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2775|回复: 17

蜕皮

[复制链接]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发表于 2014-5-30 15: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natta 于 2014-5-30 15:51 编辑

蜕皮

向智尊者文集《法见》

一、前言

最古老与最具特色的《经集Sutta Nipāta》,是一首深深策动人心的自由之歌。这部古籍中的偈颂,激励我们舍弃那因生活与思维的积习而不断增高、用以禁锢生命的围墙,也召唤我们要从情感的束缚以及无数的妄想和希求中解脱出来。

对自由的呼唤永远都是时候!因为在我们的生命里,不断地将自己绑在各种事物上,或是在各方面受到他人与环境的约束而习以为常地生活,无法全然远离。事实上对于相反的倾向,消耗体能般将自己“束缚”在一项有意义的工作与责任或高尚的人际关系上,是一种必要的方法。就像步行时的肢体动作,不仅在于抬高和伸展脚的“放松”动作,也包括将脚放低与平稳落地的“收紧”功能。同样地,心智的运作也一样需要支持、提升与进步。

但是,当享有安逸稳定的生活时,也很容易忘记要继续向前。我们宁可“巩固自己的阵地”,改善并美化那用习惯、想法和信念为自己建造的牢笼。一旦安住于自己习惯的生活与思考方式,就愈发不会为了那充满种种危机和不确定性的自由冒险追求,进而放弃它们。真正的自由加诸于我们身上的,是永远不同且责任重大的抉择所带来的沉重负担;而这些抉择必须由正念、智慧和慈悲来指引。很少人愿意接受这种重担,相反地,它们宁愿接受别人给予的规则,并受制于私欲和社会习俗的牵引与束缚。随着习惯内外受缚的生活,便产生了如埃力克.佛洛姆(Erich Fromm)(1)所谓“对自由的恐惧”。假如让这份恐惧持续并生根,必然会使社会和文化萧条沉滞,也让我们内在的成长与创造力失去活力。在停滞的状态下,有毒成分将会危害全人类无论是身体与心理、社会与心灵的健康发展。同时,这也印证了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2)所说的:“死水生毒害。”

有些人肯定生命,并想保护人类免于因自己生理或心理的毒素而衰败;他们也都必须舍弃对自由的恐惧,并迈向自由的崎岖道路。这条道路之所以崎岖,是因为它要求我们捣毁自身所造贪与嗔、偏见与教条的桎梏,这些被我们愚蠢地视为珍品的束缚。一旦能如实知见它们是获得真正自由的障碍时,这项舍弃的艰辛任务当下即变成一种快乐的体验。

然而,《经集》不断告诫我们有关自由的错误见解。只依照自己任性的突发奇想与欲望(chandagū,913颂),受它们牵引(chandānunīto,731颂),这并不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也不在那些只寻求以一个束缚换取另一个束缚的人身上。

     因为渴爱新的,而舍离了旧的,
     渴望的追求绝无法从束缚中解脱;
     那只是放手重新抓取,
     犹如猕猴攀捉枝条,放一取一。(《经集》791颂)

人类总是需要立法者与解救者。后面作为简陋献礼的文章,是为了重复伟大解救者佛陀的开示。

紧接着是对《经集》第一经《蛇经》的随兴深思,间或散置从佛典中掇拾而来的片段,希望有助于阐释这些偈颂。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5: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蛇经》

1、忿怒一旦生起,
     他能将之调伏,
     如及时解药,
     抑止了迅速蔓延的蛇毒。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2、他完全拔除贪欲,
     如潜入池中将莲花连根拔起,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3、借由枯竭渴爱湍急之流,
      他将之完全断除,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4、他完全消除我慢,
      如洪水冲毁脆弱的竹桥,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5、他不在诸有界中寻找核心或实体 ,
      因那犹如于无花果树中寻花儿般徒然,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6、他心中没有忿恨,
      超越所有的“此”和“彼”(3),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7、他已烧尽恶念,
     于其心中完全将之断除,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8、他不急亦不缓,
       完全超越世间,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9、他不急亦不缓,
       他明了此世间“一切皆虚妄”,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10、不急亦不缓,
        少欲的他,明了“一切皆虚妄”,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11、不急亦不缓,
       离贪的他,明了“一切皆虚妄”,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12、不急亦不缓,
        离嗔的他,明了“一切皆虚妄”,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13、不急亦不缓,
        离痴的他,明了“一切皆虚妄”,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14、他没有随眠烦恼,
       诸不善根已除,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15、他没有心怀任何可能使他轮回的不安,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16、他没有心怀任何使他受制于“有”的欲念,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17、他舍断五盖,
        度脱疑惑,平静,内心无有芒刺。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6: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atta 于 2014-5-30 16:29 编辑

三、有关叠句的反思

《蛇经》中的叠句(4):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一)        蛇喻

  《蛇经》中每首偈颂最后一行所提到蛇蜕旧皮的譬喻,上座部古德解释如下:
   蛇依据四种情况蜕去旧皮:1.遵循所属物种的法则;2.由于厌离;3.借助支撑物;4.付出努力。

1.        蛇属于细长体型物种的动物。它不离其所属物种的五个特征:生、死、冬眠、独与同种交配及蜕落旧皮。因此,蛇蜕皮是遵循它自己的法则。
2.        但在遵循物种法则的同时,蛇也出于厌恶而蜕落旧皮。当旧皮已经脱离一半的身体,另一半仍附着时,蛇会感到厌恶。
3.        在这种厌恶的心态下,蛇会将身体支撑在一块木头、树根或石头上。
4.        此时,蛇会努力使出全力将尾巴缠绕于支撑物上,用力地呼气并胀大颈部成兜帽状,然后将旧皮完全蜕去,自由地到它想去的地方。

比库也近似如此。他所属的“物种法则”是戒律。由于坚定受持戒律,并了知当中的苦,面对由种种产生痛苦的自他存在,由种种对立冲突所构成的“今生和来世之衰损旧皮”,比库开始感到厌恶。他生起厌离心,并寻求善知识(有智慧的老师与禅师)的协助,借由“正精进”鼓起自己最大的力量。他将昼夜分成六等分:白昼时他经行或禅坐,远离障碍净化自心;初夜、后夜也是如此,中夜时分才躺下休息。比库如此努力奋斗:他结跏趺坐,就如蛇弯曲尾巴;他提起所有持续不懈的力量,如蛇用力地呼气;他也致力深观,如蛇扩张它的兜帽;他舍弃今生和来世,正如蛇蜕去旧皮。如今,他卸下重担,进入诸蕴灭尽的无余依涅槃(anupādisesa-nibbānadhātu)。(《经集注》)

蛇依照所属的物种法则,丢弃那已成负担的旧皮。它欣然蜕去的是老旧、成熟的皮,如此,终于可以认真地步上解脱之道(yogakkhema)(5)。比库每天修行舍离那早就了解、实际上不属于“自我”的事物,如此慢慢减弱对自我与世界的束缚,紧握的执取愈来愈松,直到如同蛇的旧皮一样毫不费力地脱落。正如佛陀所说的譬喻:斧头的柄会因不断地使用而耗损;最坚牢的缆绳会因不断地风吹、雨淋、日晒,而变得十分脆弱,最后终将断裂。同理,不断地舍弃、不断地放下,渴爱与无明那坚牢不可破的束缚也会变得脆弱不堪,终有一天自心中完全脱落。

“蜕皮”的方式没有扭曲本性,它是一种受自然规律支配的成长过程,不再是被执取的对象,一如旧皮不再附着于蛇身一样。只有以这方式,人们才能征服强而有力并深植于心的冲动与妄想。在究竟解脱的行为中,不需猛烈破坏尚未脱离现有的身心结构或连接十分松弛的任何束缚。这没有意义的外壳及长久隐藏于身心自性里虚妄自我的空洞概念,只需要有力的肌肉做最后一点努力就能摆脱。

如今摆在禅修者面前的如同蛇的旧皮,是一堆毫无生命、肤浅与错误的思想结构。“我”和“我所”这骄傲又不实在的想法,一度看来充满迷人的风采。如今这种错觉不再出现,崭新的“皮”已然成长,同样是由于不完美的语词所组成,它却不再有我慢、渴爱与邪见的虚妄色彩。人将能如实知见身心,不再错误地理解身心,或期待它所不能给予的永恒安乐。包覆着忧恼、恐惧、挫败和贪得无厌的渴爱等如此巨大的包袱将被舍弃!若能蜕去不属于自我的执着,心就会变得多么轻松自在啊!

真正必须蜕去的,是根源于妄我的执着。在完全舍断执着之前,妄我仍然借着我慢、渴爱与邪见三股强烈的力量对身心紧执不舍,这三股力量也同样滋养着妄我。即使理智上已放弃有关自我的邪见,但我慢和渴爱二者已强烈到足以将身心(或身心的某部分)与虚妄自我视为同一体。

这个认同必须在三个阶段中消灭,直到视身心如同佛陀在祗陀林中拣起的枯叶一样:不属于我。当时佛陀问比库们,这些树叶是比库们的自我或是比库们自我的财产。比库们回答:“这些树叶当然不是我们,也不属于我们所拥有的任何东西。”佛陀于是说:“所以,比库们!舍弃不属于你们的东西!舍弃一切对色、受、想、行、识的执取。”(MN22,《中部》第9册200页)(1)

就如那些枯叶或任何无关紧要的生活琐事,放弃那些显然与我们也无意义的东西当然容易,放弃心爱的东西或深爱的人则比较困难;而最棘手的,是舍离身体与感官的欲乐、自身的好恶、思想的知性之乐以及根深蒂固的习气与习惯。总之,舍断所有本能地、无疑地视为“我们自己的”事物,是最困难的。所有这些构成假想“我”的要素明显变化着,有时是迅速与彻底地变化,有时我们的好恶、习惯与思想甚至作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但我们仍继续尽力地将那些心的新状态视为“自己”,好像他们是过去的我一般。自我的错觉如此顽强,因此也难以破除。佛陀为这最艰苦的工作如此嘱咐:

    放弃所有不属于你的!哪些是不属于你的呢?色不是你的,放弃它!你会因此得到利益和快乐。受、想、行、识不是你的,放弃它们!你会因此得到利益和快乐。(MN22,《中部》第9册200页)

在此,我们必须记得舍弃五蕴执着,而且一步步慢慢来。我们不可以期待习惯性的好恶、知性之乐与欲望立刻消失,更不能也不应该用暴力来摧毁它们。物质与精神滋养的摄取逐渐形成这看起来坚固且明显的性格。一天中无数次地,我们反复接近与吸收欲望的物质与精神的对象,使它们一个接一个成为“我们自己的”,并相信它们就是我们自己的。如今,这一连串累积执着与自我认同的过程必须用渐进舍断的方式来逆转,借由消解或停止错误的认同来达成。佛陀的教法主要包含了有助于完成逐一舍离的种种方法,借之能正确地生活与思考。蛇蜕皮的譬喻就是其中之一,这个譬喻教导我们许多事情。当中某些深思的方式,对我们也有所帮助:

1. 看着包裹身体的皮肤,是如此坚实细密、健康地存在着,温热的血液在皮下搏动。现在想象它静置在面前,空洞且松软,像蛇丢弃的旧皮一样。借由这种方式,你可以观三十二身分中的皮肤特征,这是佛陀所推荐的一种禅修法(2)。当它栩栩如生地在心中映现时,有助于疏远并舍离对色身的执着。
2. 正如蛇在蜕皮时毫不犹豫地履行生物学的“物种法则”,对于正见实相需要放弃的行为,真正的出离者也会毫无踌躇或逃避地断然舍弃;正如蛇不会为失去的旧皮悲伤,真正出离者也不会感到后悔,因为他已舍弃毫无价值与实体的东西,并以新的、更美的东西取代:放舍的快乐、获得自由的兴奋、内观的寂静、心灵净化与平静的光辉。这种新体验所渐渐增强的力量,会使通往究竟解脱的道路愈来愈清晰。
3. 根据注释,当旧皮尚未完全蜕去,还有一部分附着于身体时,蛇会对它的旧皮感到厌恶。同样地,佛弟子对残存的执着、烦恼也感到厌恶,因而迫切地想要为究竟解脱而努力。这种厌离是逐渐舍离的征兆;因日益知觉到蕴藏在尚未除去的烦恼中对自他的过患,而增强了厌离的动力。面对这些过患,人类轮回的困境只有增加愈来愈多的痛苦;当内心修炼和道德净化愈提升时,对修炼和净化的障碍就会愈嫌恶。因此,佛陀劝告他的儿子罗睺罗:“增强你心中的厌离。”(《经集》340颂)

在佛典里,“厌离”(nibbidā) 不仅常被视为迈向完全舍离之路的必经阶段,也是助力。当禅修者对一切缘起现象没有喜乐感受,觉知到轮回里的过患与苦难时,八观智中的厌离随观智(nibbidānupassanā)便相应生起。佛陀在很多经文中开示,当弟子观身心为无常、苦、无我时,会生起厌离,由于厌恶而离贪,由于离贪而解脱。八支圣道之所以受到赞扬,因为它导向彻底地厌离世间,导向离贪、灭尽、寂止、证智(3)、正觉、涅槃。

当内观加深、加强时,此处所称的“厌离”,失去了嗔恨与厌恶二种强烈的情绪色彩,而转为一种从物欲和自己的余习中撤离、疏远及转向的表示。

4. 正如蛇以石头或树根支撑,努力地舍弃旧皮,同样地,古德说精进的弟子努力朝向究竟解脱时,应当善用善知识的协助。我们要从欲望、脆弱与顽强习性的沉重负担中获得解脱,而善知识警惕的关照、明智的建议和作为激励的楷范,对于我们完成此艰巨工作有决定性的帮助。

佛陀时常明白地赞扬善知识的价值。尽力侍奉佛陀的阿难尊者曾说,善知识是“梵行之半”{成就梵行(一半)需靠善知识的力量};他认为,他已充分地赞叹了善知识的价值。佛陀回答说:“阿难!别这么说,别这么说。有善知识、善同伴、善同事者,才是圆满梵行。”(《相应部》第17册116页)如果善知识对比库的修道生活仍具意义,在现今充满了残酷与危险、挣扎与诱惑,且无可避免地会接触到愚人与恶棍的世俗生活里,我们有更多必须珍惜善知识的理由。如此稀有且珍贵的善知识,实在是这个世界所能给予我们少许的慰藉之一。然而,除了友谊的慰藉之外,倘若没有蒙受佛陀所传递离苦达究竟解脱的慈悲教法,这更伟大的抚慰,那么我们的世界将真的很“悲哀”。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6: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比库的意思

此处“比库”一词,与《念处经Satipaṭṭhāna Sutta》古注书所解释的意义相同:
“比库”一词,是指认真致力于完成教法的实践者。其他如天神和人也认真地努力要完成实践教法,但因为比库借由修行而有杰出的成果,佛陀因而提到比库......事实上,不论神或人,任何追随教理者都称作“比库”。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6: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今生和来世(ora-pāraṁ)

什么是我们最后应该放弃而不会有遗憾的?本文称之为“今生和来世”,其巴利语原指河的两岸。“今生”是我们以人身经验的现世;“来世”是指轮回生命里由业所引导、超越此生的任何世界。它可能是一个如天堂般幸福或像地狱般痛苦的世界。对来世任何世界的众生(其存在如同地球上的生命一样)而言,唯有涅槃(nibbāna)“超越存在”。

“今生和来世”一词,也应用于我们心中惯性运作的各种分别、二元与各式各样的对立,如优劣、内外、好(乐观)坏、接受与拒绝等。简言之,这象征着一场不断循环的对立游戏,它以无法解决的不满、失望和痛苦来持续生命的追求,佛陀因而要求我们舍弃它。

超越对立、舍离“两边”,是《经集》重复出现的主题之一。种种对立构成我们的念头、态度与感受,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殊胜与低劣”。人类凭借这二分法,发明了无数宗教、伦理、社会和政治的教条与理论。这两个语词的定义千差万别,在放弃低劣并坚决唯独执取自我所谓“殊胜”、“较殊胜”或“最殊胜”的这点上,却是一样的。

自己的意见是“最殊胜的”,
自己所认为的是“最好的”,
其它的则贬斥为“卑劣的”,
如此,一个人将无法远离争论。(Snp.796,《经集》第27册231页)

然而,任何世俗或宗教人文关怀的领域,一旦执取“殊胜与低劣”的分别,必定产生痛苦。当执着于任何“殊胜”的事物,这事物若改变了,我们会感到悲伤;若是我们的态度改变了,将发现自己感到不安与不满。

但是,尽管不断地体验无常以及先前的失望,我们仍然心怀妄想 ,希望所珍爱、执着的事物永远同在。只有那极少数“眼中有微尘或无尘”的修行者了解,这场对立游戏的本身是永无止尽的,而佛陀已指引我们解脱的方法。伟大的解脱者佛陀指出,通往真正自由之路在于放弃二分的两边;他甚至强调自己的教法只是为渡河而造的筏,而非为了让人执持不放:

弟子们!了解“佛法如筏”的比库们,即便是善法,都应当放下了,更何况是错误的教义呢?(MN22,《中部》第9册184页)
弟子们!你们看过任何我不曾要求你们断舍的或粗或细的烦恼吗?(MN66,《中部》第10册215页)

总之,大家应该清楚了解并牢记在心:放弃两边、超越对立是结束漫长旅程最后的目标。因为这段旅程必然要经历轮回的浮沉,旅人将一再与对立的游戏相遇,他必须在这当中抉择,确定自己的价值观。当配备不齐全且双翼软弱无力时,不要奢望在对立的领空翱翔,否则命运会和坠落的伊卡洛斯(Icarus)一样(6)。旅人一度必须尽其所知所能,坚定地选择“殊胜”以对抗“低劣”,从法的立场依循有益的事、避免有害的事。但是他应将自己的选择与价值观视为一艘筏,不对它们产生执着并随时准备丢弃,以投入下一阶段的旅程。当仍处在世俗的层次时,绝不能忘记或轻视存于心中的“低劣”(本性的黑暗面),必须以谨慎与坚毅学习明智地处理。

为了渡过生命的海洋并安全抵达“彼岸”,于顺逆水流中航行的技术是必需的。然而,在适应内在与外在的涌流时,我们必须随时提高警觉;水流间或可能威力强大,我们必须知道抵达它的时机。有时必须以正精进来防范或克服邪恶,并导引、维护善法;有时则必须善巧地抑制过度、不耐的激情,回到虚心接受的态度,容许内在的成长过程依其自身的速度趋向成熟。借由经过善巧引导的调适,我们可以学习平等地看待各种情境的两边——自身性格与客观环境的二元性。只有面对、了解生活经验中对立的两边,才能掌握而终于超越它们。

熟练地回应对立的游戏,将使人借由截长补短了解如何平衡、调和并增强五根(indriya)。当两个相同的正向性质(如精进根与定根)出现时,我们很自然倾向于加强弱者,而非消弱强者的力量,如此在更高层次上重新建立诸根的平衡。只有高度发展的诸根达到和谐平衡,才能往下一个阶段(超越两边)前进,也就是对于明显对立的最终领悟与调御;明显对立如刚毅与温顺,只有在孤立或不平衡时才显现其对立的特质。

当这种动态而非静止的和谐,达到如解脱者阿拉汉平等心与舍心的圆满时,其寂静比任何凡夫所能想象的更广大深远。
在生命的迁流变化中,面对自己的经验范围可能发生的问题和冲突,阿拉汉的舍心在情绪层次上表现出完美且坚定不移的平衡。这种舍心并非冷漠的疏离,而是对各种情况的平衡反应——一种有智慧与慈悲所驱使、引导的反应。

阿拉汉的舍心在意志与活动的层次上没有偏爱,同样以智慧和慈悲谨慎选择行动与不行动,抉择时仍是圆满平等的呈现。

认知和知识的层次上,他的舍心以专注、实事求是为依据,对每个情况或想法作出公平的判断;这平等的洞察力,使他免于落入偏激观点的陷阱。

以上是从三方面来谈阿拉汉的舍心,它们具体表现出超越偏激与对立的中道。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6: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偈颂的结构

《蛇经》里每一首偈颂的叠句“舍断今生和来世”,与偈颂前几句(巴利文中为一、二句)所说“舍去某些态度、见解上基本曲解的内在烦恼”有关。这关联背后隐含的是,只有在偈颂前几句所提到的烦恼完全灭除(asesaṁ,灭尽无余),如第二、三、四颂中明确陈述的,才能超越陷入这些烦恼的对立。唯有完全灭尽,才能连根拔除胜劣、粗细及明显与潜藏的烦恼。些微的烦恼未除,就足以让对立的游戏死灰复燃,极端再现。没有一组对立能排除彼此所带来的影响,并保持同样的强弱程度。至于烦恼的程度、内在品质的评定与这些烦恼会导致投生何趣,则在“胜”与“劣”之间不断地起伏变动。

只有完全根除烦恼,才能结束轮回,结束今生和来世;只要烦恼继续存在,“胜”与“劣”就会不断变动。当烦恼连根拔除时,即超越今生和来世,留下的只是一些空洞不实、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正如蛇蜕去旧皮”。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6: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atta 于 2014-6-3 14:06 编辑

四、对《蛇经》中偈颂的反思

(一)忿怒

     忿怒一旦生起,
     他能将之调伏,
     如及时解药,
     抑止了迅速蔓延的蛇毒。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如蛇蜕去旧皮。

第一首偈颂把忿怒(强烈的生气或盛怒)比喻为一个人被蛇咬后,蛇毒迅速在其体内蔓延的情况。蛇(至少某些品种的蛇)总被视为易怒的有毒生物。忿怒是一种嗔恨的结果,是一切邪恶与痛苦(4)的三个强大根源之一。“嗔恨”(dosa)一字涵盖一切的憎恶,从最轻微的不喜欢到最强烈的暴怒。事实上,在巴利经典的偈颂用字kodha,实际意指“遍及一切的反抗情绪”,然而考虑到使用相同譬喻的第六偈颂“忿恨”,属于较和缓的形式,所以此处选用“忿怒”这最强烈的意思。

不善根里,佛陀说嗔恨“是重大的弊害,但(比较)容易克服的”。(AN3:68,《增支部》第19册285页)可能由于这两个理由,因此在随后偈颂的其他烦恼之前,先讨论嗔恨。嗔恨的结果使它成为一个很大的弊害;比起三不善根中的欲贪,嗔恨的存在造成更大危机:直接陷入野蛮举止的最恶劣情绪与堕入恶道。另一方面,嗔恨相对比较容易克服,因为它造成内心的不愉快,与人类普遍追求快乐的愿望背道而驰。唯有对于那些已经了解净化内心的必要并愿意在这方面努力的人而言,嗔恨“不难克服”。相反地,对于那些完全认同自己的嫌恶、或甚至想为发脾气找正当理由的人而言,嗔恨不只是难以克服,还可能因而强化成为易怒的个性。

正如被蛇咬到需要紧急治疗,以免毒液快速扩散全身,任何生起的忿怒亦应立即抑止,以免爆发为恶口、暴行等可能的严重后果。

真正能对治嗔恨的解毒剂,是慈心(metta)、耐心、宽恕及同情。然而,除非心受过良好的训练,实在很难在骤然震怒时立刻以慈悲的念头取代。尽管如此,心仍立即踩煞车,并迅速抑制生气的念头(5);若不这么做,可能会因为不断爆发的怒气导致情况完全失控。这种暂时抑止忿怒的方法,与《中部》第二十经所提到去除不善念的第五个方法相同(6)(《中部》第9册168页),也就是强力地抑制忿怒;借由如此严格管制的举动,争取时间让心情平静下来,仔细思考并冷静地面对情境。这样镇压下来的怒气仍留有余烬,将来可能会爆发得更为猛烈。因此,必须在当天找个安静的时刻,用适当的方法完全消融怒气。对于这点,佛法能够提供许多帮助。

嗔恨和贪一样能使众生牢牢地绑住彼此,经由生生世世的冤冤相报而拖累彼此。一开始可能发生在“今生”或某个投生为人的来世。而持续存在的嗔恨包藏着绝对的危险,使怀恨者堕落次于人类的痛苦世界(人道以外的世界),或投生为阿修罗(好战、自傲且主张侵略的天神),其中一些似乎相继转世为人,成为强大的征服者和统治者。

嗔恨与忿怒所激发的暴力巨浪与侵略的强力风暴,一次又一次地袭掠人类的历史,并留下肆虐的痕迹。由嗔不善根所产生的动乱已展现出各种形式:种族的、国家的、宗教的、阶级仇恨及其他各种派系与政治上的狂热。那些渴望成为领导者的人早就明了:以“共同的仇恨”为旗帜比用“分享的爱”来号召人群更为容易。这些领导者总是不择手段利用他们的知识,以达成宗教炽盛的野心与权力欲望的目的;甚至为了发泄他人或自己无法抑遏的嗔恨,而利用几百万人作为工具或使他们成为受害者。数不清的悲剧如是发生,至今仍是如此,历史课本与每天的日报即足以证明。如今人类面临致命的危机:由于现代科技的暴力和侵略所导致的彻底毁灭,以及透过现代大众媒体与微妙的心智操控,造成嗔恨的气氛四处扩散。

所以,我们其实有充分的理由去抑止个人的忿怒,并协助社会降低忿怒。在今天的世界里,减少嗔恨和暴力的呼吁不能再被视为不切实际的教化而加以拒绝。于个人与全人类而言,减少嗔恨已成为现今我们身心生存的问题。

然而,一位“于小罪见怖畏”(《长部》第8册72页)并知道“即使是微细的怨恨,一旦持久也可能成为强烈的嗔恨与暴力”的人,会认真努力地去除任何嫌恶的根源。此是解脱道的第三果“不来”(anāgāmitā)阶段的成就。在此阶段,不再回到欲界的“此生”,并确保“来生”色、无色界“有”的灭尽(7)。

若你想快乐地生活,必须克服忿怒;
若你不想再悲叹,必须克服忿怒。
彻底击败带着毒根、极度狂热和致命乐趣的忿怒,
是圣人称许的杀戮;
为了不再悲叹,你必须将之灭除。(SN11:21,《相应部》第13册401页)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6-3 14: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贪欲

       他完全拔除贪欲,
       如潜入池中将莲花连根拔起,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此处将贪欲(rāga)比拟为美的象征——莲花,因为莲花的美很容易令人忘记:感官所陶醉的妩媚花朵将很快枯萎,失去其美丽和吸引力。但光是觉悟无常还是不够。只要贪着的力量持续,它甚至还能增加其魅力,而一再引起摘取贪欲之花的欲望。欲望的持续通常比寻求或获得满足的力量还久,这正是贪欲招来痛苦与挫败的方式之一。

贪欲之根能快速地深植人心,那如纤细发根般的微细执着与猛烈情欲一样难以除去,或更甚于此。因此佛陀说“贪欲难以克服”,并接着说贪欲“是较小的不善”(字面直译为“较不受非难的”)(8)。我们知道贪欲是三不善根之一也是一种渴爱,是导致苦的基本因素,前面这段“较不受非难的”的叙述于此便显得十分奇怪。然而,贪欲比起嗔恨“较不受非难”,是因为贪欲满足时没有违背根本戒也不会伤害到他人,例如享受美食或在第三戒(淫戒)许可的范围内满足性欲等等。

然而无论是否为戒条所容许,贪欲所展现出的一切形式仍然是不善的(akusala),因为它们把众生拴在业力的束缚上,而且必然导致痛苦。因此,对期盼圆满纯净与究竟解脱者来说,一切贪欲无论粗细都是障碍。

“所有的欲望都在追求永恒”(尼采语),但却无法得到。因为即使欲望本身持续不断、无一刻平息,其对象却必定瞬间消逝。当所贪爱的对象消失(这是必然会有的情况)或无法得到时(这也是常有的情况),贪爱者便会感到苦。而且当他对所挚爱者的欲望消褪或变化时,被爱者也会感到苦。

渴爱的表现、无止尽需求以及永远处于匮乏的情况,全方位地呈现了贪欲的极致。渴爱是下一偈颂的主题。

直到对色界或无色界的欲求都永远消失时,贪欲就在阿拉汉阶段“完全断除”了。由于贪欲的灭尽,伴随而生、不可避免的烦恼也会随之消失,诸如:无法满足的挫败、苦恼或绝望,以及因过度拥有而带来的倦怠、厌烦或反感。从贪欲中解脱者,也从贪欲的吸引和排斥、喜欢和讨厌之“两边”解脱,同时也舍断了今生和来世。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6-3 14: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渴爱

  借由枯竭渴爱湍急之流,
  他将之完全断除,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从最低等微生物到没有粗糙物质微妙世界,渴爱(taṇhā)是穿越一切存在的巨大欲望洪流。渴爱有三种:欲爱、有爱、无有爱。

欲爱

偈颂所说的巨大洪流——“欲爱”(kāma-taṇhā)——是一个强大的漩涡,将每件事物卷入其中。一切无穷无尽的渴爱,如同徒劳渴求满足与实现的无底深渊。纵然它不断地将自己卷入物质欲望,却永远无法得到安适与平静。如同渴望食物般,不间断的感官渴望日日渴望重新得到满足:“感官是贪婪的食客。”每日感官享受的习惯令人产生对空虚的恐惧。我们害怕感官体验留白,而每个感官渴求背后对死亡的恐惧所呈现的无知与胁迫,附加了一股驱使力量。从莫里哀(Moliere)(7)与巴尔扎克(Balzac)(8)对老人巧妙的描述,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恐惧和欲望在病态的贪婪、狂热的攫取与执取中的伙伴关系。

由于炽热空虚感及恒常困乏感的驱使,人尝试借由膨胀自我来抑制这种痛苦的感觉。我们努力将“非我”或“外来者”纳入自我,狂热且贪得无厌地追逐感官享受、财产或权力,也渴望被爱、羡慕或敬畏。总之,人试图建立自己的“个性”——一个角色、一张空洞的面具,然而这种满足感官渴望的企图必定失败。倘若假想的自我扩张其想象的范围,借由延伸外围的扩展,它与敌意或诱惑世界的接触点也会随之增多,如此必然增长了烦恼与匮乏。

人认为只要满足贪欲,就可以把取诸于外在世界的事物或他人变成自我或我所有的一部分,成为“我”和“我所”。但就算自我能从外在世界不断地掠取,也永远无法完全吸收;其中仍残留了无法分解的外来物质,渐渐堆积,缓慢而深入地改变身心的结构。这个过程最后将在有机体的死亡中结束。某种程度上,这是正常且经常存在的程序,就如消化和吸收食物的固定程序一般(9)。但若感官的渴爱过度成长,而变得无竞争力或竞争力和控制力很微弱时,便自然会导致“食物吞噬食客”;特别对那些极讲究和独特的人而言,渴爱与寻求官能滋养的势力如此强大,消弱了人心的其他功能。

不节制感官的渴爱,让人变得索然无味、变得冷漠无情。它降低了人的特性,致使我们危险地逼近没有人性的动物层次。特殊的感官享乐容易形成习惯甚至具有强迫性,在丧失意识支配的情况下,再次将人拉回动物本能行为的层次。为感官渴爱所支配的生活,也令人变成一种官能刺激、渴爱和满足的单调机械人。而不受约束的感官享受,相对地降低了选择的自由,并可能经由轮回使人下堕到低于人界的恶道。在此谈这些不是为了说教,而是强调感官渴爱在心理层面的影响,并说明其朝向人类真正自由进程的意涵,亦即增进我们谨慎负责的道德抉择。

强烈激情的时刻,或有丧失个体的威胁,或有淹没性格的狂喜。这些情境中,感官的渴爱趋向其显而易见的对立——“无有爱”(vibhava-taṇhā) 。古老的智慧认为:爱神和死神(性爱与死亡)关系密切。

无有爱

无有爱(对于不存在的渴求)也许可以喻为个人生命之河的泛滥,河水悖逆河岸(存在受限的界限)。因限制的阻挠而产生痛苦,使它们设法冲破所有的障碍,追求大海,渴望与海洋合一,将痛苦的分离淹没在想象的一体之中。这有如迷人的曲调“屈尊于圣母Unbewusst-hoechste  Lust!”(“成为无意识——噢,至高的渴望!”,查理.华格纳Richard Wagner)(9),对夜晚的崇拜。

单纯看来,无有爱是全然绝望的结果,与沉醉世间的情况正好相反。因生命的迁变无常而感到筋疲力竭的人会渴望长眠不醒,并希望毁灭自己以抗议这个希求无法满足的世界,如同丧失理性的报复者想要玉石俱焚。在某些情境下,暴力与毁灭的狂热信念正是源自于此。(10)

最后,这种渴爱以其合理化的形式产生了断见(uccheda-diṭṭhi),于人类思想史中展现出各种不同类型的唯物哲学。

有爱

有爱(bhava-taṇhā)是无休止的生命之河:始终朝向心中所希望的目标,却从未实现。它因人们持续地期望幸福将在明日到来,或者确信天堂或太平盛世的存在而满足。即使辛劳只获得少许满足与快乐的回报甚或没有回报时,我们也会以“工作是为了孩子、国家或人类”来安慰自己;而每一个世代一直重复着这迟迟未实现的希望。

缘于对被期待与想象成很多形式的永恒生命的渴望,有爱出现在许多宗教与哲学中。佛典中,称之为“常见”(sassata-diṭṭhi) 。

有爱是生命之轮持续轮转的推动力。若以明晰之眼来看,这个轮子就像用来惩罚囚犯的踏车(10),被那些自甘沦为奴隶者不停地转动。它是一种“不断攀登,却无法上升一寸”的奇妙玩意儿(华德.史考特Walter Scott)。轮回其中的人一再被自己的幻相所骗,以为眼前的踏板是珍贵的目标,是辛劳所预期的结果。他们不知道旋转轮回中,没有最终的目标或目的地;他们不知道无法靠踩动踏车来止息世间的苦,只有止息内心渴爱与无明的驱动力才能实现。那些受轮回束缚的人依旧相信:在这非常堕落的循环里,他们的确“出人头地”,并且可望论及进步与开展。

关于“存在”并渴望其生生不息,这是一个严肃且发人深省的观点。倘若“存在”没有同时具备诱人的一面,有情也不会执于生命并渴望延续。我们无须在此详述那些种种诱人面貌的高尚或卑下,因为从古至今,一直都有许多人赞颂生命与其美好。因此,在此我们只讨论有爱所展现出的诱惑部分其较微细的形态。

在众多形态中,有爱可能出现渴望变化。这种渴望经常让人舍弃此时、此地,而于他方、彼时探求幸福,或者无视于实际所拥有而憧憬尚未到手的。“幸福位于某处”的幻影变成一个折磨:当我们靠得愈近,它就离得愈远,老是从试图抓住它的手中溜走。就像坦塔勒斯(Tantalus)的命运一般(11),而人已经变得习以为常甚至觉得兴味盎然,说“它为生活增添趣味”。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人渴望不断扩张生活领域,为自己寻求感官或心灵新体验。有些人为自己拥有面对生活的好本事而感到自豪;有些人则从自己的创造力获得乐趣。后者包括许多领域中的天才,他们可能投生为佛教传说中“以自己的创作为乐”的天神(nimmānarati-deva,化乐天)。这种心态的特征就像莱辛((Gotthold  Ephraim Lessing)(12)一般,喜爱寻找真理更胜实现真理;或如拿破仑所说,他爱权力正如音乐家爱其乐器,因为有乐器才能产生音乐。那些为自己而享受生活者傲慢地认为,他们甘愿为伴随生活而来的苦难、痛苦及挫败、失望付出代价。然而,这往往只是硬充好汉罢了,背后其实隐藏了失望与骄傲的感受。即使这宣示是真诚且坚定地抵抗痛苦与失败,最终将因身心失去力量或开始产生厌烦时而崩溃。

“想要活下去”是最狡猾且有效持续的计谋之一,它以希望新奇或满足自傲不停地眩惑、引诱人们。寻索未知,这般“见识广远”的诱惑,引诱了许多富想象力与爱冒险的心;具有英雄气概的人也被驱策,视生命的迁变为挑战,让人们骄傲地想去克服它。当真正面对逆境时,唯有解脱的阿拉汉才能如此真诚又坚定地舍离;唯有他能真实地说自己克服了生命存在的变化,他的心“心不为世间八风所动”(《大吉祥经Mahā-Maṅgala Sutta》),八风指得、失、毁、誉、褒、贬、喜、悲;已解脱三种渴爱(欲爱、有爱、无有爱)的他,远离欲生求死与惧生怕死的“两边”。征服渴爱者已经征服了一切世界,今生和来世。渴爱是一切世界的创作者、支持者与破坏者,三位一体之首;渴爱的征服者,也就是真正世界的征服者。

226

主题

494

帖子

4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4-7-5 17: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我慢

他完全消除我慢,
如洪水冲毁脆弱的竹桥,
如是比库舍断今生和来世,
正如蛇蜕去旧皮。

人类的“我慢”在此比拟为脆弱的竹桥。在东方国家,这种桥通常只用两、三根竹竿构成,有时也以相同的材料作扶手。走在这种桥上必须十分注意平衡,才能安全地渡过湍急的山溪或深谷。人的傲慢正是如此地易碎、不稳固,很容易因些微的舆论而烦恼,或被任何莽汉恶意的言论所伤害,或因挫折、失败和不幸而坠入万丈深渊。

我慢根源于“自我”的信仰,我们理智、清楚地表达它,也习惯性地默许它的存在。为了回报,我慢强大地支持自我信仰,它不容许任何人怀疑或挑战那极度引以为傲的珍贵自我与其无上的价值。任何试图对其存在与价值的质疑,皆被认为因有强烈的愤恨所使然,就如强权的统治者在其国界遭受搜身时所表现的一样。

名词“我慢concit”源自于动词“认为conceiving”(11)。我慢的概念确实是认为自己优于他人,但也会认为自己与别人平等(我和你一样好),或比别人差(通常来自于卑慢)。这些都源自于我慢,以自我为中心而评估人我关系。我慢有三种方式:优越情结、平等的主张与自卑情结。人与他人比较的天性,源于内在对虚妄自我形象的了解与恐惧所产生的不安全感。

当最微细的自我暗示消失时,这三种我慢才会完全消灭。这唯有在阿拉汉的境界才能实现,此时已除去最后一丝我慢结(māma-saṁyojana)。阿拉汉不再需要“我慢”这座摇晃的桥,因为他已舍弃“两边”——人我的分别,并超越了世俗存在的今生与来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11-22 21:09 , Processed in 0.08580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