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楼主: Rakkhita

《法的醫療》之谬误

  [复制链接]

8

主题

1106

帖子

110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06
发表于 2017-8-23 12: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溪 于 2017-8-23 12:35 编辑
Rakkhita 发表于 2017-8-9 22:00
有身體就是會有病發生的,這是必然的,但並非任何一种身的失调都与心有关、或由心引起的。

這很容易就可以 ...


比如,你正在参加考试时,却因吃了不净的东西而腹中绞痛,这个时候心还能专注于思考答题吗?我所说任何身病都与心有关,包含这种情况。

29

主题

183

帖子

18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3
发表于 2017-8-23 23: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法的医疗》本来并无什么问题,读的人非要歪解、偏激解,
然后反咬一口,说《法的医疗》本身有偏颇……
俺也没闲工夫多打字反驳这些偏激解,人家摆明了硬找茬,
抠字眼、抬死杠,可不天下无敌噻。
不二非佛说

95

主题

5021

帖子

5021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5021
发表于 2017-8-24 00: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象胥 发表于 2017-8-23 23:41
《法的医疗》本来并无什么问题,读的人非要歪解、偏激解,
然后反咬一口,说《法的医疗》本身有偏颇……
俺 ...

有些病例肿瘤这类的太神奇了,会不会是缅甸医疗水平不行,有些不是肿瘤呢

40

主题

1821

帖子

18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82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9-22 10:56: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kkhita 于 2017-9-22 11:05 编辑

曾经有八、九位台湾禅修者到雪乌敏禅修中心禅修,他们来禅修的原因是曾经看过《法的医疗》一书。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有?很多人都看过,这本书应该是马哈希中心以前的故事,记载禅修能治病的实例,包括癌症等很多病都能治好。这些禅修者是带著贪心想要治病而来禅修的。没有正确的动机,完了!因为贪心驱动,所以很用功,修了六个月后,头疼呀,身体其他的病等等反而更多了,他们就来问我,我观察他们之后,知道是因为他们禅修时在贪的役使下心里紧绷,导致生起了更多的病。

所以有时候有些病是心病,禅修有可能可以改善,但是由于业或其他原因等所导致身体的疾病,并不是禅修就可以改善的。最后,我向他们解释禅修应有的正确心态,他们就能放鬆下来了。

—— 德加尼亚禅师

点评

佛陀先讲持戒布施升天......  发表于 2017-9-28 22:25

40

主题

1821

帖子

18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821
QQ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对禅修的过分炒作是不正常的

Rakkhita 智護 轉按: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甚有可取之处,也值得大家深思的,但所起的题目却不是很恰当的。

对于正确的禅修,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炒作的问题,因此无论如何强调,也都没有过分之说,更不能说是不正常的。

但若离开苦的解脱去强调禅修的作用,譬如宣传与强调禅修可以治疗身体的疾病,这样就是偏离了法,偏离了八正道。


对禅修的过分炒作是不正常的

不要相信炒作


        ——神经科学家凯瑟琳.克尔关注媒体如何报道正念冥想研究

Don’t Believe the Hype
Neuroscientist Catherine Kerr is concerned about how mindfulness meditation research is being portrayed in the media.

作者:林达•赫伍曼 Linda Heuman

作者介绍:

琳达•赫伍曼(Linda Heuman),《三轮》杂志特约编辑,自由撰稿人,居住在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市。

去年五月,某主流新闻网站所发布的一篇正念研究文章促使神经学家及冥想研究者凯瑟琳•克尔采取行动。那篇文章列举了冥想的20大利益,从“减轻孤独感”到“增长智慧”乃至“有助于睡眠”,并且将冥想描绘成是现代生活中的万能良药。克尔在她的Facebook主页上贴出了这篇文章。“并不是说这篇文章的观点完全谬误,”在贴子中她这样评论,“只是其论调过于美化和乐观。”

作为布朗大学医学与家庭医学副教授,克尔在“布朗冥想研究计划”中负责指导转化神经学,并领导着普罗维登斯市米丽娅姆医院的一个正念研究项目。她对正念练习的价值毫无异议;克尔本人在过去长达二十年的与癌症抗争的过程中,通过正念减压训练(MBSR)获益非凡;而且她还研究了正念减压训练对他人的积极效果。但是作为一名致力于追求真理的科学家,她觉得很担忧。“我觉得我们需要负起责任,做些什么来让新闻报道看上去更理性一些,”她写给facebook上的朋友们,这些人包括冥想研究圈子里的科学家、临床医生、哲学家和冥想爱好者,“否则,在不可避免的批判研究来临时,否定冥想训练的舆论风浪将会击溃我们。”

三天之内,克尔的facebook就增加了超过100条的评论。克尔为此专门建立了一个facebook讨论群。今天,“正念与巧行研究讨论群”变成了一个重要的聚会场所,在这里有超过400名的优秀人士,不仅包括学者、科学家、临床冥想研究者,还包括佛教团体首领(如今这个群已向新成员关闭)。这个讨论群一直在跟踪关注两个正在急速背离的论调:一是不断发展的科学、学术和临床研究(在冥想训练领域)上取得的共识;一是新闻媒体如何报道这种共识。随着二者之间差距的拉大,克尔担心很快就会达到一个“危机点”;群内成员们都在自问,也在相互询问,对于目前社会舆论关于冥想话题的讨论,他们该如何从道德义务的角度来介入。正如克尔在一个帖子中评论的那样,不能将孩子和洗澡水一同泼出去,大家需要一起为如何将炒作调整到符合实情而制定策略。

为增进对这个新兴议题重要意义的理解,《三轮》杂志和克尔在罗德岛州首府普罗维登斯相约交流,对话基本围绕着冥想问题进行。

特约编辑:琳达•赫伍曼

琳达•赫伍曼问(以下简称“问”):近期《美国新闻》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您的一个观点:“正念是一门新兴科学。有很多媒体围绕这门科学在进行炒作。”这是什么样的炒作呢?  

凯瑟琳•克尔答(以下简称“答”):《赫芬顿邮报》是其中最糟糕的。他们发布的信息变成了无处不在、广泛流传的米姆(meme,译注:指主要通过模仿而得以传递的文化基本单位),被读者大量转发到facebook上;而且,在不断重复的传播中似乎变成了“真理”。《赫芬顿邮报》将冥想的作用过分夸大,只倾向于报道其中正面的研究发现(并且是其中最积极的闪光点),而不是给读者提供平衡客观的科学报道。他们企图由此去证明一种理念,那就是:任何有心智能力的人都应该去练习正念冥想。而我并不认为科学支持这一论点。《赫芬顿邮报》这样报道正念实际上是帮倒忙。

问:为什么说炒作正念反而是帮倒忙呢?

答:如果这样的炒作之风持续不断,将会导致一个负面效应,即引发一股强烈的反作用力。人们会失去对它的信任,并转向另一个极端:正念毫无价值!

问:关于正念,科学家们最想纠正哪些流行的神话或说法呢?

答:大多数科学家在提到冥想的疗效时都很谨慎,科学对此尚未下定论。从冥想试验来看,科学家们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能从正念疗法中受益,但非科学家们对此难以理解。某人不能仅靠神经科学的研究结果就做出临床结论,因为这样的研究样本量过小;如果你要做一个有据可循的决定,依据应当来源于对临床试验数据的全面掌握。比如,临床试验数据表明,正念治疗并不是缓解抑郁复发的“制胜法宝”,实际上其结果并不比抗抑郁药物好多少。总之,相比现在人们缓解压力和心理障碍的方法来说,正念的效果并没有绝对优势。所以你必须明白,在正念之外还有其他选择。与其他治疗方法不同,正念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自我引导的,它变得更像是一种练习,而不是治疗方法,就像一种需要训练或练习的运动一样。但正念并不是万能的,也并不适合所有人。  

关于正念减压的另一个流行说法就是,它是从一项有着两千五百年历史的练习中衍生出来的。这一观点很难评估其价值,也难以否定,甚至很难去理解其具体涵义。我认为它被赋予了过多意义。

问:您能举一个科学结果被媒体过分夸大的例子吗?

答:我是萨拉•拉扎尔(Sara Lazar) 在2005年发表的“冥想训练与大脑皮层增厚有关”一文的第二作者。这是一篇有趣的文章,但是它的研究结论只是初步的。

问:就是那篇让人们传说“冥想改变大脑”的文章吗?

答:是的。这篇文章在科学文献中已被引用超过800次,萨拉仍因此研究而不断接受采访。科学家们知道它是一个非随机化的横断面研究,意思是仅在某个时间节点上进行了测量。所以如果大脑皮层厚度有区别的话, 我们并不知道这是源于正念练习还是生活方式,或者仅仅是被正念所吸引的人本身大脑皮层就较厚。如果要证明某些事能够导致另一些事,我们要在严格对照的前提下,观察全过程的变化。而我们在那篇文章中没有看到这方面的内容。但是,大众媒体上最典型的标题直接就是“正念使你的大脑成长!”。  

我们也没有说比较厚的大脑皮层就一定可以在行为上体现出优势。(实际上有些情况下,有一个厚皮层的大脑并不是一件好事!)在文章中,我们把研究结果的意义说得很清楚,但由于人们如此迷恋大脑,而且“让你的大脑成长”听上去是如此有吸引力,因此,很多媒体的描述已经完全失真。

此后,萨拉•拉扎尔的研究结果一直被其他研究重复。其实在研究结果得以重复之前,我自己对这些结果并没有百分百的信心。

问:意思是,尽管测量只是在某个节点上进行,但因为测量结果能被不断重复出来,这个结果就仍有意义吗? 
 
答:是的!这个研究结果确实以不同形式被多次重复出来。对一名科学家来说,自己的研究成果不断被他人重复出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在心理学领域,尤其是社会心理学领域,存在着严重的复制危机(译注:复制危机指某研究所得结果,其他研究无法同样复制出来)。很多被认为是权威性的研究结果,即使它已经载入心理学教科书,大家也公认其正确性,但却无法重复,我们没办法得到同样的结果。虽然并不是说初始研究都不完善,但科学的金标准是研究的可重复性。

在医学研究方面存在更大的复制危机。约翰•P•A•艾恩尼迪斯(John P. A. Ionnidis)写过一篇很著名的文章,名为“为什么大多数已发表的研究成果都是错误的”。同样有趣的是,《自然》杂志上刊载了一篇文章,它对关于癌症潜伏期的研究进行了回顾,发现80%刊登在顶级期刊上的研究都是无法重复的。那就意味着我们无法信任它们,它们很可能不是正确的!科学家和业余爱好者们对这些报道都深感困惑。

问:您为什么这样认为?

答:我们想要一种确定性。我们不喜欢不明所以的不确定感。然而具备良好科学素养的人都知道,证据基础常常是含混的——并非100%确定,只是有阳性结果而已。阴性研究结果以及设计不合理的研究结果都混入了科学之中。正念研究也存在这些问题。

问:所以,科学爱好者们该如何理解冥想方面的研究呢?

答:公平地说,脑科学确实提供了某些线索,证明冥想可能有助于提高大脑机能。这种说法是有其证据基础的。错误之处在于对一个结果给予了百分之一百的确定性,而没有对其科学真理性或风险收益保持一种概率性的认知。当人们为自己的健康做决定时,需要提前考虑到这种不确定性。他们需要明白,五年之后,现在做决定所依据的科学背景可能会发生变化。就个人而言,我不会以媒体报道的小样本研究结果来决定自己练习什么。而人们依据这样的小样本研究结果来做出判断,也让很多正念研究者深感不安。 
 
问:哪种类型的研究结果可以用来评估正念是否可作为治疗方法?

答:做这些练习的具体经验应该更重要,这是探讨的重心所在。“跟随呼吸20分钟的感受就是这样,你喜欢它吗?接下来的一天里,它让你感觉如何?”这些问题看起来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而不是“如果把你扔进扫描仪中会得到什么结果?”

有很多人在申请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保险公司的关注和资助。我觉得在你决定为某些事情付钱之前,要求对方提供一些客观证据是件很公平的事;所以,NIH在批准一项耗资百万美元的研究基金之前,也要求申请者有一些初步的研究数据。这种类型的要求是合理的。但调子被调得太高就会出问题,也就是如果证据的真实意义被过高评估时,就会出问题。不幸的是,这种高估的情况普遍存在,例如他汀类药物的文献、激素替代疗法的文献中都是如此。我们以为会获很大的利益,但实际不会,甚至有时这些疗法还会造成危害。

问:您认为在媒体的炒作中,研究者自己也要负部分责任吗?

答:正念科学领域的研究模式与研究者的沟通方式息息相关,尤其在早期的工作中,你的责任之一就是要激发大家的热情——开始运作各种事情、寻找合作研究者、吸引NIH的兴趣,你需要有点像个企业家。向人们阐述一个你想要去验证的理论,在激发大家的热情时,确保他们理解这一理论尚未被证实,这的确是一门艺术。在表达真诚的热情与警告其局限性二者之间,研究者需要保持一个微妙的平衡。
但很多时候,我明确地说“我要阐述一个让人非常激动的假设”。但当我展示假设的合理性时,听众们却抓住这些假设依据不放,好像假设已经是事实——即使我已经声明过:“它还没有得到证明”。人们真的不知道如何去聆听一个科学家口中的假设故事,他们不知道如何去正确评估,他们会以某种方式把假设当作“已经被证实了”。

问:研究者在炒作中得到利益了吗?无论有意无意,他们是否在利用它?

答:你可以在大众论坛上阅读关于科学家们交流评论的媒体报道,也许从中可以找到他们言过其实的例子。正念本身不会产生问题,但在科学传播方面,问题比比皆是,正如那些TED风格论坛上发表言论的方式——与“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无关,更在乎的是谁能讲出最引人注目的故事。(译注:TED是美国一家私有非盈利机构,以组织TED大会著称。TED是Technology技术、Entertainment娱乐和Design设计,三者首字母缩写;他们通过邀请各领域杰出人物演讲,达到传播信息、改变世界的目标)

对于大众来说,记住一个复杂的故事很难。我们作为信息传播者的部分职责就是要精简这些故事。棘手之处在于,如何判断我们何时超越了黄线,开始人为夸大,不再忠实于科学本身。

NIH对于一些流行而且有效的治疗方法很感兴趣,所以,广泛的宣传可以变现为获取更多的NIH资金。这也会令其他科学家开始感兴趣,从而吸引更多的科学家进入这个领域。如果我们的研究与大众关注的现象密切相关,会使研究看上去更有意思、更有意义。所以,研究者确实会从中获利。但是我不认为这是驱使炒作产生的最重要因素。  

问:您呼吁冥想研究学者应率先对正念进行批判性的讨论。这意味着什么?

答:我们要弄明白一些重要问题,比如为什么人们要去相信正念适用于任何情况、相信正念没有任何副作用、相信正念纯粹来源于有2500年历史的修行方法。为什么冥想练习,特别是亚洲的冥想练习,看起来能引起这种积极的反应?这些都是当下非常有趣的文化问题。

问:对此您可能会有什么贡献?

答:我对病人的陈述(临床型的陈述)很感兴趣。但我贴近去阅读正念评论时,我发现这些评论都不太关注人们做正念练习时的体验,它们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离苦得乐的渴望。

在上脑科学课时,我举了个例子,列举了一个科学概念所表达的内容,以及一篇媒体对它的新闻报道,结果发现两者几乎完全分离。人们想获得减轻痛苦和压力的方法,因此就将正念作为救命稻草抓住不放。这很让人感动,所以我决心要认真对待。

在这些希望当中,还有一丝孤注一掷的味道。我体会到这个,是因为过去十多年,我与哈佛医学院的托德•凯普查克一起研究过安慰剂效应,他是这个领域的领军人物。当人们竭力寻求医疗帮助的时候,他们通常极其渴望解除痛苦。

问:安慰剂效应是什么?它和正念的治疗作用有关吗?

答:安慰剂效应的通常定义有些拐弯抹角,指非特异性治疗效应的总和,这些效应按理说不包括在治疗的直接作用机制之中。比如,进行面对面的交谈按理说并不是令心理治疗产生效果的原因——因为你可以与任何人进行面对面的交谈。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如果你每周都去治疗,那么你确实会好转。而且你可以只谈论天气!当我们怀着想要获得康复的期望去实行这些程序时,常常会如愿以偿。现在我们知道,心理疗法和各种止痛药物的很多疗效可能都来自于刚才所说的范畴,即它通常与专门的对症治疗没什么关系。真的仅仅是因为这个人达到一种怀抱希望的状态,然后就由某种因素满足了愿望,似乎就是这种因素在维持着内心的希望。

正念治疗在更深的层次上吸取了这种方式。对于一个个体来说,在为时八周的正念训练课程中所发生的变化是建立在期望变得更好的初衷之上。他们从正念训练中获得的很多利益似乎来源于此。参与者本身与他们内心的期望之间有很复杂的关联,而这种联系的内涵很深层——关乎人的本性。

我对此的感受并不仅仅建立在正念科学知识和早期的安慰剂效应研究上,我亲身经历过!我已经与某种潜在癌症共同生活了18年,气功和正念对于治疗因患病造成的不良反应以及情绪波动有很大的帮助,它们甚至还帮我调理了免疫系统。但对我来说,这一切的前景是每天早上起床时,我都虔诚地希望自己能够康复。

问:如果有人意识到,安慰剂效应是一种特殊疗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时,这种疗法对他还有作用么?对您这样的安慰剂效应专家,它还有效么?

答:为什么不起作用呢?!靠想象你是无法痊愈的。如果你正在痊愈的话,那就是起到治疗作用了!

托德•凯普查克在“不含欺骗的安慰剂效应”方面做了很好的研究。他招募了一些肠道易激症患者,并对他们说:“我们这里有一个研究过的治疗方法,它被称作‘安慰剂效应’,看上去真的有效;所以,我现在要给你们一些没有生理效用的药片;但根据研究数据,我们认为这对于你们会有帮助。”事后证明,它们确实有很强的疗效。

问:即使患者知道这是一种安慰剂也起作用?所以你无需让自己幻想是在服用一种真实的药物?

答:患病时,你会想要为自己积极地做些事情,比如要服用药物、要接触医生——总要去做些什么事。而做这些事务,就需要相应的形式。

安慰剂效应属于一种范畴错误。它是当你刨去专门的对症治疗效果后所剩下的东西。但是当你将安慰剂作为真实的治疗机理对待时,它就不再是一种“安慰剂效应”了。这么讲看起来矛盾,但它已被论证,并容易掌握。看起来形式蕴含的力量非常重要。

问:您的意思是说如果两个人同时生病,并且都想恢复健康,那么采取了某种积极行为的人更容易恢复?

答:是的!正念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它与那种想采取行为的愿望共同合作的方式,事情很简单,你只要每天都做练习,就是采取了积极的行为。这其实是将你带入了一个你自己非常明了的过程中。

问:您觉得正念的炒作会不会存在着一种风险,即,因为虚假的疗效承诺而摧毁了人们的希望?

答:我听说过,有些报道称一些人放弃了化疗转而进行正念治疗。我不知道这是否真实发生过。当然,确实有人放弃服用抗抑郁药物或锂盐(译注:碳酸锂等锂盐药物对某些精神疾患有治疗作用),并且认为正念将会帮助治疗他们的抑郁症或者躁郁症。这就是当下正念的炒作令我们担忧之处。人们可能会高估了它的效用,它并不能解决那些病情。

问:如果正念并不能有效解决抑郁症之类的问题,那么它有什么用?

答:我在一个正念减压课程中对参与者做了一项定性研究,发现他们似乎遵循着一定的轨迹。他们来参加课程,想解除痛苦;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状况;他们都在寻求帮助;他们期盼这项课程可以解决他们的问题。但授课老师第一天就告知,这些并非课程的内容,这项课程是要让你学会如何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包括那些你一直想逃避的痛苦和不幸。大概需要四五周时间,他们终于明白了这一点。他们安坐在那儿,痛苦并未消失,但在练习产生的深切体验中,他们认识到,这项课程或许并不单单是为了抹去痛苦。然后,他们内心普遍感到很悲痛,但他们经受住了,并到达了“彼岸”,他们意识到:“没问题,我能面对它!”

当正念的推广者只关注正念对大脑机能的影响时——我是站在一名脑科学家的角度这么说的,他们将错过大部分事情。同样地,一些佛教徒批评世俗性的正念练习,因为担心这会将佛法世俗化,他们也错过了其中很重要的部分。这两者都没有从体验的角度,来关注身处痛苦中的人们参加正念减压训练时对此的认识:你参加了这个很复杂的想摆脱痛苦的课程,但发现它不会带走你的问题,然后你就用一种新的方式去面对问题。所以这个过程是在教你如何去容忍不确定性——这才是我们目前的问题,比如我们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正确、我们不清楚事情将会如何发展等等。

与这种不确定性共存真是太深奥了!而正念减压练习和它衍生的一些变形练习方式在这方面可以帮到大家。我担心我们将世界解析为互相对立的概念的倾向——一边是科学还原主义、另一边是佛法纯粹主义,可能会导致我们错过这个难以发现的质变,而这可能是正念力量的真正源泉。

问:您觉得自己加入到“正念批判”中了吗?

答:我是其中很谨慎的一员,但我也意识到这种批判可能只是形成意识形态的华丽辞藻。那些将正念当成是“训练大脑”的人所依赖的是一种尚未被证实的观点,他们要么没有察觉、要么没有能力处理科学的不确定性。同样地,那些担忧“商业化正念”(译注:商业化正念McMindfulness,指被商品化、市场化和还原主义式的正念练习,包含太多商业元素,如培训课、apps、书籍等可销售获利的内容)正在削弱佛法的人,同样可以被视为太关注意识形态,以及不包容新生事物的不确定性。紧抓完美答案不放,无论是在科学中,还是关于某个大众认可的佛法观念,都可能只是在回避存在的不确定性问题。

问:一些批评家说,我们应当小心,看看自己是否把它当成了一种新形式的佛法。您觉得这种说法是不是没有立足之地?

答:这对于佛教的导师来说是很重要的问题,但是我不太确定,除了对皈依佛教的导师和学生之外,它还有哪些社会意义。但想到正念减压训练期间所遇到的痛苦数量,它是否佛法真的并不重要。

问:但是,世俗性冥想训练的日益流行会怎样影响西方佛教,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您建议佛教徒应该怎样有意义地去探讨这些问题?

答:对于正念的批评家来说,对那些上过世俗正念课程的人的体验保持一种好奇心是很重要的。不要光用一些抽象的问题去问大家,比如“这科学吗?”“这是真正的佛法吗?”应该这样问:“你感觉怎么样?”如果你直奔大脑回路或是意识形态,那你将错过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也丢失了自己的好奇心!


文章来源:http://www.tricycle.com/blog/don’t-believe-hype
原文发布日期:2014.10.01

翻译:圆妙
一校:夜飞雪
二校:冯颖
终审:噶瓦多杰、阿游

2

主题

818

帖子

8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818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mmer530 于 2017-12-11 13:01 编辑

对禅修的过分炒作是不正常的  不要相信炒作
        ——神经科学家凯瑟琳.克尔关注媒体如何报道正念冥想研究
Don’t Believe the Hype
Neuroscientist Catherine Kerr is concerned about how mindfulness meditation research is being portrayed in the media.


众聚、渲染、聚众  毕竟有因有缘,有所别异
Hype  或有夸张、渲染义,未必但指“炒作”[蓄意聚众]
关注“媒体如何报道正念冥想研究” 展转却也成了[媒体] 炒作!对禅修的过分炒作!

mindfulness meditation 中文译之以 “正念冥想”,其真实义之所指若何! 颇值得探究
meditate!在歇心、息心、静心、净心的修习历程中,沉思、幽思[冥想]、凝思。Mindfulness  所指若何!颇值得玩味
缘放松[relax]、放下而饶益,或许只是一个入处,并非究竟,亦非义之所指
曾有/未曾有之,异相总是吸睛而众聚! 乃因缘自尔
“jhāna”,古德因“静虑”尚且不足以言表而音译为“禅那”  颇值得我们戒慎虔诚

不要相信媒体的浮夸[渲染]!
报道如实!  或许是关键,知见如实!或许是关键中之关键
如实观照,行住坐卧,语默动静,智慧为导,实相相应

95

主题

5021

帖子

5021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5021
发表于 前天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是修止还是修观打坐前发愿身体健康,做布施也发愿身体健康,我觉得这样比较符合业果法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12-14 12:03 , Processed in 0.07568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