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856|回复: 3

斯里兰卡:化普乐·罗睺罗大长老

[复制链接]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发表于 2013-9-1 16: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natta 于 2013-9-1 17:02 编辑

斯里兰卡:化普乐·罗睺罗大长老
Ven. Walpola Rahula Mahathera


Walpola-59d7b.png

生平简介

化普乐·罗睺罗 长老(Ven. Walpola Rahula Mahathera)(1907—1997),既是上座部佛教僧侣,也是一位学者和作家,被认为是20世纪斯里兰卡最有智慧的人之一。他是斯里兰卡Vidyodaya大学(现Sri Jayewardenepura大学)副校长,也在美国西北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任教授和讲师,主讲历史与宗教,也是第一位在西方国家任教授职务的佛教比库。

罗喉罗长老以渊博的学识和强烈的社会观念而闻名,用英语、法语、僧伽罗语写了大量有关佛教的著作。其中《佛陀的启示》(What the Buddha Taught)被认为是介绍上座部佛教基本教义的最著名作品之一,此书第一次英文版于1959年出版,后在美国就有十多种版本,并已被翻译成十几种语言,包括七种欧洲语言和六种亚洲种语言等,是世界上最畅销的佛教书籍之一。

罗睺罗长老认为,僧侣有责任引导人们的政治意识。他的书《比库的传承》(Bhikshuvakage Urumaya)在佛教民族运动中有很大的号召力,导致了1956年所罗门·班达尔(Solomon Bandaranaike)选举的胜利。1969年,由于与当时政府存在政治分歧,他离开了Vidyodaya 大学,回到西方,并在欧洲许多学术机构工作。

在生命晚期,他返回斯里兰卡,住在科特新议会(New Parliament)附近的寺院里,直到逝世。

童年生活

1907年,化普乐生于斯里兰卡南部一个叫做化普乐的小村庄。儿童时期的他和其他小孩一样进入当地的一所乡村小学。有一天,由于犯了一点小过错,校长要处罚他。由于这个天真活泼的小孩不仅不肯接受处罚,而且还为自己辩护,与校长争论,以至于最后他退学,终止了学校教育。但他父亲不仅没有责怪他,而且让他安心地待在家里,每天花时间教他本应该在学校里学到的课本知识。事实上,从一开始他就意识到父亲对他的教育远远胜过乡村老师对他的教育。除了在家里接受教育之外,他父母还送他到附近的寺院里学习佛教基础知识、巴利文和梵文。他的哥哥另外还教他英语,为他在将来成为杰出的英语佛教学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除了精通上述的佛教古典语言之外,他还能运用僧伽罗语、英语和法语著书立说。这些语言的精通也为他以后的佛教研究开辟了一条通畅的大道。

他13岁时在化普乐寺出家时,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佛教仪式。彼拉那·色拉难达(Pilane Seelananda)是他的戒师,帕拉勾达·伽纳纳提拉卡(Paragoda Gnanatilaka)为他的阿阇梨(导师)。他的法号叫化普乐·达摩达斯。八年之后,由于对佛陀的虔诚至极,他改名为化普乐·罗睺罗,因为佛陀在世时有个儿子就叫罗睺罗。根据斯里兰卡的佛教传统,他在寺院接受了僧伽罗文、巴利文、梵文、佛教文化、历史和哲学的教育,以及佛教戒律的训练。

Walpola_Rahula.jpg

学术生涯

1936年,化普乐到Vidyalankara Pirivena和锡兰大学继续学习,后来又进入伦敦大学。从而成为第一个进入大学学院的出家人,是当时的新闻人物,但保守人士不赞赏出家人到大学学习。

1941年化普乐在伦敦大学获得了文学学士学位,1950年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写了《斯里兰卡佛教史》的论文。同年到法国巴黎的巴黎大学学习,在这段时期里,他写下了《佛陀的启示》,这部广为人知的有关佛教的介绍性书籍。

1964年,他被邀请到美国的西北大学任教,成为在西方国家第一个获得教授职称的比库,获西北大学“尊敬的长老博士”(Dr. Sacred Thero)称号。随后几年,他又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等多家学术机构讲学。

1978年为斯里兰卡凯拉尼亚大学名誉校长,他担任此职位时间长达一二十年。在这期间,他还担任了凯拉尼亚胜法佛教研究所主席和可特(Kotte)佛教研究所主任。1974年罗睺罗离开巴黎去伦敦居住,成为“巴利圣典协会”理事会成员。

政治活动

1967年,罗睺罗长老受邀在世界佛教僧伽会(WBSC)第一次会议上发表了《上座部佛教与大乘佛教的基本共识》基本条文,联合了所有不同佛教传统,此文已由世界佛教僧伽会一致通过。

1986年在中国佛教协会的邀请下,罗睺罗长老和维普拉萨(Mahapalagama Vipulasara)长老来到法源寺和中国佛学院参访,介绍了斯里兰卡的佛教概况,并达成共识,接受中国留学僧去斯里兰卡求学。


16_Srilanka_stamp_2012.jpg

思想与著作

1.“知与见”先于“信仰”

在佛教的教义中,罗睺罗长老认为“知”和“见”先于“信仰”,而“信仰”是在对教理和事物了解和明白之后,到心里没有任何疑惑的时候所产生出对佛、法、僧的“虔诚/devotion”。佛陀允许弟子对他和他的教法产生怀疑,因为对一个人和教法还没有了解之前,叫人无条件地接受一种教法,或追随一位导师,都是无理的。他批评那些强迫自己去相信与接受某些不了解的事物,他说这是“是政治,不是宗教,也不是睿智”。罗睺罗对佛教的“信”字的理解如下:

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是建立在“信”——毋宁说是盲信—上的。但在佛教经典中,重点却在“见”、“知”与“了解”上,而不在信(信仰)上。巴利文佛典里有一个字 saddhā(梵文′sraddhā)……通常译成“信仰”或“相信”,但“saddhā”不是他们所说的那种普遍信仰,而是由证实后所产生的“自信”。从大众佛教中以及经典中的一般用法来说,我们必须承认这个词“saddhā”含有若干“信仰”的成分,这意味着对佛、法、僧的虔诚。

毫无疑问,“saddhā”决无盲信的含义,但在某些佛教圣典中,如在五根(pancindriya)中,saddhā 排列在最前,包含着比某种自信更深层次的含义。它体现出一种深的情感性的接受能力。它能与智慧(panna)相媲美,不仅具有一种推理能力,而且最终超越这种推理能力。从根本上说,在觉悟的境界里,saddhā和panna是完美无瑕地融合在一起的。这对真理的完全认识无疑会产生绝对的感性接受和承诺。当有些大乘信徒或学者谈到“以信为首”,“信为道元功德母”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忽略了此“信”的真正含义是“正信”、“当以正信为主”、“正信为本”,而非“盲信”。罗睺罗还举例阐述“信”的含义:一个学生做数学题目的时候,到了某一阶段,他不知道该怎么演算下去。这时他就生起疑虑和惶恐,只要此疑不除,他就不能进步。想进一步演算下去,他就必须解除疑惑。解除疑惑的门径很多,仅靠说一声“我相信”或“我不怀疑”,并不能解决问题。

罗睺罗长老说,佛教的“信”永远是“知”与“见”的问题,不是“相信”的问题。佛的教诫曾被形容为ehi-passika,就是请你自己“来看”,而不是来相信。

2.佛教是一种生活方式

佛教是宗教还是哲学,罗睺罗长老认为,这并不重要。因为这只是贴的标签(label)。佛教就像一朵玫瑰,叫它什么名字,它的芬芳是不变的。尽管如此,罗睺罗还是把佛教定位为“一种生活方式”。他首先把佛陀人格化,佛不仅仅是人类的一员,而且他没有得到任何神灵或外力的帮助,他的觉悟、成就及造诣,完全归功于他个人的努力与才智。因为他的“人性(humanness)”完美至极,我们可以称佛为一位卓绝群伦的人。他说:

根据佛教,一个完人必须具备两种品性:悲悯与智慧。这两者必须予以等量的培育与发展。悲悯代表着爱、慈、善、恕以及情感方面的其他高尚情操,也就是心的品质。而智慧则代表着理智方面或思想方面的品质。只发展情感而忽略了理智,会造成一个好心的傻瓜。只发展理智而忽略了情感,也许会使人变成一个铁石心肠的思想家,而毫无对人的同情。因此,要成为完人,必须两者等量培育。这就是佛教生活方式的目的。

具备悲悯与智慧才可以成为完美的人,要通过修“道(magga)”。罗睺罗长老认为,“道”乃是一种生活方式,为每一个人所应遵行、修习、弘扬的。它是身、口、意的自律,自我的开展,自我的净化。它与信仰、祈祷、崇拜与仪规完全无关系。从这一意义来讲,它不含有任何通俗称为“宗教”的成分。它是一条通过道德、理性与精神的完美化而走向最终实相、圆满自在、快乐与和平的途径。罗睺罗长老强调:作为佛教徒,无须举行任何仪式。佛教是一种生活方式,主要的是要遵守“八正道”。代表“佛教生活方式”的八正道,是为了一切人而设,包括寺院的僧众和有家庭的普通男女。

虽然在所有佛教国家里都有举行各种法会和优美的佛教仪式,但罗睺罗并不否认“仪式”的作用和功能。他认为“这些传统的仪式,虽然是不必要的,却也有其价值。它能满足若干心智能力较低的人们宗教情绪方面的需要,而逐渐诱掖他们走上佛法的大道”;“寺院里也有供奉佛像的佛龛、塔和菩提树,以供教徒瞻拜、献花、点灯、烧香。这种仪式,却不能与神教的祈祷相比。它只是为纪念一位指点迷津的导师所表示的仰慕之忱而已。”

罗睺罗严厉指责那些掺杂其他宗教或世俗的佛教仪式,更鄙视那些搞神通、敬鬼神等佛教怪异现象。他在1991年4月22日的《每日新闻》发表题为《从污染中保护佛教》的文章(“Protect Buddhism from Pollution”)中说,这些都是对佛教的污染(pollution)。“那些在佛教名义下的兴旺不是佛教,只是污染、迷信和无知。”罗睺罗认为传统的佛教“仪式”只是为了满足那些“心智能力较低的人们”。这是因为他们只求表象,而不懂得真正的佛教的生活方式。对于那些心智高的人们只要在日常生活中奉行佛的教导,认识四圣谛、行八正道、修悲悯修智慧,就能达到完美的人生境界。在罗睺罗看来,佛教所讲的修“道”就等同于“佛教”。

3.涅槃观

罗睺罗长老认为,涅槃不是任何东西的结果,把涅槃看做是绝灭贪爱的自然结果是错误的。如果它是结果,它就是由某种因所产生的结果,那它就是缘生的有为法。但涅槃既非因也非果,它是超越因与果的。有道路可以通向涅槃,但涅槃并不是这条路的结果。巴利原典中有这样一个比喻,将阿罗汉之死与薪尽火灭、油竭灯枯相比拟。因此,有许多学者就是从这些经文中,把涅槃解释为“断灭”。所以,罗睺罗在此指出:我们必须清楚、明白、无误地了解,与“火焰的熄灭”作比的不是涅槃,而是由五蕴和合而生并亲证涅槃的“人”。

4.积极入世和利他主义

佛教总是容易被教徒和非教徒所误解。特别是谈到“修行”两个字,很多人就想到“出家”,非一般生活在碌碌尘世里的男女所能实践;认为“修行”是逃避日常生活,摆起某种姿势,像石窟里或寺院佛堂中的塑像一般,在远离尘嚣的处所,以从事某种秘密或神秘的冥想,或专注于神游。很多人对于修习(或称瑜伽)感兴趣,其目的也是想获得某种神秘的力量或神通。这是一种可悲的错误观念,真正佛教的修习,完全不是这样的逃避,也不是为得神通。这是对佛的教诫缺乏了解所致。罗睺罗说:“佛在这一主题方面所教的内容,大大地被误解或极少地被了解,以致到了后世,修习方法变质败坏,竟成为一种仪式,其手续繁杂几乎成为专门学问了。”“真正的出离,并不就是将此身离开尘世。”他引用了巴利经藏《中部》的一个故事:

一个人可以住在林间修苦行,心中仍然充满了染污不净的思想。另一个人住在乡镇里,也不修苦行,可是他心境澄朗,了无微瑕。两者之中,沙利子说,在乡镇中过清净生活的人,远胜于住在林间的人,也要比后者伟大。(Majjhimanikāya, I, 30-31,PTS版)。

认为佛教徒修行必须离尘世或出家是一种错误观念。在佛教的经典里,有无数的事例证明过着普通的家庭生活的人都能够很成功地实行佛的教诫而证得涅槃。但对于有些人远离尘嚣住在边远之处,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也许合适。但罗睺罗强调:“能与众共处,实行佛教,为众服务,施以济度,自然更是勇敢而值得赞美。”

5.大乘与上座部佛教同异

佛教原本没有大小乘之分,佛教就是佛陀的教法。释迦牟尼佛涅槃之后所出现的大小乘佛教都是历史发展的产物。然而,不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国家,有很大一批人把上座部看做是小乘,修行的目只是为了证阿罗汉果,而大乘修菩萨行是为证佛果。罗睺罗长老反对这种观点。

罗睺罗长老于1967年1月27日在世界僧伽大会上发表了《上座部与大乘的基本共同点》,其中的共识认为:有三种达到菩提或觉悟的圣者:即是声闻阿罗汉(sāvaka)、独觉佛(Paccekabuddha)、圆满正觉佛(Sammasambuddha)。

罗睺罗长老指出,在上座部巴利语文献里没有“小乘”和“大乘”这两个术语,现在学者普遍接受的“小乘”和“大乘”是后来发明的。没有“大乘”的出现,就不可能有“小乘”这个词。从历史上来说,“上座”的存在远比“小乘”和“大乘”早很多。所以,1950年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召开的世界佛教友谊会时,大家一致通过了不用“小乘”这个词来称呼斯里兰卡、泰国、缅甸、柬埔寨和老挝等上座部国家的佛教。这是在历史上一千多年来第一次把带有歧视性的“小乘”帽子从上座部佛教头上摘下来。

罗睺罗长老进一步补充,在上座部国家,斯里兰卡、缅甸、泰国和柬埔寨,也有很多佛教徒包括僧人和在家居士都发愿要成佛,普度众生。当然,他们是在不同层次显现出来的菩萨。我们可以看到,在上座部国家里也不是所有的佛教徒都是声闻(sāvaka),同样也有菩萨。

罗喉罗长老指出,上座和大乘的根本不同之处在于菩萨理想上。虽然上座部也把菩萨理想看成是最高的和最神圣的,但对这个主题没有独立的文学作品,对于菩萨理想和菩萨的事迹也只是零散地存在巴利语文献里。大乘,从定义上就是献身于菩萨理想,不仅在此主题上创造了大量的“文学作品”,而且创造了许多有魅力的带有神话色彩的“菩萨阶层”。

6.著作

罗睺罗长老写了大量佛教著作,除了《佛陀的启示》一书外,还发表了许多论文。较知名的有:

《锡兰佛教史》(History of Buddhism in Ceylon);

《比库的传承》(Heritage of the Bhikkhu);

《巴利文献及其它文章中的幽默》(Humour in Pali Literature and Other Essays);

《禅与驯牛:走向佛教思想的真谛》(Zen and the Taming of the Bull)等。

Walpola_Rahula2.jpg

荣誉称号

1965年,斯里兰卡僧团会(Sri Kalyapi Samagri Sangha-sabha)授予他“三藏最高导师”(Tripitakavagisvaracarya)称号,拥有这种荣誉的在斯里兰卡只有两三位。并被缅甸授予“第一大智者 Aggamaha Panditha”称号。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3-9-1 16: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佛陀的启示》What The Buddha Taught 斯里兰卡 Bhante Walpola Rahula 罗侯罗.化普乐长老 中译者:顾法严

《佛法》What The Buddha Taught 斯里兰卡 Bhante Walpola Rahula 罗侯罗.化普乐长老 中译者:郑于中




点评

同一原书的不同译本。萨度!萨度!  发表于 2013-9-2 08:09

112

主题

2708

帖子

2708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708
QQ
发表于 2013-9-2 07: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需要明辨,才会去做 自己虽不爱做 但却能结出善果的业,才不会去做 自己虽爱做 但却会 结出恶果的业。

46

主题

432

帖子

432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32
发表于 2016-6-30 17: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长老功德!
顶礼!
觉之道:http://www.unicornblog.cn/user1/20/index.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0-20 19:27 , Processed in 0.08091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