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974|回复: 1

提婆达多害佛

[复制链接]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发表于 2014-11-1 08: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部.本生经.第542.康达哈罗司祭官本生谭》 (释迦菩萨═王子)
        
序分:此本生谭是佛在耆阇崛山时,对提婆达多所作之谈话。彼事演出教团破坏之章,提婆达多由出家至频毗娑罗王之死,其演出之事乃众所周知。

但提婆达多于频毗娑罗王被杀后,往阿阇世王之处云:“大王!贵君之希望,终于达到,然我之希望尚未到达。”“尊者!究竟为何希望耶?”“杀害十力尊,我成为佛之事。”

阿阇世王曰:“然则,我等宜如何为而为之?”“请王集合射手。”“尊者!我敬知如命。”王于瞬间集合射手五百人,由其中选出三十一人,王云:“如长老之言为之。”将彼等遣送至提婆达多之前。

提婆达多向其中最优秀者,云:“沙门瞿昙住耆阇崛多,彼于昼居如此如此时间经行,汝等往彼处,以涂毒之箭射彼,而其生命亡故,可通行如此如此之道路归来。”

提婆达多派遣后,于其道上使二人之射手站立,云:“于汝等站立之道上,必有一人之男前来,如此则夺取彼者之生命,可由如此如此之道路归来。”

于其道上使四人站立,而又云:“汝等站立之道上必有二人之男前来,汝等夺取彼二人之生命,可由如此如此之道路归来。”
   
于其道上使八人站立,而又云:“汝等站立之道上必有四人之男前来,汝等夺取彼者等之生命,可由如此如此之道路归来。”

于其路上置十六人,而又云:“汝等站立之场所,必有八人之男前来,夺取彼者等之生命,而须由如此如此之道路归来。”彼何以如斯之状而为耶?乃为隐蔽自己所作之行为。

于是,彼射手之首领左腰佩剑,背上结着箭筒,手持牡羊角所作之大弓,彼来至如来所在之处,而只思“速射”,取弓搭箭,拉满扬起欲射。

然彼不能射放,全身僵硬,完全成为被压溃之状,彼一面如受死之威胁而立。佛见此而以美妙之音声,而言曰:“汝勿恐怖,可由此道路归来。”

彼于瞬间放下凶器,压低其头于世尊足下,云:“我完全为一愚人、迷者、不善人之所为,尊者!我犯罪恶,我不知贵君之德,依提婆达多之言,欲来夺取贵君之生命。伏乞尊者赦我!”

彼请求宽恕,坐于傍侧。于是,佛向彼说示真理,使彼获得预流果,佛言:“吾友!由提婆达多所教之道不通,可由其他之道路而行。”佛遣送彼离去之后,由经行处下行,坐于某树之根元处。

如是其他二人,因彼射手尚未归来:“究竟彼为何故?”彼等逆道前行,见出十力世尊,近前为礼后,坐于傍侧,佛向二人说示真理,使彼等获得预流果。

而佛言:“吾友!提婆达多所说之道不通,可行此道路。”佛遣彼等归去。如此情状,其他人等亦均前来坐定,皆使得预流果,由其他之道路,遣送而归。

如是,彼最初归来之射手,行近提婆达多告云:“提婆达多尊者!我不能夺取等正觉者之生命,彼之世尊有大神力,有大威力。”

其他诸人等,全部云:“我等依等正觉者之恩荫,得以救助我等之生命。”而彼等均在佛前出家,达阿拉汉位。此事件比库众彼此皆知,比库等集合于法堂开始谈话:

“诸法友等!实际,提婆达多对如来一人怀有害意,为此企图欲杀多人。然彼人等,依佛之恩荫得救助生命。”于是,佛出现而问曰:“汝等比库!汝等共同而坐,互为何语耶?”“如是如是。”

“汝等比库!彼不限于今生,前生提婆达多因唯对我一人害意,而企图欲取得诸人之生命。”于是,佛因请而言过去之事。
        
主分:昔日,此波罗奈被呼为布泊瓦提,彼处为瓦萨瓦提王之子艾迦王统治,其子战达罗王子在副王之位。康达哈罗婆罗门为司祭官,因彼向王有俗事与教圣法之差役,王思彼为贤者,使坐负法廷之责。

然彼因贿赂而成为财富之人,彼受赠贿赂,以非业主使为业主,将所有主判决为非所有主。如是某日,一男因裁判败诉,忿忿不平!由法廷出来,彼见到正欲向王问候奉伺出发前往之战达罗王子,彼向王子足前投身作礼。

“汝有何故?”“康达哈罗司祭,以在法廷夺物为生。王子!我虽行彼贿赂,但仍被败诉。”“汝勿忧心。”战达罗王子如是对彼安慰,伴彼往法廷,将系争之物交付原所有主,诸人大声扬声喝采。

国王闻知此事,询问:“此为何物之音耶?”答云:“战达罗王子,将康达哈罗不正之裁判事件,与以正当之裁判,因此而有喝采之音声。”
   
王闻此,于王子前来问候站立时,问曰:“汝认真裁判一事耶?”“唯然,大王!”“若然,今后汝为处理裁判者。”如是云已,将法廷与王子。

康达哈罗之收入杜绝,彼尔来对王子心怀怨恨,而窥伺机会。而艾迦王暗愚,乃无信仰之人,某日晨朝,彼在梦中见有楼门美丽之装饰,城壁用七宝制造有六十由旬之广,

通有黄金之大道,为高千由旬之皮阇延多宫殿等建筑物所庄严,有心神愉快之难陀那林等苑林,具有心神愉快之难陀池等莲池,诸神群集于其处——彼见此三十三天之世界。

彼思:“康达哈罗阿阇梨来时,我询往诸神世界之道,请彼教导,可往诸神之世界。”康达哈罗晨朝入王宫来,询问王安眠与否,于是王与彼椅子坐后发问。
        
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布哈瓦提市、惨忍艾迦王、卑劣司祭官、婆罗门族出、堪达哈拉名、愚王询问彼。“指示天之道、尔对法律优、善趣积福业、语赴彼之道。”
        
然此问,因一切知之佛与彼之弟子等皆不在,只可询问菩萨。然此王恰如七日间之迷道者,向半月程迷道之其他人询问同样,彼向康达哈罗司祭官询问。

康达哈罗思考:“今正为得见自己之敌与之对决之时,我将使战达罗王子到达死地,以达自己之愿望。”于是,告王唱第三之偈:过多布施不杀者、吾王!使彼等到死、如斯始得积福业、人人将得赴善趣。

艾迦王再询问此问答之意义:过多布施为何物、世之不杀有谁人、实汝将彼示知吾、吾将牺牲布施祭。

康达哈罗对此解明:吾王!可为牺牲祭、后妃豪商王子等、血统优良四牡牛、各为四组牺牲祭。如此之说明,彼王询问至诸神世界之道,而康达哈罗则教以向地狱之道。

康达哈罗如是思:“若自己仅使王捕战达罗王子一人,则曝露心怀害意。”彼将王子放入许多诸人之中。然诸人传闻得其语,宫殿中之女等,恐怖战栗,大声张扬。
        
佛为说明此事,唱偈云:可杀王子后妃等、如斯宫女等耳闻、一种畏怖呼叫声、更高举扬齐声唤。王之一家,一切恰如世界终了为吹风击打娑罗树林之状。

康达哈罗婆罗门向王云:“大王!究竟能行杀生牺牲祭耶?抑或不能耶?”“是何言耶?阿阇梨!牺牲祭乃使我往神之世界。”

“大王!心怯意志薄弱之人等,不能为杀生牺牲祭。请王集合所有被牺牲者,我可在牺牲之穴为之。”如此,彼率自己必要之军队,由市内出发,挖掘牺牲之穴,使穴底平坦,然后围起,四周围绕。

何故如此,为虑及正直之沙门、婆罗门,前来妨害此牺牲祭。康达哈罗围起牺牲之穴,四周围绕之事,乃依昔日之婆罗门所试行之事。

一方,王使人呼唤云:“我杀王子、王女、后妃等以供牺牲,往神之世界。汝等前往向彼等,申述使闻此由,皆将彼等伴来此处。”

于是,而为伴使王子前来而说偈:汝等往语王子等、战达罗与苏梨耶、还有婆陀先苏拉、积累福业为牺牲,诸人先往战达罗王子之处云:“王子!贵君之父王杀贵君,欲令往神之世界,为捕贵君而派遣我等。”

“吾王从谁之言,使自己被捕?”“康达哈罗之言,王子!”“彼只使捕自己耶,抑有其他之人耶?”“其他之人亦被捕捉,每四人为奉献牺牲。”

王子自思:“按康达哈罗对其他诸人并无害意,彼在法廷因不能夺物,而对自己一人兴起害意,而欲使杀多人;因此,自己面见父王,使诸人得到解放乃自己之义务。”

因此,王子向诸人云:“如是依父王之言而为。”诸人伴彼立于王宫宫廷之傍侧,其他一组之三人,亦一同伴来置于同处后向王申述:“大王!我等伴王子前来。”

王闻彼等之言云:“此次伴我之女等,前来向王子等之处安置。”唱次之偈:乌婆赛尼王女等、拘耆罗与姆第陀、更有难陀吾王女、为作牺牲积福德。

诸人云:“如王所云”,前往彼女等处,而伴悲叹之王女等来,置于兄弟等之居处。王更为捕捉自己宠爱之夫人等,唱次之偈:艾迦婆提、毗阇耶、凯西尼与苏难多、优美相具彼女等、为作牺牲积福德。

诸人伴悲叹之彼女等来,置于王子等之居处。于是王为使伴四豪商来,唱次之偈:喷那姆迦商主等、跋提长者辛伽罗、更有商主瓦兹大、为作牺牲积福德。

王之臣下等,往伴彼等前来。王捕捉王子与后妃之时,都城中人等,无人言语。然而豪商之家,广结亲戚关系,于彼四人被捕,都城中起大骚动。

彼等云:“国王杀豪商等作奉献牺牲,我等不能见而沉默。”于是围绕豪商等,与亲族之一团,共同拥向王宫;而受亲戚包围之彼等豪商,向王求乞自己之生命。
        
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同来妻子等围绕、彼商主等彼处云、“大王!吾等有髻者、或为奴仆换取命。”彼等虽如此求乞生命,亦未能得到许可。王之家臣等退去其他诸人,只将捕捉四人使坐于王子等之居处。

王更为使伴象等来,发出命令:阿巴扬迦拉、拉迦吉利象、瓦鲁纳旦陀、第四阿周陀、速疾伴牵来、将为牺牲祭、良马只尸一、苏蓝姆迦二、富兰那迦三、温达迦马四、速疾伴牵来、将为牺牲祭。

家畜之上首、牡牛牝牛主、彼等侍伴吾、将为牺牲祭、其他皆准备、阳出将牲祭、可告王子等、今宵尚可乐、此等依时计、阳出将牲祭、速语王子等、今为最后夜。

彼王之两亲,尚在存命于世,于是诸人往彼处告知母后云:“母后!贵女之子将杀妻子,以供牺牲。”彼女闻此云:“是为何言?”两手抚胸悲痛而来,向王询问:“汝真如此行牺牲祭耶?”
        
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母泣御所来、向彼云此事、“汝以四王子、将行牺牲耶”、王云:战达罗之被杀时、一切吾子将失去、吾以子等为牲祭、天上吾将往善趣。

于是彼母云:吾子!汝勿信斯语、牺牲子等非善趣、彼为堕落地狱道、汝将不能到天道、憍陈如!多行布施、勿害一切诸有情、此为天道往善趣、牺牲子等不得道。
        
王云:吾以阿阇梨之言、杀战达罗苏梨耶、难失子等牺牲祭、天道吾将往善趣。因此,彼母因彼不能听入彼母之言而归还,其父闻其始终而来询问。
        
佛为说此事,而言曰:其父瓦萨瓦提至、向己嫡出之子云、“吾子!汝以四王子、将行牺牲之祭耶”、王云:战达罗之被杀时、一切吾子将失去、吾以子等为牲祭、天上吾将往善趣。

于是父向彼云:吾子!汝勿信斯语、牺牲子等非善趣、彼为堕落地狱道、汝将不能到天道、憍陈如!多行布施、勿害一切诸有情、此为天道往善趣、牺牲子等不得道。
        
王云:吾以阿阇梨之言、杀战达罗苏梨耶、难失子等牺牲祭、天道吾将往善趣。于是父又云:憍陈如!多行布施、勿害一切诸有情、尔为子等所围绕、能护王位与国土。彼亦仍不能听入父之言语。

如是,战达罗王子自思:“如此多人受苦,实只因自己一人之故而起,自己必须请求父王使此等多人由死之苦中逃出。”彼与王商议云: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虽用锁缚吾等足、象马吾等将看守。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虽用锁缚吾等足、象之粪尿吾等扫、

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虽用锁缚吾等足、马之粪尿吾等扫、大王!请勿杀吾等、与欲之人为奴仆、虽然由国将逐出、吾等将为乞食行。艾迦王闻王子种种悲叹之语,心脏顿呈张裂之状,

眼泪充满云:“任谁均将不能杀自己之子,神之世界对我又何为乎?”王云使彼等全部解放:彼等哭泣惜生命、实为对吾将生苦、迅速解放吾子等、牺牲子等吾何为。诸人闻王之此言,由王子开始,乃至一切鸟类之生物,均与以解放。

一方,康达哈罗司祭正在牺牲穴之处进行准备,尔时有一男人前来向彼云:“喂!心黑之康达哈罗!王子等均已被解放,贵君可杀自己之子,用其喉血为牺牲祭。”

康达哈罗闻此言,“王为何事?”彼至急前来,向王云:吾尝闻尔言、遂行难行事、牺牲之准备、如何汝扰乱、诸人往善趣、将为牺牲祭、如斯牺牲人、喜者大牺牲。

暗愚之王,又采纳此发怒司祭之言,以唯彼为知正法者,再将王子等逮捕。于是,战达罗王子向父王教示云:彼婆罗门如何人、尝为吾等祝福者、大王!牺牲无理由、彼使汝杀吾等耶。
            
尝于吾等幼年时、不杀不斩于吾等、吾等今为青壮者、吾父!无辜杀吾等、坐乘象背跨马背、大王!吾等武具严、或于战斗励吾等、吾等如为勇健者、护卫王位与国土、不能供为牺牲者。

边地森林有扰乱、派遣争战如吾等、然无理由无根据、吾父!将欲杀吾等、草之巢中有善鸟、善作彼处有住居、彼鸟宠爱有子鸟、大王!汝将善杀耶、司祭不能杀吾等、王勿寄彼以信赖。

彼实无间思杀吾、大王!不久将杀尔、良村都市与财物、大王!诸王将授与、彼等受取优赐物、彼等食尽诸王家、彼等如斯食尽者、希冀成为将害者、大凡背恩之彼等、大王!是等婆罗门。
            
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虽用锁缚吾等足、象马吾等将看守。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虽用锁缚吾等足、象之粪尿吾等扫、

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虽用锁缚吾等足、马之粪尿吾等扫、大王!请勿杀吾等、与欲之人为奴仆、虽然由国将逐出、吾等将为乞食行。

王闻王子悲叹之言,伤叹而云:彼等哭泣惜生命、实为对吾将生苦、迅速解放吾子等、牺牲子等吾何为。唱此偈毕,再行解放。

康达哈罗又复来此:吾尝闻尔言、遂行难行事、牺牲之准备、如何汝扰乱、诸人往善趣、将为牺牲祭、如斯牺牲人、喜者大牺牲。

又如斯言而被捕,王子向王诉言:若以己子奉牺牲、死后将到天上耶、婆罗门先牺牲祭、其后王再祭牺牲、若以己子奉牺牲、死后将到天上耶、康达哈罗己子等、

请先作为牺牲祭、既知如斯往天界、康达哈罗不杀子、如何不杀其亲族、乃至自己亦不死、人行杀人入地狱、牺牲祭者使祭者、牺牲之人既如是、喜者大牺牲亦然。

王子虽继如斯语,但不能使其父王听取自己之言辞,彼向围绕国王而立之家臣者云:此世宠子者、商主与家妇、未向王唤耶、勿杀嫡出子、此世宠子者、商主与家妇、未向王唤耶、勿杀其产子、为王为国人、常冀彼幸福、国人谁为吾、向王宣嫌恶。
        
王子虽如此云,但无任何一人发言,于是王子向自己之夫人等使其发愿云:速行!吾家之妇等、语请父王与司祭、希冀实似如狮子、勿杀无罪等王子、速行!吾家之妇等、语请父王与司祭、对一切人怀慈念、希冀勿杀王子等。
        
彼女等往为王子等乞求生命,然王不作回顾,于是已成无助之王子,悲叹而言曰:终吾之一生、作车之一族、贱族扫粪秽、或为竹细工、若然今日事、王不杀吾等。

王子如斯云毕,再遣夫人等云:一切诸女可往行、主君司祭之足前、投身可向彼等语、不见吾等有罪愆、一切诸女可往行、主君司祭之足前、投身可向彼等语、吾等如何害王身。

如是,战达罗王子之妹世罗王女悲痛不堪,投身父王之足前哭泣。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伴去见诸兄、悲叹女世罗、“为父冀天国、实将行牲祭”、然王不能听入彼女之言。

于是,战达罗王子之子瓦苏罗见父之苦,继续于祖父之足前哭泣:“祖父!愿汝保得父王之生命。”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辗转瓦苏罗、来王眼前云、勿杀吾等父、吾等幼未成。

王闻其悲叹之言,心脏张裂之状,满眼含泪,曲身抱起其孙:“汝安心,我放汝父。”王唱偈云:瓦苏罗!尔见汝父、此时战达罗王子、彼在宫内悲叹息、尔实对吾将生苦、速行解放吾子等、牺牲子等吾何为。
        
然而,康达哈罗再度前来云:吾尝闻尔言、遂行难行事、牺牲之准备、如何尔扰乱、诸人往善趣、将为牺牲祭、如斯牺牲人、喜大牺牲者。王为暗愚,又从其言,逮捕王子等。

然康达哈罗自思:“此王心弱之人,某时拘捕,某时解放,此次又听儿童之言,放王子等。因此,先伴此王往牺牲之穴。”

于是向王请来彼处,而唱偈:牺牲之祭一切宝、艾迦王!离尔宫殿、吾王!前往牺牲穴、尔到天上将享乐。于是,康达哈罗强制引伴菩萨来至牺牲之穴时,宫女等结为一体出发前来。
        
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年少此等七百女、彼羌达迦夫人等、扰乱发髻哭泣叫、尾随前来彼之道、鸡陀那园天空样、其他女等跟随来、扰乱发髻哭泣叫、尾随前来彼之道。

如是,彼女等续有悲叹:着清迦尸衣、涂香涂耳环、战达罗王子、苏梨耶等同、为王作牺牲、被牵往穴行、心痛与其母、被牵往穴行、心痛与诸人、被牵往穴行。

居食美味肉、侍者善洗浴、涂香涂耳环、王子乐天年、为王作牺牲、被牵往穴行、尝跨优象背、徒步者后随、今日四王子、徒步往穴行、尝跨优马背、徒步者后随。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 08: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四王子、徒步往穴行、尝乘优美车、徒步者后随、今日四王子、徒步往穴行、尝着辉装具、骏足马乘行、今日四王子、徒步往穴行。彼女等如是悲泣之时,诸人将菩萨等由市内牵出而行。

都城中起大骚动,诸人由市内开始出城,一时多人出发之状,城门十分拥塞,不堪行进。康达哈罗婆罗门见此诸多人众:“将起何变故,亦未可知”,于是将城门紧闭,诸人不能出城。

由城门内侧近处有王苑,众人在其前大声哭泣叫唤。鸟群为此大声所骚扰,均飞往空中。诸人向彼鸟,说起悲叹之语:诸鸟!若将欲食肉、布泊瓦提东方飞、彼处艾迦王心乱、以四子等奉牺牲。

诸鸟!若将欲食肉、布泊瓦提东方飞、彼处艾迦王心乱、以四王女奉牺牲、诸鸟!若将欲食肉、布泊瓦提东方飞、彼处艾迦王心乱、以四后妃奉牺牲、诸鸟!若将欲食肉、布泊瓦提东方飞。

彼处艾迦王心乱、四人商主奉牺牲、诸鸟!若将欲食肉、布泊瓦提东方飞、彼处艾迦王心乱、以四头象奉牺牲、诸鸟!若将欲食肉、布泊瓦提东方飞、彼处艾迦王心乱、以四头马奉牺牲。

诸鸟!若将欲食肉、布泊瓦提东方飞、彼处艾迦王心乱、四头牡牛奉牺牲、诸鸟!若将欲食肉、布泊瓦提东方飞、彼处艾迦王心乱、一切四组奉牺牲。如是在彼场处诸人悲叹之后,诸人往菩萨等住居之处,

右绕宫殿,不断眺望后宫、高阁、及苑囿等,以偈悲叹叙述云:实则此为彼宫殿、更为快乐彼后宫、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实则此为彼高阁、花鬘多撒黄金造、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
            
实则此为彼苑囿、任何季节美花放、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实此阿输迦树林、任何季节美花放、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实此伽尼伽拉林、任何季节美花放、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实此波吒罗树林、任何季节美花放、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
            
实此庵婆之树林、任何季节美花放、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实则此为彼莲池、上为红白莲华被、还有舟船黄金造、花纽色美更心欢、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
        
彼于此场所悲叹后,诸人更近至象之小屋等云:实则此为彼象宝、伊罗婆那强轫牙、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实则此为彼马宝、唯一快速马宝蹄、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
            
此为彼之骏马车、如舍罗鸟出好音、车宝光辉饰美饰、难陀那园天人样、车上贵子等光辉、而今已然不复见、今此四人贵子等、牵往墓穴将被杀、黄金色美实如何、此等之身涂栴檀。

迷王以此四人子、将为奉献作牺牲、黄金色美实如何、此等之身涂栴檀、迷王以此四王女、将为奉献作牺牲、黄金色美为如何、此等之身涂栴擅、迷王以此四后妃、将为奉献作牺牲。

黄金色美为如何、此等之身涂栴檀、迷王以此四商主、将为奉献作牺牲、恰如空虚之村市、又如无人之森林、布泊瓦提成斯果、战达罗等牺牲时。

诸多之人不能向城外出,在市内到处巡回行走悲叹,最后伴随菩萨往牺牲之穴处。于是彼母乔答弥后妃,向王之足前投身悲叹云:“大王!请与我之生命以救王子。”
         
杀生为狂者、吾将涂尘秽、优美战达罗、为吾生活者、若有杀彼者、大王!彼将灭、杀生为狂者、吾将涂尘秽、优美苏利耶、为吾生活者、若有杀彼者、大王!彼将灭。

彼女虽如此叹泣,然在王前不能得任何之回答,彼女云:“我之王子恨贵君之事而死逝,何以王不折回?”四人王子之夫人等,互相拥抱叹泣而云曰:女等已无得乐者、互为爱语相慰藉、
                  
欧婆拉奇、伽提雅、婆迦拉奇、伽维佳、战达罗与苏梨耶、彼等之前起歌舞、轻歌曼舞心悲叹、不见彼女等较者。彼女与夫者王子等虽共同叹泣,然对彼王已无何物可得听入,于是彼等唱非难康达哈罗之八偈:

此吾心之悲、汝见其母到、牵杀战达罗、吾此心悲痛、此吾心之悲、汝见其母到、牵杀苏梨耶、吾此心悲痛、此吾心之悲、汝见其妻到、牵杀战达罗、吾此心悲痛、此吾心之悲、汝见其妻到。

牵杀苏梨耶、吾此心悲痛、子等与夫等、尔勿见其母、王子如狮子、尔将杀无辜、子等与夫等、尔勿见其母、慈爱王子等、尔将杀无辜、子等与夫等、尔勿见其妻、王子如狮子、尔将杀无辜。

子等与夫等、尔勿见其妻、慈爱王子等、尔将杀无辜。菩萨于牺牲之穴处,向父王祈愿云: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虽用锁缚吾等足、象马吾等将看守。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

虽用锁缚吾等足、象之粪尿吾等扫、大王!请勿杀吾等、送与司祭为奴仆、虽用锁缚吾等足、马之粪尿吾等扫、大王!请勿杀吾等、与欲之人为奴仆、虽然由国将逐出、吾等将为乞食行。

冀子人等虽贫穷、亦向诸神祈其子、然对妊妇望不适、实有使子无储者、一切诸人皆希冀、子等亦欲生子等、然杀吾等无理由、大王!为尔作牺牲、世人尚祈储子等、吾父!请勿杀吾等。

以此子等甚难蓄、勿使吾等为牺牲、世人尚祈储子等、吾父!勿令杀吾等、以此渐蓄此子等、勿使吾等离别母。彼如此云,但在父王之前不能得任何之回答,于是仆卧母之足前涕泣云:
         
多经苦难育尔子、吾母!将失战达罗、吾今为礼尔足下、父将获给他世界、吾母迅速紧抱持、使得礼拜尔足下、吾为艾迦王牺牲、吾今将赴他世住、吾母迅速紧抱持、使得礼拜尔足下。

对母继续与心痛、吾今将赴他世住、吾母迅速紧抱持、使得礼拜尔足下、对诸人等与心痛、吾今将赴他世住。于是母续悲叹,向彼语四偈:吾以莲叶冠、乔答弥子结、瞻波羊角樵、古人之习惯。

身上涂涂香、最新之旃檀、善涂汝之身、辉互扈从中、汝著柔软衣、最新迦尸衣、善著汝之身、辉互扈从中、摩尼黄金饰、着与汝腕饰、腕饰善著与、辉互扈从中。

此次,王子之第一后妃阐达,仆卧于国王之足下悲叹云:此者实非卫国耶、地主!非国后嗣耶、伟大世之统治者、不起子等爱情耶。王闻此唱偈:吾爱吾子等、尔等妻亦爱、然吾望天国、以故杀彼等。

阐达云:王请先杀吾、勿苦吾胸裂、大王!尔子饰、更为美优雅、君速吾等死、王子与吾共、尔积大福报、吾等往他界。王云:阐达!勿叹死、尔夫兄弟多、吾告大眼者、吾子牺牲耶、彼等往善趣、使尔将更乐
        
佛更语半偈:一三四阐达闻斯语、以掌叩其身。复次彼女悲叹云:一三四生命将何存、吾饮毒死果、呜呼!王之善友耶、又复不见廷臣耶、嫡出之子请勿杀、心美之人将语王。

呜呼!王之亲族耶、又复不见善友耶、嫡出之子请勿杀、心美之人将语王、此吾子等花纽饰、彼等手著美腕环、王以彼等牺牲祭、乔答弥子应解放、请王杀吾为百片、可为七次牺牲祭。

然诸王子似狮子、无辜嫡子王勿杀、请王杀吾为百片、可为七次牺牲祭、然一切人皆有慈、无辜嫡子王勿杀。如此彼女在王前虽以此等之偈悲叹哭泣,但不能得安慰,彼女往菩萨之处哭泣而立。

于是,菩萨向彼女云:“阐达!我于普通生活之时,汝于各处说示善言,我必授与种种真珠等诸多饰物;然而今日作为最后之赠物,我身体所著饰之饰物,悉皆赠与,汝可受取。”
        
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种种数多装身具、因善言语吾授汝、真珠摩尼琉璃类、此为最后赠尔物、阐达妃闻此,更以九偈悲叹云:肩上尝乱放、翻转花之纽、肩上今黄色、锐剑将斩落。

肩上尝美丽、翻转花之纽、肩上今黄色、锐剑将斩落、不久王子等、锐剑落肩上、吾胸不裂耶、吾坚有爱结、著清迦尸衣、涂香涂耳环、战达罗王子、苏梨耶等同、为王作牺牲、被牵往穴行。
        
如是彼女悲叹之间,牺牲之穴一切准备终了,诸人引起王子,使首前屈而坐。康达哈罗将黄金之钵置近其前,取剑云:“斩落彼首。”

阐达妃见此自思:“对我已不作归依他处,依我真实誓言之力,为夫之祝福祈愿。”于是,合掌步行至王之家臣之间,而为真实之誓言。
        
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一切准备为牺牲、战达罗坐彼之时、般遮罗女双合掌、一切扈从中步行、康达哈罗司祭官、彼实无智为恶业、吾今以此真实语、吾与吾夫将持续,

不住此世非人者、夜叉部众多有存、为此前来请奉仕、吾与吾夫将持续、此处前来有神众、而此部众多有存、吾望归依无庇护、吾愿诸神保卫吾、吾与吾夫将持续、吾主!使吾将不败。
        
诸神之王帝释闻其叹声,知此始终,彼持盛燃之大斧前来,使王惊愕,一切诸人均被解放。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非人彼神闻知此、扬起铁成之大斧、顿使此处起恐怖、如斯彼向彼王云:

“罪深之王汝觉悟、如此汝头将不碎、汝之王子似狮子、无辜嫡子尔勿杀、罪深之王!汝尝见、汝子及妻富商主、彼等无辜将被杀、何尚有甚此罪行”、康达哈罗闻此言、王见稀有此之姿,

若然彼使如无罪、解除一切诸人缚、诸人之被解放时、彼时会集在彼处、人皆与彼一土块、康达哈罗被杀害。诸人杀彼,更对王亦开始欲杀,然菩萨抱持父王未被杀害。

诸人云:“此恶王之生,命暂时得助,然不能享有伞盖与在都城住居,贬为贱民使住于都城之外。”而剥取王之着物,使着黄色之衣物,头上用郁金染色之褴褛布包裹为贱民,而被逐于贱民所住之区城。

而参与杀家畜为牺牲祭者,使为此者,喜为此者,皆必须堕入地狱。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为恶业者如堕者、一切此者堕地狱、实若常为恶业者、此处不得往善趣。
        
彼诸人等,将此二人不吉者追逐后,于是准备灌顶运作,使战达罗王子举行灌顶大典,继承王位。佛为说明此事,而言曰:诸人解放时、彼时集彼处、王之随臣等、战达罗灌顶、宫女群聚集、战达罗灌顶,

诸人解放时、彼时集彼处、诸神之群集、战达罗灌顶、天女群聚集、战达罗灌顶、王之随臣等、靡衣为喝采、宫女群聚集、靡衣为喝采、诸神之群集、靡衣为喝采、天女群聚集、靡衣为喝采,
         
诸人解放时、数多种姓喜、喜彼入都城、举扬欢呼声。菩萨为父尽其所能而作,然不能使彼住于都城之中。彼当尽费用,菩萨向王苑为游乐而来时,往近彼之处,彼云:“自己为真国主”,不为礼。

然合掌云:“国王!愿得长生。”彼被问及“欲得何物?”说明理由,王即与彼费用。菩萨正当治国,寿命尽后,可生于天界而升天。结分:佛说此法语后云:
        
“汝等比库!彼非限于今日,前生提婆达多,只为我一人,而努力欲杀极多之人等。”佛为本生之今昔作结语:“尔时,康达哈罗提婆达多是,乔答尼后妃是摩诃摩耶;

阐达妃是罗喉罗之母,瓦苏罗是罗喉罗,王女世罗是优钵罗色(莲华色),苏拉王子是大迦叶,阐达阇那是大目犍连,苏梨耶王子是舍利弗,而战达罗王即是我也。”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9-21 18:08 , Processed in 0.06758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