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111|回复: 0

觉知疼痛的本质——恰宓长老

[复制链接]

18

主题

148

帖子

14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8
发表于 2017-12-20 21: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覺知疼痛的本質

——选自《毗婆舍那智慧禅指导小册》第四章  恰宓禅师佛法开示摘录

  

毗婆舍那或智慧禪是以四念處為基礎,也就是:(Kāyānupassanā Satipatthāna)身念處、(Vedanānupassanā Satipatthāna)受念 處、(Cittānupassanā Satipatthāna)、心念處(Dhammanupassanā Satipatthāna)法念處。法念處的目標是指,以心本身來作為正念覺知的目標,例如:思考的心、散亂的心、及能看的心等等,也就是說,禪修者必須覺知,任何當下的每一剎那生起最明顯的身或心現象。

受念處(Vedananupassana Satipatthāna)可分為:

樂受(Sukha-vedanā)

喜受(Somanassa-vedanā)

苦受(Dukkha-vedanā)

憂受(Domanassa-vedanā)

捨受(Upekkha-vedanā)五種。

樂受(Sukha-vedanā):

是依據在色身所生起的現象或過程所帶來的愉悅感受。

喜受(Somanassa-vedanā):

也是一種愉悅的感受,是從心生起的,也就是經由一種心理或情緒的狀態而生起的,這是基於心法過程所引生的愉悅感受。

苦受(Dukkha-vedanā):   

依據在色身上所生起的現象或其它過程所帶來的不舒服的感受。(是屬於身體的感受)

憂受(Domanassa-vedanā):

是心法所產生的不愉悅感受,屬於一種心理或情緒的狀態。

捨受(Upekkha-vedanā):

只有一種類型,既不是苦受,也不是樂受,是基於心法(非色法)的不苦不樂受。

大部份的時間,禪修者必須去面對苦受(Dukkha-vedanā)──不舒服的身體感受,例如:疼痛、僵硬、癢、麻等等。然而,有時也會有在心生起令人舒服的感受。在更高層次的禪修中,當定力穩定,且正念分明時,你可以非常透徹地覺知到身體的每一個動作,因此,你會感到快樂,喜悅(pīti)油然而生。這時候,執著可能會生起。當你經驗在心生起愉悅的感受時,你應該覺察「愉悅、愉悅」或「美好、美好」。當觀照心變得持續,且有力時,在持續的觀照心之間,就沒有任何空隙可讓執著生起。一旦執著消失之後,你就可以繼續禪修,去經驗更高層次的觀智。

如果,你已經達到了第十一層次的觀智──「行捨智」時,就沒有苦受和樂受,也沒有不悅和愉悅。心深度地集中專注在目標上,不會跑開,心能觀照和透視身心現象的生起與消失,即是無常。這時候,觀照心好像有彈力似的;即使,你將心轉移到你喜愛的目標上,它也不會跑去那個目標。這時候,你不用刻意努力地去觀照,因觀照心會自然穩固、集中精神地觀照目標。在這個層次,對禪修者而言捨受會非常明顯。除了這個層次之外,捨受並不明顯,以至於你無法注意到它。

然而,在剛開始的階段,禪修者大多數的時間,都在面對不愉快的身體感受──苦受(Dukkha-vedanā)。無論是身體、或心理上的苦受,都比較容易觀照。而身體、或心理的愉悅感受反倒是不容易觀照,因為人類的天性是喜歡愉悅的事物。當禪修者在禪修中產生快樂時,往往會陶醉在其中,而忘記觀照它。因此,每當這些感受生起時,禪修者必須提醒自己,並且下定決心去觀照。疼痛是禪修者最親密的朋友,也是通往涅槃大門的鑰匙,因為,大多數的時間疼痛是明顯的,所以,它能使禪修者了悟疼痛的真實本質。

觀察或覺知受蘊的目的,是為了要了悟受蘊的真實本質。然而,有些禪修者並不明白這個目的。每當他們觀照疼痛時,他們的目的,往往只是為了使疼痛停止、或是消失。當他們經過一個小時或一個半小時的觀照或覺知,仍然無法使疼痛消失時,他們就會變得失望──他們的目的,只是要使疼痛消失,而不是去了悟疼痛。覺知疼痛的正確目的,是要了悟它的真實本質,也就是要了悟疼痛的獨特及共同性質。

在巴利文裏,獨特或各別性質是"sabbhava-lakkhana"而一般或共同性質是samanna-lakkhana。"Sabbhava"是獨特或各別,"Samanna"是一般或共同,而 lakkhana是性質。如果,我們能夠達到心清淨(Citta-visuddhi),漸漸地,我們就能夠徹底了悟,被觀照的身心現象的獨特和各別的性質。我們的心愈能專注集中在目標上時,觀智就愈銳利且具有洞察力。

因此,如果身體有任何不舒適的感覺生起,你應該覺知和在心中標記為「痛、痛」、「僵硬、僵硬」、「癢、癢」或「酸痛、酸痛」以此類推。標記或在心中默念並不十分重要。它只是幫助我們的心集中當下的目標,在這個例子中,就是身體不舒適的感受。當禪修到了高層次的階段,你不需要標記或在心中默念,只需要如實地覺知或正念觀照目標。然後,漸漸地,當你專注在疼痛的定力愈深,就會感覺到疼痛更劇烈。你感覺到疼痛的增強了,你或許會認為它變得愈來愈劇烈了,但是事實上,這疼痛並沒有增強,疼痛只是如它所是。因為,擁有很好的定力,你對疼痛的覺知就愈來愈清晰。當你專心、積極、反複地覺知疼痛時,心會變得更專注在疼痛上;而當心變得愈專注時,觀智或智慧的洞察力會更加銳利。隨著深度的定力,你對疼痛的了悟就愈來愈深入和清晰,所以感覺上,疼痛似乎變得更劇烈了。

如果,你能具有耐心,且專注地覺知疼痛,定力就會變得更強。漸漸地,「你」將不會感覺與疼痛一起,但是,你所了悟只是「唯有疼痛」而已。在你修習坐禪時,即使有疼痛的感覺,你不會認為「我在疼痛、或我感覺到疼痛」,你所了悟到的只是「被覺知的疼痛」,有疼痛和覺知它的心;有時,你甚至不知道疼痛的位置。有時候,你也察覺不到身體的形狀,你所了悟的,只是「疼痛的感覺」和「覺知疼痛的心」。在這整個世間,確實存在的只有這兩種過程──「感受」和「認知」。所以,你不會認為是「你」在疼痛,「疼痛只是疼痛」而已,既不是「我」,也不是「你」;不是「人」,也不是「眾生」。這樣的觀智已了悟疼痛的本質,去除了「人」、「我」、「自我」或「靈魂」的概念。這意味著你已經了悟到疼痛和觀照心的真實本質。觀照疼痛的目的,是為了正確了悟疼痛的獨特性質。身體上的苦受個別性質,是體驗到令人不悅的外塵或目標;觀照心的個別性質,就是「認知」而已。

當你以分明的正念和深度的定力持續修習時,你就會不斷地體驗到疼痛的感覺,像浪潮一樣,一波一波的生起。當你一觀照到它,它就消失了。接著,另一波的疼痛又生起,你觀照它,它就會消失。之後,一波接著一波的生起,一系列的疼痛的感覺,如浪潮般,一波又一波地出現,一波又一波地消失。這意味著,你已經了悟疼痛的一般或共同性質──無常(Anicca)。

有時候,你可能會感覺到非常強烈的疼痛。你的觀照心強而有力,也有足夠的深度定力,然而,疼痛並沒有消失。你沒有覺知到任何像波浪般的感受,只能感覺到疼痛的強度。有時,你可能只能感覺到疼痛範圍的大小。當你更精進努力,且耐心地覺知疼痛,漸漸地,心會變得更加專注集中,之後,心凝聚在疼痛的中心,直到穿透疼痛。

在那個時刻,疼痛的感覺是非常強大和劇烈的。但是,你不轉移觀照的心,持續觀照「痛,痛」之後,觀照心穿透疼痛的中心,疼痛便爆裂或瓦解。藉由觀照,你了悟到疼痛是會瓦解、消失或爆裂的。這時,不再覺得是痛,你知道且了悟,你只是單純的覺知它,如此而已。這也意味著,你已經了悟疼痛的共同性質──無常(Anicca)。

還有一些其他方式,可以使你了悟疼痛。有時,當你以穩固的定力在覺知疼痛時,疼痛會突然消失,接著,另一個疼痛在另一個地方出現,你覺知到它,疼痛立刻消失。之後,另一個疼痛出現,你覺知它,疼痛又立即消失。這時候,你的定力是非常好的。當禪修者擁有這樣的經驗時,可能會對自己能覺知疼痛的經驗感到歡喜或高興;因為他們透視到疼痛「消失、消失、消失」,這也是一種很好的經驗──表示了悟疼痛共同性質之觀智。

偶爾,初學者可能會覺得疼痛變得無法忍受;疼痛已超過了禪修者所能忍受的程度。於是,禪修者可能會想要改變姿勢來舒緩疼痛。能夠坐禪至少三十分鐘的禪修者,不應該改變姿勢,即使一坐之中,一次也不可以。相反地,他們應該停止禪坐,起身再修習行禪。在一坐中改變姿式,會中斷你的定力。如果,你經常改變姿勢,這會變成一種習慣。之後,即使你的禪修已經進展到更高層次的經驗,就算沒有任何無法忍受的疼痛,你仍然會想要改變姿勢,因為改變姿勢已成為一種習慣。然而,如果禪修者基於身體的因素,無法坐禪至少三十分鐘時,他可以改變一次姿勢,以舒緩疼痛,但只能一次,不是兩次。之後,他應該繼續坐禪,覺知任何當下明顯的身心現象。

假如,一位初學的禪修者,禪坐十分鐘後,就感覺到無法忍受的疼痛,這時,禪修者可以改變姿勢,因為,他無法持續靜坐半小時。改變姿勢時,一定要很有正念。當禪修者想要改變姿勢的時候,他應該要覺知,且如此標記「想要、想要」或「動機、動機」,這整個心法都必須如實觀照。當他伸出腿時,他必須覺知即標記「伸出、伸出」。當移動身體時,他應該觀照即標記「更換、更換」或「移動、移動」。當他在彎曲腿時,觀照即標記「彎曲、彎曲」以此類推。最重要的是,在更換坐姿的過程中,禪修者必須對所有的動機和身體的移動保持正念。「標記」是一種讓心能夠集中專注在禪修目標的方法。改變姿勢之後,他應該繼續觀察任何明顯的身心現象。又過了五至十分鐘的禪坐後,他可能會再度感覺到強烈的疼痛,這時候,他應該儘可能耐心地去觀照疼痛。當他覺得無法再忍受時,他應該很有正念地站起來,去修習行禪。

另外,還有一種處理疼痛的方式。假設,一位禪修者禪坐了四十五分鐘後,一個無法忍受的疼痛生起,這時候,他可能很想要更換姿勢。在這個例子中的指示是,這位禪修者不應該更換姿勢,而是應該很有正念地站起來,去修習行禪,因為他已經能夠持續禪坐超過半小時,完全沒有更換姿勢。如果,這位禪修者不願意起身去行禪,因為,他才禪坐四十五分鐘而已,那麼,他可以將注意力轉去意念佛陀的德行來避開疼痛。這就是所謂的「佛隨念」(Buddhanusati Bhāvanā)——意念佛陀的德行,是修奢摩他禪或定的業處之一。這時候,禪修者會覺得疼痛減輕了,實際上,疼痛並沒有減輕。而是,當禪修者的心全神貫注於意念佛陀的德行時,對疼痛感覺知不再那麼明顯,因此,禪修者會認為是疼痛減輕了。這就是在避開疼痛。

佛陀曾在《Bikkhunupassaya Sutta》或在比丘尼的寺院所作的開示中,教導上述的方法──從毗婆舍那轉移到奢摩他禪修。如果,你非常的散亂、沮喪、不樂意、懶散、昏沉、或正擔心著某件事,這樣,你無法很專注。在這種狀態下,你是無法在毗婆舍那禪修中獲得任何進步的。所以,為了有所進展,你應該暫時轉去修習奢摩他。你可以選擇任何一種令你快樂或愉悅的奢摩他禪修的目標,例如:佛隨念、法隨念、僧隨念,捨隨念、戒隨念、或慈心禪,並專注集中在這個目標上。之後,當你的心能夠全然地專注集中在任何這些的禪修目標時,你會感到祥和與快樂,而且,你的心會非常的清淨。那些會使你分心的事物不再出現了,因為,你的心對禪修感到非常地喜悅,而且能夠擁有相當程度的專注力。這時候,你就可以轉回來修習毗婆舍那,如實地觀照任何的身心現象。當你如此覺知到任何毗婆舍那禪修的目標你將會成功。這種禪修方法,佛陀稱為Panidhaya Bhāvanā。有時,如果你無法在毗婆舍那禪修中有所進展時,你可以使用這種方法。

祝福大家,都能了悟疼痛之獨特與共同性質,證得道智(Maggañāna)和果智(Phalañāna)。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8-1-18 09:41 , Processed in 0.04207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