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生命之省思系列开示(参考文档)

2013-11-1 21:33| 发布者: 水晶虎| 查看: 49071| 评论: 0|原作者: 乌·雷瓦德尊者

摘要: 乌·雷瓦德尊者“生命之省思”系列开示主要收集了尊者于2010-2011年在国外禅修营的重要开示及一些佛法问答,由帕奥禅林的女禅修者中译后,于2012年在帕奥禅林以中文为女众禅修者们讲述 ... ... ... ... ... ... ... ...
天使经
 
天使经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
 
天使经(注77)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在沙瓦提城〔Sāvatthī,舍卫城〕揭德林〔Jetavana,祇树〕给孤独园。
   于其处,世尊称呼比库们:“诸比库。”那些比库回答世尊:“尊者。”世尊如此说:
   “诸比库,正如两间有门的屋子,一个具眼男子站在中间,可看见人们进出屋子,以及游荡走动。同样,诸比库,我以清净超人的天眼,见众生死亡与再生,知众生依其业而往,[有]贵贱美丑,幸与不幸。
   此等有情具身善行,具语善行,具意善行,不诽谤圣者,[怀]正见,持正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善趣、天界。
   再者,此等有情具身善行,具语善行,具意善行,不诽谤圣者,[怀]正见,持正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人间。
   此等有情具身恶行,具语恶行,具意恶行,诽谤圣者,[怀]邪见,持邪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鬼趣。
   其次,此等有情具身恶行,具语恶行,具意恶行,诽谤圣者,[怀]邪见,持邪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畜生道。
   复次,此等有情具身恶行,具语恶行,具意恶行,诽谤圣者,[怀]邪见,持邪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苦界、恶趣、堕处和地狱。
   “诸比库,地狱的狱卒们各抓其一侧手臂以见阎魔王,[狱卒]说:‘大王,此男子对母亲不敬,对父亲不敬,对沙门不敬,对婆罗门不敬,对族中长者不敬,且让大王下令惩罚他。’
   “诸比库,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一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一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幼小的婴儿躺卧在自己的屎尿之中吗?’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我也有生法,我未脱离生,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一位天使之后,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二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二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女人或男人[八十岁、九十岁或一百岁]衰老、弯腰驼背如椽木、依靠拐杖、颤抖而行、病弱、青春已逝、牙齿脱落、头发变白、头发脱落、秃头皮皱、四肢长斑?’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我也有老法,我未脱离老,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二位天使之后,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三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三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女人或男人生病、苦恼、病重,躺卧在自己的屎尿之中,被他人扶着起来,被他人扶着躺下吗?’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我也有病法,我未脱离病,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三位天使之后,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四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四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国王抓到盗贼、罪犯后,[对其]处以种种刑罚:鞭打、藤打、半杖打,截手、截脚、截手脚,截耳、截鼻、截耳鼻,酸粥锅刑、贝秃刑、拉胡口刑、火鬘刑、烛手刑、驱行刑、树皮衣刑、羚羊刑、钩肉刑、钱刑、灰汁刑、闩转刑、稻草踏台刑,浇热油,令狗啖咬,活着令刺入,以剑断头?’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彼等作恶业者,于现世尚应被处以如此种种刑罚,何况来世!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四位天使之后,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五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五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女人或男人,死去一天、两天、三天,肿胀、青瘀、脓烂吗?’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我也有死法,我未脱离死,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五位天使之后,阎魔王默然。”
   “诸比库,狱卒们[对他]施以五种刑罚。他们以赤热的铁棒穿过他一只手,他们以赤热的铁棒穿过他第二只手,他们以赤热的铁棒穿过他一只脚,他们以赤热的铁棒穿过他第二只脚,他们以赤热的铁棒在中间穿过他的胸部。于其处他感到极度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狱卒们令他横卧,以斧斩……(中略)……诸比库,狱卒们将他脚上头下倒置,以扁斧割……(中略)……狱卒们将他套轭于车后,令其往返于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的地面……(中略)……诸比库,狱卒们令他于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的大火炭山爬上爬下……(中略)……诸比库,狱卒们将他脚上头下抓起,投于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的铜釜中。于其处,他被煮得沸腾起泡。于其处,他正被煮得沸腾起泡,一时在上,一时在下,一时横伸。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诸比库,狱卒们[将他]投于大地狱。又,诸比库,那大地狱:
   “有四角四门,分中居每边。
   周围是铁壁,顶为铁所覆。
   其地铁所成,炽燃至发光。
   共一百由旬,遍满诸时在。
   “又,诸比库,那大地狱从东墙所起之火焰撞到西墙,从西墙所起之火焰撞到东墙,从北墙所起之火焰撞到南墙,从南墙所起之火焰撞到北墙,从下面所起之火焰撞到上面,从上面所起之火焰撞到下面。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有时,长时间过后,那大地狱的东门会打开。那时,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他快速地、急速地跑,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但]当他的[脚]提起,他即回复原样。诸比库,当他快到达时,那门关上。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有时,长时间过后,那大地狱的西门会打开……(中略)……北门会打开……(中略)……南门会打开。那时,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他快速地、急速地跑,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但]当他的[脚]提起,他即回复原样。诸比库,当他快到达时,那门关上。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有时,长时间过后,那大地狱的东门会打开。那时,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他快速地、急速地跑,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但]当他的[脚]提起,他即回复原样。他从那门离开。
   “然而,诸比库,那大地狱紧连着大粪便地狱,他落于彼处。诸比库,他在那粪便地狱中被针口虫切断外皮;切断外皮后,切断内皮;切断内皮后,切断肉;切断肉后,切断筋;切断筋后,切断骨头;切断骨头后,吃骨髓。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又,诸比库,那粪便地狱紧连着大热灰地狱,他落于彼处。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又,诸比库,那热灰地狱紧连着大绢棉树林:[树]一由旬高,[布满]十六指长的刺,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他们]令他于彼处爬上爬下。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又,诸比库,那绢棉树林紧连着大剑叶林,他进入彼处。那被风吹动的叶片落下,截[其]手、截[其]脚、截[其]手脚,截[其]耳、截[其]鼻、截[其]耳鼻。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又,诸比库,那剑叶林紧连着大灰汁河,他落于彼处。于其处,他被顺流运送,逆流运送,顺流逆流运送。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狱卒们以钓钩将他拉起,使他站立于地,[对他]如此说:‘喂,男子,你想要什么?’他如此说:‘尊者,我饿。’诸比库,狱卒们以赤热的铁钉打开[其]口后,以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的赤热铁丸投入口中,它烧[其]唇、烧[其]口、烧[其]喉、烧[其]胃,连带肠、肠间膜自下部而出。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狱卒们如此说:‘喂,男子,你想要什么?’他如此说:‘尊者,我渴。’诸比库,狱卒们以赤热的铁钉打开[其]口后,以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的热熔铜倒入口中,它烧[其]唇、烧[其]口、烧[其]喉、烧[其]胃,连带肠、肠间膜自下部而出。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诸比库,狱卒们又[将他]投于大地狱。
   “诸比库,从前,阎魔王曾如此思惟:‘凡在世间作恶、不善业者,将被施以如此种种刑罚。愿我能得人身!愿如来、阿拉汉、正自觉者出现于世间!愿我能侍奉彼世尊!愿彼世尊为我说法!愿我能了知彼世尊之法。’”
   “再者,诸比库,我非听闻其他沙门、婆罗门而[如此]说,我乃以自己所觉、自己所见、自己所知而说。”
   世尊如此说。如此说后,善至、导师又进一步这样说:
   “为诸天使所提醒,彼等[仍]放逸懈怠。
   若人转生于下界,他们长久地忧愁。
   在此寂者与善士,为诸天使所提醒,
   于圣法时刻不放逸。
   于生死之生起,于执取见怖畏,
   无取著而解脱,灭尽于生与死。
   彼等为快乐者、已得达安稳者、现世得寂灭者,
   所有怨恨、怖畏已过去,已超越一切苦。”
   
   第十·天使经结束。
 
《天使经》开示(注78)

人类需要了解地狱

   作为人类,我们了解人间,但对于苦趣、地狱却认识不多,尽管我们曾经在那里非常长的时间。
   佛陀说:“对于放逸者而言,四恶道是他们永久的家。”
   投生为人类,我们只是在人间作客而已。犹如身为旅客的时候,我们不会长期在一个地方停留,时间到了,就得回家。因此,我们需要知道回到家后将会面对什么状况。所以我们应该了解地狱。
   纵然人们都想要好东西,可是人们不止对好的有兴趣,对于不好的也有兴趣。例如,当别人讲你好话的时候,你想知道;当别人讲你坏话的时候,你也想知道。同样,虽然没有人想要投生到地狱,但是,我想每一个人都想知道有关地狱以及与它相关的课题,如地狱、地狱众生、死亡之王、地狱的狱卒和地狱众生所遭受的折磨与痛苦。
   佛陀在经中说:
   “诸比库,我非听闻其他沙门、婆罗门而[如此]说,我乃以自己所觉、自己所见、自己所知而说。”(注79)
   现在我们开始讲《天使经》。
   一时,世尊住在沙瓦提城〔Sāvatthī,舍卫城〕揭德林〔Jetavana,祇树〕给孤独园。
   于其处,世尊称呼比库们:“诸比库。”那些比库回答世尊:“尊者。”世尊如此说:
   “诸比库,正如两间有门的屋子,一个具眼男子站在中间,可看见人们进出屋子,以及游荡走动。同样,诸比库,我以清净超人的天眼,见众生死亡与再生,知众生依其业而往,[有]贵贱美丑,幸与不幸(注80)。
   此等有情具身善行,具语善行,具意善行,不诽谤圣者,[怀]正见,持正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善趣、天界。
   再者,此等有情具身善行,具语善行,具意善行,不诽谤圣者,[怀]正见,持正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人间。
   此等有情具身恶行,具语恶行,具意恶行,诽谤圣者,[怀]邪见,持邪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鬼趣。
   其次,此等有情具身恶行,具语恶行,具意恶行,诽谤圣者,[怀]邪见,持邪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畜生道。
   复次,此等有情具身恶行,具语恶行,具意恶行,诽谤圣者,[怀]邪见,持邪见造业,在身坏命终之后,生于苦界、恶趣、堕处和地狱。

   我们都知道什么是不善的身行、语行与意行,也知道什么是良善的身行、语行和意行。我们要常常很清楚地省查自己的身口意,以确定其状态是善还是不善。
   
何谓诽谤圣者?(注81)

   在《清净道论》里面说,诽谤圣者是指起了伤害圣者的念头,以最坏的指控或否定他们的德行来辱骂诽谤佛陀、独觉佛、圣弟子,乃至在家的入流者〔须陀洹〕。例如说圣者没有沙门法、是非沙门,那是以最坏的指控诽谤圣者;又说圣者无禅那、无解脱、无道、无果等,那是毁谤圣者之德行。
   《清净道论》中说,无论是故意诽谤,或是无知的诽谤都是诽谤圣者。诽谤圣者是不善重业(注82),重如无间业(注83/84),是生天和得道的障碍,但这可以通过忏悔来补救。
   
诽谤圣者的人如何忏悔

   为明了这一点,《清净道论》中讲了一则故事:
   有一位长老和一位青年比库在一村中乞食,他们在第一家获得一匙的热粥。长老因为腹内的风而痛,他想:“这些粥对我有益,不要让它凉了,我要把它喝了。”他便坐在人家放在门阶旁的木凳上,把粥喝了。那年轻比库厌恶地说:“这位老人饿成这个样子,实在丢脸。”
   长老往村中乞食回到寺院后,长老问那年轻比库:“贤者,你于教中有何立足处?” “尊师,我是入流者。”长老说:“贤者,你不要为更高的道努力吧!”“尊师!什么缘故?”“因为你诽谤漏尽者。”他便向那长老求忏悔,而他的谤业亦得到宽恕(注85)。
   一位诽谤圣者的人,即使他是独自一人,也要单独去见那位圣者。
   《清净道论》告诉我们应这样求忏悔:
   假如诽谤圣者的人是上座比库,他是比较殊胜的,就应该蹲坐(注86)而说:“我曾说尊者这样的话,请许我忏悔。”
   假如这位诽谤圣者的人是下座比库,他应该向被谤者礼敬,然后蹲坐合掌说:“我曾说尊师这样的话,请许我忏悔。”
   如果被谤者已到他处,他应该自己去或者派遣本门弟子去向圣者求忏悔。
   假如诽谤圣者的人不能自己去,也不能派本门弟子去,他应当去他自己所住寺院内的比库前求忏悔。假如这些比库是下座比库,那就以蹲坐法;如果他们是上座的比库,那就先礼敬,然后蹲坐及合掌,再向长者们行忏悔说:“尊师,我曾经说某某尊者这样的话,愿那位尊者许我忏悔。”虽然那位被谤者不在场,无法听许忏悔,但这位诽谤圣者的人应该这样忏悔。
   假如被诽谤的圣者是一位云游的比库,诽谤圣者的人不知道他在哪里,诽谤者应当到一位有智慧的比库面前说:“尊师,我曾说某某尊者这样的话,我往往忆念此事而后悔,我当如何?”他将答到:“你不必忧虑,那长老会许你忏悔的,你当安心。”然后,他应该向那位圣者所行的方向合掌说:“请许我忏悔。”
   假如那位圣者已经般涅槃,诽谤圣者的人应当去那般涅槃的床的地方,或者前去墓所行忏悔。
   当诽谤圣者的人这样做了之后,就不会再有生天和得道的障碍,他的谤业获得了宽恕。
   我们是不容易知道谁是圣者的,因为圣者往往都是少欲知足的人,他们也不会炫耀自己。虽然比库之间是可以透露上人法的(注87),但是有时候即使有比库问,圣者也不会说自己是圣者。因为圣者都是少欲知足的人。
   有时候,由于害怕在地狱或恶趣受苦,人们会避免做某些事情,但更好的心态是我们应该对任何人都保持善念。无论别人是好是坏,我们都要尽最大的能力一直保持自己的善念。假如能这样做,我们就不会为任何行为而受苦。
   
诽谤圣者与邪见皆为重罪

   什么是怀诸邪见?即拥有颠倒的见。
   什么是持邪见造业的人呢?就是那些因邪见而造种种恶业的人,也是那些怂恿别人以邪见去造身恶业、语恶业和意恶业的人。
   其实,身、语、意的恶行已包含诽谤圣者与邪见,诽谤圣者属于语恶业,邪见属于意恶业。但佛陀仍再述此两者(诽谤圣者与邪见),是为了说明此二大罪的缘故。因为诽谤圣者和无间业相似,故为大罪。
   佛陀曾经对沙利子(Sāriputta,舍利弗)尊者说:
   “沙利子,犹如戒具足、定具足及慧具足的比库,能于现世而证究竟智(注88)。正是如此,沙利子,我说,若(谤圣贤者)不舍弃那样的语、不舍弃那样的心、不舍弃那样的见,他将身处地狱,就像被送往而投于其处一样肯定无疑。”
   意思是说,即便是这样一位比库,他已具足戒定慧,若继续努力修行,将能于那一世证得阿拉汉果,但如果他不舍弃那样的语言、那样的心念,仍执持那样的邪见,他将会像被狱卒抓到地狱去一样,必定堕入地狱。
   在《增支部》中佛陀曾说:“诸比库,我实未见有其他一法罪大如邪见。邪见是最大的罪恶。”
   
天使、死亡之王与地狱的狱卒

   〔接下来的经文将会提及天使、阎魔王和地狱的狱卒。他们是谁?请让我一一解释。〕
   在词典中,天使有两个含义:1. 神话中称天帝的使者,和西洋安琪儿(angel)的意思相同;2. 在帝制时代,对皇帝派遣的使臣的尊称。此处的天使是指后者,皇帝或国王派遣的使臣。哪位国王的使臣呢?阎魔王。
   阎魔王是死亡王国的国王,巴利为Yama,现音译为阎魔王,古译阎罗或阎罗王。义注中说:阎魔王有一座天宫(天界的宫殿)。有时,他住在天宫享受天乐;有时,他承受自己的业报。但他是一位公正的国王。地狱的四个门各有一位阎魔王,所以,总共有四位死亡之王。
   关于地狱的狱卒,我将分几个问题来讲解:
   第一,真的有地狱的狱卒吗?
   有些人说,在地狱里没有狱卒,是地狱众生的业呈现为狱卒的相来折磨他们。可是,这个观点被阿毗达摩推翻。阿毗达摩的义注说:地狱里确有地狱的狱卒。复注说:假如没有狱卒在地狱里,将不会出现地狱的苦,因为他们在那儿折磨、惩罚〔地狱众生〕,〔给他们〕带来苦。
   第二,地狱的狱卒是不是地狱众生?
   复注中说:假如他们是地狱众生,他们注定会像其他地狱众生一样受苦;再者,假如他们是地狱众生,他们就不能对其他地狱众生施加刑罚。你想,如果他们既是狱卒,又是地狱众生,这两者将变得无法区分,那就犹如地狱众生在自己的生存地互相折磨。
   而且,狱卒和地狱众生的外貌是完全不同的。假如他们在体力、体形、身体的大小和外貌上没有差别的话,狱卒就不能令地狱众生感到害怕。
   第三,假如地狱的狱卒不是地狱众生,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地狱,却又不会像其他地狱众生那样受苦?
   那是因为他们的业报。地狱的狱卒极其暴戾残忍。他们很喜欢恶行,陶醉于看见他人受苦,因而他们显现为饿鬼或者巨大丑陋的怪物,例如大乌鸦、狗等等,在地狱中施刑折磨地狱众生。
   第四,地狱的狱卒会被一直在熊熊燃烧且灼热的地狱之火烧毁吗?
   复注中说:由于业报,他们不会被地狱之火所烧毁。因为他们在那里并不是去受地狱之苦,而是负责监管和折磨地狱众生。
   复注也说:就像神通超越想象和逻辑思惟,业的力量也是一样。由于神通的力量,地狱之火不会烧毁到访地狱的马哈摩嘎喇那〔Mahāmoggallāna,摩诃目犍连〕尊者,同样,由于业的力量,地狱的狱卒也不会被烧毁。
   
第一位天使

   我们继续讲《天使经》。佛陀接着说:
   “诸比库,地狱的狱卒们各抓其一侧手臂以见阎魔王,[狱卒]说:‘大王,此男子对母亲不敬,对父亲不敬,对沙门不敬,对婆罗门不敬,对族中长者不敬,且让大王下令惩罚他。’
   “诸比库,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注89)与讯问[关于]第一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一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注90)。’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幼小的婴儿躺卧在自己的屎尿之中吗?’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我也有生法,我未脱离生,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当我们见到幼小的婴儿躺卧着时,他其实在提醒我们:“我会出生,你也会出生;我没有脱离再生,你也没有脱离再生。”若想在未来有好的投生机会,我们应该以身、口、意行善。
   因此,佛陀说,婴儿是天使。可是,没有人这样想。通常,人们见到婴儿的反应是:“哦,我的儿子出世了,真可爱,真好!”所以,当死亡之王问他的时候: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第二位天使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一位天使之后,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二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二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女人或男人[八十岁、九十岁或一百岁]衰老、弯腰驼背如椽木、依靠拐杖、颤抖而行、病弱、青春已逝、牙齿脱落、头发变白、头发脱落、秃头皮皱、四肢长斑?’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我也有老法,我未脱离老,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当我们见到老人必须依靠拐杖走路、牙齿脱落、失去青春、头发变白、头发脱落、皮肤变皱时,那就像他们在提醒我们:“我们老了,你也会老;我们没有脱离老,你也没有脱离老。”有一天我们会像他们一样变老,那时,我们就不能如愿地做善行了。因此,趁着还年轻,不要放逸,我们应当努力做善行,如:布施、持戒、修定以及修观。我们最好能如此以身、口、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第三位天使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二位天使之后,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三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三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女人或男人生病、苦恼、病重,躺卧在自己的屎尿之中,被他人扶着起来,被他人扶着躺下吗?’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我也有病法,我未脱离病,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会对自己的青春感到自豪;当我们健康的时候,会对自己的健康感到自豪。所以,在我们见到病人的时候,那就像他在提醒我们:“我会病,你也会病;我没有脱离病苦,你也没有脱离病苦。”因此,在我们还没有生病之前,最好能以身、语、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第四位天使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三位天使之后,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四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四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国王抓到盗贼、罪犯后,[对其]处以种种刑罚:鞭打、藤打、半杖打,截手、截脚、截手脚,截耳、截鼻、截耳鼻,酸粥锅刑(注91)、贝秃刑(注92)、拉胡口刑(注93)、火鬘刑(注94)、烛手刑(注95)、驱行刑(注96)、树皮衣刑(注97)、羚羊刑(注98)、钩肉刑(注99)、钱刑(注100)、灰汁刑(注101)、闩转刑(注102)、稻草踏台刑(注103),浇热油,令狗啖咬(注104),活着令刺入(注105),以剑断头?’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有些禅修者,在修无色界禅的时候会思惟色界的过患(注106),其中包括我们这个色身会遭受32种刑罚,就是佛陀在经典里面讲到的这些古代的刑罚。这可称做“人间地狱”。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彼等作恶业者,于现世尚应被处以如此种种刑罚,何况来世!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第五位天使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四位天使之后,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五位天使:‘喂,男子,你不曾见第五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
   “他如此说:‘不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在人间你不曾见女人或男人,死去一天、两天、三天,肿胀、青瘀、脓烂吗?’
   “他如此说:‘曾见,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你是有智具念成熟[之人],[却]不曾如此思惟:我也有死法,我未脱离死,故我当以身、语、意行善?’
   “他如此说:‘[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诸比库,阎魔王如此说:‘喂,男子,由于放逸,你未以身、语、意行善,他们确将依那放逸处置你。再者,你那恶业非母亲所作,非父亲所作,非兄弟所作,非姊妹所作,非友伴所作,非亲族所作,非沙门婆罗门所作,也非诸天所作,那恶业为你所作,你将承受其果报。’”

   死亡并不那么简单,它并不代表结束。死亡之后还有某些东西在等待我们(注107)。因此,在我们还没有面临死亡之前,当见到尸体的时候,这就像天使来提醒我们:“我会死亡,你也会死亡;我没有脱离死,你也没有脱离死。”
   另一个重点是:“我现在已经死了,死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将会在何处再生;当你死亡时,假如不知道自己将会投生到哪里,那是一种危险。”并非每一个人都能从容地面对危险,除了那些事先有所准备的人。
   共有五位天使:第一位是婴儿;第二位是老人;第三位是病人;第四位是遭受刑罚的人;第五位是死人。
   死人和婴儿是相关的。婴儿在提醒我们,只有不放逸于行善,在死后我们才可能再投生为人;而尸体在提醒我们,假如不想再遭受死亡之苦,我们必须证得不死、涅槃。
   
谁会被阎魔王盘问关于天使的事

   当阎魔王向他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一位、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和第五位天使之后,阎魔王所得到的答案都是:“我未能,尊者。我放逸,尊者。”那么,死亡之王怎么做呢?
   “诸比库,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五位天使之后,阎魔王默然。”
   那么,是否所有地狱众生出现在地狱的时候,都会有机会被阎魔王盘问天使的事呢?
   在义注里面讲到:对于以很多恶业出现的众生,他将会立刻遭受地狱之苦。犹如在人间,一个盗贼如果当时手上就拿着偷来的黄金,他将会马上受到处分而无需经过审问。
   如果一个众生以比较少的恶行来到地狱,若他可以自己记起曾做过的善行,就不需要阎魔王提醒他。假如无法记起自己所做过的善行,他将会被阎魔王查问,作为一种提醒。因此,阎魔王被视为一位公正的君王。
   之前,我们或许都会讨厌死亡之王,现在不需要了。其实,阎魔王是在帮助我们。
   
投生到地狱的人忆起善行的故事

   义注举了一个例子。有一名叫做达米拉的男子,作为人类时,他曾经虔诚地供养一块红布到佛塔(注108)。虽然做过这个善行,但由于临终时刻一个不善的目标,他在死亡之后投生到地狱。然而,当听到地狱之火的声音后,他自己记起曾经供养一块布到佛塔的善行,于是,再投生到天界。地狱之火发出的声音是吧嗒、吧嗒、吧嗒,而布的巴利是paṭa,发音也是“吧嗒”,因此,〔那地狱之火的声音让〕他忆起自己曾虔诚地供养一块红布到佛塔的善行。
   另一个故事是关于一位沙马内拉的父亲。他曾经供养一块布给他的儿子。当他听到地狱之火的声音“吧嗒、吧嗒……”的时候,他同样忆起自己的善业,而后投生到天界。
   有些人可以自己回忆起他们的善行。而对于那些恶行较少,又不能自己记起他们的善行的众生,他们会被天使提醒。有些是在被查问第一位天使的时候,就记起自己的善行,有些是在被查问了第二位天使之后才记起等等。对于那些甚至到了第五位天使仍然回忆不起来的众生,他们会被阎魔王提醒。
   有这样一个例子。有一位国王的大臣,他曾经供养一瓶茉莉花到大佛塔(mahācetiya),并回向功德给阎魔王(注109)。虽然他曾经做过这些善业,但是由于不善行的果报,他死后投生到地狱。当地狱的狱卒抓着他的手臂去见阎魔王的时候,他不能自己回忆起过去的善行。阎魔王检查那位大臣的业,然后提醒他:
   “哦,国王的大臣啊!你曾经供养过一瓶茉莉花到大佛塔,然后回向功德给我。”由于阎魔王善意的提醒,这位大臣忆起他的善行,并投生到天界!
   当死王之王看不到地狱众生任何善行的时候,他会保持沉默,因为他知道这位众生将要承受极大的地狱之苦。
   可见,记得所做的善行是多么重要!
   
插曲:一个令人容易记起善行的建议

   在帕奥禅林,我的一位比库弟子有这样的习惯,他会记下他在生活中所做过的善行,已经记了很多本了。一有空闲,他就会打开来看,并忆起自己曾做的种种善行。
   我也建议大家记录下自己所做过的善行,否则我们很容易忘记。
   即使我们再生到地狱,假如我们能够记起所做过的善行,它们将会成为可爱、可意、可贵和可喜的果报之因。因此,佛陀说:
   “诸比库,不要惧怕福德事(注110)!这是意味着可爱、可意、可贵和可喜的快乐的一种表达方式,此即福德事。我完全地知道,诸比库,因为长久以来我体验从福德事而得的可爱、可意、可贵和可喜的果报。”
   所以,不要害怕做善行!
   
恐怖的小地狱之苦

   在盘诘、盘问与讯问关于第五位天使之后,由于他回忆不起来任何善行,死亡之王就保持沉默。现在地狱的狱卒将会施刑折磨他。
   我们需要知道地狱之苦有多恐怖!
   佛陀说:
   “要正确地说有任何东西是完全不可爱、完全不可意、完全不可喜的,那应该正确地说,地狱是完全不可爱、完全不可意、完全不可喜的,以至没有任何的譬喻能够说明地狱之苦。”
   如此说后,一位比库对世尊说:“然而,尊者,可以为我们说一个譬喻吗?”
   “可以。”世尊说,“诸比库,譬如一个人捉住一个盗贼,并带到国王面前说:‘大王,此是盗贼,且下令惩罚他!’国王说:‘去!在早晨以长矛刺戳他一百下!’然后,他们在早晨以长矛刺戳他一百下。中午时,国王问:‘那人怎样?’‘大王,他还活着!’国王说:‘去!在中午以长矛刺戳他一百下!’于是,他们在中午以长矛刺戳他一百下。傍晚时,国王又问:‘那人怎样?’‘大王,他还活着!’国王说:‘去!在傍晚以长矛刺戳他一百下!’
   “诸比库,你们认为如何,那人会由于被长矛刺戳了三百下而感到痛苦忧伤吗?”
   比库们回答:“尊者,甚至只是以长矛刺一下,那人也会感到痛苦忧伤,更何况三百下!”
   接着,世尊拾起一块有如他手掌一般大小的石头,对比库们说:“诸比库,你们认为如何,哪一个更大,我拿着的这块如我手掌一般大小的石头,还是喜马拉雅山众山之王?”
   “尊者,世尊拿着的手掌一般大小的石头微不足道,与喜马拉雅山众山之王相比,无法比较,[甚至]算不上是微小的一部分。”
   “同样,诸比库,那个被长矛刺三百下的人所遭受的痛苦忧伤微不足道,与地狱之苦相比,无法比较,[甚至]算不上是微小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继续讲《天使经》。阎魔王沉默之后,狱卒以五种刺戳法对地狱众生施刑。哪五种刺戳法呢?
   “诸比库,狱卒们[对他]施以五种刑罚。他们以赤热的铁棒穿过他一只手,他们以赤热的铁棒穿过他第二只手,他们以赤热的铁棒穿过他一只脚,他们以赤热的铁棒穿过他第二只脚,他们以赤热的铁棒在中间穿过他的胸部。于其处他感到极度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狱卒们令他横卧,以斧斩……(中略)……诸比库,狱卒们将他脚上头下倒置,以扁斧割……(中略)……狱卒们将他套轭于车后,令其往返于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的地面……(中略)……诸比库,狱卒们令他于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的大火炭山爬上爬下……(中略)……诸比库,狱卒们将他脚上头下抓起,投于已点着、已燃烧、烧得发红的铜釜中。于其处,他被煮得沸腾起泡。于其处,他正被煮得沸腾起泡,一时在上,一时在下,一时横伸。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这些只是小地狱的苦而已!
   
更加恐怖的无间地狱

   “诸比库,狱卒们[将他]投于大地狱(注111)。”
   在阿毗达摩里讲到八大地狱,无间地狱在最下层。
   “又,诸比库,那大地狱:
   “有四角四门,分中居每边(注112)。
   周围是铁壁,顶为铁所覆。
   其地铁所成,炽燃至发光。
   共一百由旬(注113),遍满诸时在。
   “又,诸比库,那大地狱从东墙所起之火焰撞到西墙,从西墙所起之火焰撞到东墙,从北墙所起之火焰撞到南墙,从南墙所起之火焰撞到北墙,从下面所起之火焰撞到上面,从上面所起之火焰撞到下面。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有时,长时间过后,那大地狱的东门会打开。那时,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他快速地、急速地跑,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但]当他的[脚]提起,他即回复原样(注114)。诸比库,当他快到达时,那门关上。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有时,长时间过后,那大地狱的西门会打开……(中略)……北门会打开……(中略)……南门会打开。那时,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他快速地、急速地跑,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但]当他的[脚]提起,他即回复原样。诸比库,当他快到达时,那门关上。于其处他感到巨大的痛苦,强烈的苦受。然而,只要那恶业[的果报]未尽,他就不会死。
   “诸比库,有时,长时间过后,那大地狱的东门会打开。那时,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他快速地、急速地跑,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但]当他的[脚]提起,他即回复原样。他从那门离开。
   “然而,诸比库,那大地狱紧连着大粪便地狱,他落于彼处。……”

   〔那大粪便地狱之后紧接着是大热灰地狱,然后是大绢棉树林、大剑叶林、大灰汁河……〕
   〔只要恶业的果报未尽,〕地狱众生在地狱所受的苦就不会间断。
   
阎魔王的善思

   在经末,谈完地狱众生在地狱里受苦的情况之后,佛陀说到:
   “诸比库,从前,阎魔王曾如此思惟:‘凡在世间作恶、不善业者,将被施以如此种种刑罚。愿我能得人身!愿如来、阿拉汉、正自觉者出现于世间!愿我能侍奉彼世尊!愿彼世尊为我说法!愿我能了知彼世尊之法。’”
   义注解释说:死亡之王有潜能证得圣道圣果;而且,他是一位公正的君王。
   佛陀接着说:
   “再者,诸比库,我非听闻其他沙门、婆罗门而[如此]说,我乃以自己所觉、自己所见、自己所知而说。”
   
以正确的方法回向功德给阎魔王

   你们认为假如一个人曾经回向他所做的功德给阎魔王,他就可以轻易地逃离地狱之苦吗?
   正如前面所说的那个大臣,由于他在人间曾做的善行,阎魔王提醒他之后,他就投生到善趣。不过,做善行的出发点应该纯粹是因为那是好的、善的,而不应要求、期望任何的回报。假如某个人对他人伸出援手是有所期望的,而另一个人对别人伸出援手是不求回报的,那么,谁的心力比较强且清净呢?答案不言而喻。
   我们应该尽可能地累积善业,这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而需要做的事。我们不知道善行什么时候会带来果报,可是它必定会有它的果报。
   例如,玛莉咖〔Mallikā,末利,摩利迦〕王后,她一生累积了很多善业,在临终时刻,却由于恶业现前而堕入地狱。但她堕入地狱七天(注115)之后,就又投生到天界。可见,若我们曾经累积过恶业,当时机成熟时,它会产生果报;〔同样,若我们曾经累积过善业,当时机成熟时,它也会产生果报。〕
   虽然我们没有在任何经典和注疏中看到关于阎魔王提醒玛莉咖王后的记载,我猜测很有可能在见到阎魔王之后,经阎魔王提醒,她记起曾做的善业,于是转投到天界。
   所以,我们应该回向功德给阎魔王,但是不要期望任何的回报。
   
结束语:累积善业,令业止息

   凡夫的生命充满着危险。
   佛陀曾经说:
   “假如,我们只是造作以无贪、无瞋、无痴为根(mūla)的业,那是善的。以无贪、无瞋、无痴为根的业,那是善的、值得赞叹的,带来快乐的果报,并导向业的止息,不再有业的生起。”
   也就是说,我们造的善业,如果是以无贪、无瞋、无痴为根(注116)的话,那是善的,是值得赞叹的,会带来快乐的果报。最重要的是,它会导向业的止息,不再有业的生起。
   愿大家远离地狱之苦!
   愿大家如实见到诸法!
   愿大家在这一期生命中证得涅槃、不死!
   
   萨度!萨度!萨度!
 
注77:天使经(Devadūtasutta):译自《中部·第130经》。
注78:* 乌·雷瓦德尊者于2011年3月26号在印尼禅修营中第一次作此开示。本次开示依据《中部·第130经·天使经》(Devadūta sutta)。
注79:这一段是《天使经》的结尾。尊者在此首先提出,意在让听众明白经中所言并非臆造,而是佛陀所亲见的。
注80:贵贱美丑,幸与不幸:在叶均译、果儒修订的《清净道论·说神通品·死生智》中这样解释:“‘贱’是低贱的出生、种姓、财产等,被人轻视、侮蔑,因为与痴相应故。‘’与前者相反,因为不与痴相应故。‘’──是有美好悦目的容貌,因为与不瞋相应故。‘’是不美不可意的容貌,因为与瞋相应故,即不悦目之意。‘’指在善趣,或丰富而有大财,因为与不贪相应故。‘不幸’指在恶趣,或贫穷而缺乏饮食,与贪相应故。”
注81:“何谓诽谤圣者”“诽谤圣者的人如何忏悔”与“诽谤圣者与邪见皆为重罪”三部分的内容参考叶均译、果儒修订的《清净道论·说神通品·死生智》。
注82:重业(garuka-kamma):重业是指很重的业,可以分为两类:不善重业和善重业。重业包括非常受人谴责的、非常不利的不善业,以及非常强而且有利益的善业。重业是非常强的业,必定会产生下一世的结生,没有任何其他业可以阻止它。当同时有几个重业即将成熟时,最重的业会优先成熟,而造成投生。
  不善重业有六种,包括五无间业(见脚注7)和定邪见。定邪见是指否定轮回或业报的顽固邪见,如果一个人在临终时还不肯放弃这类邪见,称为“定邪见”。
  善的极重业为“证得禅那至临终不退失”。 在佛陀的教法中,并不把修观视为极重的善业。因为修观的目的是为了断除烦恼,而不是为了投生。此处的善业是指能够导致投生的业,唯有夹杂着无明、爱、取这些烦恼而造作的业才能够带来投生。
〔参考帕奥禅师所著的《转正法轮》和玛欣德尊者讲述的《阿毗达摩讲要》(下)〕
注83/84:五无间业:指杀母、杀父、杀阿拉汉、出佛身血和分裂僧团。造业者下一世必将堕入地狱。同时,在今生不可能再证得禅那,更不要说涅槃。/* 未生怨(Ajātasattu,阿阇世)王就是无间业的例子。他是宾比萨拉(Bimbisāra,频婆娑罗)王的儿子,受迭瓦达答(Devadatta,提婆达多)怂恿,杀害了自己的父亲。由于这个恶行,他造下了无间业,在那一世的生命结束后,他必将堕入地狱,没有人可以阻止。
注85:* 长老比库这样提醒他,是出于慈悲,给年轻比库忏悔的机会。
注86:蹲坐:即蹲踞而坐。
注87:上人法 (uttarimanussadhamma):也作过人法,即超越常人的能力与证量。在《大分别》中解释:“上人法名为禅那、解脱、定、等至、智见、修道、证果、断烦恼、心离盖、乐空闲处。”
〔引用自玛欣德尊者编译的《比库巴帝摩卡》P93脚注74〕
    另,按照戒律,比库不应“告诉未达上者真实上人法”,若这样做,犯巴吉帝亚(pācittiya,波逸提),即犯一条中等的罪。
注88:* 证究竟智:指证得阿拉汉果。
注89:* 在此,盘诘的意思是查问,盘问是详细的查问
注90:* 上座部佛教,一般称呼比库为尊者(bhante),投身到地狱的人也称呼阎魔王为尊者。
注91:酸粥锅刑(bilaṅgathālika):破头盖骨放入灼热铁丸,其脑沸溢。
〔关于解释刑罚的脚注,译自中部义注,参考元亨寺版《汉译南传大藏经·中部·第十三经 苦蕴大经》的脚注。〕
注92:贝秃刑(saṅkhamuṇḍika):自上唇兩侧、耳根至颈部而裂其皮,所有毛发結为一束,以棒捻之,毛发与皮俱剝下,以粗砂磨洗头盖如贝壳之刑。
注93:拉胡口刑(rāhumukha):拉胡,巴利是Rāhu,古音译罗睺,为阿苏罗王。此刑即以棒开其口,在口内点灯,以凿自耳根起掘其口内,血流充满口(如吞噬太阳的拉胡之口)。
注94:火鬘刑(jotimālika):以浸油之布包裹全身而烧。
注95:烛手刑(hatthapajjotika):以浸油之布包手,如点灯般烧之。
注96:驱行刑(erakavattika):将其皮从颈至脚踝剥下,再以索缚而拖之。彼踏己之皮而跌倒。
注97:树皮衣刑(cīrakavāsika):将其皮从颈部剥至腰部,又从腰部开始剥至脚踝,上身的皮[垂下]犹如覆盖下身之下裙。
注98:羚羊刑(eṇeyyaka):两肘和两膝以挂铁环,用铁棒贯通之,再以四根铁棒将[罪人]固定于地,焚火于其四周。如被火围绕的羚羊而得名。
注99:钩肉刑(baḷisamaṃsika):以两口之钩钩其身体而剖皮、肉、筋。
注100:钱刑(kahāpaṇika):以利器从顶始切取其全身[之肉],因切下肉块如钱币(指四角铜钱)形状,故称钱刑。
注101:灰汁刑(khārāpatacchika):以利器伤其身体各处,以刷子摩擦灰汁(khāra,碱液)[于其上]。皮、肉、筋流出,唯留骸骨。庄春江居士的汉译经藏将此译为“碱浴刑”,顾名思义“以碱液(或称碱水)洗浴之刑”。
注102:闩转刑(palighaparivattika):使罪人横倒,以铁棒通贯其耳,固定于地。捉足以扭转之。
注103:稻草踏台刑(palālapīṭhaka):剥其皮,以石杖打碎其骨,抓发举之,再以毛发包其肉聚如稻草踏台。〔石杖:指印度人磨辣椒用的磨石上部。磨石由下部的大平石台与上部形如擀面杖的石杖组成。摘自《巴汉词典》〕
注104:令狗啖咬(sunakhehi):令数日未喂食之饿犬啖咬之,须臾,唯留骸骨。
注105:活着令刺入:将之绑于柱上,以矛刺扎其身。
注106:色法的过患:也称物质的过患。因为有此色身,所以我们会遭受刀、矛、子弹等武器的攻击;会遭受锤击、殴打与折磨;色身也会罹患各种疾病,如:眼疾、耳疾、心脏病等。因此,首先必须以智慧来了解:因为有色身,才遭受种种痛苦;如果能脱离色法,就能免除依靠色法而生起的痛苦。
注107:对于轮回中的众生,死亡意味着下一个负担的开始。详见另一个开示“负担的承受者”。
注108:* 这佛塔坐落于斯里兰卡的苏玛那迪瑞斯的山顶上。
注109:* 在缅甸,人们回向功德的时候,经常会回向给死亡之王阎魔王。
注110:福德事(puññakiriyavatthu):指造作善业以生起善心的三种方式,即布施、持戒与禅修。在《法集义注》的“论福德事等”(DhSA.i.156-9 “Puññakiriyavatthādikathā” E.212)中将三种福德事扩充为十种福德事:1)布施;2)戒行;3)禅修;4)恭敬;5)服务;6)回向功德;7)随喜功德;8)弘扬佛法;9)听闻佛法;10)正直己见。若将十种福德事归纳为三种事,对应如下:布施=1/6/7;戒行=2/4/5;禅修=3/8/9/10。
〔参考“The Workings Of Kamma”(2nd Revised Edition)(《业的运作》第2次修订版)〕
注111:* 大地狱(mahāniraya):也称为无间地狱,阿鼻地狱,巴利也作Avīci niraya。
注112:分中居每边:指四门分居于每边的中间。
注113:* 由旬:巴利为yojana,大约七英里,即11.2公里。又,无间地狱地面距顶为九由旬高。
注114:当他的[脚]提起,他就回复原样(ubbhataṃ tādisameva hoti):此中译参考坦尼萨罗(Thanissaro)尊者的英译版。尊者在其译文后加注解释如下:义注中并未对此含混不清的句子作出解释。此句可能是指当地狱众生的脚从灼热燃烧的地面提起时,(1)他的皮等继续在烧,或是(2)他的身体回复原样。无论哪种情况都十分可怕。〔编者按:身体回复原样指下足则烧,提足则生,即抬脚时就回复未烧的样子。〕
注115:* 此处的七天是指人间七天的时长。地狱的一天是很长的,人间七天在地狱还不到一天。
注116:以无贪、无瞋、无痴为根:若从名法的角度来分析,无贪、无瞋、无痴都是心所,称为三美因。造作善行时生起的是善心,也就是美心,它们都有无贪、无瞋这两种遍一切美心心所,如果是智相应心还有称为“智”的无痴心所。拥有无贪、无瞋和无痴三种心所的心称为“三因心”,而智不相应心没有无痴心所,称为“二因心”。这里的“因”(hetu)是根(mūla)的意思。
〔参考玛欣德尊者讲述的《阿毗达摩讲要(中)·第11讲 欲界心·有因心和无因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9-19 18:44 , Processed in 0.08476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