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山海轻风

《发趣论轻松谈》-二十四缘入门-连载

[复制链接]

20

主题

163

帖子

16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9: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间缘(Anantar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2-3)
  
1.        cakkhu-viññāṇa-dhātu (sota-, ghāna-, jivhā, kāya-)taṃsampayuttakā ca dhammā mano-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2.        Mano-dhātu taṃsampayuttakā ca dhammā mano-viññāṇa-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3.        Purimā purimā 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4.        Purimā purimā 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5.        Purimā purimā a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6.        Purimā purimā a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7.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8.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9.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10.        yesaṃ yes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ā ye ye dhammā uppajjanti citta-cetasikā dhammā; te te dhammā tesaṃ tes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1.        依无间缘之力,眼(耳、鼻、舌、身)识与其心所,缘助后续的心、心所法生起。
2.        依无间缘之力,意与其心所缘助后续的意与其心所生起。
3.        依无间缘之力,前行的善法缘助后续的善法生起。
4.        以前行的善法为缘,后续的无记法生起。
5.        以前行的不善法为缘,后续的不善法生起。
6.        以前行的不善法为缘,后续的无记法生起。
7.        以前行的无记法为缘,后续的无记法生起。
8.        以前行的无记法为缘,后续的善法生起。
9.        以前行的无记法为缘,后续的不善法生起。
10.        无论先行的法为何,其后立即有相续的法、心以及心所生起。依无间缘之力,先行法缘助后续法生起。

三个专有名词

        我们当学习在《发趣论》中重复使用的三个专有名词:善(kusala)、不善(akusala)与无记(abyākata) 。

1.        善:善指善心,相应的善心所如无私、慈心、体谅、悲悯等。它们总是会导致善行,如布施(dāna)、持戒(sīla)、禅修(bhāvanā)、谦逊(apacāyana)、做义工(veyyāvajja)以及其他。这些显然是纯净的(anavajja),且自利利他(sukha-vipāka)。因为这二个理由,我们称之为「善」。
2.        不善:不善指不善心,相应的不善心所如自私、贪、瞋、痴、嫉妒、慢、自大、偏见、恶意、迷惑、妄想等等。它们总会导致不善行,如杀、盗、婬等。显然,这些是不道德的(sāvajja),且害人害己(dukkha-vipāka)。因此我们称之为「不善」。
3.        无记:Abyākata直译为「无记」,指那些不能被决定为善或不善的法。这有四类:果报心(vipāka)、唯作心(kriyā)、色法(rūpa)以及涅槃(Nibbāna)。在阿罗汉所做善行的背后,总是有属于阿罗汉的唯作心。显然这些是善的,但称为唯作是因为对不受后有的阿罗汉而言,不会招致任何果报。

前行到后继

        根据这个缘,前行的心识剎那,依无间缘之力缘助后继者生起。这个事实说明了心的潜存的力量,如何从前行的心识剎那,过渡到继起的心识剎那,从一世到另一世。在讨论这些之前,我们先检视三种心路过程(Vīthi):

1.        潜意识的过程(bhavaṅga-santati有分相续)
2.        五门心路(pañca-dvāra-vīthi)
3.        意门心路(mano-dvāra-vīthi)

        潜意识的过程(bhavaṅga-santati有分相续)

        如基本阿毗达摩那一节所言,我们的先天心有三个名称:生命开始的最初剎那是「结生心」(paṭisandhi),最后剎那是「死心」(cuti),二者之间是「有分心」(bhavaṅga)。此一先天心最有可能就是我们所说的「潜意识」,因为它一直都不够活跃,无法经验当下的感官目标(所缘)。何况,它是我们所谓的「生命」的一部分,因为它代表我们的遗传,就像一颗小小的种子,其中含藏着长成一整棵巨树的潜能。所以,没有办法重新塑造它,也不能说它是善(kusala)或不善(akusala)的,因此就归类为无记(abyākata)的状态。自我们受胎的那刻起,此潜意识就终生不断,持续地流动着。我们可以把它比喻成主人,而感官意识和速行心便是访客。当我们处在母胎时、在深层睡眠中、或在有些类似无意识的状态中时,它的无间断的流动是最明显的。在持续的流动中,前剎那成为后剎那生起的助缘。于是,有此一说:继起无记心以前行无记心为缘(abyākata to abyākata)。

        五门心路(pañca-dvāra-vīthi)

        有五种五门心路:眼门心路、耳门心路、鼻门心路、舌门心路以及身门心路。根据阿毗达摩的思想,我们的感官 在胎中生命的第十一周,开始生起并成长完全。当所缘 撞击感官时,与感官相关的心路过程即刻展开。举个例,当色所缘撞击眼门,吸引我们的注意 时,眼识与连续的心识剎那生起,〔过程〕如下:

1.        过去有分(无记性 abyākata)
2.        波动有分(无记性 abyākata)
3.        有分中断(无记性 abyākata)
4.        五门转向或转向心(无记性 abyākata)
5.        眼识(耳、鼻等)(无记性 abyākata)
6.        领受心(无记性 abyākata)
7.        推度心(无记性 abyākata)
8.        确定心(无记性 abyākata)
9.        七速行心(javana),可与善、唯作或不善心所相应,视个人的心态而定。
10.        二剎那的彼所缘心(无记性 abyākata)

  于此心路过程,1~8的心识剎那是无记的,因为它们未可定为善(kusala)或不善(akusala)。第9包括7个心识剎那,可能为善(或无记abyākata,如果是阿罗汉的话)可能不善,要看我们心态如何。二个彼所缘心识剎那也是无记性的。所以,依据心识剎那相续接替的过程,继起的无记、善或不善心以前行的无记心为缘。在七个速行当中(善或不善),继起的善或不善心分别以前行的善或不善心为缘。再来,彼所缘心(无记性的)等以最后的善或不善剎那为缘。这是依巴利引文所作的解释,不过,简要言之,三种支分是这样的:
  
a.        缘法:前行心识剎那。
b.        缘所生法:继起的心识剎那。
c.        缘力:无间缘

意门心路(mano-dvāra-vīthi)

  上述的五门心路之后,必定会有数种意门心路随之而起,对于我们现在的所见所闻等等,从过去的记忆中去回想这是谁或是什麽(tadanuvattika-manodvāra-vīthi)。同时,当有能吸引我们注意的意门目标 撞击潜意识时,还会有其他种类的意门心路生起。这二种意门心路皆由以下连续的心识剎那构成:

1.有分波动(无记性)
2.有分断(无记性)
3.意门转向(无记性)
4.速行心,通常重复七次,完全识知所缘。依于我们的思维模式,可能是善(kusala)的,也可能不善(akusala)。
5.二个彼所缘的心识剎那结束这个过程。

  在极短极短的时间内,有数百万个这样的心路过程生起灭去。故,剎那一念包含了数百万这样的心路过程。在上述的过程里,1~3的心识剎那是abyākata(无记性),而第四个心识剎那也许是kusala(或者是abyākata是阿罗汉的话),也许是akusala。因此,先行的无记法(或善或不善)依无间缘之力,缘助后继的无记法(或善或不善)生起。

有思想却无思考者

  我们假设有个人在思考。然而,根据阿毗达摩,除了一连串的思想之外,并没有在思考的人。就像河流,我们这样想,这样说:「河里有水。」但实际上水的本身就是河流,或者说,在水之外并没有河流。思想是心识剎那的过程,如同河里水流不停地流动着。在这之外,并没有在思考的人。心路过程一个接一个,那么地连续,那么地绵密,以致感觉好像有「我」,有「我所」。它们在四方面有高度的密集性(ghana):

1.相续绵密(Santati-ghana):不同心路过程的绵密。这些过程一个接一个不间断地生起。
2.聚合绵密(Samūha-ghana):不同心识剎那的绵密。这些心识剎那时时刻刻不间断地被后起的取代。
3.作用绵密(Kicca-ghana):不同心理作用的绵密。不同的心识剎那,丝毫不间断地执行这些心理作用。例如,一个单一的视觉过程,包含着具有不同作用的不同心识剎那,如转向色所缘(āvajjana-kicca)、看见它(dassana-kicca)、领受它(sampaṭicchana)、推度它(santīraṇa)、确定它(voṭṭhapana)、完全地经验它(javana),然后以彼为所缘(tadārammaṇa)。
4.所缘绵密(ārammaṇa-ghana):不同所缘的绵密性,如色、声、香等,它们持续无间断地撞击我们的感官。

无数的心识单元

        如此这般,我们的思想过程,如同阿毗达摩所说的,是如此地紧密扎实,以致在极短的时间内,有无数的心识剎那生灭着。这可以拿烛光和河的水流相比。烛火看似维持一小时左右,但其实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每一剎那新起的火花就取代前者。「你不可能再次涉足同一河流中。」,如同这句话所说的,河流可能一年到头看起来都一样,但实际上它每一剎那都是条新的河流。难怪,数量如此庞大的思想过程,会被等同于某个永恒存在的人 。结果,一位着名的哲学家便这么说:「我思故我在」。这只不过是现象的绵密性过程(santati),使得所有的人事物看似常存。

如何趋向成熟

        至此,我们也许会有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是由剎那变化的身心过程构成的,那我们如何变得成熟、有知识?」我们变得成熟、有知识是因为六种心的力量,它们潜存在我们的心路过程中,且依无间缘之力,从每一个前行的心识剎那,过度到每一个继起的心识剎那。

        六种心理余势

        我们的心所以及接下来的身体动作,剎那剎那地生起灭去。然而,如前所述,先行者腾出位置让与后续者,并且在这过程中,下列诸心理余势得以辗转传递:

1.        Kamma(业):思所遗留下来的心理余势。思关系着我们过去生中所作的善恶行为。
2.        Anusaya(随眠):不善心所如贪、瞋等所遗留下来的心理余势。这些不善心所驱动我们过去生中所做的杀、盗等不善行。
3.        Pāramī(波罗密):善的心所遗留下来的心理余势。这些善心所关系着我们过去生中所做的布施、持戒等善行。
4.        Ajjhāsaya(意向性):关系着我们过去生经验的喜好或厌恶。
5.        Vāsanā(习气):一些倾向,跟我们过去生的习惯有关。
6.        Carita(行):我们于过去生中所养成的心性。
  
七种不善的潜存力(Anusaya随眠)

  在这六种心理余势中,第一种的kamma将会在后面第十三缘—业缘—中讨论,第二种是不善的心理余势,叫做anusaya,其有下列七种:

1.        欲贪的执着(kāma-rāgā-nusayo)
2.        对生命的执着(bhava-rāgā-nusayo)
3.        厌恶或憎恨(paṭighā-nusayo)
4.        傲慢或自负(mānā-nusayo)
5.        邪见(diṭṭhā-nusayo)
6.        疑(vicikicchā-nusayo)
7.        无明/痴(avijjā-nusayo)

  欲贪的潜存力:当我们享受感官之欲乐时,我们的享受和后续的动作,剎那剎那地生起灭去,但它们将其性质,或者潜存的力量传递给后继者。此即我们所谓的欲贪潜存力(kāma-rāgā-nusayo欲贪随眠)。这有些像是「记忆」。一些美的景象,甜美的声音,美味的食物等等烙印在我们的记忆中,其时效可以维持数年之久。假设,有人曾经给我们一个浪漫的拥抱,我们也许过一阵子就忘了,但遇到适当的缘时,即使过了几十年,我们还会再回想起那情景。
  
  大脑之外:机械论和科学的观点认为,我们记忆的基础完全在大脑。然而,有些人能够记得很多跟过去世有关的事,那些与现在世的大脑无关。这并不是什么特别不寻常的事。我的一位朋友(洛杉矶的美伦女士)告诉我关于她外甥的事。他指点她到哪里去挖取钻戒、金表还有项鍊,那些是他过去生藏在地下的。有些人的胎记可能关系着过去生的事件。例如,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英国曼彻斯特禅修中心的住持,他的胸膛上有三个胎记。他说那是他的前生,在二次大战期间的缅甸,因枪伤留下的弹疤。这事曾被证实:在他小时候,他曾带领父母到另一个村庄,介绍他们认识他过去世的四个妻子和三个女儿,并且当他们的面回忆他被杀的经过。根据此无间缘,他的胎记可以归诸于过去的记忆,他的枪伤深深地烙印在那上面。所以,记忆或其他潜存的心之力量,有时看似是在今生的大脑之外。
  
        其他不善的潜存力:其他不善的潜存力有瞋恚(paṭigha)、慢(māna)、邪见(diṭṭhi)、疑(vicikicchā)和痴(moha)。举个例,假设我们曾经很气某人,对他咆哮或打他。我们的愤怒,以及关系着这怒气的行为,当下生起并灭去。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可能根本忘了那回事。但是,几年过后我们可能又会想起。这意味着,愤怒以一种蛰伏的形式残存在我们心中。由于这不善的潜存力,我们来生可能会有这样的果报:脾气暴躁,还有咆哮的坏习惯。这种愤怒的潜存力叫做瞋随眠(paṭighā-nusayo),它依无间缘之力,从一个心识剎那传递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其他不善的潜存力也可以这样来说明。

        十种善的潜存力(Pāramī)

        第三种心理余势称为pāramī(波罗密),通常译为「圆满」(perfection),但其字面意义是崇高人士的作为或崇高之行(paramānaṃ kammaṃ pāramī)。当我们从事高尚的作为,如布施、持戒之行时,我们的善心和善行剎那剎那地生起灭去。然而,这些潜存的善的心力,依无间缘之力,从一个心识剎那传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这种潜存的善的精神力量就叫做「波罗密」,有下列十种:

1.        布施之行(dāna-pāramī)
2.        持戒之行(sīla-pāramī)
3.        出离之行(nikkhamma-pāramī)
4.        智慧之行(paññā-pāramī)
5.        精进之行(vīriya-pāramī)
6.        忍辱之行(khantī-pāramī)
7.        实语之行(saccā-pāramī)
8.        决意之行(adhiṭṭhāna-pāramī)
9.        慈爱之行(metta-pāramī)
10.        舍心之行(upekkhā-pāramī)

  假设我们行布施,其中所包含慷慨的动机和种种动作,剎那剎那地生起灭去。但这些力量遗留下来潜存着,且依此无间缘之力,从一个心识剎那传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其结果是,我们将会投生在非常幸运的环境里,有着慷慨的性格。关于持戒波罗密(sīla-pāramī),且举个例,当我们真想打死蚊子,要不就是避开它时,我们也许自我约束,不去拍死它。这种自制力就是善德(sīla),当下就灭去了,但这善德的潜存力却持续地从一个心识剎那传递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至于出离,出家受戒为比丘、比丘尼,或者参加闭关禅修,这意味着我们舍离了世俗的享乐,至少在一段特定的时间内。这种出离(nikkhamma)的精神以一种潜存的形式,持续不断地从一个心识剎那传递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

  关于其余的波罗密,如智慧之行(paññā)、精进之行(vīriya)、忍辱之行(khantī)、实语之行(saccā)、决意之行(adhiṭṭhāna)、慈爱之行(metta)与舍心之行(upekkhā),其所包含的心所剎那剎那生灭,但这些潜存的心理力量,将会毫无间断地从一个心识剎那转递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

好恶,习气与心性

  业(kamma)、随眠(anusaya)以及波罗密(pāramī)之外,还有三种心理余势,是我们过去生的心所遗留下来的。我们的好恶(ajjhāsaya)、习气(vāsanā)与心性(carita/行) 经常不同于兄弟姐妹们的。在大部分情形下,这些都起因于我们的过去生。例如,很多男人有女性化的性格。他们长得像女人,声音像女人,举止像女人,感觉和思想像女人。他们过去生最有可能就是女人。从阿毗达摩的观点来看,我们相信他们过去生女性化的性格,包括他们的好恶、习气与心性,是依着无间缘和业缘之力,从先行的心传递到后续的心,从过去生到现在世。女人而具有男人性格的情形也是这样。
  这些独特的功能,是由心藉助无间缘之力来执行的,而不是大脑。在我们死亡的那刻,大脑将彻底停止作用。若事实果真如此,我们显然能够用一种比较健全的方式,来管理我们的心和由心产生的行为,这样我们能够重新塑造并改善我们的生命。正因为如此,佛陀这样说:

「比丘们,我不见有任何生物比有情更神奇。他们因为有心而神奇。是故心比那些有情更神奇。汝等当恒常思量:长久以来此心为lobha(贪、渴求、执着等心所众生)、dosa(愤怒、憎恶、嫉妒等)和moha(无知、痴想、迷惘等)所染污。心污则众生污;心净则众生净。」(《相应部•蕴品》,页123)

  
  科学观点的讨论
  
  根据神经科学,我们相信大脑控制着调节身心的整个神经系统。显然,某种化学变化导致某种思维模式。例如,镇静剂使我们的心安静下来;某种荷尔蒙药丸激发我们内在的浪漫情愫。事实果真如此的话,科学知识丰富的人相信,我们的心只不过是色身的某种形式,或者换句话说,心理状态根本就是一组特殊的物理状态。
  然而,根据阿毗达摩的思想,心是一种与身体截然不同的特殊现象,虽然二者紧密且稳固地相互关联。阿毗达摩的分析显示,没有生命的身体在心(至少是潜意识)注入后变得有生命。就这一点而言,阿毗达摩师提出了心与电之间的类比。根据电脑的硬体设备,和所安装的软体程式,电力启动并且运转电脑;以同样的方式,我们的心靠神经系统启动并且运转我们的身体。因此,佛陀说道:
  
 「有情为心所驱使调制。(构成有情的)一切法依从单一法—心—的愿望。」 (〈提婆达多相应〉,页36)
  
  我们有必要接受轮回的可能性,以便体会心在我们生命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然而,从科学的观点而言,在我们能够完全以分子的语词来描述轮回之前,我们可能会发现,要接受轮回的可能性是有困难的。阿毗达摩是从心路过程的相续性来描述轮回。这些心路过程挟带着潜存的心理力量(诸如习气、记忆等),藉助无间缘而剎那剎那、生生世世相传。我们能接受此一事实,如果这些是真的:我们先前谈到,有些人以非常明确不容否认的方式,述说他们前世的经验。我们不可能从大脑分子这方面来解释轮回的可能性。虽然我们活着的时候,大脑控制着整个神经系统,但我们一死,所有的作用显然都停止了。假如我们对轮回的可能性有正信,就没有必要讨论前后生之间习气、记忆等的连续性,是否是一种物质性因果的高阶样式的连续。

其他五种缘包含于此缘中

1.        第五缘,等无间缘(samanantara-paccayo),与无间缘是完全一样的。分开来谈的目的只是要强调,我们的心路过程有多绵密。
2.        第十二缘,重复缘(āsevana-paccayo),处理全然积极活动的意识(javana),在一个单一的心路过程中,它通常重复六或七次。如此活跃的心识剎那称为「速行」(javana),因为它们够强有力,能够完全经验到目标,并遗留下它们潜存的力量。由是,这第12缘归于无间缘之下。
3.        第22缘,无有缘(natthi-paccayo),同样包含在这无间缘中。一次只有一个心(citta)生起。虽然每一个心有很多心所(cetasika)伴随,但不会有二个或更多的心识剎那同时生起。所以,当后继的心识剎那生起时,前行者便不复存在。前一个剎那腾空以便后一个生起,以这种方式前者成为后者生起的缘。所以,尽管无有缘与无间缘的定义不同,但二者在本质上没有两样。
4.        第23缘,离去缘(vigata-paccayo),也因同样理由,被包括在此无间缘中。
5.        第9缘,亲依止缘,以无间亲依止缘(anantarūpanissayo)之名,部份地归于此无间缘之下。

注:因此,无间缘、等无间缘、无有缘、离去缘、亲依止缘,这五种缘总是归在一起。关系到javana(速行)时,还要再加上重复缘,于是,就有六种缘归在一起。

20

主题

163

帖子

16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07: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间缘(Anantar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2-3)
  
1.        cakkhu-viññāṇa-dhātu (sota-, ghāna-, jivhā, kāya-)taṃsampayuttakā ca dhammā mano-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2.        Mano-dhātu taṃsampayuttakā ca dhammā mano-viññāṇa-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3.        Purimā purimā 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4.        Purimā purimā 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5.        Purimā purimā a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6.        Purimā purimā a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7.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8.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9.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10.        yesaṃ yes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ā ye ye dhammā uppajjanti citta-cetasikā dhammā; te te dhammā tesaṃ tesaṃ dhammānaṃ anantar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1.        依无间缘之力,眼(耳、鼻、舌、身)识与其心所,缘助后续的心、心所法生起。
2.        依无间缘之力,意与其心所缘助后续的意与其心所生起。
3.        依无间缘之力,前行的善法缘助后续的善法生起。
4.        以前行的善法为缘,后续的无记法生起。
5.        以前行的不善法为缘,后续的不善法生起。
6.        以前行的不善法为缘,后续的无记法生起。
7.        以前行的无记法为缘,后续的无记法生起。
8.        以前行的无记法为缘,后续的善法生起。
9.        以前行的无记法为缘,后续的不善法生起。
10.        无论先行的法为何,其后立即有相续的法、心以及心所生起。依无间缘之力,先行法缘助后续法生起。

三个专有名词

        我们当学习在《发趣论》中重复使用的三个专有名词:善(kusala)、不善(akusala)与无记(abyākata) 。

1.        善:善指善心,相应的善心所如无私、慈心、体谅、悲悯等。它们总是会导致善行,如布施(dāna)、持戒(sīla)、禅修(bhāvanā)、谦逊(apacāyana)、做义工(veyyāvajja)以及其他。这些显然是纯净的(anavajja),且自利利他(sukha-vipāka)。因为这二个理由,我们称之为「善」。
2.        不善:不善指不善心,相应的不善心所如自私、贪、瞋、痴、嫉妒、慢、自大、偏见、恶意、迷惑、妄想等等。它们总会导致不善行,如杀、盗、婬等。显然,这些是不道德的(sāvajja),且害人害己(dukkha-vipāka)。因此我们称之为「不善」。
3.        无记:Abyākata直译为「无记」,指那些不能被决定为善或不善的法。这有四类:果报心(vipāka)、唯作心(kriyā)、色法(rūpa)以及涅槃(Nibbāna)。在阿罗汉所做善行的背后,总是有属于阿罗汉的唯作心。显然这些是善的,但称为唯作是因为对不受后有的阿罗汉而言,不会招致任何果报。

前行到后继

        根据这个缘,前行的心识剎那,依无间缘之力缘助后继者生起。这个事实说明了心的潜存的力量,如何从前行的心识剎那,过渡到继起的心识剎那,从一世到另一世。在讨论这些之前,我们先检视三种心路过程(Vīthi):

1.        潜意识的过程(bhavaṅga-santati有分相续)
2.        五门心路(pañca-dvāra-vīthi)
3.        意门心路(mano-dvāra-vīthi)

        潜意识的过程(bhavaṅga-santati有分相续)

        如基本阿毗达摩那一节所言,我们的先天心有三个名称:生命开始的最初剎那是「结生心」(paṭisandhi),最后剎那是「死心」(cuti),二者之间是「有分心」(bhavaṅga)。此一先天心最有可能就是我们所说的「潜意识」,因为它一直都不够活跃,无法经验当下的感官目标(所缘)。何况,它是我们所谓的「生命」的一部分,因为它代表我们的遗传,就像一颗小小的种子,其中含藏着长成一整棵巨树的潜能。所以,没有办法重新塑造它,也不能说它是善(kusala)或不善(akusala)的,因此就归类为无记(abyākata)的状态。自我们受胎的那刻起,此潜意识就终生不断,持续地流动着。我们可以把它比喻成主人,而感官意识和速行心便是访客。当我们处在母胎时、在深层睡眠中、或在有些类似无意识的状态中时,它的无间断的流动是最明显的。在持续的流动中,前剎那成为后剎那生起的助缘。于是,有此一说:继起无记心以前行无记心为缘(abyākata to abyākata)。

        五门心路(pañca-dvāra-vīthi)

        有五种五门心路:眼门心路、耳门心路、鼻门心路、舌门心路以及身门心路。根据阿毗达摩的思想,我们的感官 在胎中生命的第十一周,开始生起并成长完全。当所缘 撞击感官时,与感官相关的心路过程即刻展开。举个例,当色所缘撞击眼门,吸引我们的注意 时,眼识与连续的心识剎那生起,〔过程〕如下:

1.        过去有分(无记性 abyākata)
2.        波动有分(无记性 abyākata)
3.        有分中断(无记性 abyākata)
4.        五门转向或转向心(无记性 abyākata)
5.        眼识(耳、鼻等)(无记性 abyākata)
6.        领受心(无记性 abyākata)
7.        推度心(无记性 abyākata)
8.        确定心(无记性 abyākata)
9.        七速行心(javana),可与善、唯作或不善心所相应,视个人的心态而定。
10.        二剎那的彼所缘心(无记性 abyākata)

  于此心路过程,1~8的心识剎那是无记的,因为它们未可定为善(kusala)或不善(akusala)。第9包括7个心识剎那,可能为善(或无记abyākata,如果是阿罗汉的话)可能不善,要看我们心态如何。二个彼所缘心识剎那也是无记性的。所以,依据心识剎那相续接替的过程,继起的无记、善或不善心以前行的无记心为缘。在七个速行当中(善或不善),继起的善或不善心分别以前行的善或不善心为缘。再来,彼所缘心(无记性的)等以最后的善或不善剎那为缘。这是依巴利引文所作的解释,不过,简要言之,三种支分是这样的:
  
a.        缘法:前行心识剎那。
b.        缘所生法:继起的心识剎那。
c.        缘力:无间缘

意门心路(mano-dvāra-vīthi)

  上述的五门心路之后,必定会有数种意门心路随之而起,对于我们现在的所见所闻等等,从过去的记忆中去回想这是谁或是什麽(tadanuvattika-manodvāra-vīthi)。同时,当有能吸引我们注意的意门目标 撞击潜意识时,还会有其他种类的意门心路生起。这二种意门心路皆由以下连续的心识剎那构成:

1.有分波动(无记性)
2.有分断(无记性)
3.意门转向(无记性)
4.速行心,通常重复七次,完全识知所缘。依于我们的思维模式,可能是善(kusala)的,也可能不善(akusala)。
5.二个彼所缘的心识剎那结束这个过程。

  在极短极短的时间内,有数百万个这样的心路过程生起灭去。故,剎那一念包含了数百万这样的心路过程。在上述的过程里,1~3的心识剎那是abyākata(无记性),而第四个心识剎那也许是kusala(或者是abyākata是阿罗汉的话),也许是akusala。因此,先行的无记法(或善或不善)依无间缘之力,缘助后继的无记法(或善或不善)生起。

有思想却无思考者

  我们假设有个人在思考。然而,根据阿毗达摩,除了一连串的思想之外,并没有在思考的人。就像河流,我们这样想,这样说:「河里有水。」但实际上水的本身就是河流,或者说,在水之外并没有河流。思想是心识剎那的过程,如同河里水流不停地流动着。在这之外,并没有在思考的人。心路过程一个接一个,那么地连续,那么地绵密,以致感觉好像有「我」,有「我所」。它们在四方面有高度的密集性(ghana):

1.相续绵密(Santati-ghana):不同心路过程的绵密。这些过程一个接一个不间断地生起。
2.聚合绵密(Samūha-ghana):不同心识剎那的绵密。这些心识剎那时时刻刻不间断地被后起的取代。
3.作用绵密(Kicca-ghana):不同心理作用的绵密。不同的心识剎那,丝毫不间断地执行这些心理作用。例如,一个单一的视觉过程,包含着具有不同作用的不同心识剎那,如转向色所缘(āvajjana-kicca)、看见它(dassana-kicca)、领受它(sampaṭicchana)、推度它(santīraṇa)、确定它(voṭṭhapana)、完全地经验它(javana),然后以彼为所缘(tadārammaṇa)。
4.所缘绵密(ārammaṇa-ghana):不同所缘的绵密性,如色、声、香等,它们持续无间断地撞击我们的感官。

无数的心识单元

        如此这般,我们的思想过程,如同阿毗达摩所说的,是如此地紧密扎实,以致在极短的时间内,有无数的心识剎那生灭着。这可以拿烛光和河的水流相比。烛火看似维持一小时左右,但其实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每一剎那新起的火花就取代前者。「你不可能再次涉足同一河流中。」,如同这句话所说的,河流可能一年到头看起来都一样,但实际上它每一剎那都是条新的河流。难怪,数量如此庞大的思想过程,会被等同于某个永恒存在的人 。结果,一位着名的哲学家便这么说:「我思故我在」。这只不过是现象的绵密性过程(santati),使得所有的人事物看似常存。

如何趋向成熟

        至此,我们也许会有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是由剎那变化的身心过程构成的,那我们如何变得成熟、有知识?」我们变得成熟、有知识是因为六种心的力量,它们潜存在我们的心路过程中,且依无间缘之力,从每一个前行的心识剎那,过度到每一个继起的心识剎那。

        六种心理余势

        我们的心所以及接下来的身体动作,剎那剎那地生起灭去。然而,如前所述,先行者腾出位置让与后续者,并且在这过程中,下列诸心理余势得以辗转传递:

1.        Kamma(业):思所遗留下来的心理余势。思关系着我们过去生中所作的善恶行为。
2.        Anusaya(随眠):不善心所如贪、瞋等所遗留下来的心理余势。这些不善心所驱动我们过去生中所做的杀、盗等不善行。
3.        Pāramī(波罗密):善的心所遗留下来的心理余势。这些善心所关系着我们过去生中所做的布施、持戒等善行。
4.        Ajjhāsaya(意向性):关系着我们过去生经验的喜好或厌恶。
5.        Vāsanā(习气):一些倾向,跟我们过去生的习惯有关。
6.        Carita(行):我们于过去生中所养成的心性。
  
七种不善的潜存力(Anusaya随眠)

  在这六种心理余势中,第一种的kamma将会在后面第十三缘—业缘—中讨论,第二种是不善的心理余势,叫做anusaya,其有下列七种:

1.        欲贪的执着(kāma-rāgā-nusayo)
2.        对生命的执着(bhava-rāgā-nusayo)
3.        厌恶或憎恨(paṭighā-nusayo)
4.        傲慢或自负(mānā-nusayo)
5.        邪见(diṭṭhā-nusayo)
6.        疑(vicikicchā-nusayo)
7.        无明/痴(avijjā-nusayo)

  欲贪的潜存力:当我们享受感官之欲乐时,我们的享受和后续的动作,剎那剎那地生起灭去,但它们将其性质,或者潜存的力量传递给后继者。此即我们所谓的欲贪潜存力(kāma-rāgā-nusayo欲贪随眠)。这有些像是「记忆」。一些美的景象,甜美的声音,美味的食物等等烙印在我们的记忆中,其时效可以维持数年之久。假设,有人曾经给我们一个浪漫的拥抱,我们也许过一阵子就忘了,但遇到适当的缘时,即使过了几十年,我们还会再回想起那情景。
  
  大脑之外:机械论和科学的观点认为,我们记忆的基础完全在大脑。然而,有些人能够记得很多跟过去世有关的事,那些与现在世的大脑无关。这并不是什么特别不寻常的事。我的一位朋友(洛杉矶的美伦女士)告诉我关于她外甥的事。他指点她到哪里去挖取钻戒、金表还有项鍊,那些是他过去生藏在地下的。有些人的胎记可能关系着过去生的事件。例如,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英国曼彻斯特禅修中心的住持,他的胸膛上有三个胎记。他说那是他的前生,在二次大战期间的缅甸,因枪伤留下的弹疤。这事曾被证实:在他小时候,他曾带领父母到另一个村庄,介绍他们认识他过去世的四个妻子和三个女儿,并且当他们的面回忆他被杀的经过。根据此无间缘,他的胎记可以归诸于过去的记忆,他的枪伤深深地烙印在那上面。所以,记忆或其他潜存的心之力量,有时看似是在今生的大脑之外。
  
        其他不善的潜存力:其他不善的潜存力有瞋恚(paṭigha)、慢(māna)、邪见(diṭṭhi)、疑(vicikicchā)和痴(moha)。举个例,假设我们曾经很气某人,对他咆哮或打他。我们的愤怒,以及关系着这怒气的行为,当下生起并灭去。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可能根本忘了那回事。但是,几年过后我们可能又会想起。这意味着,愤怒以一种蛰伏的形式残存在我们心中。由于这不善的潜存力,我们来生可能会有这样的果报:脾气暴躁,还有咆哮的坏习惯。这种愤怒的潜存力叫做瞋随眠(paṭighā-nusayo),它依无间缘之力,从一个心识剎那传递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其他不善的潜存力也可以这样来说明。

        十种善的潜存力(Pāramī)

        第三种心理余势称为pāramī(波罗密),通常译为「圆满」(perfection),但其字面意义是崇高人士的作为或崇高之行(paramānaṃ kammaṃ pāramī)。当我们从事高尚的作为,如布施、持戒之行时,我们的善心和善行剎那剎那地生起灭去。然而,这些潜存的善的心力,依无间缘之力,从一个心识剎那传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这种潜存的善的精神力量就叫做「波罗密」,有下列十种:

1.        布施之行(dāna-pāramī)
2.        持戒之行(sīla-pāramī)
3.        出离之行(nikkhamma-pāramī)
4.        智慧之行(paññā-pāramī)
5.        精进之行(vīriya-pāramī)
6.        忍辱之行(khantī-pāramī)
7.        实语之行(saccā-pāramī)
8.        决意之行(adhiṭṭhāna-pāramī)
9.        慈爱之行(metta-pāramī)
10.        舍心之行(upekkhā-pāramī)

  假设我们行布施,其中所包含慷慨的动机和种种动作,剎那剎那地生起灭去。但这些力量遗留下来潜存着,且依此无间缘之力,从一个心识剎那传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其结果是,我们将会投生在非常幸运的环境里,有着慷慨的性格。关于持戒波罗密(sīla-pāramī),且举个例,当我们真想打死蚊子,要不就是避开它时,我们也许自我约束,不去拍死它。这种自制力就是善德(sīla),当下就灭去了,但这善德的潜存力却持续地从一个心识剎那传递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至于出离,出家受戒为比丘、比丘尼,或者参加闭关禅修,这意味着我们舍离了世俗的享乐,至少在一段特定的时间内。这种出离(nikkhamma)的精神以一种潜存的形式,持续不断地从一个心识剎那传递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

  关于其余的波罗密,如智慧之行(paññā)、精进之行(vīriya)、忍辱之行(khantī)、实语之行(saccā)、决意之行(adhiṭṭhāna)、慈爱之行(metta)与舍心之行(upekkhā),其所包含的心所剎那剎那生灭,但这些潜存的心理力量,将会毫无间断地从一个心识剎那转递到另一个,从这一世到下一生。

好恶,习气与心性

  业(kamma)、随眠(anusaya)以及波罗密(pāramī)之外,还有三种心理余势,是我们过去生的心所遗留下来的。我们的好恶(ajjhāsaya)、习气(vāsanā)与心性(carita/行) 经常不同于兄弟姐妹们的。在大部分情形下,这些都起因于我们的过去生。例如,很多男人有女性化的性格。他们长得像女人,声音像女人,举止像女人,感觉和思想像女人。他们过去生最有可能就是女人。从阿毗达摩的观点来看,我们相信他们过去生女性化的性格,包括他们的好恶、习气与心性,是依着无间缘和业缘之力,从先行的心传递到后续的心,从过去生到现在世。女人而具有男人性格的情形也是这样。

  这些独特的功能,是由心藉助无间缘之力来执行的,而不是大脑。在我们死亡的那刻,大脑将彻底停止作用。若事实果真如此,我们显然能够用一种比较健全的方式,来管理我们的心和由心产生的行为,这样我们能够重新塑造并改善我们的生命。正因为如此,佛陀这样说:

「比丘们,我不见有任何生物比有情更神奇。他们因为有心而神奇。是故心比那些有情更神奇。汝等当恒常思量:长久以来此心为lobha(贪、渴求、执着等心所众生)、dosa(愤怒、憎恶、嫉妒等)和moha(无知、痴想、迷惘等)所染污。心污则众生污;心净则众生净。」(《相应部•蕴品》,页123)

  
  科学观点的讨论
  
  根据神经科学,我们相信大脑控制着调节身心的整个神经系统。显然,某种化学变化导致某种思维模式。例如,镇静剂使我们的心安静下来;某种荷尔蒙药丸激发我们内在的浪漫情愫。事实果真如此的话,科学知识丰富的人相信,我们的心只不过是色身的某种形式,或者换句话说,心理状态根本就是一组特殊的物理状态。
  然而,根据阿毗达摩的思想,心是一种与身体截然不同的特殊现象,虽然二者紧密且稳固地相互关联。阿毗达摩的分析显示,没有生命的身体在心(至少是潜意识)注入后变得有生命。就这一点而言,阿毗达摩师提出了心与电之间的类比。根据电脑的硬体设备,和所安装的软体程式,电力启动并且运转电脑;以同样的方式,我们的心靠神经系统启动并且运转我们的身体。因此,佛陀说道:
  
    「有情为心所驱使调制。(构成有情的)一切法依从单一法—心—的愿望。」 (〈提婆达多相应〉,页36)
  
  我们有必要接受轮回的可能性,以便体会心在我们生命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然而,从科学的观点而言,在我们能够完全以分子的语词来描述轮回之前,我们可能会发现,要接受轮回的可能性是有困难的。阿毗达摩是从心路过程的相续性来描述轮回。这些心路过程挟带着潜存的心理力量(诸如习气、记忆等),藉助无间缘而剎那剎那、生生世世相传。我们能接受此一事实,如果这些是真的:我们先前谈到,有些人以非常明确不容否认的方式,述说他们前世的经验。我们不可能从大脑分子这方面来解释轮回的可能性。虽然我们活着的时候,大脑控制着整个神经系统,但我们一死,所有的作用显然都停止了。假如我们对轮回的可能性有正信,就没有必要讨论前后生之间习气、记忆等的连续性,是否是一种物质性因果的高阶样式的连续。

其他五种缘包含于此缘中

1.        第五缘,等无间缘(samanantara-paccayo),与无间缘是完全一样的。分开来谈的目的只是要强调,我们的心路过程有多绵密。
2.        第十二缘,重复缘(āsevana-paccayo),处理全然积极活动的意识(javana),在一个单一的心路过程中,它通常重复六或七次。如此活跃的心识剎那称为「速行」(javana),因为它们够强有力,能够完全经验到目标,并遗留下它们潜存的力量。由是,这第12缘归于无间缘之下。
3.        第22缘,无有缘(natthi-paccayo),同样包含在这无间缘中。一次只有一个心(citta)生起。虽然每一个心有很多心所(cetasika)伴随,但不会有二个或更多的心识剎那同时生起。所以,当后继的心识剎那生起时,前行者便不复存在。前一个剎那腾空以便后一个生起,以这种方式前者成为后者生起的缘。所以,尽管无有缘与无间缘的定义不同,但二者在本质上没有两样。
4.        第23缘,离去缘(vigata-paccayo),也因同样理由,被包括在此无间缘中。
5.        第9缘,亲依止缘,以无间亲依止缘(anantarūpanissayo)之名,部份地归于此无间缘之下。

注:因此,无间缘、等无间缘、无有缘、离去缘、亲依止缘,这五种缘总是归在一起。关系到javana(速行)时,还要再加上重复缘,于是,就有六种缘归在一起。

20

主题

163

帖子

16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2: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俱生缘(Sahajāt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5)
1.        Cattaro khandhā arūpino aññamaññaṃ sahajāta-paccayena paccayo.
2.        Cattaro mahābūtā aññamaññaṃ sahajāta-paccayena paccayo.
3.        Okkantikkhaṇe nāma-rūpaṃ aññamaññaṃ sahajāta-paccayena paccayo.
4.        Citta-cetasikā dhammā citta-samuṭṭhānānaṃ rupānaṃ sahajāta-paccayena paccayo.
5.        Mahābūtā upādārūpānaṃ sahajāta-paccayena paccayo.
6.        Rupino dhammā arūpīnaṃ dhammānaṃ kiñci kāle sahajāta-paccayena paccayo, kiñci kāle na sahajāt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1.        四种非色(即:名)蕴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2.        四大种色(即:地、水、火与风)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3.        结生之时,名法与色法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4.        心与其伴随的心所,依俱生缘之力做为心生色法之缘。
5.        四大种色依俱生缘之力,做为四大种所造色 之缘。
6.        于一时(即:只有在结生的剎那)色法(心依处)依俱生缘之力,做为心法(先天心)生起的助缘,而于别时(即:在一生当中任何时刻)则非依俱生缘之力。

  解析:

1.        没有灵魂(jīva-atta命我),也没有掌控我们的神或女神(parama-atta大我);更确切地说,我们仅由五蕴所成:色、受、想、行、识。其中后四者是名蕴,彼此相互关联,一蕴为其余三蕴的缘;三蕴为剩余一蕴的缘,任二蕴为余二蕴的缘。
2.        有四大种色:地、水、火与风。它们总是同时生起,并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互关联。
3.        在五蕴有情结生那刻,结生心、其伴随的心所以及与心相关的色法一同生起,并且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关联。
4.        心及其伴随的心所依俱生缘之力,成为心生色法的缘(但不是相互为缘)。
5.        四大种色:地、水、火与风依俱生缘之力,成为四大种所造色之缘(但不是相互为缘)。
6.        唯有在结生的那一刻,而不在生命中其余时间,这特别的心(此处是指先天心)和色法(此处是指心依处),依俱生缘之力相互关联。

俱生缘何义?

  任何心法或色法绝不会单独生起;它们总是由并存的心所和色法伴随着。它们以一种同时存在的方式彼此扶助。试想想,一条条的线个别分开时是脆弱易断的,但如果把它们搓揉成一股绳索,则会变成非常强固。心法与色法以同样的方式同时并起彼此扶助,藉由共存的方式而强大起来。

  一位美国太空人在接受电视访谈时,曾谈到一段经历。因为月球上空无一人,所以在他重返地球看到身旁的人时,他经验到了最快乐的时刻。与他人共处,对我们心理上或情感上意义重大,即使我们并不一定需要他们的帮助。纵然我们对邻居不是那么欢喜,但孤立于邻居的一家人,过一阵子后便会陷于消沉沮丧。所以,跟人在一起以某种方式成就我们的福祉。同样地,同时生起的心法与色法,藉由共存而彼此互惠。

  再者,身心的互动可能是快乐的,也可能是悲伤的,端视我们心态的善与不善而定。举例言之,临床上已经证实,微笑可以降低血压,增强免疫力,甚至释放天然的止痛剂(脑内咖 )。这有助于减压,加强快乐,并改善总体健康。真正的微笑显然是由善心所—以慈心为前导—产生的。因此,我们相信善心所与微笑,依俱生缘之力携手合作,共同创造福乐的结果。同理,负面的肢体行为,如怀有敌意的神色、愤怒的叫嚣等,与不善心所有关。我们相信这二者共同作用,为我们带来不健康的后果。就这样,同时生起的心和身(身体中的化学变化)藉着俱生缘的力量一起作用着。

五蕴

  行文至此,我们现在必需留意五蕴(khandha),因为《发趣论》谈这个缘,是以蕴(khandha)这个名称来描述心与物质的。五蕴如下:

1.        色蕴(rupa-kkhandha):构成28种色法(如在基本阿毗达摩中所述)
2.        受蕴(vedana-kkhandha):包括五种觉受:舒适、不适、快乐、不乐、中性。
3.        想蕴(saññā-kkhandha):包括单一个叫做「想」(saññā)的心所,这往往关系着记忆和理论知识。
4.        行蕴(saṅkhāra-kkhandha):除上述二者外,由其余的50心所构成。
5.        识蕴(viññāṇa-kkhandha):包括89种心。

注:五蕴当中,受和想各由一个单独的心所构成,因为这二者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

  行蕴

  巴利文名为saṅkhāra-kkhandha的行蕴由50个心所构成。这个词saṅkhāra-kkhandha一般译为思蕴(aggregate of mental formation),但saṅkhāra的字面意义是「行/作用」(saṅkhatam’abhisaṇkharontī’ti saṅkhāraṃ.《相应部•蕴品》72)。例如,实际在路上跑的是车子,但负责行驶的是驾驶。同样,当我们做事时,在我们所有行为的背后,总是存在着由动机或者思(cetanā)为其前导的50个心所。所以,这些称为「行蕴」。
  
  89种心

谈到俱生缘,我们需要学习心(citta)与其心所(cetasika)如何共同生起,如何相互关联并扶助与它们同时存在的色法。如同我们在基本阿毗达摩中提到的,本质上心只有一种,但其伴随的心所将之区分为如下的89种:

•        八种贪根心(lobha-mūla)
•        二种瞋根心(dosa-mūla)
•        二种痴根心(moha-mūla)
•        十八种无因心(a-hetuka)
•        八种大善心(mahā-kusala)
•        八种大果报心(mahā-vipāka)
•        八种大唯作心(mahā-kriyā)
•        五种色界善心(rūpāvacara kusala)
•        五种色界果报心(rūpāvacara vipāka)
•        五种色界唯作心(rūpāvacara kriyā)
•        四种无色界善心(arūpāvacara kusala)
•        四种无色界果报心(arūpāvacara vipāka)
•        四种无色界唯作心(arūpāvacara kriyā)
•        四种出世间善心(lokuttara kusala)
•        四种出世间果报心(lokuttara vipāka)

  注:每一剎那的心都有其相对应的心所伴随。的确,我们依据伴随着每一种心的某些特定心所,将心区分为89种。任何时候,任何时后都只能有一种心及其相应心所生起。
  
  
  八种贪根心:如同电力发动马达,就是这八种贪根心之一,驱动了我们的不善行为,如偷盗、欺骗、抢劫、邪淫、私通、酗酒嗑药等。例如,在偷盗的那刻,这八种贪根心之一和其心所,以及心生色法同时生起。彼心与心所依俱生缘之力相互关连(1),且依俱生缘之力扶助其心生色法(4)。心生色法之间亦依俱生缘之力相互关连(2&5)。
注:括弧里的数字即是上面巴利引文汉译的基数。

  二种瞋根心:在不善行的背后,如杀、害、侮辱、中伤、毁谤、说人坏话等,总是存在着二种瞋根心之一。例如,为怒气或憎恶所使,我们在被蚊子叮时会想去打死它,或在战争中甚至会残杀数千人。彼瞋根心及其心所依俱生缘之力相互关连(1),且依俱生缘之力扶助其心生色法(4)。心生色法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2&5)。

二种痴根心:巴利文“moha”有二种意思:无知(apaṭipatti avijjā无行无明)和错妄(micchā-paṭipatti avijjā邪行无明)。根源于无知,或根源于错妄的心,总有疑或迷惑(vicikicchā),推想或忧虑(uddhacca-kukkucca)伴随着。当我们在傻想(uddhacca)时、无聊闲扯、以及做着蠢事时,这些心所是明显的。例如,在传统的印度,死去的丈夫火化时,做妻子的应该要跳入火堆里以示忠贞。这种愚蠢的行为或愚昧的习俗,起源于痴根心与其心所。也是由于这种痴根心,我们有这样的感觉和行为,彷彿我们永远不会死。换句话说,我们的思想行为被「我」、「我所」、或常、乐、我这样的谬觉所主导。这类愚蠢的行为、言语和思想所包含的心与心所,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依,并扶助其并存的色法(分别是1&4)。心生色法亦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关连(2&5)。

  十八种无因心:有些特别种类的心,与下列六因不相应:贪、瞋、痴、无贪、无瞋、无痴,其数总计有18:7不善果报心、8无因善果报心以及3无因唯作心。
  
•        七不善果报心包括五种感官心(见、闻等等)、领受心、推度心。这些是我们过去生所作不善行(由12不善心构成)的果报。因此,由于是恶行的结果,我们就会有这样的缘,去看到不可欲的目标,听到刺耳的话语等等。对于生在地狱、鬼道和畜生道的恶趣众生而言,在这七种心当中,推度心独特地成为他们的结生心。

•        八无因善果报心与上相同,加上第二个伴随着快乐的推度心。这八种心是我们过去生善行(由8大善心构成)的果报。因此,由于善行的结果,我们有机会看到、听到、或经验到可意且可欲的目标。这八心之中,推度心是天生残疾之人的结生心。这类人称为善无因众生,而畜生、鬼道与地狱众生则称为不善无因众生。

•        三无因唯作心是:五门转向心(pañca-dvārāvajjana)、意门转向心(mano-dvārāvajjana)和阿罗汉的生笑心(hasituppāda)。

  此18无因心的任一心都与其心所相互关连。特别是二种无因结生心,各自与相应的心所和业生色一同生起。它们依俱生缘之力,在结生的剎那相互连结 (3)。此后一生中,心与心所都相互关连,并且依俱生缘之力扶助心生色法(分别是1 & 4)。与它们并存的心生色也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依(2 & 5)。其余的无因心,各自与它们伴随的心所一道生起。它们依俱生缘之力彼此互济,并支助它们的心生色法(分别是1 & 4)。
  
  八大善心:有八种大善心(参见附录-1)。我们透过其中之一,做出善行如布施(dāna)、持戒(sīla)、礼敬可尊崇者(apacāyana)、义工服务(veyyāvacca)、功德回向(patti-dāna)、随喜功德(pattānumodana)、学习佛法(Dhamma-savana)、教授佛法(Dhamma-desanā)、培养定力(samatha-bhāvanā)与开发观智(vipassanā-bhāvanā)。这八种心与其心所依俱生缘之力同时生起,彼此相依并支助它们的心生色(分别是1 & 4)。心生色也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依(2 & 5)。
  
  八大果报心:八大果报心(除八无因善果报心之外)是我们过去生中所做善行(由八大善心构成)的结果。所有天人与普通人道众生,他们的结生心是这八心之一。八心之中有四种与二因相应,即:无贪(无私)和无瞋(慈心),但不与无痴(智慧)相应;其余四种具足三因。因此,结生心具二因的称为二因生人;他们可能受高等教育,但没有足够的智慧开悟,但有一种三因生人,虽然他们也许没受过教育,但却有足够的智慧证得正觉。在他们结生的剎那,这八心之一与其心所,还有业生色,依俱生缘之力一并生起且相互关连(3)。同一种心在不同的脉络中又叫做有分心(bhavaṅga)和死心(cuti),或者彼所缘心(tadārammaṇa),此心与心所一时俱起。该心与其心所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依,并且形成心生色法之缘(分别是1 & 4)。心生色也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依(2 & 5)。
  
  八大唯作心:在布施持戒等善行方面,这八大唯作心(mahā-kriyā)与八大善心(mahā-kusala)是一样的。当一位阿罗汉(圆满开悟的圣者)做这些善行时,这八心之一与其心所便显现出来。它们依俱生缘之力共同生起,彼此相依且支助它们的心生色法(分别是1 & 4)。心生色也依俱生缘之力彼此相依(2 & 5)。
  
色界、无色界和出世间心:我们稍后将分别在禅那缘和道缘中讨论这些议题。

相互缘(Aññmaññ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5)

1.        Cattaro khandā arūpino aññamañña-paccayena paccayo.
2.        Cattaro maha-bhūtā aññamañña-paccayena paccayo.
3.        Okkantikkhaṇe nāma-rūpaṃ aññamaññ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1.        四种非色(即:名)蕴依相互缘之力彼此相互关连。
2.        四大种色依相互缘之力彼此相互关连。
3.        在结生之际,名法与色法依相互缘之力彼此相互关连。

  注:此相互缘(aññamañña-paccayena paccayo)等同于俱生缘(sahajāta-paccayo)之1-3。
   
依止缘(Nissay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5)
  
1.        Cattaro khandā arupino aññamaññ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2.        Cattaro mahā-bhūtā aññamaññ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3.        Okkantikkhane nāma-rūpaṃ aññamaññ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4.        Citta-cetasikā dhammā citta-samuṭṭhānānaṃ rūpān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5.        Mahābūtā upādā-rūpān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6.        Cakkhāyatanaṃ cakkhu-viññāṇadhātuyā taṃsampayuttānañca dhammān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The same with sota, ghāna, jivhā, and kāya]
7.        Yaṃ rūpaṃ nissaya mano-dhātu ca manoviññāṇa-dhātu ca pavattanti, taṃ rūpaṃ mano-dhartuyā ca mano-viññāṇa-dhātuyā ca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1.        四种非色(即:名)蕴藉依止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2.        四大种色(即:地水火风)藉依止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3.        在结生之际,名法与色法藉依止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4.        心与心所藉依止缘之力成为心生色生起之缘。
5.        四大种色藉依止缘之力成为四大种所造色 之缘。
6.        眼入处藉依止缘之力成为眼识界及其伴随的心所之缘(其余感官意识亦然)。
7.        依于任何(色)法而有意界与意识界生起。彼法则藉依止缘之力成为意界、意识界和它们伴随的心所之缘。

  注:第1至5同于俱生缘,而6-7则同于稍后会解析的后生缘。

20

主题

163

帖子

16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4: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止缘(Nissay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5)
  
1.        Cattaro khandā arupino aññamaññ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2.        Cattaro mahā-bhūtā aññamaññ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3.        Okkantikkhane nāma-rūpaṃ aññamaññ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4.        Citta-cetasikā dhammā citta-samuṭṭhānānaṃ rūpān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5.        Mahābūtā upādā-rūpān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6.        Cakkhāyatanaṃ cakkhu-viññāṇadhātuyā taṃsampayuttānañca dhammān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The same with sota, ghāna, jivhā, and kāya]
7.        Yaṃ rūpaṃ nissaya mano-dhātu ca manoviññāṇa-dhātu ca pavattanti, taṃ rūpaṃ mano-dhartuyā ca mano-viññāṇa-dhātuyā ca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1.        四种非色(即:名)蕴藉依止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2.        四大种色(即:地水火风)藉依止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3.        在结生之际,名法与色法藉依止缘之力彼此相互为缘。
4.        心与心所藉依止缘之力成为心生色生起之缘。
5.        四大种色藉依止缘之力成为四大种所造色 之缘。
6.        眼入处藉依止缘之力成为眼识界及其伴随的心所之缘(其余感官意识亦然)。
7.        依于任何(色)法而有意界与意识界生起。彼法则藉依止缘之力成为意界、意识界和它们伴随的心所之缘。
  注:第1至5同于俱生缘,而6-7则同于稍后会解析的后生缘。
   
亲依止缘(Upanissay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5-6)

1.        Purimā purimā 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2.        Purimā purimā 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kesañci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3.        Purimā purimā 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dhammānaṃ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4.        Purimā purimā a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5.        Purimā purimā a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kesañci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6.        Purimā purimā a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dhammānaṃ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7.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byākatānaṃ dhammānaṃ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8.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9.        Purimā purimā abyā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10.        Utu-bhojanamp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puggalopi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senasanampi upanissay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1.        先行善法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善法之缘。                                                                                                                                                                                                                                                                                                                                                                                                                                                                                                                                                                                                                                                                           
2.        先行善法依亲依止缘之力,非立即性地成为后续不善法之缘。
3.        先行善法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无记法之缘。
4.        先行不善法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不善法之缘。
5.        先行不善法依亲依止缘之力,非立即性的成为后续善法之缘。
6.        先行不善法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无记法之缘。
7.        先行无记法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无记法之缘。
8.        先行无记法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善法之缘。
9.        先行无记法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不善法之缘。
10.        时节,食物(等等)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一种缘;人亦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一种缘;房舍亦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一种缘。

三种亲依止缘


   亲依止缘有如下三种:
1.        迷魅(即:所缘)亲依止缘(ārammaṇ’upanissaya)
2.        无间亲依止缘(anantar’ūpanissaya)
3.        自然亲依止缘(pakat’ūpanissaya)
第一种同于增上缘-2,而第二种同于无间缘。所以,在此我们仅解释第三种。


自然亲依止缘(pakatūpanissaya)

  善法为善法之缘
(pakatūpanissaya-1)


  如上所述,此《发趣论》第九缘有十小节。第一小节说:「先行善法依亲依止缘之力,做为后续善法之缘。」

布施持戒的行为(Dāna, Sīla)

   善的心所(kusala cetasika)包括正信(saddha)、正念(sati)、惭(hiri)、愧(ottappa)、无贪(alobha)、无瞋(adosa)、无痴(amoha)等等。这些善的心所激励我们去做布施、持戒、禅修之类的善行。此外,当我们了解到这些善行的利益时,对它们的信心会增强,对它们的体会了解(paññā)会更深刻,同时我们对人的慈爱(metta)会更强。于是,前行善法是后继善法的助缘。再者,布施持戒的行为导致富裕的人生,这使我们有机会去做更多的功德。有很多富有的人,用他们的财富来帮助需要的人,而不是来自己享乐。因此,前行善法(kusala)依自然亲依止缘 之力,成为后续善法(kusala)之缘。
       
禅修(Bhāvanā)
       

  止禅与观禅(samatha& vipassanā)的修习是名为大善的善行。这些自然导致更高的善法如禅定(广大善mahaggata-kusala)、更高阶的观智(观善vipassana-kusala)以及证道(道善magga-kusala)。更何况,能使我们在未来生中证悟的正是我们的波罗密(我们宿世以来所累积的功德)。如是,前行善法依自然亲依止缘(pakatūpanissaya)之力,做为后续善法之缘。
  
  为了培养定(samatha),我们的心必须专注在一个单一的目标上如出入息,或禅修业处如地遍(pathavī-kasiṇa/观一团圆盘状的土)、火遍(tejo-kasiṇa/观恒定不动的烛火)、水遍(āpo-kasiṇa/观玻璃杯中清澈的水)等。经过一段时间后,我们的心完完全全专注在禅修目标上,或者整个没入其中。这样一种强大的定力叫做禅那(jhāna)。在这过程中,先行的定力(善的)依自然亲依止缘(pakatūpanissaya)之力成为后继定力之缘,持续不断直至证得禅那。
  
  为了开发观智(vipassanā),我们必须修习观禅,直至证道开悟,方法是观照四种法如身(kāya)、受(vedanā)、心(citta)、法(dhamma)。在身的方面,我们必须关照所有身体的动作,如行、住、坐、卧、肢体屈伸、睁眼闭眼、腹部的起伏等等。我们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对可意或不可意的觉受(vedanā)、好或不好的心念(citta)、以及一般的目标如所见、所闻等等(dhamma)保持觉知。
       
        然而,最初为了培养专注力,大力推荐的方法是,将注意力锁定在稳定的目标上,如坐禅时腹部的上下,行禅时足部的移动。以这些为根本目标集中注意力,然后当四种法中任一法变得明显时,我们得去观照它,以便能如实照见其本质。举个例,想看到闪电的话,我们就必需把握闪电发生的那一剎那。同理,我们若想超越假象见到真实法,我们就要在它们显现时去观照。如是,观智逐步且持续地成熟,直至我们证悟。因此,前头的定力和观智(善的)依自然亲依止缘 (pakatūpanissaya)之力,做为后来继起者之缘,直到证道开悟(善的)。

        善法为不善法之缘
(Pakatūpanissaya-2)

          于此《发趣论》第九缘中,第二小节说:「先行善法依亲依止缘之力,非立即性地成为后续不善法之缘。」
  
  我们的善心所(道的证悟除外 )通常会激励我们行善。但是,有时当我们失去正念时,它们却导向不善心所如邪见(diṭṭhi)、慢(māna)、痴(moha)、嫉(issā)等。例如,当我们慷慨布施时,有可能因此骄傲起来,并且瞧不起那些没这麽慷慨的人。当我们持戒时,也有可能产生同样的慢心。于是,布施持戒可能导致不善心所。此外,我们的布施与持戒必定会带来富有的果报,但我们的财富可能滥用在一些恶行上,如耽溺女色或非法吸毒。

  在止禅之善这方面,禅定总能让我们平静安祥,因为它令我们的心远离烦恼。所以,我们也许就执着起禅定来,生起慢心或看轻禅定功夫没这麽高的人。在一些历史上的案例中,证得禅那者运用神通来害人,甚至夺人性命。例如,提婆达多展现神通,说服阿闍世(Ajāta-sattu)王子弒其父王。观禅的情形呢,在观智的某一阶段(udayabbaya-ñāṇa生灭智)会有一种独特的安宁平和感,我们很可能对此产生执着。其结果是,我们的修行停滞于此,除非我们有智,或得到老师适当的指引。如是,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善法有可能成为不善法的缘。
  
  注:在这一小节中,「非立即」这个辞的意思是说善法可能造就不善法,但不是像无间缘(anantara-paccayo)那样具有立即性。
  
  善法为无记法之缘
  (Pakatūpanissaya-3)


  第三小节说:「先行善(kusala)法成为后续无记(abyākata)法之缘。」
  
  是我们的道德勇气(善法的一种)使得我们够坚强,足以费尽苦心(此为一种无记法)地去避恶行善。是我们的布施心(善法)使得我们能牺牲财富和享乐(此为一种无记法)。是慈悲与智慧(善法)使得我们煞费苦心(无记法)去帮助他人。是明智的努力(善法)帮助我们创造人类社会的和平与融洽(无记法)。在这个星球上,动物之间依然盛行着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水陆皆然。即使在我们号称文明的社会里,有很多人利用别人的弱点,牺牲他人而获取成功。就此而言,我们之中有很多人实际上无异于禽兽。然而,所幸我们的善心所如慈悲与智慧(善法)总能带给我们的社会愉悦,和平和融洽(此为一种无记法)。就是这样,善法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无记法的缘。
  
  此外,我们的善法(善)会依业力而为我们带来对应的善报(无记)。例如,由于布施持戒的结果,我们将会投生在快乐的人天;由于禅定,我们将往生梵天。如是,我们的善法为我们带来善的无记法,包括善的先天心,还有健康漂亮,且五官健全的身躯。这一点我们在后面谈论业缘时会详加解释。此外,道智的善法(善)立即导致对应的果智(无记)。如此,善法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做成为无记法的缘。


不善法为不善法之缘
  (Pakatūpanissaya-4)

  
第四小节说:「先行不善法(akusala)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不善法(akusala)之缘。」

   不善心所(akusala)如贪、自私、愤怒、憎恨、痴、我慢或偏见、邪见等,总会牵引我们去做些不善的事如杀、盗等。会去从事非法勾当—如走私毒品或贩卖人口等—的都是那些贪婪自私的人。一个领导人因权力的欲望而残杀成千上万的同胞,这在历史上也非罕见。由于憎恨或偏见,人们犯下如集体屠杀的恶行。无知的人经常做一些愚蠢而荒谬的事,既害人又害己。在古老的年代里,人们有这样的邪见,认为像暴风雨、地震、大火灾等天然灾害是天神所创造的。于是,为了取悦这些天神,人们以动物甚或是人向祂们献祭。如此,不善法如贪(lobha)、瞋(dosa)、痴(moha)、邪见(micchā-diṭṭhi)等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不善法如杀、盗等的缘。

不善法为善法之缘
  (Pakatūpanissaya-5)

  
第五小节说:「先行不善法(akusala)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非立即性地成为后续善法(kusala)之缘。」

  通常,我们的不善心所促使我们犯下恶行如杀、盗等。然而,有时候不善法却导引我们做出像布施持戒等的善行。例如,有人可能因为往生天界的欲望,而做布施持戒等的功德。我们也会受到傲慢(不善)的激发,做些功德善行来胜过对手。作恶(不善)之后的悔恨能够激励我们行善(善)。在喀林加(Kalinga)国之战-印度历史上最血腥的战役之一-中,阿育王杀了数十万人,之后他成为他那时代最有权势的君主。不过,这场战役对阿育王来说,是他成为正义之君(dhammāsoka)的转捩点;他后来做了一些佛教历史上最伟大的善事。《增支部‧三法经》, 说道,若不是因世间有生、老、死之故,即便是佛陀本人亦不会出现于世。故,不善法(akusala)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善法(kusala)之缘。
 
  
  不善法为无记法之缘
  (Pakatūpanissaya-6)

  
第六小节说:「先行不善法(akusala)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无记法(abyākata)之缘。」

  不善(akusala)心所如渴爱、贪婪、自私、愤怒、憎恨、愚痴等等,是无记法(abyākata)—如身体上的舒适、不适和果定—之缘。根据阿毗达摩的思想,痛是我们所做不善法的自然果报。例如,痛苦的惩罚(无记)是不法行为的果报。我们的感官之欲,或对财物及所爱之人的执着,往往带给我们巨大的痛苦(无记)。甚至连动物,比如鸟,也会费尽千辛万苦,就为了觅食回巢哺喂幼鸟。毫无疑问地,是我们的自私、憎恨和傲慢(不善)创造了世上最具杀伤力的物质,如核子弹头与氢弹(无记)。此外,强大的不善业(不善)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直接导致恶趣(无记)的轮回。

  根据佛陀的教法,我们生命的流转不息,还有今生的际遇,都要归责于我们对生命的渴爱,以及对其过患的无知。所以,我们可以合理假设,比如说蜂鸟,它们的鸟喙长得够长,足以采集花粉,这正是因为它们的先祖曾有过这样的渴求。于此情形下,渴爱(先行的不善法)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长喙(后继的无记法)生起的缘。乌龟的情形应该也是这样,它生就一张硬壳,足以保护它免受敌人的攻击;北极熊在雪地里行猎时,它一身的白皮毛是天然的保护色,诸如此类等等的情形。

  正向来看,不善法(不善)可能以某种方式带来善的果报(无记)。例如,为了除去不善法,吾人会在观禅上精进用功,直到深入果定(phala-samāpatti)之中,这是悟入圣道(道智)的善果。如此,即使是不善法(不善),如经明智的处理,甚至可以导致果定(无记),就像火一样,如聪明地使用,它可以带给我们无数的利益。这样,不善法(akusala)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无记法(abyākata)的缘。所以,〈问分•善三法顺发趣〉(译按:《发趣论》的第七章—最后一章)中说:
  
  「贪、瞋、痴、慢、见、欲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身痛、身乐和果定的缘。恶行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其对应果报的缘。」
  
  
无记法为无记法之缘
  (Pakatūpanissaya-7)


第七小节说:「先行无记法(abyākata)依亲依止缘之力,做为后续无记法(abyākata)之缘。」

  如前所述,无记法包括果报心、唯作心、它们的附随心所、以及所有种类的色法。无记法—诸如身体上的苦乐受之类,是其继起的对应法之缘。此外,诸如天气、食物、居所等的色法也是无记法(abyākata),其后继的无记法以它们为缘。例如,佛陀在服食苏佳塔(Sujātā)女所供养的牛奶粥后,于五月的满月日坐菩提树下,勇猛精进彻夜坐禅。破晓时分,他悟入道智证得果智,并在树下入于果定足足七日。在此例中,住所(菩提树)或食物(牛奶粥)是无记法(abyākata),它们显然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缘助他的果定(abyākata)生起。
  此外,我们在基本阿毗达摩中谈到,无记法包括世上一切非认知性的法。根据阿毗达摩,它们都是由「时节」(utu)所生,究竟而言,那是火界。若此为真,那么,我们或可合理假设,世上所有非认知性的法,原先是由代表火界的太阳所造,之后逐渐演变,成为现今我们所见的,无数形式的物体。所有色法都包括在无记法(abyākata)中。因此,先前的无记法,必定是依自然亲依止缘第七小节所说的力量,逐渐变化成后继者直到成为现在的样子。
  
无记法为善法之缘
  (Pakatūpanissaya-8)

  
第八小节说:「先行无记法(abyākata)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善法(kusala)之缘。」

   果报法如苦、乐,还有色法如天气、食物、居所等是无记法(abyākata),善法(kusala)如布施、持戒、禅那、观智、悟入圣道(道智)等等,以这些无记法为缘。

   有些人是多么地具有慈心与智慧,能够将他们的痛苦转化为善法。举例而言,假如他们罹患癌症,并且有强烈的意愿要帮助其他病患,摆脱这种恐怖的疾病,他们会捐款给在进行研究癌症治疗的慈善机构和基金会。这样,他们的病痛—此为无记法—成为善法的缘。当他们治愈了这样一种末期的疾病,感受到喜乐时,他们慨捐善款,目的在带给其他癌症患者同样的喜乐。如此,人的痛苦和快乐(abyākata)可以成为善法(kusala)的助缘。

  同样地,色法如天气、食物、居所等(abyākata无记法)也是仁慈明智者背后的一股力量,驱使他们成就善法(kusala)如布施、持戒、禅那、观智和圣道的悟入(道智)。例如,有些禅修者独自在森林里密集禅修多年,对他们来说,飘落在周边地面上的花叶,往往提醒他们一切是无常的。这种氛围引生急切感,令他们修行更加精进。这样一来,色法如萎花落叶(abyākata无记法),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助成禅修者的善法(kusala)。
  
  无记法为不善法之缘(Pakatūpanissaya-9)
  

第九小节说:「先行无记法(abyākata)依亲依止缘之力,成为后续不善法(kusala)之缘。」

  无记法(abyākata)包括果报的现象如苦、乐,还有色法如天气、食物、居所等,这些是不善法(akusala)如杀、盗等生起的缘。

  在痛苦中的时后,我们很可能会发脾气,有时还会嫉妒那些轻松无痛的人。历史上发生过这样的事件:人因飢饿难耐,以致杀人食肉。显然,因飢饿而起的苦(abyākata无记法)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造成不善法(akusala)的生起。另一方面,感官的欲乐(abyākata无记法)是犯罪行为—抢劫或杀人(akusala)—背后间接的驱动力。于是,明白可见,欲乐(abyākata无记法)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助成不善法(akusala)之生起。事实上,环绕我们身边的一切事物都是无记法,都能引生不善的心所,除非我们具有正念。

  例如,一幅画可使人产生情欲,或者憎恨,或者至少是痴想。据说月亮(abyākata无记法)会引生不善的情感,如愤怒或浪漫情怀(akusala)。根据科学的调查,在月圆之日人们比较容易过度亢奋,或者感情用事,这会提高他们涉入罪行,如强暴或谋杀,的机率。如是,色法如天气、食物、居所等(abyākata无记法)依自然亲依止缘之力,成为不善法(akusala)生起之助缘。所以,〈问分•善三法顺发趣〉中说:

        「身体的苦、乐、天气、食物和居所引生杀、盗、妄语等等。」

20

主题

163

帖子

16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5: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生缘
(Purejāt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6-7)

1.        Purejāta-paccayo’ti cakkhāyatanaṃ cakkhu-viññāṇa-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purejāta-paccayena paccayo. [Sotāyatanaṃ sota-viññāṇa-dhātuyā; ghanā-yatanaṃ Ghāna-viññāṇa-dhātuyā; Jivhāyatanaṃ jivhā-viññāṇa-dhātuyā; Kayāyatanaṃ kāya-viññāṇa-dhātuyā]
2.        Rūpāyatanaṃ cakkhu-viññāṇa-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purejāta-paccayena paccayo. [saddāyatanaṃ sota-viññāṇa-dhātuyā; gandhāyatanaṃ Ghana-viññāṇa-dhātuyā; Rasāyatanaṃ jivhā-viññāṇa-dhātuyā; phoṭṭhabbāyatanaṃ kāya-viññāṇa-dhātuyā]
3.        Rūpāyatanaṃ, saddāyatanaṃ, gandhāyatanaṃ, rasāyatanaṃ, phoṭṭhabbāyatanaṃ mano-dhātuya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m purejāta-paccayena paccayo.
4.        Yaṃ rūpaṃ nissāya mano-dhātu ca mano-viññāṇa-dhātuyā ca pavattanti, taṃ rūpaṃ mano-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purejāta-paccayena paccayo; mano-viññāṇa-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m kiñci-kāle purejāta-paccayena paccayo, kiñci-kāle na purejāt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前生缘是:
1.        眼入处依前生缘之力,助成眼识界及其相应心所的生起。(耳入处、鼻-、舌-、身 -分别为耳识界,鼻-、舌-、身-之缘)
2.        色入处依前生缘之力,助成眼识界及其相应心所的生起。(声入处、香-、味-、触-分别为耳识界,鼻-、舌-、身-之缘)
3.        色入处、声入处、香入处、味入处、触入处依前生缘之力,助成意界及其相应心所的生起。
4.        但凡依于某种色法而有意界和意识界生起,则彼色法依前生缘之力,成为意界及其相应心所的缘法。于一时(即:在一生当中)它也依前生缘之力,成为意识界及其相应心所的缘法,于别时(即:在结生心的剎那)则非依前生缘之力。

三剎那

所有的心和心所法(无色界梵天的四种结生心除外,他们没有色身)生起的先决条件是要有色法的入处。如基本阿毗达摩中所述,一切名法、色法生起又灭去,剎那剎那间被新起的法取代。如果取代者的体积较大,品质较好,那我们看起来就会变得比以前更年轻貌美,而如果取代者的体积较小,品质较差,我们看起来就会比较老,且比较不吸引人。色法比心法的寿命要长17倍。在这意义上,我们说色法维持17个剎那的时间。其中第一剎那是生时(uppāda-kkhaṇa),最后剎那是灭时(bhaṅga-kkhaṇa),中间的15剎那是住时(ṭhitikkhaṇa)。

第一段:五感官入处只有在住位时才够强,能够做为对应的心、心所法生起的依处,因为它们在生位时太弱,在灭位时又不够强。因此,我们的感官心识,必须仰赖1~16个剎那之前生起的对应的感官入处。如此,感官入处依前生缘之力,缘助对应的心、心所法生起。根据雷迪禅师(十九世纪初最伟大的阿毗达摩学者之一)的说法,心遍布感官入处的色法,就跟电波穿流机器的方式一样。因此,关于身入处,雷迪禅师举例说,当我们的脚趾头痛时,会有无数次不悦的身识生起,遍布于脚趾头的肌肉间。

  第二段:这一段与迷魅缘是一样的。然而,在这个缘中,所缘如色、声、香等叫做「入处」,是因为它们以同样的方式,助生对应的心、心所法。透过眼识,我们可以看到当下的色所缘入处,它至少在4剎那心识之前生起(参阅在基本阿毗达摩所讲的,称为「路心」的心理过程)。如此,色所缘入处依前生缘之力,成为眼识生起的助缘。声入处、香入处、味依处和触入处的情形亦同此理。
  
  第三段:视觉的心路过程(cakkhu-dvārika-vīthi)包括我们所谓的「意界」,这是指心的二种单位:五门转向心(pañca-dvārāvajjana)以及二种所缘领受(sampaṭicchana)心之一,在心路过程中这领受心分别于感官心识(眼识等)之前与之后生起。如此,色所缘依前生缘之力,分别在二意界(五门转向心与领受心)至少3个和5个心识剎那之前生起,成为这二意界的缘法。其余的所缘入处亦同此理。读者可核对在基本阿毗达摩中谈论的心路过程,以便得到更好的理解。
小记:过去、未来或者想像的色所缘入处只有透过意识界才能看见(这大半就是所谓的「想」)。因此,我们就是经由念想忆起过去曾经见过的人或事物,或者幻想未来可能发生的事。透过先天心,我们可以看见过去生临死前,最后的心路过程所缘取的色所缘。透过高度开发的心,即:禅那之力,我们甚至几乎可以看到任何时代中的任何事物,不论大小、远近或粗细。
  其他过去、未来或者想像的所缘入处,亦即声入处、香入处、味入处、触入处,也是这样的情形。
  
  第四段:这一段处理意界(mano-dhātu)和意识界(mano-viññāṇa-dhātu)的色法入处。我们当依上文所述来理解意界,而意识界是指所有种类的心,不包括双五识界和意界。关于意界和意识界的色法入处,上文所举的巴利引文只说:「依于某种色法而有意界和意识界的生起」,但并未提及究竟是那种色法。
  注论认为这一段文说的是我们心脏里头的色法。然而,如前文所述,在这个成功移植心脏,以及对大脑如何运作有更深入认识的时代,有些巴利学者宁愿相信,大脑是我们的思想、先天心和高度开发的心之色法入处。无论如何,根据注论的说法,与心相关的色法在1~16个心识剎那之前生起,并依前生缘之力,成为意界和意识界生起之缘。
        这里有个例外:没有色法入处可以依前生缘之力做为结生心(patisandhi)的缘法。原因很简单,因为结生心是人一生中第一个心识剎那,所以不会有色法入处在它之前产生。
   
后生缘
(Pacchajāt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7)

Pacchajāta-paccayo’ti pacchajāatā citta-cetasikā dhammā purejātassa imassa kāyassa pacchajāt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后生缘是:后续的心、心所法依后生缘之力做为先行身体的缘。

三支分:

a.        缘法:五蕴众生一期生命中后续的四名蕴(85心和52心所)
b.        缘所生法:由1,2,3或4种因(即:业、心、时节和食)所生的色法,随先前的心一同生起,且达到住位,即,持续的剎那。
c.        缘力:“a”依后生缘之力助成“b”生起。

  当我们死亡时,不再有相应的心,身体便开始败坏,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相当明显地,是心在保存维系着我们的身体。负面的心所如瞋怒、担心、焦虑、沮丧等,造就不健康的色法,而正面的心所,如爱与慈心造就健康的色法。不可否认地,我们的心对身体有很大的影响。根据后生缘,我们身中的色法以心为缘,并为心所保存;我们的心晚于那些色法1到17剎那生起。

色法四因

   对大多数人而言,我们的身体看起来是那么地坚实,以致于我们把它紧紧地看作是我们自己。我们可能会在镜子前面左顾右盼老半天,确定身材从各个角度看都不错。巴利经典说,如同由各各部分组成的马车一般,我们的身体也是由不同的各部份构成的,如毛发、指甲、牙齿、皮肤、肌肉、肌腱、骨头等等。究竟意义上,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是由物质元素构成的,它们剎那剎那都被新生的元素所取代。这种持续不断的更替(ghana),类似烛火或水流,令它们看似坚实且恒常。此处有一问题:是什么造成这种持续性的更替?这样一种令人惊诧的,连续性的更替,是由四种原因造成的:业、心、时节和食素。
  我们将在后文第11缘中,讲解四因之中的业。关于第二个因,即:心,我们可以经验到,随着心理状态的不同,身体的状况或化学变化也跟着不同。比如,悲伤的心使我们的眼睛产生泪水;喜悦的心使我们产生美丽的微笑;心感到飢饿时,唾液随之而生,而有欲贪的心带来了其他身体上的变化。就这样,我们的心不停地在我们身上创造新的色法。至于时节,好的气候显然造就健康的身体,而天候不良,健康不佳。在食素方面,正如「我们吃什么就像什么」的谚语所说,我们跟吃进去的食物或里边的营养素变成一体。简单地说,我们的身体因为这四种因素持续运作。
  
单因与多因

1.        构成心依处、五根、二种性别与命根的色法,唯独从业所生。身表和语表唯由心生。故,这些成为一因生身(ekaja-kāya)。
2.        声音是由心和时节(环境)所引起,因此称为二因生身(dvija-kāya)。
3.        身体的轻快性、柔软性与适业性归因于三者:时节、心以及食素,故而称三因生身(tija-kāya)。
4.        八不离色与空界属于四因生身(catuja-kāya)。

三地

   根据阿毗达摩的思想,有三地或三界:一蕴地、四蕴地以及五蕴地。某类众生只有身体而根本没有名蕴;这类众生称为无想梵天(asanñña-satta),他们生存的地方叫做一蕴地。另一类众生只有四名蕴而没有色身,他们称为无色梵天(arūpa),其居住的处所叫做四蕴地。其余所有的众生包括人、畜生、天以及地狱有情具足五蕴,而他们居住的处所叫做五蕴地(pañcavokāra)。这后生缘与属于四无色界梵天的任何种心都没有关系。例如,贪根心如果是属于四无色界梵天,那么就跟这个缘毫无关系。此外,他们的四种先天心是独有的,因此与这个缘没有关系。大体而言,89种心当中只有85心属于这个缘。

缘生的方式

   所以色法是由1,2,3或4种因而生,而后续的心、心所法在1~16心识剎那后,依后生缘之力生起,对达到住位的色法起到活化或保存的作用。
   
重复缘
(āsevan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7)

Asevana-paccayo’ti
1.        purimā purimā 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āsevanapaccayena paccayo
2.        purimā purimā akusal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akusalānaṃ dhammānaṃ āsevanapaccayena paccayo
3.        purimā purimā kriyā-byakatā dhammā pacchimānaṃ pacchimānaṃ kriyā-byākatānaṃ dhammānaṃ āsevan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重复缘是:
1.        先行的善法依重复缘之力,做为后续善法生起的助缘。
2.        先行的不善法依重复缘之力,做为后续不善法生起的助缘。
3.        先行的唯作无记法依重复缘之力,做为后续唯作无记法生起的助缘。

全分的心名为「速行」(Javana)

        这个缘实际上包括无间缘,但此处我们特别要谈论javana(充分活跃的心,直译为「冲动/速行」)。我们所有善或不善的行为,还有我们整个的心理遗势,如在无间缘中提到的业(kamma)、波罗蜜(pāramī)、随眠(anusaya)等等,都要完全归责于速行心。阿罗汉(圆满觉悟者)的心所虽然总是善的,但我们称之为唯作(kriyā),故而它们绝不会留下任何心理遗势,因为阿罗汉不受后有。
        藉由全分的心,我们得以完成无数种的动作。举个例,假设我们正开车要前往某处,去做某件事或会见某人。在我们全分的心与无私、慈爱与体谅相应的剎那,我们的驾驶是善的;而在我们全分的心与贪、自私、瞋(愤怒、嫉妒、恶意)和痴相应的剎那,我们的驾驶是不善的。换言之,每一剎那都有不同的心所生起,所以我们的驾驶可能在这一剎那是善的,下一剎是不善的。无论善或不善,叫做速行的全分的心,才是我们所有行为背后真正的力量或冲动,它们总是会留下一些心理遗势。
        我们日常活动所包含的速行心,在单一的心路(citta vīthi)过程中大都重复六到七次。这种心路过程在极短的时间内可以重复千遍。因此,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包含了无数的这类过程。受到先行速行心的扶助,继起的速行心愈发强大。所以在一次心路过程的七速行心当中,最后一个受到最大的扶助,极为强盛,故足以造成紧接着死亡后下一生的轮回心(rebirth consciousness),除非有更强的速行心凌驾其上。第一个当然最弱,因为没有任何先行速行的扶助;虽然它这么弱,无法导致轮回,但对于我们当生的幸或不幸,它仍然发挥了支持的力量,或者〔更常的是〕较强的速行心会凌驾其上。中间的五个速行心会持续,直到它们有机会引生对应的结果,或者,当我们成为阿罗汉时,它们就会变得迟缓不具活力。如是,先行的速行心依重复缘之力,成为继起速行心的助缘。

重复缘的三支分

a.        缘法:前行速行心及其相应心所。
b.        缘所生法:继起速行心及其心所。
c.        缘力:a项依重复缘之力,缘助b项生起。
   

20

主题

163

帖子

16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5: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业缘
(Kamm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7)

   Kamma-paccayo’ti
•        Kusalākusalaṃ kammaṃ vipākānaṃ khandhānaṃ kaṭattā ca rūpānaṃ kamma-paccayena paccayo
•        Cetanā sampayuttakānaṃ dhammānaṃ taṃ-samuṭṭhānānañca dhammānaṃ kamm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业缘是:
•  善业和不善业依业缘之力,成为果报蕴与业生色的缘。
•  思依业缘之力,成为其相应心所及心生色的缘。

  有二种业:
1.        异剎那业(Nānakkhaṇika Kamma),过去的思潜存着,直到因缘具足时产生果报。
2.        俱生业(Sahajāta Kamma),现在的思成为与其同时生起的心、心所法的缘。
此处我们只解说第一种,因为第二种实质上是同于俱生缘(第 6缘)的。

什么是业

        业的字面意义是行为。我们说业是行为,但其背后的思心所就像车子的驾驶人一样;我们认为在开车的时候,驾驶人要对所有的事情负完全的责任。在我们所有的善行—如布施持戒等—的背后,必定都有善的思心所。换言之,如果一项行为包含了与这类善心所—如无私、慈爱、智慧等—相应的善的思,那我们就认为它是善的。例如,假设我们要捐款给慈善机构,对其服务人群表示感谢。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卖力工作,且存足了捐献的钱。终于,我们开了张支票,寄到慈善机构去。在这情况下,从开车到工作地点,一直到寄给慈善机构支票,我们所做的任何动作都会包含无量无数的善思。所有的思心所,如同其他任何的心所,都会随着我们的动作生起灭去。但它们各各都将留下某种的力量,潜藏在我们的心路过程里,从一个心识剎那到下一个,从这一世到另一世。因缘具足时它们能生果报,或者当我们成就阿罗汉,不受后有时,它们便会迟缓不具活力。

        不善的思也是如此,它们恒常与与不善的心所相应,如自私、愤怒、憎恨、嫉妒、痴等,也总是会导致不善的行为,如杀、盗等等。当它们灭去后,其能量潜伏在我们的心路过程里,一朝因缘成熟时便引生不善的果报。这也就是为何阿毗达摩的论疏(Saṇgaha Bhāsāṭikā)如是说:
        Santānetaṃ kammaṃ nāma, na nirujjhati sabbaso
  Savisesaṃ nidhetvāna, samayamhi vipaccituṃ
  
  业之为物,未曾自吾人内在全然灭去。
  彼灭之时,遗有特殊余势,因缘具足,即彼熟时。

        然而,业不像色法那样,我们可以在某个地点找到它,但当产生果报的因缘成熟时,业自会显现。这也就是为何《米兰陀王问经》中有云:
        米兰陀王问那先尊者:「尊者啊,业在何处呢?」
        「大王!」那先尊者回答,「业并不是贮藏在心理的某处,心是短暂的,也不是在身体的其他任何部位。但业依心法与色法而住,然后在适当的时刻显现,这就如同我们不会说芒果藏在芒果树的什么地方一样,但依于芒果树,季节到时它们就冒出来了。」

业如何带给我们财富与健康

        关于物理学的定律,牛顿说:「每一个动作都会产生等量的反作用力。」同样的理论可以应用在伦理学的领域。举个例说明,假设我们怀着慈爱的心意帮助某人,或者心怀恶意伤害他或她。任一行为的结果,都会有另一种等量的业之反作用力(业报)。事实已经显示,帮助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帮助他人,如同「种瓜得瓜」这个谚语所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自然的定律。然而,业并非可看见可触摸,像物质一样的东西。我们不应将业带给我们财富与健康的方式,想像成彷彿一个美丽的天使,为我们带来一个抱在手里,盛满数千枚金币的金钵。但是,由于善业的结果,我们可能福至心灵,获得一些能为我们带来比数千枚金币更有价值之物;或者我们可能碰巧遇到贵人,帮助我们完成心愿。另一方面,由于恶业的结果,我们不巧就打错主意,做了致命性的决定,或者碰到不诚实的人,或有可能错失良机。因此,关于这点,巴利典籍(《金刚觉》Vajīra-buddhi 69)说道:
  Kammaparādha-sattānaṃ, vināse paccupaṭṭhite
  Anayo naya-rūpen, buddhiṃ akkamma tiṭṭhati.
  
  一个有恶业的人,当其毁灭的时刻来临,
  他或她的认知变颠倒,错的想法也看似对的。
  
  大体而言,人由于善业而生得聪明,健康地成长并受高等教育。日后,他可能得到一份薪资不少的工作,成功的事业或高阶的职位。于是,他或她便享受得起漂亮的景物、美妙的声音、芳香的气味、可口的食物、柔软的触觉以及其他任何感觉起来悦意的。在这情形下,就健全的遗传和健康的环境这方面,我们说业为我们带来财富与健康。一切都依业缘之力。(究极而言,获得人身是八大善果报心之一,而见到美的事物等等,指的是八无因善果报心)
  我们认为能得人身是道德行为的果报。然而,我们都生具不同的遗传条件,在不同的社会与环境中成长。所以,难怪我们各具不同的性格和独特的才能。我们当中有些人比其他人幸运,有些人秉赋独特,但其他人则不是。有些人在一些特定的事上运气很好,比如教育、事业、食物、住处、衣着、朋友、异性、亲戚、老师、上司等等。例如,在事业方面,有些人可能是成功的汽车业者,其他人可能是房仲业者等。我们经常可以从人物的传记或回忆录看出,我们人生日后的发展大都是命定的。简言之,我们认为遗传完全是因为我们的业,而对于环境,(这是可以藉由我们的智慧与努力加以更改的)业则是部份的因素。

业与轮回


        要了解业的法则,很重要的一件事是要相信死后的生命。有大量的科学研究证实了轮回的可能性。有人能够明确地忆起他或她的过去生,这并非不寻常的事。
        不过,听听一个有关佛陀的着名故事,会有助于我们了解。这故事发生在佛世时,有天早上,佛陀托钵来到舍卫国一个富有人家的门口,当时主人苏帕婆罗门不在家。一只大狗冲出来,朝着佛陀非常凶猛地叫着。佛陀便对它说:「都地亚,你对我还是跟从前一样不友善啊。」那狗立即住嘴,并冲回到屋子里,一副很丢脸的样子。然后它一整天都躺在厨房的角落里,满脸忧郁。当苏帕婆罗门回到家,听说这事件时,他对佛陀极为愤怒,于是马上赶到寺院去责怪佛陀,不该叫他的狗都地亚,那是他父亲的名字。他说他的父亲死后立刻就往生梵天了。但是佛陀大胆地肯定,那只狗的过去生就是他的父亲。
        为了证实这点,佛陀问苏帕,是否有丢失任何应该是从父亲那边继承过来的东西。苏帕说有一枝金子做的花不见了,还有一双金鞋,一支金瓶,以及十万个金币。佛陀便教他喂狗吃牛奶粥,让它半睡半醒,然后问它把苏帕丢失的东西藏在哪里。他照做了之后,狗哼了一声,示意苏帕跟着它来到一棵树下,并把他丢掉的所有东西挖了出来。事情的转折感动了苏帕,他归依佛陀,并问说为何人在14个方面彼此不同(《中部》后分五十经注释》,页175-6)。该问题的答案略述如下:

1.        杀生者短命。
2.        戒杀者长寿。
3.        伤人者体弱。
4.        戒伤人者体强。
5.        瞋恚者丑。
6.        忍辱者美。
7.        嫉妒者孤独。
8.        无嫉妒心者多亲友。
9.        悭吝者贫。
10.        布施者富。
11.        自大者生为低等种姓。
12.        谦虚者生为高贵种姓。
13.        好问者博学有智慧。
14.        缺乏好奇心者孤陋寡闻。

(《中部后分五十经篇》页243-9)

业的分类

        为了了解不同的业,在我们生命中所扮演的不同的角色,我们需要学习业的一些分类。
        于此,我们将以阿育王 的故事为例。在印度和世界历史上,阿育王是最伟大的帝王之一。他在最后一次的喀林格邦(Kaliṅga State)战役中,杀害了与他为敌的兄弟们,以及数十万人民,并征服了全印度。然而,他后来改变了,成为佛陀圣教与圣僧无与伦比的护持者。他同时也以正义之君的名号见称,极度慷慨地资助他国内的臣民。但是,在他临终前夕,想要继承王位的人之间的权利斗争已达白热化,而他被弃置在病床上,一只手握着半个药用的果子,身边只剩一个侍女。先前曾是备受尊崇的普世君王,他此刻痛苦地体认到,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唯一拥有的就是那半个果子了。据说他在悲伤憾恨的痛苦中去世,并投生为一条巨蟒。不过蟒蛇一周后便死了,接着又往生忉利天。关于这个故事,我们可能会有以下的问题:

• 是什么业使他生于这样的一个高贵的家庭,并且成为印度最伟大的帝王呢?
• 他因护持佛陀的圣教团而累积了大量的功德,为何他命终时如此凄惨?
• 为何小过患,如他的悲伤,越过他所做的大量的功德与过咎,率先令他投生为蛇?
• 当他投生天界时,他那些为数不少的罪业何处去了呢?

业的四种作用

        一个业可以完成四种作用,即:令生、支助、阻碍和毁坏。善与不善的业,分别产生快乐的和悲惨的轮回。对于同种类的业,有支持的作用,对于相反的业则有阻碍和毁坏的作用。
        基本上,阿育王跟其他任何人一样,在他生命的流转过程当中,必定已累积了无数种类的善与不善业。因此,要产生像他的那样崇高的出身,其中的一个善业必定胜过很多的不善业,而占得了上风。这叫做令生业(janaka)。此外,他也一定还有很多其他的善业,在支助(upa-thambhaka)着这个令生的善业,对他的不善业造成阻碍(upa-pīḷka)和破坏(upa-ghāṭaka),其运作的方式是让他得到良好的保护,免于各种的危难和仇敌,使他成为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帝王之一。然而,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他失去权势,所拥有的仅仅是手中的半个果子。这意味着他的不善业介入了,对他的令生善业形成阻碍与毁坏。当然,投生为蛇必定是他临终前悲伤的不善令生业所致。以上这些就是善业如何造就他成为伟大的君王,而不善业如何介入,令他痛苦以终,死后去处悲惨。

四种业优先酬报
       
        有四类的业,依于它们在一个人死亡时的作用力,自动取得优先权。
• 第一优先的是重业(garuka),在善德层面这是指禅那业,在不善业方面则是指五逆业,即:杀父、杀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
• 第二优先的是临死业(asanna),这是一个人在死亡前刚刚做的业。在没有重业做为他下一世生命的缘时,可能由它来产生果报。
• 下一个优先作用的是惯习业(ācinaka),这是一个人惯常做的事。当缺乏上面二者时,它可能会引发下一生。
• 第四类是已作业(kaṭattā),这囊括了所有不能归入上述三者的业。这就彷彿是一个特定有情的储备金。

        根据这个分类,悲相应的业,就是阿育王死亡前的临死业。虽然比起其他的业要轻得多,它却率先产生死后投生为蛇的果报。蛇灭后往生天界,显然是他为圣教团及老百姓做这么多好事的善业所致。这里有个问题是:当他投生天界时,他那些许许多多的罪业何处去了呢?答案是:那些业被划分为保留业,在他证得阿罗汉之前,因缘成熟的话,他可能就会受报。即使是佛陀,也要为他过去世所做的不当行为付出代价。
        这位君主如何变成蛇呢?并不是他的灵魂,或是其他任何东西,从君王的身体移转到蛇身里。君王与蛇非一非异。例如,前面曾经提到过,我们出生时只有几磅重,但现在我们也许不止百磅。我们绝非刚出生时那个人,因为我们自出生以来,各方面都完全变了。但也不能说我们不是同一个人,因为那时的我们,承业之力而继续成长,直到变成我们现在这个样子。
        在《清净道论》中, 死后的生命被比作树,和树所从出的种子之间的关系。树既不异于种子,因为它属于种子的生长过程,也不同于种子,因为在颜色上、大小上、形状上、重量上等等二者截然不同。在物质现象的问题上,变化的过程中有无数的因素在发挥作用。再者,如果将种子或树的基因加以改变,那么在很多方面它们都会跟原来的样子不同。同理,君王与蛇既非一亦非异;非一是因为没有不朽的灵魂,从一个生命移转到另一个生命,非异是因为二者(君王与蛇)属于同一个心、色法相互作用的过程。 当心、色法相互作用的过程,因业力而改变时,国王由于恶业从人转变为蛇,又由于他的善业,从蛇转变为天人。


业可以改变

        然而,根据佛陀的教法,我们的命运并非完全由我们的业所决定,因为它是可以为我们的智慧与努力(这二者并称「加行」payoga)所改变的。如上文所述,一颗种子,在它靠着土壤、水、阳光等的条件而成长时,其基因是可以被修改的。同理,我们也可透过加行而改变我们的业。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凭藉智慧与努力而改善我们的命运。因为这样,注论这麽说:

佛陀视业为基本原则。但要在人世间获得财富与健康,智慧与努力也是需要的。

        《本生经》中有一个三条鱼的故事,说明人的业如何与他的努力和智慧携手合作。一天,一个渔夫捕获三只鱼。一只鱼相信业。它只静静待在船上,没做任何逃脱的努力,因为它相信,如果它运气好,自然能逃脱,什么也不需要做。第二条鱼相信努力。它相信如果努力做得够,它便逃得掉。所以,它一再地奋身向上跳,尽最大努力想逃脱。渔夫被它搞得很烦,于是就把它打死了。这只可怜的「单靠极度努力的信仰者」当场毙命。第三条鱼非常聪明。它相信成功需要智慧和努力。它等待适当的时机跳出船外。在船身倾斜的片刻,它纵身往外跳,成功逃脱。那条可怜的「业力的极端信仰者」(宿命观),被渔夫的妻子烹煮了。

        因此,现世的业能够改善过去的业。当我们过去的善业衰微时,我们可能会发现自己不巧一错再错,或者我们可能比从前更常生病,或者我们可能被解僱,或遭小偷或被抢等等。然而,我们还是可以藉由做一些新的善事,如布施、培养慈心、短期出家、闭关禅修等等,来支持或加强过去的善业。在我们缅甸的佛教徒,当他们比从前更容易生病,或病得更严重时,他们可能会做像这样的善事:供养维他命与医药给比丘和病人,或者老年人,并善加照顾他们等等。遇到危险时,他们可能会释放鸟笼里的鸟,或者向屠宰场买牛来放生等等。我们在生命的流转当中肯定累积了好几种的业。因此,今生藉由做些好事、公正的事,我们能帮助过去的善业,在遭遇现世的不幸时占得上风。

        为了完成他在英国弘法(从1938到1952)的工作,一位佛教的比丘,塞谛拉(悌谛拉)禅师,遭遇到极大的困难。有人引述他如何应用此一业的法则,试图实现他的愿望时。为了达成他的目的,他撰写了下面的巴利文句,并且诵念出声,用以激发他的善业(kusala-kamma)的力量:

  Atīte vattamāne ca, yaṃ puññaṃ pakataṃ mayā
  Idheva tassa paccakkhe, vipāko me vipaccatu.
  我过去和现在所做的任何功德,
  愿它们此刻带来果报。
  
仅供学术研究用

        善不善业如何依业缘之力,成为果报心和业生色生起的助缘?〔说明〕如下:

•        与12不善心相应的思,导致7无因不善果报心和业生色法。
•        与八大善心相应的思,产生16果报善心(8无因8有因)和业生色法。
•        与五色界善心及四无色界善心相应的思,形成它们对应的果报心(和色界梵天的业生色)之缘法。

  我们通过与八贪根心之一相应的思心所,造作诸如偷窃、抢夺、邪淫等的不善法。其他像杀生、凌虐、背后中伤、说人坏话、说粗恶语或毁损语,这样的不善行是由与二瞋根心之一相应的思所致。至于绮语、闲杂语(samphappalāpa)、妄念纷纷、做白日梦(uddhacca)、 憾悔(kukkucca)、疑惑(vichikicchā),这些与二痴根心之一有关。

  12不善心,或与之相应的思,产生了7无因不善果报心。这七种心之中叫做santīraṇa(推度)的心是畜生、饿鬼、地狱众生的结生心。当一个人看到听到,或经验到不可意的人或事物时,生起了其余的不善果报心,如不可意的眼识、耳识等,做为过去恶业的果报。此外,包括属于畜生、饿鬼、地狱众生的五感官、性别等的业生色,也是这12不善心的产品。

  与八大善心之一相应的思心所,是布施、持戒等善行的因。这个思引生了构成天人结生心的8大果报心。同时它也引生了眼识、耳识等8无因善果报心,当一个人看到听到,或经验到可意的人事物时,这些心便生起。健康的业生色法也包括在这些八大善心的果报里。
  与禅那(色界禅与无色界禅)相应的思,产生色界与无色界梵天的结生心,这是根据他们所证得的禅那而定的。
   
果报缘
(Vipāk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7)

  Vipākapaccayo’ti
  Vipākā cattāro khandhā arūpino aññamaññaṃ vipāk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果报缘是:
  四种果报名蕴依果报缘之力相互依存。

        这个缘本质上与俱生缘一样,但它关涉的只是四种果报名蕴(36果报心及其并存的心所)。如之前所言,一次只有一个心生起,决不会有二个或以上的心一同生起。但每个心都有其附属的心所与之同时生起,并且它们彼此关联的方式是,其中一蕴依果报缘之力成为其余三蕴的缘;三蕴为剩余一蕴的缘;二蕴为其他二蕴的缘。
   
食缘
(āhār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7)
   āhāra-paccayo’ti
•        Kabalīkāro āhāro imassa kāyassa āahara-paccayena paccayo
•        Arūpino āhārā sampayuttakānaṃ dhammānaṃ taṃ-samuṭṭhānānañca rūpānaṃ āhāra 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食缘是:
•        物质的食物(食素)依食缘之力助成身体的成长。
•        精神的食物依食缘之力,成为它们的相应心所,以及由此而生的色法之助缘。

色食

        āhāra(ā + hāra)字面上的意义是让我们保持活力的东西,指的是色食和名食两种食物。前者指维他命和矿物质,这是从我们所吃的食物消化萃取出来的。如我们所知,某些食物对我们的身体有一些特定的作用。例如,维他命A是视力的必需品等等。很多科学上的发现早已经证实了「我们吃什麽是什麽」这句话。这种色食依食缘之力让我们保持活力,并且助成我们身上各种色法(如业生、心生、时节所生、食所生色法)生起。实际上,营养素本身并不只是从我们所吃的食物产生,它同时也来自我们的业、心与时节。

名食

        名食包括三种心所如触(phassa)、思(cetanā)和识(viññāṇa)。雷迪禅师在其着作《发趣法入门》(巴利文)中说,正如同我们所吃的食物滋养我们的身体,触、思、识也一样滋养我们的心。触协助心保持与所缘的接触;思让心的作用积极主动;识让心清楚辨认所缘。如是,这三种心所依食缘之力,成为心、心所法的缘,并且助成所有心生色法和结生时的业生色。名食缘属于俱生缘的一类。其三支分大体如下:


a.        缘法:触(phassa)、思(cetanā)与识(viññāṇa)
b.        缘所生法:89种心及52种心所,心生色和结生时的业生色。
c.        缘力:a项依食缘之力助成b项的生起。
   
根缘
(Indriy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7-8)

  Indriya-paccayo’ti
1.        Cakkhundriyaṃ cakkhu-viññāṇa-dhātuyā taṃ-sampayuttakānañca dhammānaṃ indriya-paccayena paccayo. [sotindriyaṃ sota-viññāṇa-dhātuyā; ghanindriyaṃ Ghāna- viññāṇa-dhātuyā; jivhindriyaṃ jivhā-viññāṇa-dhātuyā; kāyindriyaṃ kāya- viññāṇa-dhātuyā]
2.        Rūpa-jīvitindriyaṃ kaṭattā-rūpānaṃ indriya-paccayena paccayo.
3.        Arūpino indriyā sampayuttakānaṃ dhammānaṃ taṃ-samuṭṭhānānañca dhammānaṃ indriy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根缘是:
1.        眼根依根缘之力,成为眼识界及其相应心所的缘。(耳根为耳识界之缘;鼻根为鼻识界之缘;舌根为舌识界之缘;身根为身识界之缘)
2.        色命根依根缘之力,助成业生色法的生起。
3.        名根依根缘之力,助成与其相应的心所,和由此产生的色法之生起。

  根缘分三部分:依处前生根缘、色命根、名根。这三者之中,第一是指属于依处前生根缘的五种感官。第二是不同的一组。第三是关于属俱生缘的八名根。

五感官入处

        有五种感官入处: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舌净色和身净色。当一个视觉目标撞击眼睛,或者吸引我们注意(manasi-kāra)时,唯有透过眼净色而有眼识生起。因为如此,眼净色叫做「眼根」。当我们的注意力被声音吸引时,也是唯有透过耳净色,我们才能够听到声音。其余的感官也是一样的情形。如是,五种感官依根缘之力,助成其对应的心及心所的生起。构成眼净色的物质元素剎那剎那由业所生。它们与其他任何色法一样,只能持续17心识剎那。眼识的生起是依于与眼相关的色法,如前所述,这些色法在1至16个心识剎那之前生起,并且到达延续的剎那(译按:亦即到达住位)。所以,这部分的根缘属于前生缘。


色命根


        在阿毗达摩的名相中,并没有我们所谓的「命」或「灵魂」。真正存在的是身心的互动,这类似机器和驱动机器的电力之间的互动。然而,有某种色法叫做「色命根」,有它的维系,我们的身体被视为是活的。如同之前不断提及的,我们自结生的剎那起,构成我们身体的色法便一直剎那剎那地生起。但每一物质元素仅持续17个心识剎那,之后便灭去。然而,所幸的是不断有后续取代者,我们的生命得以持续经年。遗传物质(kammaja-rūpa业生色)决定我们是怎样的人,而它的相续不断则是业力所致。这些遗传的物质元素(kammaja-rūpa业生色),是由一种特殊的的法—「色命根」,依根缘之力加以保存或维系。

名根

        上两段处理色根,而这一段要处理的是名根。有八种名根,它们指的是下列的心所:
1.        名命根 psychic life(jīvitindriya)
2.        意根(manindriya)
3.        受根(sukhindriya, dukkhindriya, somanassindriya, domanassindriya, upekkhindriya)
4.        信根(saddhindriya)
5.        精进根(vīriyindriya)
6.        念根(satindriya)
7.        定根(samādhindriya)
8.        慧根(paññindriya)

  实际上,这个缘与俱生缘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以上八根依根缘之力,助成与它们相应的心、心所法生起。
  
  三支分:
a.        缘法:八名根
b.        缘所生法:89种心52种心所,心生色和结生时的业生色。
c.        缘力:a项依根缘之力,助成b项的生起。

20

主题

163

帖子

16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5: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禅缘
(Jhān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8)

  Jhāna-paccayo’ti
  Jhānaṇgāni jhāna-sampayuttakānaṃ dhammānaṃ taṃ-samuṭṭhānānañca rūpānaṃ jhān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禅缘是:
禅支依禅缘之力,助成禅相应的心、心所法,以及由此产生的色法生起。

禅那

        禅那的意思是禅定,一种高层次的定力。禅支有五种:寻(vitakka)、伺(vicāra)、喜(pīti)、乐(sukha)、一境性(ekaggatā)。这五禅支依禅缘之力,成为其相应的心、心所法和心生色的缘。因此,这个缘在本质上也是跟俱生缘一样的。不过,在这里学习怎样培养禅那是不错的。

        三种形式的禅修目标(Nimitta)

        为了要培养名为禅那的高层次定力,我们必需将心专注在一个禅修目标上,如出入息,或者是禅修业处如地遍(一块圆盘形的土)、水遍(玻璃杯中澄澈的水)、火遍(静止的烛火)等等。起初,当我们刚开始要专注在禅修目标时,我们很难守住那个目标,因为我们的心自然而然地妄念纷飞。但是,我们不应轻易放弃,一旦我们察觉目标又现前时,就要把心导回目标上。照这样的方式不断地尝试,最终目标会变得鲜明,足够让我们专注于其上。这叫做目标的遍作相(parikamma-nimitta)。之后,当我们的专注力愈来愈强时,念头(心的障碍)就会愈来愈少。最后目标会变得好像我们直接用肉眼看到那般清晰。那就叫做目标的取得相(uggaha-nimitta)。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会发现目标甚至变得更加细微清晰,并且从最初的形式转化成一种近似三维的影像。那就是目标的近似相(paṭibhāga-nimitta)。

       
  初禅
  
        目标的近似相强大有力。我们将能够全神贯注,并且轻而易举地长时间系心在这样一种禅修目标的近似相上。接着我们的心便会全然专注在目标上,其结果是喜(pīti)和乐(sukha)自然地生起。这个阶段就是初禅,包含五禅支:寻(vitakka)、伺(vicāra)、喜(pīti)、乐(sukha)与一境性(ekaggatā)。
        烦恼(译按:即五盖的障碍nīvaraṇa)与喜乐(pīti-sukha)恰恰相反,如光明之与黑暗。例如,当我们生气时,我们心中便没有容纳喜乐的余地。同理,当我们感到嫉妒或满心贪欲时,喜乐便不可能存在。反之,幸好由于强大的定力,而没有这类烦恼障时,喜(pīti)与乐(sukha)自然而然生起。

        二禅

        在第二阶段,专注力强盛到心可以自发地安住在目标上,不需费很大的力气去注意它。如是,二禅阶段并不需要寻(vitakka)与伺(vicāra),只由三禅支构成:喜(pīti)、乐(sukha)与一境性(ekaggatā)。

        三禅

        到了第三阶段,专注力比初禅二禅要强得多,而且更加成熟。此时只有微细的乐受而喜受不再。因此,三禅只包含二个禅支:乐(sukha)与一境性(ekaggatā)。

        四禅

        在第四也是最高的阶段,专注力十足成熟,不需藉助寻与伺,也不再有喜与乐伴随。在此阶段,唯有舍受(upekkhā)遍满。如是,这种最高层次的定力,或者第四禅,只有二种禅支:舍受(upekkhā)和一境性(ekaggatā)。在这阶段,心无比纯净,因此只要再进一步修习便能开发神通。关于能腾空的神通,佛陀在答覆阿难的问话时,解释他如何腾身入空中:
「然后 (在证得禅那时),阿难,我身入于(禅)心中,心入于身中,并令身体吸收(禅那所生的)悦乐和轻盈。彼时,阿难,如铁棒加热后变轻、变细、变亮并多有弹性,我身亦变轻、变细、变亮并多有弹性。然后,阿难,我身不费吹灰之力举离地面入于空中,如风吹棉絮飘然向上。」(《相应部》 3,页246)
  如是,禅支依禅缘之力,成为禅相应的心、心所和心生色法的助缘,如
下:


a.        缘法:寻、伺、喜、乐、一境性五禅支。
b.        缘所生法:与之并存的心、心所法。
c.        缘力:a项依禅缘之力助成b项的生起。
   
道缘
(Magg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8)
  
  Magga-paccayo’ti
Maggaṅgāni magga-sampayuttakānaṃ dhammānaṃ taṃ-samuṭṭhānānañca rūpānaṃ magg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道缘是:
  道支依道缘之力,成为道相应心、心所法和道生色法生起的助缘。

道与道支

        Magga字面上的意思是通向某处的道或路。在善的方面,「道」这词指的是圣道的修行与其极致,也就是趣向解脱生死轮回的觉悟。此道包含八支:
       
正见,sammā-diṭṭhi [慧根paññindriya]
正思惟,sammā-saṅkappa [寻vitakka]
正语,sammā-vācā
正业,sammā-kammanta
正命,sammā-ājīva
正精进,sammā-vāyāma [精进vīriya]
正念,sammā-sati [念sati]
正定,sammā-samādhi [心一境性ekaggatā]

在这八支当中,前二者归属慧组,中间三者属戒组,末三者属定组。
在不善方面,「道」指的是导向恶趣流转的邪行。此不善道由四支组成:
邪见,micchā-diṭṭhi [见diṭṭhi]
邪思惟,micchā-saṅkappa [寻vitakka]
邪精进,micchā-vāyāma [精进vīriya]
邪定,micchā-samādhi [心一境性ekaggatā]

  有些道支在阿毗达摩里有不同的名称,如括弧中所示。不过在善道方面,中间三支的名称则无不同。因此,此处的「道支」仅仅是指阿毗达摩中的九种心所。在善法,果报和唯作法方面,有八种心所(cetasika)以「道支」为名。在四不善支当中,唯有邪见(diṭṭhi)在阿毗达摩中的名称,与上述八支的名称有别。因此,道支的数目总共只有九个。它们依道缘之力,助成伴随的心、心所法,心生色以及结生时的业生色生起。其三支分大致如下:
a.        缘法:9道支
b.        缘所生法:71有因心,52心所,心生色以及结生时的业生色
c.        缘力:a项依道缘之力助成b项生起

道的三阶段

        这个缘属于「俱生缘组」,但它特别处理上述的道支。对于代表证道开悟的八支圣道(ariya-magga),我们应该多加学习,这点是重要的。为了成就圣道,我们需要培养名为预备道(pubba-bhāga-magga)的观智,此由五种作业道支组成(因此又叫做作用道kāraka-magga)。又,为了开展观智,我们需要满足由八支构成的根本道(mūla-magga)。

        根本道

  「根本道」以「正见」为前导;正见是指自业正见:视业为自己的所有物。无论我们如何有权有势,有朝一日我们都将死亡,抛下一切的东西,一切的人。我们出生来到这世上时,除了业,什麽也没带来。所以,我们真正拥有的是业,别无其他。认清此一事实,就是我们在这个阶段所谓的「正见」(sammā-diṭṭhi)。我们本着此一正见,将三恶念 减至最低的程度,培养三种善念 (sammā-saṅkappa);我们远离四种口恶业 ,讲真实语、善语(sammā-vācā);我们避免了身体方面的三不善业 ,并做一些对的、善的业(sammā-kammanta);我们以善的方式谋生,没有涉入三种身邪行和四种口恶业(samma-ājīva);我们对于善的事情精进而为(samā-vāyāma);我们系心持念高尚之事(sammā-sati); 我们的心专注在道德的事物上(sammā-samādhi)。大体上这就是如何培养根本道之八种成素的方法。

  然而,根据内心净化的过程(visuddhi),观智的先决条件包括五要素。第一是自业正见;这是见清净(diṭṭhi-visuddhi)。接着就是戒清净(sīla-visuddhi)的三种道德上的成素:正语、正业和正命。最后—同样重要的—是定力,这是获得心清净(citta-visuddhi)所必需的。因此,要满足第五种要素,我们必须修习止禅以培养可以净化内心,消除烦恼障的定力。

  例如,我们可以藉修习慈心禅,以平息烦恼障如怒气、憎恶、恶意、嫉妒、慢心等等。修习其他的止禅如观32身分或死随念等,我们可以弱化自我意识、偏狭、自私、贪婪等等。观出入息可以使我们的心远离担忧、焦虑、沮丧、妄念等。因此,止禅所培养的定力称为心清净。尤有甚者,修习止禅证得禅那或者近行定是受到鼓励的。然而,如果我们只修观禅,我们可以培养观定取代止禅,方法是正念安住在当下的现象上剎那不离。总此五种要素是开发观智的先决条件。
  
  预备道(Vipassanā)
  
  满足了根本要素的要求之后,我们可以开始培养称为预备道的观智,方法是如实觉知我们的身与心。此处,如实觉知我们的身与心,意思是视它们为剎那变化的名法与色法。如同之前一再讲述的,我们出生时只有几磅重,但现在却重得多。从任何角度看,我们都与出生之时截然不同。这巨大的变化既非突然亦非立即发生,而是逐渐地,年复一年,月复一月,周复一周,日复一日,时复一时,分复一分,秒复一秒。是以,不可否认地我们的身心是剎那变化着的,而我们每一剎那都是不同的人。如此,把某人或某物看作是坚实持久的,是美的或是丑的,这无非是错误的观念罢了。超越这样的假象,看到了身心〔汇聚〕之流,即是如实照见身与心。这就是所谓的「观智」。
  
  如何开展预备道
  
  要开发这样的观智,我们必需根据《念住经》观照四种所缘:身、受、心、法。为培养身念住,我们必须对所有身体的行为举止,如行住坐卧,前瞻或旁顾,
开门关门,乃至如厕的种种动作都保持觉知。受念住方面,我们对三种感受保持觉知: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心念住方面,我们得对多种关系着贪、瞋、忧虑等的心念保持觉知。至于法念住,我们必需对我们的视觉、听觉等感官作用保持觉知。

  关于这方面,缅甸已故的马哈希禅师教导我们,坐禅时观腹部的上下动作,行禅时观脚步的移动,以这种方式来培养身念住。这是因为要符合修观智的先决条件,我们必需培养定力,方法是专注在一种稳定的所缘上,如腹部的上下以及脚步,而不是在任何随意的目标上。事实上,禅师教导我们去观身受心法任何一种所缘中,最明显突出的目标。就如同守在网中央的蜘蛛,轻易地捕捉到从任何部位进入网中的昆虫,我们也同样地守住主要的目标,然后,其他任何目标变得比较显着时,我们都能觉知到。然而,刚开始修习时,多种心念不断地造成干扰。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一旦它们明显起来便即刻观照。如此,我们培育心念住,同时降低心念起动的频率。所以,当没有其他更显着的所缘时,我们应专注在主要目标上。于是,当我们的专注力愈来愈强时,念头的干扰就愈来愈少。此时,我们的心更加纯净,没有了叫做烦恼障(译按:即五盖的障碍nīvaraṇa)的不善且有害的心念。
  
  观禅的经验
  
  修习之初,当我们观照身体目标如上下,脚步等的时后,最可能现起于心的是我们肢体的形态或形状(saṇṭhāna),或者是移动(ākāra)时肢体的姿态。当我们观照受和心时,它们在我们的四肢或身体上变得鲜明,我们很可能就将它们跟我们的四肢或身体划上等号。如是,刚开始时我们只能观到我们身体的形态或形状。但是,当专注力和觉知力够强的时候,我们就能超越移动的形态与姿势,经验到名法和色法的本质(sabhāva),以及它们的〔汇聚〕之流:
  
1.        当我们观照身体目标,如上下的动作和脚步时,我们主要经验到四种色法〔的自相〕:代表地大的硬和重;代表火大的冷、暖或热;代表风大的紧绷、振动或压力等等。
2.        观苦乐受时,我们会发现觉受与四肢或身体是分离的。通常我们是这样想的:我感受到苦。现在,本着强大的觉知力,我们观苦为苦,而不会将之与我们的身体或四肢,或「我」以及「我的」划上等号。
3.        观照如贪、瞋、忧相关的心念、妄想杂念等等时,我们会看见念头与身体是分离的。我们会了解念头是剎那变化的心法,如同河川奔流的水。并没有「我」或「我的」包含于其中。
4.        当我们观所缘,如看见、听见、嗅到、尝到和碰触到时,我们可以认知到它们单纯只是心理过程,不会认为是「我」〔在看〕或「我的」〔眼睛在看〕。

  为了要觉知到上文所述,身心现象的自相,我们必须在它们现起时就进行观照,这好比观看闪电,我们只能在打雷的瞬间才能看得到。这种觉知力是修观禅的根本,因为所有其余的观智无不是完全以此为基础。虽然都是修观,但在某些阶段我们会有一些特殊的经验。例如,在第四观智时我们可能身体很轻,彷彿飘浮在空中。或者,我们也许看到明亮的、熠熠生辉或闪烁着的光。或者我们的心可能变得喜悦且高昂。在第十一观智时,我们会感觉到极度的平静,很少或几乎没有情感反应。

  除了这些特别的经验外,在整个观禅的修习过程中,我们所经验到的无非是精神与物质的元素,而这些我们大多数人都视为理所当然,所以,我们可能会认为我们观禅的修习,没有什麽特殊的经验。
  
  预备道的成素
  
  如是〔修习〕,观智产生了,超越常、乐、我的缪见,看见了身与心—就它们的自相而言。这些观智由五种「作业道支」所构成。当我们努力专注在当下身心现象的本质,且对它们有所觉知时,正精进、正定、正念就生起了。当我们注意禅修目标时,我们就有了正思惟。正见是如实地了解身与心。这五种要素称为「作业道支」(kāraka-maggaṅga),因为它们联合作用以开发观智,一直到八支圣道成熟时,它们的功用达到极致。通常在起修之前,或者也可以在修习的期间,要圆满三个戒组的成素(正语、正业和正命)。有这三要素,每次我们如实照见身与心时,可以说是在培育所有八个道支。如此,预备道的八道支依道缘之力,助成伴随它们的心、心所法,以及由是而生的色法之生起。
  
 圣道
  
  如是,观智逐步进展,直到最终成就道的觉悟(悟入圣道),那是由八种要素组成的,称为八支圣道。马哈希禅师曾经将预备道(观智)和圣道(圣道的悟入),分别比喻成跳跃过运河以及降落在对岸。有四件事在开悟的时刻完成:首先,见身心不断遭受无常的折磨;第二,根除对它们的执着,那是造成生死流转的因;第三,经验身心的止—涅槃nibbāna;最后,圣道八支的培养,到此时达到完全成熟的地步。如此,这圣道的八支依道缘之力,成为伴随它们的心、心所法,以及由是而生的色法之缘。

20

主题

163

帖子

16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5: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缘
(Sampayutt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8)
  Sampayutta-paccayo’ti:
  Cattaro khandhā arūpino aññamaññaṃ sampayutt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相应缘是:
  四种非物质(即:名)蕴彼此相互为缘。
  (此缘与俱生缘第一小节完全相同)

雷迪禅师的解释


        成对的缘有三:相应与不相应,有与无有,离去与不离去;它们并非相互排除,而是妥贴地包括在前头的缘中。重复的目的只是为了点出,有些缘法依相应缘之力,成为其缘所生法的助缘,有些则是依不相应缘之力,有的依有缘之力,有的则是依无有缘之力,有的依离去缘之力,有的则是依不离去缘之力。

        关于后两对缘,有些情况中「有与无有」(atthi and natthi)这二词指二种邪见,「有」代表永恒灵魂的存在(常见sasata-diṭṭhi),而「无有」是灵魂的断灭(断见uccheda-diṭṭhi)。为了避免此二缘与二种邪见的混淆,又有了另一对离去与不离去缘,虽然这二对在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

        至于相应缘,所有的心与其伴随的心所总是相互为缘的。所谓的相应,意思是心与心所以这样的方式而形成聚合性:它们一起生起,一起灭去,以同一个目标为所缘,并且依同一个感官入处。
        此处,聚合性的意思就是彼此相应。例如,「看见」的活动是由八种因素构成的,如眼识和包括触(phassa)等的七种心所。但是,这八种因素的总体叫做「看见」;我们无法以〔这个动作〕所包含的各别单一的心所之名,来描述看见〔这个动作〕。其余感官活动〔如听见等〕也是同样的情形。也就是这样,相应的意思就是诸心所的聚合。
   
不相应缘
(Vippayutta-paccayo)

  巴利引文:(《发趣论》1,页8)

 Vippayutta-paccayo’ti:
•        Rūpino dhammā arūpīnaṃ dhammānaṃ vippayutta-paccayena paccayo.
•        Arūpino dhammā Rūpīnaṃ dhammānaṃ vippayutta-paccayena paccayo.

  汉译:
  不相应缘是:
•        色法依不相应缘之力助成非色法的生起。
•        非色法依不相应缘之力助成色法的生起。

此不相应缘有如下二部份:
身依二种缘做为心之缘:俱生缘和前生缘。
心依二种缘做为身之缘:俱生缘和后生缘。

身之于心俱生不相应

在结生(paṭisandhi)的时刻,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名色组合体,它叫做「羯罗蓝胎」,其构成份子是结生心及其心所、心脏、身净色与性别。据说这个组合体微小到肉眼看不见。在此一时刻,我们的心所必须依赖心依处(构成心脏的色法)。心依处与心所一道生起,但彼此不相应,因为它们根本是不同〔性质〕的法。因此,心依处色法依俱生不相应缘之力,成为我们结生心及其心所的缘。

前生不相应

六处,即:眼、耳、鼻、舌、身、意。在五蕴众生一期生命中,六处比由此而生的心所法早1~16个心识剎那生起。此六处依前生不相应缘之力,成为85种心(不包括4无色果报心)及其伴随心所法的缘。

心之于身俱生不相应

  五蕴众生在结生时,以及之后的一生中所生起的75种心(4种无色界果报心,10种双五识除外)与52心所,这些心、心所法依俱生不相应缘之力,成为结生时的心生色与业生色(与上述的心一道生起)之缘。

后生不相应

后续的四名蕴,依后生不相应缘之力,成为色法生起的助缘(此处,后续的四名蕴包括85种心及52种心所,在五蕴有情一生当中,这些心、心所比由它们所生的色法晚1~16心识剎那生起。而这里涉及的色法是指那些已经生起,并已达住位的色法,它们是由四因之一所生,且在上述名蕴之前生起。)

勿忘身心的关连

        此发趣法明白指出,我们的身与心总是一起作用。科学也早就证实这点。科学家们已经发现,我们体内的化学变化,对我们的心产生巨大的影响,同时,我们的心也往往是体内化学变化的原因。他们甚至发现我们的大脑会被心(思想和感觉)改造或重塑,从而证实了大脑的可塑性。因为我们的态度和思考模式决定了我们是谁,是怎样的人,所以奉劝大家要尽力照顾好我们的心,以便心处于良好的状态中(我们也以同样的方式来照顾我们的身体)。

        负面的情绪如忧心、焦虑、寂寞、紧张、沮丧等,必定会对我们的身体造成负面的影响。姑不论我们的年龄、宗教信仰、教育程度或社会地位如何,总有些时候,我们无可豁免地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遭遇到精神上或心理上的问题。处理这类的问题,我们得到的建议是服药、放个长假、睡眠充足、规律运动、健康饮食等等。然而,这样的建议本身并无法帮助我们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因为它们会由于我们永不餍足的欲望而不断地重现。我们老是想要更多些、更好些、更新些。科技所提供给我们的,往往已经远超乎我们的想像,但即使是最新的科技,也无法满足我们想要更多的无尽贪念。不管科技有多先进,它无法帮助我们疗愈忧伤焦虑。因此,我们当考虑试试佛陀的方法,即:禅修,它具有独特的能力,可以使我们完全解脱那些心病。不过,我们别忘记禅修是一种心的修炼,我们得有耐心真诚地修习,然后它才能在我们日用生活中,真正发挥良好的作用。

禅修
   

观32身分

        这是佛陀教导的一种禅修方法,可以克服负面的情绪。佛陀将我们的身体比喻成牛车,它是由其轮、轭等部份的综合而命名的。换言之,那些部份之外,并没有牛车。同理,在身体的32种构成分子,如发、甲、齿、皮、肉、筋、骨等等之外,并没有〔所谓〕「我」〔的存在〕或〔有什麽是属于〕「我所〔拥有的〕」。比如说,我们全身有超过300根不同的骨头。把这些个别的骨头当做是实实在在的「我」或「我所」是何等地荒谬。对这些部位进行观照,我们便会超越「我」或「我所」的妄见,体会到何为我们的真实,同时减少对身体的执着。当我们的执着减少了,自然地忧愁焦虑也会减少。

    观死

        还有一种禅修方法能达到这个目的,即是对于死的必然性进行观照。我们有一种自然的本能,感觉自己好像不会死。无论我们受多少教育,这不死的迷妄持续地笼罩着我们,虽然身边很多人死亡,我们一直都看到或听闻到的。这种迷妄的错觉永远是我们贪念的助燃剂,是我们内心忧悲的主要成因。彻见此一生命的现实,令我们免于忧患,并且有助于我们放下执着。修习这种禅观,我们可以如是观照:
「我不知道自己死亡的情形:死于何年,何处,何日,因何病?亦不知我死后的去处。」
「死亡是确定的。生命是不确定的。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死。」

    观出入息

  另外一种方法是观出入息。藉着观照每一个出息与入息,我们当仅仅系心于呼吸上,别让心跑到其他任何地方去。初修时,就像其他任何种类的训练,我们开始时会觉得困难,因为我们的心一向都是游移不定的。它就是这样的。察觉到心跑掉了时,只要将它领回到禅修目标(呼吸)上就好。修止禅的话,做到这样即可。但如果我们用跟修观禅一样的方式,对妄想的心加以观照,这样也会有所助益。诚如「熟能生巧」这句话所言,如果我们保持耐心与持续力,一再地把心导回到禅修目标上,最终我们的心安住在目标上的时间就会长久些。到那时,我们想置心何处,便能把心导向该处,这样,心也就会听我们的话,不会跑到不该去的地方。依这样的方式,我们便能避免忧心焦虑。当我们躺在床上,于尚未入睡之前修习这种禅观的话,将有助于促进良好的睡眠。

        但是如果心太调皮,躁动难以安住在禅修目标上,那么就要建议默念数息的方式。数息时最少应数到五下,但最多不要超过十下。中间不要有停顿。数不到五下,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令心专注。数超过十下,我们的心会取数字而不是呼吸做为目标。数息时应当在出息或入息结束时记数,而不是在呼吸开始的时候。所以,从入息开始的话,在吸气完成时默数「一」。记出息也是一样。然后再开始数二,照这样的方式继续下去。如果入息和出息合计为一数的话,那么最好只数到五。

    观禅


虽然念住禅修的主要目的,在于完全地解脱生死轮回,但是遇到紧急状况时,念住禅修对我们也有极大的帮助。在缅甸时,有次我发生了车祸,我过去所修的死随念和观出入息都帮不到我,虽然我这二方面都修得很好。我心跳那么快速,情绪变得那么焦虑,以至于连要打电话回禅修中心求救的号码都想不起来。然而,在那当时,观禅真正发挥了很好的效用。我发现到,在提起正念时,它帮助我当下就释放了内心的焦虑。我们很容易去观照像我所经验到的,那么强烈的焦虑,因为这个目标是那么地明显。

        毗婆舍那是一种能力,使人专注于当下任何明显的法,无论是精神上,身体上或是情感上的。活在当下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因为当下的事物就是真实之法,而且也是最能把握之法。过往之事已成过去,而未来之事未可定。很多好事歹事往往出乎我们意外地发生。藉着观禅的修习,我们受到最好的训练,学会如何活在当下,并且克服一些负面的心所如担忧与焦虑。

  《本生经》有一个故事,关于一位即将成佛的王子,名为德明亚(Temiya)。他害怕有朝一日他会成为国王,因为这样人们会指望他去做很多不善之事。所以他便假装残疾,如此一来他便会遭受漠视,并被废除王位继承权。于是,他想办法在森林里度过余生,以根茎树叶果腹。但是,后来他的父王找到了他。他的气色比在皇宫中生活时还要清朗得多。国王问他何能致此,王子的回答证实了活在当下,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于过往无追悔;亦无望于未来。
  于现在我心满意足。如此令我气清色明。(〈哑跛本生〉)
  
幸福之上
我们喜欢享受人生,而忽视生命的真实,例如,死亡的必然性,或是身心汇聚之流,以及它的无实质性。「无知是幸福的,」这句话暗示了「知识带来不幸。」然而,在此名法、色法的汇聚之流中,幸与不幸就像我们梦中所经验的那类苦与乐,只不过是些错误的观念罢了。例如,假设在梦中我们因所爱之人遭遇麻烦而难过起来,那么从那个梦中醒来就是幸福的。同理,要是能明白事实真相,从「我」与「我所」的迷妄中醒觉,那就更加幸福。对身中当下明显的诸法保持觉知,透过这样的修习,我们便能超越迷妄见到真理。倘若我们对过去或未来有不必要的瞻前顾后,我们连口中的食物都无法享受,睡也没有好眠,那么我们根本不可能见到真实的谛理。因此,活在当下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这样我们便有机会实际体验到真实法。


仅供学术性研究参考
最后二对缘
       
        最后二对的缘,将提供我们学术性研究所需的额外资讯。如同雷迪禅师在解释相应缘时所说,这二对(有与无有缘一对,离去与不离去缘一对)并非具有独立性的缘,而是分别为前述诸缘所摄。此外,有缘与不离去缘本质上是一样的,故它们总归为一组;无有缘和离去缘也是如此。以下将说明前述诸缘如何涵摄这二对缘。

有缘与不离去缘

        有18个缘,它们都包括了有缘与不离去缘。在这18个缘中,当缘法助生其对应之法时,是现存的或尚未消失。18个缘当中有15个属于俱生缘,因为它们的缘法与缘所生法同时一道生起;有2个属于前生缘,因为它们的缘法先于缘所生法生起;有1个属于后生缘,因为它的缘法后于缘所生法生起。

        下列是属于俱生缘的15个缘:

1.        因缘(hetu-paccayo)
2.        增上缘(adhipati-paccayo)
3.        (俱生)业缘(kamma-paccayo)
4.        食缘(āhāra-paccayo)
5.        根缘(indriya-paccayo)
6.        禅那缘(jhāna-paccayo)
7.        道缘(magga-paccayo)
8.        相互缘(aññamañña-paccayo)
9.        果报缘(vipāka-paccayo)
10.        相应缘(sampayutta-paccayo)
11.        不相应缘(vippayutta-paccayo)
12.        俱生缘(saha-jāta-paccayo)
13.        依止缘(nissaya-paccayo)
14.        有缘(atthi-paccayo)
15.        不离去缘(avigata-paccayo)

以下二缘属于前生缘:

•所缘缘
•入处缘

  在此二缘中,缘法先于缘所生法生起,但在助成缘所生法之时还存在着或尚未灭去。
  后生缘只有一种,此中缘法(这里指的是心所法)晚于缘所生法(这里指的是色法)生起。然而,缘法在助成缘所生法时还存在着或尚未灭去。

        无论如何,在这18种缘中,缘法在促成对应之法时是现存的,或尚未灭去。因此,这二缘,即有缘与不离去缘,都涵融于此18种缘中。

无有缘与离去缘

  无有缘和离去缘完全相同。在此二缘中,当缘所生法生起时,缘法已不存在或已灭去。所以,此二缘总是涵融于其他四种缘当中,即:无间缘、等无间缘、重复缘及亲依止缘。如此,有六种缘,其缘法在助成相对应之法时,已不复存在或已灭去。

不同的时刻有不同的缘并摄

        我们把不同数目的发趣缘并摄在一起,这要看我们以什么法做为缘法,以什么法做为缘所生法而定。例如:
a.        在结胎的时刻,当六种因助成其伴随的心、心所、心生色及业生色时,那么这五种缘可并摄:因缘、俱生缘、依止缘、有缘与不离去缘。
b.        在结胎的时刻,当六种因助成其伴随的心、心所与心所依处色法时,那么这六种缘可并摄:因缘、俱生缘、相互缘、依止缘、有缘与不离去缘。
c.        当六种因助成其伴随的的心、心所法时,这七种缘可并摄:因缘、俱生缘、相互缘、依止缘、相应缘、有缘与不离去缘。
d.        在结胎的时刻,当三种果报因助成其伴随的的心、心所、心生色及业生色时,那么这六种缘可并摄:因缘、俱生缘、依止缘、果报缘、有缘与不离去缘。
e.        在结胎的时刻,当三种果报因助成其伴随的心、心所与心所依处色法时,那么这七种缘可并摄:因缘、俱生缘、相互缘、依止缘、果报缘、有缘与不离去缘。
f.        当三种果报因助成其伴随的的心、心所法时,这八种缘可并摄:因缘、俱生缘、相互缘、依止缘、果报缘、相应缘、有缘与不离去缘。
g.        在结胎的时刻,当三种果报因助成心生色及业生色时,那么这七种缘可并摄:因缘、俱生缘、依止缘、果报缘、不相应缘、有缘与不离去缘。
h.        在结胎的时刻,当三种果报因助成其同时并存的心所依处色法时,那么这八种缘可并摄:因缘、俱生缘、相互缘、依止缘、果报缘、不相应缘、有缘与不离去缘。

结语

第三股影响力

  既然基因是遗传的,为何双胞胎会具有不一样的人格,甚至连指纹也不同?在科学上这依然是个谜。双胞胎的基因是一样的,教养也几乎相同,然而不知怎地,当他们经过学步期开始发育,分歧的生物路径还是产生了。有人于是认定,生物学家遗漏了第三股影响力。虽然早在1953年,DNA的基本结构被发现之前,人们便一直在思考着,来自先天本然与后天养育使然的相对性影响力,但他们忽略了纯粹偶然的因素。只有具科学思考的理智主义者才会认为,在细胞的生命当中,随机性是扮演着一定角色的。
  在阿毗达摩的思想中,这第三股影响力被归诸于五种潜存的心理力量(在论述无间缘时有提到这点)。虽然〔有些事情〕我们认为只是「纯属偶然」,但其实它们还是与这些潜存的力量有关,只是方式或有不同。我们已经讨论过,遗传(基因)与环境(教养)的形成,是如何地经由无间缘、自然亲依止缘、业缘等,而受到这些潜存的心理力量之制约。
  我们过世时,脑也彻底死亡,这是毫无疑问的。轮回真有其事,并非想像。不可否认地,在遗传与环境的因素之外,还有第三股力量影响着我们的生命。《发趣论》详细审视诸心所,其独特的作用以及交相影响的情形,提出这第三股影响力会是什么的看法。实际上,唯有透过念处观(satipaṭṭhāna vipassanā)的修习,我们方能从实际的层面,对于《发趣论》,以及如何应用在日常生活中,得到真正的了解。

科学支持正念

  正念在生物系统中的重要性,科学家们也认识到了。他们说,透过心理的锻练,成人的大脑可以大幅度地重新配置其联系网络;还有,在我们大多数人的大脑中,有些部分比较受到忽略。我们可以运用一些技巧来恢复它们〔的功能〕,比如,当我们与人谈话时,留意话语以外的目标;对自己的起心动念保持更高的觉知力;轻松地同时进行多项工作。前文一再重述,我们的正念有四种所缘:身(或身体动作)、受、心、法。如果我们保持觉知力,那么无论这些所缘是可意或不可意的,我们对所缘的反应都会是善的。无疑地,善的反应总能对我们的生物系统造成健康的影响。
  虽然阿毗达摩强调心所,以及它们所遗留之潜存力量的重要性,但阿毗达摩向来都承认,心理与生理之间的交相作用,如《发趣论》诸多缘中所显示的。因此,阿毗达摩与科学的发现—生理对我们的心产生影响—并没有冲突。与此相类似的是一种特殊药物的发现,它能选择性地抹除创伤性的和纷杂的心念,借此而恢复心〔的功能〕,使之更敏锐。

佛陀的教法殊具明确性

  佛陀明白地指出,他的教法以四圣谛为限。一日,在乔赏弥(Kosambhi)城附近的树林里,佛陀拾起地上的一些落叶。他问比丘们,手中的树叶,以及整个树林的树叶,何者为多数?答案当然是整个树林的树叶多于手中的。佛陀藉这个比拟说明,比起没有教的,他所教给弟子们的是少数。佛陀告诉他们,自己没教的是那些不具真正利益的,不是引导人入圣道的,不利于破除执着的,不是趣向苦的止息,不是趣向终极平静的,不是导人入观智的,不是趣向觉悟,也不是趣向涅槃的。他明白地说,他的教法仅限于四圣谛,它是有利益的,引导人入圣道的,有利于破除执着等等。(《相应部•大品》,页383)

  四圣谛:

  1.苦谛:由于我们对身与心的执着,它们被视为是真正的苦。因为是无常法,它们总是不从我们之所愿。在此意义上,佛陀在说第二部经(《无我相经》)时提出这样一个启迪性的问题:「无常法为苦为乐?」
  2.集谛:对(构成我们生命的)身心的执着是苦的真正原因。对生命有执着,我们勇敢面对无量诸苦,拼命要存活下去,但结果只是老病和死亡。
  3.灭谛:根除了对(构成我们生命的)身心的执着,就不会再有与生命相关的苦。所以苦的真正止息指的是执着的止息。详阅基本阿毗达摩那节关于「涅槃」的阐述。
  4.道谛:修习包含八支圣道的四念处禅观,令我们能如实照见身与心。如此,便不会有产生执着及其苦果的余地。详见〈道缘〉篇的说明。

  佛陀如是总结此一教说,鼓励我们走在八支圣道上,那是引导我们入涅槃的终极寂静之道。换言之,他教导我们修习四念处禅观,使我们能如实地照见名色法〔的本质〕:无常、苦、无我,如此便能根除执着—苦的根本原因。

超越因缘法

  我们的生存需要无数的条件,就像我们屋前种植的花一般。然而,我们的生命无需像那些花一样,任凭种种因缘条件的摆布。我们可以经由明智的努力(payoga),创造有利的条件,让生活变得更好。甚至我们还能想办法超越因缘法。例如,当我们〔的病情〕获得正确的诊断时,我们差不多已经知道正确的治疗方式。同样地,我们学习了因缘的法则之后,也能学到如何超越它。当然,唯有通过观禅(vipassanā)的修习,我们才能依于我们自身的经验,学习到因缘的法则(paṭṭhāna发趣法),然后超越它。
  因此,我们是不是许下心愿来做个总结呢:「愿我们都能修习观禅,直至能够从自身的经验了解因缘的法则,进而超越有为法的制约,达到无为的境界。」


   深怀慈愍
  赖明

  写于圣荷西2010年3月3日

附录-1
89种心
• 12不善心
• 18无因心
• 24欲界美心
• 27高尚心
• 8出世间心

12不善心
八贪根心

1.        无行贪根心,悦俱,邪见相应
2.        有行贪根心,悦俱,邪见相应
3.        无行贪根心,悦俱,邪见不相应
4.        有行贪根心,悦俱,邪见不相应
5.        无行贪根心,舍俱,邪见相应
6.        有行贪根心,舍俱,邪见相应
7.        无行贪根心,舍俱,邪见不相应
8.        有行贪根心,舍俱,邪见不相应

二瞋根心

1.        无行瞋根心,忧俱,瞋恚相应
2.        有行贪根心,忧俱,瞋恚相应

二痴根心

1.        舍俱痴根心,疑相应
2.        舍俱痴根心,掉举相应

18无因心
七不善果报心
1.        舍俱眼识
2.        舍俱耳识
3.        舍俱鼻识
4.        舍俱舌识
5.        苦俱身识
6.        舍俱领受心
7.        舍俱推度心

八无因善果报心
1.        舍俱眼识
2.        舍俱耳识
3.        舍俱鼻识
4.        舍俱舌识
5.        乐俱身识
6.        舍俱领受心
7.        悦俱推度心
8.        舍俱推度心

三无因唯作心
1.        舍俱五门转向心
2.        舍俱意门转向心
3.        悦俱阿罗汉生笑心

24欲界美心
八大善心
1.        无行善心,悦俱,智相应
2.        有行善心,悦俱,智相应
3.        无行善心,悦俱,智不相应
4.        有行善心,悦俱,智不相应
5.        无行善心,舍俱,智相应
6.        有行善心,舍俱,智相应
7.        无行善心,舍俱,智不相应
8.        有行善心,舍俱,智不相应

八大果报心

(文与八大善心同)


八大唯作心

(文与八大善心同)

27高尚心
五色界善心

1.        初禅善心,具寻、伺、喜、乐、一境性(定)
2.        二禅善心,具伺、喜、乐、一境性(定)
3.        三禅善心,具喜、乐、一境性(定)
4.        四禅善心,具乐、一境性(定)
5.        五禅善心,具舍、一境性(定)

五色界果报心

(文与色界善心同)

五色界唯作心

(文与色界善心同)

四无色界善心
1.        住「空无边处」(第五)禅善心
2.        住「识无边处」(第五)禅善心
3.        住「无所有处」(第五)禅善心
4.        住「非想非非想处」(第五)禅善心

四无色界果报心

(文与无色界善心同)

四无色界唯作心

(文与无色界善心同)

8出世间心
四出世间善心
1.        须陀洹道心,断所有堕生恶趣之不善法,特别是我见和疑
2.        斯陀含道心,欲贪与瞋心薄弱
3.        阿那含道心,欲贪与瞋心俱断
4.        阿罗汉道心,所有残存不善法彻底根除,如对色界、无色界的执着、慢心、掉举与无明

四出世间果报心

(文与出世间善心同)

2

主题

886

帖子

88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886
发表于 2018-1-21 17: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mmer530 于 2018-1-21 18:02 编辑

四种发趣:顺法发趣;逆法发趣;顺逆法发趣;逆顺法发趣
可意,顺之而随(喜、贪具);不可意,逆之而随(厌、嗔具);可意,厌逆之而离;不可意,顺之而究。有情总是顺而行。正见触/受之缘起/后有 或许是关键

不能正见[缘]法的生起!缘何而得以觉察 ‘趣发’;不能正见[缘]所生法的展转!缘何而得以发现 ‘情妄’;不能正见缘力!缘何而得以 ‘调伏’

如若时节未至,闻思 ‘发趣’,或许只是一种识知,未必饶益!  未曾有故
如实观照,行住坐卧,语默动静,智慧为导,实相相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8-11-15 08:18 , Processed in 0.07618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