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4391|回复: 13

[转载]辽陇西亚多传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发表于 2011-6-13 21: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辽陇西亚多传》译序


    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我的巴利文老师乌诺蒂俩那提到辽陇西亚多修禅那的体验,当时有些惊奇,因为缅甸现在的禅修中心修禅那的比较少,没想到过去的长老也有修禅那乃至神通的。顿时就有看个究竟的愿望。还好有个好邻居乌觉来(U Kyawnai)既是我的学兄,英语也很好,在他热心的帮助下,了解了缅甸名著《阿罗汉精英》《辽陇西亚多传》的内容。同时也发心和其他的朋友分享。从传记也可以了解一些缅甸的历史和文化。做这个翻译应该是值得的。不过这个传记的翻译比较特别,是乌觉来用英语口述缅文原著的内容,我则马上用中文记录。由于乌觉来和我都是学禅修的,传记也是关于长老禅修的故事。所以尽管我们的语言也许都不是顶尖水平,但对于文义的理解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希望对禅修者或对缅甸文化有兴趣的朋友有所帮助。


辽陇西亚多传-第一集 美达维沙弥


                                                                                     引子(译者所加)

在一个布萨日[1] ,米提拉湖边艾村给萨拉(kesala)尊者的寺庙里拥挤了很多受八戒的信众。朵贡[2] 女士受了八戒在客房里数着念珠心神不宁地到处张望,但她找不到她的沙弥儿子。这一天,庙里的在家学生和沙弥会有很多好吃的,又放了假,都很高兴。他们不时到客厅看望各自的母亲。由于总见不到美达维沙弥,朵贡女士的念珠数不下去了。

                                                                                         出家的沙弥

“师父,我找不到我的沙 弥儿子”。朵贡对出家的大儿子维基达(Viccita)说道。“今天他们放假,他哪儿都可以去”。维基达答道。他又向别人打听了一下,“有人说他托钵回来后就不见了”。朵贡更着急了,他让丈夫乌牟[3] 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儿子。很快乌牟就回到客厅,告诉朵贡道:“贡妻,你儿子没去斋堂,他带着钵去禅修了”。“真的吗?”乌牟笑着对她说:“我刚受了八戒,怎么会说谎呢?”朵贡站起来对大儿子抱怨道:“你们怎么会让他去禅修呢?” “现在该怎么办呢?赶快告诉师父们吧,我的儿子才十二岁啊。”朵贡很担心地说道。客厅里的其他信众也跟着担心。其中一个老太太对她说:“你儿子还在娘胎里时就与众不同,真是这样!”朵贡在怀孕的时候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受戒并去禅修。于是她向给萨拉尊者住持学习禅修。那时后禅修并非广为人知。给萨拉尊者按《清净道论》教她佛随念和慈心观。朵贡一直很小心地照顾胎儿。在缅历1229年[4] 达榜月(Tapaung,约公历3月)月圆后12天生下了他。他在胎中时与众不同而且有特殊的身相:面相庄严,脚底有清晰的轮相和螺相。大家都认为他将来会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人。他七岁读书时就能背诵课文和《十书精选》[5] 以及八个章节的巴利文法和《摄阿比达磨义论》。他出家的兄长非常喜欢他,他不仅学习好,对出家人的义务也履行得很好。他每天都扫地、供饭、供花、供水。他十二岁时出家为沙弥,还是沙弥的他已经开始学习比丘的课程。所以一个老妇人说:“你儿子在娘胎时就与众不同,看来将来会真正出离去(禅修),一个年长的的沙弥也说:“你儿子出家前就会背诵《摄阿比达磨义论》这些经典,懂四十个禅修业处,概念法和究竟法、涅磐,还鼓励其他沙弥禅修。他一早就出去了。”朵贡让她的丈夫赶快去找她的沙弥儿子。“不必太担心,老婆。他禅修我们应该高兴”。朵贡不以为然,想先找到出家的大儿子和做当家的侄儿。乌牟就叫她:“来,我们一起去找他吧!”朵贡于是和他的丈夫走近树林,乌牟一指树林,他们的沙弥儿子美达维(Medh±v²)正在树林深处禅修,朵贡看到儿子后露出了笑容,他们于是悄悄地走回去了。乌牟对她说道:“贡妻,你的儿子与众不同,有沙弥说他每天只托钵一次,吃一餐。他早就开始清理这个树林准备禅修。因为是布萨日,师父们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他们带着微笑回到了客厅。美达维沙弥就是将来的辽陇西亚多。

--------------------------------------------------------------------------------
[1] 巴利语uposatha,每月的十五月园日和月末三十日。比丘举行诵戒和忏悔仪式,很多在家信众也前往寺院供养,受八戒等。
[2] 缅甸人称呼年长或有地位的妇女时在她的名字前一般加朵(Daw)。原意是‘阿姨’。
[3] 缅甸人称呼年长或有地位的男子时在他的名字前一般加乌(U)。原意是‘叔叔’。
[4] 缅历1229年等于公历1897年。
[5] 缅甸有名的一部书由从十本经典摘取而成。



转载者备注:第四条注释历法换算似乎不准确。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陇西亚多传-第二集 依止莫南宫西亚多

                                                                                        尽责的教学

美达维沙弥已经能背诵比丘的课程。他持戒严谨。满二十岁成为比丘后,持戒依然严格。三个戒腊后,他去到曼德勒的大塔寺。他在曼德勒呆了两年,然后应堂兄的要求去到辽演镇附近的耶欧新村的一个寺庙。那时精通戒律的莫南宫西亚多[1] 为一些事务也来到辽演镇。美达维尊者向莫南宫西亚多请教一个和比丘腰带有关的戒律问题。莫南宫西亚多给了他很明确的回答。美达维尊者对这个回答感到很满意,决定跟随莫南宫西亚多学习戒律。对美达维尊者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那时正对戒律感兴趣。就象佛陀时代,对智慧感兴趣的人亲近舍利弗尊者;对神通感兴趣的人亲近目犍连尊者;对头陀行感兴趣的人亲近大迦叶尊者。五个戒腊后,他应给萨拉尊者的要求到了标柏镇附近的莫南宫村。



                                                                                  精通戒律的莫南宫西亚多

莫南宫西亚多出生于谢美汀镇辽奔达村(或雅波格雷村),那个村现在已经不存在了[2] 。他的父母是乌印和朵崩齐(或朵艾)。他出生于缅历1209年。他的老师是俩喇(ѱna)西亚多。俩喇西亚多是白贡村寺庙的住持。那时莫南宫西亚多还是沙弥,名叫甲雅达(Jayata)。之后他去到首都曼德勒南林大塔寺学习三藏。他的老师是蒲甘[3] 辽乌[4] 西亚多乌苏达(U Suta)。他成为比丘满十个戒腊后,他去到曼德勒东区的色林带寺教授佛法,由萨迦德维皇后每天供养四种资具[5] 。在西伯王时代他回到俩喇西亚多那里安居了一次,之后住在标村和巴道宫村。他的母亲和亲戚住在那里,他的亲戚们供养了他一个寺庙。他住了一阵,就把寺庙交给他的学生乌觉达(U Jota)(乌觉达于缅历1255年去往森林禅修) ,然后回到莫南宫村的寺院,并建立了一个学习中心。莫南宫西亚多的戒律很有名气,大家都叫他一流的莫南宫西亚多。



                                                                                 师生都是严格的持戒者

莫南宫西亚多认为美达维尊者相貌不凡,将来必有成就。所以对他特别照顾。不久他发现美达维尊者比他原来所想象的还要出类拔萃。他惊奇地发现美达维尊者持戒非常严格,他连小戒也不犯[6] 。“如果一个人不在乎小戒,大戒也会犯”。美达维尊者持这种观点。他相信一个人如果能持大戒,小戒也能持。书上说:“一根绳子能绊住小鸟,但绊不住大象”。佛制的戒对没有信仰的人来说很难持,但对美达维尊者来说,就象身强的王子穿铠甲一样容易。



                                                                                  精通三藏的美达维尊者

莫南宫西亚多发现美达维尊者不仅持戒严格,学习也很勤奋。于是就给了他单独一栋房子。作为一个优秀生,他必须为全部学生背诵老师教的所有东西。这样的学生必须学得比别人多,他也就比别人优秀。白天他学习巴利文法,五本戒律和它们的注解,还有阿比达磨的注解。晚上他们要学习阿比达磨,晚上的阿比达磨课是寺院教育的独有的课程。他们学习阿比达磨的巴利原典和缅文翻译。学习缅文翻译比学习原典容易。有人把缅文翻译又叫做“阿比达磨的缅文注解”。学缅文注解比学巴利的注解容易,这是最好的方法。缅甸的比丘用油灯的照明在晚上学阿比达磨,晚上光线较暗,注意力比较集中,是学阿比达磨的好时间。他们必须背诵很多巴利术语,缅甸的比丘要学习阿比达磨的七部论[7] 。所以缅甸比丘对教理很精通。美达维慧尊者也是如此,也精通三藏。晚课结束后,他不是马上回到住处,而是边散步边背诵律藏和佛学词典,用这个方法他能熟记所学的三藏。



                                                                                        圆满义务的持戒

他的背诵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然后为长老按摩。一个小时后他继续背诵。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比丘和沙弥在月光下学习,午夜之后背诵的声音象是低语。一些坐在树下,一些在树下散步。他们是使别人得到佛法利益的人。晚上十一点美达维尊者停止背诵,回到住处,点上油灯,写下老师所教的难学的词汇。之后他顶礼佛陀,修慈心观和三十二身分[8] 。然后睡一两个小时,三点前就起床,为师父准备面巾、漱口水和齿木,然后修慈心观等待师父。师父三点来了之后,他供给这些物品,待师父洗漱完毕,他又回到住处。回到住处后,他复习学过的课程。然后修三十二身分直到天明。这是青年美达维尊者的日常作息。“如果不作义务,戒律无法圆满,没有持戒就没有定力,没有定力就没有智慧,没有智慧就没有涅磐”[9] 。美达维尊者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他很优秀。一个在家居士打扫院落、道路以及照顾父母妻儿是他的义务。以智慧完成别人所需要的任务是很有价值的。由于无明众生苦恼,智慧则会带来快乐。下午美达维尊者又开始上课了,由于学习太过勤奋,他的膝盖很痛,没法正常走路。他有时得涂了药膏,坐着晒太阳。有时得回家治病。膝盖的疼痛提醒他应该去森林禅修了。他勤奋学习和履行一个比丘的义务共十五年,有了二十个戒腊。尽管有二十个戒腊,他仍然认真地履行比丘的义务。莫南宫西亚多把寺院的管理也交给了他。他的职责更多了。他那时还要要教别人学习(包括出家及在家),回答他们的疑问。他的事务变得非常繁重。



--------------------------------------------------------------------------------

[1] 西亚多是缅甸人对出家老师的称呼。

[2] 缅甸在乌努统治时期曾盗贼横行,村民不堪骚扰,整村迁徙。

[3] 蒲甘是缅甸一个城市,曾是一个王朝的首都。

[4] 地名。

[5] 指衣、食、卧具、医药四种生活必须品。

[6] 佛教的戒律有轻重之分,严重的叫大戒,轻微的叫小戒。

[7] 南传阿比达磨总共包括七部论:《法聚论》,《分别论》,《界论》,《人施设论》,《事论》,《双论》,

《发趣论》。

[8] 《清净道论》里的两个禅修业处。

[9] 律藏的经文。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陇西亚多传-第三集 第一次去森林禅修

                                                                                         大事和小事

美达维尊者无倦地做着佛教的各种事务,但他担心没有机会禅修。他去森林禅修的意愿越来越强烈。一次林森宫大西亚多对他说:“你学习佛法并教导别人很有意义,但你不能一辈子都做这些,总有一天你应该去森林禅修,否则,你就象一个农夫,耕地、收割粮食,把粮食存在仓库,但来不及享用这些粮食就死了。”他一次向莫南宫西亚多请求去森林禅修,莫南宫西亚多没有同意。

林森宫西亚多一次对他说:“美达维尊者,我已经准备好和你一起去森林禅修了。”经过多次请求,莫南宫西亚多终于同意他去森林禅修。于是美达维尊者拿了钵去往林森宫村,林森宫村在标柏村的北面,掸村火车站的东面。林森宫西亚多很高兴地欢迎他。林森宫西亚多象善慧隐士[1] 一样捐掉了所有的个人财产,只拿了三衣一钵对美达维尊者说:“我们去森林禅修吧,很幸运能成为你的同伴。”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他们就去往在仙树村西面的美龙山,在那里的树下禅修。



                                                                               美龙山《清净道论》的法音

尽管他们抛弃了财产和事务,他们也能忍受各种苦,还有丰富的佛法知识和顽强的精进力。但貌似善友的干扰还是来了。如果干扰来自远处,很容易被发现,来自近处的干扰则比较难察觉,如果干扰来自内心,那就更难发现了。这些干扰就叫障碍、随烦恼、魔、结、缠等[2] 。简单地说就是无明和贪爱,用各种面相欺骗众生。如果不知道这一点,他会以为是某人在妨碍我。这是什么意思呢?尽管很困难,年长的林森宫西亚多和年幼的美达维尊者最后到了美龙山。林森宫西亚多的信众找到了他并捐了一个寺院给他。这个寺院整天有很多人。这让美达维尊者很失望。后来寺院又住了25个比丘,他们请西亚多们教他们禅修。之后有的比丘请他教《清净道论》,林森宫西亚多也劝他教那些比丘。这让具慧尊者很难拒绝。这对美达维尊者而言是一个干扰。他千方百计离开老的学习中心,结果现在又开始了一个新的学习中心。山中响起《清净道论》的教授声,表面是好事,其实并不好(对禅修而言)。



--------------------------------------------------------------------------------

[1] 菩萨(释迦牟尼佛的前世)有一世投生为富人的儿子善慧,善慧捐掉了所有的财产,出家成为隐士,并得到燃灯佛的授记。

[2] 这些是烦恼的不同名称。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陇西亚多传-第四集 第二次去森林禅修

                                                                                     再次去森林禅修

一个雨安居后,美达维尊者回到莫南宫的寺院。他禅修的意愿并没有消失。他准备再努力一次,这一次他想和莫南宫西亚多一起去森林禅修,这个想法时常萦绕在他的心头。一天莫南宫西亚多正在叫比丘们学习经藏的小部章节(culavagga)。比丘们学完后坐在树下的长椅上背诵经文,那时具慧尊者突然生起强烈的悚惧心。比丘们背诵摩诃男和阿那律的对话——摩诃男对阿楼律托说:“社会事务是没完没了的。某人必须每天、每月、每年地做。我们的父辈、祖辈就在做这些事时去世了。你应该出家。”美达维尊者照顾莫南宫西亚多时,对他说:“我们每天都在变老,社会事务是没完没了的,每天我们教比丘佛法,我们应该走最后的一步(涅槃),这样才会得大利益,否则我们始终没法禅修。以前的长老们就这样还来不及禅修就去世了。学生和信众学习后就会各自去他们想去的地方。”莫南宫西亚多没有回答。于是美达维尊者礼敬后回到住处。第二天,美达维向离婆多(Revata)尊者和其他长老商量后,再次向莫南宫西亚多请求:“长老,如果您去森林禅修,我会照顾您。”列维镇附近有一个大森林,列维西亚多会提供生活上的一切方便,离婆多尊者会承担莫南宫寺院的一切事务。”这样他连续三天三次提出请求。莫南宫西亚多对美达维说:“这是个很好的主意,我同意了,你安排吧!我们先去看看奇饶(Khim Zaw).”奇饶就是觉达尊者,他住在标村。古时侯比丘被称做钦基(Khin Gyi.) 觉达尊者住在一个只有四个柱子的小庙里。在标村的东面。莫南宫西亚多想先去看看他。美达维尊者很高兴。第二天,午餐后,他们去往雪达(Shwe Dar)火车站,拿了钵和手杖、皮垫,没和信众打招呼就出发了,他们乘火车到了辽陇(Nyaung Lunt)火车站。火车票由乌三列(U San Nyein)供养。下了火车后他们步行到雅达村(Ywa Tha),雅达村在辽陇火车站西北面约两英里的地方。接着他们又到了标村(Pyaw),然后他们到了乌觉达尊者的阿练若。这是缅历1269年热季达榜月。这是一个很热的季节。当他们到了练若后,他们没看到觉达尊者,他们听到树林里有背诵经典的声音,觉达正在树林里背诵。布谷鸟也正在鸣叫。美达维尊者走向觉达尊者叫他。乌觉达于是来到西亚多身边坐下。练若没有饮用水,乌觉达让一个牧牛人去村里取水(那时缅甸北部很缺水),过了一会儿信众们带了饮用水和果汁来了,他们也立刻建了一个住处给两位尊者。因为得了痢疾,他们没有马上去列维镇(Le Way)。他们决定住了下来,村里的信众要求他们和乌觉达一起住下来禅修。信众们愿意供给他们资具。信众还捐了一个空地给僧团。



                                                                                 象铁杵磨成针一样难

每天美达维尊者和乌觉达托钵为莫南宫西亚多提供饭食。他们不接受村民送上门的饭。寺院的院落实际是一个牧场,(由于禅修)这个牧场变成一个让人怡悦的地方。美达维尊者承担照顾莫南宫西亚多的义务。有时他修习三十二身分,有时他修习地遍,但安般念是他一直修习的业处。照顾西亚多、打点佛塔、佛像、托钵时他修习四念处。有时他在住处修习,有时他在树林深处修习。他们的住处很简陋、食物也困难。两位西亚多到森林禅修的消息传开了。有十个比丘加入他们的禅修。他们以前就是莫南宫西亚多的老学生。他们也离开了他们的寺庙,而在西亚多的指导下禅修。实际上美达维尊者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但无法拒绝他们加入。因为他们是莫南宫西亚多的学生也是他的同学。他不能单独离开,因为莫南宫西亚多和他在一起,他不能去任何地方,最后他只好边照顾别的比丘,边自己禅修。一些来访的比丘要求具慧尊者教授禅修。于是美达维尊者教他们禅修,晚上在树下教他们一些初步的准备工作以及慈心观。然后他教他们修安般念。他们可以整天禅修,因为没有教课、学习。美达维尊者有一次说:“我没有必要教你们太多,你们受过佛法的教育。但你们需要信和精进。你们需要连续不断、认真地禅修,就象一个想把铁杵磨成针的人。”众生的本性是顺流而下,这是比较容易的,逆流而上则很困难。所以如果你想专注于鼻端、观照呼吸就象逆流而上一样。如果你这样修,你就不用驱赶恶念(因为已经在驱赶恶念)。如果你想详细了解,可以读《大念处经》、《出入息念经》、相应部经的“安那巴那相应”和《无碍解道》。这是诸佛的古道。



                                                                               让人流涕倒下的安那巴那

  “有时出入息非常微细、难以发现。那时不用管它,它过一会儿就会出现,只要静静观察就行了。如果过度精进,只会让人疲倦而得不到定力。根据经典:“由乐而得定,由定而能如实知见”。(sukhaÑ sam±dhatth±ya 。Sukhino cittaÑ sam±dhiyati) “学平静身行”(passsambhayaÑ k±yasa~kharaÑ…sikkhati)禅修者应该训练平静自己的呼吸。如果禅修者呼吸太粗,这不是佛的教授。禅修者必须注意这一点。禅修者必须避免和佛的教法相反的行为。”

这是美达维尊者令人印象深刻的开示,他对理论和实修都精通。但有人认为要获得定力需要粗重、快速的呼吸[1] 。但这样做会遇到麻烦,他会很疲惫。如果想禅修他需要两个帮手,以防他倒下。这也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呼吸声、流涕声会影响别人)。有些禅修者没有听过佛法而这样修。有时他们倒下,并且就象被巫婆、鬼和邪神干扰一样(怪异)。所以不得不把他弄走。佛的教法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所以这一点要注意。否则会把禅修变复杂而令人迷惑。信和慧要平衡,定和精进要平衡。就象同轭双牛的比喻。如果做到平衡,就能以毗婆舍那达到涅槃。这在增支部(三章)的《相经》(Nimitta sutttaÑ258页[2] )上找到。或者(六章)《清凉经》(S²t²bh±va suttaÑ379页),觉支相应《火经》(aggi suttaÑ 99页),《清净道论》(379页)。在经里佛说了一个金匠的比喻和起火的比喻。在经里佛说如果心懈怠要策励,如果心掉举就要抑制。如果心没有如理作意,要转为如理作意。信和慧,精进和定要平衡,象同轭的双牛一样。有时只要放舍心就行了。在这些经里,佛是这样教授的。佛在世的时候,尼乾子和他的弟子认为通过苦行才能得到乐报。所以佛对尼乾子的信徒菩提王子说:“通过非自我折磨的中道才能得到快乐。”愿每人都修行中道。



                                                                                怎样随观受和内外地观照

有一个比丘问美达维尊者有关业处的问题:“怎样是随观受?”西亚多如下回答:“随观受就是把心专注于受。他应观照受的苦、无常和无我。他应该观照了知这三种特征。如果禅修观照受,色、行、想、识的观照也包括了。只观一个就行了,不用再观其他。禅修者应该内外都观照。他可先观内清楚后再观外,他也可观外清楚后再观内。他如果对内外都没有执着,他能很快证得道果。根据《清净道论》,如果能外在观修生灭(仅仅内在不够),他能证阿罗汉果[3] 。当比丘托钵或其他事的时候,他可以修四念处,不用修安般念。根据《大念处经》“姿势节”和“正知节”,禅修者应该保持正知。这样禅修者能一直保持正念,并且他修他的主要业处时定力会很强,他能得很多利益。”

(这是对《判别精要》(Sa~khepa vinicchaya)和 《团体修行》(gaºac±rika paµipatti)的略说)



--------------------------------------------------------------------------------

[1] 缅甸有的门派主张用粗重的呼吸修安般念。

[2] 这些页码是缅甸版经典的页码,和其他版本有可能不同。

[3] 这是作者的理解,待查证。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陇西亚多传-第五集 辽陇中心


                                                                           从牧场到辽陇森林学习中心

来访的比丘象美达维尊者一样修头陀行。所以牧场就象佛给的道场。不同地方的比丘象从前一样来到这里,缅历1271年的雨安居有戒腊在20年以上50个比丘住在这里。他们的住处由他们的过去累积的福报而随之出现。美达维尊者和长老们讨论后订下寺院的规章制度:在寺院里不允许女性晚上居住,不提供饮食给在家人,不允许在大院演奏音乐等等。依戒律持头陀行。来访的比丘请求莫南宫西亚多教戒律的五本经典。这对教法的学习是好的,但对实修不好。美达维尊者努力三次好不容易才得到禅修的机会。结果莫南宫西亚多又开始教戒律,美达维尊者成了他的助教。这是一个(禅修的)障碍。教学不会阻止道果,但会延迟道果。莫南宫西亚多每天都教戒律,渐渐感到厌倦,咕隆道:“我来这儿禅修就是怕教学,到现在又得做这样的工作”。美达维尊者于是尽量不让莫南宫西亚多心烦。他有些事就不汇报给莫南宫西亚多。他也不让访客见西亚多,他承担大部份的事务。根据中部的《大空经》,佛说了群居的过患和独居的利益。即使独居,在家信众和朋友的来访,也是一个修行梵行的危险。如果一个徒弟对老师说:“我跟你是为了禅修,不是为了学习。我已经学经典很久了”。这样的徒弟是好徒弟。



                                                                          护法神的《发趣论》的声音

莫南宫西亚多在美达维尊者的帮助下禅修和教学,住得很愉快。他在1274缅历年约三月去世,享年65岁。他死于痢疾。美达维尊者建了一个坟埋葬他的骨灰。每天凌晨三点他还是供洗脸水和齿木并顶礼,就象西亚多还在世一样。美达维尊者以此感念老师的恩德。每天晚上在他向寺院佛像供洗脸水、面巾、齿木和蜡烛。就象佛还在世一样。他以五体着地的方式顶礼佛像。这种方式不用花钱就能获得极大的利益。每个人都能由他的信心做这件事。一个人由他的智慧而生起信心。一个禅修者应该反观自己的心是否越来越平静,他的身业和意业是否越来越恭敬,他是否对三宝是否越来越有信心。这三方面是一个人能否获得上等证悟的标志。一个禅修者应该连小戒也严格持守。莫南宫西亚多去世后,美达维尊者整天修行(只睡二、三小时)。每天晚上十点后他到禅修的地方,在他去世前六年他坚持托钵、修头陀行。他把托来的食物全部分给其他的比丘。当比丘再次还给他后他才吃。这用巴利语叫萨拉尼亚巴达(saran²ya batta)。美达维尊者有时晚上在他禅修的地方听到背诵“二十四缘”[1] 的声音,尤其是月圆日。他走向发出声音的地方,但声音又似乎在远处。有时他碰到发出声音的人是一个比丘,他认为发出声音的就是莫南宫西亚多,他现在成了一个护法神。这个护法神护佑禅修者。如果禅修者遇到麻烦,他会保护他。护法神在坟墓周围的树间徘徊,保护禅修者。在古代有的有学识的长老希望成为护法神,因为他们想参与舍利涅槃(dh±tu parinibb±na)[2] 。这种想法并不怎么好,因为他应该尽快证得涅槃。这是因为他们智慧不够。象一个没有证得禅那、道果的护法树神活着是让人厌倦的。



--------------------------------------------------------------------------------

[1] 南传阿比达磨论的一个重要内容。

[2] 南传佛教的一种说法,将来某个时候,当这个世界无人恭敬佛的舍利时,所有舍利会集中到菩提树下成为象真正的佛一样的佛像,只有护法神能去到那儿顶礼佛像,七天后舍利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陇西亚多传-第六集 神通和道果的成就

                                                                               禅那、定、天眼的成就

辽陇西亚多从缅历1274年开始刻苦的修定。一天晚上,他修定时因为被客房的噪音干扰,不能入定。他认为是魔和魔的眷属的干扰,他想:“即使魔要杀我,我也要继续修定。”所以他不理睬那些噪音,而是比以前更刻苦的修定。凌晨三点时一个青年比丘供洗脸水给美达维尊者,尊者让年青比丘看一下客房附近有什么。年青比丘发现一条绿色的大蛇,但它很快奇怪地消失。美达维尊者成就了色无色的八定。因为他对安般念非常精通[1] 。如果一个人对一个业处很精通,他对所有的业处都会精通。一天,当辽陇西亚多教阿比达磨关于禅那的章节时,对徒弟说:“当我定力强时,我能很容易得到任何遍处的取相。当我专注树叶时,我能立刻得青遍的取相。”因为经常修八定,辽陇西亚多能看见非人。一天,西亚多凌晨时因为新戒场的典礼去往辽雷滨(Nyaung Lay Pin)镇的钦丹村(Khin Dan)。经过墓地时,他看见无数的鬼。他们想吓唬辽陇西亚多。西亚多修慈心,并念诵阿达纳迪亚(Œµ±n±µiya)经。鬼们于是消散了。

一天,当辽陇西亚多时在庙里禅修时,一个饿鬼坐在台阶上,辽陇西亚多问饿鬼:“你是谁?”它回答:“尊者,我是南底亚(Nandiya),帮帮我!”他前世是一个僧院的值事。西亚多马上就知道他是谁了。那个比丘虽然戒律清净,但对他的身体还有执着。转世成了一个饿鬼。它的身体很瘦弱,因为没有食物。辽陇西亚多于是让信众为这个饿鬼供养,把功德回向给它。供养后的晚上,饿鬼成为天神,身体非常明亮。并对西亚多顶礼后说:“尊者,我要去到天界了”。佛陀的教法能容易、可靠地挽救众生。



                                                                                    以法治愈疾病

在这个世界上智者得做的比别人多。在辽陇西亚多的时代有很多疾病。如痢疾、鼠疫、麻风等。医生用不同的方法治疗。一些医生认为这些疾病是由于气候,一些认为是病毒和细菌,一些认为是老鼠,一些认为是邪恶的天神。医生根据他们自己的见解治疗。佛知道这些疾病的真实原因。辽陇西亚多和雷迪西亚多[2] 一样也得面对这些疾病。由于缺乏戒德和食物人们会受到非人的威胁。当维萨里的人遭受瘟疫时,阿难尊者在维萨里得整夜诵持《三宝经》(Ratana suta½)。辽陇西亚多看见无数的夜叉、饿鬼群象牛群一样冲向村民。所以辽陇西亚多让比丘、沙弥和村民持戒和对非人修慈心。比丘诵保护经和仪轨词[3] (kamma vac±),村民听着,在西亚多周围没有疾病发生。有一些村民得病,但西亚多念诵保护经后,疾病就消失了。当西亚多念诵保护经时,他看见非人们离开了村民。


                                                                                  西亚多证得神通

西亚多禅修很多,他越来越瘦。有时他暂停教学,刻苦禅修。他证得世间禅和天眼通。他努力证其他的神通。有一次,拿亚嘎(N±yaka)尊者对西亚多说:“如果一个人修十遍和不净业处还有四梵住,他证得禅那很容易。他能证得神通吗?”西亚多说根据他自己的经验说:“拿亚嘎尊者,这个时代很难证得神通,因为众生不持戒,气候也不正常,不正常的气候使时节生色和食物都不好。所以人们吃这样的食物,食生色就不好。不好的食生色和时节生色,业生色也不好。由于色不好,难得到定力。根据《清净道论》,即使一个人证得八定也不一定能证得神通。”在辽陇西亚多的时代雨水不足,食物也不足,瘟疫横行,科技不发达。西亚多的话说的没错。但现在不一样了。食物充足,也比过去好,医药也比过去好。所有众生都依业、心、时节和食而生存。其中心最重要,因为一个人没有食物也可以活很长世间。根据注解以及再注解,心可以控制其他三种色。在辽陇西亚多的时代,他的话也许是对的。在佛陀时代佛和他的弟子也吃很粗劣的食物(如佛曾吃过马麦)。和辽陇西亚多的时代相比更糟。有意思的是,西亚多本人努力证得了神通,值得敬重。



                                                                                   对将来佛教的预言

“我努力根据《清净道论》修神通,我从顺逆出入初禅至非想非非想定。顺禅之后我修逆禅[4] 。那时我感觉几乎要死了,血脉似乎要断了,我只好放弃。这是因为身体不够健康。如果国王和老百姓持戒,气候会变好,甚至非佛教徒也能得禅那。将来(因为气候好)如果有人证悟圣道,他也会证得禅那和神通和三明。那时会有很多证得神通的人。”西亚多经常说这样的话。这是西亚多的预言-将来会有很多证得禅那和神通的阿罗汉。意思是将来气候变好后,佛教也会比较好。但现在也有人认为,这个时代不好。寿命比原来短,人们不持戒,很多邪见威胁佛教的危险。想证得禅那和道果很难。出一个阿罗汉比以前更难。实际并不是这样。任何时代如果一个人能正确地禅修都能证阿罗汉果。摩伽力子帝萨(Moggaliputta Tissa)尊者时代和辛阿拉罕(Shin Arahan)尊者时代、第巴加卡(dibbacak)尊者时代气候和食物都不是很好,但他们都证了阿罗汉果。在佛教社会有很多不同的对出世间的见解,对于世间有更多复杂的见解。在这种时候会有杰出的人出现解决这些争执。这是好比黎明前的黑暗的时代。世界上有很多愚人,智者很少。整个世界都很黑暗。但日月能给世界以光明。所以佛对证阿罗汉的人说:“你能象月亮一样给世界带来光明,阿罗汉住的地方是祥和的”。



                                                              危险的成就

辽陇西亚多在七、八(缅历1274-1280)年间一直享受入禅的快乐。这段时间他无法转修毗婆舍那。由于他的过度精进而得病,他病时想修受念处,但他无法修。所以他又重新入禅那。由于禅那,他能看清整个世界,乃至天界。所以对凡夫而言天眼通和天耳通是个危险。所以禅修者应该观名色的生灭。不应该跟随禅相。

《清净道论》和注解(《大疏钞》)的有关章节提到,天眼对凡夫而言非常危险[5] 。天眼会使凡夫发疯。他应该努力转修毗婆舍那。

如果不能以圣道掌握天眼通,非常危险。不仅对凡夫危险,对初级的圣者也是个危险。所以佛在《随烦恼经》(upekkilesa sutta(中部))详细地阿那律尊者讲了天眼通,那时阿那律尊者的天眼通时得时失,定力也不稳定。



                                                           微细的障碍

佛在《蛇喻经》(alagadd³pama sutta)说,一个人应该上岸后就应该扔掉筏。所以一个人对他的成就也不应执着。对于非法就更不用说了。佛说对禅定和观智都不应执着。佛在《鹌鹑喻经》(laµukikopama sutta中部第66经)提到对非想非非想定的执着。佛在《大断贪经》(mah±taºh±saªkhaya sutta) 提到对观智的执着。这些执着是法寻思(dhammavitakka)或观禅的染[6] (vipassanupakilesa)。所以不应对禅相着意。而应该保持没有禅相的定(animitta ceto sam±dhi)。佛在“相应部”《无相问经》(animitta pañha sutta) 提到这一点。

佛给在相应部的注解第三册129页,给了一个例子:一个伐木者用利斧砍树,他很爱他的斧子,如果他经常欣赏他的斧子,砍树就会被耽误了。禅修者的任务是毫不延误地砍倒树(烦恼)。有一次,一个教修马哈希禅法[7] 的西亚多对一个女居士说他的禅修没有进步,女居士就说因为你沉溺于喜和禅相,就象看电影(所以没有进步)。

一次,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不能证得阿罗汉果,所以舍利弗尊者教他如何克服障碍,最后他证得了阿罗汉果。阿那律尊者对舍利弗尊者说:“舍利弗尊者,我可以用天眼看到一千个世界,我的禅修非常勤奋、有正念,我有很强的定力,即使如此,为什么我证不到阿罗汉?”舍利弗尊者说:“朋友,你说可以天眼见到一千个世界,这是傲慢。你觉得你有很强的精进和定力,这是掉举,你说‘即使如此,为什么我证不到阿罗汉?’这是疑和悔(kukkucca)。”所以你有慢、掉举、疑、悔,你应该去除这些障碍。接受舍利弗尊者的指导后,阿那律尊者证得了阿罗汉果(增支部《阿那律经》(Anuruddha sutta))。所以要证得道果,善友是很重要的。并且听从善友的劝告也是很重要的。



                                                                                    西亚多能见整个世界

西亚多忽略外在的目标,只观照苦、无常、无我三相。那时他清楚看见整个世界的生灭。有时他身体和世界都在动摇,以至他不能正常行走。有时他由于过度精进而疲劳得病。在缅历1282年他禅修非常精进,没有休息。完全停止教学。在那一年,

1.拿由月(Nayon)的十一日(约为公历5、6月),在凌晨三点在椅子上他证得初果。

2.拿由月十八日,晚上11点他在住处讲堂证得二果。

3.拿由月的二十日,凌晨在禅堂他证得三果。

4.拿由月的二十二日,凌晨三点他对佛塔供养水和灯,之后他在佛塔禅修,四点证得天眼通和、宿命通和阿罗汉果。

从那时起他能知道自己和别人的宿命。他也能见到所有的世界:欲界天、梵天和八大地狱。他可以看见众生死后投生何处。他也能确切地知道未来。他告诉他的弟子,他看得比过去更清楚。他证阿罗汉后的第二天晚上,他的侍从弟子看到他的肤色比原来明净得多。那时,西亚多对弟子们说:“比丘们,你们如果精进修行,今生就能得到成就,所以要充满信心地奋斗。如果你们精进修行今生就能证得殊胜成就、涅槃。努力精进吧!不要怀疑!佛也保证,一个人如果精进修行,他就会有殊胜的成就。”



                                         韦布(Wai Bu)西亚多见到辽陇西亚多化为两个身体

   在辽陇西亚多的传记《为什么他证得神通?》,有些人认为尽管辽陇西亚多精进修行,并没有证得其他神通。只是天眼通、宿命通和漏尽通。这叫三明阿罗汉。我在那本传记读到这些。但韦布西亚多去世后,我读韦布西亚多的传记时,看到了有关辽陇西亚多的故事,缅历1285年韦布西亚多只有8个戒腊,他离开雪波(Shwe Bo)的巴鑫基(Patheingyi)森林道场,在各个森林修安般念,仅仅几个月他就证得世间神通和三果。之后他去到辽陇森林道场和辽陇西亚多讨论他证得的成就。当他到了寺院,他向一个扫塔的比丘行礼后,问辽陇西亚多在什么地方。那个比丘说辽陇西亚多正在教课,很快就结束了。所以就在这里等一下。于是韦布西亚多就边做一些义务,边等辽陇西亚多。那时那个比丘告诉他:“下课了,你可以去找西亚多了。”于是他走向辽陇西亚多的住处,他有了向西亚多致敬的机会。当韦布西亚多见到辽陇西亚多时,发现就是扫塔的那位比丘。有一次韦布西亚多在教《小学处》(Khudda Sikkh±) 注解的神通章节时告诉他的学生,这是一种世间神通。这是第二代[8] 韦布西亚多乌阿加拉(U ¾cara)告诉笔者的。知道圣者的心念很困难[9] 。在韦布峡谷有三个戒场:第一戒场叫圣者戒场(ariya),因为辽陇西亚多、孙伦西亚多等被认为是圣者的尊者结成的。所以韦布西亚多在缅甸是一个值得敬重的长老。



--------------------------------------------------------------------------------

[1] 根据南传佛教的注解,安般念成就四禅后,利用四禅的定力转修其他业处能很快成就。

[2] 雷迪(Ledi)西亚多是缅甸另一位著名的长老比丘。

[3] 在佛教特定的仪式所规定念诵的词句。

[4] 《清净道论》中修神通的一个步骤。顺禅指禅修者依次从初禅入定、出定一直到非想非非想定。逆禅则是从非想非非想定依次出定、入定到初禅。

[5] 证得天眼的人会看到普通人看不见的恐怖事物。

[6] 详见《清净道论》第二十“道非道智见清净”品。

[7] 缅甸最流行的禅修方法之一。马哈希禅师是缅甸著名禅师,曾参加缅甸举行的第六次结集,担任提问的长老(和当年大迦叶尊者在第一次结集时一样)。

[8] 韦布实际是道场的名字,缅甸人出于尊重,不用真名而用道场的名字称呼大长老。第二代韦布西亚多即第二任主持。

[9] 意思是想知道圣者的真实成就很难。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陇西亚多传-第七集 好雨阿罗汉

                                                                 不相信辽陇西亚多是阿罗汉的比丘们被雷震

    有些人不相信辽陇西亚多是阿罗汉,尽管西亚多的肤色非常明净,六根防护严谨。那时某些人认为证阿罗汉果非常难。就和佛的出现一样难。一些精通佛法的比丘不相信辽陇西亚多是阿罗汉。他们的朋友、学生也跟着不相信。辽陇西亚多没有直接宣布他是阿罗汉。辽陇西亚多是阿罗汉的传言到处流传。很多西亚多聚集在辽陇道场,他们是:

1.       辽雷宾(Nyaung Lay pin) 镇的郭夸业伟杂严达(Kauk Kwaye Waizayantar) 西亚多,

2.       孟牙(Monyuua) 区乔欧(Chaung Oo) 镇的第巴(D²pa) 尊者(获大上智者(aggamah±pant²ta)称号[1] ),

3.       列维(Leway) 镇的以修一钵食而著名阿加拉(Acara)尊者,

4.       标抔(Pyaw Phew) 镇的萨西(Thasi)派的领袖拿林达(Narinta)尊者,

5.       标抔(Pyaw Phew)镇单达滨(Htan dapin) 森林道场的赞达拉(Candana)尊者,等等。

他们对辽陇西亚多的果证发生争辩。最后他们要求赞达拉尊者去见辽陇西亚多询问。“别争论了,让我们直接问西亚多他是否证了阿罗汉果。”那时赞达拉尊者不敢去见辽陇西亚多。但最后他还是去见了辽陇西亚多,西亚多回答道:“噢,赞达拉尊者,我只是间接地告诉一些人我证了阿罗汉果。只是为了让他们精进修行,不是为了让人们(包括你们)相信我。你们不会禅修,你们活着只是为了世间的快乐。我从不因为名利而傲慢,我非常清楚知道自己是否证了阿罗汉果。”辽陇西亚多无畏清楚地说了这番话。之后单达滨(即赞达拉)西亚多把辽陇西亚多的话原原本本地转达了。他们于是认为西亚多的话也许是真的。低阶的圣者不能知道高阶圣者的心。我们现在只是凡夫,不可能知道圣者的心。最后他们相信西亚多是真的阿罗汉。

    一天赞达拉尊者去见辽陇西亚多问西亚多证道的日期。他想依照辽陇西亚多的方法修行。一天一个精通阿比达摩的女居士在西亚多去往标抔镇问他:“道心和果心怎样以涅槃为目标?我想知道。”辽陇西亚多回答:“就象睡着的人的有分心以业相(kammanimitta)和趣相(gatinimitta)为目标。当人睡着的时候,有人问他:‘你知道什么?’他会回答:‘我什么都不知道’。但当他醒后会回忆起一些东西。”这是西亚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开示。西亚多写了很多书,如《止观要义》(samatha,vipassana,nayasaªkhepa),《团体实修》(gaºac±rika paµipatti),《涅槃释义》(Nibb±nattha pak±san²),这些书是关于他的证道。从这些书我们可以判断他是否证道了。关于戒律的是《三藏散灯》(Tipitaka Pakiººaka d²pan²)又叫《莫南宫判问》(Monangon vinicchaya)。在这本书有一些问答。共三册,第一册是戒律的判断,第二和第三是问答。



                                                                          二十多个西亚多的弟子证道

     缅历1282年后,西亚多很少教理论,他主要鼓励弟子禅修。在缅历1283[2] 年,他停止佛法的教授,他让所有的弟子禅修。他让想学习的人到别处去。他只教禅修,也只让弟子禅修。

当他年幼的时候他履行教授师以及对僧团的种种义务。这是根据中部《戈桑比亚经》(Kosambiya sutta中部第48经)有须陀洹的七种素质。在这部经里提到:“一个带牛犊的母牛吃草的时候,她也照顾她的牛犊,所以一个须陀洹履行对梵行侣的义务。”西亚多弘扬佛法,鼓励年轻比丘禅修,让年长的比丘更精进地禅修。韦布西亚多也鼓励二十四小时的禅修(随时保持正念)。就象一个人做房顶的时候,不能有任何间隙。佛也是这样教导的,巴利语:s±taccak±r²(坚持不懈)和sakkaccak±r²(热诚),y±n²kat±(养成习惯),vatthukat±(扎扎实实)等等就是让我们持续精进地禅修。不能太疲劳。一个挑水工把水挑够就行了,但一个修观禅的禅修者就很不同了,这个禅修者要时常修四十业处之一。比如一个人每天修安般念二个小时,但仅仅这两个小时是不够的,他在其他时间也要保持正念,或者修慈心观、佛随念或者其他业处。如果可能的话,他应该一直修安般念。有的禅修者可能会以为很难,但实际并不是很难,这样修能很快得到快乐和定力。所以很多西亚多都鼓励连续的禅修。在缅历1283年,从雨安居开始,所有的比丘都投入禅修,有二十多个比丘证果,并且被记录下来。在缅历1284年,西亚多又开始教授佛法理论。



                                                                                 检查知识的正确与否

“Yad± have p±tubhavanti dhamm± .

¾t±pino jh±yato brahmaºassa”

这是佛说的格言(ud±na)。意思是:想断烦恼的禅修者,他要持续、精进地观察名色的性质。如果这样,他就能看清名色生灭的本质。

禅修者明白因果,又叫因缘。他清楚十二因缘的从头到尾。这叫思维智(samm±sanañaºa)。他也就知道世间的因果。禅修者应弃除执着,他应培养慈心和决意(禅修),就能见到世间的真理。如果他的定力强,他就能清楚的见到。之后他对三世就没有疑惑。如果他没有很强的定力,就不应观照外部目标的相(增支部 三组《洗尘经》(Pa½sudhovaka sutta½))。亲属寻思,国土寻思(janapadavittaka),高举寻思 (anavaññatti paµisa½yutta vitakka),法寻思(dhamma vittaka),恐惧(beru),疑(vich²kicch±),自赞(attukka½sana),毁他(paravambhana)。这些被称作魔军,他们干扰禅修者的心。如果一个人的定力弱,他就抵抗不了这些魔军。



                                                                                         西亚多能降雨

西亚多越来越有名,(因为)他的弟子也证了果。在他的寺院里住了130个比丘,食物和住处就不够了。托钵乞食成问题(因为人太多,村民无法供应),由于雨少,水也成了问题。那个地区连续两三年雨水不够,农民无法种地。但是辽陇道场附近的村民能种地供养粮食。村民们很高兴的想是因为他们供养辽陇道场的缘故。其他村的村民也这么想。是由于辽陇道场的缘故。英国的税务官们也把辽陇西亚多叫“好雨西亚多”。

  在一个雨季,寺院附近的村雨水不足,西亚多教导寺院的比丘:“比丘们,雨水不足,种稻谷不容易,你们要严持戒律,对所有的众生,包括雨神[3] 修慈心,一个晚上西亚多到角因(Gyoinn)村的寺院,叫那里的村民持五戒,他也让他们对所有的众生修慈心,发愿得雨。就在那个晚上下了雨。他们都很惊奇。



                                                    梵授(Brahmadattha) 国王对食物的营养的实验

有德行的人精进不懈为所有众生的利益努力。雨水是否充足是靠众生的德行。但大部分的人不相信,这是根据相应部乌云(val±haka)相应的经文和注解。科学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无法转变自然灾害。所有人类只能靠自己(的德行),但大部分的人不知道,这真是一个悲哀。梵授国王曾研究法的力量。一天国王到一个喜马拉雅的隐士那里,当国王到时隐士给国王他通常吃的印度榕树的果实。当国王吃榕树果时觉得味道很甜美。他就问隐士为什么果实这么甜美。隐士告诉国王,如果国王和人民持戒,果实就会甜美而且有营养。相反,如果国王和人民不持戒,果实就不会甜美和有营养。但国王不相信。他决定做个实验。当他回到王国。他不持戒,他也不依法治国。之后他有回到隐士那里,隐士也和以前一样同样拿榕树果实招待他。这次果实变得很苦而且没有营养。于是国王相信了隐士的话。(这是小部二分集国王本生故事(duka Nip±ta R±jov±da j±taka)。



                                                                      在寺院吃天神的食物的比丘

有一年雨水不足,辽陇道场附近很难得到食物。有一天当西亚多散步从住处到佛塔时,在路上看到一个闪亮的贝叶。西亚多拿起来看到上面写道:‘尊者,不用担心生活用品,很快你就能禅修了。’每日例行的对佛的顶礼之后,西亚多对比丘们说:“比丘们,严持戒律,修慈心,精进禅修。和佛在维兰加拉(Verañjara)时相比,我们并不是太糟。护法神会保护持戒禅修的比丘。不用担心,做你们该做的事。持戒和慈心的力量很大。由于持戒的比丘,护法神能得到很多的福德,你们应该把功德回向给所有的神,如果你把功德回向给他们,他们会感谢你们的。尽一切努力持戒和修慈心吧!你们都在为佛教奋斗。”

之后没多久,有消息说辽陇西亚多和另一个比丘乌角(U Jo)来到列维镇附近的一个村庄托钵乞食村民看见辽陇西亚多和乌角飞上天空。还有消息说他们两个在德敏(Te-myint) 村附近扫佛塔。这些消息到处传布,由于这些消息,大量的米、食油、鱼膏、干鱼、袈裟和其他资具被源源不断地用火车、卡车运到辽陇道场。



                                                                                      为不能开枪而欢呼

有一次,辽陇西亚多去往辽雷宾镇钦丹(Khin Tan) 村的寺院,想结一个戒场。和他一起的有虐塘(Ngwe Taung) 森林道场的乌嘎维因达尊者(U Kavinda),标柏镇的乌那林达尊者(U Narinda),辽陇西亚多的首席弟子乌南迪亚尊者(U Nandiya),巴沟(Bago)嘎里亚尼( Kaly±n²)寺院的乌萨达玛尊者(U Saddhamma).仪式举行之后,一个在家信徒宣布戒场已经成功结成。所有的观众都注意他的宣布,村民邀请了一个英国的官员参加典礼,想让他在典礼结束后鸣枪。他于是开枪,但抢不响。他换了子弹后,还是不行。他换了五十个子弹,依然不能开枪。他很惊讶,累得流了很多汗。那时,一个辽陇寺院的比丘建议他换个方向,不要朝西亚多的上空。之后他的枪就响了。所有的人包括这名官员都非常惊讶而欢呼。

小部的四分集加林嘎菩提本生故事(Catukka Nip±ta K±liªga Bodhi)里说,当加林嘎(K±liªga)转轮王骑着白象宝飞上天空。当他经过佛成道的上空时,白象宝就停了。所以占卜师就寻找白象不飞的原因,他们发现前面是诸佛成道的地方,所以白象宝不敢前进。占卜师告诉转轮王这个情况时,转轮王不信,转轮王继续用象鞭驱赶白象前进,白象高声尖叫着死在那里(不敢通过)。

这里也是如此,子弹不能通过西亚多的上空。即使子弹没有生命,它也不敢通过西亚多的上空[4] 。所以圣者有与众不同的奇迹。英国的官员很惊讶并向西亚多礼敬。典礼之后,西亚多准备回到辽陇道场,辽雷滨镇的比丘和在家信众对西亚多很敬仰,他们邀请西亚多在那里度一个雨安居。但西亚多回答他们:“我很高兴听到(你们的邀请),但是我住的辽陇道场真是一个森林,那里没有五欲(的干扰),我们每天要托钵,食物的营养不是很好,但那样的食物很适合比丘,它能镇伏烦恼。所以我的住处很适合我。你们的辽雷滨是个镇,有很多欲乐,具足四种资具,有各种不同的人群,对我不是很适合。所以尽管我很高兴,但我不能住在这儿,希望你们能谅解。”

西亚多的话发人深省。



--------------------------------------------------------------------------------

[1] 缅甸政府对一些著名的西亚多授予的荣誉称号。

[2] 缅文原本是1287年,显然与上下文矛盾,故改为1283。

[3] 缅甸人认为雨神是帝释(有人说即中国的玉皇大帝)。

[4] 译者意见:可能是护法神阻止子弹发射,而非子弹不敢。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陇西亚多传-第八集 结界力敏达拉山

                                                                      在力敏达拉(Nemindara)山结界      

西亚多对达通(ThaHton)的弘法很感兴趣。西亚多的戒定慧功德非常值得崇敬。结界有时是很刺激的事,因为结界的时候西亚多会碰到好或坏的天神、非人、恶鬼。在那个结界的典礼上也有孙伦西亚多,他的戒定慧功德也是很值得崇敬。两位阿罗汉的功德巍巍,能解决非人干扰的问题。我想简短地叙述这个故事。



                                                                                  恐怖的地方:力敏达拉

力敏达拉山在达通的北面一英里处。它的形状像个佛塔。环绕它很适合建一些小的精舍。山顶方圆有一百英尺。高度有两百多英尺。上面已经建了很多神庙。没有人敢爬这座山,因为大家认为这座山有恶神和非人保护。两个政府官员:乌颇萨(U Phosa)和乌角东(U Kyaw Don)在山脚建了供实修用的房子。之后他们邀请了一个被认为具足戒定慧功德的西亚多和其他四众弟子住在房子里。他们运了一些竹子和木材到山顶准备结界。但第二天所有的竹子和木材自动到了山脚。西亚多说不要紧,只是一个小小的干扰。他们又把竹子和木材运上山顶。并且让居士整夜和竹子和木材睡在一起看守。但第二天,非但竹子和木材,就连居士们也被弄到了山脚。于是有些比丘不敢住在那里,离开了。达通镇的百姓也不敢到山上。而且在那个时候,被邀请的西亚多突然去世。乌颇萨和乌角东一天到山上巡视。那时他们听到一些声音,“我是山上的一个神,六个月后我会自由(投生)”。但他们看不见什么。这个声音很像是去世的西亚多的。他们都很惊讶,然后回去了。

              

                                                                          两个能预见未来的阿罗汉

达通的人尤其乌颇萨和乌角东感到很悲伤。大隐士乌坎迪(U Khant²)到了达通。他们请求他帮助在力敏达拉山顶结界。乌坎迪回答说他只是个隐士,只能帮忙建房子。辽陇西亚多学修的功德都具足,我和他很熟悉,如果你们请辽陇西亚多事情就能办成。”由于大隐士的建议,乌谭代(U Thandai) 和乌谭荣( U Than Zon)到辽陇道场请辽陇西亚多。当他们到达辽陇道场时,西亚多的大弟子无达玛(Uttama)没有让他们马上见西亚多。他想更周全的考虑。他先写了一个请求允许的信,让两个居士回到达通用这封信请求力敏达拉山护法神的允许。达通的领导人于是向护法神请求允许后,再到辽陇道场请辽陇西亚多。但西亚多没有马上答应,过了一夜,西亚多在夜里巡视达通和力敏达拉山的鬼神,西亚多也向他们发送慈心。知道护法神接受并尊敬他后才动身。西亚多和十七个比丘(十一个本道场的比丘,一个 塘努(Taung Ngu)的比丘,五个米提拉(Mitthila)的比丘(孙伦西亚多也在其中))去往达通。辽陇西亚多知道和孙伦西亚多一起会比较好。去达通之前孙伦西亚多观察力敏达拉山的状况。孙伦西亚多的在家朋友乌三顶(U San Tin) 告诉西亚多:“西亚多,您在观察您的过去吗?不要延迟,请继续前进。在力敏达拉山顶的西南角有一个小丘,您应该从这个小丘开始结界。”乌三顶的话很有意义[1] 。所以没有孙伦西亚多结界不容易成功。



                                                                                      疯人的真话

缅历1284年达榜(Tapaung)月(约公历3月)月圆日之前,辽陇西亚多和十七个比丘乘坐火车的一个包厢离开辽陇火车站,他们在野达西(Yetashi)站停下后,要继续开的时候。一个疯了的比丘上了火车,去到西亚多的包厢。他一只手拿了一根手杖,另一只手拿了小孩的布摇篮和木铃。他盯着西亚多们时,野勒(Yele(地名))的乌苏佳达(U Suj±ta)对他说:“这是包厢。”疯比丘应道:“喔,派派,”并且靠近西亚多们坐下,他说了一大堆话,乌苏佳达对他说:“不要说太多话,我们和大长老在一起。”他问:“什么样的长老?”乌苏佳达答到:“辽陇西亚多大长老。”他又问什么样‘辽’[2] 菩提(Bodhi) 辽,还是钦(Chin)辽,或是佳(Kyat)辽。噢,我知道了,是菩提 辽。你去哪儿?为什么去那儿?乌苏佳达答到:“我们去达通结界弘法。”疯比丘摇着木铃和布摇篮叫道:“噢,我知道了,你们就像马欣达长老去斯里兰卡弘法一样,好啊,去!去!你们会成功的。”疯比丘说:“你看这个木铃没有铃舌,破了!破了!”之后他就在下一站下了火车。西亚多们想:“由于这个征兆,会有障碍,但是会成功”。这就是疯比丘的真话。



                                                                                 天神和人轮流听法

当西亚多到达通镇时,达通的人们热烈地欢迎他,他们就到了力敏达拉山脚的寺院(前西亚多去世之处)。辽陇西亚多住在第二梯东南角的一个房子。所有达通的人都在静候消息。西亚多让无关的人早些回家,向佛陀顶礼后,诵保护经并对所有众生散发慈心。孙伦西亚多在山上到处也点上蜡烛供佛(缅甸人认为先给神,然后请神供佛)。不知道西亚多心意的人会说,这个老比丘在作世间的供养。蜡烛光照耀整个山,孙伦西亚多站在第二梯的东北角对。所有众生散发慈心。很多鬼神一群群地趋向西亚多并向西亚多顶礼。西亚多对他们说法教诫。最后来的一个神穿着五种王饰的衣服。西亚多观察他的身份。他发现这是他过去世的施主曼努哈(Man³h±)王(孟族国王[3] ),西亚多对他说:“大王,这个山有都巴永(Th³p±yon) 佛塔,佛塔里有舍利。所以当人们跨越时会对佛塔不敬。所以我们想在这里弘法,请守护我们。我会建一个新房子给你。”西亚多又对这个王神讲法。王神没有说什么。最后,他哭着并离开了[4] 。之后,孙伦西亚多站着有散发慈心,然后回到住处。



                                                                     有时是尖顶,有时是烧火柴[5]

辽陇西亚多在白天给信众讲法。晚上对鬼神和非人讲法。第一天他向所有尤其是力敏达拉山的众生散发慈心。那时有大力的神和他们的眷属趋向西亚多听法。护法神坐在听众的前面,承诺保护西亚多在力敏达拉山的弘法。

第二天晚上,西亚多再次散发对所有众生尤其是山上的神慈心,天王从天界和他们的眷属下降到西亚多的跟前向西亚多礼敬。那时山上满是神。大天王也承诺护持西亚多的弘法。他说:“尊者,我已命令山上的护法神帮助您的弘法。我是达通城的第一个奠基人。”听法后回去。

第三天晚上,达通城周围的天王来到西亚多面前礼敬。他们的势力和光辉以及侍从都比前面的天王多。所以不仅是力敏达拉山,而且整个达通镇都很明亮。这个奇特的景观会让普通人很惊诧。这些大力的天王也承诺护持西亚多。他们惭愧地说:“上天的天王已经令我们护持尊者。我们过去是达通的王和随从。”[6] 听他们的话,西亚多观察后发现他们一群群地住在达通的周围。他们得按上层天王的命令护持西亚多的弘法。所以在十天里,无论白天和晚上西亚多都忙于讲法。



                                                                             结界时遇到干扰和奇迹

达通的领导人和百姓很高兴参与结界。他们也邀请当地的长老比丘参与结界。他们决定用界标结界。这个结界方法不允许有无关的比丘入界,他们安排了守护的比丘。不能参加的比丘需要传达自己的同意。一个达通的长老表示异议,认为这个方法不符合戒律。辽陇西亚多于是向他按戒律向他作了解释。一个被邀请的比丘没有参加,也没有传达自己的同意。于是一些比丘去找他,他表达了自己的同意[7] 。辽陇西亚多和塔侬岱(Hta Naung Taing) 村祖斌(Jupin) 森林道场的乌迪卡(U Tikkha),三个野勒寺院的比丘定下戒场的边界。缅历1284年达榜月的月圆日晚上10点他们结成了戒场。达通镇到处响起了铜铃和铜锣声。

镇长乌角东(U Kyaw Don)和其他领导人也需要短期出家[8] 。

当这两位阿罗汉观察结界是否成功。但他们发现结界失败,因为一个比丘的障碍。当结界的时候一个比丘不顾阻止,进入了界内[9] 。一个信徒报告了这件事。当两位西亚多知道这个比丘的名字和寺院,以及他的话。他们必须在当月的月圆后七天再次结界。这次他们在下午结界,所以很多信众来到观看结界。尽管是热季,天空出现云彩,还下了一点雨。更奇怪的是只有力敏达拉山的上空有云。最奇怪的是结界的时候,没有火车经过(附近是铁路)。如果经过的火车上有一个比丘,结界就会失败。火车没有在那个时候经过是因为一座桥突然断了。戒场被命名为无畏圣塔界(Abaya muni cetiya s²m±)。同时又在那里建了一座佛塔。结界完成后,西亚多们都回各自的道场。但辽陇西亚多和他的两个大弟子已经短期出家的比丘继续呆在力敏达拉山。当西亚多住在那里时,很多施主前来供养。西亚多只好一批一批接受施主的供养。毛兰棉(Mawlamyaing),目都(Mudom),加卡密[10] (Kyaikkham²)的信众邀请西亚多讲法。每天西亚多应他们的邀请讲法。施主们的供养价值四到五万价(价是缅甸货币单位,那时1价等于1英镑)。但西亚多接受后都转供养住在当地的比丘。之后西亚多回到辽陇道场,时间是缅历1285年,拿勇(Nayon)月(一共三个月)[11]

至此以后,恶神横行的力敏达拉山变成佛教的道场。达通也变得更庄严。

注:当为两位阿罗汉作传时,应该如实而写,不应言过其实。两位西亚多结界的合作很融洽。他们的心都是为了佛教的兴旺。



--------------------------------------------------------------------------------

[1] 据说乌三顶也是一位有神通的圣者。

[2] 辽(Nyaung)在缅语是一种树的名称。后面的菩提(Bodhi) 辽,钦(Chin)辽,佳(Kyat)辽是这种树的品种。

[3] 孟族原来有自己独立的国家,后来被缅族占领成为缅甸的一个邦。

[4] 由于结界,当地的神须迁往别处。

[5] 比喻众生有时投生尊贵,有时低贱。

[6] 这话的意思是他们过去很风光,而现在是势力微弱的神。所以感到惭愧,也就是标题的意思。

[7] 这是戒律对结界的要求。

[8] 这可能是西亚多的意思,是为了避免障难。

[9] 戒律的规定,无关的比丘不得入内,否则界不成立。

[10] 附近的城市。

[11] 达榜(Tapaung)是缅历的最后一个月,拿勇(Nayon)是第三个月。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陇西亚多传-第九集 无余涅槃


                                                                             由于预兆产生的忧虑和哭泣

在缅历1294年初辽陇西亚多教授佛法经常提醒他的弟子们:“弟子们,你们要努力学习佛法,按时听讲,精进学习。我的名色只能维持不到一年,我没有机会再教你们。你们也要精进地禅修。免得我去世时后悔。”这些话和佛临涅槃时的教诫很相似。他的一些弟子更加精进地学修。之后一个美丽明亮的珠宝造的宫殿总跟着他。这可能是因为很多梵天和欲界天的天神最后的礼敬,或者是提醒西亚多这是般涅槃的时候了。不管怎样,西亚多仍然每天教课,和以前一样做着比丘和佛教的义务。

缅历1295年拿勇月,孙伦西亚多参加一个比丘的葬礼后来到辽陇西亚多的地方。他们和以前一样友好地谈话。孙伦西亚多告诉辽陇西亚多的大弟子:“你的老师辽陇西亚多真正完成了一个比丘的任务。”然后孙伦西亚多就回去了。雪(Shwe) 镇的乌古萨拉(U Kusala) 邀请辽陇西亚多在他的道场结界,西亚多并不想去,但他们一再坚持。最后,西亚多还是去了,当西亚多到那儿后,由于被雨季的初雨淋,以及森林火烟的气味,西亚多得了感冒,尽管医生进行了诊治,西亚多不见好转。所以西亚多的明智的弟子知道西亚多临近去世,非常忧虑。斋堂附近的指示时间的柱子莫名其妙地倒了,这棵柱子并不旧。很多各种不同的花不按时令地开放。一只比公鸡还大的鸟在西亚多住处的上空飞翔,并停在东南角悲伤地鸣叫。西亚多住处的周围也经常听到哭泣的声音。安静的时候哭泣的声音变得更大。这可能是因为一些(非人)感念西亚多恩德知道他去世的时间而感到悲伤、哭泣。



                                                                                           不放逸

辽陇西亚多的病似乎不重,他的面色也还好。他仍然能讲法。在拿勇月的月圆日的三天后,病势转重。那时西亚多住在朵索丁(Daw Saw Tin) 供养的房子的一楼。西亚多让人把他扶到椅子上。西亚多把所有寺院的比丘叫道跟前说道:“比丘们,努力学修。严格遵守戒律,即使是小戒。佛对我们止持的教诫是为了所有众生的利益。一切行空,不可依靠…。”

之后西亚多对两个长老行礼,他们是他的同学乌阿加拉(U ¾cara),乌觉(U Jo)(他们的戒腊较大[1] )。过了一会儿,晚上十一点时,西亚多舒腿坐在椅子上去世。瓦索(Waso)月的第三天,他去世两周后,一万多在家信徒和四百个比丘为西亚多举行葬礼。很多檀香木自动出现在火葬的地方。雨下的很大。葬礼后信众把西亚多的遗骨放入西亚多的像里。西亚多证明佛教是众生可依靠的地方。如果一个人持戒,努力学修。他能得到解脱。

如果想要更多详细了解。可阅读《辽陇西亚多小传和他的禅修方法》,这本书是他的大弟子们在缅历1316年编辑,在缅历1327年印行。或者继续阅读本书有关雪乌当塘(Shwe U daung Taung) 西亚多和苗米亚维鲁瓦迪(Myaung Mya Veluvat² )西亚多的记叙,这两位西亚多跟随辽陇西亚多的修法完成了比丘的任务。



--------------------------------------------------------------------------------

[1] 按戒律戒腊小的比丘应向戒腊大的比丘行礼。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maweiquan   人物传记分栏目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楼主| 发表于 2011-6-13 21: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度:缅历是缅甸的历法,全年分为12个月,每月以月相为准,分上弦月及下弦月,各有十四或大五天,单月29天,双月则30天,因此一年有354天,每三年一个闰月。纪年以西历638年为开始(比公元年少638年,如公元2009年缅历为1371年)。缅历和西历相差三个多月,缅历一月一日约在西历四月中,也即是在泼水节后的第一天。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12-14 16:19 , Processed in 0.08289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