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18|回复: 0

现代空想

[复制链接]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发表于 2015-5-3 16: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佛陀说我们不应该盲目地接受劝导,应该先以五种尺度来衡量它:一、所劝导的事对我们有益或无益?二、它是善的,还是不善的?三、它是当受指责或无可指责的?四、智者非难或赞叹它?五、它带来伤害与痛苦,还是带来利益与快乐?这五种尺度使得我们能够依据果报来衡量身业、口业及意业。

佛陀如常地直接指出重点,劝导我们纯粹依据果报来衡量业。因此,我们不应依据谁做来衡量业。例如骂儿子看足球赛太多的父亲,但自己又花许多时间看电视肥皂剧。也不应依据对谁做,来衡量业。例如对客人有礼,但却对子女无礼的母亲。也不应依据何时做来,去衡量业。例如比库以“现代”作为借口,来使用金钱。也不应依据为何做,来衡量业。例如,女子因为被强奸而堕胎。为什么?因为拥有双重标准、无礼、破戒及杀死无辜的胎儿,是自己的损失、是不善,当受到指责、智者非难及带来痛苦的:这些事对自己无益。
  
因此,佛陀在《增支部.卡拉马经》说:“不应该因为它是传闻,不应该因为它是习俗,不应该因为它是传统,不应该因为它符合经典,不应该因为逻辑,不应该因为推理,不应该因为推论,不应该因为它符合某种理论,不应该因为某人似乎知识丰富,不应该因为心想‘此沙门是我们的导师’而接受劝导。”
  
然而,很明显地佛陀并没有说,不管愿不愿意都应排斥一切的习俗、传统等。他只是在说,逻辑、某种理论、习俗等并非我们衡量的尺度。举例而言,《法句注》记载在佛陀时代,有位名叫莲华色的阿拉汉比库尼住在森林里而被强奸。发生这件事之后,佛陀禁止比库尼住在森林里。又发生了几件事之后,佛陀也把比库尼独自出门,例为戒律中的重罪——《律藏.比库尼分别》的第三桑喀地谢沙(僧残)。
  
你们认为怎样?佛陀是否刻意制这些戒律,来为难那些比库尼众?去阻止她们证悟涅槃?佛陀这么做,是因为他是一位大男人主义者?因为他是阴谋扼杀女人的自由与人权的世界男众的一份子?因为他对女人持有政治观点?你们认为佛陀为什么要制那些戒?
  
佛陀制定那些戒,只是为了协助比库尼众证悟涅槃。佛陀所制的一切戒,都只是为了协助比库与比库尼众证悟涅槃。在此,他明白恶人能够毁了比库尼的梵行这一项事实。而且,佛陀也要保护比库尼的声誉,因为依据古印度的习俗,女子不可以独自四处走动,因为可能会被人非礼或被强奸。


佛陀与古印度的社会明白潜藏在女子之中的真正危险,因此想要给予女子应得的尊重与保护。至于现代社会的习俗呢?如果去城里或看一看媒体,我们看到现代习俗是要“现代”女子在街上与郊外独自地走动,公开且显眼地呈现她们的女子体态,以激起男人的性欲或欲念。现代社会的习俗认为,一个女人如果很性感、穿着比较暴露、表现得像个街边妓女等,那是很好、很“酷”的。
  
如果以逻辑、推论、某种理论与推理,来衡量这两种相对的社会习俗,我们可能会说:“如果男子可以在街上独自走动,为什么女子就不可以?男子与女子是平等的!”或以人权或女权的理论来衡量:“女子也有权力做她们喜欢做的事!男子只是想要控制女子,令人看不到女子的存在!”如此,男子与女子变成引人注目的课题,掩盖了危险的真相。


结果,我们有了另一种所谓的现代社会习俗,那就是许多现代年轻女子不想要孩子却怀了孕,而这又导致另一种现代社会习俗:堕胎,杀死不想要的胎儿。以前的社会及古代社会,堕胎是非常少有的事,而且无论在哪里,杀死胎儿都是非法的。但是,现在它已经成为“现代”、“进步”、“发达”、“民主”的社会的习俗与合法的事。

在“现代”、“进步”的社会里,堕胎已不再受到指责,因为其理论是女子对她们自己的身体有自主权。这种现代理论,视胎儿为只是母体的扩展物,而闭目不视胎儿拥有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血型、自己的心跳、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心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命根等事实。胎儿被杀时所感受的痛苦,是他自己的痛苦。母亲的痛苦是另一回事。

依据现代逻辑,堕胎也是合理的,因为胎儿还不是发育完整的人,所以事实上他还不是人。因此杀死胎儿,不算是谋杀。因此现代社会政治正确空想是“以医疗手术终止怀孕”,这使得杀害无辜的胎儿,听起来就好像是在拔掉一颗蛀牙,只是一项例常的医疗手术(在许多“现代、进步”的社会里,它已经变成这样),杀害胎儿者完全无辜,只涉及一人。

往更深一层探讨这件事,我们就会看到更多被众树遮蔽的森林。然而,若把一切空想与政治置之一旁,遵照佛陀直接的劝导,很快地我们就会了解,哪一种社会习俗对年轻女子有益、是善的、无可指责、智者赞叹、为她带来快乐与安全。透过遵照佛陀的劝导,我们以实际智慧分辨,照见真相,而不依赖见解、感受、我慢等。
  
另一个例子是允许雇主剥削员工,以微薄的薪酬来支付长时间工作的旧习俗,例如在工业革命的初期,甚至在现今的许多东方及西方国家里还是如此。如果以国民生产总值、商业数据、成本控制、通货膨胀率等政治空想来衡量该旧习俗,我们又再看不到森林了。但若遵照佛陀的劝导,我们能够很快地确定该旧习俗是不好的,而止息了一切争论。
  
因此,我们有好的习俗与坏的习俗、好的传统与坏的传统、好的理论与坏的理论等等。这是为何佛陀劝我们不要看习俗为习俗、传统为传统、理论为理论等等,而要去看业报的真相。佛陀对古印度卡拉马这地方的某些居民,给予了这项对于劝导的劝导。


卡拉马人告诉佛陀他们感到迷惑,因为一位沙门劝他们做甲,不要做乙及丙;另一位劝他们做乙,不要做甲及丙;又有另一位劝他们做丙,不要做甲及乙等等。那些卡拉马人说,他们怀疑不知应该遵照哪一项劝导,佛陀则答道:“是的,诸卡拉马人,你们可以怀疑,因为令人怀疑的事已经发生。”与他们讨论该项事情时,佛陀劝他们以之前讨论过的五种尺度来衡量劝导,当然这也包括佛陀自己的劝导。

在此,最重要的是需要分辨与智慧。毫不分辨地遵照劝导是盲目信仰,可能会导致我们造恶,却以为那是善的;导致我们行善,却以为那是恶的;导致我们造恶,却不知道那是恶的;导致我们行善,却不知道那是善的。只看人们由于对宗教与政治理论的盲目信仰而做出来的事,就可以明白这点。

举例而言,对民主的盲目信仰,是认为多数人认同或做的事就是好的。这就是相信质是在于量,量则依据多数人的共同点——无知。因此,一切事都以自由、平等与政治正确性的名誉、毫不分辨地被弄成平等了,极明显的真相则变成了模糊的空想。
  
同样地,对佛、法、僧盲目信仰也是不可取的,因为这种信仰肤浅、软弱。当信仰肤浅、软弱时,我们太过依赖那些看起来像是很有知识的人。我们盲目地遵照他们的劝导,这就是说,我们可能会无知地遵照不好的劝导,于是即使有造善业也只是很微小罢了,却以为已经造了很大的善业。


因此,虽然我们在佛法依然存在时,获得了难得的人身,却不能从中尽量获取所能得到的真正利益。因此,能仅记佛陀说不应该因为某人似乎知识丰富,不应该因为心想“此沙门是我们的导师”而接受劝导,那是很好的。我们不应该只因为是比库给予的劝导就接受它,或只因为我们尊敬该比库就接受它。

无论如何,如果我们的信仰是盲目又没有分辨力的,我们怎么能够知道某某比库是值得尊敬的,怎么知道他的劝导是应该遵从的?佛陀的劝导,使得卡拉马人能够真正地依靠真相、实相来思考,而不是盲目地依靠导师。应该谨记佛陀最为重视的是我们的慧力。

这就是说,他的弟子们不应该把佛陀看成一个人物来崇拜。有一次,佛陀去拜访一位名叫瓦迦利的患病比库时,瓦迦利说他因为没有见到佛陀而感到伤心。佛陀就说:“够了,瓦迦利。为什么你要见这副污秽的身体?见法者见我,见我者见法。”这就是说,我们应该视佛为只是法而已。如果视佛为他物,我们是在看一种幻象。

如此我们就不能够自称为真正的佛教徒,因为我们没有归依真正的佛陀。反之,我们的归依处可能是“佛学”、“佛教文化”、“佛教历史”或“佛教传统”等等。更糟的情况是,它可能是“佛教国民”与“佛教民族”,这可能导致某个佛教民族丢脸。当我们归依这些毫无意义的政治空想时,佛陀变成只是我们足球队的队长,而我们对穿上球队颜色的球衣感到骄傲。

最终,我们可能会以“我们的”佛陀的名誉,而作出足球迷流氓的行为。如此,我们不单只贬低了自己,也贬低了佛法,把它转变成纯粹是一种空想、习俗、传统、哲学等。“我们的”佛学,变成与历史上的佛陀无关:它变成一种玩物,八圣道分则是一场足球赛。其时,我们这些比库与在家众,则在玩弄佛法、戒律与禅修,因为足球与智慧是水火不相容。
  
当然,在业力果报方面,支持佛陀的足球队并不是我们最糟的赌注,因为即使只是在持守某些戒,而且只是在每个布萨日持八戒几小时,也肯定要好过那些完全不持戒的人。但这是凡俗的八戒,使得我们变成了凡俗的佛教徒,遵循凡俗的八道分,而不是真正的八圣道分。——摘自帕奥禅林某西方比库的开示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2-3 18:23 , Processed in 0.07141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