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1598|回复: 0

中部 第一一八 呼吸念经(觅寂尊者译)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385

帖子

466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
发表于 2012-10-15 22: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部》

第一一八

呼吸念经
(M.118./III,pp.78~88.)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在沙瓦提东园的鹿母讲堂,与众多有名的长老弟子们在一起,即:沙利补答尊者、马哈摩嘎喇那尊者、马哈咖沙巴尊者、马哈咖吒亚那尊者、马哈勾提答尊者、马哈咖比那尊者、马哈准达尊者、阿奴卢塔[79]尊者、勒瓦答尊者、和阿难达尊者,以及其他有名的长老弟子们在一起。

那时,长老比库们教诫、教导诸新学比库。有些长老比库教诫、教导十位比库;有些长老比库教诫、教导二十位比库;有些长老比库教诫、教导三十位比库;有些长老比库教诫、教导四十位比库。而那些新学比库受到长老比库们的教诫、教授时,了知了比先前更广大的殊胜。那时,当天正是十五的布萨日,在满月自恣的夜晚中,世尊被比库僧所围绕,露地而坐。

那时,世尊在环视静默的比库僧后,对比库们说:“诸比库,我由此行道而满意。诸比库,我的心由此行道而满意。诸比库,因此,为了到达未到达的,为了获得未获得的,为证知未证知的,你们(应当)精勤地努力。我将留在这沙瓦提直到(咖提咖(Kattika)雨季)第四个月的口木底(Komudi)满月日。”当乡间的比库们听到:“据说,世尊将留在该沙瓦提直到(咖提咖(Kattika)雨季)第四个月的口木底(Komudi)满月日。”那些乡间的比库们为了觐见世尊而进入沙瓦提。而那些长老比库们更(努力地)教诫、教导诸新学比库。有些长老比库教诫、教导十位比库;有些长老比库教诫、教导二十位比库;有些长老比库教诫、教导三十位比库;有些长老比库教诫、教导四十位比库。而那些新学比库受到诸长老比库的教诫、教授时,[80]了知了比先前更广大的殊胜。那时,当天正是(咖提咖(Kattika)雨季)第四个月十五日的口木底(Komudi)满月之布萨日,在满月的夜晚中,世尊被比库僧所围绕,露地而坐。

那时,世尊在环视静默的比库僧后,对诸比库说:“诸比库,此众不闲谈。诸比库,此众不饶舌、纯净,住立于(佛法的)核心。诸比库,如此的比库僧,诸比库,如此的众是值得供养,值得奉献,值得布施,应当合掌,是世间的无上福田。诸比库,如此的比库僧,诸比库,如此的众是少施而有多(果报),多施而有更多(果报)的。诸比库,如此的比库僧,诸比库,如此的众是世间难得见到的。诸比库,如此的比库僧,诸比库,如此的众是值得为了见到(他们)即使(背着)肩袋而(步)行几由旬的。

诸比库,如此的比库僧,诸比库,如此的众,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阿拉汉,(他们的)诸漏已尽、已住(梵行)、应做已办、舍弃重担、已得己利、尽诸有结,以正智而解脱。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遍尽五下分结,化生在该处而般涅槃,不由(该处)还来(此)世界。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遍尽三结,薄贪、瞋、痴,是一来者,只
来了此世间一次后,[81]将作(证)苦边〔苦的尽头〕。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遍尽三结,是预流者,不堕恶趣,决定(趣)正觉的彼岸。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四念处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四正勤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四神足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五根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五力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七觉支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八圣道支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慈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82]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悲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喜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舍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不净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无常想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

诸比库,在这比库僧中,有些比库是致力精勤于修习呼吸念者。诸比库,在此比库僧中,确实有如此的比库们。诸比库,修习、多作〔修习〕呼吸念者,有大果、大利益。

诸比库,修习、多作〔修习〕呼吸念者,则能圆满四念处;修习、多作〔修习〕四念处者,则能圆满七觉支;修习、多作〔修习〕七觉支者,则能圆满明(与)解脱。

然而,诸比库,如何修习、如何多作〔修习〕呼吸念而有大果、大利益呢?

诸比库,在此有比库前往阿兰若、前往树下,或前往空闲处,盘腿而坐,身体保持正直,现起正念在面前,他只是正念而吸气,只是正念而呼气。(一)吸气长时,他知道:“我吸气长”;或者呼气长时,他知道:“我呼气长”。(二)吸气短时,他知道:“我吸气短”;或者呼气短时,他知道:“我呼气短”。(三)他学:“我将体验全身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全身而呼气”。(四)他学:“我将平静身行而吸气”;他学:“我将平静身行而呼气”。(五)他学:“我将体验喜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喜而呼气”。(六)他学:“我将体验乐而[83]吸气”;他学:“我将体验乐而呼气”。(七)他学:“我将体验心行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心行而呼气”。(八)他学:“我将平静心行而吸气”;他学:“我将平静心行而呼气”。(九)他学:“我将体验心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心而呼气”。(十)他学:“我将令心喜悦而吸气”;他学:“我将令心喜悦而呼气”。(十一)他学:“我将令心等持而吸气”;他学:“我将令心等持而呼气”。(十二)他学:“我将令心解脱而吸气”;他学:“我将令心解脱而呼气”。(十三)他学:“我将观无常而吸气”;他学:“我将观无常而呼气”。(十四)他学:“我将观离欲而吸气”;他学:“我将观离欲而呼气”。(十五)他学:“我将观灭而吸气”;他学:“我将观灭而呼气”。(十六)他学:“我将观舍遣而吸气”;他学:“我将观舍遣而呼气”。诸比库,如此地修习、多作〔修习〕呼吸念者,则有大果、大利益。

然而,诸比库,如何修习、多作〔修习〕呼吸念而能圆满四念处呢?

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比库在吸气长时,他知道:“我吸气长”;或在呼气长时,他知道:“我呼气长”。当吸气短时,他知道:“我吸气短”;或当呼气短时,他知道:“我呼气短”。他学:“我将体验全身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全身而呼气”。他学:“我将平静身行而吸气”;他学:“我将平静身行而呼气”。诸比库,那时比库安住于身随观身,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诸比库,这是我所说在诸身中的一种身,这即是呼吸。因此,诸比库,那时比库安住于身随观身,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

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84],比库-他学:“我将体验喜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喜而呼气”。他学:“我将体验乐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乐而呼气”。他学:“我将体验心行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心行而呼气”。他学:“我将平静心行而吸气”;他学:“我将平静心行而呼气”。诸比库,那时比库安住于诸受随观受,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诸比库,这是我所说在诸受中的一种受,这即是对诸呼吸善地作意。因此,诸比库,那时比库安住于诸受随观受,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

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比库-他学:“我将体验心而吸气”;他学:“我将体验心而呼气”。他学:“我将令心喜悦而吸气”;他学:“我将令心喜悦而呼气”。他学:“我将令心等持而吸气”;他学:“我将令心等持而呼气”。他学:“我将令心解脱而吸气”;他学:“我将令心解脱而呼气”。诸比库,那时比库安住于心随观心,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诸比库,我不说忘念(和)不正知,是呼吸念的修习者。因此,诸比库,那时比库安住于心随观心,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

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比库-他学:“我将观无常而吸气”;他学:“我将观无常而呼气”。他学:“我将观离欲而吸气”;他学:“我将观离欲而呼气”。他学:“我将观灭而吸气”;他学:“我将观灭而呼气”。他学:“我将观舍遣而吸气”;他学:“我将观舍遣而呼气”。诸比库,那时比库安住于诸法随观法,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当他以慧观见[85]所断的贪、忧后,(他的心倾向于)完全地(中)舍。因此,诸比库,那时比库安住于诸法随观法,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诸比库,如此地修习、多作〔修习〕呼吸念者,则能圆满四念处。

然而,诸比库,如何修习、多作〔修习〕四念处而能圆满七觉支呢?

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比库安住于身随观身,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在那时,他已现起了念,而不忘念。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已现起了念,而不忘念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念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念觉支时,(该)比库的念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住于如此的念时,他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住于如此的念,而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择法觉支;当比库在修习择法觉支时,(该)比库的择法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开始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时,(其)精进不退缩。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开始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其)精进不退缩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精进觉支;当比库在修习精进觉支时,(该)比库的精进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发勤精进者所生起的喜是无染着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发勤精进所生起的[86]喜是无染着的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喜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喜觉支时,(该)比库的喜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心喜者的身是轻安的,(其)心也是轻安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心喜的身是轻安,(其)心也是轻安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轻安觉支;当比库在修习轻安觉支时,(该)比库的轻安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身轻安者的心是快乐而等持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身是轻安而(其)心是快乐而等持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定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定觉支时,(该)比库的定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的心如此等持时,则成为完全地舍。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心如此等持而完全地舍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舍觉支;当比库在修习舍觉支时,(该)比库的舍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比库安住于诸受(随观受,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在那时他已现起了念,而不忘念。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已现起了念,而不忘念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念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念觉支时,(该)比库的念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住于如此的念时,他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住于如此的念,而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择法觉支;当比库在修习择法觉支时,(该)比库的择法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开始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时,(其)精进不退缩。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开始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其)精进不退缩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精进觉支;当比库在修习精进觉支时,(该)比库的精进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发勤精进者所生起的喜是无染着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发勤精进所生起的喜是无染着的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喜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喜觉支时,(该)比库的喜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心喜者的身是轻安的,(其)心也是轻安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心喜的身是轻安,(其)心也是轻安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轻安觉支;当比库在修习轻安觉支时,(该)比库的轻安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身轻安者的心是快乐而等持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身是轻安而(其)心是快乐而等持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定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定觉支时,(该)比库的定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的心如此等持时,则成为完全地舍。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心如此等持而完全地舍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舍觉支;当比库在修习舍觉支时,(该)比库的舍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比库安住于)心(随观心,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在那时他已现起了念,而不忘念。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已现起了念,而不忘念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念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念觉支时,(该)比库的念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住于如此的念时,他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住于如此的念,而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择法觉支;当比库在修习择法觉支时,(该)比库的择法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开始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时,(其)精进不退缩。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开始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其)精进不退缩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精进觉支;当比库在修习精进觉支时,(该)比库的精进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发勤精进者所生起的喜是无染着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发勤精进所生起的喜是无染着的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喜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喜觉支时,(该)比库的喜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心喜者的身是轻安的,(其)心也是轻安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心喜的身是轻安,(其)心也是轻安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轻安觉支;当比库在修习轻安觉支时,(该)比库的轻安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身轻安者的心是快乐而等持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身是轻安而(其)心是快乐而等持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定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定觉支时,(该)比库的定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的心如此等持时,则成为完全地舍。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心如此等持而完全地舍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舍觉支;当比库在修习舍觉支时,(该)比库的舍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比库)安住于诸法随观法,热忱、正知、具念,除去世间的贪、忧。在那时他已现起了念,而不忘念。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已现起了念,而不忘念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念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念觉支时,(该)比库的念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住于如此的念时,他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住于如此的念,而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择法觉支;当比库在[87]修习择法觉支时,(该)比库的择法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开始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时,(其)精进不退缩。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开始以慧审察、思择该法,而遍观察,(其)精进不退缩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精进觉支;当比库在修习精进觉支时,(该)比库的精进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发勤精进者所生起的喜是无染着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发勤精进所生起的喜是无染着的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喜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喜觉支时,(该)比库的喜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心喜者的身是轻安的,(其)心也是轻安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心喜的身是轻安,(其)心也是轻安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轻安觉支;当比库在修习轻安觉支时,(该)比库的轻安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身轻安者的心是快乐而等持的。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身是轻安而(其)心是快乐而等持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定觉支;当比库在修习定觉支时,(该)比库的定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当他的心如此等持时,则成为完全地舍。诸比库,凡在任何之时,当比库的心如此等持而完全地舍时,(该)比库已开始有了舍觉支;当比库在修习舍觉支时,(该)比库的舍觉支由修习而至圆满。

诸比库,如此地修习、多作〔修习〕四念处则能圆满七觉支。[88]

然而,诸比库,如何修习修习、多作〔修习〕七觉支而能圆满明(与)解脱呢?

诸比库,在此,当比库在修习念觉支时,依于远离、依于离贪、依于灭,而导至舍遣。(当比库)在修习择法觉支时,(依于远离、依于离贪、依于灭,而导至舍遣。当比库在)修习精进觉支时,(依于远离、依于离贪、依于灭,而导至舍遣。当比库在)修习喜觉支时,(依于远离、依于离贪、依于灭,而导至舍遣。当比库在)修习轻安觉支时,(依于远离、依于离贪、依于灭,而导至舍遣。当比库在)修习定觉支时,(依于远离、依于离贪、依于灭,而导至舍遣。当比库在)修习舍觉支时,依于远离、依于离贪、依于灭,而导至舍遣。
诸比库,如此地修习、多作〔修习〕七觉支则能圆满明(与)解脱。
世尊说这(话后),那些比库愉悦,对世尊所说(的话)欢喜。

~ 第八
呼吸念经 ~


Bhikkhu Santagavesaka
觅寂比库 2007.7.5 .译



《中部注》

[137]   第一一八
呼吸念经义注


(MA.118./v,pp.137~44.)

[78-19]   “如是我闻(Evam me sutam)”-即呼吸念经。
[79-2]    这里“及其他(abbehi ca)”-即除了巴利(经文)而来的十位长老外,其他众多有名的弟子在一起。据说,当时有大比库僧团,数量无限(aparicchinnaganano)。
[79-5]    “教诫、教导(ovadanti anusasanti)”-即以食摄护和以法摄护。即使在已经以(食和法)二种摄护而摄受后,也以教诫、教导业处而教诫、教导。
[79-9]    “而那些(Te ca)”-而字只是结合(agamasandhimattam)圣典(之词)。
[79-10]   “了知了比先前更广大的殊胜(ularam pubbenaparam visesam sabjananti)”-从圆满戒等先前的殊胜,而了知(证悟)了更广大的遍(kasina)之遍作(parikamma)等的殊胜之意。
[79-15]   “满意(araddho)”-即满足。
[79-18]   “为了到达未到达的(appattassa pattiya)”-为了证得未到达的阿拉汉位。其余的两句也是此义。
[79-20]   “(雨季)第四个月的口木底满月日(komudim catumasinim)”-由于在后咖提咖月的满月日有白睡莲(kumuda)(花的盛开,所以称为)为口木底(komudi);在雨季四个月结束时,称为第四个月的。
[79-20]   “我将留在(agamessami)”-即我将期待。即是今天(我们)还不要(举行)自恣,只要该(雨季第四个月的大自恣)还未来临,我将只住在这里,而不前往他处〔离开这里〕之意。如此是在允许比库们以自恣来摄益时而如此说的。自恣的摄益是指给与白二羯磨。[138]而这(自恣的摄益)(可以)给谁?而不给谁呢?只要是尚未举行〔作者〕的愚痴凡夫,就不给他。如此只是给凡是致力于毗婆舍那的圣弟子,而当他(们)的止或观还弱时。当世尊在遍观察比库们的心行时,在了知了(他们的)止观还弱的情况后,(他想):“假如我今天在住了雨安居即(以当天做为)自恣日,则诸比库将来到这里,从此,由于较长(的长老)比库们在取了这些比库的住处后,他们(初学比库)将无法生起殊胜(之法);当我离开而去游行时,这些住处将是难得的。若在我未(举行)自恣之时,即使诸比库不进来这沙瓦提,而我也不离开(这里)而去游行,如此这些比库将没有住处的障碍。当他们在各自的住处而安乐住,在生起了强力的止观时,将能够证得〔生起〕殊胜(之法)。所以在该日不(举行)自恣(而告诉比库们):“在咖提咖月的满月日,我们将(举行)自恣”,而允许自恣的摄益。在获得了自恣的摄益后,假如在他们奉行前往依止导师(或)戒师时,他(们)的那适当之依靠的施主则将前来。在他的(戒师等)面前,(想):“我将取得依止。”(如此)则可以住到热季的最后一个月。
即使如果有(度过)六十个雨安居〔戒腊〕的诸(长老)比库来,也不得取(占用)他(们)的住处。而且这自恣的摄益,即使才布施一位(比库),也就成了布施一切(的比库僧)。
[79-23]   “进入沙瓦提(savatthim osaranti)”-这是关于凡在每听到:“世尊给了自恣的摄益”后,而正常地住了一个月,在举行了咖提咖月满月的伍波萨他后才进入时而说的。
[80-1]    “比先前更(pubbenaparam)”-这里,在修了弱的止观[139]而生起了强力的止观时,这称为先前的殊胜;从此,在以等持〔定〕的心来思惟诸行而证得索答般那果……乃至阿拉汉位时,这称为更广大的殊胜。
[80-18]   “值得(alam)”-即适当的。
[80-18]   “几由旬(yojanagananani)”-一由旬只是(一)由旬(而已);即使十由旬也只是诸由旬(而已);从此以上即称为几由旬(yojanagananani)。而在这里是指即使一百由旬、一千由旬之意趣。
[80-19]   “(背着)肩袋(putosenapi)”-是指称为(装)旅途资粮的肩袋。即适合于可以(装)取该旅途资粮而前往之意。该义也诵成``Putamsena''。有袋子在肩上为肩袋,而以该肩袋。即是以肩膀来搬运旅途资粮的袋子而说。
[80-20]   而为了显示现在这里有具足如此德(行)的比库们,所以说:“诸比库,有(Santi, bhikkhave)”等。
[81-7]    此中,“四念处(catunnam satipatthananam)”等,是为了显示那些比库(经常)所住〔修习〕的业处而说,在此,(也即)已谈到了世间、出世间的三十七菩提分法。
[82-14]   此中,凡诸比库在修到该道的刹那,那些即是出世间的;在开始(致力于)毗婆舍那者,则是世间的“致力精勤于修习无常想者(aniccasabbabhavananuyogam)”。在此是以想为首的毗婆舍那而说的。由于在此有众多比库以修习〔住〕呼吸业处为主,因此其余的业处只是略说,而呼吸业处则详细解说,所以说:“诸比库,呼吸念(anapanassati, bhikkhave)”等。此呼吸业处详细的一切行相,(当知)在《清净道论》(所说)。因此,当知这里所说的方法,只是(解说)该巴利(文句)之义以及修习方法。[140]
[83-31]   “中的一种身(kayabbataram)”-即我说在地身等四种身的其中之一,即是“我说风身”之意。或者,由“色处……乃至粗段食”的二十五种色之部分,而称为色身。它们当中,在触处所摄的呼吸,为其中一种身。所以如此说。
[83-33]   “因此(Tasmatiha)”-由于随观在四种身中之一的风身,或者在由二十五种色部分(所组成的)色身中之一的呼吸,因此,(呼吸念为)“于身随观身”之意。如此,当知一切处之义。
[84-10]    “中的一种受(vedanabbataram)”-这是关于在三受中的乐受而说。
[84-11]    “善地作意(sadhukam manasikaram)”-即以体验喜等生起极善的作意。作意乐受(将)成为什么呢?并不成(什么),这是开示之首(desanasisam)。就如在“致力精勤于修习无常想”,此中是以想之名的慧而说的;同样地,当知在此是以作意之名的受而说的。

在一个四法的第一句,是以喜为首的受而说的;在第二句的“乐”,只是以同形(sarupa)而说的。在两句心行,从“想和受心所,这些法与心连结,为心行”之语,(和)从“除了寻和伺外,一切与心相应的诸法,即是心行所摄”之语,即是以心行之名的受而说。在以作意之名而摄了该一切之后,而在这里说:“善地作意”。即使如此存在之时,由于没有此受所缘,因此并不与受随观结合。这不结合,即在解释念处所[141]说的:“由于该乐等事物(或)所缘的具体化,所以他领受到受;由转起该受,只是从通俗上,而取:‘我感受’。[1]”。而且,“体验喜”等义的解释,只是该相关所说的。这即在《清净道论》所说的:“体验喜有两种方式:从所缘和从不痴。如何从所缘而体验喜呢?他进入有喜的两种禅(初禅与第二禅),在他入(定)的刹那由于获得禅那,则是从所缘而体验喜,因为从所缘而体验的缘故。如何从不痴而体验喜呢?他入了有喜的两种禅(初禅与第二禅)后而出定,思惟与禅那相应的喜是可灭的、破坏的,在他毗婆舍那(观)的刹那而通达(自和共)相,则是从不痴而体验喜。这即是在《无碍解(道)》所说的:‘当他了知由吸气长而心专一、不散乱,则现起正念,由于那念及那智而体验该喜。’其余的句义,当知只以此(同样的)方法。如此只就依由获得禅那,而从所缘而体验了喜、乐(和)心行。如此获得此与禅那相应称为作意的受,为从所缘体验受。因此,此:“那时比库安住于诸受随观受”是善说的。
[84-23]   “诸比库,我不说忘念(和)不正知(Naham, bhikkhave, mutthassatissa asampajanassa)”-这里,此意趣为-因为以:“我将体验心而吸气”等方法而转起,即使(该)比库(有了)呼吸的禅相所缘,该心的所缘在现起了正念和正知后,从转起“于心随观心”而有此名,并没有忘念(和)不正知[142],是呼吸念的修习者,所以从所缘而体验心等为:“那时比库安住于心随观心”。
[84-33]   “当他以慧观见所断的贪、忧后,(他的心倾向于)完全地(中)舍(So yam tam abhijjhadomanassanam pahanam tam pabbaya disva sadhukam ajjhupekkhita hoti)”-此中,贪只是欲贪盖;以忧而显示瞋恚盖。这四法只就毗婆舍那而说的。而由法随观的该(五)盖节等,则有六种。由能显示以法随观等对(五)盖节等以及这二盖等,而说“贪忧”。
[85-1]    “断(pahanam)”-“以无常随观舍断常想”,如此即是使舍断的智为意趣。
[85-1]    “以慧观见后(tam pabbaya disva)”-以后面的毗婆舍那慧(来观照)该称为无常、离欲、灭、舍遣智为断智。而“以该后面的”,即如此而显示相续的毗婆舍那。
[85-2]    “(中)舍(ajjhupekkhita hoti)”-舍有两种:修行止者(所生起的)舍和(心)专一者所现起的舍。在此即是有俱生的舍和所缘的舍,而所缘的舍即是这里的意趣。
[85-2]    “因此,诸比库(Tasmatiha, bhikkhave)”-当知由于转起了以“我将观无常而吸气”等方式,不只是在盖等法,在以慧见了而所说的以贪、忧为首的诸法(以及)使舍断智后,而成为中舍,因此:“那时比库安住于诸法随观法”。
[85-17]   “审察(pavicinati)”-他以无常等而审察。其他两句也是此(义)的同义语。[143]
[86-1]    “无染着的(niramisa)”-即无烦恼的。
[86-4]    “轻安(passambhati)”-由止息了身、心的不安而身、心轻安。
[86-11]   “等持(samadhiyati)”-使平等地安住,如获得了安止(定)一般。
[86-17]   “则成为舍(ajjhupekkhita hoti)”-以俱生的舍而成为舍。

如此比库以十四种所执受的身,在该身的正念为念觉支;以该念相应的智为择法觉支;该相应的身、心精进为精进觉支;(该相应法的喜为)喜(觉支);(该相应的身、心轻安为)轻安(觉支);(该相应的)心一境性为定觉支;以这六觉支称为不退却、不超过的中性行相为舍觉支。就如驾马车的车夫,不会以:“这太慢了”,而鞭打之;或者以:“这太快了”而勒住马,只是保持正观看着的方式。同样地,以这六觉支称为不退却、不超过的中性行相为舍觉支。到此是在谈论什么呢?即谈论了毗婆舍那(每)一心刹那觉支的各种作用(与)相。
[88-3]    “依于远离(vivekanissitam)”等只是所说之义。此中,所执受的呼吸为世间的念;世间的呼吸能圆满世间的念处;世间的念处能圆满出世间的觉支;出世间的觉支能圆满明、解脱、[144]果(与)涅槃。如此由世间而来之处为世间论;由出世间而来之处为出世间论。有长老说:“如此为异处〔有不同的解释方式〕。在此经出世间是在后(句)而来的,即-世间的呼吸能圆满世间的念处;世间的念处能圆满世间的觉支;世间的觉支能圆满出世间的明、解脱、果(与)涅槃。”由明(与)解脱之句,在此即是明、果(与)涅槃的意趣。

~ 第八
呼吸念经 ~

Bhikkhu Santagavesaka
觅寂比库 2007.7.14 .译



《中部复注》

[311]   第一一八
入出息念经复注
(MT.118./II,pp.311~5.)



“先前(pubbena)”-为夺词的具格。而所说的“比更(aparam visesam)”是与先前字的殊胜之境(做比较),所以说:“从圆满戒等”。

“满意(araddho)”-依所教导的修行而满意。

只(获得)该禅那、毗婆舍那、(禅)相,而未到达在(佛)教出家入得殊胜的意趣,而说:“未到达的阿拉汉位(appattassa arahattassa)”。

“口木底(komudi)”-即有白睡莲的。据说当时有白睡莲(花)盛开,因此说:“有白睡莲(kumuda)(花的盛开,所以称为)为口木底(komudi)”。通称的诸白睡莲;只是诸白睡莲为诸白睡莲,而有那些(白睡莲)为“口木底(komudi
)”。

“自恣的摄益(pavaranasavgaham)”-在举行了大自恣后而摄益应来的。

“致力于毗婆舍那者(araddhavipassakassa)”-即已开始(修习)毗婆舍那者在增长、努力于毗婆舍那后的毗婆舍那(修行)者。

“诸比库将来到这里(bhikkhu idha osarissanti)”-在住了雨安居,举行了自恣的仪式而意向于:“我们将礼敬世尊”、“我们将清净(我们的)业处”,以及“我们将报告所获得的殊胜”。

“这些比库(ime bhikkhu)”-即止观还弱的比库们。

“他们将无法生起殊胜(之法)(visesam nibbattetum na sakkhissanti)”-由于无法获得适宜的住处等。

“没有障碍(apalibuddham)”-即没有其他苦恼。

“不得取(占用)他(们)的住处(senasanam gahetum na labhanti)”-由于在雨安居中的情况。

“即使才布施一位(比库),也就成了布施一切(的比库僧)(ekassa dinnopi sabbesam dinnoyeva hoti)”,因此当他们每听到了,只在住了一个月之后才进入(舍卫城)。

“值得即适当的(alanti yuttam)”-即适宜的之意。如在能够厌离等。

能够用来装粮食的袋子为“肩袋(putosam)”,把``a''字改成``o''字后,而说成:“旅途资粮(patheyyam)”。

“毗婆舍那而说的(vipassana kathita)”-只是以无常想为首来修习毗婆舍那而说的,并不是只以无常随观而能成就毗婆舍那的作用。

“众多比库(bahu bhikkhu)”-由于他们喜乐于详细的趣,所以说:“因此(tasma)”。

“一切处(sabbattha)”-[312]即在一切段落。

即使在“因此,诸比库,比库随观受”等,以所说的体验喜等来随观受,所以说:“关于乐受而说(sukhavedanam sandhayetam vuttam)”。

以所说的修习念处的作意为:“完全地作意(sadhukam manasikaram)
”。

“此中以想之名的慧而说的(sabbanamena pabba vutta)”-为他们的加行性。

“以作意之名的受而说的(manasikaranamena vedana vutta)”-即以修习的积习对所缘的作意后。

所说的:“除了寻和伺外(vitakkavicare thapetva)”-即它们的语行。

“即使如此存在之时(evam santepi)”-即使假如以属于作意的而说“作意”,如此存在之时并没有与受随观结合,而是以入出息为所缘。

“事物(vatthum)”-即乐等受所转起处的事物(或)所缘的具体化,所以他领受到受。显示此:以见到受一边的情况与对该受随观相结合之意。

“该(etassa)”-即随修的。

“从所缘和从不痴(arammanato asammohato ca)”,是在显示关于所说的“两种方式(dvihakarehi)”而说的。

“有喜的两种禅(sappitike dve jhane)”-顺次地进入俱有喜的初和第二禅。“在入(定)的刹那(samapattikkhane)”-即在进入(禅定)的刹那。“由于获得禅那(jhanapatilabhena)”-即以具有禅那的状态。“从所缘(arammanato)”-即以所缘为首而属于禅那的彼所缘;“而体验喜(piti patisamvidita hoti)”-即体验所缘性。就如当要去寻找蛇时,就应当体验它的洞〔依处〕,在体验它(蛇)后,再以咒(和)阿甘达(agada)药力,就容易捉到该(蛇);同样地,在体验喜所依的所缘,在体验该喜后,就容易执取其自相和共相。

“在毗婆舍那的刹那(vipassanakkhane)”-在见到由毗婆舍那慧的前行和道慧的差别之刹那。“而通达相(lakkhanapativedha)”-通达喜的自相和共相。凡在了知了喜的差别和共通相而成为确实地了知,因此说:“从不痴而体验喜(asammohato piti patisamvidita hoti)”。

现在由于在解说巴利(圣典)的该义,所以说:“这即是所说的(vuttampi cetam)”等。此中,“入息长(digham assasavasena)”-为长的入息为所缘的情况。“了知心专一、不散乱(cittassa ekaggatam avikkhepam pajanato)”-在获得属于禅那的不散乱时,[313]以慧而了知该相应的心一境性。就如体验了所缘为首的喜;同样地,他了知了以所缘为首的该相应法。“现起正念(sati upatthita hoti)”即在现起了与禅那相应的长入息为正念的所缘;即使在现起了以所缘为首的禅那,也只是此名。“由于那念(taya satiya)”-如此现起了如所说的该念及那智而善体验所缘的彼所缘为:“体验该喜(sa piti patisamvidita hoti)”。

“其余的句(avasesapadanipi)”-即“出息长”等句。如此则能显示在《无碍解(道)》所说之义与此经相结合。“如此(iti)”等所说的。
如此只就如由获得禅那,而从所缘而体验了喜、乐(和)心行。以此结合从可以获得的作意,从获得而说:“获得与禅那相应称为作意的受(jhanasampayutte vedanasavkhatamanasikarapatilabhena)”。

“入出息的禅相(assasapassasanimittam)”-即获得依于入出息的似相为所缘;在转起现起了正念和正知后,而体验了以所缘为首的彼所缘,此则成为于心随观心。由于如此心随观也只是由正念和正知的力量,因此说:“并没有(na hi)”等。

以此舍断或者自己舍断为“所断(pahanam)”智。“以忧而显示瞋恚盖(domanassavasena byapadanivaranam dassitam)”-即从其一义〔同义〕的情况。

“该(tassa)”-即(五)盖节。“断智(pahanakarabanam)”-即舍断智。“相续的毗婆舍那(vipassanaparamparam)”-以顺次的毗婆舍那而说。

“修行止者(samathapatipannam)”-对修行中立止(禅)相的心之(中)舍。“从一边现起(ekato upatthanam)”-离去相对边一性〔单一状态〕的现起。“有俱生的舍(sahajatanam ajjhupekkhana hoti)”-不从事策励、抑制或使喜悦,而对诸所缘的中舍;即以:“凡当舍断所现起者时,而获得舍”,如此转起所说的中舍而行道。“(不)只是在盖等法(kevalam nivaranadidhamme )”-见了只是舍断盖等法,或者确实以慧见了那些舍断智而成为中舍;这即是世尊所说的:“诸比库,法尚应舍,何况非法。(ma. ni. 1.240)”

“他以无常等[314]而审察(aniccadivasena pavicinati)”-即他以无常等方式而审察、视察。“无染着的(niramisa)”-即没有烦恼染着的。

“止息了身、心的不安(kayikacetasikadarathapatippassaddhiya)”-即身、心到达善的状态而已镇伏住了。

由诸俱生法以一自性而转起为:“以俱生的舍而成为舍(sahajata-ajjhupekkhanaya ajjhupekkhita hoti)”。

在那身转起诸身所缘的念为前分的念觉支;其余的也是此种方法。

当生起了喜俱的心而接近、执着(与)懈怠,从此就退却、超过(与)掉举;当没有那两者时,由觉支成为舍的状态而“不退却、不超过之中性行相性(anosakkana-anativattanasavkhata majjhattakarata)”。

而现在的“就如(yatheva hi)”等只是以其中性行相的譬喻来说明。“或鞭打之(tudanam va)”-即以鞭(打之)。“或勒住马(akannhanam va)”-即以(马)绳(勒住马)。“不会(natthi)”-即没有所应做的。

“(每)一心刹那(ekacittakkhanika)”-即以毗婆舍那所俱生的每一个心。“各种作用(与)相(nanarasalakkhana)”-即各种作用和各种自性。

“只是所说之义(vuttatthaneva)”-即在《一切漏经》注释(所提到的)(ma. ni. attha. 27):转起在入出息所缘反覆〔每当生起〕的念,而取以所缘为首的彼所缘诸法;而该一相续世间心所相应的为“世间的(lokiya)”;在增长它们时,即圆满世间的四种念处。

“明、解脱、果(与)涅槃(vijjavimuttiphalanibbanam)”-当知那些诸解脱果的状态为烦恼涅槃;而只以证得不死大涅槃的诸明、解脱为如此所说所当证得的。而使所缘圆满的也只是由于不死(涅槃)的威力。

在此经即使谈论了世间的觉支,到此也取了出世间的(觉支);而“由世间而来之处为世间论(iti lokiyassa agatatthane lokiyam kathitam)”义的解释为在注释书所谈论的。

“长老(thero)”-即是大护法长老。

“如此为异处〔有不同的解释方式〕(abbattha evam hoti)”-在不同的诸世间、出世间法以不同的方法,在所引的经是如此地取为世间的;而在此当说取出世间的。

“是在后(句)而来的(lokuttaram upari agatam)”-即“圆满明(与)解脱”,如此在后(句)即取说为出世间的;因此,当说只有世间的觉支为圆满明(与)解脱,[315]而取了由取明为出世间的觉支;因此,在此当取长老所说之义。其余所说的方法只是容易了解的。

~入出息经疏
阐明缩义已结束~


Bhikkhu Santagavesaka
觅寂比库 2007.7.16 .译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之教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7-23 17:37 , Processed in 0.06542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