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生命之省思系列开示(参考文档)

2013-11-1 21:33| 发布者: 水晶虎| 查看: 49363| 评论: 0|原作者: 乌·雷瓦德尊者

摘要: 乌·雷瓦德尊者“生命之省思”系列开示主要收集了尊者于2010-2011年在国外禅修营的重要开示及一些佛法问答,由帕奥禅林的女禅修者中译后,于2012年在帕奥禅林以中文为女众禅修者们讲述 ... ... ... ... ... ... ... ...
负担的承受者


第四讲 负担的舍离

开示

回顾前文

   今天,我们将会继续“负担的承受者”最后一个部分。
   佛陀说:“诸比库,我将为你们说负担,负担的承受者,负担的抓取,与负担的舍离。谛听之!”
   我已经讲解过什么是负担,负担就是五取蕴,五取蕴确实是我们非常沉重的负担。
   世界上所有的人,从出生到死亡,从早到晚都在忙碌,尤其是为食物、衣服、住所和药物。也就是为了健康、为了满足身体的需要,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人,在出生与死亡之间,他们累积了许多不善业,这身体的负担是多么的沉重!
   不满足身体的需要,你可以活吗?
   假设有个人拿着一把刀,命令你:“来这里,去那里,做这个,做那个,不要停止,听我的命令!”若有可能的话,你不想听从,但是因为你害怕那把刀,你听从他的话。若有可能的话,你想尽快离开。
   在你的生活中,有雇主和雇员,有公司的老板和公司的职员。因为你替他们工作,你需要按他们的指示做。但下班后,你可以卸下你的责任和任务。
   可是你已经背负身体的负担,直至现在,你可以放下它吗?那个手持刀的人,肯定不会持续24小时地命令你做这做那,那只是维持一段时间而已,你可以摆脱他。可是你有没有见到任何摆脱你色蕴的机会?这比其他负担更沉重,若你不能使生命灭尽,就不能摆脱这负担。
   身体本身已经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为了满足它的需要而造作许多不善行,你的负担变得更沉重,比原本的更沉重。这只是因为怀着邪见——有身见(sakkāyadiṭṭhi)。你不认为你在为身体而做,你认为我为我自己而做。有身见错误地理解身体为我的、感受为我的、想为我的、识为我的、意志为我的,这称为邪见。这种邪见也执持瞋为我的瞋、贪为我的贪、慢为我的慢、痴为我的痴。因此佛陀说五蕴是重担。
   现在我已经讲解了什么是负担,那么谁是负担的承受者呢?我们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负担的承受者。你需要恰当地承受你的负担,若你不能恰当地承受你的负担,你将会接受另一个更沉重的负担。
   哪一种负担比较好,动物负担还是人类负担?假如必须作比较,我们可以说,人类负担比较好。因为人类聪明,可以做对自己有益的事,而动物并不聪明,它们不知道怎样做对它们有益的事。
   在整个生死轮回中,由于不了知如何恰当地承受称为五蕴的负担,我们有时投生为人类,有时投生为动物,有时投生到地狱,有时投生为饿鬼。只有当我们在这一生或者在有生之年从事善行,我们才可以承受比较好的负担。但是我并不说那不沉重,每一个负担都是沉重的。
   在你有生之年,请不要放逸,要警觉于你的负担,要恰当地承受你的负担。
   然后,负担的抓取是什么?爱,taṇhā。爱就是负担的抓取。也就是说,爱在抓取负担。
   让我来问你们一些问题:你爱你的儿子吗?你爱你的女儿吗?你爱你的丈夫吗?你爱你的妻子吗?
   假如你太执著于你的儿女,若那执著成为临终时刻的最后目标,你将会抓取另一个负担。可是,并非好的负担,而是更沉重的负担,成为你家中的鬼或者是动物。因此没有任何一种执著是好的。我们应当要谨慎地教诫自己,训练自己的心,不执著于任何东西。若你由于执著儿女而堕入四恶道,那将是多么可悲啊!
   在佛陀的教法中,有一名男子,在他其中一个过去世,他非常执著于他的妻子。去世后,他投生到他妻子家里成为一只狗。由于对他妻子强烈的执著,作为狗,它常常跟着那个女人。后来有一些年轻人,嘲笑那个女人和那只狗。那个女人感到很羞耻,然后她计划杀那只狗。所以你要小心,你将有可能因为执著而被杀。
   由于执著于人类的生命,由于善行出现在临终时刻,我们现在投生为人类,我们抓取了人的负担。
   人心是非常危险的,有时候他们甚至会执取不应该执取的。
   有一对夫妇,走了一段漫长而艰辛的旅程,越过了一片沙漠。他们缺少食物,但值得庆幸地是他们已经越过沙漠。他们俩来到一个村落,其中一个住户同情他们的情况,而布施美味食物给他们。他们俩非常饥饿,尤其是那位丈夫吃了很多,不知节量。当那位丈夫在吃东西时,他看到那屋子里有一只狗,也正在吃他在吃的食物。他心中生起了一个念头:狗的生活比我的更好,它每天都可以吃这样的食物。由于饮食无度,他吃了很多而当场死亡。狗的生活比较好这个念头,使他投生到狗的胎中。所以,我们的心是多么的危险。
   因此佛陀说:“我不见有任何东西,像未调伏的心那么危险。”这句话对于那些没有调伏自己的心而快乐地度过一生的人,是多么令他们惊讶!未经调伏的心到处抓取外缘,不分青红皂白,觉得每样东西都好。因此我们应当训练我们的心以便能利益我们自己。现在你们理解taṇhā(爱)怎样抓取负担了。
   
负担的舍离——如实知见四圣谛

   让我们来到最后一个部分。现在我将会讲解,负担的舍离。
   佛陀问:“诸比库,什么是负担的舍离?”
   佛陀回答:“那种爱的无余离、灭、舍弃、舍离、解脱、无执著,这称为负担的舍离。”
   我们怎样可以令爱灭尽呢?令爱灭尽就是令苦止息。换句话说,我们怎样可以止息苦呢?佛陀所彻知的佛法是非常深奥的。要彻知这深奥的佛法需要有系统性、有次第性地修行,这是彻知佛法唯一的道路。这个系统性的方法是肯定能证悟的道路,否则是不可能获得证悟的。当佛陀完全以自己的力量获得正觉时,他也必须系统性、次第性地修行。在他证悟后的45年期间,他广泛地教学,在许多不同地方弘化。我将在这里,引述他其中的一场开示,题目是《重阁经》(Kūṭāgārasutta)(注56)。
   有一次,佛陀说:
   “诸比库,若有任何人这样说:‘没有如实彻悟苦圣谛、没有如实彻悟苦集圣谛、没有如实彻悟苦灭圣谛、没有如实彻悟导至苦灭之道圣谛,我将完全作苦之止息(注57)。’那是不可能的(注58)。”
   ……中略……
   “诸比库,若有任何人这样说:‘在如实彻悟苦圣谛后、在如实彻悟苦集圣谛后、在如实彻悟苦灭圣谛后、在如实彻悟导至苦灭之道圣谛后,我将完全作苦之止息。’那是可能的(注59)。
   “正如,诸比库,若有任何人这样说:‘建起一间重阁的下层后,我将建立它的上层。’那是可能的。”
   “同样,诸比库,若有任何人这样说:‘在如实彻悟苦圣谛后、在如实彻悟苦集圣谛后、在如实彻悟苦灭圣谛后、在如实彻悟导至苦灭之道圣谛后,我将完全作苦之止息。’那是可能的。”

   佛陀接着继续说:
   “于此,诸比库,应作努力[以了知]‘此是苦’,应作努力[以了知]‘此是苦集’,应作努力[以了知]‘此是苦灭’,应作努力[以了知]‘此是导至苦灭之道’。”
   我们都知道,我们必须彻知四圣谛。没有彻悟四圣谛,是不可能完全止息苦、不可能彻底止息苦的。想要灭苦,我们必须知道和见到四圣谛。要知与见四圣谛,我们必须在一位合格的导师指导下系统性、次第性地禅修,否则是不可能彻知四圣谛的。
   你们或许会问,谁是一位合格的导师呢?佛陀是一位合格的导师,我们只是佛陀的弟子,我们是根据他的教义来教导禅修的。
   在此请大家更深入地想想,若我不依照佛陀的教法,我可以成为一位好的导师吗?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教禅吗?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教禅,但是那将不会导向涅槃。我们是不能通过自己的理解,以自己的方式来教导的,我们必须按照佛陀的教法,才可能有导向涅槃之道。我们必须要谦虚,跟着佛陀的教法。那些不依照佛陀教法的人是傲慢的人,他们敢于忽略佛陀的教法而教禅。因此若我们想要护持佛教,我们必须要谦虚。
   
培育与修习导至苦灭之道圣谛

   什么是苦圣谛呢?“Saṃkhittena pañcupādāna- kkhandhā dukkhā.”
   dukkhā,苦;
   khandhā,蕴;
   pañcupādānakkhandhā,五取蕴;
   saṃkhittena,简而言之。
   简而言之,五取蕴即苦
   所以什么是苦圣谛呢?那就是五取蕴。换而言之,究竟名法和色法是苦圣谛。
   在《负担经》里,佛陀说:“什么是负担?那应名为五取蕴。”在《蕴经》(注60)里,佛陀说:“什么是苦圣谛?那应名为五取蕴。”也是五取蕴。换句话说,究竟名法和色法是苦圣谛。因此要知与见负担,我们必须知与见五取蕴,或者究竟名法和色法,也就是第一圣谛——苦圣谛,所以负担和苦圣谛一样。因此为了要知见第一圣谛和负担,就是要知见五取蕴或者究竟名法和色法。
   根据佛陀的教法,没有男人、没有女人、没有天神、没有梵天,只有究竟名法和色法而已。我们还是会说我是男人、我是女人,那怎么又说没有男人、没有女人呢?从世俗的角度来说,有男人和女人;但是在究竟义上,这是不真实的。为了领会佛陀的意思和彻底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彻悟苦圣谛。那即是说,我们必须知与见五取蕴。这也表示,我们必须彻知究竟名法和色法。
   那么,我们怎样可以知道与见到究竟名法和色法呢?佛陀教导禅修者,要修习定。
   在《相应部·大品》里,佛陀说:
   “Samādhiṃ, bhikkhave bhāvetha. Samāhito,  bhikkhave,  bhikkhu yathābhūtaṃ pajānāti.”
   “诸比库,应修习定,拥有定力的比库,能如实了知。”(注61)
   佛陀接着说:
   “如实了知什么呢?他如实了知‘此是苦’,他如实了知‘此是苦之因’,他如实了知‘此是苦之灭’,他如实了知‘此是导至苦灭之道’。”
   所以拥有定力的比库可以知见四圣谛。相反地,我们可以说,没有定力的人是不能知见四圣谛的。
   为了止息苦,我们必须领悟四圣谛。
   因此,若你要灭苦,若你要舍离负担,你需要有定力。要知见第一、第二和第三圣谛,我们必须培育和修习第四圣谛——那就是八支圣道。
   八支圣道包含了三学,也可以说三种训练:
   道德的训练——戒学;
   心的训练——定学;
   智慧的训练——慧学。
   什么是戒学?正语、正业、正命。
   什么是定学?正精进、正念、正定。
   什么是慧学?正见、正思惟。

   佛陀教导三学——戒、定、慧。
   戒学的目的是为了净化身业和语业。戒可以分为在家人的戒与出家人的戒。以戒为基础,我们继续修定;通过定的训练我们获得心清净;我们修慧学以便让自己远离苦。以定的训练我们能获得心清净,但这种清净只是暂时的。若我们要完全净化我们的心,我们必须要修观,才能让自己解脱苦。
   
培育定力以知见苦圣谛——负担

   为了培育起定力,我们必须修止禅。佛陀教导了四十种止禅业处。在这四十种之中,三十种可以导向、证得安止定,而其余的十种只是导向、证得近行定。因此我们可以说,佛陀教导四十种不同的止禅业处,以便培育两种不同但是相关联的定力——安止定和近行定。
   正定是佛陀教导的八支圣道的其中一支。什么是正定?Visuddhimagga(《清净道论》)里面解释说:正定是近行定和八种定(Cittavisuddhi nāma saupacārā aṭṭha samāpattiyo)。八种定,即八种禅那或八种安止定。
   正定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正定是不可能如实彻知诸法的。当我们修定学时,我们必须以四十种业处中的其中一个修习,以便使我们证得近行定或者安止定。
   在帕奥禅林,我们通常教导初学者入出息念(ānāpānasati,安般念)。当他们的定力培育起来后,他们可以证得非常深奥且强有力的安止定。然而有些新的禅修者,没有能力通过入出息念培育定力,另一个选择是教导他们四界差别。以四界差别,禅修者可以证得近行定。
   我们必须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培育起近行定或安止定,以便可以彻知究竟法。没有近行定或安止定,我们将不能见到究竟名法和色法。简而言之,这表示我们将不能彻悟第一圣谛——苦圣谛,我们将没有能力如实知见诸法。
   在帕奥有很多禅修者,已经彻知究竟名法和色法。他们了解,为了要如实知、见究竟法而培育起定力的重要性。这些禅修者,已经如实见到法。在帕奥也有很多禅修者,还没有彻知名色法,虽然如此,他们仍然继续认真地修行,以便朝向那个目标。
   据佛陀所说,这整个世界是由非常细小的微粒,也就是色聚组成的。为了让禅修者直接知见这些色聚,佛陀教导四界差别。
   什么是四界呢?它们就是地、水、火、风。一切有情和非有情现象都是由这四界或者说四大(注62)所组成。佛陀称它们为界,是因为它们有各自的特相。在《清净道论》里这样说:“因为能持自相故,领受苦故,亦即不能超越一切界的相故为‘界’。”(注63)
   为什么佛陀说这也是四大种,为什么称为大呢?《清净道论》里讲到几个原因,在此我们只讲其中一个:“‘当大供养故’:因为要以大资具维持故。即此等(大种)每天都要供养大量的饮食和衣服等而存在,故为大种,或者因大供养而存在,故为大种。”(注64)所以,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大供养。
   一切有情和非有情现象都由这四大所组成,地大、水大、火大、风大。当禅修者可以反复地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清晰地在他们的全身辨识这四大,他们将体验到自己的身体为一团四大。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这种想会暂时消失。禅修者不再见到身体为一个自我,而能够正确地觉察到身体是一组四大。当他们的定力提升时,[他们觉知]身体慢慢散发灰色的光,并且变得越来越亮,接下来身体变成一团光。若禅修者继续辨识那团光的四大,最后它将破碎成迅速生灭的色聚。
   以有定力的心才能见到色聚,它们生灭得非常快速。见到这些色聚是一种深奥的体验,但是禅修者也仍然只是见到世间物质现象中最微细的概念而已,色聚还是概念,他仍然还没有见到究竟色法。
   在每一颗色聚里,有至少八种色法,这八种色法由四大所造的颜色、气味、味道、食素以及四大种(地、水、火、风)组成。只有当禅修者可以对每一粒色聚,一个接一个地分析这八种色法,他们才能够如实地知见究竟色法。
   一旦禅修者能够辨识内在,即他们自己身体的四大,直至直接知与见究竟法后,他们就进一步辨识外在的四大。当他们能够辨识非有情的东西,例如建筑物、树木乃至空间,他们只是看见色聚,一切都变成了一样的。在这时候,男人、女人、树木以及其他世间的物质不再存在,每一样东西和每一个人都变成以及被变为整组、整组的色聚,这就是证得实相的智慧。这就是“了知真的没有男人或者女人,只是究竟色法而已”的智慧。若你能够见到色法,你就会真正接受佛陀的话。
   通常当禅修者闭上眼睛禅修的时候,内观自己是色聚,外观也是色聚,内观是色法,外观也是色法。然而当禅修者睁开他们的眼睛的时候,他们再一次见到男人和女人,并且为见到这些男人和女人而受苦。为什么他们会受苦呢?那是因为他们的烦恼。因此若你不要见到男人和女人,就不要张开你的眼睛。当你能够见到色聚的时候,最好常常闭上眼睛,那你就不会再见到男人、女人,就不会再为此而受苦。因为我们的烦恼还没有断除,所以你必须要时时刻刻闭上眼睛,否则执著、渴爱与执取将会生起,你将会再造新的业。
   只有阿拉汉,他们无论闭上眼睛或者张开眼睛,看到的都只是名色法,无常、苦、无我而已。
   禅修者的下一步是分析各种不同层面的精神现象,一直到证得究竟名法的层次。当他们能够成功修习这个业处,他们会直接知与见生起于一系列心识刹那的心路,以及在每一个心识刹那中生起的心与相应心所,有时我们也说它们是名聚。
   例如,现在你听到我的声音,实际上是我的声音撞击你的耳门,同时它也撞击你的意门,然后心路就会在“心所依处”(注65)非常快速地生起。假如你闭上眼睛听这一场开示,你就会见到色法的生灭以及心路的生灭,只有两种东西而已,内只是名色,外也只是名色,这些名色法一直都在生灭。
   禅修者即见到如佛陀所描述的诸法了,他们见到男人和女人确实是不存在的,只有名法和色法的存在而已。在这时候,他们彻悟了第一圣谛——苦圣谛,或者是负担。
   
修习缘起以知见苦集圣谛——负担的抓取

   一旦禅修者知与见究竟名法和色法后,他们继续修缘起,以便能够直接了知因果。
   你一定会好奇于:你在过去世是什么?从哪里来,将会往哪里去?你至少要知道的是由于善业,我们现在已经投生为人类。
   佛陀说,没有事情会无因无缘而发生。今生,我们都在继续累积善与不善的业,这些业也许会在未来世产生果报,我们依据自己的业而继续我们的旅途。
   佛陀的主要教法是“业果法则”,了解这个法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称自己为佛教徒,谁是佛教徒呢?佛教徒是那些相信三宝以及业果法则的人。可是,几乎所有凡夫都对业果法则有某种程度的疑惑:真的有过去、现在和未来吗?真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为了去除这些疑惑,所有的禅修者,需要通过观照他们的过去世,以了知业及其果报。当他们照见了因果,他们就彻悟了第二圣谛——苦集圣谛。
   根据佛陀所说的这部《负担经》,知、见第二圣谛或者因果,就是知、见爱。是这个爱抓取了负担,由喜乐和贪婪伴随着,在这里、那里处处寻乐,这个爱导致再生,所以这个爱是苦之因。
   
修观以知见苦灭圣谛——负担的舍离

   已经修习缘起和直接辨识因果关系的禅修者,将进一步修观禅〔vipassanā,毗婆舍那〕。现在他们有能力辨识和仔细观察究竟名色法及其因果的无常、苦和无我三相。当我们能够见到究竟色法的时候就是知见色蕴。如果我们能够了知名法的话,我们就是了知其余的四种名蕴——受、想、行、识。
   当我们见到这些名色法迅速生灭的时候,你怎么可以说,那是你、你的?只有在那时,你会了解到苦。一直在生灭,非常快速,那是无法控制的。你不能说,不要生起;你不能说,不要灭去:所以它们是无我的。它们时时刻刻都在生起和灭去,因此它们是无常的。
   如果禅修者有能力辨识和仔细观察,究竟名色法及其因果的无常、苦和无我三相,当他们的观智成熟时,道智会生起,他们见到涅槃——名色法的灭尽——而彻悟第三圣谛,也就是苦灭圣谛。
   通过道智的生起,他们的烦恼将一步一步地被断除。通过证得初道、初果,他们成为入流者。一旦初道生起,有身见、疑(即怀疑)和戒禁取见这三种烦恼会永远被断除。然而五蕴仍然是负担,入流者仍然有五蕴,因此他们仍然在承受负担,无论如何,他们已经断除了有身见、疑和戒禁取见三种烦恼,因而他们将永远不再投生到四恶道,他们已经从承受动物、恶鬼、〔堕苦处的阿苏罗(asura,阿修罗)〕或者地狱众生这些新生命的负担中获得完全的解脱,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关闭了四恶道的大门。
   当我们将人类和动物的负担作比较时,我们看见很大的差别,主要是人类比动物有更高的智力。人类知道怎样做善行,怎样避免不善行以及怎样采取正确的行动,动物不知道怎样做善行;人类要改进的希望可以获得实现,而动物要改进的希望则难以实现;人类可以支配他们的生活方式,通过行善,如修习戒学、定学和慧学,为他们自己创造更光明的未来,动物却不懂得这样做。动物只知道三件事情而已——交配、睡和吃。这世界上也有很多人只是知道这三件事情,那么,他们和动物有很大的差别吗?实际上他们可以被称为像动物的人类——衣冠禽兽,这一类人必将承受更沉重的新负担。
   在证得入流智之后,禅修者可以继续修观禅,随观名色法及其因果的无常、苦、无我三相。当他们的观智成熟时,他们以减轻贪、瞋和痴的sakadāgāmimaggañāṇa(一来道智)证悟涅槃。第二个道智没有断除任何的烦恼,它只是减轻贪、瞋和痴的程度。
   如果禅修者以更深的观照力继续观照,而观智再度成熟时,他们以完全断除瞋恚和欲欲(或称欲贪)的anāgāmimaggañāṇa(不来道智)证悟涅槃。
   谁比较快乐,有瞋心的人还是没有瞋心的人?谁比较快乐,有欲欲的人还是没有欲欲的人?第三道智完全断除瞋和欲欲,所以三果圣者是多么的快乐、多么的宁静!任何人控诉、投诉、埋怨、责备他们,他们都不会感到生气。瞋心不再折磨他们。因为去除了欲欲,任何可喜、吸引人、五颜六色的欲界所缘,他们都不会再去抓取。
   我们的烦恼能够断除是当我们见到涅槃时。有些人发愿证悟涅槃,但是当他听到佛陀说,涅槃是没有身体的,他就感到很害怕,他想:“那怎样有快乐呢,最好不要证悟涅槃。”
   当我们知道与见到涅槃时,烦恼一步一步地被断除,这是证悟涅槃的本质。
   人们享受在瞋火中跳舞。由于你还没有断除瞋,因此有时你会感到生气。有些人不仅不去控制自己的瞋心,让自己的瞋心不要生起,还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多么的生气!”就像在享受他们生起的瞋心。
   那些没有欲贪的人,他们将不会寻求与欲爱相应的快乐,因此那些已经去除欲欲的人,不会想怎样去享受欲乐。所以不必担心“当证悟涅槃时我会不会快乐。”
   证悟涅槃的人是值得证得、应该证得的,他们很欢喜于证悟涅槃。因此没有人需要害怕证悟涅槃。
   接下来,他们以完全断除慢、痴、掉举、昏沉和睡眠的阿拉汉道智证悟涅槃,所以阿拉汉是没有傲慢的,也没有愚痴、掉举、昏沉和睡眠。假如你听说某人是阿拉汉,请小心注意他会不会有昏睡的现象。不过他们的身体是会疲累的,因此他们需要休息,但这不是因为昏沉和睡眠,你应当分开来理解。
   阿拉汉已无余断除一切烦恼,他们完全从渴爱中解脱,深奥的知足会随着解脱而生。当一个人证得阿拉汉时,他们会有深奥的知足感。
   在开示的第一部分我们说过Santuṭṭhi paramaṃ dhanaṃ(知足是最好的财富)。虽然我们还没有断除烦恼,可是,我们应当知道知足的意义。
   解脱就是没有渴爱,一个新的人诞生。对于这个人,应作已作;对于这个人,应舍已舍;他不再抓取任何新的负担,他已经成功地舍离他的负担。愿你成为这样的人!
   愿一切众生修习戒、定和慧作为解脱的资粮!
   愿一切众生成功地舍离他们的负担!
   愿一切众生能够到达涅槃的彼岸!
   愿一切众生能圆满巴拉密而宣告应舍已舍!
    
   在此以佛陀在他的开示《负担经》结束时所诵出的偈颂作结尾:
   “Bhārā have pañcakkhandhā,
   bhārahāro ca puggalo;
   Bhārādānaṃ dukhaṃ loke,
   bhāranikkhepanaṃ sukhaṃ.”
   “负担实即是五蕴,承受负担为个体,抓取世间负担苦,舍离负担是快乐。”
   
   “负担的承受者”到此圆满结束。
   
   萨度!萨度!萨度!
 
注56:译自《相应部·大品·谛相应·重阁经》〔S.5.1114〕。
注57:或译作“我将正尽苦边”(sammā dukkhassantaṃ karissāmī)。
注58:或译作“无有此事”(netaṃ ṭhānaṃ vijjati)。
注59:或译作“乃有此事”(ṭhānametaṃ vijjati)。
注60:* 《蕴经》和《重阁经》都来自《相应部·大品·谛相应》。《谛相应》里面有许多篇经都是关于四圣谛的。《蕴经》解释了什么叫做苦圣谛。假如我们将《负担经》和《蕴经》作比较,我们将会看到不同用词,但却有同样的含义。
注61:译自《相应部·大品·谛相应·定品·定经》〔S.5.1071〕。
注62:四大:也称为四大种或四大元素,即地、水、火、风。
注63:《清净道论·说定品》第370页。
注64:《清净道论·说定品》第369页。
注65:心所依处:《清净道论》提到,心所依处是位于心脏里的血。名法是在“心所依处”生起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10-23 02:52 , Processed in 0.06575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