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137|回复: 0

第二次经典结集的缘由

[复制链接]

695

主题

895

帖子

895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895
发表于 2018-7-31 19: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什麽原因导致了佛法的第二次结集,以及部派佛教的开端?

原创: 审法尊者

尊者前言:

随喜WeChat「思择」单位版主热情邀稿,比丘得以文字分享所知的佛法与法友结份善缘。

目前连载文章:「略谈《三藏》由来」,就是尝试还原于佛教史之一滴。内文架构主站在以「人」为本的立场窥探,讯息可能会与您在目前所认知的佛教有所出入。而探讨这「出入」,到底是笔者与时下佛教出入?亦或是时下佛教与历史佛教出入?这答案,就留给法友智慧思择判断与追踪了。

第二次经典结集的缘由

依据南传《律藏、七百结集》所载,佛灭一百多年后,一位名为耶舍迦干陀子的尊者(以下简称耶舍尊者),来到跋耆国毘捨离城(Vesāli)的大林重阁讲堂安住。后来发现城内跋耆子族(vajjiputta)(注1)的比丘们(以下简称跋耆僧众)出现与佛制的戒律有牴触,因而爆发「第二次结集」。

整起事件的肇因开始,是由于毘捨离城内的信众居士们,长久受教于跋耆僧众的指导,所以用所薰学的律仪礼敬耶舍尊者。但互动过程中,耶舍尊者指出有不太合佛制戒律范畴处。

此言论一出,引起城内原信众居士信心动摇于跋耆僧众,因而跋耆僧众发起下意羯磨与举罪羯磨,并将耶舍尊者驱摈出至憍赏弥城(注2) 。

耶舍尊者依所传承的律戒之诤于毘捨离未果,遂转向西部先至波利邑(注3)、阿槃提(注4)等国,邀集同理念者共组护法戒联盟,再回毘捨离一究僧戒会议。

于此同时,毘捨离之跋耆僧众因听闻耶舍尊者邀集之举,因此也四处集众,因应将到来的僧事辩法论戒会议。

随著时间推演,来到了双方群聚于毘舍离之婆利迦园时刻。耶舍尊者方面,以离婆多长老、三浮陀舍那婆斯(商那和修)长老、耶舍长老、修摩那长老等四人为首,率领七百位尊者出席。而跋耆僧众则推举一切去(萨婆迦眉)长老、沙兰长老、不闍宗长老、婆沙蓝长老等为代表备询。

僧事辩法论戒,由离婆多长老质询、一切去长老作答;

双方斡旋对答于如下十事:

一、器中盐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器中盐,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何者为器中盐淨耶?」
离婆多长老:「大德!蓄盐于器中,若无盐时食之,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舍卫城。于经分别(注5)。」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残宿食之波逸提也(注6)。」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一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一筹。」

二、两指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两指,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何者为两指淨耶?」
离婆多长老:「大德!〔日〕影过两指,非时食,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王舍城。于经分别。」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非时食之波逸提也(注7)。」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二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二筹。。」

三、近聚落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近聚落,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何者为近聚落淨耶?」
离婆多长老:「大德!食已,已示谢,入聚落而食非残食,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舍卫城。于经分别。」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非残食之波逸提也(注8)。」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三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三筹。。」

四、住处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住处,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何者为住处淨耶?」
离婆多长老:「大德!同一境界之众多住处,各别行布萨,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王舍城。于布萨相应(注9)。」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违律之恶作也(注10)。」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四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四筹。」

五、后听可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后听可,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何者为后听可淨耶?」
离婆多长老:「大德!别众行羯磨,若诸比丘来求听可,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瞻波律事。」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违律之恶作也(注11)。」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五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五筹。」

六、常法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常法,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何者为常法淨耶?」
离婆多长老:「大德!言:此我和尚之常法,此我阿闍梨之常法而行之, 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常法一分淨、一分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决定第六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六筹。。」

七、不搅乳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不搅乳,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何者为不搅乳淨耶?」
离婆多长老:「大德!食已,已示谢,饮非乳非酪之乳之非残食(注12),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舍卫城。出于经分别。」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非残食之波逸提也(注13)。」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七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七筹。。」

八、饮闍楼伽酒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饮闍楼伽酒,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何者为闍楼伽酒耶?」
离婆多长老:「饮未榨酒与未成酒,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憍赏弥。于经分别。」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饮酒之波逸提也(注14)。」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八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八筹。」

九、无缕边坐具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无缕边坐具,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舍卫城。于经分别。」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切断之波逸提也(注15)。」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九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九筹。」

十、金银淨。

离婆多长老:「大德!金银,淨耶?」
一切去长老:「友!不淨也。」
离婆多长老:「于何处受禁耶?」
一切去长老:「于王舍城。于经分别。」
离婆多长老:「犯何〔罪〕耶?」
一切去长老:「受金银之波逸提也(注16)。」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于此处决定第十事,故此事是邪法邪律而离师教。于此处,下第十筹。。」
离婆多长老:「诸大德!请听我言!僧伽决定此十事故,此事为邪法邪律而离师教。」
一切去长老:「友!此诤事已除,已静,已寂静,已善寂静。友!然而,汝于僧伽中,更问我此十事,令彼诸比丘〔得〕解。」

时,离婆多长老于僧伽中,以此十事再问一切去长老,一切去长老随所问而答之。

以上,为节录南传《律藏》第二次结集文献(请参阅<附录一>)。最初由耶舍尊者发起的十事源由始末与经过,终于离婆多长老与一切去长老精湛辩答下,裁断了跋耆僧众十事为「邪法邪律离师教」。

而因耶舍尊者这边出席护法戒联盟的人数为七百位僧侣,所以称此次僧众会议为:七百结集、毘舍离结集或第二次结集。

关于第二次结集,在不同律部的记录诠释有所出入(注17)(例如:《僧祇律》只因金钱戒一项就起法诤);甚至十事也可能不是一般所谓「根本分裂」的分水岭。

为还原完整讯息脉络,以下,我们参考其他部派传承文献,交织共构。探讨历来迷思与智慧思择的问题。

今天来看第一个思择:

思择(1)佛教史的发展重要吗?

这问题曾在佛学院任课时问过同学,而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再追问佛教史要回溯到哪个时期才算基础认知完整?没想到答案竟然会是众说纷纭。有同学回答,至少要追到中国二汉时期,因为那是中国佛教的开端。也有同学回应,应该是要探讨到龙树菩萨时代,因为是初期大乘佛教代表与八宗始祖。还有同学反应,是部派佛教、佛世时的原始佛教,毕竟佛教起源是在那。

看到这些反馈,您觉得到底哪个才是理想答案呢?

相信这问题应该很少被华人虔诚的佛弟子理性检视过,所以并不觉得有什大问题;甚至认为:「何必小题大作锱铢必较?反正只要跟著寺院(团体)走、跟著师父(祖师大德)学,那就准没错了!」但这句话的思想,靠谱吗?

或者我们换句话说,佛陀生前所宣说的教法就好比是药,所对治的病是终止轮迴、止息烦恼。但若这个「药」,对于製造过程、製造成分、成分来源、代理单位......都交代的含糊不清、来历不明,试问这个「药」您还会从众想法、敢百分百安心服用吗?

倘若您是一位有智慧的人,在乎自己的慧命(波罗密)积累,那么对于上述提出的佛教史(或说佛陀教理教义)沿革问题,应该就会有所启发而思维抉择:

研讨佛教史发展,到底重不重要?需不需要去认识一下? !

小结一下:

本文是自佛陀涅槃火化后的「第一次结集」开始切入,属于印度佛教史中的第一与第二阶段。

第一阶段,为佛世的佛陀,自证悟到涅槃火化、弟子僧团分裂前;一般称此时期为初期佛教、原始佛教或根本佛教。第二阶段则是自弟子僧团分裂后的发展,到西元一世纪前后;此时期即是所谓的部派佛教。
思考一下:

初期佛教,许多佛教徒或许都熟悉,但说到部派佛教的初始到演变,可能就有点陌生了。

佛教相当重视血脉传承,您知道您传承的血脉是来自那一条线吗?

注1 跋耆子:据《善见律毘婆沙》记载此国王种为波罗奈国王夫人所生,一对不足月的双胞胎兄妹,被置器中顺江流下, 为道人收养,因其「皮薄」而称为「离车子」,后牧牛人继续收养,因其脚蹋牧童需躲「避」之而称为「跋闍」,二人长大后成婚,统御牧牛人,王种繁衍众多,建立的城池经三次扩建十分广大而称为「毘捨离」城。

注2 憍赏弥:又译拘睒弥、拘舍弥,为古印度国跋蹉国之首都。位于今安拉阿巴德西南60公里。

注3 波利邑:又作摩偷罗,意译孔雀城,印度古国之一,位于今印度马图拉南方。

注4 阿盘提:印度古国之一,位于今印度中央邦的乌贾因(Ujjain)。

注5 经分别:巴利律藏之内容组织,系由三部组成:a. 经分别、b. 键度、c. 附随。

a. 经分别,以律藏本文之重要条文为中心,说明其成立之因缘、条文字句之解释、条文运用之实例等。条文中,比丘戒有二百二十七条、比丘尼戒有三百十一条。
b. 犍度,为编品之意,分篇解说教团之制度规定、重要行仪之方法及对经分别之补遗。
c. 附随,即附录,是将前两部所说,组织分类为纲要性之注释。

注6 <经分别·波逸提(忏悔)第三十八·蓄藏戒>。
注7 <经分别·波逸提(忏悔)第三十七·非时食戒>。
注8 <经分别·波逸提(忏悔)第三十五·第一足食戒>。
注9 布萨相应 <犍度>分为大品、小品二部,布萨相应收录于大品第二篇。
注10 <大品第二犍度八.三>。
注11 瞻波律事<大品第九犍度三.五>。
注12 详阅<经分别·波逸提(忏悔)第三十九·美味食戒>内文条例。
注13 <经分别·波逸提(忏悔)第三十五·第一足食戒>。
注14 <经分别·波逸提(忏悔)第五十一·饮酒戒>。
注15 <经分别·波逸提第八十九·尼师坛戒>。
注16 <经分别·尼萨耆波逸提(捨弃忏悔)第十八·金银戒>。
注17 参阅:《岛史·第四章》;《四分律·第五十四卷(第四分之五)》;《五分律·第三十卷》;《僧祇律·第三十三卷》;《十诵律·第六十卷(善诵毘尼序卷)》;《毘尼母·第四卷》;《善见律·第一卷》;《根杂事·第四十卷》;《萨勒伽·第五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8-10-20 23:53 , Processed in 0.12180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