同性質。修行者會先了解身心的特殊性質、
第一項,然後等到他修行的功力更深的時候,他進一步能夠了知第二項共同的性質。
我們如果要能夠了知這兩項性質,我們必須在日常生活中很有正念的觀察身體的每一
個動作,吃飯也好、洗身也好、行住坐臥一切時候、一切動作,都必須正念觀察,而
且必須把動作放得很慢,越慢越好–越慢我們能夠觀察得越清楚:大家知道我們的身
體是由四大類的物質所構成,就是所謂四大,地、水、火、風;這四類物質當中,大
多數時候我們都特別會注意到風大,因為風大是一種動轉性的作用-風大它的特殊性
質是它具有動作、移動、震動、支持這些作用;當我們移動的時候,我們必須要觀察
我們在移動,這是風大的作用。當我們感覺到震動的時候,我們也必須要觀察,因為
這是風大的作用。我們走路的時候舉起腳,其實這是一系列小動作、小的舉起動作連
續不斷一個接一個-一個滅了接另一個生起來,是一系列小動作接續起來的;但是因
為我們的觀力還不強,我們沒辦法了解–事實上我們舉腳的動作並不是單一項動作而
已,而是一系列風大的作用。我們如果想要清楚、分明的來觀察、了知,就必須把動
作放慢,否則我們沒辦法專注來觀察、見到風大的特性。我們走路的時候如果觀察一
11
個記號、一步,就是觀左腳、右腳/左腳、右腳;如果觀兩個記號就是舉起、落下/舉起、
落下;如果觀三個記號就是舉起、跨出、落下/舉起、跨出、落下。我們所觀的記號越
多,我們必須走得越慢。我們每一個動作事實上都是一系列分開的、個別的小動作,
一個接一個,生滅、生滅、生滅,這樣子連起來的。但是必須要我們定力夠深才能夠
見到,所以必須要放慢:比如說我們看電風扇在轉動的時候,當風扇轉得很快,我們
只看到一個圓盤-事實上這個圓盤不是風扇它的真相,因為它轉動很快所以我們只看
到它是一個圓盤;當它轉慢下來的時候,我們開始看到它不是一個圓盤-原來它是有
三片的扇葉,一片接著一片轉動;當它轉得慢的時候,我們開始看到它的真相:事實
上是三片的、不是圓盤。因此我們任何動作都必須要慢,這樣子我們才能漸漸的觀察
深入,能夠見到它的真相。
大家可能會問說,我們了知了身心它的真實本質之後,有什麼利益呢?在這邊可
以跟大家講的是說,如果我們不了知身心的真相,比如說我們在走路的時候,我們會
認為說是我在走路、這是我的腳、我在舉起、我在舉腳-這裡面都有一個我的執著;
但是當我們了知了風大的特殊性質、這個舉腳的真相的時候,我們發現它是一系列小
動作、一系列小小的舉起動作一個接一個、不斷生滅-發現這樣子一個自然現象的時
候,我們就不再執著這是一個完整的人、或者是不變的我、或者是一個真實的眾生;
因為它是一系列生滅的現象,生了又滅、生了又滅,這時候我們就去掉人我、眾生的
執著,然後我們就能夠滅除我們的煩惱、止息我們的痛苦。同樣的,如果我們動作都
放慢的話,漸漸的我們也能夠了知其他三大的作用、不只是風大而已。
時間到了,最後祝各位能夠精勤努力修行,達到解脫自在的涅槃。
12
今天是西元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在澳洲坎培拉這一期的禪修。今天繼續跟
大家講解正念的修行法–只要你是在靜坐修行的時候,不管你是坐在地上、或者坐在
椅子上,你都必須保持身體正直、頭頸部也是正直;眼睛輕輕閉上,內心專注觀察腹
部的移動–在腹部上升起來的時候,你要很正確、密切的觀察腹部上升的移動,然後
在內心做記號說上;當腹部向內縮、下降下去的時候,心要很準確、很密切的跟隨著
下降的動作,然後內心做一個記號說下。為什麼要這麼仔細來解釋觀察腹部上下的方
法呢?因為有一些修行人,他修行了一段時間,但是他仍然不是很清楚正確觀察腹部
的方法,所以在這邊特別要強調。腹部的上升、下降是風大的作用,我們如果要真正
了解腹部的上下,就必須專注的來觀察;但是觀察腹部上下,這只是初步的修行法,
當你在觀察腹部上下的時候,如果聽到任何響聲,你要觀察能聽的心,觀察說聽、聽、
聽;如果你聞到某一種氣味,你要觀察聞味道的心理作用,觀察說聞、聞、聞。
我們眼睛在看東西的時候,是看的心理作用在看、而不是肉眼在看,所以我們在
內心做記號說看、看、看-這是在觀察我們能看的心理作用。眼睛本身是不能看的,
假如說有一個死人躺在這裡,我們把報紙放在他眼前,他沒辦法看報紙上的字,因為
死人沒有心理作用;有心才能夠看,只有眼睛,不能看。當我們觀察能看的心理作用
的時候,我們一面內心做記號說看、看、看。所做的記號能夠幫助我們的心專注觀察
我們所觀的目標,尤其是初學者-初學者的心往往不能夠很密切的依附在所觀察的目
標、很專注的來觀察,如果加上記號,能夠讓他們的心觀察得更清楚分明、更專注。
但是我們要知道,所做的記號只是一種輔助,最重要的是我們觀察目標要知道的很清
楚我們所觀的目標-心裡知道這是更重要的!
在這裡我們可以發現,修行內觀有兩方面的事情要做:第一方面是我們的心要專
注的來觀所應該觀的目標,第二方面是內心加上記號、做記號來幫助觀察。但是當修
行者已經有相當深厚的修行經驗、定力強,這時候即使他要把心分散到其他外境、去
注意其他的境界,他的心仍然會專注觀在修行的目標、不會分散,這時候他可以不必
靠記號的幫助,就能清楚分明的修行。但是有時候我們會發現,如果不加上記號,心
就不能深深的專注在目標上,這時候我們就必須要加上記號,因此做記號對修行有很
大的幫助。
當各位聽到任何響聲的時候,必須觀察聽的:聽、聽、聽…這種觀察聽的心這樣
13
的方法,對於滅除煩惱和五蓋有很大的功效。接下來會跟大家解釋這有多大的功效:
佛陀開示我們,我們必須要觀看的心-當我們看到東西的時候,必須觀看的心;聽到
聲音的時候,必須觀聽的心;聞到氣味,必須觀這個能聞的心;嚐到滋味,也是要觀
嚐的心;接觸到一切物質,我們要觀接觸的心;還有我們內心起什麼念頭、有什麼意
念,我們要觀知道的這個心。這樣子做的時候,叫作「我們的感官-有六個部分-六
根:眼、耳、鼻、舌、身、意」和「關閉」-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謹慎守護住
我們的六根;這六根好比是六個門,為什麼說六個門呢?因為煩惱可以從我們的眼睛、
耳朵、鼻子、舌頭、身體、還有心意這六個門進來、來侵害我們。所以我們在感官作
用的時候,必須要正念觀察-我們在看東西的時候,要觀察看、看、看;聽聲音的時
候,觀察聽、聽、聽;乃至於想事情的時候,觀察想、想、想。這樣子提起正念觀察,
正念力量夠強的時候煩惱就不能侵入。所以藉著正念了知一切在六根門頭發生的現
象,我們就能夠把六根守護住、把它關閉起來。現在這麼說,大家可能還不能完全了
解它的利益,但是當大家能夠親身經驗到這個方法它是有多麼大的利益之後,大家會
發現說這樣子的觀照法,它是多麼深奧微妙。
在我們靜坐的時候,我們必須要閉上眼睛。閉上眼睛還能不能見到外面的東西呢?
比如說各位現在把眼睛閉上,能不能看到我這個人呢?大家的眼睛是看不到我,但是
大家的心看得到我對不對?因為我們內心可以產生影像、自己見到內心的影像這種情
況--內心見到內心的影像,大家也要觀照,也要觀看、看、看;同樣的,靜坐的時候,
內心聽到內心的聲音,或者說感覺到嚐到味道種種,同樣要照著去觀;感覺聽到聲音
的時候,觀聽、聽、聽;感覺嚐到味道的時候,觀嚐、嚐、嚐;在吃飯的時候,當你
吃到了辣椒,你感覺怎麼樣?感覺到辣對不對?這時候你就觀察說辣、辣、辣…這代
表什麼呢?代表說你在關門-因為你正念觀察感覺辣的心的時候,你就不會有心思去
對這個辣產生貪愛或者生氣-貪愛或瞋恚等等的煩惱不能夠侵入到你的心中,所以你
就是把你感官的門關起來。
講到這裡,大家知道怎樣關閉六根的門了嗎?很容易:看東西的時候,觀看、看、
看;聽聲音的時候,觀聽、聽、聽;聞到氣味,觀聞、聞、聞;嚐到任何滋味的時候,
觀嚐、嚐、嚐;接觸到任何物體,觀觸、觸、觸;想到任何事情,觀想、想、想。這
樣子就把六根的門關起來。這是非常重要,如果你不關閉六根的門,心就會受到貪瞋
14
癡種種煩惱侵害,你就會受苦、就會有種種苦惱。
講到這邊,有些修行人他在靜坐的時候,能夠用眼睛看到東西,大家知道有這樣
子的修行人嗎?為什麼他靜坐的時候能夠用眼睛看到東西呢?因為他靜坐的時候,睜
開了他的眼睛,所以他當然能夠用眼睛看到東西,尤其是在看手錶!我有一個出家的
弟子,他是一位西方人,在西元一九七九年出家,他修行內觀已經有相當久的時間,
但是他有個習慣:每次他靜坐的時候,他就在他前面放一個手錶;當他坐了十五分鐘,
他就睜開眼睛看手錶一次;然後再過十五、二十分鐘,又睜開一次看手錶;一個小時
的靜坐當中,他睜開眼睛五六次,你覺得怎麼樣?他能不能在靜坐當中得到深的禪定、
深的定力、銳利的內觀力呢?不能!他已經修了很多年,但是一點成就也沒有,就是
因為他常常睜開眼睛!所以說每一次靜坐,眼睛要保持閉著,一次也不要睜開眼睛,
不論你心裡有多麼想睜開眼睛來看東西,你不能睜開眼睛!如果心裡想睜眼,你要觀
這個想要睜眼睛的動機,觀說動機、動機、動機或者想要、想要、想要,一直觀到這
個動機消失、你不想睜開眼睛了,然後你就繼續修行。因為每次我們睜開眼睛的時候,
心就隨著眼睛向外看去--心隨著眼睛出去,定力就消散掉;常常睜開眼睛的話,定力就
常常消散、破滅、不能加深。所以說只要你是在靜坐當中,你就絕對不要睜開眼睛,
要專心的觀一切在當下發生的身心現象。
然後再說到,雖然靜坐的時候能夠不睜開眼睛,但是有些修行人他喜歡移動身體、
他喜歡挪動身體的任何部位-手或者腳,有時候他是自覺的、有時候是不自覺的來移
動;有的人坐一坐手就喜歡舉起來,這邊摸一摸、抓一抓,再放下來;有時候手放在
這裡、有時候移到那裡。很多情況下雖然他自己不自覺自己在移動,但是他的心是知
道的-各位想,他這樣子能不能得到深的禪定呢?不能!因為當他在移動手或者腳的
時候,就表示他的內心不穩定、心分散、不安,所以才會移動手腳。因此在靜坐的時
候,大家不應該移動身體任何一個部位,要像佛像那樣子坐在那裡安定不動。大家如
果能夠靜坐的時候保持穩定不動,對大家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
但是有時候雖然大家知道說靜坐的時候身體要坐得正直、頭部/頸部要正直,但是
坐下去一段時間,身體會慢慢彎曲、或者頭會慢慢低下來,為什麼呢?因為你的內心
鬆散!為什麼內心會鬆散?因為你沒有提起強而有力的正念、很有精神的在觀照,正
念力不夠,心的力量就鬆散掉,所以身體就跟著鬆散–腰就彎下去、頭就低下來;當
你發現自己腰彎下去的時候,這時候你要讓身體坐直,因為彎著腰就沒辦法清楚的觀
15
察腹部的上下;但是你要坐直之前,要先觀察動機、想要坐直的動機,觀說動機、動
機、動機,然後觀察身體坐直起來的過程:坐直、坐直、坐直,很有正念的觀察。如
果你的定力夠深,你也能夠觀察到在坐直的過程中一一的小動作。如果你是一直保持
正念分明、清楚在觀照,你的身體必然是一直都坐得很正直,因為強而有力的正念能
夠保持身體正直。
接著,如果你能夠坐一個小時不必換腿、不必換坐的姿勢,這樣子是最好的,你
最好都不要換。但是如果你不能坐到四十五分鐘完全不換腿,快到四十五分鐘的時候
你痛的很利害、不能忍受,這樣子你可以換一次腿。但是在換腿的時候不能夠忘掉正
念--在換腿過程中,你必須一直保持正念觀照,先觀想換腿的動機,觀說動機、動機、
動機;然後手或者腳或者身體每一個移動,你都要很有正念的去觀察:移動、移動、
移動。每一個動作不能遺漏掉,等到你重新坐穩了之後,繼續觀察腹部的上下;也許
你再坐個十分鐘又痛得不能忍受了、想要再換一次腿,但是你不應該再換、不應該有
第二次換腿的情況,你最好就起來走路修行、經行,這樣子對你有更大的利益–因為
如果你換第二次坐姿,這樣你會養成壞習慣,以後這個壞習慣就一直隨著你的修行會
障礙你;因為當你養成換腿的壞習慣,雖然不是很痛,你也想要換腿、想要換姿勢,
因為你這個換腿的壞習慣跟著你;有時候你自己不自覺的換了姿勢,這種情況下你的
定力就破散掉。所以說很重要,在一次靜坐當中,最多只能夠換一次腿、不能夠換第
二次;能夠完全不換腿是最好的。當疼痛的時候你必須要有忍耐的精神,很有正念、
很有精神、很準確的專注的去觀照痛。等到你定力越來越深的時候,你會發現你在觀
痛的時候,痛只是一種自然的現象,你不會對痛感覺到厭惡、不會受到疼痛的影響、
疼痛並不會干擾你的修行,所以你不會想要換腿來消除疼痛。
然後我們講到走路修行、經行的時候,最重要的是你的眼睛-眼睛要收攝眼神、
不要東張西望。如果你走路的時候左顧右盼、眼睛到處看,這樣子你是不可能得到深
的定力。所以每次經行之前要下定決心眼睛絕不東張西望、要收攝眼神專注在前面。
其實不只是走路修行,只要是在禪修當中,任何時刻我們眼睛都不要東張西望–你在
外面走路的時候要走到餐廳、或者走到宿舍的路上,還是一直要收攝眼神、不要到處
看;因為如果你看到任何影像,都有可能引生內心的煩惱而破壞你的修行;如果你感
覺有一個慾望很想去看,這時候必須觀想看的動機,觀說動機、動機、動機或者想看、
想看、想看,一直到這個想要看的慾望消失為止,然後你繼續走,眼睛保持不到處看。
16
在經行的時候,最初你可以觀察左腳、右腳-在你左腳移動的時候,觀你左腳每
一個移動的情況,然後內心做意念說左腳;右腳移動的時候觀察移動的過程,內心做
一個記號說右腳。這樣子做十分鐘。內心做記號能夠幫助我們觀的很清楚、分明。然
後接著你要觀察腳舉起的過程,內心做意念說舉起;腳要落下的時候,落下的過程、
整個移動你觀察的很清楚,內心做記號說落下。這樣子舉起、落下/舉起、落下–這樣
子走十分鐘。之後要再增加一個記號,就是當你腳舉起來的時候,你觀說舉起;腳跨
出的時候,觀說跨出;落下的時候,觀說落下。這樣子舉起、跨出、落下-走二十分
鐘。接下來你要觀舉起、跨出、落下、接觸、壓下-當你的腳落下、落下到和地面接
觸的時候,你感覺到這個接觸,你就內心做記號說接觸;接著你要把重心往前移、移
到前腳,前腳會向地面壓下去,你觀壓下-這樣子舉起、跨出、落下、接觸、壓下,
這樣子走到結束,就是至少要走一個小時(總共)。當你能夠觀察得很好的時候,你可
以再增加記號,就是說當你要舉起腳的時候是腳跟先舉起來–腳跟舉起來的時候,你
觀說舉起:這時候腳趾頭還跟地面接觸;等到腳趾頭要離開地面要提起來的時候,你
再觀提起。所以一個舉腳的動作就分作舉起和提起,這時候你又多增加了一個記號,
所以你就觀六個舉起、提起、跨出、落下、接觸、壓下。然後當你觀察到想要想要舉
腳的動機的時候,你再加上動機(舉腳的動機),你又觀動機、舉起、提起、跨出、落
下、接觸、壓下。觀多少記號是因人而異,自己知道自己的情況;如果說你必須要很
用心力、很專注才能夠觀清楚,那你不應該這麼做,你應該減少記號。必須說你不必
很用心力,就能夠觀的很清楚的這種情況,才適合用這麼多的記號來走。然後動機是
你感受到、覺察到動機的時候,你才能觀動機;如果你不能覺察動機,你不應該觀動
機。但是你必須盡量走得很慢,這樣子漸漸的你自然就能夠感覺到動機。觀察動機的
時候能夠讓我們了知動機和我們行動之間的因果關係,了知這種因果關係很重要,因
為能夠滅除人、我、眾生的錯誤見解。
修內觀的人必須觀察一切的身心現象,如果他先修奢摩他兩三個月,也許他得到
很深的定力,這種禪定也是必須要觀照的對象,但是很難觀照,因為當他的定力很強,
他的心完全吸收在定中,這種情況叫心吸收在身體裡面沒辦法出來觀。所以大家要小
心,不要讓心落在定中。不過佛陀時代有些這樣的人能夠觀禪定的生滅,這是因為他
有佛陀作老師。
17
今天是西元一九九二年一月一日在澳洲坎培拉,是我們第四天的禪修。繼續跟各
位解釋內觀毘婆舍那的修法,先跟各位解釋毘婆舍那的意義。毘婆舍是那巴利文
vipassana,這是由兩個字合成的:vi 是一個字,passana是另外一個字;passana的意思
是看、知道、或者穿透–這裡的看並不是普通的看,而是要看透、透視的看,要透視
到身心的真相。vi 是各種、種種的意思,但是這裡只指(三種)一切現象的共同性質,
就是無常、苦、無我。當vi 和passana 兩個字合成一個字vipassana、或者我們翻譯作
毘婆舍那,它的意思就是要能夠透視、徹悟身心的真實本質,也就是透視到一切身心
現象、它的內在所具有無常、苦、無我這三項性質。所以毘婆舍那又可以翻譯作內觀,
就是要洞察、透視身心內在真相這樣子的觀照。因此修行毘婆舍那、內觀的目的是什
麼呢?大家想想看。當你透視、了知到身心是無常的,你會不會再認為說這個身心是
一個人、一個我、或者一個眾生呢?不會!因為我們之所以認為有一個人、有一個我,
我們所認定的這個人、我是一種一直存在的觀念,是一種恆常不變的觀念,從我出生
以來一直都存在,至少存在到了今天。所以這種觀念當中的人、我、眾生,是一種恆
久不變存在的觀念。當我們了知身心一切現象只是不斷生生、滅滅的一種自然過程,
是無常的、不是恆常不變,我們就不再認為身心現象是人、是我、是眾生。如果這種
人、我、眾生的觀念還存在的時候,這個人、這個我、這個眾生他是有慾望的–他想
要有錢、想要英俊/美麗、想要做總統;這個人、這個我他會生氣,當別人來侮辱他的
時候;然後這些貪愛、這些瞋恨的煩惱,都是起源於人、我、眾生的這種錯誤概念。
如果我們了知根本沒有一個真實的人、我、眾生,那麼貪瞋癡一切煩惱就不會生起來。
然後怎麼樣才能了知沒有人、我、眾生呢?就是當我們透視到身心它是無常的這種本
質,我們就不會執著說有人、我、眾生。因此我們必須透過內觀的修行法,親身體驗
到身心生滅無常的本質,才能夠不生起人、我、眾生的執著。
因此正如前面講過毘婆舍那的意思是透視身心現象都是無常、苦、無我的內觀;
透視無常、苦、無我就不會生起人、我、眾生的執著。沒有人、我、眾生的執著,就
不會生起一切貪瞋癡的煩惱;一切煩惱滅除之後,就不會再受一切的痛苦。所以問大
家一次:修行毘婆舍那的目的是什麼?就是要解脫一切的痛苦!藉著了知身心都是無
常、苦、無我的本質來解脫一切痛苦。所以如果你想解脫一切痛苦,你應該怎麼辦?
你必須滅除一切煩惱;要滅除一切煩惱,應該怎麼辦呢?你必須去除人、我、眾生的
這種錯誤觀念;要去除人我、眾生的執著,必須怎麼做呢?你必須透視一切身心現象
18
無常、苦、無我的本質;這種了知無常、苦、無我的見解,叫作正見,是八正道的第
一項。
你要怎麼樣才能透視身心的真實本質呢?你到什麼地方去找無常、苦、無我這三
項本質呢?就在你現在的身心當中、在你現在自己裡面!那麼你怎麼樣才能夠了知、
才能夠透視到這三項本質呢?你必須很努力精進,以正念來觀察一切的身心現象--在任
何時刻一切身心現象發生的時候,你必須很有正念的立即觀察。如果我們能夠了知無
常的事物是無常,這是正確的見解還是錯誤的見解呢?是正確的見解,因為你了知無
常的事物是無常的,意思就是你照著它真實的面貌去了解它,所以是一種正見。如果
我們要照著身心現象的真實面貌去了知它們,我們應該怎麼做呢?要觀察它們,是的,
我們要觀察身心現象!怎麼樣觀察呢?這個「怎麼樣」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有一
些佛教修行者來觀察諸法無常的時候,他們是這麼觀照:他們是把無常、苦、無我這
種觀念套到一切現象裡面去觀照,他們觀察五蘊無常的時候,他們就觀色蘊是無常、
是苦、是無我;受蘊無常、苦、無我;想蘊無常、苦、無我;行蘊是無常、是苦、是
無我;識蘊是無常、是苦、是無我。這是他們的觀照方法,我們是不是也應該這樣子
去觀察身心五蘊呢?不應該,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須要按照它們真實的面貌去了知它
們、去觀察它們,該怎麼做呢?我們必須在一切身心現象發生的當下、的當時,按照
它們原原本本是什麼樣子、實實在在的樣子,去觀察它們、了知它們;佛陀開示說:
諸比丘,照著色蘊真實的面目去正確了解色蘊–這是佛陀親自給我們的教導。因此當
我們觀察疼痛的時候,我們心中的目的是要了知痛的真實面貌、而不是為了要去除疼
痛–大家是不是都是存這樣子的目的在觀察疼痛呢?有的人可能不是–有的人可能是
為了痛趕快消失掉,這是不正確的!為什麼你觀察疼痛的目的是想要趕快去除疼痛
呢?因為你討厭它;有些人討厭疼痛、有些人會愛著疼痛,為什麼會愛著疼痛呢?在
緬甸,尤其是女性的修行者,她們很精進修行;大約過了一個月之後,完全沒有痛的
感覺發生,這時候她們反而沒辦法提起強有力的正念來觀照;她們想要提起強而有力
的正念,怎麼辦呢?她們去尋找疼痛,因為有痛的時候,她們觀察疼痛的正念是強而
有力的。那她們怎麼做呢?她們就把她們的兩隻腳坐在身體底下,這樣壓久了,痛就
來了,她們就找回她們的老朋友,她們能夠很正念的觀察疼痛,所以她們覺得很滿意。
這是她們愛著疼痛。在我們這一期禪修裡面,恐怕沒有人會去愛著痛吧!
其實痛是開啟涅槃大門的鑰匙。為什麼說痛它能作為開啟涅槃大門的鑰匙呢?當
19
痛來的時候,你提起正念專心觀察它;心觀察疼痛的性質,觀察得越清楚,這時候痛
好像變得更厲害;事實上並不是疼痛變得厲害,而是你對疼痛觀察得更清楚,了解的
更清楚的時候,疼痛的感覺更強烈,但是事實上它的程度並沒有變得更厲害。當你觀
察疼痛還不是觀得很深刻的時候,你會感覺我的腳在痛、我感覺疼痛–還有「我」的
觀念在裡面;但是當你正念專注觀察得更深刻的時候、定力漸深,這時候你了解到疼
痛它的特性–它是一種不愉快的感覺、是一種自然的現象,這時候你就不再執著是我
在痛、或者我的腳在痛:你沒有一切人、我、眾生的執著,你會變得很平靜、很愉快、
你不再會討厭疼痛,因為你了解到疼痛的真實性質。然後定力更深的時候,一波的疼
痛來了、然後又消失了,下一波疼痛又來、又消失–一波接著一波、一波接著一波,
生了又滅、生了又滅;這時候你了解到疼痛它是無常的,因為它不斷生滅、生滅,沒
有一種恆常性,所以你不會認為痛是人、是我、是眾生,所以你就不會討厭疼痛。我
們的修行者很容易就會討厭疼痛,這是因為他們還沒有真實的了知疼痛的本質。如果
你深入觀察疼痛,了解到它是無常、苦、無我,這時候你沒有人、我、眾生的執著,
不會討厭疼痛、也不會貪愛疼痛,疼痛對你沒有任何影響;這時候一切貪瞋癡煩惱都
不會起來,你滅除了一切煩惱。當你能夠滅除一切煩惱,也就是滅掉苦的原因,你就
達到離苦的境界,那就是涅槃。所以因為你徹底了知疼痛的真實本質:無常、苦、無
我,你能夠滅除煩惱證到離苦的涅槃境界。所以說疼痛是開啟涅槃大門的鑰匙。
涅槃不是身理現象,也不是心理的現象,所以涅槃是永恆的。如果涅槃是身體現
象,涅槃是無常的;如果涅槃是一種心理現象,涅槃也是無常的。但是因為涅槃它不
是身體或心理現象,它是一種身心狀況的止息、是一種一切痛苦的止息、沒有一切身
心現象,所以涅槃是永恆的、不是無常的。而且涅槃是能夠在今生活著的時候達到的,
並不是死了才得到涅槃–如果涅槃是在死了以後才能得到,各位就不需要來修毘婆舍
那內觀;涅槃是在世的時候就能夠達到,只要你有足夠的精進、付出足夠的時間,你
今生能夠達到涅槃!
所以說我們修行毘婆舍那內觀的目的,就是要藉著徹底了知身心真相來滅除一切
苦達到涅槃,因此我們必須要按照一切身心現象它真實的面貌去觀察它,這種情況我
們必須不存任何的成見、沒有任何的推理/分析/反省、或者用任何哲學的角度去判斷–
這些在我們修行的時候完全不能用到,我們純粹只是照一切現象它原本的樣子去觀察
它、去了解它。如果我們能夠照著身心現象去觀察它,照著它原來的樣子,很有正念、
20
很準確的來觀照,這個時候我們觀照的心不會受到一切目標的影響–假設說我們現在
生氣了,如果我們不知道要來觀生氣,這個生氣的情緒會越來越厲害,最後就轉變成
行動,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是如果我們知道應該要觀照,我們就照生氣這原本
的樣子去觀察它,然後在內心觀察生氣、生氣、生氣–因為我們很有正念、很有精神
的一直觀察這個生氣,正念的力量越來越強、我們觀照的正念越來越強,生氣的心就
會越來越弱,最後生氣的心就消滅掉。這時候我們觀察生氣的心,沒有受到生氣這種
情緒的影響;如果說我們觀察生氣的心受到生氣的影響,那麼我們觀察的心就會開始
生氣。但是事實上我們觀察生氣的心一點也沒有受到這個目標、就是生氣的影響–觀
察生氣的心和生氣存在一齊、和它依附在一齊,但是不受它的影響,為什麼呢?因為
它能夠照生氣原本的樣子接受它。所以這種了知作用叫作不受影響的了知。我們的心
如果要不受一切目標的影響、不受一切外境影響,我們就必須按照一切現象它原本的
面貌、真實的面貌去了知它、去觀察它–這就是能夠引導你離開一切痛苦的內觀修行
法!各位相信這種法門嗎?因為各位有信心相信,所以才會來這邊禪修的,是不是呢?
各位內心相信不相信我不曉得,但是我個人是非常相信這個法門能夠達到離苦、達到
涅槃的境界的!
我們的時間到了,最後願各位能夠正確了解毘婆舍那的原理,生起信心、盡大家
最大的努力來修行,能夠達到究竟離苦的目標。
21
今天是西元一九九二年一月二日在澳洲坎培拉,今天是我們禪修的第五天。昨天
跟各位講解觀察疼痛的這種感受,正如我告訴各位的,痛是開啟涅槃大門的鑰匙;當
各位觀疼痛的時候,剛開始,疼痛似乎變得更強烈,雖然不是真的變強了。你必須忍
耐,心要很專注、很有正念的、很準確的觀察疼痛;然後定力會漸漸深,內觀的力量
能夠透入疼痛的中心,然後你開始了知疼痛的特性:是一種不舒服的身體感受;然後
你能夠分辨疼痛和觀察疼痛的心中間有很明顯的差別,這時候你就是開始能夠分別客
觀的目標這個疼痛和主觀觀察的心,這就達到了第一觀智–能夠分辨色心差別的智慧。
在內觀的修行過程中,有十三種觀智,然後有一個道智、一個果智、還有一個返
照智,總共是十六個、十六層的智慧。修行者必須修行到這十六種智慧,然後他就能
夠證到初果–須陀還。因此當你的定力夠深,你能夠透視到疼痛的本質;如果你的定
力還不夠深,你就還沒辦法透視到疼痛的真相。當你到達這種足以透視疼痛本質的定
力,這時候叫作「心清淨」–你的心有相當的定力能夠不受五蓋、不受煩惱的干擾。
在修行的過程中總共有七種清淨,第一種是「戒清淨」–修行者必須遵守至少五戒或
者八戒,這樣子身體的行為和言語才能夠清淨;尤其是持八戒的人,他有更充分的時
間可以來修行,因為中午之後他就不吃食物,沒有其他事情做,能夠專心修行。受持
八戒,持「過午不食」這條戒的人,下午可以喝一些飲料;但是這裡的修行人,有些
人他連飲料也不喝,他將喝飲料的時間也完全用在修行上,所以他修行的時間更多。
當修行者身口業清淨,他的心就能夠專注觀察修行的目標,不會有任何的打擾,所以
他的修行很容易進步。但是如果一個修行者他過去的行為不清淨,當他回憶到過去所
做的錯事,心中就會生起罪惡感,就會感覺到煩躁不安,也就不能專心修行。相反的,
如果修行者他持戒清淨,當他回想到自己過去所做的行為都是清淨的善業,他內心會
感覺歡喜,更容易能專注修行,所以修行就很容易進步。所以說戒清淨是修行的基礎,
是其他一切清淨的基礎。
當修行者的心專注觀察目標,定力漸漸深、深到某一個程度的時候,內觀力也隨
著變得銳利,能夠透視到身心的特性,到達能夠分辨物質現象和心理現象的差別,就
是我們剛才講的第一觀智。
當修行者觀察腹部上升的時候,從腹部上升的動作一開始就觀察,一直觀察到上
升完成;然後接著是下降,從下降一開始就觀察,一直觀到下降完成。心越專注,定
力就越深、內觀力越銳利。然後當他觀察腹部上下的時候,他發現腹部上升、下降的
22
動作,都分成一系列分開的小動作,一個接一個連續不斷,可是每個動作是分開的這
樣的小動作。這時候他了知到說這一切的動作都是不斷在生滅的這種物質現象,這時
候他完全沒有感覺到自我的存在、沒有感覺到我這個人的存在,他也見不到自己身體
的形象,這時候所見到的只有身體的現象,就是腹部的上下,只有腹部上下的移動還
有觀察腹部上下的心–只有身心這兩者法。於是他就不會認為腹部的上下是我、是人,
也不會認定說觀察腹部上下的心是人、是我。因為他不執著身心是人、我、或者眾生,
所以這時候一切煩惱就不會生起來。因為煩惱之所以會產生,是因為有人、我、眾生
的執著才會生起;這個時候因為修行者有相當深的定力的幫助,透視到身心的真相,
所以他能夠去除人、我、眾生的執著,於是他能夠熄滅煩惱。這是經由修行者他自己
親身的經驗、親身的體會到達第一觀智,他能得到這樣子的效果。如此內觀修行法能
夠使修行者清淨他的見解或者說他的觀念,也就是去除我見,然後他就能夠得到無我
的正見。
但是在這裡我們也必須小心的,就是說內觀修行法所需要的定力不必太深,因為
當一個修行者他達到初禪以上的禪定,那是完全的禪定或者說不動的禪定,如果他入
在這種深的禪定當中,這時候他沒辦法觀身心的現象,因為在這種不動禪定當中,他
的心完全吸收在所緣的目標當中,心沒辦法出來觀身心現象。所以內觀修行者不需要
用到很深的定力,但是他仍然需要某一程度的定力,比如說他能夠持續不斷的觀察目
標至少十分鐘以上這樣子的定力,或者二十分鐘、三十分鐘、乃至一小時。如果修行
者能夠專注觀察修行目標至少十分鐘,這樣子的定力,就能夠讓他的內觀力量銳利,
就足夠使他能透視身心的真相。能夠專注到二十分鐘、三十分鐘、乃至一小時就更好。
在這裡必須跟各位解釋何謂心清淨–這是七種清淨當中第二種。當修行者的心還
沒有定力、不能夠持續專注在所緣的目標,煩惱就會侵入他的心中,讓他的心暗鈍、
他沒有銳利的內觀力量,不能透視到身心真相。反之當修行者他的心能夠專注在目標
上、持續不斷、定力加深,他的心就免除煩惱和五蓋的干擾。何謂五蓋呢?五蓋就是
能夠染污我們內心的五種障礙、也就是煩惱,五蓋都是煩惱。第一種叫作貪欲蓋,當
你在修行的時候,如果生起貪欲心,所謂貪欲就是你想要看什麼事情/什麼東西、想要
聽什麼好聽的聲音、或者想要聞什麼香味、或者想要嚐好吃的東西、或者想要接觸什
麼樣柔軟平滑的東西、或者想要意念什麼樣快樂的往事--有這些貪欲產生的時候,你的
心沒辦法專注觀察修行所緣的目標,譬如說當你聽到禪堂外面傳來悅耳的鳥叫聲,這
23
時候你本來應該要觀察聽到的這種現象,觀察說聽、聽、聽,但是你沒有這麼樣觀,
因為你喜歡聽鳥的叫聲--這時候是什麼現象生起來了呢?就是貪欲蓋--因為你喜歡聽
鳥的聲音,這時候你能不能專注好好的觀照呢?不能!你甚至忘了要觀照,因為這種
喜歡聽的貪欲障礙了你修行的進步,讓你沒辦法專注的觀照。這就是貪欲蓋。
五蓋中第二個叫瞋恚蓋,這是憤怒的情緒或者說嫌惡、生氣的種種心理。當你在
修行當中,你忽然回想到過去和某個人有不愉快的往事,你心裡開始不高興、乃至你
開始生氣,這時候你能夠專注的觀修行的對象觀得很好嗎?不能的!因為這個瞋恚的
心理障礙了你的修行。乃至於說你只是覺得不滿意、或者是不高興、不愉快,這些都
包括在瞋恚蓋裡面。所以當有這些心理發生的時候,你應該怎麼辦呢?應該要觀察它,
而且你觀察的心必須要很有正念、很有精神、很準確,而且要觀得稍微快。因為這個
時候當你在觀生氣的心的時候,有兩種心理作用在這裡面:第一個是生氣的心,第二
個是觀照的心,如果生氣的心比較強、超過觀照的心,觀照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7-10 01:27 , Processed in 0.04281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