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9|回复: 1

隆波帕默尊者的观心旅程

[复制链接]

637

主题

1230

帖子

1230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230
发表于 2021-1-11 00: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36352645_1275624889486632_3333499755179934094_o.jpg

【隆波的观心旅程】

(隆波)见到了隆布敦长老,
长老教导观自己的心,于是不停地去观,
最开始,会一不小心地干预心。
观心并不是坐著去盯著看,盯著呵护心,
最开始并不知道他人是如何观心的,
长老教导自己观心,
「好!那便观心。」
那时,坐上火车从素林府返回,
想著要到考拉府,顺道顶礼隆波蒲尊者,
坐上火车时,生起了疑问,于是吓一跳:
「长老让我观心,可我不会观心啊!」
心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
心在哪裡?也不知道;
用什么观?也不知道;
怎么观?也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隆波就吸气默念「佛」、呼气默念「陀」,
这是修行的重要原则之一——
当什么都做不了,就先修习奢摩他,
这是修行的原则之一。
如果修行不知如何进行了,那就先修习奢摩他,
胜于什么都不做,放任心散乱。
一旦呼吸、呼吸,心开始宁静下来,
便生起了智慧,那属于世间的智慧——
心在何处呢?
心不可能在外,心不可能在田裡,
心不可能在树上,心一定在这个身体裡,
于是从现在开始,隆波探究的对象不超过身体,
这是另一项修行原则。
首先,当什么也做不了时,先修习奢摩他;
再者,修行,别离开自己的身体,
离开了身体,比如把心送去看这个、看那个,
甚至去看别人的心……
那时隆波并不会(看别人的心),
只是看到鬼、天神之类的,
虽然看到,却很难确定究竟是真是假,
因为没有什么能做验证。
然而,佛陀的法是全然可验证的,
「如果有欲望,必然就有苦」,
确实是如此的,这是验证的工具。
然而禅相诸类,并没有实质的意义,
于是,即刻起开始探究的(对象)在这身体裡。
隆波开始探究身,知道心在身体裡,
那在(身体的)何处呢?
先看头髮,头髮消失,根本没有看到心冒出来啊!
继续看皮肤、牙齿、肌肉、身体……
不断在身体内寻找,一部分、一部分寻觅,
从头至脚,从脚至头,不停地上上下下寻找,
每一个被心观照的对象,全都消融了,
根本没有看到心冒出来。
于是,获得另一项知见——
心在这个身体内,但并不在身体的哪一部分,
因此不必将心放到此处、放到彼处、
放到鼻子、放到胸口、放到腹部、
放到肚脐眼或肚脐眼下方……
那全是刻意造作出来的。
心在这个身体裡,但并不在身体的哪一部分,
即使身体消失了,心并没有消失,
心依然存在,就是如此慢慢地去观,
心并不存在于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
「心」在感受裡吗?
于是隆波就打坐,让心有快乐。
由于从小就训练打坐,心有快乐,
一旦坐下来,心就有快乐了,
接著去看快乐,快乐灭去,
快乐灭去,也没有看到心冒出来啊!
「诶!心并不在快乐裡。」
最初知道心并不在身体的某一部分,
而后发现心并不在快乐裡。
那「心」在痛苦裡吗?
于是开始打坐,坐著一动不动地,
坐很久,直到身体开始感觉酸痛,
酸痛,就去看「酸痛」,
酸痛消失,也没有看到心冒出来,
「诶!心并不在苦乐裡。」
那时,并不懂得称之为「感受」,
觉得感受并不是「心」,
简单地说——感受并不是心。
那「心」在念头裡吗?
慢慢寻找,隆波刻意去想,
想著自己最喜欢的经文内容:
「佛陀拥有无穷无尽的慈悲,
佛陀是纯淨无染的,
而且拥有无穷无尽的慈悲……」
一旦念诵这篇经文,
就看到念流开始从胸口流淌出来,
「佛陀」开始冒出来了,
觉性及时地知道「念流」,而不是「想的内容」,
是看到念流,看到流动,看到念流从胸口涌出来。
觉性及时地知道「念流」,
意识到念流,它就会灭去,
一旦灭去,「知者」生起了。
因此,我们并不是去知道「想的内容」,
而是知道「心在想」,「知者」才能生起,
这一点必须谨慎。
「想的内容」,就连猫、狗都能知道,
如果知道「想的内容」,「知者的心」能生起的话,
猫与狗全都已证悟道果了。
我们知道「心在想」,
而不是知道「想的内容」,那是不同的。
隆波看到念流,心开始想了,
「佛陀纯淨无染……」这只是配合而已,
一旦知道念流,其实心开始思维了,
知道的一瞬间,它就会灭去,
「知者」就会生起。
「哦!这个!」
在年龄十岁时,就已曾碰过,
当打坐的时候,曾经碰过它,
那时知道它(的生起),是源自于打坐。
然而,今日获得了新的知见——
如其本来面目地看到境界,「知者」也能生起,
但它生起的状态有些许不同,
在我们看到(境界)的瞬间,
得到「知者」,获得刹那的禅定,
那仅是一瞬间的禅定,极短的禅定,
然后心又会继续工作。
一旦及时地知道「心在做什么」,
「知者」又会再次生起一瞬间,
一次一瞬间、一次一瞬间,那属于极短暂的禅定。
但是,别看不起极短暂的禅定,
如果它频繁地生起,就如持续很长的禅定。
隆波就是如此学习的,
透过自己持续不断地观察、体会自己,
并没有专门去请教高僧大德。
一旦知道「知者」之后,
意识到长老让自己观心,(误以为)——
「哦!就是知者,这就是心」,
于是就去盯著它。
起初只看一瞬间,「知者」就跑掉了,
而后又与所缘聚合在一起,
在胸口这处成了一个结,
紧盯就会爆炸,又返回成为「知者」,
而后又与所缘聚合在一起,
再次盯著,再次爆炸,
将心变成一根针尖,就像用针尖不停地戳气泡,
一戳又爆炸了,「知者」又生起了,
就这么做……
每一天都持续不断地寻找方法,
哪个方法使用之后奏效,再次使用就没有了效果,
烦恼杂染不停地在提升自己,
比新冠肺炎变异的速度来得更快速,
病毒变异都需要好几个月,
但烦恼杂染的变异速度极快,不停地在变。
看来看去,直到心已经极度娴熟了,
一旦看到(心)与所缘聚合,
隆波使用不超过三秒钟的时间,
心就会放下所缘,再次重返为「知者」,
如此不断地这么训练。
有了「知者」之后,于是坐著去守著它,
误以为观心,就是一直这么盯著心,
不停地盯著它……
如此训练了三个月,再次顶礼隆布敦长老,
向长老做禅修报告,长老说:
「你修错了!
心的自然状态就是想、演绎、造作,
而你修到它已经不想、不演绎、不造作了,
已经错了,再重新去观。」
长老说隆波修错了,修错了再重新修习,
于是隆波就去看……
高僧大德已经佈置(修行)作业,
盯著「知者」已修错了,
但是还不至于紧盯,如果紧盯「知者」,
那就更离谱了,那是最难对治的奢摩他。
隆波只是看著它——
它跑了,知道;跑了,知道,
只是想让它不跑。
于是开始意识到,
长老说,要去观心,
联想到看电影,
看电影时,我们并不会去干预电影,
我们仅仅是观者,就像看电视一样,
我们无法干预电视(的节目),
播放什么节目,我们就这么去看。
于是抓住(观心的)原则,
观心啊!
心是什么样子的,就知道它是那个样子的。
这是修行的原则之一。

~隆波帕默尊者(Luangpor Pramote Pamojjo)
听录、摘录自2021年1月10日直播开示   10:40~20:46
直播完整开示:https://youtu.be/aIWwEBK8gIk
----------------------------
本文内容是根据尊者直播视频听录、整理而成,文字未经尊者及译者审校,若内容有任何疏失,皆归咎于听录、整理者的责任与过失。
同声翻译|坤能•禅窗
视频来源|Dhamma.com
听录整理|小小微尘


1091

主题

1441

帖子

1441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441
发表于 2021-1-11 11: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136156518_3860010747362451_7105663077856375039_o.jpg

【隆波的观心口诀】

心是什麽样子的,就知道它是那样子的,
一旦观得极为娴熟之后,就开始能抓住修行的原则,
(共)有三项原则。
(第一)
观之前,别想著去观,然后不停地寻找——
现在的心是如何的?
大家观心时,喜欢找心,
打坐,坐著看——
心是如何的?心在何处?
这已不正确,这是在贪心的驱动下禅坐。
因此,在观心之前,不用去寻找心,
等到感觉生起之后,才去知道。
快乐生起之后,知道「心快乐」,
痛苦生起之后,知道「心痛苦」,
心贪了、心瞋了、心痴了,知道「贪瞋痴」……
贪瞋痴生起了,才去知道。
因此,观心的第一项原则就是——
别去寻找,别努力地去看,
而是让感觉生起之后,才去知道。
这是第一项,
在观之前别去找,让感觉生起之后,才去知道。
第二,在观的过程中,别跳进去或衝进去看,
比如,看水缸内有什麽东西一般,
谁曾经看过中国电影的水缸?
圆圆的,有些人跳进去看,
头伸到水裡,结果再也起不来了。
观心也是一样的,别跳进去,
而需以旁观者的角度,有距离地去看。
比如,我们站在路边,
看到车子在马路上奔驰,
我们并没有站在马路中间,,
如果站在马路中间,我们就什麽都看不了了,
需不停地闪躲车子,很麻烦。
如今不必躲车,我们站在高楼上,
看到车子奔驰,这辆车来了,那辆车走了……
如同观心,我们并不会跳到那个状态裡去,
而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著那些呈现的现象,
以无得无失的角度去看,就会看得很清楚。
就像站在高楼,就能清楚地看到车子,
如果我们站在马路上,就什麽都看不了了,
尤其是唐人街的,如果谁能越过唐人街,那就很厉害了,
不知道该怎麽躲车,这边也有车,那边也有车,交通杂乱。
如果我们能抽身出来,成为观者,
有距离地去看,观的时候没有跳进去所呈现的现象裡,
我们就能以无得无失的心,看到所有的境界,
并且轻鬆自在地去看。
或是我们站在岸边,
看到眼前的河流有东西漂浮,
或是狗的尸体,或是船……漂浮来、漂浮去,
我们并没有跳到水裡,而只站在岸上,
就会看到所有的一切,来了就走,来了就走。
如果我们跳到河裡,就会随著河流漂走,
假设我们看到腐臭的狗尸,就会与它一起漂走了,
那时,那条腐臭的狗尸,就会变成是恆常的,
不会来,不会走,因为(你与它)一起漂走,
因此别让心(与所缘)一起走,
心必须抽身出来,别跳到现象裡去。
第一项原则,观心的时候,
让境界生起了,才去知道,别去寻找;
第二项原则,在观心的过程中,
别跳进去看,而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
第三项原则,一旦觉知之后,观了之后,
心生起满意与不满意,需有觉性及时地意识到,
知道境界时,在知道的过程中,别跳进去观,
心不跳进去,心生起什麽样的反应,
比如,看到这个有快乐,看到那个有痛苦,
看到这个喜欢,看到那个不喜欢……
需及时地意识到。
因此,观心,并不是混水摸鱼,必须有原则。
隆波想抓住原则,接下来也用了四个月的时间。
最开始呵护「知者」,不停地看守「知者」,
而后开始放任心工作,最后抓住了原则——
让感觉先生起,才去知道,这是第一项。
别守株待兔,别等著去看,
比如一直盯著看,守著心,
看有什麽东西冒出来,
哪个烦恼杂染会冒起来?
并没有哪个会冒出来的。
譬如,我们想抓洞穴裡的兔子,
如果我们拿著棍子一直守著洞口,
会有什麽动物冒出来让我们抓呢?
不会有的。
我们必须似乎不注意般地看著,
保持距离,就如没有看著一般,
它就会冒出来,然后我们就知道:
「哎呀!这个冒出来了」
「兔子冒出来了!」
或是「老鼠冒出来了!」
因此,别守株待兔,境界生起后,才去知道,
在「生起之后才知道」的过程中,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观,
而不是刻意地把心放在其他地方。
有些人认为,以旁观者的角度观,
于是把心抽身出来,放到天花板上,再返回看,
并不是如此。
以旁观者的角度观,是轻鬆自在地观。
比如,我们在高楼上,看著马路上的车子奔驰,
以圈外人的角度去看,
那麽看,已是圈外的角度了,不必跑到屋顶上。
如果跑到屋顶,称「这是以圈外人的角度观」,
这已经不是,太过于刻意了。
观了之后,如果生起了什麽反应,
有觉性及时地意识到,
以保持中立的心去看——
满意,及时地知道;
不满意,及时地意识到。
比如,我们看到「生气生起了」,
我们是修行人,生气生起了,
不喜欢,知道「不喜欢」;
善法生起了,今天心很宁静、舒服、
光明、亮堂、觉性很快,
心喜欢,知道「心喜欢」,
这是观心的第三项原则。
第一项,观之前,别提前守株待兔,
境界生起了才去知道,才去看见,
第二项,在观的过程中,别跳进去知道,
以旁观的角度去看;
第三项,知道了之后,如果生起了什麽反应,
满意与不满意诸类,要及时地意识到,
而不是觉知之后,感觉满意,一直很享受,
或是觉知之后,感觉不喜欢,努力地对治,
应以保持中立的心去知道,
第三项是以保持中立的心去知道,
没有满意,也没有不满意。
保持中立的方式,就是——
知道「心没有保持中立」,
知道「心有满意及不满意」。
如果我们能这麽做,说明懂得观心了,
我们就会看到每一种心,全都生了就灭,
快乐的心生了就灭,痛苦的心生了就灭,
好的心、坏的心……全都生了就灭。
到了某一点,智慧就会生起,
知道每一种心,全都生了就灭,
一旦这麽照见,就会知道——
心不是「我」。
如果心是「我」,
就一定是恆常的,必然是永远恆常。
然而心不恆常,它生了就灭、生了就灭、
生了就灭……非常快速地生灭,
一旦如此照见之后,心知道了实相,
就会放下知道的这项事物。
比如,我们观心、观心,
心集中起来,心就会在内在开发智慧,
就会看到内在的两、三个刹那的生灭,
而后就会放下,放下心,
逆流而上来到「知元素」,
包裹心的烦恼杂染、漏烦恼就会消融,
纯淨无染的「知元素」就会现身。
有些修行人提及「不死的心」,
那仅仅只是一种表述方式,
实际上,那就是不朽的「法元素」,
那是「识元素」,那不是「知者的心」,
「知者的心」依然还有生死,
但那已是不朽的「法元素」。

~隆波帕默尊者(Luangpor Pramote Pamojjo)
听录、摘录自2021年1月10日直播开示   20:46~30:12
直播完整开示:https://youtu.be/aIWwEBK8gIk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1-2-27 08:41 , Processed in 0.05849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