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62|回复: 1

在家居士的典范

[复制链接]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发表于 2015-6-16 11: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一次,佛陀为了比库们的利益,曾列举过二十一位著名近事男的名字,他们都已证得解脱的道与果。这个表列中的第四位,是靠近沙瓦提之马奇卡桑答的吉达长者。


另一次,世尊对比库们说:“若有善女人要劝诫钟爱的独生子,她会毫不迟疑地说:“我亲爱的儿子!你应该像吉达长者或阿拉维的呵塔卡长者!”因为这两个人是在家信众的榜样与模范。


此外她会说:“但我亲爱的,如果你要出家去过比库的生活,你则应该像沙利子与马哈摩嘎喇那!”因为他们是比库弟子的榜样与模范。(SN 17:23)


由此可见,佛陀强调虔诚的在家弟子,应发愿像吉达与呵塔卡一样,而虔诚比库则应发愿效法沙利子尊者与马哈摩嘎喇那尊者。


在此,佛陀为在家弟子与僧团比库设定了不同的模范,在家信徒是选择在家弟子,而非比库作为模范;比库则应选择出家比库,而非在家弟子。


两种生活模式相当不同,依据自己的背景去选择榜样,必然会更有效。在家弟子若希望像沙利子尊者一样,他就应穿上僧袍;但如果想在生活中以居士身分贯彻佛法,就应寻求以吉达或呵塔卡为模范。


在列举他的“第一弟子”时,佛陀提到三个人,在解说佛法上是最为杰出的:本那.满答尼补答比库、达玛帝那(法施)比库尼、吉达居士(AN 1, chap.14)。在经典记载中,没有其他在家弟子在这方面如此擅长。


这位善说佛法的老师,在家弟子模范的吉达居士,是位拥有一整个弥伽巴塔迦村,以及旁边一大片安巴答卡瓦那树林的富商。他将此林献给佛教僧团,在那里盖了一座大寺,许多比库经常住在那里。


他对世尊及僧团的奉献,被解释为在前世中,就曾经是菩萨的仆人,并追随他出家修行(Jat.488)。这个虔诚近事男至少有十一项事迹,可以从中拼凑出他鲜明的人格。


吉达居士很欣赏苏达马尊者,在邀请其他比库之前,总会先知会他。有一天,沙利子长老、马哈摩嘎喇那、阿奴卢塔、阿难与其他几位睿智而博学的长老,在游行途中抵达马奇卡桑答。


吉达居士马上去找他们,沙利子长老为他作了一场深入的佛法开示,他因此而证得一来圣果,当下立即邀请这些圣僧众,隔天到他家用餐。


之后,他才想到这次忘了先通知苏达马尊者,于是赶紧让他知道这次邀请。当苏达马尊者得知此事时,他心生嫉妒,并严厉斥责吉达未事先告诉他。


虽然吉达诚挚地邀请他接受供养,他却轻蔑地拒绝。吉达再三恳请,却都无效。他想苏达马的顽固,和自己的行为与行为的果报无关,于是便回家,愉悦地筹备起这项盛事。


然而,苏达马尊者无法让自己置身事外。隔天,他若无其事地加入应供集会,并称赞吉达居士招待的食物,很丰盛、很精致。


但是,他却酸溜溜地补充说:“餐后,再来个鲜奶油蛋糕,那才是真正的圆满。”吉达居士回答苏达马尊者的讽刺行为,让他想起过去曾听过的一个故事。


有些他认识的人,曾饲养过一只鸦与母鸡所生的混种,这只幼雏,深受天生而古怪的缺陷所苦。每次它想像公鸡般啼鸣时,却叫得像只鸦;而当它想学鸦叫时,却又像公鸡般啼鸣。


吉达居士想藉由这个故事,说明苏达马尊者,不仅未作好一个比库的本分事,同时也失去一个客人应有的礼貌。


对比库来说,因为嫉妒而拒绝在家人的邀请,这本来就不对;而批评食物,更非一个客人的作客之道。当时,苏达马尊者恼羞成怒,想要离开。


于是,吉达居士提出,要在他的余生中,都护持苏达马尊者,但这比库拒绝他的提议。接着,吉达亲切地请他去拜访佛陀,说出刚才所发生的事。


当苏达马尊者拂袖离去时,吉达居士对他说:“后会有期。”过后,苏达马尊者去拜访佛陀但佛陀对苏达马说:


“愚人!你所作的事,是不合宜、不恰当与失礼的,那并非沙门之道。你怎么能刻薄地侮辱、轻蔑一位虔诚而忠实的在家弟子——僧团的施主与护持者呢?”


在比库们作甘马(僧团会议),决定苏达马比库,应拜访吉达居士,并请求他原谅。苏达马尊者于是出发,但抵达马奇卡桑答时,他感到很尴尬,无法勉强自己去道歉。


因此他又回头,并未去见吉达居士。当同修比库们问苏达马,是否已尽到义务,并得知他并未如此做时,便去禀告给佛陀。


于是,佛陀建议另一位比库,陪同苏达马比库一起,同去完成这项困难的差事,这样就没有问题了。那时,苏达马尊者请求吉达原谅,吉达居士原谅了他。


吉达居士相关的十篇经典,被包含在《相应部》的《吉达相应》中。有三篇是吉达向比库们提问,另外三篇是比库们问吉达,四篇则和个人事件有关。


有一次,吉达居士邀请在寺院里遇见的一群长老比库,到他家里去应供。用完餐后,他请瓦萨(戒龄)较长的比库,解释佛陀所说的界差别。


然而,这位长老比库无法解释,在二度与三度请求都徒劳后,最年轻的伊西达答比库,请求准许回答吉达居士的问题。


长老比库同意,于是,马哈咖吒那长老的学生伊西达答比库,在十八界——六根、六境与六识的基础上,极为清晰地解释了界差别。之后,这些比库就离开了。


在回寺的途中,资深比库称赞年轻比库伊西达答的杰出解说,并说下次在类似的场合,他应当毫不迟疑地发言。


于此,长老的心中并无嫉妒,反之他对年轻同伴的成就与了解深度,感到由衷的喜悦。而伊西达答这方面则无慢心,因此两者都符合僧团生活的理想(SN 41:2)。


另一次,吉达居士询问:“对于‘世间’与‘我’的邪见,从何生起?”他请求这些长老比库,解释佛陀在《梵网经》中教导的这个主题。


再次,资深的长老比库不懂此事,并再次由伊西达答比库回答。伊西达答比库说,邪见一定是由“身见”生起。于是,吉达进一步问“身见”从何生起。


伊西达答回答,未修圣法的凡夫,执着五蕴实体为“我”或“我所有”,认为五蕴在我之中,我在五蕴之中等。因此,他持续在无常与无我的现象上,制造自我的假像。


吉达居士对这堂佛法开示,感到非常地高兴,他询问伊西达答比库来自何处。“从阿槃提的城镇来,”伊西达答回答。


吉达居士不知道他的名字,接着便问他,是否知道那里有个伊西达答居士,他过去常和他通信,与他讨论佛法,并鼓励他出家。由于他不知道后来如何,因此想问这件事。


吉达从未看过伊西达答本人,如今他极为欢喜地得知,他从前的佛法笔友,现在已经真的出家,且现在就坐在他的面前。


于是,吉达居士请求能有荣幸护持他。伊西达答虽然感谢这个慷慨的提议,但仍然拒绝他,并离开了此地,永远未再回来(SN 41:3)。


巴利注释书中,并未解释伊西达答比库忽然离开的动机,似乎他比较喜欢隐姓埋名。如今,身份已在和吉达居士的谈话中被揭开,因此觉得不适合再留在此地。


伊西达答比库,是已达阿拉汉果的漏尽者,关于他的其他资料,就只有和五蕴有关的一首简短偈,被记载于《小部.长老》。


第三个场合,吉达居士是发问者,由迦摩浮比库回答。吉达提出三种行,以及与行灭有关的至少十一个抽象问题,这些和近事女维沙卡,询问达摩提那比库尼的问题一样。


吉达居士的第一次法谈,见于回答一些资深比库所提出的问题,他们在结束用餐后,一起坐在寺院走道,讨论“系缚”(结)与感官所缘的物件,是否相同的问题。


有些比库说它们相同,有些比库则说不同,吉达居士恰巧在场,便加入他们。当吉达受到比库们的邀请,评论这个问题时,吉达说,在他的见解中,两者在名相或意义上,都是不同的。


就如两只牛,白牛不是黑牛的系缚,黑牛也不是白牛的系缚,但两只牛都被同一条绳子或轭带,所系缚。因此,六根没有力量束缚外境,而外境也没有力量束缚六根;


但是,它们都受到渴爱或贪欲的牵制。比库们很高兴这位博学在家弟子的回答,并说吉达居士,一定拥有洞见佛陀深奥教法的慧眼(SN 41:1)。


相同的比喻,也被沙利子与阿难用在其他两个不同的场合。它确切的涵意,佛陀曾在《相应部》作过清楚的解释,他说六根与六境,都是被系缚的事物。而渴爱或贪欲,才是束缚它们的结。


这才是该问题的要点,是思惟的重点。如此,我们才能避免无谓地对抗外六境与内六根。因为束缚我们的,只是我们内在的欲渴爱,而非六内处与六外处。譬喻巧妙地将黑色用于六内处,因为主题是不明的;而将白色用于六外处,因为物件是明显的。


第二次谈话显示出吉达是个老师,从迦摩浮比库诵一首佛陀所说的庄严偈开始,他请吉达说明它:“无瑕马车以一轴,与白色顶篷运转。见彼来清净无垢,无结此人已渡河。”吉达首先想知道,这首偈是否为佛陀所说,迦摩浮比库证实此事。


显然,对吉达来说,只有佛陀的说法才值得深入思惟。然后经过短暂思惟之后,他说:“马车”是指在“运转”的身形;“一轴”是正念;将各部分平顺地组合在一起的是戒;“白色顶篷”是解脱。


因此,阿拉汉“无垢”与“无结”,已经“渡河”;他已断除贪、嗔与痴,并解脱了渴爱之海。于是,迦摩浮比库对吉达说,他有资格被称为是快乐与幸福的,因为他已具备解释佛陀深奥说法的慧眼。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1547

主题

1984

帖子

19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984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6-16 11: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件事提到一段对话,其中苟达答比库,请吉达解释此争议:无量心解脱、无所有心解脱、空解脱与无相解脱,只是名相不同,而意义相同;或名相与意义都不相同。

吉达回答,根据所依的观点,它们可被理解成相同或不同。当被理解成不同种类的暂时解脱时,它们在意义与名相上都不相同。当被理解成究竟解脱的不同面向时,它们只是名相不同,而意义却相同。

当意义与名相都不同时,无量心解脱是四梵住,无所有心解脱是第三无色界禅定。空解脱是观照无我,无相解脱是观照无常,当空解脱与无相解脱达至圆满,即代表证悟涅槃,住于以涅槃为目标的果定。

当它们的意义与内涵相同,而只有名相上的不同时,无量心解脱、无所有心解脱、空解脱与无相解脱,这四者都是指阿拉汉断除贪、嗔、痴的不动解脱(SN 41:7)。

有一次,一些比库在他家应供后,吉达陪他们走回寺院。那天的天气很热,他们汗如雨下。其中最年轻的马哈咖比库,对较年长者说,来阵风或雨一定会很受欢迎。

这话听起来平淡无奇,但其实它别有涵意,能施展神通的马哈咖比库,正在请求被准许这么做。当他真的召来一阵雨,令同伴们清凉一下时,吉达深受震撼,特别是由于马哈咖还很年轻。

由此,在吉达所供养给僧团的寺院中,他请马哈咖比库,再次表演神通力。也许因为,吉达居士是第一次看见这种超自然的事迹,他对此当然感到很好奇。

马哈咖比库同意了,他将一件外衣与一捆甘草,放置于走廊上,然后进屋并关上门。之后,他从房门的钥匙孔里,由屋内向屋外,发射出一道剧热的火焰光束,将那捆稻草化成灰烬,但是,却没有损及外衣。

吉达看到神通表演后很兴奋,他满怀热忱地提议,要护持马哈咖比库一辈子。然而,一如伊西达答比库,马哈咖比库宁可离开此地,永远不再回来。依照佛制的戒律,比库们被禁止为了取悦在家人,而施展神通力(Vin. 2:112)。

马哈咖比库很年轻,这些神通对他而言,可能还很新鲜、很有趣。因此,他没有抗拒吉达居士的请求。但事后,马哈咖比库立即警觉,并做了正确的事,永远地离开。

吉达居士的城市,不只是有佛教比库来访,也有其他教派的出家沙门。其中之一,即是耆那教的教主尼干陀.若提子。

吉达有时也去拜访他,因为他不愿对其他教派示弱,且勇于接受辩论的挑战。尼干陀.若提子,想知道吉达是否相信佛陀所说有“无寻、无伺定”,吉达回答不相信有这种事。

“说得好!你是智者。”尼干陀.若提子大叫,他本来就很想将这位著名的吉达居士,纳入自己的门下,因此很高兴这个回答。

接着,尼干陀.若提子解释自己的信念,要阻止意念之流,就像要徒手阻断恒河一样困难。他说:“不可能让寻与伺止息。”

然而,若提子并未正确理解吉达的意思。吉达以反问回应:“尊者!你认为相信与知道何者较好?”“知道。”尼干陀.若提子回答。

接着吉达解释,他自己,已经历过所有的禅定,其中第二禅到第四禅,确实是无寻、无伺的。因此对他来说,那已不是相不相信的事,而是从直接的实修经验,知道佛陀的说法是正确的。

于是,尼干陀.若提子严厉责备他第一次回答的形式。吉达居士则抗议说,他第一次被称赞为是智者,而现在则被称为是愚人。在这两种意见中,只有一个可能是真的。

因此,尼干陀.若提子,究竟如何看他?但吉达没有获得回答,若提子宁可保持沉默。这件事显示出,即使著名的思想家也会陷入前后矛盾中,尤其当他们的自尊受到伤害时。

而尼干陀.若提子,更是自称超过思想家的层次。他过去一直无法达到较高层次的禅定,因此才会武断地认定,无寻、无伺的禅定,乃至四种无色界定,它们都是虚构的。

如今,有个完全值得信赖的人,说他已确实达到过这些禅定,这证明他自己的理论,是站不住脚的,以及自己的修行境界尚不如人。

耆那教的教主尼干陀.若提子,长期以来都修习极端的苦行,而吉达居士却还在过在家人的生活,这事实一定更加深了他的懊恼。所以若提子会陷入困惑中,也就不难了解了。

第三件提到的个人遭遇,是介于吉达和裸形行者咖沙巴之间。这位行者是吉达家的一个老朋友,因此当他多年之后首次返回老家时,便去拜访吉达居士。

吉达问他过苦行生活多久了。“三十年。”咖沙巴说。吉达接着问,他是否已达到超凡的喜悦与智慧。咖沙巴回答:“不!我每天就只是裸体、剃头,打扫我的座位。”那就是他的裸形沙门的生活。
  
接着,换咖沙巴来发问。吉达成为佛陀的在家信徒多久了,“三十年。”吉达回答。他已达到圣果了吗?“嗯!”吉达说:“我确定已经历过四种禅定,且如果我先佛陀而死,他会说,已没有任何欲界的结使会再束缚我。”
  
裸形行者咖沙巴很清楚,这意味吉达居士已是一个不来圣者,已达到四个觉悟阶段中的第三个。他则因为修严厉的苦行而日渐憔悴,咖沙巴非常惊讶于佛陀的在家信徒,竟能达到如此高的成就。

平心而论,在佛教中,在家人就可能达到这样的成就——证悟涅槃及成为三果圣者,那么比库的成就一定会更高。于是,咖沙巴请吉达居士,帮助他加入佛教僧团。

由于吉达的引荐,咖沙巴随即被僧团接受,且在不久之后,咖沙巴就达到了阿拉汉果。吉达居士的另外三个朋友,在经过那种的讨论之后,也都出家成为比库。

他们是苏达马、苟达答与伊西达答。伊西达答比库,在前面提到过,曾经和吉达通过信。他们三人,后来都证悟阿拉汉,达到究竟解脱,将吉达居士抛在后面。

最后一件吉达的记载,是关于他死亡的情况。当他生病时,天神们出现在面前,劝他发心来世成为转轮圣王。但吉达拒绝了,他有更高的目标,更清净、更殊胜的目标。

他正在寻求证悟阿拉汉果,在建议吉达居士成为转轮圣王时,这些天神一定不知道他的成就——已证不来果,那已令他不可能再回到人间了。

吉达居士已经超越欲界的一切贪欲,包括欲界天的诱惑。这些欲界之贪,是将众生束缚在四恶道、人间与欲界天的结使。

吉达的亲戚们由于看不到天神们,猜想吉达已神智不清了。吉达请他们放心,并解释他正在和无形的天神们谈话。然后在他们的请求下,吉达给天神们最后的建议与忠告,要他们应当永远信赖佛陀与他的教法,并坚定不移地布施与护持圣僧团。

就这样,这个佛陀的在家圣弟子,留给后人们最佳的行为典范,他自己毕生都奉行那些做法,并达到如此荣光的成就。这些典范带领他从欲界之苦中解脱,趋向涅槃,究竟苦边。——摘自《佛陀的圣弟子传》
我只是一个复读机,在不断地复读着佛陀的教导、四圣谛法、南传具德僧众的开示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2-2 02:47 , Processed in 0.05623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