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83|回复: 0

离奇的变性

[复制链接]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发表于 2015-6-12 1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为一个精通善巧方便的老师,佛陀采取不同的开示风格向弟子们传法。通常他会以“广说”的方式解释教法,在以简述或总说的方式介绍主题后,他会详细解说、分析、阐释其中的涵意,有时再附加一个比喻来加强论点。最后他会重述引言作为结论,它如今已有前面的分析作为支持。不过在其他场合,佛陀不会详细教导,相反地会略说法义,只以简短的甚至有时是隐密的陈述,说明深奥而高度集中的意义。


佛陀这么做并非为了隐瞒秘密讯息,而是因为在震撼与转化听者上,有时使用这技巧的确比广说的方式更为有效。虽然直接解释意义能更有效地传达讯息,但是教法的目的并非为了传递资讯,而是为了让人趋入“观”——更高的智慧与解脱。藉由要求弟子思维意义,以及藉由持续探究与相互讨论,来了解其中的涵意,佛陀要确保其说法能达到此目的。


当这些简短的教法使得大多数比库摸不着头绪时,只有那些具有敏锐智慧的弟子,才能揣摩出其中的意义。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比库不愿去麻烦大师(佛陀)请求解释,而是转而寻求已受世尊认可,在法义理解上的资深弟子来加以厘清。在早期僧团中,这种功德显得如此重要,连佛陀自己也设了一个杰出弟子位为“对略说法义广解第一者”。大师对这个位子的指定人选,是马哈咖咤亚那(摩诃迦旃延),这样称呼是为了和其他常见的婆罗门重姓“咖咤亚那”有所区别。


在出家成为比库之后,马哈咖咤亚那那通常住在他的故乡阿槃提,此地位于佛陀居住的“中国”西南边境。因此他并不象其他大弟子,有很多时间和佛陀住在一起。我们也看不到,他像沙利子、马哈摩嘎喇那与阿难等近侍弟子一样,在僧团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然而,由于他的才思敏捷,对于佛法有深入的洞见,并擅长演说技巧,每次只要马哈咖咤亚那随侍佛陀时,其他比库会经常转向他,请他阐明佛陀所略说的那些造成他们困惑的教法。


因此,我们在巴利藏经中发现马哈咖咤亚那所说的许多开示,它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些典籍,在方法学上都很精致,分析得都很透彻,对于佛陀那些隐晦涵意所做的解释,清楚到另人咋舌的地步。佛陀几个略说所隐含的真义,如果缺少他们的解释,我们将难以理解。像佛陀所有的大弟子一样,马哈咖咤亚那尊者在僧团中的杰出地位,是往昔在漫长轮回中所种下的种子,经过无数世后逐渐成熟的结果。


马哈咖咤亚那的传略中提到,他在过去十万劫前莲华上佛的教化时期,便已发愿成为僧团的大弟子。那时,马哈咖咤亚那投生到一位富裕的长者家。有天他去寺院时,看见一位比库被佛陀指称为“对略说法义广解第一者”。这个年轻人对该比库所获得的荣誉深受感动,他心想:“这位比库的行为真伟大,因此佛陀才会如此称赞他。我应在某未来佛的教化时期,达到这样的地位。”为了获得支持这崇高誓愿所需的功德,他邀请佛陀到家里应供,整整一周,他将丰厚的供养赠与佛陀僧团。


到最后一天,他顶礼佛足,说出心中的愿望。然后,佛陀以无碍智观察未来,看见这位年轻人的愿望将会实现。于是告诉他:“年轻人!在未来十万劫之后,果德玛佛陀会出世,在他的教化时期,你会成为“佛陀略说法义广解第一者”。《譬喻经》提到,马哈咖咤亚那就在那一世为佛陀盖了一座以石头为底座的塔,并以宝幢与宝伞装饰它。根据前述经文,在他供养之后莲华上佛就授记他,会在未来果德玛佛的教化时期成为大弟子。在这个授记中,还包括其他关于马哈咖咤亚那未来的预言,由此我们可以大略看出他过去世的历史。


佛陀说由于布施善行的福报,马哈咖咤亚那会成为天王三十劫,之后重返人间,成为转轮圣王,名为“光耀”,身体会放光照耀四方,直到最后投生在都西答天。然后,他会投生到一个名为咖咤亚那的婆罗门种姓家庭。在那一世他会证得阿拉汉果,并被佛陀指定为大弟子。在接下来的偈中,马哈咖咤亚那说由于他供奉佛陀的果报,他从未投生到地狱、饿鬼、畜生等恶道,总是投生到天界或人界。且当他投生为人时,总是投生到婆罗门或刹帝利等前两种姓,从未投生到下层的家庭。


在咖沙巴佛时代,马哈咖咤亚那投生到波罗奈的一个家庭。他献上一块宝贵的金砖,要为佛陀建造一座金塔。献上金砖时,他发愿:“愿我每次投生,身体都能有金色光泽。”结果,当他投生在我们的佛陀时代时,身体真的具有庄严的金色光泽,让见到者都深受感动。我们底下会讨论到,有次长老的这个身体特征,引发了一连串奇异的事件。在他的最后一世,果德玛佛出世时,马哈咖咤亚那诞生在“中国”西南方向,阿槃提国的首都优禅尼城,是司祭(或译为辅相、帝师)之子。


他父亲的名字是提利提瓦洽,母亲是羌德芭,他们属于咖咤亚那族,是最古老与最受尊敬的婆罗门一系。由于出生时身体有着金色的皮肤,父母惊呼他是带着名字来出生的,而为他取名咖咤那,意思是“金色”。身为婆罗门与宫廷司祭之子,马哈咖咤亚那长大后便修学传统的婆罗门圣书——三吠陀,并在父亲死后,继任为宫廷司祭。当马哈咖咤亚那成为司祭之时,阿槃提的国王名字称为“猛光”,由于他任性暴躁,因而得名。


当猛光王听到佛陀出现于世时,便要求大臣去邀请世尊来访问优禅尼城,大臣们一致同意,最适合这项任务的人是司祭马哈咖咤亚那。但马哈咖咤亚那表示,要执行这个任务须有个条件:在会见佛陀后,能准许他成为比库。为了见到佛陀,国王已准备接受任何条件,因此便同意他。咖咤亚那由七位朝臣陪同出发,遇见大师后,他教导他们佛法,在开示结束时,咖咤亚那与七位同伴都证得阿拉汉果并获得四无碍解智。


佛陀只是举起手,并说:“善来!比库”,欢迎他们进入僧团,便完成了他们的受戒仪式。如今是马哈咖咤亚那的新戒比库,接着便开始向佛陀称赞优禅尼城的辉煌。大师了解这位新弟子希望他到他的故乡游行,但他回答马哈咖咤亚那自己去就已足够,因为他现在已能说法,并启发猛光王的信心。在他们返回家乡的途中,这群比库抵达了谛罗波利城,他们在那里托钵乞食。


城里住着两位来自不同商人家庭的少女,其中一个长的很美,有着人见人爱的长发,但双亲都已去世,生活贫苦,由保姆照顾。另一个则很富有,因生病而失去头发的她,不断尝试劝贫女将头发卖给她做假发,但贫女始终拒绝她。当贫女看见马哈咖咤亚那与同行比库在托钵,而钵里空无一物时,心中对长老顿时升起一股虔信而决定布施。然而她没有财富,唯一能筹钱购粮的方式就是将头发卖给富家女。


这次,由于头发送到富家女面前是现成的,因此她只给了八个钱币。贫女就以这八个钱币买食物布施给八位比库,每人一个钱币的份量。在她献上供养之后,由于善行的福报,头上立即又长出和原来一样长的头发。当马哈咖咤亚那抵达优禅尼城时,他向猛光王报告此事。国王便将女孩传唤进宫立她为皇后,从此国王就非常尊敬马哈咖咤亚那。优禅尼的许多人听到长老开示后,都对佛法生起信心,并在他座下出家。对那长老非常虔敬的皇后,为他建造了一座金竹园。


马哈咖咤亚那在阿槃提建立僧团,这是《增支部注》的说法,但巴利藏经本身的记载并不如注释者所说。此事的证据是出自律藏《大事》所说的故事。故事一开始,马哈咖咤亚那住在阿槃提他最喜欢的住处“鱼鹰出没山崖”。在家弟子苏那俱胝耳来请求出家,马哈咖咤亚那也许是因看到他尚未准备好跨出这一大步,因而拒绝:“苏那!独自睡卧、日中一食与终身独身,是很困难的。当你仍是在家人时,应格遵佛陀的教诲,也许在适当的时机,就能独睡、日中一食,并保持独身了。”听到这些话之后,苏那的热情就消退了。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热情又死灰复燃,他去找长老提出同样的要求。马哈咖咤亚那第二度拒绝他,苏那出家的热情也再度减弱。当苏那第三次又来时,马哈咖咤亚那给予他“出家”,让他先剃度为沙马内勒。在佛陀时代,剃度是分两阶段进行,好让对于佛法具有信心者逐渐成熟,并熟悉教法。先举行沙马内勒仪式,然后是达上仪式,让沙马内勒成为僧团正式成员的比库。


但在上述事情发生时,阿槃提缺少比库,它离佛陀自己的道场和其他佛教活动中心都很远。根据戒律规定,达上至少必须要有十位比库参与。但在阿槃提,马哈咖咤亚那不太容易找到其他九位比库来授与苏那达上。一直到三年之后,长老才“历经艰难”的从各地召来十位比库,为苏那授达上。当苏那以比库的身份完成首次的雨安居时,心中生起想去拜访佛陀的热切渴望。他听过许多关于世尊的最高赞誉,然而他从未当面见过大师,如今亲自礼敬佛陀的渴望已难以抑制。他请求授戒师允许,让他长途跋涉去佛陀所在地的沙瓦提。


马哈咖咤亚那不只赞成他的请求,更要求他传达因地制宜放宽阿般提与其他边地戒律的诉求。当苏那见到佛陀并解释他戒师的诉求时,大师欣然同意。首先,决定哪些地区可以被列为边地,佛陀定义出“中国”的边境。只要在“中国”范围内,则原先的规定依然有效,然后宣布“中国”外的边地适用戒律修改版本。这些修改的戒律如下:一、达上无须十位比库,只要五位参与即可,其中一人必须精通律藏。二、允许比库穿厚底的凉鞋,因为那些地方的土地坚硬多碎石土块。三、准许比库经常洗澡,因为阿般提的人很重视洗澡。四、可以使用羊皮与山羊皮等做垫褥。五、僧衣可以被认定为已离开该地比库的代表,额外僧衣可以被持有十天时间。


无论经典或是注释书,都并未提供我们很多马哈咖咤亚那在僧团中的传记资料,它们将焦点放在他的老师角色上,特别是他对佛陀略说的广解。从马哈咖咤亚那出现的〈因缘〉到经典,我们可以推论,他出家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阿槃提。他似乎习惯于安静独居,只有在需要时才指导他人。他会定期去几个主要住处拜访佛陀,有时候,似乎也会在传法之旅中随侍佛陀。马哈咖咤亚那在《中部》以解脱者身份出现的三部经中,分别是从三个不同地点展开,包括咖毕喇瓦土城、王舍城与沙瓦提城。


这三个城市散布在恒河流域中,彼此距离遥远,且与阿槃提也相隔甚远。这显示出马哈咖咤亚那若非花很长时间在旅途中随侍佛陀,就是当他听说大师会在某地停留一段时间时,才游行到佛陀所在的各个道场。我们找不到马哈咖咤亚那和其他如沙利子、马哈摩嘎喇那与阿难等领导比库,有过密切交往的事例。他似乎总是独自隐居,但并非象马哈咖沙巴那么强调独住,也不特别坚持头陀苦行。如我们底下会看到的,他似乎是应别人的请求而教导,我们也会发现,他在经典中总是以对别人解说与阐释法义的角色出现。


我们并未看到他象前述那些长老一样,以一对一的方式和其他比库进行对话;也看不到他像最睿智的比库沙利子尊者经常向佛陀发问。他在《牛角林大经》的缺席很引人注目,在那次聚会中,其他杰出比库都聚集在一个满月的夜晚,讨论可以为森林增光的理想比库。不过当然,如果马哈咖咤亚那那时也在场,他一定会描述善于广解略说法义的比库。马哈咖咤亚那的弟子并不多,其中一个是隶犀达多比库。他在很年轻时就因能敏锐地回答佛法艰难问题,而让许多年轻比库印象深刻。隶犀达多处理微细论点的技巧,无疑应该是来自马哈咖咤亚那严谨的训练。


有一次,马哈咖咤亚那去拜访佛陀时,受到沙咖天帝的特别礼敬。此事发生在佛陀住在沙瓦提国,东园的鹿母讲堂中时。世尊坐在一群大弟子中间,举行自恣甘马,即比库之间相互举发过错,以结束一年一度的雨安居。为了闻法,马哈咖咤亚那常会定期来拜访佛陀,甚至从很远的地方来,因此其他长老总是会为他保留座位,以免他突然出现。这次沙咖天帝和他的天界随从一起前来,趋近圣众并顶礼世尊。由于他并为看见马哈咖咤亚那,因此心想:“如果尊贵的长老能来就好了。”就在这时,马哈咖咤亚那出现并就坐。


当沙咖天帝看见他时,紧紧握住他的脚踝,对于长老的抵达,表达他们心中的喜悦,并供养他香与花。一些年轻比库不以为然,他们抱怨沙咖天帝行礼不公平,但佛陀制止他们,并说:“比库们,那些善护根门的比库,如我的法子马哈咖咤亚那,在人、天之间都受到敬爱。”然后,他说出《法句》的下列偈:“即使天神亦爱戴,如御马师伏六根,彼之慢心已调伏,已是解脱烦恼者。”马哈咖咤亚那,实际上是个致力于关注调伏六根的人,这点在他的经典中可以得到证明,它们常强调“守护根门”的必要。


注释记载了一个奇异的连串事件,它们源自于其他人看见长老身形的心理印象。《法句注》提到一个年轻人须离,是该市中同名库藏官的儿子。有天须离驾车出城,和一个密友与一群玩伴前往浴场。在出城时,马哈咖咤亚那尊者正好站在城门口,于进去托钵前穿上外衣。当年轻的须离瞧见长老的金色身时,他心想:“啊!但愿这个长老能成为我的妻子!或愿我妻子的身体光泽能变成像他的身体一样!”


就在他心中闪过邪念的那一瞬间,须离立刻从男人变成了女人。惊讶于这个无法解释的性别转换,他赶紧在其他人尚未注意到发生什么事之前,跳出马车匆忙逃走。他缓步走向德咖西罗城,同伴们找不到他,就向他的父母报告了他的离奇失踪。当一切寻找他的尝试都无效时,父母断定他一定已经死亡,便为他举行葬礼。当女子须离抵达德咖西罗城时,遇见该城库藏官的儿子,他爱上他并娶她为妻。他们结婚第一年,她就生了两个儿子。


先前当须离是男人时,他故乡的妻子也为他生了两个儿子。因此他是四个小孩的父母——两个小孩的父亲,两个小孩的母亲。有一天,须离从前的密友来德咖西罗城处理一些私事。女子须离看见他,就叫他到她家,向他揭露自己变性的秘密,这个朋友建议须离应该去供养马哈咖咤亚那,他就住在附近,然后请求马哈咖咤亚那长老,原谅他如此荒诞不羁的想法。于是朋友去找长老,邀请他隔日到女子家中接受供养。


当马哈咖咤亚那尊者抵达时,朋友带女子须离到他面前,告诉他很久以前发生的事,并请求他原谅她的罪过。就在长老说出“我原谅你”的那一刻,女子须离又变回男人。受到这双重变性的震撼,须离彻底看破红尘,决定不再过世俗社会的生活。他在马哈咖咤亚那座下剃度出家成为比库,不久以后就证得阿拉汉果与六神通。——摘自《佛陀的圣弟子传》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2-2 01:57 , Processed in 0.0729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