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07|回复: 1

绝对的分别

[复制链接]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发表于 2015-5-30 11: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次说法时,佛陀便已解释两种毫无目标之道,以及一种有目标之道,即八分圣道。《相应部.转法轮经》:“诸比库,有两种极端是出家人所不应当从事的。是那两种呢?一种是沉迷于欲乐,这是低下的、粗俗的、凡夫的、非圣的、没有利益的行为。”这种极端之道是六根之道,或可说是六分愚蠢道:可喜的色、声、香、味、触及受、想等等之道。


“另一种是自我折磨的苦行,这是痛苦的、非圣的、没有利益的行为。”这种极端可说是六分超极愚蠢道:不可喜的色、声、香、味、触及受、想等等之道。这两种愚蠢之道,导向盲目、无明、烦恼、痛苦与继续生死轮回,甚至投生到地狱。
  
“如来发现的中道(八分圣道),避免这两种极端。此中道引生彻见、引生智,导向寂静、亲证智、正觉、涅盘。此中道是什么?那就是八分圣道,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八分圣道组成三蕴(三组)。


法施比库尼曾经向她的前夫毘舍佉,解释每一蕴:正语、正业及正命这三项组成戒蕴。正精进、正念及正定这三项组成定蕴。正见及正思惟这两项组成慧蕴。”法施尊者的解释,后来获得佛陀的认同:“如果你来问这个的含义,我都会以和法施比库尼解释的一样地来解释。其含义便是如此,你应当谨记它。”——《中部.小问答经》。


修行八分圣道时,便是在修行戒、定与慧。但却不能说修行戒、定与慧,便是修行八分圣道。法施比库尼解释:“贤友毘舍佉,这三蕴曾不包括在八分圣道之内,但八分圣道则包括在这三蕴之内。”这是什么意思?它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布施、持守五戒、很罕有地花了二十分钟马马虎虎地专注于入出息念、偶而在驾车去工作及去店或回来时听录音带的佛法开示,虽然这些作为在很小的程度上也算是修行戒、定、慧,但它们并不算是修行八分圣道。


即使我们去禅修三个月、持守八戒、培育禅那,这也不算是修行八分圣道。因为八分圣道最低的程次,是证得入流道(初果):它把我们带到涅盘,便像河流之水会把我们带到大海里。佛陀在《相应部.恒法系列品.第一斜向海经》说:“诸比库,正如恒河斜向大海、倒向大海及倾向大海,同样地,培育与修习八分圣道的比库,也斜向涅盘、倒向涅盘及倾向涅盘。”唯有当我们进入了朝向涅盘之流,八分的每一分才成为道分。


唯有圣者已经进入了圣道:这是用不着说的。佛陀解释:“此八分圣道是流,拥有此八分圣道者是入流者。”——《相应部.第二沙利子经》。因此,虽然八分圣道最低的层次是入流道,但却可以更高,因为它可以是更高层次的圣道:一来道与不来道。然而,在证悟阿拉汉道时,该道不再是八分圣道,而是十分圣道。然而,只要我们还是无明凡夫,我们的道就不是八分圣道。但是,我们可能有时候会修习这些分。在这种情况之下,每一分都是佛陀所说的世间分:“有漏、福分、带来有执着的果报。”——《中部.大四十经》。


这并不是道分,因为修习这些世间分的果报,只是投生到人天善趣及梵天界:虽然它们是非圣的果报,但还是乐报。只要我们没有证悟道果,只要我们的正见是属于世间的,它便是不肯定的:我们还可能执取邪见,实行非圣寻,甚至步入导向投生四恶道的八分邪道。这是为何佛陀不曾说“八分世间圣道”:这一词是自相矛盾的。然而,一旦成了圣者(证悟了道智、证悟了涅盘),这八分便会一同生起,组成八分圣道。在这种情况之下,每一分都是佛陀所说的出世间分:“圣、无漏、出世间、道分。”
  
修习八分圣道的果报,是肯定最迟再过七世便会达到阿拉汉果(生死轮回与痛苦的尽头)。在成为圣者时,我们已经根除了身见,对业报法则拥有绝对的信心,已经破除了对佛陀证悟及导向解脱的正道的怀疑。那时候,我们的正见便会使得我们不能够再执取邪见,不能够再实行非圣寻,不能够再步入导向投生恶趣的八分邪道。正见分别:绝对的正见绝对地分别。
  
在实修上,入流道智的含义是什么?入流便是很清晰地知见涅盘,就像清楚地看见山中清澈的湖里的鱼、贝壳、鹅卵石等一样。在知见涅盘时,便会有佛陀所说的圣正定:其目标是涅盘。佛陀解释,若要培育这种定(果定),便需要培育五法:“诸比库,举进入且安住于初禅的比库来说。诸比库,这是五支圣定的第一种修习。”第二种修习是第二禅,第三种是第三禅,第四种则是第四禅:这四个是四支。佛陀也把它称为正定。——《增支部.五支经》


然而,若要使正定成为道支,禅那的目标就必须是涅盘。若要使得我们的正定,成为具备五支的圣正定,我们必须修习回观过去世的能力,以便了知我们已经知见涅盘:这是第五支,佛陀称之为省察相。这部经的巴利注释,解释这为省察智。此省察又分为五种,即省察涅盘、道、果、已灭除的烦恼、还未灭除的烦恼。阿拉汉,则省察已经灭除的一切烦恼。唯有能够省察涅盘之相时,我们才能够知见是否已经证悟入流道果、一来道果等,以及进一步培育圣道。
  
圣正定,是能够以涅盘为目标的禅那定:每当我们知见涅盘时,我们便是在禅那之中。但是,圣正定并不能够独自生起。它必须与八分圣道中的其余七分同时生起,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与正念。佛陀在《中部.大四十经》说:“具备这七分的心一境性,是称为有依止、有资具的圣正定。”换句话说,这八分互相配合运作:它们的前导者是正见。且让我们看一看,它们怎样互相配合运作。
  
见(观念、见解、观点),是前导者。我们的见,是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如果我们的见是唯物论,我们见一切事物为色法;如果我们的见是唯心论,我们见一切事物为名法;如果我们的见是民主论,我们见一切事物为平等;如果我们的见是相对论,我们主观地看待一切事物;如果我们的见是断见,我们见一切事物为无物;如果我们的见是务实论,我们见一切事物为不依任何见(神奇的字眼是“实际”)。


正如‘中立的观察者’这项谬误是现代科学的孩子,同样地,现代务实论也是如此。这两者都否认身、语、意的作为,会受到意志的左右、意志则受到见解左右。这是因为现代科学,甚至现代精神科学的原理是唯物论。无论是什么见,它为领导我们的身、语、意作为:它是我们的生命道路的前导者。


举例而言,以受到高度尊敬的务实论为前导者,在国会及家庭里的现代政治是毫无原则且迷惑的。然而,当我们的前导者是正见时,迷惑便不会产生。佛陀解释:“正见如何作为前导者?他了知邪见为邪见、正见为正见:这是他的正见。”拥有正见时,我们对事实有足够的了解,以便能够绝对地分别正见与邪见。当然,如果没有正见的话,这是不可能的。
  
佛陀解释:“诸比库,什么是邪见?没有所施之物、没有所供养之物(没有布施的作为)。没有善业或恶业的果报(不需要分别善恶,因为无业无果报)。没有这世界,也没有其它世界(没有轮回到其它世界)。无父无母(父母并不特别:他们不值得获得特别的待遇)。没有化生的有情(没有天神及其它诸如此类的有情)。在这世间没有已经亲自透过胜智了知且宣布此世与他世的善德沙门与婆罗门(诸阿拉汉与诸佛并不特别,只是想象出来的人物)。”


这些古代邪见对我们来说是很熟悉的,因为它们构成了正统的现代社会见解。例如其教条是:“基本上,一切见解都是好的。”“造恶是自然的,你做什么都没有关系。”“怎么说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表达。”“男女是绝对平等的。”“绝大多数人,是永远绝对正确的。”“一切的涅盘(终极快乐或一切修行的目标或一切宗教的目标),都是同样的。”“一切的道路(无论什么修行方法),都能够导向涅盘。”


“僧团(第三宝),其实便是走在任何一条导向任何一种涅盘的一切众生。”“法(第二宝),其实便是一切宗教的教法。”“基本上,我们全部都是佛陀(第一宝)。”这样的错误见解,绝对地分别了分别。由于受到贪欲、我慢及绝对的无明束缚,它们是绝对的邪见。佛陀解释正见:“诸比库,什么是正见?有所施之物、有所供养之物(有布施的作为)。
  
有善业及恶业的果报(需要分别善恶,因为有业及果报)。有这世界,也有其它世界(有轮回到其它世界)。有父有母(父母是特别的:他们值得获得特别的待遇)。有化生的有情(有天神及其它诸如此类的有情)。在这世间有已经亲自透过胜智了知且宣布此世与他世的善德沙门与婆罗门(诸阿拉汉与诸佛绝对特别地睿智)。”
  
由于见是我们的价值观的前导者,它也是我们的思维的前导者。拥有正见时,我们作出绝对的分别。佛陀解释:“正见如何作为前导者?他了知邪思维为邪思维、正思维为正思维:这是他的正见。”邪思维有三种:“诸比库,什么是邪思维?欲贪思维(贪欲、想要拥有、想要获得、想要继续)。嗔恨思维(嗔恨与不喜)。伤害思维(想要伤害别人)。”
  
“诸比库,什么是正思维?出离思维(布施、想要施与、想要舍弃、知足、想要停止、稳固的梵行:最高的这种出离思维,是舍离俗家而成为比库或比库尼。然而,比这更高的出离思维,则是舍离色、声、香、味等,以便成就禅修业处的思维。以此思维,禅修者可以证悟禅那,甚至修习属于更高层次的出离的观禅。以此思维,他可以证悟至上的出离,即涅盘与阿拉汉道果:舍离生、老、死、愁、悲、苦、忧、恼,也就是舍离五取蕴、舍离诸行)。


无嗔思维(对一切众生,包括人与非人,都心怀善意、慈爱)。无害思维(关怀、悲愍一切众生,包括人与非人)。诸比库,这是三种正思维。”由于见是我们的思维的前导者,它也是我们的语业的前导者。拥有正见时,我们作出绝对的分别。佛陀解释:“正见如何作为前导者?他了知邪语为邪语、正语为正语:这是他的正见。”
  
邪语有四种:“诸比库,什么是邪语?妄语(说不真实的话)。两舌(说别人的坏话,说离间的话)。恶口(说粗野、无礼、伤人的话)。绮语(毫无分别地说无益的话:运动、娱乐、轰动的新闻、时尚、家庭、旅游、无谓的统计等等)。”“诸比库,什么是正语?戒禁妄语(只说真实的话,即使遭遇损失也在所不惜)。
  
戒禁两舌(避免说别人的坏话,但若在有需要时,则不心想离间地说)。戒禁恶口(说有礼貌的话、说适当且善意的话)。戒禁绮语(有分别地说有益的话。我们可以和陌生人或很久没见的亲友互相问候,但无需接下去闲谈。我们可以说故事,但并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说明一个有益的课题。如果没有有益的话可说,我们愿意保持沉默)。”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5-30 11: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见是我们的思维的前导者,它也是我们的身业的前导者。拥有正见时,我们作出绝对的分别。佛陀解释:“正见如何作为前导者?他了知邪业为邪业、正业为正业:这是他的正见。”邪业有三种:“诸比库,什么是邪业?杀生(残暴地剥夺了其它众生的生命:蚊子、蟑螂、蚂蚁、老鼠、鱼、牛、猪、胎儿、战场上的男人、女人及小孩等等)。偷盗(盗取别人的财物、逃税等)。邪淫(与别人的伴侣有染、未婚夫妻等有染、强奸等等)。”
  
“诸比库,什么是正业?戒禁杀生(心怀善意地与其它众生和平过活。如果在我们的家里或花园里有害虫,我们与它们和平地过活,或者采用不会杀死它们的方法来解决)。戒禁偷盗(我们不拿取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缴税等等)。戒禁邪淫(我们满足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我们必须获取生活的四种必需品:衣、食、住、药,这是我们的活命。由于见是我们的思维、语业与身业的前导者,它也是我们的活命的前导者。

拥有正见时,我们作出绝对的分别。佛陀解释:“正见如何作为前导者?他了知邪命为邪命、正命为正命:这是他的正见。”邪命有许多种。一般上,邪命是透过邪语及邪业来活命。佛陀解释,对于在家人来说,从事五种买卖也是邪命:“诸比库,在家信徒不应从事五种买卖。是哪五种?买卖武器、买卖人、买卖毒药、买卖酒与麻醉品、买卖供屠宰用的动物。”——《增支部.商业经》。
  
这些买卖可以不透过邪语及邪业来进行,但其结果等同于邪语与邪业。举例而言,武器(例如飞弹、炸弹)与毒药(例如杀虫剂、杀草剂)的用途只有一个:伤害、杀害与毁灭有情。有了酒,也就有了邪语与邪业。对于比库,佛陀解释:“诸比库,什么是邪命?诡计(为了获得崇敬、喜爱而言行:提及自己殊胜的修行)。说话(为了讨取在家人的欢心,他毫不分别地说、先说、谈论自己、甚至说废话、爱抚小孩等等)。

暗示(暗示信徒以获得供养)。贬抑(他呵责在家人、批评他们、讽刺他们、说他们的闲话等等)。以利套利(他给在家人食物、花等,以便受到喜爱)。”佛陀还解释了比库不应该做的许多其它事情,例如比库不可以算命、念咒、洒圣水及行医等等:这些都是佛陀绝对禁止的。——《长部.沙门果经》。
  
“诸比库,什么是正命?在此,圣弟子舍弃邪命,以正命过活。”一般上,正命是透过正语及正业来活命。对于在家人来说,那便是好又真诚的工作,不需要伤害任何众生;对于比库来说,它便是依戒律过活。若要造作这些业,我们必须付出精进。如果邪见是精进的前导者,它便是邪精进;如果正思维是意业,语是语业,业是身业,命则是身业及语业。

见是精进的前导者,它便是正精进,因为它的目标是正确的,最终其目标是涅盘。佛陀解释:“他致力于舍弃邪见而进入正见,这是他的正精进。他致力于舍弃邪思维而进入正思维,这是他的正精进。他致力于舍弃邪语而进入正语,这是他的正精进。他致力于舍弃邪业而进入正业,这是他的正精进。他致力于舍弃邪命而进入正命,这是他的正精进。”
  
正精进有四种:“诸比库,有这四勤。是哪四种?防护勤(我们透过持戒而不造邪语、邪业及邪命。举例而言,农夫原本想要用毒药来保护其农作物,但却由于持戒而不实行)。舍断勤(我们停止所造的恶。举例而言,用毒药的农夫停止再用毒药)。修习勤(我们实行新的修行。举例而言,我们修习三种“福作事”:我们布施、持五戒乃至八戒、修习止禅与观禅,以及修学佛法。我们甚至可能出家。我们的农夫,也可能研究出新的耕种方法,而不需要用毒药或农药)。

随护勤(我们继续实行所做的善身语意业。举例而言,别的农夫可能会批评我们的农夫不用毒药,但我们的农夫并不因此而再次采用毒药:他只是以微笑来响应另一位农夫的愚蠢)。正如每一种业都需要精进,它也需要对所做的事有警觉心,记得怎么做:念。如果邪见是念的前导者,该念便是邪念,因为其目标是错的;如果正见是念的前导者,该念便是正念,因为其目标是对的:佛法,最终则是涅盘。

佛陀解释:“他正念地舍弃邪见而进入正见,这是他的正念。他正念地舍弃邪思维而进入正思维,这是他的正念。他正念地舍弃邪语而进入正语,这是他的正念。他正念地舍弃邪业而进入正业,这是他的正念。他正念地舍弃邪命而进入正命,这是他的正念。”——《中部.大四十经》。佛陀说正念有四种:“诸比库,什么是正念?在此,诸比库,比库以热诚、正知、正念安住于观身为身、观受为受、观心为心、观法为法,去除对世间的贪欲及忧恼。”
  
佛陀也称这为四念处。建立了四念处,我们便能够依法对自己的身、语、意保持警觉:我们对身心本质警觉,也警觉对它们做了什么。佛陀也把这解释为念根,念根显现为记忆良好:“诸比库,何谓念根?在此,诸比库,圣弟子有念、拥有至上念与分别,能够忆起及随念很久以前所做及所说之事。”
  
正念肯定会带来的成果,是人们能够忆起很久以前所想、所说及所做的事:即使老了,记忆也不会衰退。一般上,如果人们善于分别地、良好地、睿智地运用自己的心,他们便不会痴呆,也不会得老年痴呆症。会痴呆的人,通常是那些无戒、无慧地过活的人。当然,基于唯物论,现代医学认为病因纯粹是物质。
  
明显地,依法地对身、语、意保持的念,不可能是邪念,因为法是真实法。无论如何,佛陀也提到邪念,但在此他是说记忆的能力。举例而言,邪念能够发生在足球员勤练踢球、抢球、骗对手等:他的确对自己的身体有警觉,其训练的一部分是对自己的心警觉。举例而言,他的教练与队长将会在开赛前给他的球队说些激励的话,灌输他们自己多么的优越,以及该场比赛是多么的重要。

接着,在足球场上,每当冲劲退减时,他认为那是他对球队的优越失去了信心。因此他回忆教练所说的话,然后继续冲刺:但是他的球队并不优越,该场比赛并不重要,因为整件事都是为了疯狂赚钱而组织的。因此,球员的念处是不能反映真实的忆测及观念。无论如何,足球员在踢球时,他记得怎么踢球,而且依照方法踢球,也能因此而成功,变得富有且出名,受到全世界千千万万人崇拜为偶像,受到媒体采访,受邀到总统府受用晚餐。

然而,该足球偶像的念的前导者,是绝对疯狂的邪见,致使其念变成邪念。对于歌星、明星、战争英雄、甚至熟练的屠夫、渔夫、奸商、假出家人等等,其情形也是如此。现代心理学普遍化的其中一个最广泛的影响,是人们分析自己的心,特别是别人的心:甚至有人以此来谋生。但这些分析,只是以邪见为前导的忆测及观念。
  
因此,现代心理学给与世间最大的遗产,是以深奥知识为名、越来越大的迷惑:这知识包括认为分别善恶是不好的。其结果当然是不能对佛、法、僧产生信心。反之,唯有在把佛、法、僧窜改成“我”之下,才能够产生信心,而我们也就归依自己这个三宝。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邪见?因为缺少智慧:不了知四圣谛。接着会发生什么事?佛陀解释:“对于沉沦于无明中的愚人,邪见生起。
  
对于有邪见的人,邪思维生起。对于有邪思维的人,邪语生起。对于有邪语的人,邪业生起。对于有邪业的人,邪命生起。对于有邪命的人,邪精进生起。对于有邪精进的人,邪念生起。对于有邪念的人,邪定生起。”这是缘起。缘于邪见,我们成为佛陀所说的非善士。——《相应部.第一非善士经》

佛陀解释,比该非善士更加非善士的,是认为自己是善士的非善士:其邪道有十分,因为他甚至拥有邪智与邪解脱。与其省察涅盘之相,他省察自己所造的恶业,却认为那是善的。举例而言,将军检查军师的报告时、家庭主妇检查死在厨房里的蚂蚁及蟑螂时、推销员回忆骗老妇女用存款买她不需要的东西时、狗回忆自己刚才作出的凶恶吠声时。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拥有佛法的智慧是很重要的。

举例而言,如果我们我行我素,心想:“菩萨没有导师,为什么我需要导师?我是自己的导师!”或者我们有导师,但却是对正法无明的导师。缘于无明,我们可能相信涅盘是回到我们所说的原来本质、原本的心等等。我们可能会禅修,甚至勤奋地禅修,以便证得我们认为很深乃至禅那的定力。我们可能沉入深睡,却误以为已经证悟涅盘。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认为涅盘只是一种心的境界(名法)。

这么想时,我们甚至会认为必须透过六种感官非常细腻、所谓不执着的耽乐来证悟涅盘:在大自然中散步、可爱的小孩、美丽的佛像等,我们不明白耽乐便是执着与贪欲。我们也可能认为,必须透过所谓不执着的社工来证悟涅盘:探访病人、安慰死人的家属、资助穷人等等,我们不明白社工便是对世间的贪欲及忧恼。由于对涅盘秉持邪见,我们的整条道路是错的。

我们甚至会相信佛陀指示要我们持戒与住在寂静处,只是古印度时期的文化遗产:我们可能认为可以窜改属于戒、定、慧的诸分,甚至认为它们便是八分圣道。缘于这些见,第一及第二圣谛被人改成只是理论与观念;我们的无明已经被强化,变得不可渗透;我们离开涅盘甚远,一直越离越远。正见则不是如此。正见是因为“明”(智慧)而生起:对于涅盘的明。

佛陀解释:“对于已达到明的智者,正见生起。对于有正见的人,正思维生起。对于有正思维的人,正语生起。对于有正语的人,正业生起。对于有正业的人,正命生起。对于有正命的人,正精进生起。对于有正精进的人,正念生起。对于有正念的人,正定生起。”生起的正定是圣正定,有学圣弟子便是透过它知见涅盘。但他还没有修习八分圣道到最高境界。
  
佛陀也解释阿拉汉:“对于有正定的人,正智生起。对于有正智的人,正解脱生起。如是,诸比库,有学者拥有八分,阿拉汉拥有十分。”缘于八分圣道,我们成为圣者,是佛陀所说的善士。当然,比善士更加善士的是阿拉汉:他已做了应做的,已成为无学者,已圆满地修习八分圣道,已以最好的方式效法其导师佛陀:他拥有绝对的智慧、绝对的分别,已达到绝对至高的境界。
  
对于阿拉汉,佛陀在《法句》第403首偈说:“他智慧甚深、睿智、善分辨道与非道、已达到最高目标,我称他为婆罗门。”——摘自帕奥禅林某西方比库的开示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1-30 01:32 , Processed in 0.07122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