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楼主: 回溯原始

关于文字的当时形体

  [复制链接]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7-8-5 19: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念 于 2017-8-5 19:39 编辑
cittaloka 发表于 2017-8-5 19:21
緬甸语与汉语就难听点, 泰国人用泰语、西方人用英语或德语或任何罗马体, 兰卡人用鍚兰语, 除前兩语外, 其 ...


揭露巴利语的真相,或许会砸了你这个三脚猫水平的“巴利语老师”的饭碗,你气急败坏也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要学巴利语,可以去北大东语系,而不是找你这种半吊子的一知半解的人。

对了,你是哪个地方学得巴利语?有学历证书么?有教师资格证么?

这年头,假货太多,不得不防。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7-8-5 19: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cittaloka 发表于 2017-8-5 19:32
那你來听听吧。

但你一说话, 实在太搞笑了。我怕一听你说话, 笑到教不下去啊。

我听你的港味巴利语?我还不如去看周星星的逃学威龙呢。

点评

你不是去襌修嗎? 无慧讀巴利语又无福襌修? 哈哈哈  发表于 2017-8-5 21:52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7-8-5 19: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念 于 2017-8-5 19:55 编辑

有人说梵文是阿含经三手四手的,那么梵文阿含经又来自于哪种文字记载的阿含经呢?

有比梵文字佛经更早的文字记载的佛经么?

有的话,找出根据来,而不是传说。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就是看看目前已有的最早有文字记录的佛经是用什么文字的,就真相大白了。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7-8-5 20: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念 于 2017-8-5 20:04 编辑

由于口耳相传无法考证,我们只能从最早记录佛经的文献记录中确定哪个佛经是最早的,没有历史文献做证据的都只能当作是传说。

据我所知,目前有文物作证的梵文佛经是最早的有文字记载的佛经。

8

主题

1106

帖子

110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06
发表于 2017-8-5 21:30: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溪 于 2017-8-5 21:34 编辑

巴利尼柯耶与汉译阿含经(蔡奇林)
中田君 2014-07-26
巴利五部「尼柯耶」和汉译四部「阿含经」都属于早期佛教的经典。它们的来源为何?如何传持到今天?为何会有不同的组织和语言?它们各有怎样的内容和特色?在佛教,它们具有如何的地位和价值?

佛世时的教说

巴利五部「尼柯耶」(NikAya)和汉译四部「阿含经」(Agama),都是属于早期佛教的经典。这些经典来源于佛陀的觉悟和说法。佛陀觉悟后,便于恒河平原游行教化,教导弟子以及社会各阶层人士,长达四十五年。佛陀时代的印度,都以口传方式教导,并没有任何文字纪录。因此,他的言教都是由弟子们记忆保存。但是,为了便于受持和传布,对于他的言教,当时可能已经有了某种初步的分类整理,这就是「九分教」。

「九分教」是依照「文类」(literary genre)而将佛的教导分成九大类型:

1.修多罗(sutta):契经,散文的教说。

2.祇夜(geyya):重颂,混合散文和诗颂。

3.记说(veyyAkaraNa):对问题的回答。

4.伽陀(gAthA):偈、诗颂。

5.优陀那(udAna):自说,有感而发的感兴语。

6.如是语(itivuttaka):本事,值得忆念传诵的传说。

7.本生(jAtaka):前生故事。

8.未曾有法(abbhutadhamma):稀有不可思议的事蹟。

9.方广(vedalla):文广义深的教义问答。

这大抵是佛世时的口传文献形式。

第一结集

佛灭之后,僧团为了长久保存佛的教导,于是举行了结集会议。根据巴利《律藏》「小品」(Cullavagga)所述,在佛般涅槃后三个月,僧团的上首大迦叶长老(MahAkassapa)便挑选五百位比丘,全部是阿罗汉,共同集会,编辑佛陀的法教。

结集大会是在雨安居时,于当时中印度摩揭陀国(Magadha)的首都王舍城(RAjagaha)举行。大迦叶先请专精戒律的优波离长老(UpAli)诵出「律」(Vinaya),依之编成「律藏」(Vinaya PiTaka)。而后,再请阿难尊者(Ananda)诵出「法」(Dhamma),并依之编成「经藏」(Sutta PiTaka)。这便是最早期正式编辑的「佛典」。

第一结集的「经藏」形式为何?《岛史》说,第一结集时,长老们把佛世时的「九分教」重新分类为「品」、「五十集」、「相应」、「集」。这似乎意味,第一结集时已经将九分教,编辑成现今的「尼柯耶」的形式了。各部派的「律藏」也都传说,第一结集即有五尼柯耶,或四阿含与杂藏的编成。因此,此时很可能已有「四尼柯耶/阿含」的基本组织或雏型;到后来,各部派又基于这个雏型,而各自有所发展──或增添、或调整。

结集后的持诵

觉音(Buddhaghosa)说到,第一结集之后,《律藏》由优波离和他的弟子受持;而长、中、相应、增支诸部,则分别由阿难、舍利弗(SAriputta)、大迦叶、阿那律(Anuruddha)等人及其弟子忆持弘传。也就是经、律的各大部,都由一个「持诵团体」专责其职。这是藉由团队分工的模式,来克服背诵与传承这些口头文献的艰钜任务。之后,教法就以这样的方式,连续传承了三、四百年,直到被书写下来为止。

各部派的传持

在佛灭百年之后,由于对戒律和教法的见解不同,僧团陆续产生分裂。在佛灭后的三百年内,至少就出现了十八个部派。每个部派很可能各自拥有一套「尼柯耶/阿含」的经典集。但各部派的「尼柯耶/阿含」,在组织方式、经典细目上有些不同,显然各自又经过了一番整理与编集。但其中有许多经典,非常相似,甚至完全相同,可见各部派都保留了核心教说。

儘管各部派受持的圣典是同一来源,但所使用的语言却不相同。佛在世时,用什麽语言说法,目前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并没有用吠陀语(梵语)说法,而是用当时各地方的方言俗语。「第一结集」时,用什麽语言编辑佛典,目前也无法确知;但一般推测,很可能是用摩揭陀国一带的印度东部方言。当这些结集的教典,开始传布到印度的各个地区,而由各地的僧团受持,它势必要进行语言的「转译」。于是,分布在不同地区的各部派,虽然所受持的圣典来源相同,但所使用的语言就各不相同了。

第三结集与圣典的南传

各部派所受持的最早期佛典,许多都已经逸失了;唯一整部三藏完整保存的,只有南传上座部。这是一套用巴利语持诵的三藏。据上座部所说,早期佛典经过「第一结集」,以及佛灭110年顷(B.C. 370)毘舍离(VesAlI)的「第二结集」之后,在阿育王时代(Asoka, B.C. 269~231),又举行了「第三结集」,地点就在当时的首都波吒釐子城(PATaliputta)。

第三结集在佛教史上有一件重要大事,就是阿育王採纳当时会议召集人帝须目犍连子长老(Tissa Moggaliputta)的建议,组成一个弘法团,四出宣扬佛教。其中,阿育王的儿子摩哂陀长老(Mahinda)等一行七人,前往楞迦岛(Lanka,即锡兰)弘法,同时还带去了这次结集的三藏圣典。

巴利圣典的书写

摩哂陀长老传到锡兰的「三藏」,很可能还是「口传圣典」。直到纪元前一世纪,在古锡兰的婆吒伽摩尼王(VaTTa-gAmaNI, B.C.29~17)时代,(12)由于战乱、飢荒的威胁,以及新兴的「无畏山寺派」(AbhayagirivihAra)势力日大,于是勒弃多长老(Rakkhita Thera)召集「大寺派」(MahAvihAra)长老五百人,于纪元前廿六年前后,在锡兰中部摩多勒(MAtale)的灰寺(Alu-vihAra),诵出上座部的「巴利三藏」及「注释书」,并决定以「僧伽罗字母」(锡兰文)音译,写在贝叶保存。这便是现今「巴利三藏」的源头。

巴利三藏

巴利三藏包括:一、《律藏》(Vinaya PiTaka),戒律规则的彙编,包括僧众的戒条,以及僧团运作的规则。二、《经藏》(Sutta PiTaka),法教的彙编,分为五大部。三、《论藏》(Abhidhamma PiTaka),哲理的彙编,有七部论书。

四尼柯耶

巴利《经藏》由五部「经典集」组成,称为「五部」或「五尼柯耶」。其中,四部主要尼柯耶是:

1.《长部》或《长尼柯耶》(DIgha NikAya):长篇经文的集成,共34经。

2.《中部》或《中尼柯耶》(Majjhima NikAya):中篇经文的集成,共152经。

3.《相应部》或《相应尼柯耶》(Samyutta NikAya):依主题相关性而编辑的经文集成;接近3000则短经,编为56相应(samyutta),再编为五篇。

4.《增支部》或《增支尼柯耶》(AGguttara NikAya):含有数目的经文的集成;约2400则短经,编为十一集(nipAta)。

《长部》和《中部》,主要是依据经文长度而编成—经文长的编入《长部》,经文中等的编入《中部》。除此之外,两部的经文内容,也有一些特色差异。《长部》的诉求对象,大多是一般大众,似有意藉由显示佛和法的超胜他教,而吸引外教徒。《中部》经文则大多是对僧团内部的教导,而且似乎是用来引导新学比丘,使之熟习教义和修行方法。

《相应部》是根据经文「主题」而编辑,把主题相同的经编在一起,叫做一个「相应」(samyutta,连结、结合)或一章。《相应部》共有56个相应,又编成五篇或五册:

1.有偈篇(SagAthAvagga):为含有偈颂的经文集,依主题分成11个相应。

2.因缘篇(NidAnavagga):包括因缘相应(NidAnasamyutta)等10个相应。

3.蕴篇(Khandhavagga):包括蕴相应(Khandhasamyutta)等13个相应。

4.六处篇(SaLAyatanavagga):包括六处相应(SaLAyatanasamyutta)等10个相应。

5.大篇(MahAvagga):包括道相应(Maggasamyutta)、觉支相应(BojjhaGgasamyutta)、念住相应(SatipaTThAnasamyutta)等12个与修行有关的相应。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相应部》的编辑旨趣主要有二:一是,核心、深刻的教理集成;二是,止观禅修的宗要心法。

《增支部》是依照经文所说示的「法」的「数目」来编辑。为了便于了解和记忆,佛陀经常将他的教说,以带有数目的形式陈述,例如:三学、四种良马、五种乞食行者、六支具足的布施、七不衰败法等等。《增支部》便是把这些带有数目的教说,编成一部由十一集(nipAta)构成的大部集。其中每一集的序号,代表该集经文所含的法的数目。所以「一集」(ekanipAta),便是含有一法的经文集,「二集」(dukanipAta)便是含有二法的经文集,如此,到「十一集」(ekadasanipAta),含有十一法的经文集。

由于主要的修行法目(如:四圣谛、五蕴、七觉支等)已经收入《相应部》,所以《增支部》的焦点,便集中在未被重複收录的内容。其中有相当多的经文,是针对在家众的开示。这些开示主要是关于世间的伦理和道德生活,包括夫妻、父子等家庭关系,以及财富的正确取得、运用等。另外也有一些经文讨论比丘的修行方法。

小尼柯耶

除了四部主要尼柯耶之外,巴利《经藏》还有第五部尼柯耶,称为《小部》或《小尼柯耶》(Khuddaka NikAya)。《小部》最初可能只包含几部无法归入前四尼柯耶的小部头作品,但在后来几百年间,随著愈来愈多作品的编成和加入,使得它的份量逐渐扩大,最后变成五尼柯耶中册数最多的一部。

《小部》的核心经典,是几部小部头的作品,包括偈颂体的《法句》(Dhammapada)、《长老偈》(TheragAthA)、《长老尼偈》(TherIgAthA),或者混合偈颂和散文的《经集》(SuttanipAta)、《自说》(UdAna)、《如是语》(Itivuttaka)。从文体和内容看来,这些经典十分古老。《小部》的其他典籍,例如《无碍解道》(PaTisambhidAmagga)和《义释》(Niddesa),代表上座部的教理观点,因此,一定是成立于较晚的部派佛教时代。

汉译四阿含经

在汉译三藏中,有和巴利「四尼柯耶」相对应的「四阿含经」。但是,汉译的四阿含,来自不同的部派、不同语言的底本。四部阿含分别是:

1.《长阿含》:可能为法藏部(Dharma-guptaka)所传,俗语本(Prakrit)。

姚秦弘始十五年(413年),佛陀耶舍于长安(今西安)译出。共廿二卷,30经。

2.《中阿含》:为说一切有部(SarvAsti-vAda)所传,梵语本(Sanskrit)。

东晋隆安元年至二年(397-398年),僧伽提婆于建康(今南京)译出。共六十卷,222经。

3.《杂阿含》:为说一切有部(SarvAsti-vAda)所传,梵语本(Sanskrit)。

刘宋元嘉年间(435-445年),求那跋陀罗于杨都(今南京)祇洹寺译出。共五十卷,1362经(13),分为七诵,五十一相应。(14)

4.《增一阿含》:可能为大众部(MahAsAGghika)支派所传,(15)中古印度雅利安方言(或含有梵语成分的俗语)本。(16)

符秦建元廿一年(385年),昙摩难提于长安(今西安)译出,后经僧伽提婆修正。共五十一卷,472经。

如前所述,「四阿含」与「四尼柯耶」,虽属不同部派所传,组织、经典细目也有些不同,但是,其中所描述的教理和修行方法,基本上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基本上保存了最早期佛教的教说。

尼柯耶与阿含经的重要性

文献上的重要性

「尼柯耶」和「阿含经」虽属于部派所传的经典,在结集之后,历经长期的传诵、转译、编集、书写、传抄等等过程,不可避免的也会有一些变化、讹误;但从其内含、意趣的一贯性,以及各传本间根本教理的一致性来看,可以确信,这是现存佛教文献中,最早期的资料,也是最接近佛陀本人教导的一部教言集。这是文献上的重要性。

语言上的重要性

其次,尼柯耶以巴利语保存,接近佛陀说法的印度雅利安方言,因此,从中可以更贴近地理解圣典文句、语词的原本意义和微细意义。对于掌握理解「时空远隔」的佛陀教法,起了「穿越时空」的莫大作用与帮助。再加上与汉译本、佛教梵语本等不同语本的比对研究,更能突破众多由于翻译和语言变异所造成的问题,而尽可能地还原经典可能的原貌和原义。这是语言上的重要性。

宗教上的重要性

再者,由于尼柯耶和阿含经所传,是直接本于佛陀的觉悟和教导。从佛世时代,便有成千上万的出家、在家弟子,甚至教外人士,依之而解决各种生命问题,现证各种层次的解脱。因此,具有法的真实性、现实性、可行性与可证性,是一部解决人类生命问题切实而有效的指南和宝典。这是宗教上的重要性。

结语

「尼柯耶」与「阿含经」代表最早期的「佛法」,也就是大抵保存了佛陀当年觉悟与教化的具体内容。虽说历经两千五百多年的传持,但在历代佛弟子的努力之下,如今还幸运地保存了下来。其中许多经文虽辗转流传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又以不同语言传译,但内容、文句却还是出奇地一致;使得我们今日还能通过它,而亲承佛陀的「觉悟之教」。这不可不谓为人类文化史上的一大奇蹟与胜事,更是世间之福,世间之幸!

8

主题

1106

帖子

110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06
发表于 2017-8-5 21: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7-8-5 20:02
由于口耳相传无法考证,我们只能从最早记录佛经的文献记录中确定哪个佛经是最早的,没有历史文献做证据的都 ...


另外,知道梵语版阿含经最早出现于何时吗?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7-8-5 21: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溪 发表于 2017-8-5 21:41
另外,知道梵语版阿含经最早出现于何时吗?

我对这个没有过多的考证,但最早的汉语佛经是公元一世纪的四十二章经,可见梵语佛经肯定在公元前就有的。

而现在的南传大藏经来自于斯里兰卡铜碟部大寺派的传承,觉音尊者转译僧伽罗文的南传三藏的时候,已经是公元五世纪的事情了。

从这个角度说,汉语佛经在文字上的形成都要早于现在的南传大藏经。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7-8-5 21: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摄摩腾,亦称迦叶摩腾,能解大小乘经,以宣扬佛理为己任,经常四处游化。一次,他到天竺国的附庸小国讲《金光明经》,正遇敌国入侵。摄摩腾舍生忘死,亲自出面调解,终使双方和好,他因此显名。
东汉永平初的一天,汉明帝夜梦金人飞空而至,次日召集群臣询问,知为西方之佛。于是,明帝派郎中蔡愔(yīn)、博士秦景等12人出使天竺国,去寻访佛法。蔡愔等人在大月氏国(今阿富汗至中亚一带)巧遇摄摩腾,就邀请他到中国。
公元67年(永平十年),他们一行以白马驮经,来到洛阳。明帝隆重接待,先将其安置于鸿胪寺,后又专门在洛阳城西雍门外建白马寺。此为中国国家设立僧寺之始。摄摩腾遂成为中国第一位沙门,白马寺也成为中国佛教的释源和祖庭。
摄摩腾为了弘扬佛法,首先开始翻译佛经。他翻译著名的《四十二章经》,成为中国第一部汉译佛法。《高僧传》将他排列首位。公元73年(永平十六年),摄摩腾圆寂于白马寺,葬在寺内。墓前拱形券顶的石碑上刻有“圣旨”、“敕赐”、“汉启道圆寂通摩腾大师墓”字样。
竺法兰本为天竺学者之师,自言能诵经论数万章。他也是蔡愔一行在天竺国遇到的,受邀请后,却被佛徒挽留,后也辗转来到洛阳,与摄摩腾同住白马寺。
竺法兰博闻强记,在洛不久即学会说汉语,很快就投入译经工作之中,先后译出《十地段结经》、《佛本生经》、《法海藏经》、《佛本行经》等。后竺法兰卒,葬于白马寺西院,与摄摩腾墓东西相对,形制完全相同。其碑文为“汉开教总持竺法大师墓”。[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7-8-5 21: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7-8-5 21:50
我对这个没有过多的考证,但最早的汉语佛经是公元一世纪的四十二章经,可见梵语佛经肯定在公元前就有的。 ...


也是说,第一部汉语佛经出现的时候,觉音尊者都还没生出来呢,又何来他所转译的巴利三藏?

8

主题

1106

帖子

110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06
发表于 2017-8-5 21: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7-8-5 21:50
我对这个没有过多的考证,但最早的汉语佛经是公元一世纪的四十二章经,可见梵语佛经肯定在公元前就有的。 ...

以往很少关注这方面问题,今天看你们讨论的内容,学习了!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6-25 02:20 , Processed in 0.0677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