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28|回复: 3

中国的佛教外交:东南亚国家的案例(转)

[复制链接]

37

主题

176

帖子

177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7
发表于 2014-5-7 10: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佛牙舍利外交:佛牙舍利三次巡礼缅甸

  1、佛牙舍利第一次巡礼缅甸 (1955年10月15日—1956年6月6日)

  1955年,佛牙舍利首次出巡缅甸,揭开了新中国“ 佛牙外交” 的序幕。

  1955年4月,以已故会长喜饶嘉措大师为首的中国佛教代表团应缅甸吴努总理的邀请在缅甸访问时,吴努总理向我驻缅大使姚仲明和代表团秘书长赵朴初提出,希望迎请中国的佛牙到缅甸作一个时期的巡行,供缅甸人民瞻拜。中国政府同意并很快作出安排。同年9月30日,缅甸政府派遣以 缅甸佛协主席、 最高法院院长吴登貌为团长、大法官吴千吞为副团长的缅甸联邦佛教代表团一行12人前来北京迎奉佛牙。以赵朴初居士为团长的中国佛牙护侍团随同,先是乘火车到广州,然后由广州搭乘缅甸派来接运佛牙的专机飞到仰光。10月15日,载有佛牙的飞机抵缅甸首都仰光机场。仰光机场上人山人海,无数彩旗迎风飘扬。缅甸总统巴宇博士、总理吴努、陆海空三军司令、政军要员及各国使节都赶来欢迎。

  佛牙舍利在缅甸展出 8 个月后才送奉回国。佛牙留缅8个月里,上百万虔诚的缅甸佛教徒瞻仰朝拜了佛牙,人数最多时每天前来朝拜的信众数以10万计。

  2、佛牙舍利第二次巡礼缅甸 (1994年4月20—6月5日)

  事隔三十八年后,自1991年以来,缅甸政府曾多次向我国有关部门提出要求,希望邀请中国佛牙舍利再度巡礼缅甸。1994年2月,国务院予以批准。1994年4月18日以缅甸宗教部部长苗纽中将为团长的缅甸联邦政府迎请中国佛牙舍利巡礼缅甸代表团一行17人抵京。 4月20日,中国民航运送佛牙舍利专机正式起飞赴仰光,开始了中国佛牙舍利历时45天第二次巡礼缅甸的行程(45天取释迦牟尼佛在世说法45年之寓意),随机同行人员有中国佛牙舍利赴缅巡礼代表团(护送团和护持团。4月20日中午11点30分(北京时间13点)运载佛牙舍利专机平安准时抵达仰光机场,缅甸联邦国家主席丹瑞大将、副主席貌埃中将、第一秘书肯纽中将、缅甸联邦政府各部部长等高级军政官员、缅甸僧伽委员会主席和执行主席团成员均到机场恭迎佛牙舍利。佛牙舍利由神仙仪仗队和王族仪仗队护卫,用宝轿从机舱抬至香亭,仰光各界人士万余人身着节日民族盛装,采用传统的礼仪在仰光机场举行了热烈隆重的恭迎仪式,恭迎佛牙的僧俗诵经歌赞,法螺声、锣鼓声响彻机场上空,人山人海,彩旗飘扬,盛况空前。

  佛牙舍利除了在仰光和平塔大圣窟供奉,还在缅甸全国巡礼,吸引大批信众前来朝拜。 6月5日,佛牙舍利圆满结束了巡礼缅甸。据不完全统计,佛牙舍利在缅甸巡礼的45天中,每天24小时接受信徒朝拜,仅仰光和曼德勒两地的朝拜总人数就达300多万人。佛牙舍利在缅甸各地巡礼途中,载着佛牙舍利的车队走走停停,数不清穿过多林夕村寨。虔诚的缅甸人民,在哪里看到佛牙彩车,就在哪里拜倒,场面十分感人。

  3、佛牙舍利第三次巡礼缅甸 (1996年12月5日—1997年3月5日)

  在缅甸政府请求下,1996年,佛牙舍利第三次赴缅甸巡礼。同样是隆重的迎来送往,缅甸宗教部长苗纽中将为团长的佛牙舍利迎请团一行专程前往北京迎请。中国方面有中国佛牙舍利赴缅甸巡礼供奉代表团的护送团一行22人,护法团一行16人。团长由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刘书祥副局长担任,副团长由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乌兰活佛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法师担任顾问,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外事司安保枝副司长担任代表团秘书长。总团长由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刀述仁居士担任。

  三次佛牙巡礼缅甸大大增进了中国和缅甸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正如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赵朴初居士所说,“佛牙舍利三次赴缅甸巡礼供奉对加深两国人民和两国佛教徒的友谊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

  第一次佛牙舍利巡礼缅甸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它开启了新中国的“佛牙外交”,意义不可估量。“佛牙外交”既是对缅甸最早承认新中国的投桃报李行为,同时也促进两国双边关系的发展。中缅两国领导人以深邃的外交智慧处理两国关系,收获丰硕的成果:两国共同成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导者,最先解决边界问题,为建立深厚的“胞波友谊”奠定了基础。

  而第二、三次中国佛牙舍利巡礼缅甸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后,既宣传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也体现了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形象,更增进了中缅友谊。代表团的绝大多数成员是由中国佛教的三大语系的僧人组成,这既体现了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向缅甸人民宣传了中国的三大语系佛教,使缅甸人民在瞻礼佛牙的同时和与我代表团的交往中了解到中国佛教的现状和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所取提的巨大成就。所以,佛牙舍利巡礼缅甸对宣传中国、增进两国人民和佛教徒的相互了解与传统的“胞波”友谊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正如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在恭送佛牙舍利第二次巡礼缅甸法会上说道:“中缅两国人民和两国佛教徒同饮一江水,共念一本经,具有悠久深厚的传统友好关系。这次中国佛牙的成行,具有重大意义,标志着中缅两国友好关系正在全面恢复和发展,标志着两国佛教界的友好交流和合作已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这一盛事,将载入中缅友好光辉史册。”

  “佛牙舍利外交”既增进了缅甸民众对中国的情谊,密切了中缅双边关系。1990年代,缅甸军政府处境困难,国际社会的制裁使它处于孤立状态,经济社会发展受阻,在与民主派的对峙僵局中,它迫切需要得到民众的支持。如何争取民心?由于缅甸民众大多数为虔诚的佛教徒,而“政府也最能了解人民的愿望。......于是,尽了所能尽的一切努力,请求中国佛牙巡缅。” 佛牙舍利巡礼缅甸,无疑大大地增强了军政府的合法性。所以缅甸军政府领导人对中国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缅甸联邦主席丹瑞大将、副主席貌埃中将、第一秘书长钦纽中将等缅国家领导人第九次朝拜佛牙时,非常激动地对中国佛教协会刀述仁副会长说:此次中国政府把佛牙舍利送到缅甸巡礼,供全缅人民朝拜是中缅友谊的新的里程碑,说明中国政府对缅甸政府的信任与支特,也说明世界上只有中、缅两国才是真诚的兄弟。缅甸政府和缅甸人民非常感激中国政府的支持与信任” 。

  (二)佛指舍利外交:佛指舍利赴泰国供奉 (1994年11月29日——1995年2月29日)

  陕西法门寺的佛指舍利乃世上唯一的佛指舍利,已有2000余年的历史,它一直深藏于法门寺内,1994年赴泰国供奉为其首次出国,这成为中泰关系史上一件大事。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前任大使金桂华说:“中泰国关系中的佛门盛事,最可载入史册的,莫过于1994年11月西安法门寺的佛指舍利来泰供奉。”

  为了恭迎佛指舍利,泰国派出了以时任外长的他信和副僧王颂勒佛陀庄等为团长的代表团前来北京迎接。当佛指舍利抵泰时,曼谷机场人如潮涌,以泰国总理川?立派、副总理占隆?西蒙、空军司令西里蓬上将等为首的数千名各界人士举行了隆重的恭迎仪式。

  佛指舍利在泰国供奉期间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信众前往顶礼膜拜。泰国的媒体也做了大量报道,泰、中、英文报纸都配发照片作了详细报道,诸如“安排皇家仪式,盛大恭迎佛骨”;“佛指舍利抵泰万方钦仰,全国诸山大德齐集恭迎”,“花车护送游行首都,万人空巷夹道膜拜”等大标题见诸各大报端。泰国电视台、电台也对有关活动进行实况转播。佛指舍利赴泰国供奉在泰国民众中产生了重大影响 。金桂华大使说:中国法门寺佛指舍利赴泰供奉,充分展现佛教与外交的因缘 。

  (三)民间佛教交流活动:中国僧众在东南亚

  中国僧众在东南亚国家弘法、留学、修行,与当地民众交往密切,成为当地民众认识中国、了解中国的重要桥梁。

  中国大陆一些高僧大德前往东南亚国家弘法,既宣传了佛法,也体现了中国政府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于2009年1月4日发表公告,授予一批宗教人士各类国家奖,以表彰他们在弘扬佛法方面的杰出贡献。除缅甸多位高僧获奖外,还有11位国外法师获奖,其中包括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法师。2009年3月10日,一诚法师在缅甸新首都内比都举行的颁奖仪式上接受了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授予的“弘法功勋奖”。而学诚法师父则于2007年6月10日被朱拉隆功佛教大学授予教育行政管理名誉博士学位,成为我国大陆第一位获得外国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的法师。

  近年来,前往东南亚国家特别是缅甸和泰国留学的中国僧人不断增加。1996年,新中国建国以来首批赴缅甸留学的中国僧人来到首都仰光国立佛教大学,开始五年的留学生活。这是建国以来由缅方政府通过外交管道邀请中国僧人赴缅甸留学的先例,更是中缅佛教界的一件大事。五年后的2001年,他们学成归来,在留学总结报告中,他们指出:“现在我们能用缅文、英文和缅甸人、老外进行交流,借助于词典、字典,能用缅、英两种文字写信写文章,能读诵巴利文教教育的概况和上座部的修行特色。我们和老缅和尚、佛教界、老百姓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现在赴缅甸留学的中国僧人越来越多,有的是政府公派或佛教团体派送的,有的则是自费前往。笔者在缅甸仰光佛教大学参观时遇到一位自费前来修学的广东籍比丘尼,她说除了往返中国和缅甸的旅费需要自理外,她在佛教大学的食宿和学费全免。中国僧尼留学缅甸的目的主要有二:一为修学佛法,二为提高外语水平,包括英语、缅语和巴利文、梵文等。

  此外,缅甸和泰国都有国际性的道场和禅修中心,对外国信众开放,尤其是缅甸的禅修中心在世界上具有广泛的影响,每年都吸引世界各地大批信众前来修禅学佛。近年来还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佛教徒前往东南亚国家(主要是缅甸和泰国)参加各种各样的佛学禅修班,笔者在泰国和缅甸的佛教道场和禅修中心都遇到过不少中国人,其中既有居士,亦有僧尼,其中一些居士在缅甸和泰国短期出家,或十天、半月,或半年、一年不等。他们之所以选择在东南亚南传佛教国家短期出家,是因为在这些国家里,修行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出家是喜事,还俗也很正常,没有太大的社会舆论压力。而在中国,出家是一项十分重大的决定,一旦出家往往就意味着终生出家,一般人很难作出这样的抉择。在东南亚南传佛教国家,每个人可以视自己的心情随时出家,也可以随时还俗。这是一些中国居士选择到东南亚国家短期出家的重要原因。为了方便外国人在缅甸修禅学佛,缅甸政府设有专门的禅修签证,停留时间可长达三个月,期满后可视具体情况申请延期。泰国政府则对外国僧人的签证网开一面,居留十分容易。

  中国僧众在东南亚国家弘法、留学和修行,增进了汉传佛教与南传佛教的交流,也增进了两国民众的了解。

37

主题

176

帖子

177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7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0: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思考与建议

  从已有的佛教外交和民间交流活动看,佛教在增进东南亚国家民众对中国的了解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是其它的公共外交手段难以替代的。因此,有必要加强这一外交平台和通道的建设。为此,笔者提出以下两方面的思考和建议:

  (一)加深对佛教外交的认识、加强佛教外交工作

  政府部门和僧伽组织都应该加深对佛教外交的认识。只有充分认识到佛教外交的独特魅力,才能给予足够的重视,使之更好地发挥它的独特作用。佛牙舍利和佛指舍利外交充分展现了佛教外交独特的魅力。但是除了一些供奉舍利的佛事活动外,中国的佛教外交其实还有许多潜力可挖。

  首先,除了举办世界佛教论坛外,中国政府还可以考虑争取承办“联合国卫塞节国际佛教大会”这样的活动。卫塞节(VESAK DAY)是佛陀出生、成道觉悟、逝世的一天,于1999年被联合国定为国际节日,从2004年起,每年都举行“联合国卫塞节国际佛教大会”,吸引世界各国佛教组织和信众和专家学者和政要参与,迄今已经举行了八次,其中有七次是在泰国。越南于2008年争取到举办第五届“联合国卫塞节国际佛教大会”的机会,对宣传越南宗教信仰自由以及提升越南的国家形象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如果中国能够承办这一重要的庆典,其正面影响是可以想象和期待的。
其次,中国政府可以鼓励并资助中国佛教界与东南亚国家佛教界展开类似“世界佛教论坛”之类的活动,比如说可以举办“中国—东南亚佛教论坛”或“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对话”之类的活动,定期进行交流,从而带动双方民众的交流。

  第三,中国和东南亚南传佛教国家每年均有许多盛大的佛教节日活动,中国政府可以邀请东南亚佛教团体前来中国参与有关佛教活动,也可以派出代表团参与对方的佛教活动,以增进彼此的了解。目前现有的这类交流往往规模较小,甚至只有双方的僧众高层往来。中国应该考虑把交流的规模扩大,打造民间佛教外交的新图景。

  第四,中国应当有计划有组织地派出更多的高僧大德前往东南亚各国弘法,这是影响当地民众最为直接和最有效的途径。在这方面,台湾佛教界在东南亚的影响超出了大陆佛教界的影响,目前在东南亚国家较有影响力并从事弘法活动的中国僧人多来自台湾,来自大陆的相对较少。因此,我们应当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二)加强佛教英语人才的培养工作

  东南亚国家较有影响的佛教道场和国际性的禅修中心均以英文和当地语言以及巴利文作为沟通和修行的语言,因此,英语能力在佛教交流活动中显得十分重要。而语言问题是中国僧众对外交流的重要障碍。笔者在泰国国际丛林道场(Wat Pah Nanachat)看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欧美各国的佛教徒,唯独不见中国人。据说该道场有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华裔比丘,懂中文,中国佛教徒若有需要可以提前联系他当翻译。但一旦他闭关修行,道场便找不到中文翻译,中国佛教徒就难以参与道场的活动。而缅甸的各大禅修中心都聘请了懂中文的华人志愿者当翻译,但毕竟不如直接沟通方便。笔者在缅甸班迪达禅修中心(Pandit?r?ma Meditation Cent)遇到一位来自中国的比丘尼,她在禅修中遇到问题,请求笔者为她当翻译,向师父请教。

  为了更好地发挥佛教在公共外交中的作用,有关部门应该加强对僧众的英语培训工作。事实上,中国佛教界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2008年11月3日,首届“佛学英语培训班”开班典礼在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开班典礼,这个班系由中国国家宗教局、上海市民族与宗教事务委员会指导下,由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主办,上海佛教协会、玉佛寺和上海外国语大学具体承办的。这种形式的培训班在中国佛教界尚属首次,因此被誉为佛教界的“黄埔军校”。 2009年6月27日,首届“佛教英语培训班”结业典礼二十七日在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二十二名来自中国大陆各个寺院的年轻法师,圆满完成为期八个月的英语培训喜获结业证书。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总监净因法师认为首届佛学英语培训班“是中国佛教走向国际的重要起步,是中国佛教的黄埔军校” 而广东的六祖寺也在2010年委托暨南大学举办了佛学英语研修班。

  这些佛学英语培训班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规模小,收效慢。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加大力度,多管齐下提高中国僧众的英语水平:一是可以在现有的佛学院加强英语的教学工作;二是与高校联合办学,培训僧众英语人才;三是直接派出僧人留学。

  我们可以期待,当越来越多的中国僧众掌握了英语交流技能,他们在国际交流活动中将能够更加自如扮演友好使者的角色,为中国的佛教外交做出更多大的贡献。

13

主题

509

帖子

50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509
发表于 2016-11-15 20: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萨度 萨度 萨度
只问耕耘,莫问收获,花自然会开。

1

主题

41

帖子

4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41
发表于 2016-12-12 20: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萨度!萨度!萨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0-29 09:57 , Processed in 0.09658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