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379|回复: 69

南传佛教的汉译最好使用历史上的传统译法

   关闭 [复制链接]

13

主题

80

帖子

8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80
发表于 2011-2-15 18: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人认为南传佛教的一些翻译,例如名字,名称已经地名等最好使用历史经典中沿袭已久的固定汉语,而不需再按照巴利语的发音重新翻译。原因是汉语相对与其他语言来说很特殊,以表意和象形为主,而外语尤其是以拼写为主的语言以发音就能知其语义,二者大相径庭。如果强行以巴利语的发音来翻译很多佛教名词,将会不能体现语义的庄严和神圣的目的。而且,经过千百年来的历史,中国人对佛教经典里的名词有了固定的认知,如果换了另外一个词,均不知是指向是谁,说的是什么。这样对佛教(无论是南传和北传)传播并无益处。

27

主题

347

帖子

356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356
发表于 2011-2-15 20: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1

主题

95

帖子

11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
发表于 2011-2-16 09: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佛呵斥梵语了。请说明。

点评

bye
佛陀是呵斥以大众听不懂的语言来统一佛法,这样不利于大众听闻,他教导应该以流传最广的习惯和语言来传播佛法,请切记,要正确理解佛陀的教诲  发表于 2011-2-19 22:15
佛陀说:诸比库,不得以梵语统一佛经,若这样做犯恶作!  发表于 2011-2-16 20:59

1

主题

95

帖子

11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
发表于 2011-2-16 09: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者记载佛经的梵语被古印度称作佛教梵语,和传统的梵语不一样,形成相对较晚,早期的梵语叫雅语。而记载佛经的梵语形成稍晚,其辞藻,语法,与巴利语有很多地方是一样的,但语法表达上要比巴利语繁杂。梵语记载经典也是由于,历史上梵语成为官方语言后形成的。

点评

佛陀在世时的雅语就是指梵语。  发表于 2011-2-16 21:01

1

主题

95

帖子

11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
发表于 2011-2-16 09: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翻译上,如果要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宣传,我同意楼主的,因为例如亚难,在中国称阿难,是不是非要叫亚难才是此人,这个本身已经坠落到固见和所知障里。还有波罗蜜,非要翻译成巴拉密,这点会让很多想了解南传的大乘学者很别扭。其实差哪呢,就好像英文中,玛丽,迈瑞的意思一样。

点评

大乘学者感到别扭?大乘对一个词有很多叫法你知道吗,真大乘行者会感到很高兴的。  发表于 2011-2-16 21:08

30

主题

457

帖子

458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8
发表于 2011-2-16 14: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乘佛教的学者有几个人?要是觉得别扭,可以自己翻译,或者看元亨寺的译本,足够那些学者不别扭好几年的了,干嘛以大乘学者的名义来干涉上座部佛教的译经呢?

30

主题

457

帖子

458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8
发表于 2011-2-16 14: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新的翻译规范中,是继续借用现有的北传佛教的古译来代替巴利语专有名词的音译呢?还是根据巴利语的实际读音进行重新拼译呢?以下将专就这个问题来进行讨论和分析:

1、目前收录于汉传佛教大藏经中的经典,绝大部分是从梵语(sanskrit)翻译过来的,而上座部佛教所使用的经典语言是巴利语。虽然梵语与巴利语皆同属于古印度的雅利安语,但梵语属于正统的雅语,为婆罗门、刹帝利等高等种族所专用。而巴利语乃属于当时的民众方言——布拉格利语(pràkrit)的一支,广泛使用于普罗大众之间。这两种语言在发音、词型、语法等方面皆不尽相同,不能混为一谈。

2、佛教梵语是当时流传于西北印度和中亚细亚的说一切有部等部派佛教以及大乘佛教所使用的经典语言,而巴利语是属于南传上座部佛教所使用的经典语言。这两种不同的经典语言分别为不同的传承(传统)所使用,不能一概而论。

3、上座部佛教相信:巴利语是佛陀当年讲经说法时所使用的马嘎塔口语,故又被称为“马嘎底语”(Màgadhika,Màgadhi,摩揭陀语)或根本语(Mulabhàsa)。这种语言早在公元前3世纪阿首咖王(Asoka,阿育王)时代即随着佛教的传播而传到了斯里兰卡和缅甸,并一直流传到今天。虽然梵语起源于古老的吠陀语,在语源上和历史上比巴利语还要早好几个世纪乃至上千年,但是佛教开始较广泛地使用梵语(即佛典的梵语化)却是在公元1世纪左右,亦即在佛灭五、六百年以后的事。以后来的佛典语言与早期的佛典语言相提并论,似有欠妥之处。

4、在《律藏·小事篇》中记载,佛陀在世时,有两位婆罗门出身的兄弟比库企图要求佛陀允许他们将佛语加上梵语的音韵(Chanda,阐陀),遭到佛陀的严厉呵责与禁止[3]。音韵是一种吐字讲究、格律工整、文句优雅、韵律长短有序、声调抑扬顿挫的婆罗门读诵法,常被运用于造偈语颂诗,为当时的婆罗门等高等种姓所采用。音韵学是梵语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时也可等同于梵语[4]。佛陀之所以禁止把佛语加进梵语的音韵,而提倡比库们使用俗语——马嘎底口语——一种在当时中印度恒河流域一带地区被普通老百姓广泛使用的民众方言,是为了避免后来的佛弟子们舍法逐文、以音坏义。为佛弟子,应该谨记佛陀的这一项教导!

5、梵语是由形成于公元前15世纪~公元前10世纪古老的吠陀教所使用的吠陀语演变而来,之后又经历古典梵语的阶段,一直以来都是婆罗门祭司阶层用来读诵吠陀、祭拜诸神的专门用语。约在公元前3世纪~公元2世纪的四、五百年间,梵语又经过几代文法家的改革和规范化,使其最终成为在全印度范围内广泛使用的语言而渐趋定型。公元4世纪,随着信奉婆罗门教-印度教的笈多王朝统一印度,印度教因得到了统治者的扶持而风行全印度,梵语也作为国家的公用语而得到全面的推广应用。佛教在与婆罗门教对抗竞争与接受国家王权的双重压力之下,佛典的梵语化便在佛教内部全面展开,乃至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混有大量俗语成分的、不规范的“佛教梵语”,或称“混合梵语”。佛教抛弃俗语而完全采用梵语,其结果是不仅使婆罗门教-印度教对佛教的影响越来越大,还使佛教越来越脱离一般民众,最终走向了学术化与经院化。佛教在印度发展到后期阶段之所以会逐渐消融于印度教文化大潮之中,乃至最后在印度本土销声匿迹,这与佛典的梵语化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作为佛弟子,抛弃佛陀自己的语言而使用外道(婆罗门教-印度教)的语言[5],这是否恰当呢?

6、梵语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早已失传了,而从印度传到中亚细亚、中国汉地和西藏等地的梵文经典都被译成了当地的语言文字。现在要了解梵语,也只能靠近现代在中亚细亚等地出土的残片或散落于西藏各地寺院的经典来进行研究。然而,流传了两千多年的巴利语直到今天仍然在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南传上座部佛教国家和地区受到高度的尊重与广泛的使用,许多上座部比库甚至还能流利地使用巴利语来进行对话和书写。以“死”的梵语取代“活”的巴利语,实为不妥!

7、巴利语主要流传于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等南传上座部佛教国家和地区,而梵语在中世纪时主要流传于印度和中亚细亚一带,这两种语言所流传与被使用的区域也不同。

8、当以梵语为媒介语的部派佛教和大乘佛教的经典被翻译成汉语时,古代的译经家们皆以他们那个时代、那个地区所使用的方言来音译梵语的专有名词。因此,不同时代的译经家们对于同样的一个梵语名词也有不同的译法。比如“印度”(Indu)一词,古代就曾音译为:身毒、申毒、天竺、天笃、身笃、干笃、贤豆、身豆、天豆、印土、呬度等等。随着时代的不断变迁,语言文字也在不断的变迁,这些以古代发音来音译的梵语名词,在今人读来,有些不仅异常拗口,而且与梵语的原来读音已经相去甚远矣。

9、目前通用于中国汉传佛教界的梵语古音译,有很大部分采用的是东晋时龟兹人(今中国新疆)鸠摩罗什的译语。而他的许多译语、译意,即使在其后不久的唐代,也被玄奘大师、义净法师等精通梵唐语言的翻译大家们批评为“讹也”、“讹略也”。现在只要稍懂梵巴语言的专家、学者,也不难看出这些译语的错误与讹略。

10、更有甚者,中国佛教的祖师大德们自古以来就有创新、发挥的习惯,对于直接从印度与西域传过来的佛教也不肯完全地学习与接纳,而要与中华的本土文化进行一番融会贯通,才能有选择性地接受与吸收。对于古来音译的梵语专有名词,他们也不肯直接按照其读音来拼读,而要稍为改一改、变一变,使这些原来已经够别扭的梵语音译变得错上加错。比如“般若”(慧) 一词,梵语为prajnà,接近现在的读音“不拉只雅”, 巴利语为pannà,读音近似为“班雅”, 与“般若”很接近。但“般若”一词在目前的汉传佛教界并不直接读为“般若”,而是讹读为“波惹”或“波夜”;比如“阿那般那”(入出息,简称安般)的正确汉语读音与巴利语和梵语ànàpàna的发音几乎一致,可现在这个词被普遍讹读为“婀娜波娜”;又比如把“阿罗汉”读为“婀罗汉”,甚至简化成词义相反的“罗汉”。这种不明真相、自作聪明的拼读方法究竟起于何时,现在已无从考究了。如果仍然把现有北传佛教的梵语古音译用在巴利语专有名词的音译上,这种错误的拼读方法必然还将以讹传讹地继续使用下去。

11、语言本来就是人们用来交流沟通的一种工具。这些梵语古音译对于讲“圆融”、“方便”的北传大乘佛教来说,只要大家能听得懂,明白其意,当然不必过多细究[6]。然而,上座部佛教属于“保守派”,注重传统,教理精密、道风严谨,对于那些不求甚解、不甚了了的治学态度难以在上座部传统中立足。有志于修学上座部佛教的华人自然也应该继承上座部的这种优良传统。在使用巴利语专有名词的音译方面,如果继续借用北传佛教马大哈式的梵语古音译,实在与上座部的传统相左!

12、目前巴利语流传于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等上座部佛教国家和地区,已经成为一种国际性语言了,不同国家之间的比库及佛教学者至今仍然可以用巴利语来进行交流和沟通。虽然巴利语作为一种语言,自古至今都没有自己独立的文字,但是,所有的上座部佛教国家和地区都使用自己国家、民族的语言字母来拼写巴利语。他们之所以可以使用巴利语来进行对话,是因为他们在使用自己的语言字母来拼写巴利语时都是采用音译法。假如这些不同语言字母的音译拼读法没有一种共同的发音的话,他们之间的沟通交流也成为不可能。如果华人圈的上座部佛教弟子仍旧借用现有北传佛教的梵语古音译来拼读巴利语的话,那么,这种带有浓厚北传色彩的巴利语音译,就将与已经成为上座部佛教弟子之间用来沟通交流的国际性语言相脱节。同时,在外国的上座部佛教弟子们听来,华人圈中的上座部佛教弟子们所讲的巴利语发音也将是怪模怪样的。

13、巴梵分离的做法并不是没有先例。在英文佛学著作中,北传大乘佛教(包括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的作品在使用源于梵文的专有名词时所采用的梵语,比如dharma(法,达摩)、karma(业,羯磨)、nirvàna(涅槃)、bhikùu或bhikshu(比丘)、sutra(经,修多罗)等,在上座部佛教的作品中都使用了巴利语dhamma, kamma, nibbàna, bhikkhu, sutta等。可以想见,假如一位西洋的上座部比库在谈论佛法或写作时使用梵文来表述一些专有名词的话,是多么的不伦不类。

14、如果继续借用现有北传佛教的梵语古音译来拼读巴利语的话,其唯一的好处就是为那些已经有一定北传佛学基础的信徒们提供语言上和理解上的方便。换而言之,如果在华人圈中发展上座部佛教只是为了化度和改进北传佛教的话,或者其发展对象只着眼于目前已经接受和借用北传梵语古音译的那一群上座部佛教信众的话,当然没有必要探讨所谓巴利语新音译的问题。然而,从现实情况来看,能够对上座部佛教感兴趣,能够更系统、更完全、更纯粹地接受上座部佛教传统的人,反而更多的是那些并没有北传佛教基础、见地纯如白纸的人,以及那些虽然曾经接触过北传佛教,但所受影响并不很深的一群人(这一点在中国大陆尤其明显)。这一群人对许多北传佛教的专门术语以及梵语古音译往往都比较陌生。在这种情况之下,是否有必要让他们在刚开始学习上座部佛教的时候,就接触和使用发音与巴利语实际读音有一定差距的北传梵语古音译呢?然后再让他们把这种不规范的阅读方法和拼读方法养成习惯,以讹传讹地一代一代继续流传下去呢?今日不改,更待何时?!

15、与北传大乘佛教对比起来,上座部佛教在华人圈中从过去直至现在都是属于弱势群体。因此,在巴利语专有名词的音译方面一直以来都借用北传佛教的梵语古音译也是情有可原的。然而,上座部佛教无论是在三藏经典、教义教理、禅修方法、修行目标、生活方式等方面,还是在历史发展、教法传承方面,都与北传大乘佛教有很大程度的区别。

点评

讲的合情合理,赞叹!  发表于 2011-2-16 21:10

30

主题

457

帖子

458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8
发表于 2011-2-16 14: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从现实情况来看,能够对上座部佛教感兴趣,能够更系统、更完全、更纯粹地接受上座部佛教传统的人,反而更多的是那些并没有北传佛教基础、见地纯如白纸的人,以及那些虽然曾经接触过北传佛教,但所受影响并不很深的一群人(这一点在中国大陆尤其明显)。这一群人对许多北传佛教的专门术语以及梵语古音译往往都比较陌生。在这种情况之下,是否有必要让他们在刚开始学习上座部佛教的时候,就接触和使用发音与巴利语实际读音有一定差距的北传梵语古音译呢?然后再让他们把这种不规范的阅读方法和拼读方法养成习惯,以讹传讹地一代一代继续流传下去呢?今日不改,更待何时?!

13

主题

80

帖子

8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80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14: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恕在下补充几点。首先,在觉悟之路网站学习到了很多佛教经典,上座部经典保留了很多原始佛教本意,收获良多。而且本人认为应该使更多的人了解原始佛教的原始本意。而翻译就是很关键的因素。以巴利语新译的汉语佛经,有些专有名词使人感觉不太适应,尤其是对佛教佛经有研究的人,看了之后感觉不知所云。由于本人在日常工作以英汉翻译为主,所以对于外语名词翻译为汉语之难深有体会。事实上,大多数的外语名词(名字,地名,特指名称等)如果按照外语发音,几乎无法完全按照原发音翻译为汉语。因为汉语并不是按照音节发音,有很多音在汉语里是没有的。所以古代译师采用意译并有所变通是有道理的,并非是人为的有意搞破坏。现举例,佛陀尊号Gotama (梵语Gautama)以巴利语发音被新译为“苟答玛”,本人实在是找不出该译法相对与古译之“乔答摩,瞿昙”有何高明之处。按,从音上,汉语里苟与狗同音;从意上来说,苟字本身并非一个褒义的字,相反有很多延伸的贬义词,例如 苟延残喘,苟且偷生等等。那么,我们以汉语为母语的人以这样的发音并且含有贬义的字来称颂佛陀的名号,是对佛陀的尊重呢还是亵渎?古译的“乔答摩”就是很有水平的翻译,因为乔在汉语里也是一个姓氏,且无论从发音和语义来说都无任何贬义。

再举一例,巴利语arahant(梵语arhant)被新译为“阿拉汉”,而这个词的发音使人立刻与伊斯兰联系起来。阿拉汉的发音与汉译的一些阿拉伯人的名字很接近,例如《一千零一夜里》的阿拉丁。而且,在过去伊斯兰教真主安拉有时也汉译为阿拉。那么,我们在读佛经时看到这样的名词,会否与其他宗教相混淆呢?

再有比丘和比库除了发音有细微差别外,实在找不出有什么实际上的真正差别。在此不赘述。以上仅为自己迂见,恳请诸位指正。

点评

“bodhi 请吉祥鸟不懂不要瞎说好么”我已经看到好几次你如此这样斥责别人,真不知道你又懂多少?  发表于 2011-2-19 21:37
请吉祥鸟不懂不要瞎说好么,你这种人很容易挑起事端。不懂装懂。  发表于 2011-2-16 18:23
阿含经典里面比丘和比库的确是所指相同。但是现代意义上的比丘,就跟比库千差万别了。  发表于 2011-2-16 16:40

13

主题

80

帖子

8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80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15: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吉祥鸟 的帖子

请原谅,对您做出的一些结论在下不能认同。本人即为有十余年北传佛学(姑且这么称呼,本人人为佛教并无南北之分,这些都是后来人以分别心制造出来的),如果您人为上座部相对于大乘的汉译更正确,那么就是在有意继续加大南北二宗的分裂。相信佛陀并无将自己所传之教搞成南北二派之意。另外,本人认为南北二宗不能说谁高谁低,有此心者也是在破坏佛法。

点评

文以载道,文字本身并不是道,非要在语言文字上去争出牙齿血,实在是非常愚蠢的事,佛陀嘱咐的四依处,并非只见于北传佛教,这是佛弟子共尊的  发表于 2011-2-22 20:09
学十年北传?其实很多和你一样的比你学的更久的也没见咋样。在现今大陆的上座部学人中,有十年已上北传学龄的而后改学的不在少数。  发表于 2011-2-19 21:40
什么南北二宗分裂?奇谈怪论不值一驳。  发表于 2011-2-16 21:27
是的,就我看来你就是在破坏佛法,而其还自以为是护法,其实护的是自己而不是法。  发表于 2011-2-16 18:24
什么人,和什么‘经典’在‘破坏佛法’,相信各人自有不同的解读。  发表于 2011-2-16 16:4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0-31 00:16 , Processed in 0.0653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