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巴利语(Pali-Bhasa)简介

2010-12-29 13:41| 发布者: 彼方| 查看: 3103| 评论: 0

摘要: 巴利语(Pali-Bhasa)简介 巴利语(Pali-Bhasa)是记录南传佛教「三藏圣典」所用的语言。「南传佛教」是指现在流行于斯里兰卡(锡兰)、缅甸、泰国、高棉、寮国等南亚国家的佛教。Pali一词,本来并不指「语言」,而 ...

巴利语(Pali-Bhasa)简介


巴利语(Pali-Bhasa)是记录南传佛教「三藏圣典」所用的语言。「南传佛教」是指现在流行于斯里兰卡(锡兰)、缅甸、泰国、高棉、寮国等南亚国家的佛教。Pali一词,本来并不指「语言」,而是指南传佛教的「圣典」(经律论三藏),是用来跟圣典的「注释」(Attha-katha)相对的。这种语言叫做「巴利语」,是十二世纪以后的事。此前,依上座部传统,它一直称为「摩揭陀语」(Magadhi),或「根本语」(Mula-Bhasa)。

后来由于南传佛教各国间常进行文化交流,不同语系的各国比丘间,自然而然以这种记录圣典的语言来沟通,于是就称它作「圣典(Pali)语」,即「巴利语」。

巴利语在印度本土早已消失,它的语音系统与现存印度的任何一种语言都不一样。关于它的起源,从十九世纪起,东西方学者就提出了种种不同的说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以下二说:

一、摩揭陀语说:依照上座部的传统,认为巴利语就是佛陀用以说法的古摩揭陀语。因为世尊一生游行布教的足迹,多半在摩揭陀国(Magadha,约当现今印度的比哈尔省Bihar)一带,而他的弟子也大多是东部人。因此他所用的语言,极可能就是东部方言摩揭陀语。

再则,佛般涅槃后不久(B.C. 486),大迦叶尊者召开的经典编辑会议「第一结集」,便是在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Rajagaha)郊举行的。佛灭一百一十年顷(B.C. 370)「第二结集」的所在地毘舍离(Vesali),也在摩揭陀国北部不远。阿育王时代(Asoka, B.C. 269~231)举行的「第三结集」,地点在首都华氏城(Patali-putta,即今印度比哈尔省首都巴特那(Patna),还是在古摩揭陀国王舍城北部附近,当时通行的行政语言便是摩揭陀语(或半摩揭陀语)。

第三结集在佛教史上有一件重要大事,那就是阿育王采纳了当时会议召集人帝沙目犍连子长老(Tissa Moggaliputta)的建议,组成了一个弘法使节团,四出宣扬佛教。其中,阿育王的儿子摩哂陀长老(Mahinda)等一行七人,前往楞迦岛(Lanka,即锡兰)弘法,同时还携去了这次结集的三藏圣典。

因此,上座部相信,传持圣典的巴利语就是摩揭陀语,也就是佛陀说法以及历来结集三藏的用语,而巴利语三藏自然就是佛教一脉相承的正统经典。

二、西部印度语说:由于巴利语与摩揭陀语,在语言本身的特质上,存在若干明显的差异。因此,也有不少学者主张,巴利语应是源于「西部印度语」。其主要理由是: 印度地方现存的三十多件阿育王法敕文中,属于西部群的基尔纳尔(Girnar)刻文,最接近巴利语。 巴利佛教所属的上座部,其根据地即是西部印度优禅尼(Ujjeni)为主的地方,且其附近地区发现的刻文也与巴利语相近。并且,把上座部佛教传入锡兰的摩哂陀长老,据说生于优禅尼,并在这里出家。这样,认为他以西部印度语为母语,将上座部经典传入锡兰,也是十分合理的推论。

巴利藏的写定与流传

佛陀时代并没有书写的经典,教法是靠师弟间口传心受的办法保存流传的。

这种口诵传承的方式,是古代印度社会普遍的习惯,婆罗门教的圣典《吠陀》、《奥义书》便是如此。那么,这口耳相传的巴利圣典,直到什么时候才用文字记录下来呢?确实的时间,目前并不清楚。但是,一般有两个说法:

第一个说法是,在阿育王派遣摩哂陀长老到锡兰弘法的时候,同时带去了第三次结集的三藏。这样,很可能当时就有文字记录的典籍。而书写经典的文字,可能就是阿育王时代通行的「婆罗米文」或「驴唇体」字母。而在锡兰也发现到纪元前二世纪左右「古僧伽罗字母」的山洞石刻,字母形体与驴唇体颇为相近。这样,巴利三藏写定的年代,也许可以算做纪元前三世纪中叶以后,即第三结集之后,地点在印度本土。

另一个说法是,巴利三藏写定的工作,是在锡兰岛婆咤伽摩尼王(Vatta-gamani, B.C.43~17)时代的第四次结集才完成的。这次结集以勒弃多长老(Rakkhita Thera)为首,召集大寺派(Mahavihara)长老五百人,于纪元前二六年前后,在锡兰中部玛达雷(Matale)的灰寺(Alu-vihara)诵出上座部的三藏及注疏,并决定把经典用「僧伽罗字母」(锡兰文)音译,写在贝叶保存。
这次(第四)结集,为什么决定把三藏写定下来呢?据说,当时锡兰岛上的佛教有「大寺」(Mahavihara)及「无畏山寺」(Abhayagirivihara)二派,保守而严持戒律的大寺派,与前进开放的无畏山寺派意见不和,纷争迭起。大寺的比丘唯恐其眼中的异端无畏山寺派歪曲教法,因此才决意书写,以永存正法。

从三藏的流传来看,这次结集包含两项重要事件:

一、它是「整部三藏文字化」的开始。(之前,第三结集记录的经典,可能只是三藏中的重要部份,其余内容依然以口诵流传)

二、这种文字记录是以当地字母(锡兰文)「音译」的方式来保存的。从此以后,用自己国家的文字字母音译保存巴利圣典,就成了上座部佛教通行的不成文制度。所以后来缅甸(用缅文)、泰国(用泰文)、高棉(用柬埔寨文)、印度(用天城体),还有中国云南傣族地区(用傣文),乃至近代国际通行的「罗马拼音」,都是沿用这个办法。

巴利语的发展阶段

巴利语从发生到现在两千多年间,事实上也历经了几个发展变迁的阶段:

第一阶段是,圣典「古偈颂」中的巴利语,约至纪元前三世纪止。这些偈颂保留了许多与吠陀语共通的语形,由于音韵或省略的关系,许多地方艰涩难懂。 第二阶段是,圣典「散文」中的巴利语,约至纪元前一百年为止。此阶段内容合于文法,文章舒畅自然,优美而深刻,可谓极其难得的珍品!

第三阶段包括圣典的注释书、教理纲要书、史书等,以五、六世纪为中心,前后数百年间。此阶段文章也相当简练畅达。 第四阶段为后世各种文献的巴利语,约从十世纪到现在。此一阶段的巴利语以锡兰为中心,而后发展于缅甸、泰国等地。由于时代、地域与早期巴利语已有隔阂,再加上梵文化的影响,文章显得造作别扭,极不自然。

巴利三藏

在所有现存的印度语佛经中,巴利三藏是时间最早,数量最多,而内容也最完整的一套。

巴利三藏除贝叶版、纸张版外,目前还有二套含「全文检索」功能的(罗马化字体)电脑「光碟版」。一是泰国Mahidol大学出版的暹逻版,另一套是「巴利圣典协会」(英国P.T.S.)版。另外,巴利藏除南传各国语译本外,还有英、日、德、汉及部份法、义等各国译本。其中台湾元亨寺出版的《汉译南传大藏经》,总七十册,目前已出版至第五十六册论藏的《发趣论》。这个译本是由日译版《南传大藏经》转译过来的。由于「日译」本身并非精本,又经第二手转译,可靠度略嫌不足(语意含糊及翻译错误的地方不少)。尽管如此,它的出版实有着重要的意义!终于弥补了这一页汉译史上的缺憾,让使用中文的学者得以初步了解《巴利藏》的大体内容。当然,如果因此方便,能够激起另一波真正深入原典的研究,乃至直接本于原典的译注,则其意义就更大了!在台湾这样虚华、急利的宗教生态下,能够投注如此庞大心力、资源,从事艰巨的「基础文化工程」(译经事业),这真令人欢喜赞叹!

-----------------------------------------
摘录自台湾蔡其林《略談巴利語》

本文内容由 吉祥鸟 提供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10-19 11:29 , Processed in 0.04441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28 Theravada Buddhis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