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生命之省思系列开示(参考文档)

2013-11-1 21:33| 发布者: 水晶虎| 查看: 49068| 评论: 0|原作者: 乌·雷瓦德尊者

摘要: 乌·雷瓦德尊者“生命之省思”系列开示主要收集了尊者于2010-2011年在国外禅修营的重要开示及一些佛法问答,由帕奥禅林的女禅修者中译后,于2012年在帕奥禅林以中文为女众禅修者们讲述 ... ... ... ... ... ... ... ...
负担的承受者

负担的承受者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
 
负担经(注38)

   “诸比库,我将为你们说负担,负担的承受者,负担的执取,与负担的舍离。谛听之!”
   “诸比库,什么是负担?那应名为五取蕴。哪五种?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诸比库,这称为负担。”
   “诸比库,谁是负担的承受者?那应名为个体。如是名、如是种姓的具寿,诸比库,这称为负担的承受者。”
   “诸比库,什么是负担的执取?此爱是再有,与喜、贪俱,于处处而喜乐(注39),这就是:欲爱(注40)、有爱(注41)、无有爱(注42)。诸比库,这称为负担的执取。”
   “诸比库,什么是负担的舍离?那种爱的无余离、灭、舍弃、舍离、解脱、无执著(注43)。诸比库,这称为负担的舍离。”
   世尊如此说。如此说后,善至、导师又进一步这样说:
   “负担实即是五蕴,承受负担为个体,抓取世间负担苦,舍离负担是快乐。”
   “已舍弃重担,不再取他担,根除渴爱后,无欲般涅槃。”

   
第一讲 什么是负担(注44)

开示
五蕴是真正的负担

   今天这场开示的题目是“负担的承受者”。
   若可以避免的话,没有人想承受负担。这些也被称为责任或者任务的负担,是以体力或心力承受的,它们有不同程度的复杂性与重量。有些难以承受,有些则易于承受;有些很繁重,有些则很轻松;有些无法忍受,有些则可以忍受。无论如何,每一个人都必须在生活中承受某些负担。
   为一个机构或者公司工作的人,都被称为职员,或者人员。换句话说,那些在承受一个机构或者一间公司的负担的人,被称为职员。在缅语中,wantan〔缅语发音〕这个词的原意是承受负担,或者负担的承受者。英语的职员指为一个机构、一间公司或政府服务的人。我们也可以用粗俗的话说,这些人是仆人。一般上,那些受政府雇用的人,已经、而且仍然经常被称为公仆。我们看到我们四周有不同种类机构的职员,如公司职员、医务人员、销售人员和教职员。公司职员承受着公司的负担,医务人员承受着医院的负担,销售人员承受着他们企业的销售负担,而教职员则承受着他们学院的负担。
   所有的职员都需要花时间执行他们日常的任务,以这样的方式他们承受着称为任务的负担。当一些任务结束后,他们可以放下负担一段时间。这种负担的解除是世界上所有职员每天可以获得的短暂性的自由,我们可以说他们已经得到暂时的自由。
   在经济落后的国家,沉重的货物是以人力运送的;而在发达国家,则由机动化的交通工具和起重机运载。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看到码头、机场和火车站的搬运工人,将沉重的货物从一个地方运送到另一个地方。当一艘船停泊在码头,工人被雇佣以便搬运船货,这是他们谋求生计的方式。一个强壮的男子可以运送一件重物,或者把重物扛在他的肩膀上一段短时间,实际上也只是至多几分钟而已。因为负担很重,他无法支撑几个小时,更何况是几天。由于那是很疲累的工作,在搬起他们的负担后,搬运工人会急忙把它们放在特定的地方。他们通过卸下负担而宽慰地舒一口气。
   无论任务有多么艰难和多么令人感到疲累,或者所运送的货物有多重,都是有可能被摆脱的,所有称为负担的责任都可以被暂时摆脱。所有承受着不同机构的负担的职员,能够在工作日结束时,以及在工作日的某些时段,放下负担而从中暂时逃脱。
   然而,有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是我们在承受着,并且在生死轮回中,无止尽地背负着,而不知道任何逃脱或解除的方法。我们都需要知道那是什么负担,以及谁在承受那负担。这就是我要在今天为大家作这场含义甚深的开示的原因。那是为了让你们知道,你们在承受的是什么负担,怎样减轻这负担,怎样免除某一部分负担,以及怎样放下它,以便获得完全的解脱。
   让我来引用佛陀的话,那是来自《相应部·蕴品·蕴相应·负担品》的第一部经,名为《负担经》,巴利语是Bhārasutta。
   佛陀说:
   “诸比库,我将为你们说负担,负担的承受者,负担的抓取,与负担的舍离。谛听之!”
   佛陀在这里会教导我们什么是负担,接下来是负担的承受者,再告诉我们什么是负担的抓取,然后如何舍离这个负担,共有四个部分,请好好听。
   佛陀问:
   “诸比库,什么是负担?”
   “那应名为五取蕴。”
   “哪五种?”
   “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诸比库,这称为负担。”

   色、受、想、行、识,这五种法称为取蕴,是因为它们组成了执取的目标。五取蕴也可简称为五蕴(注45)。
   蕴是一组一组,或者一堆一堆,或者聚集的意思。佛陀把有情众生分析为由这五种法组成。
   蕴的巴利是khandha。五蕴即:
   色(rūpa),色蕴(rūpakkhandha);
   受(vedanā),受蕴(vedanākkhandha);
   想(saññā),想蕴(saññākkhandha);
   行(saṅkhāra),行蕴(saṅkhārakkhandha);
   识(viññāṇa),识蕴(viññāṇakkhandha)。
   佛陀说,这五蕴是负担。那现在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负担吗?你们知道究竟为什么五蕴被称为负担吗?佛陀曾经说过,这个世界没有男人、没有女人,只有五蕴,而现在佛陀又说五蕴是负担。那么,把五蕴称为负担,恰当吗?你是否觉得称五蕴为负担很极端?当你了解五蕴是如何运作,以及如何在生死轮回中无止尽地折磨我们,你将会同意佛陀的说法,以及佛陀用负担这个词来表达五取蕴。
   
色蕴是负担

   我们说我们需要食物、住所、衣服和药物,那些我们努力在满足的,真是我们的需要吗?又或者我们只是在满足另一些东西的需要而已?你认为我们正在满足的或者提供的是谁的需要,我们的还是另一些东西的?
   让我用另一个更简单的方式问你们:谁需要食物?谁需要住所?谁需要衣服?谁需要药物?
   我将会以你们更容易理解这些问题的方式来讲解,那都是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核心活动相关联的,并无其他。
   依据佛陀的教导,在究竟意义上,没有男人、没有女人、没有天神、没有梵天、没有动物、没有饿鬼,也没有地狱众生,只有五取蕴而已。
   让我再引述佛陀所说的,“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这称为负担。”
   我们说我们需要食物,我们需要住所,我们需要衣服和药物。我再次问你们,那些我们在努力满足的,真是我们的需要吗?或者说,我们只是在满足另一些东西的需要?
   几乎所有人一生都在忙碌,我们为了什么而忙呢?
   我们忙着寻找食物,认为我需要食物。
   我们忙着寻找住所、孤邸,因为我需要孤邸。
   我们忙着寻找衣服和药物。“噢,我想要保健,我想要从中国、台湾或者马来西亚处理药物过来,这里的药物不是很好。”是不是这样?
   从早到晚,我们都在忙着为它们打拼,认为它们是我们的需要。其实它们并不是我们的需要,我们只是在满足另一些东西的需要而已。
   让我多问你们几个问题。
   假如没有这个身体,我们需要食物吗?
   假如没有这个身体,我们需要衣服吗?
   假如没有这个身体,我们需要住所吗?
   假如没有这个身体,我们需要药物吗?
   假如没有这个身体,我们不需要它们。
   一切都是身体的需要!而并非我们的真正需要。
   由于我们拥有这个身体,我们必须满足它的需要。因此我们可以说:全世界的人都只是身体的奴隶。我们并不是真正满足我们自己的需要,而只是身体的需要,我们都是奴隶。
   现在我们也只是在谈色蕴而已。色蕴是一组一组的色法,或者说是色法的组合。这色蕴每天向我们提出大量的要求,要求吃的食物,要求住的地方,要求穿的衣服,以及要求维持健康的药物。
   色蕴说:“喂我美味的食物,我很渴望得到它,我非常享受它的味道。”
   它又说:“给我美丽的衣服,我喜欢穿上它们。当我披上漂亮的外套,我将会多么的美丽大方或者英俊潇洒!”
   它也说:“给我建一间宏伟的屋子,或者为我买下它,若我能够住在那里,我将会多么的快乐!”
   它还说:“给我好的药物,我要健康、活跃和强壮,我要长寿。让我涂抹优良品质的防老膏,我要看起来年轻又健康。”
   你是谁?这个问题每一次开示我都会问。你是谁?问题一样,含义却不一样。不过,每当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没有人给予答案。
   你是谁?
   我是奴隶。
   不要认为自己是主人。全世界的人都在忙着努力提供这些东西给自己和他们的家人,相信这些是他们的需要,其实这只是色蕴的需要而已。
   佛陀说,
   “由于无明,这个世间是盲的。”
   几乎全世界的人都有良好的眼睛去看东西,然而用肉眼他们看见的只是世俗谛,而不是究竟谛。因此他们可以被称为真正的瞎子。
   从世俗的角度看,有男人、有女人、有天神和梵天,然而在究竟意义上,只有名法和色法。换句话说,只有五蕴而已。
   如今,在我们的禅修者中,有了一些可以知见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的人。在培育定力直到第四禅之后,继续修四界差别,当他们可以次第性地在他们的身体观四大的时候,最后他们的身体会变成细小的微粒,也就是色聚。他们看见自己的身体只是色聚而已,而不再看到身体。
   色聚是在非常迅速地生灭的。我来举个例子,让大家了解什么是色聚。圆珠笔的圆珠是很小的,但假如那些能够见到究竟色法的人注意这个圆珠,他们可以见到很多很多的色聚。你们也知道,要注意笔尖的圆珠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很小,可是色聚远比圆珠小很多很多倍。
   那些看到究竟色法的人,佛陀会进一步教导他们,注意外在的有情和非有情,也就是我们说的修外观。现在这里有一些禅修者,是没有失明的(注46)。假如他们注意你们的话,他们只是看到色聚而已,他们“看不见”你们。
   你可以尝试闭上眼睛看一下,看自己是否失明。无论喜欢或是不喜欢,我们都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们到底是不是如佛陀所说是失明的。那些没有失明的禅修者在获得这样的智慧后,当他们注意每一样东西的时候,无论是有情或者非有情,都是一样的,只是时时刻刻在迅速生灭的色聚而已。这些是不能用肉眼见到的,只能够以有定力的心见到它们。
   这就是为什么佛陀说:
   “诸比库,应修习定,拥有定力的比库,可以如实了知。”
   当他们培育起定力,他们将会知道和见到苦、苦集(苦之因)、苦灭以及导至苦灭之道,也即是四圣谛。任何无法如实知见到四圣谛的人,就好比是瞎子。因此佛陀说,“由于无明,这个世间是盲的。”无明蒙蔽了真相。
   什么是无明?只是不知道这样,不知道那样,并不是无明。无明是不了知实相,假定错误的为正确的,正确的为错误的。换句话说,无明是不了知四圣谛——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以及导至苦灭之道圣谛。
   
受蕴是负担

   我们有时候说,我很快乐,我很伤心,或者我没有感觉,那是表达我们感受的方式。
   有这三种受:乐受、苦受和舍受。当我们快乐时,我们的感受是愉悦的、可喜的,那是乐受;当我们伤心时,我们的感受是不愉悦的、不可喜的,那是苦受;当我们感觉不苦不乐时,我们的感受是中性的,也就是舍受。
   谁在感受呢?并不是我们在感受,那是受蕴在感受。受蕴拥有体验一个所缘,在感情方面的素质或者滋味的作用。其实我们没有一刻是没有感受的。当没有乐受又没有苦受的时候,其实那就是舍受。
   我们都想要时时刻刻拥有乐受,这似乎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主要目标。我们应当知道那是受蕴在感受所缘的滋味,并不是我们在感受。通常我们都会说,“我感到快乐”或者“我感到伤心”,认为我在感受。假如是你在感受的话,当一个人死亡的时候,尸体还有感受吗?没有了。因为心识已经灭去, 只剩下一具根本没有感受的尸体。
   受蕴是四种名蕴的其中一种。只有当受蕴执行它的作用时,感受才会生起。因此并不是我们在感受,那是受蕴在感受。
   
想蕴是负担

   想蕴的任务是察觉或者是辨认所缘,并且作标记,以便能够再次认得那个所缘。它为它所经验到的东西作标记,黑、白、好、坏、美、丑、对、错等等。想是记忆的因,想导致我们记起某一些东西。所以说,不是我们在记忆,是“想”在记忆。
   这两句很重要:想是记忆的因,它连接过去与现在的经验。我们记得如何用不同的东西,我们记得怎样用叉,怎样用刀,怎样用调羹来吃东西;我们记得怎样开水龙头,怎样写字;当我们走在街道上,我们知道怎样可以找到我们的路。大家能够记得你的寺院吗?是谁记得呢?不是我记得,不是你记得,那只是想的作用。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是“我们”记得这一切,我们应当知道那是想在记得。
   若我们记起好的事情,我们感到快乐,我们拥有乐受;若我们记起坏的事情,我们感到不开心,我们拥有苦受。这就是两种蕴的作用,想蕴和受蕴共同运作。由于它们的缘故,我们发出这些呐喊:他辱骂我;他对我不友善;他打败我;他偷我的东西;我帮了他,他不但没有感恩,还要骂我。当我们记起这样的事情的时候,那仅仅是想蕴的作用而已。可是因为记起这些不好的事情,有时候我们感到非常伤心、愤怒或者很不开心,有时候我们留下心酸的眼泪,有时候我们甚至想着要报复。所以佛陀说,想是苦。想是这些苦的因。
   在生活中,我们拥有愉快的回忆和不愉快的回忆。不愉快的想肯定多得多,它们没完没了地折磨我们。我们拥有越多不愉快的回忆,我们就受越多的苦。要想拥有愉快的回忆,我们应当尽可能选择过简朴的生活。
   佛陀说:“Pāpasmiṃ ramati mano.”
   意思是:除了在做善行的时间以外,心一直倾向于不善思惟。
   这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拥有很多不愉快的回忆。因而除了善行之外,〔由于心总是倾向于不善思惟,〕随之发生的事情是我们会在心中留下坏印象。
   我将举例说明想是如何运作的。
   有一次,当我在帕奥禅林自己的孤邸用午餐时,一位在家男众来拜访我。那天我用一种水杯喝水,那位男众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个水杯。当时我并没有察觉到,只是当他告诉我的时候,才知道。然后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尊者,看见那水杯,我记起在过去我用类似的水杯做过的事,我用它来喝酒。”
   现在你可以看到“想”是如何连接过去和现在的经验了。当他看见类似自己曾经用过的水杯,他记起他用它做过什么。通过回忆,那位在家男众因为过去的不善行而再次受苦。当我们在做善行,比如禅修,却回忆起过去的不善行,这会成为我们修行的障碍。有些人在禅修报告中说:“尊者,在打坐的时候,我一想起他,就起瞋心。”这只是想的作用。
   我们回忆越多,受苦越多。这就是为什么佛陀说:“想是苦的因。”想是记忆的因,想导致我们生起记忆。假如我们认为是我们记得,我们将会为此而受苦。然而假如我们不参与在想或者回忆中,理解到只是想导致我们生起记忆,那么我们将会感到释怀。
   就如我刚才所说过的,我们拥有愉快和不愉快的回忆,无论如何,不愉快的回忆比愉快的多很多。由于不愉快的回忆,很多人常常失眠。在晚上,有时候我们偷偷地在心中对他人作出无声的报复,有时候我们愤怒地在心中吵架和争论,我们大量的宝贵时间和力气被浪费在重复不断地记起他人曾经恶待我们的事。有时候,我们甚至不能执行我们日常的责任,而那个人很可能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件事。这就是为什么佛陀说:“想是苦。”我们拥有越多不愉快的回忆,我们受苦越多。
   这是真正的负担!
   让我用另一种方式来说明这一点。假如我们要拥有愉快的想,而因此有愉快的回忆,我们需要改善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就是选择过简朴、健康的生活。
   这个世界是复杂的,所以不要牵扯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面。事实上,这世界非常、甚至是越来越复杂。若我们想要过一种有意义的生活,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若我们想要有一个更好的生命,我们需要在我们的生活方式中寻求进步;若我们想要快乐,我们需要尽可能过简朴、良善的生活。
   一个国家越发达,在那个国家的生活就越具压迫性、复杂与麻烦。一个国家被认为是发达国家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在那可以很充裕地、很轻易地获得各式各样的欲乐享受。在发达国家中发生许多复杂的事情,是因为很多欲乐目标被抓紧、被执取。
   假如我们不希望充满着不愉快的回忆,我们应当选择住在比较简朴的地方,在家人住在乡村,而比库则住在森林。对于比库,在森林里没有复杂的情况。假如我们在那里独居的话,我们可以过真正简朴的生活。如果我单独一个人,我将会更单纯。比如说现在我和许多弟子在一起,我必须处理很多事情,有时候他们在我面前哭,有时候他们在我面前争吵,有时候对我大声说话,有时候还要生我的气。那你认为怎样?哪一个比较好,独居还是与大众共住?独居比较好。
   若我们只是戴一只手镯,它不会发出声音。如果我们戴两个,或者是更多的手镯,它们会发出嘈杂的碰撞声,那是一种干扰。若我们喜爱独住,以及懂得过简朴生活的利益,我们应当选择过远离、独居的生活。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那些见到心路中名法的人,可以看见在每一个心识刹那中生起的想,这些想在非常迅速地生起和灭去。想蕴是时时刻刻都在生灭的,这就是无常。若我们看见在每一个心识刹那中生灭的想蕴,我们可以从由想而导致的苦中感到释怀。
   
识蕴是负担

   识蕴识知目标,它是认知目标的首领。
   
行蕴是负担

   行蕴导致我们做善行与不善行。cetanā,通常在英文被翻译为volition(意志)或者intention(意图、动机);在中文被翻译为思或者思心所。
   当我们将要采取无论是善或不善的行动时,显而易见,那时是有意志的,而且非常强烈。我们应当记得,当我们造作善行或不善行时,那其实是善或不善的意志或意图在触发行为,然后产生与它相符的果报。因此不善业其实就是不善意志、不善意图或者不善思。善业就是善意志、善意图或者善思。
   我们看、听、嗅、尝、碰触欲所缘,思惟好与不好的事情,走路、跑步、喊叫、争吵、杀生、偷盗、犯邪淫、说虚妄语、用麻醉剂和饮酒、控诉、埋怨、指指点点、背后中伤他人、责备、帮助等等,这些都是由行蕴——善或不善的意志或意图——所触发的行动。所以,谁在埋怨?谁在责备?谁在背后中伤他人?谁在控诉?谁在吃?谁在说谎?是谁的作用?是思(思心所),它是行蕴里面最显著的心所。这些都是行蕴在生活中造作的善行和不善行。
   要知道意志、意图或者思如何决定一个行为,让我们看一个帮助别人的例子。一个人帮助别人是抱着要支助他人的需要或者他人的努力的意愿;而另一个人同样给予别人帮助,却是抱着要得到他人的喜爱、称赞的目的。这两者都是提供帮助的行为,但是一个是来自利他的意图,而另一个是来自自私的意图。这样就可以更好地理解行蕴的作用了:所提供的帮助,一个是出自善意,另一个则是出自不善的意图。因此这是行蕴在生活中造作善行和不善行,而不是我们在造作。
   
五蕴与有身见

   现在你更加理解到五蕴如何各自执行它们的作用了。
   色蕴说:“好好地喂我,给我喜欢吃的,不然我将会病倒,或者变得衰弱,甚至死亡。”因此我们必须尝试满足它的要求。由于拥有色蕴,我们感到热或者冷。当它热时,我们必须使它变凉快;当它寒冷时,我们必须给它温暖;当它饥饿时,我们必须给它食物;当它口渴时,我们必须给它喝水。我们在承受的色蕴负担是多么的沉重!
   若我们不满足它的需要,它说:“我将会病倒,或者变得衰弱,或者我甚至会死。”由于害怕它的威胁,我们就努力地讨好它。
   当我们用美味的食物喂色蕴的时候,乐受生起。那是受的作用,它在进行它的作用,不是我们在感受。因为我们拥有sakkāyadiṭṭhi(有身见),导致我们错误地认为我们在感受,错误地理解为我们感到快乐。由于有身见的缘故,色蕴和我变得不可分离。因此当色蕴想要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们认为是我们想要。受蕴和想蕴等等也同样。
   由于这种邪见,也就是见一切为我、我的,我们已经、我们正在、以及我们将会继续在生死轮回中无止尽地为五蕴服役。
   然后受蕴说:“再次给我愉悦的感受,否则我将会感到失望、难受或懊悔,或者我甚至会让自己死亡。”因此我们追求愉悦的感受以不断满足受蕴的需要,错误地认为那是我们自己的需要。
   从出生直至死亡的那一刻,全世界的人都在非常忙碌地追求欲乐享受。人们的目标几乎都是一样的---要拥有愉悦的感受、要享受欲乐。我们是在服从受蕴的要求下过我们的生活。当我们感到难过、忧虑、内疚、恐惧、可耻、骄傲、嫉妒、悭吝的时候,所生起的感受是苦受。我们都不想要苦受,可是我们不能够抱怨为什么还会生起这个苦受。既然我们还有贪、瞋、痴的根存在,不可喜的苦受肯定会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个接一个地生起。
   因此,由于这些事情不断地发生,人们无法感到知足,他们不懂得知足的意义。佛陀说:
   “Santuṭṭhi paramaṃ dhanaṃ.”
   Santuṭṭhi就是知足,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知足是最好的财富”。
   知道知足意义的人是最富裕的人。了解知足的意义,而实践它的人拥有平静的心。
   我们要求越多,我们受苦越多;我们要求越少,我们受苦越少;假如没有要求,那将会没有苦。我们应当了解这个由佛陀所指出的事实,由于不了知这一点,也就是不了知知足的意义,通常会得到的果报是不可喜的感受。
   人们每时每刻都是在要求某些东西。人们总是在吵吵闹闹地要求:我要这个,我要那个,我不喜欢他们的决定,他们很不合理,为什么他们这样做?他们不知道他们不应该那样做吗?不要过来,我不想见到你。政府的政策是多么的差劲,我们要争取堕胎的权力,我们要更多自由。这教育体系是多么的差,立刻改掉它。我们要加薪,你们全部人都太懒惰了。
   这是在很多国家都有的呐喊,这就是人们的情绪。实际上,那只是受蕴在执行它的任务而已,然而我们却错误地认为那是我们自己体验到的感受。我们其实是收到受蕴直接的命令,来提供它想获得的感受,然后我们会让自己随时做好准备。我们实际上是在受蕴的控制之下。所以要了知实相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不了知实相,我们使自己成为奴隶,还以为我们是主人。
   我们在承受的这个受蕴负担,是多么的沉重!若我们不提供受蕴的需要,它说它会变得不快乐,或者消沉,它甚至会造成死亡。由于害怕,我们被逼努力去讨好它。
   然后识蕴说:“我知道美好的味道和愉悦的感受,给我多一点,为我把它们找来,要不然我会使自己不快乐,最后我会造成死亡。”由于邪见,我们听从它的吩咐去做,认为这是在满足我们自己的需要。
   想蕴也说:“我记得色蕴和受蕴所体验的味道和乐受,它们真好!我在想着它们,我记得它们。”这是想蕴在驱使色蕴和受蕴进一步体验曾经体验过的味道和感受。
   在服从它们的要求之下,我们出外获取它们不断要求的东西。为了满足五蕴的需要,我们在生活中已经做了、也在继续做许多事情,包括善与不善两者,这些是行蕴的作用。当我们得到它们想要的,我们说“我是生命的主人”,而事实上我们只是在满足五蕴的需要而已,我们只是奴隶,五蕴的奴隶。
   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成为主人呢?
   若我们还不知道这个深奥的实相,那是无法知道何时我们将会摆脱、不再成为它们的奴隶。当我们知道我们是如何过活,以及为了什么而活,也即是作为五蕴的奴隶时,我们将会对自己的生命感到羞愧。在了知这点后,我们有些人也许会感到震惊、烦恼和忧伤。进一步地,我们将会领悟到,如果我们真的是在用过去熟悉的方式提供五蕴的需要,那是不可能被视为我们生命的主人的,我们时时刻刻都像奴隶般服侍它们而已。
   我们现在看到五蕴如何运作,它们时时刻刻在命令我们,它们是共同执行它们的作用的,我们总是在服从它们。
   由于有身见,五蕴和“我”不可分离。我们错误地认为它们的要求就是我们的要求,而其实我们只是在满足五蕴的需要。五蕴在折磨我们,它们是沉重而具有逼迫性的负担。我们正在承受五蕴的负担,不止是一段短暂的时间而已,不止是一分钟,不止是一小时,一天,一年,一生,一个大劫……不止!从无始的生命轮回以来,我们已经在承受这个沉重而具逼迫性的负担。若我们继续利用我们的生命做同样的事情,那将无法了知何时它才会结束。
   五蕴是真正的重担,它确实是我们正在承受、以及将会继续承受的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除非我们可以舍下它。
   现在你知道什么是负担了,那么负担的承受者是谁呢?请等下回分解。
   
   萨度!萨度!萨度!
 
注38:负担经(Bhārasutta):译自《相应部·蕴品·蕴相应·负担品·第1经》〔S.3.22〕。
注39:此句开示中译作:这个爱[导致]再生,由喜乐和贪婪伴随着,在这里、那里处处寻乐。
注40:对欲望的渴爱为“欲爱”,即对五欲功德的贪爱。
注41:对生命的渴爱为“有爱”,即是由于对生命的希求而生起的、与常见俱行的、对色界与无色界生命的贪,以及对禅那的欲。
注42:对无生命的渴爱为“无有爱”,即是与断见俱行的贪。
注43:无余离、灭等:这一切皆是涅槃的同义词。到达涅槃即是诸爱的无余离、灭,因此说其为“即是那种爱的无余离、灭”。到达涅槃又是诸爱的舍弃、舍遣、解脱、无执著,因此说涅槃为“舍弃、舍离、解脱、无执著”。
  虽然涅槃只有一种,但却可以通过一切有为法的反义词,而得种种名称,如:无余离、无余灭、舍弃、舍离、解脱、无执著、贪尽、瞋尽、痴尽、爱尽、无取、无转起、无相、无愿、不存续、不结生、无生、无趣、不生、不老、不病、不死、无愁、无悲、无恼、无杂染等。
〔以上脚:40、41、42、43,引用自玛欣德尊者编译的《上座部佛教修学入门·圣典篇·大念处经》P23 & 25〕
注44:* “负担的承受者”:在缅甸的许多地方,还有在2008年11月的韩国禅修营和2011年的印尼禅修营,尊者都作过这个开示。最近,这场开示的内容也被出版成英文书,名为 “Bearers Of The Burden”。
注45:如果严格区分,蕴和取蕴是有区别的,差别在于:以聚集之义名为蕴;以聚集和有漏之义名为取蕴,即一切能被众生、被心执取的目标都称为取蕴。简言之:五蕴可以分为两部分:1.五取蕴,即作为有漏、贪爱与执著之目标的五蕴;2.不属于取蕴的四种圣道心和四种圣果心(属于出世间名法),因为它们已完全超越了执取的范围,或者说它们不能成为执取的目标。
〔详见玛欣德尊者讲述的《阿毗达摩讲要》(中)P276-277〕
注46:没有失明:喻指能够看到究竟色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9-19 18:29 , Processed in 0.07074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