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64|回复: 0

如何小参汇报——班迪达尊者开示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36

帖子

13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6
发表于 2017-11-18 10: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何做小参报告

班迪达尊者


如果禅修者不知道该怎样去做小参报告,就会浪费自己的时间,也浪费老师的时间。有些禅修者跟禅师讲他过去的经验,学过什么、体验过什么以及他的看法、他对理论的了解,等等,这些都是不需要的。禅修者只需汇报在这一天里新鲜的经验,挑一坐、一些经验,而且一定是实修的经验,向禅师报告,而不是自己有什么感想或对理论有什么认识。

首先,禅修者应该报告他今天坐禅多少小时、行禅多少小时。不用每一节都报告,只需大概地说。比如,我总共坐禅6个小时,有些时段坐得久一些,有些时段坐得短一些。若超过一个小时或一个半小时,是要告诉禅师的。还有,行禅多少小时。

接着,禅修者就可以选择自己想报告的一些禅坐的经验,或行禅的经验,可以是最好的,也可以是自己想报告的,向禅师汇报。

禅坐的汇报

禅修者一定要报告主要目标——腹部的起伏。若是能够清晰观照到腹部起伏这个主要目标,其他的目标应该都能看得到。这也是禅师强调观照这个目标的原因。

有些禅修者会有错误的理解,认为禅师如此注重主要目标——腹部起伏,那我就什么都不管,只看腹部起伏就好了。这个看法是不对的。

修习内观、四念住,其观照的对象包含了当下身心的一切活动。包括六根门发生的一切事情,当下最明显的动作、活动等等。因此,禅修者一定要有系统地去练习。

刚开始,从繁嚣的世界走进来,禅修者还没有能力去觉察当下在六根门生起的所有目标,以及五蕴。心很快,禅修者也看不到自己的心、认知与意识。因此,禅修者应该以腹部的起伏做为主要的工具,来锻炼、培育自己的正念、定力和觉察力。

若禅修者能够跟随腹部的起伏,没有妄念,是很难得的。这需要相当大的精进力。这个精进力包括体力和心力。心紧跟着腹部的起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而,禅师会经常鼓励禅修者要小心、谨慎、努力地去看清腹部的起伏,要很接近地看。

我们几乎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话,因为这样做真的太难了。就算禅修者很努力,也很难善巧地将心紧贴在腹部的起伏上,必须要经过持久、持续、精进地练习,才能慢慢减弱、减少五盖的杂染,看到腹部的起伏,同时看到自己心的状态。

通过观照腹部的起伏,禅修者会理解自己的心,会知道心总是在不停地想、思考、计划、跑开,想过去的事、想有趣的事、想给自己借口,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那样,等等。因此,禅修者才会知道,心是不可靠的,且很难调御的,能把心专注在腹部的起伏上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但如果禅修者能够保持持续的精进力,妄念就会变得越来越少,心也会变得越来越顺服。

当禅修者能够紧跟腹部的起伏、看清楚时,就能够看到它真正的特质。同时,因为正念增强,禅修者还能看到身体上许多其它的目标。

虽然我们总是说,要观照当下生起的每一个目标,要瞄准,运用精进力,但刚开始练习时,是很难做到的。譬如说,打坐的时候,有时禅修者连自己身体的姿势变了、动了都不知道,没有觉知的能力。这就说明禅修者的正念还不够强。正念若是很强,只要心念一动,禅修者就能立刻知道;身体有感受也会很强;身体的动作更是明显,因为身体的动作是最粗的。

因此,禅修者不会轻易去做任何事。就算忍受不了,想要改换动作、想要移动,也不会马上动,他会保持正念、有觉知地移动。并且,在改换姿势的时候标记,“在换姿势”,“在动,在动”, 这是有系统的练习中的一部分。

既然我们花时间来这里禅修,就要尊重佛陀的教法,就要如法去修习。

有人会说,觉知腹部的起伏?这也太太简单了!连小孩子都知道,吸气时肚皮胀,呼气时肚皮瘪,如此而已!禅修者若是也这样想,就不能认真去观照了,甚至不想去看腹部的起伏,不想把它当作主要目标,进而去寻找一些奇怪、奇妙的身或心的现象去观照。这是大错特错的!

之所以所有的禅师都在不停地、重复地告诉我们要观照腹部的起伏,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这很重要!

这是一个可靠的目标,比身体其他现象都更可靠,因为呼吸较容易观且是常在的。虽然说从目标生起直到结尾,紧跟它不容易,也很难观照,但禅修者还是要尽量去做,坚持不懈、持续地去观照。如此,才能提高禅修者的精进力、正念与正定,智慧才会生起。

在观照的过程中,禅修者不需要去分析、去思考。比如,这是风的特性,等等。知道就可以了,不需要去想,不需要去寻找。正念足够强,智慧自然会呈现。

每天,禅修者都要观照腹部起伏几个小时,因此,在汇报时,也要尽可能地详尽。

首先,要汇报——你是如何观照的?

有没有小心、谨慎、认真地观照?注意力有没有很强?持续了多久?或者,持续一段时间心就散了?能不能精进修习?

如果没有细心去观照,禅修者就不能描述出来腹部的起伏是怎样的。禅师很想知道禅修者是如何观照的,这样他才能了解禅修者的进程,以便能够进一步针对禅修者个人进行辅导。因而,禅修者一定要诚实,向禅师汇报时不可编造。

其次,要汇报自己观照的能力。

心能专心在目标上多久?比如,一分钟、两分钟或五分钟,然后心就跑了。很多时候,我们的心是不受控制的,有很多的妄念。有妄念时,如何对治?之后怎样?这些都要告诉禅师。

随着正念的增强,禅修者会逐渐了解到心是怎样的、如何运作的,会看到“心在想、在评判、在选择、想要这样、想要那样、感到这样、感到那样”,等等;很多种不同的心按照它旧有的模式不停歇地运作着。

其三,要报告自己是如何看到的,看到了什么。

例如,吸气的时候,腹部会鼓胀,好像有东西要拉开它,有东西会上升;字眼并不重要,如何形容也不重要,唯有体验和了解是更重要的,只需用自己的语言描述就好。

其四,要向禅师汇报,心能否跟紧腹部的起伏?

若不能跟紧,其实不用禅修者说,禅师也会知道。从禅修者报告、形容腹部起伏的能力,禅师就能够判断出他能看到什么、能不能跟紧目标。即使如此,禅修者仍然要汇报,至少禅师因此可以知道禅修者能否精进修习。

虽然禅修者还不能看清腹部的起伏,因为昏沉、掉举、疼痛等等,但只要禅修者能够如法去修习,按照正确的方法去做,努力去尝试,禅师就会知道——这个禅修者迟早会进步的!因此,在刚开始的时候,不能看得清楚,不能看得很多,没有关系,重要的是禅修者努力去尝试了,并且报告了真实的情况。

有时,禅师会问一些问题考察禅修者修行的真实情况。比如,你的心能专注在腹部的起伏多久不会有妄念?有人说30分钟,有人说45分钟,有人说一个小时。如此,禅师会认为这个禅修者是看不到自己的心的,因为要停留在目标上这么久是很不容易的。

在禅修的过程中,不应该有预期,不应该有期待,只须保持持续的正念。不需要去分析;不需要问问题;不需要害怕、恐惧、担心;不需要去想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为什么昨天会这样,今天不是这样?不要在心里问问题,也不需要去问禅师。除了小参,禅修者的责任就是持续地观照。

我们把身、心所有的现象,思想、问题、情绪、感受统统作为禅修的对象。因此,有很强的疑惑、恐惧出现时,或看到一些现象,禅修者要知道“疑惑、疑惑”,“思考、思考”,“恐惧、恐惧”,“想、想”,“看到、看到”,持续地去标记并观照,不需要去想。

例如,这是不是风的特性?是不是地的特性?不需要多想!如果觉得硬就是硬,如果觉得张力就是张力。等到有了持续而且强大的正念,答案自然会一一呈现在禅修者面前,想知道的、要知道的都会有答案。

每天,禅修者的体验都是不同的。只要能保持正念,认真去观照去修习,就一定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一定会有不同的体验。禅修者应该把每天看到的、体验到的,详细地告诉禅师,而不是笼统的、大概的、没有细节的汇报。例如,看到了升,然后看到了硬;看到了降,然后看到了松。这些都不是详细的报告。

禅修者需要将里面的细节讲出来,比方说,发生了什么事儿?它怎么样?多长时间是这样?多长时间是那样?中间有什么变化?是硬,硬有什么变化?是软,软有什么变化?这只是个比方,禅修者应该将自身的体验告诉禅师。

当然,一定会遇到困难,五盖一定会出现。五盖就是贪、嗔、昏沉、掉举、疑。当五盖袭来的时候,禅修者怎样察觉它?怎样与它对峙?或者没有办法与之对峙,被打败了。这些都可以跟禅师报告。

首先,应该报告的是,你是怎样仔细、清楚地观照腹部起伏的,看到了些什么?持续观察了多久?这只是一个大概的估计,不需要去看、去数、去算时间。看了一分钟还是五分钟?心的状态是怎样?有没有很多杂念?有没有沮丧、喜悦?有没有什么强的状态?这些都可以报告,如果没有也没有关系。

另外,禅修者的次要目标,如,很强烈的疼痛或其他很强烈的感受,这些也都可以报告。如果没有,就不需要报告了。

行禅

行禅也要报告。一般来说,若行禅一个小时,就一定要有20分钟的快走,即左步右步,之后是提起、放下,接着才是提起、推进、放下。初学者走左步右步比较好。

那么,能走多久?心能专注多久?看到了什么?体验到了什么?有没有杂念?有杂念后又怎么样?虽然说,走得很快,禅修者未必能感觉到硬、软,但肯定都能看到脚在动。这只是个例子,做行禅报告时,禅修者要报告每一个步骤自己是怎样做的。

我们可以控制自己身体的动作,就是说当我们的身体在移动的时候,站起或者坐下,行走或者躺倒,洗手或者吃饭,无论我们在做什么,都要保持正念。

在做小参报告时,有些禅修者眼睛东张西望。不管这个禅修者怎样报告,观照腹部的起伏是如何清楚,心是如何轻安,单看他怎样进小参室,禅师就已经知道他是否缺乏正念了。

一般情况下,在禅师面前,我们都会对禅师和法很尊重,都会尽量如法去做,但难免还是会不小心。若在禅师面前都不能保持正念,连六根门的眼根都控制不住,其它时候就更不用想了。

如果想培育智慧,想培育强的定,不培育持续的定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在这里呆多久都没有用。因此,必须培育强的正念,时常保持正念,如果连身体的行动——眼睛都控制不了,又怎能控制自己的心呢?

记得还是沙弥的时候,我跟随大师学习禅修,当时我有很大的愿力,想要持续地保持正念、不间断,并且努力去做。一次,小参的时候,我坐在大师旁边。忽然,大师说,“你现在没有正念!”当时吓了我一大跳。被他这么一骂,我才意识到自己当下真的没有保持正念。这才才明白——自己不知道、看不到、没有保持正念的时候,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是不知道的;无论是坐着不动,还是站立、行走,有经验的禅师一眼就能看出我们有没有保持正念。

因此,给大家一个忠告:无论是在小参的时候还是其他时间,一定要认真去修习。要尊重禅师,尽力去做,即使不能十全十美,我们也会让禅师知道,我们在努力去做。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性,但我们要有勇气去尝试。上次可能我们看了十次,这次有没有减少呢?

无论禅修者的正念是身念住、受念住、想念住或心念住,这四个念住统统是在当下的每一刻。不仅包括打坐、行禅的时间,也包括从早上睁眼起床,到晚上躺下睡觉的所有时间,这十几个小时里,每一刻禅修者都要保持正念,要有精进力,要很准确、认真、细致、透彻地去观照。

我们不是来这里读书、学习的,不需要去思考,不需要探讨理论,不需要去分析,不需要问问题,只需每一刻保持正念,不停地知道、知道,知道当下怎么样、发生了什么。禅修者要投入自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去实修,真正地去实践、修习、操作。

有些禅修者身边放着本子,闭上眼睛没十几分钟就忽然睁大眼睛开始写,写完又闭上眼睛去打坐,过了一会儿又写。这样的禅修者不是在修,是在写报告。

禅修者不需要写,需要的是修。过后如果不记得,只能说明自己的体验不够深、不够清楚,禅修者就应该继续深化这种体验,看清、认清。不记得的,都是我们不清楚的,知道的不会忘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12-14 01:10 , Processed in 0.06878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