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1683|回复: 3

息苦之道

[复制链接]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发表于 2014-5-20 21: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natta 于 2014-5-20 21:24 编辑

息苦之道

(向智尊者文集《法见》)


一、宗教因苦而存在

解脱痛苦,是所有众生的愿望也是宗教的由来;如果没有痛苦就不会有宗教的存在。尽管每个人依着成长的阶段对苦的理解有所不同,但宗教最终目的无它,就是要解脱痛苦。在这个世界里,苦的范围与变化无穷尽,就如紧紧关住我们而毫无机会逃脱的铁围,要从其中挣脱有极大的困难。许多人努力找寻出路却徒劳无功,他们开始怀疑解脱的可能性。然而,希望与慰藉是人类成长过程所不可或缺,这也是为什么至今大部分人依旧相信有神论宗教对“信仰者将于来世而非今世解脱痛苦”的承诺。
不过,不满意这种说法的人逐渐增加,他们不再被来世的承诺所敷衍。今天,佛陀的教法不仅向任何愿意聆听者传布,也对这些抱持怀疑者、探求者宣说。它宣示着:“解脱是存在的,而且已经找到!我们可以在这一生、这个世界经验它,体悟它!”对我们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导向痛苦解脱的道路当然是长远且艰难的,但它已被彻底、翔实地记录下来,只要借着自己的努力就可以理解与实践。好处是,它提供了一个“渐次的训练、渐次的修习与渐次的增上”,让即使没有太多心力可以开始的人都能跨出第一步。

二、佛陀的教导核心——苦与苦的止息

有什么事情比息苦之道更急需被了解?有什么事情比追求解脱之道更急需去完成?如果你的房子失火,若生起任何不想逃离噬人火焰的念头与行为,岂不愚蠢?所以,佛陀说:
“不管现在或过去,我所教导你们的就是:苦与苦的止息。”
简短的一句话,开示了佛陀全部教法的核心。在四圣谛也可发现此二则清楚的开示。两千五百年前佛陀所宣说的四圣谛,两千五百年后的今天仍令人信服: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与苦灭道圣谛。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5-20 21: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atta 于 2014-5-20 21:23 编辑

三、四圣谛

(一)总说四谛


第一、第二圣谛论及苦,第三、第四圣谛则是苦的止息。四圣谛阐述如下:

1、        苦圣谛: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愁悲苦忧恼是苦;厌憎会是苦,爱别离是苦,求不得是苦;简言之,五取蕴是苦。
2、        苦集圣谛:即渴爱,它产生新的轮回,和欲望、欢愉紧紧结合在一起,且到处寻找新的喜乐。也就是对感官快乐的渴爱(欲爱)、对永恒存在的渴爱(有爱)、以及对自我毁灭的渴爱(无有爱)。
3、        苦灭圣谛:是对渴爱的完全灭除。对渴爱的瓦解、摒弃与厌离,从而解放和超脱。
4、        灭苦道圣谛:即八正道,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5-20 21: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atta 于 2014-5-20 21:33 编辑

(二)别说四圣谛

1、苦圣谛

苦有身体上与心理上的。身体的苦主要由老、病、死等三大“根本灾祸”所组成。老病死是生命过程里忠实的伙伴,彼此有着难解的密切关系。尽管生命可能充满喜悦与享乐,它永远以老、病、死终结;而生,也同样带着苦。不仅由于母亲生产的剧痛或新生婴儿来到世间所呈现出的不安,最重要的原因:生是老、病、死的先决条件,亦即成就整个苦链的因缘。此外,会产生苦果的任何事物,其本身就是苦。

心理的苦包括忧愁、悲伤、苦恼、绝望、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以许多不同方式呈现,随着种种的情境会经验不同深浅的痛苦。即使是最美好、高贵的方式,苦永远存在。

但是,生命的苦难道只有黑暗面吗?它应该也有喜悦与快乐吧!当然有。佛陀没有忽视这经验里常见的事实,然而他也看到一切的喜悦与享乐是虚无、变化与短暂。“任何虚无、短暂、容易改变的,都是苦。”也就是不圆满和不完全。不只感受及知觉如此,所谓“人”整体也是如此。到底什么是“人”呢?深入观察可见,它完全被分解成第一圣谛所提到的“五取蕴”(或五蕴),即色(身体或物质的形体)、受、想、行(情绪与意志,思维的进程,及不属其他类别的所有历程)、识。

五蕴不是独立且清楚分别的东西,而是因身心历程不同的呈现而有的名称,通常被称为“我”或“人”。如果根据五蕴来看这普遍认为不变且拥有本体的“我”,我们将看到每一个集蕴都是不间断的变化——不停地出现、消逝,一再地重复生灭。五蕴的所有历程都是无常的,毫无例外。现在,凡是无常的必定是苦;也就是说,就算不是直接经验苦(身体或心理的痛苦),每一个快乐与喜悦的无常本质也令它受到苦的侵袭。

面对任何无常且会产生苦的事情,我们不能说:“这是我,这属于我,这就是我自己。”因为所有的存在都是五蕴组成的,在这精神与物质变化的领域,没有人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任何被称为“我”或“人”的东西。所有的存在都是“无我”,也就是没有一个主体。其中没有恒常实质的核心,没有暂时或永恒的“灵魂”,即使最高层次的心理状态也没有例外。它更以组成五蕴的精神与物质变化为缘,所以也是无常。对于暂时组合的五蕴及不断变化的身心历程,“我”与“人”只是约定俗成的名称。

因此,所有的存在都是无常(anicca)、苦(dukkha)与无我(anatta),这是任何存在事物的三种特征或显著标记。尤其第三种特征“无我”——没有一个存在的主体或不变的本体,是整个佛陀教法的关键。“无主体性”使佛教和其它宗教或哲学体系有所不同,他们以种种方式主张实体“我”的信仰,相信个体或世界的灵魂。洞察无我(anatta)真理是佛陀伟大、独特、认知的成就。唯有了解“无我”的教义,才可说理解了佛陀的教法;也唯有透过正确了解无我,才能完全掌握苦圣谛的意涵与重要性。以下再次简要概述第一圣谛。

五取蕴以非佛教用语来说,也就是“我”和“世界”。五取蕴是苦,是有缺陷且不能令人满意的。“令人不满意”的完整意思是:看透且了解“事物没有实体(anatta)”的人,无法从中(五蕴)感到满意、平静或满足。

然而,“事物不断变化且没有实体”的真相使解脱痛苦成为可能。如果所谓的“存在”含有或潜藏着任何本体的永恒要素,解脱将是不可能的事。

2、集圣谛

上述将存在的五种状态视为“取蕴”;之所以称为取蕴,是因为无知的人们执取它们。这就是第二圣谛:渴爱(巴利语tanha,字义是饥渴,对存在的渴爱),是苦的因;抓取或执着是渴爱的呈现。无明者执取五蕴、渴爱五蕴,因为他相信五蕴是他的“我”,因为五蕴让他有机会接触到如此向往的俗世享乐。

有一个例子可以使我们清楚了解苦如何来自渴爱。一个小孩弄坏了他最心爱的玩具,必定会感到很伤心且哭泣,但是一个成年人会有类似的行为吗?显然不会,为什么?因为成人对玩具不再有任何的渴爱与欲望,他不会因玩具坏了而感到伤心或痛苦。由此可见,苦的真实原因就是渴爱——拥有某种东西的欲望,而非它破损的外相。我们渴求某种东西,因为我们认为它是愉快、合意的,因为我们看不到其中本自存在的痛苦,也不愿去思维它的无常。我们渴求,因为我们相信无常与苦的五蕴是“我”、一个“自我”,是快乐与享受。我们希望这个“我”去拥有被视为无常、苦、没有实体的一切,仿佛自己就是那想象中的主人。我们担心这个“我”,害怕老、病、死。我们害怕这些必然。

“渴爱”是世界的创造者;整个世界不过是渴爱的显像,生存意欲的具体呈现。我们的感官是媒介,满足渴爱的工具(因此他们本身是渴爱的所缘)。即便这感官的媒介功能丧失,渴爱也不会随之消失。一个失明的人仍旧想要看。就像木材不会被火毁尽,它只是变成灰;水不会被高温破坏,它只是变成蒸气。同样地,渴爱也不会随着身体的败坏而荡然无存。当这“工具”(即现在的身体)随着无常法则而损耗殆尽,渴爱会寻找一个新的身心组合,再一次掌握六种感官所缘的世界。这个贪爱、攫取与试图掌控不断消逝的无常世界(包括所谓的“我”)的游戏,只是再次成为徒劳无功的追逐。这可怕的生死轮回将不断继续,直到我们依着佛陀教导的解脱之道,究竟断除渴爱。这是佛教“再生”的教义。

再生的观念不可与印度“轮回”的教义相混淆。根据佛陀的教法,没有一个永恒的灵魂实体在生命与生命之间游荡。就如我们前面所了解的“人”,其所有精神与物质的要素同样都是无常。渴爱本身也不是一个个别的实体,而是基于其先前的条件不断生起。我们可以借由一个古老的譬喻来阐述再生的过程。如果用一根已燃的蜡烛点燃另一根,后者的火焰与前者不同的,不能说第一根蜡烛的火焰已经转移到第二根。然而,这两个火焰也非全然不受彼此影响:第二根蜡烛的火焰不会独自生起,它“因”第一根蜡烛而有,亦即第一根蜡烛为其“所缘”。两个相续的生命也有类似的关系:他们以极为重要的渴爱之流互为因缘,互相连结。

我们已经简要讨论再生的真相及其产生的原因。这种再生是由业力决定它产生的地点与环境,由众生先前的行为所决定。在西方,“业”梵语karma一字比巴利语kamma更为人所知,它时常被误解为一种人们无法逃脱、必受其支配的外来的命运。然而,并非如此。相反地,kamma字义是“行为”,别无它意。行为分为三种:意念、语言或身体行为。我们自己的行为决定我们今生与来世的再生,“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会一再重复他所做的行为”。一个表现粗俗、卑劣行为的人,为低下微劣所牵引,临终时便能抓住生存于低等世界的好机会;一个过着有价值生活且崇高思维的人,将投生在一个圣洁的世界。业的教义象征宇宙正义的法则,只有业可以圆满解释生命显然不公义之处。就像常常见到好人受苦,而无用的人享有好运,这两种情形都是先前行为所造下的后果。

现在犯下一个恶行,
就像鲜乳般,不会马上凝结;
业跟随着愚痴的人,
就像灰烬底下闷烧的火焰。
只要恶行尚未成熟,造恶者也可以活得很好;
一旦恶业成熟,造恶者将运行不遂。
只要善行尚未成熟,造善者也会过得不顺遂;
一旦善业成熟,造善者将可以过得很好。


那么,何谓善与恶?这人类古老的问题在佛陀的教法中找到了明确的答案。恶,即是不善业,是任何滋养贪爱、渴望生存的东西;依着不善业,妄我(我的假象)及对妄我的执取导致投生不善趣,由此有了更多痛苦。善,即善业,是减轻和究竟消除渴爱与妄我的一切。
   不善行为的三恶根,依其所有程度可分贪、嗔、痴。
   善行为的三善根是:
   不贪:出离、放舍、无欲、不执着、清净。
   不嗔:仁慈、原谅、慈心、悲心。
   不痴:警觉、知识、了解、智慧。

我们的行为“业”,是什么的指导及裁判者,它透露一个方向且关系到一种判决。业是导致存有与再生的法则,不止物质世界,它适用于所有的实在。只要不被同等力量的相反业力所抵销或减轻,每一个业就能产生最大且不可抗拒的影响。业力抵销与补偿的可能性存在每个时刻,因此也提供了解解脱与自由的可能性。将可能变为事实,取决于我们自身。

第二圣谛简要地说就是:苦不是“永久的判决”,它由某些条件所产生,因此最终也会消失。它并非透过人之外任何无从使力的对象的效应而生起;相反地,它由人自身内在的贪爱、对存有的渴望以及妄我而生起

3、灭圣谛

息灭欲爱,
静止有爱,
随贪、嗔、痴的毁尽,而出离轮回,
此即是苦解脱,亦即最高的目标——涅槃。

事实上,我们所能谈论的最高目标,只能借由说“涅槃不是什么”这些语辞来阐述。因为语言无法达到这种境界,它只能表达五蕴存在的世界,而这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圆满者已超越色、受、想、行、识的量度与认知。他就像大海般的深邃、无限与深不可测。

有些在某时候真正经验到内心平静、能随心所欲的人,对涅槃的体验可能也只有微弱的概念。难以用明确语辞描述的涅槃,却可以在此生当下被体验与证得,这就是所谓“现证涅槃”。证得圣果的人知道:“过去渴爱存在,是不善;现今渴爱不在,即是善。过去怨恨存在,是不善;现今怨恨不在,即是善。过去愚痴存在,是不善;现今愚痴不在,即是善。圣者以圣洁之心生安住于寂静与断灭、清凉与喜悦。” (AN3:66,《增支部》第19册280页)

生命的火焰平静地烧到尽头。当最后一生结束,圣者在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不再有来生,不再执取五蕴。若说这是“毁灭”并不恰当,纵然不存在,亦不能论定它已被毁坏。生命出现却又于下一刻消失的过程,只有断除其因(例如渴爱)才可能达到最后的终结。“苦随着一切止息而止息。”另一方面,把涅槃解释成“永恒的存在”,将它视为未曾有、高贵的精神状态,也同样是不正确的。任何与精神、心、意识有关的一切,即使在最微细的状态(色界、无色界),都仍在五蕴的范围之内,因而不能属于解脱。

这是平静的,这是最崇高的,即所有业行息止、再生本质弃舍、渴爱消逝、舍、灭与涅槃。(AN3:32,《增支部》第19册194页)
无与伦比的安稳——不灭,是最崇高的寂静。
了悟一切苦的止息,即是最崇高神圣的智慧。

4、道圣谛

通往苦的止息、朝向最崇高寂静涅槃的道路是八正道: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及正定。

此途径的八个阶段不能以一个接一个的前后关系来了解,它们是统一的个体、有组织的整体。例如,正见为首,因它是一切善的基础,每一个道德行为必须要有最低限度的正见。不过另一方面,最高层次的正见是修行圆满的阶段,完全体现八正道的结果:直接导向解脱的深刻、理性的智慧。

八正道通常被分为戒、定、慧三学,依此次第而达到究竟圆满。正语、正业、正命,属“戒”的部分;正精进、正念
正定,属“定”的范畴;正见、正思维,属三学的“慧”。

(1)慧学

i.        “正见”在其最高意义上是指对四圣谛的了解。即使对佛陀教法不熟悉,也可能拥有某种程度的正见。例如道德行为,即使以错误的方式来解释它,这也是以道德世界体制的认可为依据。就算一开始纯粹是智性或直觉的理解,正见为首的原因:它提供了动力与刺激,往八正道起程。

佛陀的教法中,知见的重要性可由下面这段重要开示得知:

   不要被道听途说、传统、传说或流传下来的圣典所引导;不要缘于推论或逻辑的推断;不要因为先入为见、单纯的可能性;也不要因为老师的权威。唯有当你们知道那些事是善的、有益的,是智者所赞叹的,且依之修持可以带来幸福、快乐。那时,应该使那些成为你们自己的事,并奉行于生活中。(AN3:65,《增支部》第19册271页)

ii.        “正思维”有出离思维、无嗔思维、无害思维三种。当经常培养这些思维方式,并一再于自身熟练、酝酿,我们就能在适当的时候依彼而行。因此必须练习舍离,练习自在且自愿地放弃自己的欲望。“放弃不属于你的一切!这将会带给你永远的幸福与快乐!”对于无关、敌对或不友善者,我们也应该练习仁慈及善行。人必须对任何暴力心怀厌恶,并努力避免所有对别人的伤害。

(2)戒学

iii. “正语”意指不说谎、 不两舌、不恶口及不空谈。
iv.“正业”意为不杀害、不偷盗、不邪淫。
V. “正命”是不从事伤害其他众生的职业(例如贩卖有生命的众生、肉、酒、毒品与枪械等),也不从事屠夫、猎人、渔夫与雇佣兵等职业。

(3)定学

vi. “正精进”包括四正勤,意指(a)借由正确的感官抑制和自我控制,努力避免尚未出现的不善念生起;(b)努力速断已生起的不善念;(c)努力让尚未出现的善念成熟;(d)努力维持已生起的善念头。
即使没有系统地培育特殊定力,透过四正勤在各方面的自我训练也能产生很大的价值与助益。

vii. “正念”由四种心理活动(四念住satipatthana)所组成。四念住在佛教的心智训练里拥有显著的地位,此处无法详说,其内容分别为:身念住、受念住、心念住、法念住。
正念是对身口意三业警觉、明了,因此正念对于任何内心的发展,犹如每日生活必需一般。它是道德净化与内心专注(禅修)的基本工具,也是清楚了解实相的关键,苦缘此而得到解脱。

viii. “正定”,定是心稳定地专注于单一所缘上。当这所缘是崇高的、善的,尤其于追寻佛陀所教导的解脱目标有所助益时,就是在修习正定。心的宁静与愈来愈深入洞彻所缘的能力,是定力更进一步的特征与成果。就这点意义而言,正定为成功迈向正道的必要条件。

正定在狭义上和禅修领域有关,尤指四种禅定(jhana)。这些特别强而有力的禅定状态,伴随着不可思议的清净与庄严乐受。在这样的禅定中,思维与见解、身心的苦与乐都逐渐消融,直到第四禅唯独获得舍心寂静。不过,这些禅定境界是短暂的,它们有助于解脱痛苦的练习,但并非绝对必要。另一方面如前所提,正定是修道的必要条件;唯有透过正定,才有可能发展深刻透彻的知见,永远摧毁所有存在的束缚。

佛陀所彻底证悟的八正道,令人可以觉知,产生和平、洞察力,趋向觉悟、涅槃。佛陀已经发现、建立与开示了一条未曾被发现的道路;他经历这条路,他通晓这条路,他是这条路的导师。

然而,路要跟着走才有用。倘若我们想逃离世间苦的火宅,只有赞叹或谈说这条可以趋向自由之路是没有用的。必须下定决心跟随它,必须亲身走去,没有人能代替。这是佛陀之所以说“我能为你们做的就是指出圆满者的道途”的原因。

这条路漫长而且一点也不容易,但当攸关痛苦能否彻底解脱时,怎么可能太长或太困难呢?一旦真正观察这水深火热世界所有可怕的可能,将明白最终依旧别无选择,唯有现在开始走这条路,就在当下。从步伐迈出的刹那,我们也将开始体验这趟旅途的美好,看到每一个成功的脚步如何化为喜悦与活力的源头,让下一个脚步更加从容。

同样,这条路并非只提供给隐士或比丘们,任何生存在这世界的人依然能够大大地实践它。是的,这条具有更纯净道德的道途将带来现世的安乐,一位已经如实知见的修行者却不会为此所误导而停止进一步的努力。在戒定慧三学中,必须先克服内心主要的障碍,清除最严重的染污,才能进一步跨向更光明的未来。追随佛陀明确的指导必定会成功。

已经很多人证得涅槃,
当今明智地努力着、无惧地坚持着的行者,
仍能证得它:
唯有断除“妄我”假象者,才能获得胜利。

10

主题

235

帖子

235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5
发表于 2017-9-15 12: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大作,赞叹,赞叹!
原来好文章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10-17 22:45 , Processed in 0.05872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28 Theravada Buddhis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