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6|回复: 0

智者的任务

[复制链接]

38

主题

45

帖子

45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45
发表于 2020-10-21 16: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智者的任务

如果研究佛法,我们便会瞭解究竟法有四种:心、心所、色法、涅槃。为了要了知第四种究竟法——涅槃,我们必须先要了知首三种究竟法,也就是名法与色法。究竟法显然无法透过言语来完整地描述,因为语言是依靠世俗谛、概念与世俗语。

儘管语言有种种的不足,但佛陀仍以种种方式来讨论与形容究竟法。对于涅槃与阿拉汉道果,佛陀也以种种方式来形容,例如透过隐喻。我们已看见佛陀形容证悟涅槃(阿拉汉果)为:至上圣慧、至高法、至上圣谛、目的地、至上乐、不死、世界的尽头、觉悟之境、已训服之境、寂静之境、已越渡之境。事实上,涅槃这一词的本身,便是一个隐喻。因为它直接的意思是熄灭,就像火或灯火熄灭。佛陀也採用其它隐喻来描述涅槃,例如彼岸、微细、极难见、不老、永恆、不分解、不显现、不增广、殊胜、安全、美妙、无疾、无病、清淨、解脱、无著、岛屿、庇护所、保护所、归依处…。佛陀也说:「诸比库,我将教导你们涅槃,以及导向涅槃之道。」「诸比库,我将教导你们无漏,以及导向无漏之道。」这许多隐喻都很有激励性,如果阅读诸比库与诸比库尼对于自己证悟阿拉汉道果的讲述,我们将能看到更有激励性地描述。他们描述涅槃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描述苦灭,也就是行法之灭尽(名色法之灭尽)。
  
在《增支部‧立处经》,佛陀说:「诸比库,什麽是苦灭圣谛?由于无明灭尽,行灭尽。由于行灭尽,识灭尽。由于识灭尽,名色灭尽。由于名色灭尽,六处灭尽。由于六处灭尽,触灭尽。由于触灭尽,受灭尽。由于受灭尽,爱灭尽。由于爱灭尽,取灭尽。由于取灭尽,有灭尽。由于有灭尽,生灭尽。由于生灭尽,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尽,这便是整个苦蕴的灭尽。诸比库,这是苦灭圣谛。」
  
这一切行法灭尽的因缘,是无明灭尽:智慧。接著,我们可能会问:「为什麽这一切行法都必须灭尽?感受有什麽错?爱有什麽错?名色又有什麽错?」「『我』有什麽错?」「『我的』家人有什麽错?」这些问题会生起,是因为无明、不了知第一圣谛:不能够知见这些行法——生死轮迴——是苦的。

且让我们看一看生死轮迴的巴利字彙。sasāra这个名词源自动词sasārati,这一词又源自sa(同样地)+sārati继续下去=同样地继续下去,一世又一世地继续下去。正如佛陀在《长部‧梵网经》所说:「诸有情急促地来,继续下去,死亡,又再生。」我们一世又一世地,一劫又一劫地,一直都这麽做。有一次,有位比库问佛陀一劫有多久。佛陀说:「比库,假设有座大石山,一由旬长、一由旬阔、一由旬高,既没有洞,也没有裂缝:是一大块坚实的石头。」一由旬,大约是十一公里。珠穆郎玛峰九公里,而且山顶是尖的。因此,请试一试想像一个比珠穆郎玛峰大得多的坚实方块石头。「每过一百年,便有个人用一块迦尸国的布来轻扫它一下。」迦尸国的布是非常精緻的棉花布料,在现代社会的印度也可以找得到。你以这样精緻的布扫一下自己的手臂时,会有什麽事发生?差不多没有什麽感觉。那麽,如果你以这样精緻的布扫一下坚实的石头,又会有什麽事发生?就像完全没有效果。如果你每一百年扫一下呢?扫这麽一大块的石头?佛陀说:「比库,当这大石山如此被磨平消失时,一个大劫还未结束。比库,一劫便是这麽的长久。诸劫便是这麽的长久:我们已经轮迴不只一劫,我们已经轮迴不只百劫,我们已经轮迴不只千劫,我们已经轮迴不只百千劫。为什麽呢?比库,生死轮迴的起点是不可知的。」

佛陀解释:「诸比库,长久以来,你们都在为经历母亲死、父亲死、兄弟死、姐妹死儿子死、女儿死、亲人死的伤痛,也为失去财富及患上疾病而伤痛。在这漫长的旅途裡经历这一切伤痛,由于与厌恶者相会及与亲爱者别离而痛哭,所流之泪水确实已比四大洋之水来得更多。为什麽呢?诸比库,生死轮迴的起点是不可知的。」——《相应部‧泪水经》
  
每当亲爱的人病重或死亡,我们便会感到悲伤。为什麽呢?因为我们认为该情况是特别的:我们是特别的。母亲因为孩子生病或死亡而感到悲伤,认为她的爱是特别的;鳏夫认为他的爱是特别的。我们认为自己、我们亲爱的人及我们的爱是特别的:特别的『我』、特别的『我的』、特别的『我的自我』。缘于无明,我们认为自己的痛苦是特别的,没有觉察到何时何地都会有痛苦发生,更甚的是,它从无始以来便在一切地方、一切时候发生。我们的痛苦就像撒哈拉沙漠中的一粒沙子那麽的特别。是的,每一粒沙子都有不同的形状,然而它们都只是沙子。
  
佛陀解释,在这无尽的生死轮迴裡,我们一时投生到这裡,一时投生到那裡:「诸比库,犹如被抛上空中的一枝棍杖,掉下来时,有时头部先著地,有时中间先著地,有时尾端先著地。同样地,被无明蒙蔽及被贪爱束缚的诸有情,从这一界去到另一界,又从另一界来到这一界地来来去去。其因何在?诸比库,因为生死轮回的起点不可知。为无明蒙蔽、为贪爱束缚的诸有情,在这生死轮迴来来去去的起点是不可知的。所以,诸比库,长久以来你们都在受尽痛苦、剧痛与厄难,把坟场都给填满了,的确长久得足以令你们厌离一切有为法,长久得足以令你们捨离它们,以获取解脱。」——《相应部‧杖经》
  
佛陀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我们坐在电视机前,看到战斗机轰炸世间的某一个城市,如果我们看到难民家庭在逃亡,如果我们看到遭遇饥荒的人们在摸索食物,以及看到世间某处的灾难情景,我们是否能够说:「请把饼乾传递过来。」「嗯!你在哪裡买的这饼乾?喔,是你自己烘烤的!」以及其他有关美味饼乾的谈话?

如果我们走进医院,看见一排排的病床,躺著病危垂死的男人、女人与小孩(可能是我们的亲人之一或朋友)。如果我们看见一大队的哭丧者,跟在每一个或大或小的棺材后面前往火葬场,如果我们看见老人、瞎子、畸形的人、哑巴与残废的人,勉强地生存下去,勉强地装出快乐的样子,我们是否能够说:「多麽美丽的夕阳!喔,但愿我有带照相机来!」或说:「喔,生命真美妙!爱情真美妙!大自然真美妙!」或者说:「噢,我是多麽的快乐!我那美丽的女儿生了世上最可爱的双胞胎儿!现在我升级做婆婆了!这不是很美妙吗!」有人会认为我们不应该这麽说,然而我们却会这麽想与这麽说,而且我们的确这麽想与说:一直都是如此。生死轮迴的粗显情况可能会影响我们,但并不会久:很快地,眼、耳、鼻、舌、身、意及『我!』、『我的!』与『我自己!』便会呼唤,那时我们便会忘记亲爱的子女只是行法而已:老、病与死之行法。魔王在弹著他的曲子,我们则快乐地跳舞,跳回最黑暗的无明。《法句》第146首偈记载,有一次,有些喝醉酒的女人来见佛陀,在佛陀面前跳舞及咯咯笑得好像女学生一样。佛陀运用神通力使得黑暗降临,说道:「世间常在燃烧,为何还有欢笑?为何还有喜悦?被黑暗覆蔽时,为何不寻明灯?」燃烧著的是贪、嗔、痴,黑暗则是无穷尽的生死轮迴。

佛陀分析生死轮迴:「此所生、此成长、此所作、此有为。」我们也见他称生死轮迴为『整个苦蕴』。至于生死轮迴的终止?那就是涅槃。佛陀解释涅槃:「有不生、不成长、无作、无为。」生死轮迴是三种有为的究竟法:心、心所、色法。在它们之外的是涅盘——第四种究竟法,这是无为法。佛陀解释,就只因为涅盘与生死轮回是不能共存且独特的,因此才有解脱苦的可能:「若无此不生、不成长、无作、无为,解脱此所生、此成长、此所作、此有为便不为人所知。但是,因为有不生、不成长、无作、无为,便可能解脱此所生、此成长、此所作、此有为。」换句话说,除非有与有为法不能共存的无为法,否则不可能解脱有为法。事实上这是很简单的,不是吗?人们会溺毙,是因为他们不能脱离水而去到无水的乾地。因此,佛陀说及此岸,即生死轮迴;以及彼岸,即涅槃。佛陀一而再地解释它们的不共存性,例如《法句》第414首偈:「他已超越了泥泞、危险及愚痴的生死轮迴,而到达彼岸。他禅修且心寂静无疑,透过无著证悟了涅槃,我称此人为阿拉汉。」这是很简单的:湿不是乾,乾不是湿;黑暗不是光明,光明不是黑暗:它们是对立的。佛陀继续解释涅槃:「的确有无地界、无水界、无火界、又无风界之处。」——《自说‧第一涅槃相应经》。正如之前所讨论的,涅槃是第六个外处(法处),由第六内处(意处)所识知。但是它并无色法,没有地、水、火、风四大及四大所造色。
  
接著,佛陀解释涅槃并不是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这是四种无色界禅那:名法。如果研读佛陀对我们对涅槃产生奇异的想法的分析,便可见到在许多时候是因为我们心怀邪见来培育禅那。透过禅那,心变得异常宁静,充满无量光明,这会导致我们误以为它是涅槃,想像它为融入原来的心等等。这种错误的想像,甚至会导致我们误以为涅槃并不是独特的,而是潜藏在生死轮迴裡,误以为它们实为一体——涅槃就是轮迴,轮迴就是涅槃,它们互相包含。这当然是一种很甜美的想法,因为这样一来,我们便能够鱼与熊掌两者兼得——即可享受欲乐、又可证悟涅槃。接著,我们声称自己已经证悟涅槃,同时又享受凡俗的欲乐,我们可以是破佛陀所制戒律的阿拉汉:「我已经放下那木筏!不再执著愚蠢的小小戒!我已没有执著!我已经超越了一切!」唉!这只是迷幻的快乐,因为这甜美的想法是名法,是有为法:『无为的名法』这一词,是自相矛盾的。会产生这种愚痴的想法,是因为他们乐于生死轮迴,对第一苦圣谛无明。但真正的阿拉汉是智者,他了知涅槃是独特的,他了知涅槃既无色法、又无名法,因为名色法两者,都是有为的行法,都是生死轮迴。简而言之,阿拉汉了知涅槃是涅槃,生死轮迴是生死轮迴,这两者是永远不可能相会的。接著,佛陀解释涅槃是:「其中没有这世界,没有其它世界,也没有日月两者。」独特地无名、无色,涅槃超越这世界、其他世界及东南西北的任何星球或星星。

接著佛陀解释:「我称此为不来、不去、不住、不死、不再生。」涅槃,是生(来到世间)与死(离开世间)的尽头;虽然涅槃是生死轮迴的尽头,我们不可误以为它是我们将会永远地存在的终点:连存在也没有。无量这个度量,并不适用于涅槃,因为涅槃是不能够度量的。接著,佛陀解释涅槃是:「无成立、无相续、无所缘。」涅槃并不成立于其他法;涅槃超越时间,意思是相续并不适用于它,长时、短时等并不适用于它。虽然涅槃是可被心识知的所缘,但涅槃本身并无所缘,因为它既没有名法,也没有色法:它本身是独特的究竟法,与其它三种究竟法完全不同。最后,佛陀解释:「这是苦的尽头。」涅槃是苦的尽头,也就是出生的尽头,生死轮迴的尽头。佛陀说,不以涅盘为目标是愚人的任务:「诸比库,对于被无明蒙蔽及被贪爱束缚的愚人,此身已成长。结果有此身及外在名色,就只有六处,透过接触它们或其中一个,愚人体验苦与乐。」过去世的无明与贪爱,造成愚人今世的结生识与名色法。结果,有了他自己的名色(六内处:眼、耳、鼻、舌、身与意)及外在的名色(六外处:色、声、香、味、触与法)。这六对,是触与乐受或苦受的缘(条件)。接著,佛陀以同样的字眼来解释智者。然后他问:「智者和愚人之间的差别是什麽?」
  
佛陀解释:「对于愚人,无明还未被舍断,贪爱还未完全灭尽。为什麽呢?因为愚人并没有过著为了灭尽苦的梵行生活。因此,在身体分解时,愚人去到另一个身体。去到另一个身体,他没有解脱生、老与死。」缘于持续的无明与贪爱,因此有未来世,有新的结生识,有新的名色法诸行:愚人继续生死轮迴。然而,佛陀解释:「对于智者,无明已被舍断,贪爱已完全灭尽。为什麽呢?因为智者已过著为了灭尽苦的梵行生活。因此,在身体分解时,智者不去到另一个身体。不去到另一个身体,他已经解脱生、老与死。」透过证悟涅盘,人成为阿拉汉(智者),意思是不再有未来世,不再有新结生识与名色的诸行:智者停止生死轮迴。这是很直接的事,我们可以从瞿低迦尊者的例子来瞭解。《相应部‧瞿低迦经》记载,在瞿低迦尊者般涅槃后,佛陀及一些比库去到他的僧舍。在该处,佛陀见到一团黑云四处移动,因而解释:「诸比库,那便是邪恶的魔王(欲界他化自在天的天人),他正在寻找瞿低迦族人的识,心想:『瞿低迦族人的识,在哪裡成立?』」
  
阿拉汉般涅槃,便是说他没有一个识,在另一世、另一组名色、另一组六处裡成立。因此,佛陀向那些比库解释:「以无成立的识,诸比库,瞿低迦族人已般涅槃。」然而,继续活著的阿拉汉又是如何?举例而言,佛陀便在成为阿拉汉之后,继续活了四十五年。佛陀解释,涅槃有两种:「诸比库,这两者是涅槃界。是哪两者?有馀涅槃界与无馀涅槃界。」——《如是语‧涅槃界经》。

接著,佛陀解释第一种涅槃:「在此,诸比库,有比库是阿拉汉。五根(指眼、耳、鼻、舌、身:六内处的其中五处)依然成立于他,透过这五根,他体验乐受与苦受,经历苦乐。」这就跟佛陀解释智者的一样:正如愚人体验乐受与苦受,智者也一样的体验乐受与苦受。佛陀说:「于该阿拉汉,诸比库,贪、嗔、痴的灭尽,称为『有馀涅槃界』。」第一次证悟阿拉汉的涅槃,是无明的灭尽,我们称之为『部分的涅槃』。
  
接著,有阿拉汉第二次证入的完全涅槃:「在此,有比库是阿拉汉。对于他,此生所感受的一切事物,都不能取乐于他:他们已变得彻底清凉。诸比库,这称为『无馀涅槃界』。」这是很直接的,名色法组成世俗所称的有情,并没有在证悟阿拉汉道果时爆炸化为乌有。除非在证悟阿拉汉道果后立刻死亡,否则便还会有识、名色法存在,也就是还有六内处存在,还会透过它们缘取六外处,而有触与受等:这一切是佛陀所说的旧业。从菩萨证悟成佛,直到他证入无馀涅槃界,也就是他的般涅槃,佛陀也一直带著他的旧业,透过眼、耳、鼻、舌、身与意,去体验触与受,跟愚人一样必须体验它们。但是,由于佛陀是阿拉汉,他所体验的受,已经不再成为行成结生识的缘。佛陀与其他阿拉汉透过身、语、意造作时,并没有新业的行法。

佛陀在《增支部.立处经》说:「由于无明灭尽,行灭尽;由于行灭尽,识灭尽;由于识灭尽,名色灭尽等等。」根据佛陀解释的缘起,如果要有出生,便必须要有无明。这是为何佛陀与其它任何阿拉汉,都不能够再投生:他们不是愚人,他们已彻底断去无明。不是吗?佛陀是智者中的智者。他与其它阿拉汉已经知见生死轮迴、生死轮迴的因、生死轮迴的灭、导向生死轮迴灭之道。由于无明,我们不了知这四法。结果怎样?苦。
  
《相应部‧多女经》记载,有一次,有一个婆罗门向佛陀形容生死轮迴之苦。该婆罗门在森林裡寻找他迷失的十四隻牛时,看见佛陀盘腿坐在一棵树下、挺直身体、建立正念。他走近佛陀面前,说:「此沙门肯定没有十四隻迷失不见了六日的牛,是故此沙门快乐。此沙门肯定没有芝麻病枯、有些剩下一叶、有些剩下两叶的田园,是故此沙门快乐。此沙门肯定没有老鼠在裡面快乐地跳舞、空无的仓库,是故此沙门快乐。此沙门肯定没有七个月以来生满害虫的毯子,是故此沙门快乐。此沙门肯定没有七个寡妇女儿,有些有一子、有些有二子,是故此沙门快乐。此沙门肯定没有用脚踢醒他、满脸麻子的黄脸婆太太,是故此沙门快乐。此沙门肯定没有清晨来找他的债主,骂他:『还钱!还钱!』是故此沙门快乐。」听到这件事,我们可能会想:「啊,可怜的婆罗门!太不幸了!」我们也可能同情地笑一笑。但是我们却可能不会想,该婆罗门的悲惨故事,便是我们的悲惨故事:这是我们每个人的悲惨故事。他与我们多数人之间的差别是,他知道生死轮迴是生死轮迴,也瞭解坐在树下的沙门是多麽的幸运。佛陀是否说:「有四圣谛!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与导向苦灭的道圣谛。」那就是佛陀所说的话,因为诸佛永不改调。佛陀描述生死轮迴与涅槃之间的差别、愚人与智者之间的差别:「婆罗门,我肯定没有十四隻迷失不见了六日的牛:因此我快乐。我肯定没有芝麻病枯、有些剩下一叶、有些剩下两叶的田园:因此我快乐。我肯定没有老鼠在裡面快乐地跳舞、空无的仓库:因此我快乐。我肯定没有七个月以来生满害虫的毯子:因此我快乐。我肯定没有七个寡妇女儿,有些有一子、有些有二子:因此我快乐。我肯定没有用脚踢醒我、满脸麻子的黄脸婆太太:因此我快乐。我肯定没有清晨来找我的债主,骂我:『还钱!还钱!』:婆罗门,因此我快乐。」佛陀的快乐是涅槃与阿拉汉果之乐,这是最清淨之乐,没有潜藏于其他一切乐的不快乐:它是独特的,是智者的任务。

——摘自帕奥禅林某西方比库的开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1-1-16 17:40 , Processed in 0.06769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