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16|回复: 0

我有好多难题

[复制链接]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发表于 2014-7-15 21: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帕奥禅林某西方比库:这一次开示的题目,也是四圣谛。今天,让我们讨论第一圣谛——苦圣谛。首先让我们看一看一些统计。
  
《相应部.人死地狱经》里记载,有一次,佛陀以指甲挑起些少泥土问道:「诸比库,你们认为哪一者比较多:是我指甲上这一小点泥土比较多,还是大地的泥土比较多?」
  
「世尊,这大地肯定比较多。跟大地比较起来,该一小点泥土微不足道、无法比较、甚至算不上大地的其中一份子。」
  
「同样地,诸比库,人死后再投生为人的很少,但人死后投生到地狱的则多得许多。」
  
佛陀解释人死后投生为动物与饿鬼的情形也是如此。佛陀知道这点,因为他能够看到。

该些统计是否已经变了?现代的统计是否比较乐观?可惜却是更不乐观了,因为一直以来,人类的素质与行为都在不断地腐败。

佛陀知见这点后再解释,而且何时何地我们皆可找到支持这一点的证据,例如在报纸上与电视里。但为何该些统计是如此?为何人类无可避免地都会投生到地狱、投生为动物或投生为饿鬼?

佛陀说:「诸比库,因为他们还未知见四圣谛。是哪四者?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导向苦灭之道圣谛。」

你们是否认为自己是在该些统计之外?你们是否认为自己很安全,因此不需要理会四圣谛?我们时常认为该些统计只是与别人有关。

如果我们不这么认为,我们的作为将会不一样,而该些统计也会不一样。但很自然地,我们会把一切都想象得很美好,因为愚痴是很自然的。

在《增支部.四集.马鞭经》,佛陀以四种良马的譬喻,来解释这一点。这四种马受到良好的饲养、受到良好的训练、源自优良的品种:不是一般平凡的马。

佛陀解释,第一种良马,只须见到马鞭的影子,就会受到激励以遵从指示工作。但第二种良马,只有在马鞭碰到牠的皮时,才会受到激励。

第三种良马,必须在感到马鞭打到肉时,才受到激励,第四种马,则在狠打之下,才会受到激励。

佛陀说,同样地,第一种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只须听到某某处、某某人患了病或逝世,就会受到激励而停止放逸,开始潜修佛法。

但第二种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必须见到有人患了病或逝世,才会受到激励。第三种人,只有在见到亲戚或族人患了病或逝世,才会受到激励。第四种人,则在自己遭受严厉、剧烈、要命的痛苦,才会受到激励。
  
当然,也有一种马,是无论怎么狠打,也绝不会受到激励以遵从命令的。在此,佛陀并没有提到这种马,因为这不是良马,而是劣马。

同样地,无论听闻、看见、亲身体验多少痛苦,也不会学习及修行佛法的人,不能称为受到良好教育的人:这种人是佛陀所称的愚人。

佛陀在《中部.天使经》里提到,该愚人见到稚嫩的婴儿,面孔朝下俯卧、沾满了自己的粪尿;该愚人见到一个男人(或女人),活了八十岁、九十岁或一百岁;

他们老朽、犹如屋脊般弯曲、驼背、依靠拐杖支持、虚弱蹒跚、青春不再、老掉牙、白了发、头发稀松、头顶光光、皱纹满面、四肢斑斑;

该愚人见到一个男人(或女人),患了病、痛苦、病得死去活来、躺在自己的粪尿之中、由某人扶起、由别人放下;

该愚人见到一个男人(或女人),已经死了一天、两天或三天、肿胀、流出脓液,但是该愚人,依然不会透过身、口、意行善。

现今这个时代,贪欲已经被神圣化,因此这种愚痴当然更恐怖,因为许多实相已经被覆盖:病人被藏在医院里;死人得到化妆、迅速火化;而且提及这些事被认为消极的。

甚至有些父母,被知照老、病、死的实相,并不适合让孩子们知道,反之神化故事、童话故事、神话故事、迪斯尼乐园与流行歌曲则没问题,透过运动比赛来增长对身体的虚荣与自大,则被积极的鼓励——被视为国家的财富。
  
该些马受到主人的马鞭激励,人类则受到痛苦之鞭激励。苦是第一圣谛,即苦圣谛,是一切的起点。

什么是苦?佛陀在《相应部.转法轮经》说:「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死是苦、怨憎会是苦、爱别离是苦、求不得也是苦。简而言之:五取蕴是苦。」
  
《清净之道》解释,苦圣谛是四圣谛的第一项,因为它粗显且为一切众生所共有,而易于明白。要了解苦的本质的其中一个方法,是观察对苦的两种反应。

佛陀在《增支部.洞悉经》中说:「当某人受到痛苦击败、其心受到痛苦控制,他就会忧伤流泪、搥胸痛哭、心烦意乱,

或者他会向外追寻,心想:有什么人懂得能够帮助灭除痛苦的片言字语?」第一种反应,是耽乐于痛苦、以扩大它)。另一种反应,则是尝试对治它、以减轻痛苦。
  
我们都见过这一点。我们自己或某位亲爱的人生病或死亡时,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感到心烦意乱。子女生病时,父母感到心烦意乱;
  
父母生病时,子女感到心烦意乱;妻子生病时,丈夫感到心烦意乱;丈夫生病时,妻子感到心烦意乱;朋友生病时,朋友感到心烦意乱;
  
师长生病时,学生感到心烦意乱;自己生病时,我们也感到心烦意乱。病情越严重,痛苦就越强大;死亡发生时,我们甚至会精神失常。
  
许多父母永远忘不了孩子的死亡,许多子女一年又一年地为父母的死亡忧伤,丈夫则为过世的妻子感到忧伤不已等等。
  
有些人因为这种忧伤而开始酗酒、忽略了工作与自己,最终这种精神上的病、导致身体上的病。事实上,有些人因为忧伤而患上癌症、帕金逊症或心脏病,甚至死于忧伤;即使动物也会如此。
  
透过对贪欲、青春、健康与生命的现代世界性正统信仰,因体验痛苦而产生的迷惑,变得非常糟糕,变得越来越难以对治。这是至深的愚痴(迷惑的思想与价值),无可避免地导致更迷惑——愚痴带来更多的愚痴。

然而,佛陀解释,也有些人并不耽乐于痛苦,不太迷惑,会寻求解决的方法。这种人在世界各地皆可见到。

去问任何一位医生,他都会告诉你们在医院有些非常罕见的病人,会开始探索生命,开始阅读报纸以外的东西,开始讨论与温布尔登网球赛、世界杯足球赛无关的事物。

不幸的是这是非常罕见的,而且许多人在痊愈之后就把它给忘了——直到下一次生病为止。当所患的是致命病,或在死亡边缘,或亲爱的人逝世时,

这种具备建设性的反应有时会发生,也就在这时候,人们开始学习佛法与禅修。他们的痛苦,为他们拨出以前认为没有的时间。

即使如此,这种反应还是非常罕见,因为它的根基,是与自然相反的智慧。而智慧或道智是不自然的,因为它们必须透过禅修佛法才能获得。
  
老、病、死之苦,显而易见。然而生之苦,却较少获得理解,或许该说是较少为人接受。人们并不甚了解怀孕(对孕妇,尤其是对胎儿来说)充满剧烈的痛苦。

《清净道论》形容胎儿的极苦,以及生产的折磨。看一看刚出生的婴儿,看那你们不曾见过的痛苦面容。

但是,我们并不看那面容,而只看到「我的儿子」、「我的女儿」与「我」,假装婴儿的出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那其实是痛苦的景象、痛苦的声音、痛苦的气味以及痛苦的触觉;衰老、得病、死亡,这些其它的人生大事,也是如此。
  
在解释堕胎之苦时,《清净道论》说胎儿受到切割、肢解所经历的痛苦,甚至不适合朋友、亲密者与同伴看见。

保密这一切实相,是人类的无明,但依据现代世界性已神圣化的贪欲来说,提及这些实相存在,就等同犯了无可宽恕的滔天大罪——说实相的人、说真话的人,必须非常的谨慎。
  
接着,还有佛陀形容为怨憎会之苦。《长部.大念处经》:「任何人有了不想要的、讨厌的、不愉快的色尘、声尘、香尘、味尘、触尘或法尘,或者任何人遭遇到心怀恶意者、心怀伤害意者、心怀扰乱意者、心怀危害意者,那称为怨憎会。」
  
这种苦纯粹是体验苦受,在一生之中不断地发生,分分秒秒地发生。但这比较复杂,因为它依靠我们的感想。举例而言,使得我们不断地移动四肢的身体不适、捕鼠器中死老鼠的景象、小孩哭泣的声音、杀虫剂的气味或无糖咖啡的味道。我们或许会说这些东西产生痛苦,但这是因人而异的。

有些人不断地移动四肢,这可以是心散乱的征象,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执着自己的身体。再看一看那些曾经禅修及培育身体方面的自制力的比库们,观察他们几乎不曾移动四肢。他们的禅修已经减轻了对身体的执着。这是为何《清净之道》说,身体苦受的作用是导致愚人忧虑。

接着有家庭主妇设下捕鼠器。开始时她对见到死老鼠感到不悦,但接着想一想、随着进一步的行法运作,它变成了乐受:「终于捉到你了!」

她也可能会对杀虫剂的味道感到快乐,因为它代表她的死对头——蚊子与蟑螂的死亡。我们都曾见过小孩子们如何乐于互相弄哭对方,而众多现代教条之一是,自以为是且武断地指责人们咖啡中的糖。如是:「某人的食物成为另一人的毒药。」

感受苦的多样化,也可以在佛陀形容的爱别离苦之中见到。这纯粹与前者相对。前者是与不喜爱的相遇,这一项则是与喜爱的分离:例如母亲在早上把儿子送进学校;儿子在学校假期时怀念着在学校和他一起游玩的同学而感到无聊。

泊车票也是苦,因为我们必须与自己可贵的金钱分离,却得不到任何欲乐回馈,这是为何付所得税也是苦。迷失(与熟悉的事物分离)是苦,赌输钱是苦,遗失钱包是苦,发脾气是苦,找不到锁匙也是苦。
  
佛陀也解释求不得苦,那是追求得不到的东西,《长部.大念处经》:「会遭受老、病、死、愁、悲、苦、忧、恼的众生内心生起这样的愿望:希望我不会遭受老、病、死、愁、悲、苦、忧、恼,希望我不会老、病、死、愁、悲、苦、忧、恼!」
  
所求者,即是希望或期望得到之物。每个人都希望不会老、病、死等;丈夫希望怀孕的妻子会生个儿子,其怀孕的妻子则希望生个女儿,他们两者都希望孩子是个美丽的天使、心地善良、聪明有礼、永无病痛等。

他们的失望始于生产的惨痛经历,而且随着孩子的一生继续下去,因为孩子也跟他们一样必须遭受老、病、死;老妇女希望医生能够医好她那可怕的关节炎,但痛苦还是持续下去,因为那是老化的症状;

医生看到所有的病人都遭受痛苦,心里希望自己能够为他们解除一切的病痛,然而这是一场败仗;农夫一时希望天下雨,一时又希望天不下雨,但雨神却随心所欲而为;我们追赶公交车却赶不上;狗儿想要获得餐桌上的食物却被斥骂。

在整个人生,每一天,甚至分分秒秒之中,我们都从一个期望去到另一个期望,而且这些期望几乎都不曾如我们所愿地实现。无论失望的痛苦是大是小,都是苦。
  
看回佛陀对苦的分析,我们就会了解,苦是与人生不可分离的一部份。这是为何佛陀解释出生是苦时,他最终是指,仅仅只是投生已经是苦。

佛陀解释:「无论是任何众生,在任何众生的群体,都有诞生、产生、生起、诸蕴的显现,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的获得,诸比库,那称为生。」

无论投生到哪一界都是苦。投生到欲界天与梵天界时,我们时时刻刻所体验的只有极强的乐受,但还是有痛苦的,因为我们必定有寿终的时刻,其时不知又会投生到哪里。

我们可以持续不断地讨论各种痛苦,但《清净之道》解释:「即使花了许多个大劫,要毫无遗漏地说出每一种苦,是不可能的。因此世尊说:简而言之,五取蕴是苦。」

五取蕴是色、受、想、行与识:没有五取蕴,苦就不存在;有了五取蕴,苦就不可能不存在。

我们都能够了解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与求不得,但只有少数人能够了解五取蕴这一词。我们之中多数一听到「五取蕴」这一类的词句,就感到痛苦。

五蕴是生命的五个层面。佛陀以许多层面来形容生命:这有视其对象是谁,以及其原因何在。举例而言,佛陀有时形容生命为六处: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

有时形容生命为十二处:眼处与色尘、耳处与声尘、鼻处与香尘、舌处与味尘、身处与触尘、意处与法尘;

佛陀形容生命为五蕴,也形容生命为只有二法:名与色。名,即是受、想、行、识四蕴;色,则是色蕴。佛陀也形容生命为只有一法:苦。
  
然而什么是蕴?蕴的巴利文是khandha,可翻译为群、体、整体、聚、组别或蕴。但为何诸蕴称为蕴?

有一位比库就曾经提出这个问题,佛陀则解释每一蕴称为蕴,是因为每一蕴是十一种蕴的聚合体。

在《中部.大月圆夜经》,佛陀说:「无论是哪一种色法,无论是过去、未来或现在的;内在或外在的;粗糙或微细的;劣等或殊胜的,远或近的:这些都称为色蕴。」
  
佛陀解释,无论是哪一种色法,是指四大种(四界)与由四大种所造之色。四大种是地界、水界、火界与风界,由它们所造之色,则是颜色、声音、香、味、食素等。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2-3 19:00 , Processed in 0.12273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