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1405|回复: 1

诸行无常

[复制链接]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发表于 2013-11-7 20: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诸行无常
Anicca vata sankhara


by Bhikkhu Bodhi
菩提长老

Anicca vata sankhara——“诸行无常!”——这是上座部佛教国家通报亲人去世的用语; 不过我在此引用这个偈句,非是作为讣告的开端,仅是为了介绍本文的主题—— sankhara[行]这个词本身。有时候,一个巴利单词具有如此丰富的内涵,仅仅坐下把它们勾画出来,对于阐明佛陀的教导,作用不亚于一篇义理长文。Sankhara一词的确可当此说。该词正居于佛法的核心,对其内涵的种种线索探究一番,即是对佛陀本人的现实观作一管窥。

Sankhara一词来自前缀 sam 与名词 kara 的组合; 前者意谓“共同”,后者意谓“做、造”。 诸行因此就是“合造”,即与其它事物共同行动的事物,或者被其它组合事物造作起来的事物。对这个词的译法,众译家已有种种表达:造作、合成、活动、过程、力量、化合、组成、制造、决意、协同、构造。这都是为了把握一个我们并无准确对应的哲学概念所作的粗陋尝试,因此一切英译必然是不准确的。我自己用的是formations[造作]与volitional formations[有动机的造作/意志的造作],亦知其缺憾不少于任一别译。

不过,虽不可能为sankhara找到一个确切对应的英语词汇,透过对其用法的探讨,我们仍然可对它在佛法“思维世界”中的功能获得领悟。在经文中,该词出现于三类主要的教义语境。一类是十二因缘的连锁公式,在其中 sankhara[行/造作]居系列的第二位。经文中说,它们以无明为缘,又作为意识的缘。把诸经中有关句子归纳起来,我们可以看见,诸行乃是负责造作重生、从而维持生死轮回继续运行的有业力活性的意志。在这个语境当中,诸行与语源学上一个相近的词kamma[业] 基本上同义。

经文中把作用于十二因缘的诸行分为三类:身、语、意。诸行又被分为福行、非福行、以及“不可扰动”—— 即四类无色界禅定中的存在意志。当无明与渴求主宰我们的意识流时,我们身、语、意的有动机行为,便成为造作果报的力量,在它们产生的果报之中,最重要的是死后该意识流的更新。以无明为促进,以渴求为燃料,是诸行推动着意识流,朝下一个重生模式行进,并且,意识的具体立足点,取决于诸行的业力性质。假若某人行福德事,那么该行或者说“有动机的造作”将会把意识推向喜乐的重生域界。假若某人行损福德事,则将把意识推向痛苦的重生。假若他掌握了无色界禅定,这些“不可扰动”的诸行将推动他的意识流重生于无色界。

“诸行”一词的第二个主要应用领域,是作为五蕴之一。第四蕴即为行蕴(sankhara-khandha),也就是有动机的造作的聚集体。经典上把行蕴定义为六类动机(cha cetanakaya):即与色、声、香、味、触、法相关的动机。尽管这些“行”与十二因缘公式中的“行”密切对应,两者并非处处等同,因为行蕴的范畴更为广泛。有动机的造作蕴[行蕴]涵摄一切动机种类。不仅包括业力上有活性的造作,也包括造作的业果,还包括那些与业力无关的造作。在后来的巴利文献中,行蕴成为一个覆盖了除受蕴与想蕴之外的一切心理素质的类别,前两项各具独立的蕴。于是行蕴这个词便涵摄着诸如接触、专注、思维、能量等伦理上中性的素质,诸如慷慨、仁慈、智慧等善巧的素质,以及诸如贪、嗔、痴等非善巧的素质。既然这一切素质随着动机共同升起,并且参与动机的活动,早期佛教导师们认为它们最适合归类于有动机的造作。

“行”的第三个主要语境,是作为一切有为[缘起的]事物的统称。在这个语境当中,该词有了一种派生的被动性,指凡是因缘造作的事物, 凡是有为的、被造作的、被合成的。在这个意义上,也许可以把它只译成不带限制性形容词的“造作”。作为广义的造作, 诸行不仅是第四蕴,而且包括了所有五蕴。该词还包括诸如山、地、林; 城镇; 饮食; 珠宝、车辆、计算机等外在的客体与状态。

诸行既可包括主动的力量,也包括由它们产生的事物,这个意义的重要性,确立了它在佛陀的哲学观中的奠基石作用。这是因为,佛陀强调的是,两种主动意义上的诸行——即十二因缘中的有动机的造作,以及第四蕴的业力动机——造就了被动意义上的诸行:“它们造作有为的,因此被称为有动机的造作。它们造作的有为事物是什么? 它们造作色、受、想、行、识; 因此它们被称为有动机的造作。”(SN XXII.79)

尽管外在的无活性的事物可以纯粹从物理因缘中升起,构成我们个人存在的诸行 ——五蕴——则完全是我们在宿世生命中所作的具有业力活性的造作产物。此生的五蕴也同样地被我们当下所作的有动机的活动不断地维持、替补、延续,这些活动再复成为将来的存在之缘。因此佛陀教导说,是我们自己的业力形成的诸行,建筑了我们当前个人存在的结构,是我们当下的诸行,正在建造我们未来生命中将进住的个人存在的结构。这些结构由有为的诸行组成,也就是,由有为的造作形成的五蕴。

以有为的造作来理解诸行,其中最重要的事实是,它们无一持久:所谓“诸行无常”。在意义上,无常不仅指诸行的那些粗糙形体终究完结,更重要的是,它们在微妙、精深的层次上,连续不停地升起、落下,永远出生,又在转瞬间败坏、消失:所谓“是生灭法”。因此,佛陀宣称诸“行”皆苦(sabbe sankhara dukkha)。不过,这并非是因为它们本身痛苦、紧张,而是因为它们具有不持久的特征,所谓“生灭灭已”; 由于它们都趋向止息,因此不能够提供安稳的幸福。

为了从苦中彻底解脱——不仅从苦的体验,而且从一切有为存在的不满意属性中解脱——我们必须从诸行中解脱。诸行之外者,是那非构造、非组建与非合成。这就是涅盘,相应地又称“非行” (asankharas),它与sankhata[被造作]——诸行的被动分词——意义相反。涅盘之所以被称为非行,正是因为这个状态本身既非是一种“行”,也非由“行”造成; 它被描述为“离行”( visankharas),又被描述为“一切行的寂止”( sabbasankhara-samatha)。

因此,当我们把sankhara一词置于显微镜下观察时,便在其中窥见了整个佛法世界观的压缩版。主动的“行”借着业力上活跃的动机,持久地制造、构建着我们存在的五蕴。只要我们继续认同五蕴(此为无明的作用),在其中寻求享乐(此为渴求的作用),我们就继续喷放有动机的造作[诸行],建筑起未来的诸蕴组合。那正是轮回的本质:空洞而有效的诸行连续推进,制造出更多的行,随着每一次新生,堆聚起新的波动,上升至顶峰后倾颓,又成为旧式的老、病、死。然而它继续着,被一团我自掌控的痴迷所笼罩,为一股对终极满足的冀望所维持,该冀望永具诱惑,永见退却。

不过,当我们开始修习佛法时,诸行的这场不屈不挠的生产就被缓止下来。我们学会看见诸行的真相,看见我们自己的五蕴:它们是不稳定、有为的过程,无人主宰地滚动着。因此,我们关闭被无明与渴求所驱动的引擎,中止业力的筑造,那么诸行的主动生产,就被有效地卸除了。借着对有为现实的造作的终止,我们打开了通往无时相、但非是造作有为的非行元素(asankhata-dhatu) :即,非缘起元素。这就是涅盘、不死、意志活动的止息、从一切缘起造作也就是从无常与死亡中的最后解脱。因此我们的偈句末尾如此结束:“寂灭为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10-17 22:47 , Processed in 0.05229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28 Theravada Buddhis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