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4|回复: 0

菩提尊者:再訪「井水喻」--探索 SN 12.68 的詮釋

[复制链接]

539

主题

1113

帖子

1113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113
发表于 2020-11-2 14:4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shoka 于 2020-11-2 15:04 编辑

论文简介:

介绍菩提比丘的论文〈再访「井水喻」〉

苏锦坤

---------

以下为菩提尊者此篇论文的翻译(节录):

全文请见本文末附录:

---------------------

印顺导师在《空之探究》151页(1985年)引述《杂阿含351经》,并改写成流畅白话如下:

「众生的根性不一,还有一类人,不是信仰,希欲,听闻,觉想,也不是『见审谛忍』,却有『有灭涅槃』的知见,但不是阿罗汉。如从井中望下去,如实知见水,但还不能尝到水一样。」

印顺导师在《印度佛教思想史》95页(1988年)再次提到:

「众生的根性不一,还有一类人,不是信仰、希欲、听闻、觉想,也不是见审谛忍,却『有[生死]灭涅槃』的知见,但不是阿罗汉。如从井中望下去,如实知见水,但还不能尝到水一样。……(绝少数)正知见『有灭涅槃』而不证得阿罗汉的;不入灭尽定而有甚深涅槃知见的,正是初期大乘,观一切法空而不证实际的菩萨模样。……有涅槃知见而不证的,在崇尚菩萨道的气运中,求成佛道,利益众生,才会充分的发扬起来。」

印顺导师在《华雨集》第五册290页(1993年),〈答曾宏净居士〉所提到的「阿含经」,也是指《杂阿含351经》:

「『阿含经』说:有『见灭』而不是证知的,如见井中有水,而没有尝到水一样。菩萨的无生(寂灭的别名)忍,如实知而不证,也是这样;由于悲愿熏心,到究竟时,才证成佛道。」

华雨集(第四册,286页)

慧的经验,也是浅深不等。现在要讲的,是最浅的「闻所成慧」,即「闻慧」。我人自读经,或自听开示而得来的慧,(与一般生得慧不同)就是闻慧。对佛法绝对的真理,豁然启悟,由豁然无碍而得贯通,所谓「大开圆解」。这种解慧,并不是证悟。试举一个比喻:井中有水,已经明白的看到,但不是尝到。对闻所成慧──正见,经里有颂说:「若有于世间,正见增上者,虽历百千生,终不堕地狱(恶趣)」。这是说,若人生于世界上,能得到正见的力量,增长不退。如菩萨长期在生死轮回中度众生,得了此慧,虽然或有小错,但决不造重罪。故生死虽历千百次,终不堕入地狱。

-------------

开仁法师在他的书《印顺导师对初期大乘菩萨观之抉择探源》190页(2005年),引印顺导师的话:『我对于《杂阿含788经》是取之「不堕恶趣」之正见特色,而《杂阿含351经》则用其「如见井水之忍而不证」的观点。』并引《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陀天经》(所)说之弥勒「虽复出家,不修禅定,不断烦恼」,以为「初期大乘菩萨」知灭而不入的源头。(惟有另一类人(绝少数),正知见「有灭涅槃」而不证得阿罗汉的;不入灭尽定而有甚深涅槃知见的,正是初期大乘,观一切法空而不证实际的菩萨模样。《空之探究》p.152 ~ p.153)

---------

《瑜伽师地论》卷94:「诸学见迹,虽于『有灭寂静涅槃』不随他信,内圣慧眼自能观见,然犹未能以身触证。譬如有人热渴所逼,驰诣深井,虽以肉眼现见井中离诸尘秽、清冷美水,并给水器;而于此水身未触证。如是,有学虽圣慧眼现见所求后烦恼断,最极寂静而于此断,身未触证。」(CBETA, T30, no. 1579, p. 837, b5-11)

《解脱道论》卷12〈分别谛品 12〉:「如『长老那罗陀说』,诸比丘,如是,长老!于山林井,于彼无绳取水。尔时人来为日所曝,热乏渴爱。彼人见井知有水,彼不以身触住。如是,我长老有灭为泥洹,如实正智善见。」(CBETA, T32, no. 1648, p. 460, c27-p. 461, a1)

---------

我不明白以上诸说,在 2005年11月应邀前往美国纽泽西州牛顿镇同净兰若(Bodhi Monastery)时,跟菩提比丘请问此一汉、巴经义,菩提比丘给我此篇论文作为回答。

〈再访「井水喻」──探索SN 12.68 Kosambi《拘睒弥经》的诠释〉

Ven. Bhikkhu Bodhi 长老菩提比丘原著,苏锦坤 翻译

《正观杂志》38 期,137-169页,2006年9月

【前言】

本文原为英文,题目为 'Musila and Narada Revisited: Seeking the Key to Interpretation'(再访茂师罗与那罗陀:探寻诠释的钥匙)。长老菩提比丘写于2002年, 收于 Approaching the Dhamma──Buddhist Texts and Practices in South and Southeast Asia (修习佛法──南亚与东南亚的佛教经典与修习)47-68. 此书为来自多位长老与学者的论文选集,编者为 Anne M. Blackburn 与 Jeffrey Samuels,2003年 BPS Pariyatti Editions, Seattle 出版。

本文已经得到长老菩提比丘与 BPS Pariyatti Editions 的中文翻译授权,中文题目也征得菩提长老同意,改为台湾佛教界较为熟悉的〈再访「井水喻」〉。「井水喻」指《SN 12.68 Kosambi拘睒弥经》与《杂阿含351经》中,「谛观井水,如实知见,而不触身」的比喻。

《杂阿含351经》:

如是我闻,一时尊者那罗、尊者茂师罗、尊者殊胜、尊者阿难住舍卫国象耳池侧。尔时尊者那罗语尊者茂师罗言:「有异信、异欲、异闻、异行觉想、异见审谛忍,有如是正自觉知见生。所谓生故有老死、不离生有老死耶?」

尊者茂师罗言:「有异信、异欲、异闻、异行觉想、异见审谛忍。有如是正自觉知见生,所谓有生故有老死,不异生有老死。如是说有。」

「尊者茂师罗!有异信,乃至异忍,得自觉知见生。所谓有灭、寂灭、涅槃〔注八〕耶?」

尊者茂师罗答言:「有异信乃至异忍,得自觉知见生。所谓有灭、寂灭、涅槃。」

《相应部22.68经》(SN 12.68,Kosambi 瞿睒弥)

一时尊者茂师罗、尊者殊胜、尊者那罗陀、尊者阿难住瞿睒弥瞿师罗园。尔时尊者殊胜语尊者茂师罗言:「友,茂师罗,不依信仰,不依个人喜好,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不依推理,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尊者茂师罗,你有亲自体验(现观现证),所谓『有生故有老死』耶?」

(在『迦蓝经Kalama』:不要相信口耳相传的传说,不要相信师承之教,不要相信传统,不要因经典的权威而相信,不要因推测、原理而相信,不要因思考推理的见解而相信,不要因深思熟虑的见解而相信,不要因他人拥有的能力而相信,不要因认为『这位比丘是我们的老师』而相信。)

尊者茂师罗言:「友,殊胜,不依信仰,不依个人喜好,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不依推理,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我知此见此,『有生故有老死』。」

复问:「友,茂师罗,不依信仰,不依个人喜好,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不依推理,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尊者茂师罗,你有亲自体验(现观现证),所谓『有有故有生』耶?所谓『有取故有有』耶?所谓『有爱故有取』耶?所谓『有受故有爱』耶?所谓『有触故有受』耶?所谓『有六入处故有触』耶?所谓『有名色故有六入处』耶?所谓『有识故有名色』耶?所谓『有行故有识』耶?所谓『有无明故有行』耶?」

「友,殊胜,不依信仰,不依个人喜好,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不依推理,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我知此见此,所谓『有有故有生』﹔所谓『有取故有有』﹔所谓『有爱故有取』﹔所谓『有受故有爱』﹔所谓『有触故有受』﹔所谓『有六入处故有触』﹔所谓『有名色故有六入处』﹔所谓『有识故有名色』﹔所谓『有行故有识』﹔所谓『有无明故有行』。」

「友,茂师罗,不依信仰,不依个人喜好,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不依推理,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尊者茂师罗,你有亲自体验(现观现证),所谓『生灭故老死灭』耶?所谓『有灭故生灭』耶?所谓『取灭故有灭』耶?所谓『爱灭故取灭』耶?所谓『受灭故爱灭』耶?所谓『触灭故受灭』耶?所谓『六入处灭故触灭』耶?所谓『名色灭故六入处灭』耶?所谓『识灭故名色灭』耶?所谓『行灭故识灭』耶?所谓『无明灭故行灭』耶?」

「友,殊胜,不依信仰,不依个人喜好,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不依推理,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我知此见此,所谓『生灭故老死灭』﹔所谓『有灭故生灭』﹔所谓『取灭故有灭』﹔所谓『爱灭故取灭』﹔所谓『受灭故爱灭』﹔所谓『触灭故受灭』﹔所谓『六入处灭故触灭』﹔所谓『名色灭故六入处灭』﹔所谓『识灭故名色灭』﹔所谓『行灭故识灭』﹔所谓『无明灭故行灭』。」

尊者殊胜语尊者茂师罗言:「友,茂师罗,不依信仰,不依个人喜好,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不依推理,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尊者茂师罗,你有亲自体验(现观现证),所谓『诸有的止息是涅槃』耶?」

尊者茂师罗言:「友,殊胜,不依信仰,不依个人喜好,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不依推理,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我知此见此,所谓『诸有的止息是涅槃』。」

复问:〔尊者茂师罗,有灭则寂灭、涅槃说者,汝今便是阿罗汉、诸漏尽耶?〕尊者茂师罗默然不答。第二、第三问亦默然不答。

尊者殊胜语尊者茂师罗言:「那么,尊者茂师罗是阿罗汉,断除所有染着。」

尊者茂师罗默然不答。

尔时尊者殊胜语尊者茂师罗:「汝今且止,我当为汝答尊者那罗尊者。」

茂师罗言:「我今且止,汝为我答。」

尔时尊者那罗陀语尊者殊胜:「友,殊胜,请将问题从头问起,我将为你作答。」

尊者殊胜言:「那么,让尊者那罗陀回答这一系列的问题,我将从头问起,让他为我作答。」(于是从头问起,问答如上。)

尔时尊者殊胜语尊者那罗:「有异信乃至异忍,得自觉知见生。所谓有灭则寂灭、涅槃。」

时尊者那罗问尊者殊胜言:「有异信乃至异忍,得自觉知见生。所谓有灭则寂灭、涅槃者,汝今便是漏尽阿罗汉耶?」

尊者殊胜言:「我说有灭则寂灭、涅槃,而非漏尽阿罗汉也。」

尊者那罗言:「所说不同,前后相违。如尊者所说,有灭则寂灭、涅槃,而复言非漏尽阿罗汉耶?」

尊者殊胜语尊者那罗言:「今当说譬,夫智者以譬得解。如旷野路边有井,无绳无罐,得取其水。时有行人热渴所逼,绕井求觅,无绳无罐,谛观井水,如实知见而不触身。如是,我说有灭则寂灭、涅槃,而自不得漏尽阿罗汉。」

尊者殊胜言:「那么,尊者那罗陀是阿罗汉,断除所有染着。」

尊者那罗陀言:「友,虽然我以正智清晰地见此『诸有的止息即是涅槃』,我不是阿罗汉,尚未断除所有染着。友,譬如在沙漠中路旁有一口井,但是此处没有绳子也没有水桶,有一人来到井边,为酷热所苦恼、所折磨,疲倦、烤热、干渴﹔他往井里头看,清晰看见而且明了『这是水』,但是无法接触到水。如是,虽然我以正智清晰地见此『诸有的止息即是涅槃』,我不是阿罗汉,尚未断除所有染着。」

尔时尊者阿难语尊者那罗言:「彼尊者殊胜所说,汝复云何?」

尊者那罗语尊者阿难言:「尊者殊胜善说真实,知复何言?」时彼正士各各说已,从座起去。

此时,尊者阿难问尊者殊胜:〔尊者那罗陀如此解说,你认为如何?〕尊者殊胜回答:〔尊者那罗陀如此解说,友,阿难,实为善说饶益。〕

注释

异信:aññatra saddhāya,(aññatra 除了…..之外),依据菩提比丘的英译,「异信」为「apart from faith 离开信仰」,Rahula 的英译为「without faith」,顾法严译为「不靠信仰」,杨郁文注解译为「除了信仰之外」,《瑜伽师地论》译为「远离信他」,《空之探究》译为「不是信仰」,《杂阿含313经》译为「异信」,此处我译为「不依信仰」。庄春江老师的翻译为「除了就从信[某人]」。

异欲:aññatra ruciyā,菩提比丘的英译为「apart from personal preference 离开个人喜好」,Rahula 的英译为「without liking or inclination」,顾法严译为「没有贪喜偏爱」,杨郁文注解译为「除了个人喜好之外」,《瑜伽师地论》译为「远离欣乐行相」,《空之探究》译为「不是希欲」,《杂阿含313经》译为「异欲」,此处我译为「不依个人喜好」。庄春江老师的翻译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

异闻:aññatra anussavāa,菩提比丘的英译为「apart from oral tradition 离开口耳相传的传统」,Rahula的英译为「without hearsay or tradition」,顾法严译为「不听耳食之言及传说」,杨郁文译为「除了传说之外」,《瑜伽师地论》译为「远离随闻所起」,《空之探究》译为「不是听闻」,《杂阿含313经》译为「异闻」,此处我译为「不依口耳相传的传说」。庄春江老师的翻译为「除了从口传」。

异行觉想:aññatra ākāraparivitakkā,菩提比丘的英译为「apart from reasoned reflection 离开合理的考虑」,Rahula 的英译为「without considering apparent reasons」,顾法严译为「不考虑表面的理由」,杨郁文译为「除了普遍寻求、推度、思考诸法行相之外」,《瑜伽师地论》译为「远离周遍寻思」,《空之探究》译为「不是觉想」,《杂阿含313经》译为「异行思惟」,此处我译为「不依推理」。庄春江老师的翻译为「除了从理论的深思」。

异见审谛忍:aññatra diṭṭhinijjhānakkhantiyā annatra,菩提比丘的英译为「apart from acceptance of a view after pondering it 离开深思后所接受的见解」,Rahula 的英译为「without delight in the speculations of opinions」,顾法严译为「不耽于揣测的臆见」,杨郁文译为「除了见解、审虑之外」,《瑜伽师地论》译为「远离见审察忍」,《空之探究》译为「不是见审谛忍」,《杂阿含313经》译为「异见审谛忍」,此处我译为「不依深思熟虑所接受的见解」。庄春江老师的翻译为「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

有如是正自觉知见生:atthāyasmato paccattameva ñāṇaṃ,菩提比丘的英译为「has personal knowledge 有亲自的认识」,Rahula 的英译为「I know and see」,顾法严译为「我确知明见」,此处我译为「亲自体验(现观现证)」。庄春江老师的翻译为「我这么知、这么见」。

〔注八〕所谓『有灭、寂灭、涅槃』:依后文应为「『有』灭则『寂灭涅槃』」,菩提比丘的英译为「Nibbāna is the cessation of existence 涅槃是『有』灭」,Rahula 的英译为「the cessation of becoming is Nibbāna」,顾法严译为「生的止息即是涅槃〕,此处我译为〔『诸有』的止息是涅槃」。巴利经文为「 Bhavanirodho nibbanam 『有』灭即是涅槃」,bhava 即是十二缘起「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的「有」。


对于《杂阿含351经》和对应经典《相应部22.68经》,我们面对两种不同的诠释:

印顺导师:「忍而不证」,甚至是「捨而不证」。这是「能证」而「不肯证、不愿证」。

菩提尊者:「见而未证」,这是「求证、愿证」而「尚未证」。

---------

在我的理解,《拘睒弥经》与不同的阿罗汉解脱道的见解无关,也不在支持上述假设性辩论中的任何一方﹔虽然经文或许呈现对于「禅定在解脱道的关係」的不同评价,但是这种「重禅定的」与「重义解的」解脱道的二分法却不是解开此谜题 (「井水喻」诠释)的关键。解谜的关键来自不同的经文,要发现正确的钥匙,我们得绕道到别的路径去回顾佛陀教导所呈现的不同景象,虽然我们好像绕道绕得太远而似乎与《拘睒弥经》的主题无关,但是我们确定最终可以带著正确诠释的钥匙回到本题。

我们首先从修行的阶位谈起,经典中「四果」用以指称趋向涅槃而不退转的人,阿罗汉果是第四、也是最终的果位*15。四种果位是依据捨断有漏烦恼的多寡与残馀来生的多寡而差别。初果为预流、须陀洹果,为断三结:身见(我见)、疑、戒禁取,预流者最多七次往生人间或诸天,可证涅槃*16﹔二果为一来、斯陀含果,为断三结,贪、瞋、痴薄,在此阶段并未再断其他结缚,仅是贪、瞋、痴转薄,一来者(思陀含果)至多仅会于欲界一往一来即能究竟苦边*17﹔三果为不还、阿那含果,为断五下分结:身见、疑、戒禁取、贪欲、瞋恚,不还者将不回到欲界,而是往生色界于该处证得涅槃*18﹔四果为阿罗汉果*19,为断五上分结:色爱、无色爱、无明、慢、掉举,不再受生,阿罗汉为「烦恼永尽,无漏心解脱、慧解脱、以直观自知作证*20」。[6]

有时四果细分为八个阶位,每个阶位分为已证此果位的「得」与趋向此果位的「向」,「向」是指修习而尚未证得果位。如此,将「圆满达成」与「修行而趋向」列入考量,即为四双八士的位阶:「向须陀洹、得须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阿罗汉、得阿罗汉。」[7] 此八阶位构成佛教社会中世尊的杰出弟子:声闻僧伽(savaka-savgha),被称为是「值得布施,值得殷勤礼遇,值得供养,值得恭敬礼拜,为世间无上福田[8]」*21。

我们发现有些经文在此四果之前还列有两个位阶:法行者与信行者[9]。*22法行者与信行者的信、精进、念、定、慧五根比预流者弱,信行者比法行者的五根弱,因此法行者比较殊胜﹔可是两者均具备相当程度的五根,与完全不具五根的世俗凡夫不同[10]。*23 虽然尼柯耶从未明确表示此两者为「向须陀洹」(怪异的省略),这似乎是一种合理的推论*24。

法行者与信行者依修行解脱道的方式而不同,法行者「在以智慧思惟后接受世尊的教法」*25,信行者「于如来具虔诚、具深信」[11],此二者依五根中所优先、偏重的根而不同,法行者以慧根为优先,先于法以智慧思惟﹔信行者以信根为优先,以对佛的深信来激励趋向修证。

在相应部尼柯耶有一相应[12]由十部体例相同的经构成*26,此相应(《入相应》)简洁地为我们描绘法行者与信行者两类弟子修习须陀洹果的进程。《入相应》的第一经*27就可完整地达成这个目标,经文首先叙述眼、耳、鼻、舌、身、意为无常、变易法[13]。对此教法有信心而决心修行的弟子为信行者*28,此人已「进入正道(出世间八正道),进入上人境界,超越世俗凡人境界」,此人不再造堕三恶趣的业,命终之前必得须陀洹果。法行者具有信行者上述之特质,他在以相当程度的智慧作思惟后接受此教法*29(无常等等)。最后经中说:[知法见法者称为预流者,决定不堕恶趣,决定去趣向等正觉。]*30

此经告诉我们:当在修持过程的某一阶段时,弟子作了些内在的改变,来确定成功地证得究竟果位。这样的改变包含世系的根本改变,此人会离开世俗凡人的阶位而进入圣弟子群,在此生成就须陀洹果。然而不管此种改变对修习圣道形成怎样的影响,信行者与法行者均尚未能如实见法,这只是在佛弟子能圆满现观佛法之前的准备途径而已,事实上,「现观见法」是证得须陀洹果而结束此准备阶段的标志。

不管预流果是法行者以慧思惟而修习,或是信行者基于深信而修习,证果的决定关键在正智(bana),正智如此直接而立即地了知法,也被称之为见(dassana)。在尼柯耶,证得直观的正智称为「现观见法dhammābhisamaya」*31与「得法眼淨dhammacakkhu-patilabha」*32,经历如此经验的人称为是「见谛ditthisampanna」*33,此出世间正见将提升到阿罗汉的最终智慧[14]。*34

在经文中,当关键性的认知被佛或已解脱的比丘的说法触发时,通常用「得法眼淨」等格式化的描述,而不是描述经过系统的训练时的所得,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优婆离家主,他一直是耆那教尼犍子的坚定信徒[15]。*35在热烈的辩论后,世尊对优婆离渐次说法*36, 当世尊知道优婆离心无障碍、易于受法,就为他说「诸佛正法」,也就是四圣谛。于是,「如白淨布易于染色,如是,优婆离居士即于座中升起纯淨无瑕的法眼:[所有因缘集起之法皆当磨灭]」。接下来的经文对我们的讨论来说特别重要:「于是,家主优婆离见法、得法、知法、入法,断疑度惑,得无所畏,于世尊的教导不再倚赖别人。」这表明圣弟子得法眼淨即「见法、得法、知法、入法ditthadhammo pattadhammo viditadhammo pariyogalhadhammo」,如此对于世尊的教法(aparappaccayo satthusasane),圣弟子不再倚赖他人,甚至不再倚赖世尊。虽然预流者的内观离究竟圆满尚远,他已见到佛法的深层核心,即从此处流出所有佛法:四圣谛,三法印,缘起,等等。此圣弟子已经观见世尊的重要教法,当完全证知之后就可以达成不可动摇的心解脱[16]。



尼柯耶不仅准确描述解脱道导入四圣八贤的阶段,也将此简化成两个类型。一类是阿罗汉,已完成所有的修学﹔另一类是已经进入圣弟子的行列,但是尚未完全完成修学。后者称为有学sekha、行者,阿罗汉则被称为无学asekha、超脱于修学[17]。*37

「有学」在经文中并未具有固定不变的技术意义,而是随著经文的运用带有弹性;有时它的意义广到涵盖所有的致力修学的佛弟子(但是特别专指出家众)。甚至注释书也认同此种弹性而说:[即将进入圣道与证果的凡夫因为致力于修学而被称为有学。][18] 不过,更典型的用法是仅用以指已进入出世间圣道的弟子,因此注释书经常提及「七有学」,也就是指四向四得中除阿罗汉果的七个位阶。经典本身对于是否将迈向初果的修行者,也就是「信行者」与「法行者」,算作「有学」并不明确,在此类行者已经进入「出世间」圣道且修学证果而言,应该算是含入「有学」的范畴之内*38;但是其他经文对「有学」有「现观四圣谛」的更严谨的条件,在此条件下,则「有学」将仅限于从「初果得」到「四果向」的范围内。在我们的讨论中我们将省略道果「向」与「得」的差别,将「有学」意指「预流」、「一来」与「不还」。

在安置好「有学」与「阿罗汉」的分类后,尼柯耶开始定义这两者的差别,定义的依认知的灵活度而不同。虽然两者的差别有多种不同的表示方法,主要而一致的差别可以如此叙述:[「有学」与「阿罗汉」均能于法「现观」,都能对佛法的深层核心教导有同样的认知,但是「有学」仍需修学来证得最终的果位,而「阿罗汉」已经圆满完成修学而住于证果。]阿罗汉所作已办而没有馀事待办*39。

在一部对释摩诃男说法的小经可看到此差别的简单描述[19],*40此处世尊定义「有学」的慧为如实知四圣谛*41,依此慧,他继续修学,则能尽诸有漏而住于「无漏心解脱、慧解脱」[20]。此是「无学」的慧。在另一部经与尼犍子萨遮的辩论中*42,释尊在教导「无我 anatta」时提及「有学」与「阿罗汉」的对比。「有学」是弟子遵行我的教诲与听从我的忠告,是见(passati)五蕴为非我、非我所;「漏尽阿罗汉」是「已见disva」五蕴为非我、非我所,繫缚而解脱[21]。*43又一经说:「多闻圣弟子依集、灭、味、患、离如实知(pajanati)五蕴为「预流」;已依如此知(viditva)五蕴而离繫解脱为「阿罗汉」[22]」。那些沙门、婆罗门*44如实知五蕴、其集、其灭及修习灭道:「他们为善修行者,入于正法、律(ye supatipanna te imasmij dhammavinaye gadhanti) *45」;也就是说,他们是「有学」。那些沙门、婆罗门如实知此,并且于「灭道」已经圆满修行:「他们为究竟解脱者(ye suvimutta te kevalino) *46」;也就是说,他们是「阿罗汉」[23] 。*47

经典中还有很多例子,不过他们也只是强调同样的论点,总之,「有学」与「阿罗汉」的差别不是在慧的多寡,而是在现观修证佛陀教法的圆满与否;「有学」仍在致力于依慧淨除诸漏、繫著、随眠、缠缚。「阿罗汉」则已经根除所有烦恼染污而住于无漏心解脱。

------



此时在我们的旅程中我们准备回到《拘睒弥经》,我们详实漫长的解释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线索来解开这个谜;现在应该很清楚为何尊者那罗陀要求尊者殊胜重新问相同的问题,和为何尊者那罗陀如此回答。尊者那罗陀既不是挑战尊者茂师罗对阿罗汉果的默认,也不是在僧袍中藏著与尊者茂师罗不同的涅槃修行道,他认同(或者至少他相信):尊者茂师罗是阿罗汉而尊者殊胜的结论是正确的。但是尊者茂师罗也了解尊者殊胜依据错误的假设而得到此结论:尊者殊胜认为「如实正知缘起」为阿罗汉果的标记。尊者殊胜未能了解「如实正知缘起」也是「有学」共有的特徵,这是「有学慧、有学明」。尊者那罗陀声称自己现观缘起法同时否认尊者殊胜推论自己为阿罗汉,尊者那罗陀事实上是在说明「了知缘起法的智慧」、甚至「现观十二缘起」是不足以成为阿罗汉。「了知缘起法的智慧」是必要的,但不是阿罗汉独有的,他也是「有学」所共有的,「有学」也是他自认的修学阶段。(注释书上说尊者那罗陀是「不还果」。)

我所讨论的《拘睒弥经》的诠释,到此仍然遗留一个问题:尊者殊胜的问题不仅仅讨论缘起,也涵盖涅槃。尊者茂师罗与尊者那罗陀都说如实知、如实见「有灭即是涅槃」*53,虽然尊者茂师罗默认自己是阿罗汉,而尊者那罗陀否认;尊者那罗陀的「井水喻」说明证阿罗汉果不仅仅是如实知见涅槃,但是阿罗汉果所必需的,却只是以譬喻暗示而未明确地说明。在普辛与共布理其的解释中认为尊者茂师罗与尊者那罗陀在此议题持相反意见:「尊者茂师罗以沉黙表示如实知见涅槃即是阿罗汉,如此,他赞成现观为道果的主要因素。尊者那罗陀的回答则是,以甚深禅定为道果的优先条件来挑战尊者茂师罗的见解。」如此,在两位学者看来,《拘睒弥经》为早期僧伽的两种衝突的思潮作证,在两群僧伽的争辩中,拥护赞成重禅定的僧伽,而非妥协的重知见的僧伽。

在我的了解,对此经典作如此的解说来自使用错误的诠释钥匙。正确的经义不是解脱道的两种不同见解的争论,而是在有学与阿罗汉之间的差异;这样的经文解读可以在一致的佛教见解下诠释两位尊者的立场。在我的解读,尊者茂师罗与尊者那罗陀并不是彼此不同意对方的见解,再强调一次,论点是尊者殊胜作了一个错误的结论,或者更合适地说,尊者殊胜在错误的假设下对尊者茂师罗作了正确的结论。在意图澄清尊者殊胜的误解之下,如我们在上文所描述的,尊者那罗陀的回答在说明「有学」与「阿罗汉」之间的差异。尊者那罗陀在陈述他自己已经「如实知见有灭即是涅槃」,他是在表明自己至少为「有学」,他是诉诸深刻的经典诠释的基本原则:「有学已经成就现观涅槃」。在否认自己是阿罗汉时,他已经巧妙地暗指阿罗汉不仅是现观涅槃,而且是能入甚深禅定就像是能以身触一样。

普辛与共布理其对此经的诠释主要是来自[「住于以身触」与某些高阶的禅定有关,不过,「高阶禅定」通常是用于描述「无色界aruppa」定。]两位学者认为:[无色界定不是阿罗汉果的必要条件,甚至得无色界定不一定导向阿罗汉果,而且也有阿罗汉未得无色界定,然而那罗陀的「井水喻」意指「住于以身触」涅槃,是所有阿罗汉所共有的。]

「住于以身触」的字句极少出现在其他经文,但是有一部与《拘睒弥经》有些关联的经也出现类似文句,此经中的文句特别定义有学与阿罗汉之间的相对差异,相关的经文如下:

有学比丘了知五根: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他尚未能住于以身触其「目的、究竟、道果与涅槃」。但是,他依慧已以洞察力如实见此[26],比丘以此修习方法为有学、立于有学界、自知「我是有学」[27]。*54

什麽修习方法可令比丘成为无学、立于无学界、认知「我是无学」?此处,无学比丘了知五根: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他住于已经以身触其「目的、究竟、道果与涅槃」。他依慧已以洞察力如实见此,比丘以此修习方法为无学、立于无学界、自知「我是无学」*55。

虽然此部经未讲明阿罗汉已以身触的是什麽,但是在此相应的另一部经提到:「当修习与成就五根,此五根即以不死为其根基,以不死为其目的,以不死为其究竟」[28]。「不死」意指涅槃,因此,以上引述的经文说明「有学」与「阿罗汉」均能以慧「见」涅槃,不过只有「阿罗汉」能住于以身触涅槃[29]。*56

似乎,对涅槃的知见在预流果得法眼淨时即发生,此知见为每次在得到更高层次的道果即会随后重複具足。符合经文典型的精简风格,在述说法眼的内涵时仅用令人感到折磨的简略片语:[所有因缘集起之法皆当磨灭]*57。虽然经文未明确表达到底感知了什麽经验,从如实知见四圣谛为「预流」(或更高的道果),我们可以认为「法眼生起」为弟子如实知见「苦灭道」,也就是涅槃。此种说法可以在「注释书」解释「出世间道智」时找到支持。使用比经文更技术性和系统化的模式,注释书提供了详细的清单细列在现观出世间圣道时,每一时刻发生了什麽。这个清单主要在每一次提升到较高层次的道果时,在那一时刻心完成了四个功能,每一功能对应到四圣谛的一谛,他将「苦灭圣谛」作为所缘而现观涅槃(也就是苦灭圣谛),也因此作用同时现观其他三圣谛:由如实知五蕴而现观苦圣谛,由捨断欲贪而现观苦集圣谛,由修习八正道而现观苦灭道迹圣谛[30] 。由此,我们知道佛弟子在现观「法」证得预流果时,知见涅槃;如上所述,如实知见涅槃不仅为阿罗汉所成就的,也是「有学」所共有的。

从上以来,到此我所解释的,《拘睒弥经》建立在、同时也是在强调「有学」与「阿罗汉」之间的差异的深刻的诠释准则。所有「阿罗汉」经过戒、定、慧三增上学证得究竟,他们从未跳过增上定学,而只是在修习圣道的进程中偏重的程度有所不同而已。其中主要的区别在证无色界定的「俱解脱阿罗汉」和住于较低禅定的「慧解脱阿罗汉」[31]。但是这个差别与《拘睒弥经》无关,不管证得究竟的途径为何,阿罗汉进入禅定而圆满且立即地体证涅槃,超越了「有学」的境界。

「有学」能知、见涅槃但无法证入和住于涅槃,他们立于甘露门前而且见到门内,但是他们未能入门而分享最终的喜悦,他们残馀的染污、烦恼阻挡了证入之路。阿罗汉究竟捨断所有染污、烦恼而证入涅槃如同以身触一样;阿罗汉究竟离繫,捨断诸漏、随眠、缠缚而能全然住于甘露的经验,此种触知就如同此人来到井边以水桶汲出井水,解除他的乾渴。[32]

----------------------
附录:

(http://www.tt034.org.tw/index.ph ... amp;id=1086&i=1)

(https://www.academia.edu/.../%E8%8F%A9%E6%8F%90%E6%AF%94...)

本站附件: Satyabhisamaya_38-04.pdf (829.48 KB, 下载次数: 3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1-1-17 18:26 , Processed in 0.21096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