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回复: 0

《狮子吼经》Sīhanādasuttaṃ

[复制链接]

1100

主题

1457

帖子

1457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457
发表于 2021-2-14 23:4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狮子吼经》

本经与《增一阿含经》第37经及巴利语圣典《增支部》第9经第11篇《Sīhanādasuttaṃ》的内容完全相同。

狮子是万兽之王,是勇敢的象徵,后人常把佛陀及其圣弟子们比喻成狮子,是因为佛陀及圣弟子们都是无所畏惧的圣人。 而当狮子一发出怒吼,万兽皆闻声丧胆,本经因此比喻舍利弗尊者的说法如同狮子吼一般,可令六师及天魔外道闻之莫不胆颤惊心,故而命名为《狮子吼经》。

本经是叙述有比丘诬控舍利弗尊者对他不礼貌,世尊就把舍利弗尊者给找来,让他当众作狮子吼,说明自己不凡的成就与清白。 而舍利弗尊者则当众表示自己曾修持四念处,因四念处自护护他的功德,致使心如大地、火、扫帚、抹布、瓶子等等,绝不可能做出冒犯或伤害他人的言行,对于他人的污蔑、冒犯、无礼、诬告等等恶行也都不为所动,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

选译自《中阿含第24经/师子吼经》(舍利弗相应品)

乔正一白话译于西元2014/1/30大年除夕夜八关斋戒日

修订于西元2021/2/14农历大年初三


------------------------
《狮子吼经》经文:

我是这样听说的:

有一次,佛陀行脚游方到古印度的舍卫国,并暂时住在胜林给孤独园林里。

当时,世尊与大比丘众一起于舍卫国结夏安居,而尊者舍利弗亦游方到舍卫国与僧团一起受夏安居。

三个月已过,舍利弗尊者开始缝补衣服,然后摄衣持鉢,前往佛陀的住所,他跪在佛前,跪在地上,额头触地,稽首顶礼,然后起身并坐在一旁。

他说:「世尊!我于舍卫国已结束夏安居,世尊!我要开始在人间行脚游方了。」

世尊对他说:「去吧!舍利弗!随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就去度化那些尚未得度者,去帮助那些尚未解脱的人,去协助那些尚未般涅槃者令他们得般涅槃吧。舍利弗!去吧。」

于是,舍利弗尊者听到佛陀对他的鼓励,便从座位起身,再次跪在地上,顶礼稽首佛足,然后起身绕佛陀三匝表示礼敬而离去。

舍利弗尊者回到自己的禅房后,便收举床座,摄衣持鉢,收拾行囊,即刻出发去行脚。

就在舍利弗尊者离开后不久,有一名比丘跑到佛前告状,他对世尊说:「今天舍利弗在行脚时对我非常没礼貌。」

世尊听到这项指控以后,便交代另一名比丘:「你去把舍利弗找来,就对他说世尊找你。」

这一名比丘立即从座位起身,礼佛后随即离去。

阿难尊者站在世尊的身后,手执著扇子替佛搧风。就在那一名比丘离去后不久,阿难也放下手中的扇子,赶紧手持禅房的钥匙,开启每一间禅房,对房里的诸比丘说:「 请诸位赶快到讲堂里集合,今天舍利弗尊者要当著佛陀的面前作狮子吼。舍利弗尊者所说的法都甚深微妙,我们听闻以后,都应当善加诵习,应当善加 记忆受持。」

这时,诸比丘听到阿难尊者说的话以后,都赶到了讲堂。

舍利弗尊者听到佛陀对他的召唤,也立即赶回来。

舍利弗尊者回到了讲堂以后,跪在佛前,额头触地,顶礼佛足,然后起身坐在一旁。

佛陀问:「舍利弗!就在你今早离开没多久,有一名比丘对我说你在行脚时冒犯了他。舍利弗!这是真的吗?」

舍利弗尊者回答:「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的确有可能会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 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好比一头被截去牛角的牛,牠的秉性已至忍温良,善调善御,不论是从一村走进一村,或从一条巷子走到另一条巷子。不论牠到哪里,都已不可能再去侵犯他人。

世尊!我也是如此,我的心就像那头被截去牛角的牛一样,早已无结无怨,也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无量善修,心定遍满一切世间。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的确有可能会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好像被砍去两隻手的贱民之子,非常的谦卑,不论是从一村走进一村,或从一城走进一城,不管他到哪里,他都不可能再侵犯他人。

世尊!我也是如此,我的心就像双手被截肢的贱民之子一样,早已无结无怨,也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无量善修,心定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的确有可能会去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如同大地一般,可承载万物,不论是乾淨的东西或不淨的秽物,如大便、小便、鼻涕、唾液都平等无私地接受,大地不会因此而有憎爱好恶的分别心,它不会感到害羞、也不会感到惭愧,更不会感到羞耻。

世尊!我也是如此,我的心如大地一般,已无结无怨,也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无量善修,心定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的确有可能会去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如同水一般,不论是乾淨的东西或不淨的秽物,如大便、小便、鼻涕、唾液都平等无私地接受,水不会因此而有憎爱好恶的分别心,它不会感到害羞、也不会感到惭愧,更不会感到羞耻。

世尊!我也是如此,我的心就像水一样,早已无结无怨,也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无量善修,心定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的确有可能会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如同火一般,不论是乾淨的东西或不淨的秽物,如大便、小便、鼻涕、唾液都平等无私地燃烧,火不会因此而有憎爱好恶的分别心,它不会感到害羞、也不会感到惭愧,更不会感到羞耻。

世尊!我也是如此,我的心就像火一样,早已无结无怨,也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无量善修,心定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真的有可能会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如同风一般,不论是乾淨的东西或不淨的秽物,如大便、小便、鼻涕、唾液都平等无私地吹拂,风不会因此而有憎爱好恶的分别心,它不会感到害羞、也不会感到惭愧,更不会感到羞耻。

世尊!我也是如此,我的心就像风一样,早已无结无怨,也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无量善修,心定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真的有可能会去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如同扫帚一般,不论是乾淨的东西或不淨的秽物,如大便、小便、鼻涕、唾液都平等无私地清扫,扫帚不会因此而有憎爱好恶的分别心,它不会感到害羞、也不会感到惭愧,更不会感到羞耻。

世尊!我也是如此,我的心就像扫帚一样,早已无结无怨,也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无量善修,心定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真的有可能会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如同抹布一般,不论是乾淨的东西或不淨的秽物,如大便、小便、鼻涕、唾液都平等无私地擦拭,抹布不会因此而有憎爱好恶的分别心,它不会感到害羞、也不会感到惭愧,更不会感到羞耻。

世尊!我也是如此,我的心就像抹布一样,早已无结无怨,也无恚无诤,心量极广甚大,无量善修,心定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真的有可能会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就好像那盛满油膏的瓶子,到处都裂破,而瓶里的油膏在破孔中四处泄漏,视力正常的人一看,便可发现此瓶子中的油膏正在泄漏。

世尊!我也是如此,常观此身九孔不淨,处处溢漏不淨之物。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真的有可能会去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世尊!又好像有一名爱漂亮乾淨的年轻人,沐浴洗澡,熏以涂香,穿著白色的乾淨衣服,又戴上各种装饰品,剃须理发,头戴花冠鬘。这时若以青瘀膖胀、极臭烂坏、不淨流漫的死蛇、死狗、及以死人等三种尸体,繫在他的咽颈 脖子上,这名年轻人一定会感到非常的难受与丢脸,因为他非常爱乾淨,非常厌恶髒乱。

世尊!我也是如此,常观此身臭处不淨,心怀羞惭,非常讨厌它。

世尊!如果我未曾修习过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的话,那我就的确有可能会去冒犯那一位比丘。但是,世尊!我平时就已善加修持身身观念住等四念处,又怎麽可能再去对那一位比丘作出无礼的言行呢?」

这时,那名指控舍利弗尊者对他无礼的比丘,早已面红耳赤,手心冒汗,背脊发凉。他赶紧从座位站起来,走到佛前,跪在地上,额头触地,稽首顶礼佛足,然后对世尊 发露忏悔说:「对不起!世尊!我愿自首我诬告舍利弗尊者!善逝!我太愚蠢、太愚痴了!我脑子一定有问题,竟虚构事实妄言诬谤梵行 清淨的舍利弗比丘。世尊!我今悔过,愿受惩罚,今后绝不再犯。」

世尊对这名比丘说:「没错,比丘!你确实非常愚蠢,你竟敢无凭无据以虚妄不实的妄语诬谤梵行 清淨的舍利弗比丘。好在你能及时忏悔。若有悔过,见已发露,今后绝不可再犯。如此,你才能长养于圣法律中,永不衰退。」

于是,佛陀告诉舍利弗尊者:「你赶紧接受这个愚蠢比丘的悔过吧,否则他的头就会在你的面前即刻破碎分裂成七块。」

舍利弗尊者因悲悯这名比丘的缘故,便接受了他的悔过。

当佛陀说完以后,舍利弗尊者及诸比丘都心生欢喜,并依法奉行。


---------------------------------------
原文/师子吼经(舍梨子相应品)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与大比丘众俱,于舍卫国而受夏坐,尊者舍梨子亦游舍卫国而受夏坐。于是,尊者舍梨子舍卫国受夏坐讫,过三月已,补治衣竟,摄衣持鉢,往诣佛所,稽首礼足,却坐一面,白曰:
  「世尊!我于舍卫国受夏坐讫,世尊!我欲游行人间。」
  世尊告曰:
  「舍梨子!汝去随所欲,诸未度者当令得度,诸未脱者当令得脱,诸未般涅槃者令得般涅槃。舍梨子!汝去随所欲。」
  于是,尊者舍梨子闻佛所说,善受善持,即从{坐}[座]起,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还至己房,收举床座,摄衣持鉢,即便出去游行人间。
  尊者舍梨子去后不久,有一梵行在于佛前犯相违法,白世尊曰:
  「今日尊者舍梨子轻慢我已,游行人间。」
  世尊闻已,告一比丘:
  「汝往舍梨子所,语舍梨子:『世尊呼汝,汝去不久,有一梵行在于我前犯相违法,而作是语:「世尊!今日尊者舍梨子轻慢我已,游行人间。」』」
  一比丘受教已,即从{坐}[座]起,礼佛而去。于是,尊者阿难住世尊后执拂侍佛。
  一比丘去后不久,尊者阿难即持户钥,遍至诸房,见诸比丘便作是语:
  「善哉!诸尊!速诣讲堂,今尊者舍梨子当在佛前而师子吼。若尊者舍梨子所说甚深息中之息,妙中之妙,如是说者,诸尊及我得闻此已,当善诵习,当善受持。」彼时,诸比丘闻尊者阿难语已,悉诣讲堂。
  尔时,一比丘往诣尊者舍梨子所,白曰:
  「世尊呼汝:『汝去不久,有一梵行在于我前犯相违法,而作是语:「世尊!今日尊者舍梨子轻慢我已,游行人间。」』」
  于是,尊者舍梨子闻已,即从{坐}[座]起,便还诣佛,稽首礼足,却坐一面。佛便告曰:
  「舍梨子!汝去不久,有一梵行在于我前犯相违法,而作是语:『世尊!今日尊者舍梨子轻慢我已,游行人间。』舍梨子!汝实轻慢一梵行已而游人间耶?」
  尊者舍梨子白曰:
  「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犹截角牛,至忍温良,善调善御,从村至村,从巷至巷,所游行处,无所侵犯。世尊!我亦如是,心如截角牛,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旃陀罗子而截两手,其意至下,从村至村,从邑至邑,所游行处,无所侵犯。世尊!我亦如是,心如截手旃陀罗子,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若如地,淨与不淨:大便、小便、涕、唾悉受,地不以此而有憎爱,不羞、不惭,亦不愧耻。世尊!我亦如是,心如彼地,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若如水,淨与不淨:大便、小便、涕、唾悉洗,水不以此而有憎爱,不羞、不惭,亦不愧耻。世尊!我亦如是,心如彼水,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若如火,淨与不淨:大便、小便、涕、唾悉烧,火不以此而有憎爱,不羞、不惭,亦不愧耻。世尊!我亦如是,心如彼火,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间世}[世间]成就游。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若如风,淨与不淨:大便、小便、涕、唾悉吹,风不以此而有憎爱,不羞、不惭,亦不愧耻。世尊!我亦如是,心如彼风,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如扫箒(帚),淨与不淨:大便、小便、涕、唾悉扫,[扫]箒不以此而有憎爱,不羞、不惭,亦不愧耻。世尊!我亦如是,心如扫箒,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晡旃尼,淨与不淨:大便、小便、涕、唾悉拭,晡旃尼不以此故而有憎爱,不羞、不惭,亦不愧耻。世尊!我亦如是,心如晡旃尼,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如膏瓶处处裂破,盛满膏已而著日中,漏遍、漏津、遍津,若有目人来住一面,见此膏瓶处处裂破,盛满膏已而著日中,漏遍、漏津、遍津。世尊!我亦如是,常观此身九孔不淨,漏遍漏津遍津。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世尊!犹如有一自喜年少,沐浴澡洗,熏以涂香,著白淨衣,璎珞自严,剃须治发,头冠华鬘,若以三尸:死蛇、死狗及以死人,青瘀膖胀,极臭烂坏,不淨流漫,繫著咽颈,彼怀羞惭,极恶秽之。世尊!我亦如是,常观此身臭处不淨,心怀羞惭,极恶秽之。世尊!若无身身念者,彼便轻慢于一梵行而游人间。世尊!我善有身身念,我当云何轻慢一梵行而游人间?」
  于是,彼比丘即从{坐}[座]起,稽首佛足,白世尊曰:
  「悔过!世尊!自首!善逝!如愚如痴,如不定,如不善,所以者何?谓:我以虚妄言诬谤清淨梵行舍梨子比丘。世尊!我今悔过,愿为受之,见已发露,后不更作。」
  世尊告曰:
  「如是,比丘!汝实如愚如痴,如不定,如不善,所以者何?谓:汝以虚妄言空无真实,诬谤清淨梵行舍梨子比丘。汝能悔过,见已发露,后不更作;若有悔过,见已发露,后不更作者,如是,长养于圣法律,则不衰退。」
  于是,佛告尊者舍梨子:
  「汝速受彼痴人悔过,莫令彼比丘即于汝前头破七分。」
  尊者舍梨子即为哀愍彼比丘故,便受悔过。
  佛说如是,尊者舍利(梨)子及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增一阿含37品6经

  闻如是: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往诣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尔时,舍利弗白世尊言:
  「我今{以}[已]在舍卫城夏坐,意欲人间游化。」
  世尊告曰:「今正是时。」
  时,舍利弗即从{坐}[座]起,头面礼足,便退而去。
  时,舍利弗去未久,有一比丘怀诽谤意,白世尊言:
  「舍利弗与诸比丘共诤竞不忏悔,今游行人间。」
  尔时,世尊告一比丘:
  「汝速往持吾声,唤舍利弗。」
  比丘对曰:「如是,世尊!」
  佛敕目连、阿难:
  「汝等使诸房中召诸比丘诣世尊所,所以然者,舍利弗所入三昧,今当在如来前作师子吼。」
  是时,诸比丘闻佛教已,各集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是时,彼比丘受世尊教,即往至舍利弗所,语舍利弗言:「如来欲得相见。」
  尔时,舍利弗往至佛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是时,佛告舍利弗言:
  「卿向者去未久,有秽行比丘来至我所,而白我言:『云舍利弗比丘与诸比丘共诤亦不悔过,在人间游化。』审实尔乎?」
  舍利弗白佛言:「如来自当知之。」
  世尊告曰:
  「我自知耳!但今大众各怀狐疑,汝今于大众中可以己辩而自明淨。」
  舍利弗白佛言:
  「自出母胎年向八十,每自思惟,未曾杀生,亦不妄语,正使于调戏之中亦不妄语,亦复未曾鬪乱彼此,设不专意之时,或能有此行耳,我今,世尊!心意清淨,岂当与梵行人共斗诤乎?亦如此地,亦受淨,亦受不淨,屎、尿秽恶皆悉受之,脓、血、涕唾终不逆之,然,此地亦不言恶,亦不言善,我亦如是。
  世尊!心不移转,何得与梵行人共诤而远游行?心不专者能有此耳。我今心正,何得与梵行人共诤而远游乎?亦如水,亦能使好物淨,亦能使不好物淨,彼水不作是念:我淨是、置是。{此}[我]亦如是,无有异想,何得与梵行人共斗而远游乎?
  犹如炽火焚烧山野,不择好丑,终无想念,我亦如是,岂当有意与梵行人共诤乎?
  亦如扫{洒}[箒],不择好丑,皆能除之,终无想念。
  犹如牛无其双角,极自良善,亦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1-3-1 01:59 , Processed in 0.07092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