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1043|回复: 5

日光,在緬甸的路上(一至六)

[复制链接]

35

主题

394

帖子

394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4
发表于 2015-11-3 15: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haimei127 于 2015-11-3 16:07 编辑

一年前的農曆新年,台灣有位年邁的出家戒尼答應要帶我遊覽緬甸,著我回澳門後無論如何都要保持聯絡,可是我都沒有找她,當時亦沒想過今年十月自己與法友去緬甸了。

緬甸的確是處好窮的地方,她的城市仰光,其雜亂、缺乏資源、交通混亂的情況與中國內地相似,可是她人民的簡樸、乾淨、重視精神生活,與中國內地到處飄滿的氣氛完全不同。沿途走著,幾乎沒有一條馬路或小路美觀完整,人們絕大部份不懂英語,吃的用的都極其簡陋,即使坐在百年英式建築老牌酒店Strand Hotel裡,都還發覺她們做西點的用料未能與富裕地區比較,影響了味道。

為了吃喝玩樂的話,去緬甸完全是選錯地方,對我來說,甚至一生去一次就夠。然而,這次訪緬主要是為修行和參與一年一度的供袈裟活動,講到修行、做功德累積巴拉密等,一生一次又怎足夠呢?緬甸是處很適合僧團生活的地方,人們普遍對僧眾相當尊敬,清晨五、六點走到街市,放眼都是佈施食物給戒尼和僧人的平民,大家也不是把冷飯菜汁給出去,而是把自己擺攤上的好東西佈施出去。當我在一處地方看到人們慈淨慷慨,互相照顧,內心感到快樂。

今次居緬將近兩週,遇到的人事物,五味雜陣,超過了遊歷十二天的感覺,對我造成的感悟,彷彿過了半世人似的。到大金塔、在帕奧禪林分院供養四資具、午夜去曼德拉途中在停車場迷路、在郊區村鎮中水電不足的寺院過夜、親手供養僧眾飯食等的經驗,我感到自己人生在內修層面已來到另一階段,可以把過去幾年培育的素質深化在生活中。

字子澹,2010夏修南傳解脫道,帕奧禪法澳門共修會法工。

35

主题

394

帖子

394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4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6: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去大金塔前就夢見過大金塔,當時還沒知道那個金色的空間在緬甸。夢中走進大金塔的內部,意識知道多次來過,裡面機關重重,牆後有門,通往各種密室,大金球從空中滑來,可以壓死人群,夢中的我都一一通過了。

這生初訪大金塔是一個炎熱的中午,抵後脫鞋,與人們一樣赤腳行走。買票之後,遇到導遊要帶我拜會自己出生星期的神像,藉此祈福,我知道自己在星期二出生,代表動物是獅子,但不相信拜神可以增福,旅行時我都喜歡自己探索,走到哪裡看哪裡。

沿路一直有大大小小的塔和殿,慢慢走到星期五的神像前,有些人為神像洗澡,跪在像前祈禱。我注意到旁邊一個殿裡許多人跪著或坐著,進去看看,陸續不斷有人進來,全都跪下,有人唸經,有人佈施糖果。我想是時候頂禮堂前的佛像,不論是誰?拿到糖果後,坐了一會,忽爾想哭,早已習慣突如其來的感觸,遂忍住。翻出地圖,發現自己坐在敬奉釋迦世尊的殿裡,沒導遊都可盲摸到此,這是深厚佛緣所致。

釋迦殿對面一殿有長老說法,佛弟子們唸經。進去看時,她們正在午餐,我坐在一太太旁,她對我微笑。地圖說那是敬奉佛陀八根頭髮前洗髮的地方,現已列為頌經聖地。我發現坐在釋迦殿是最舒服的,洗髮聖殿的氣氛也很好,人們虔誠於修行。坐了一會,我走到敬奉佛牙的殿裡,麻雀跳來跳去,人們席地午睡,殿的不遠處有銅鐘,誰都可以去敲,緬甸人很自制,不會亂敲亂鬧。周圍都有緬甸人穿住傳統緬甸服沙朗(Longyi),我也想打扮成這樣在緬甸來去。

字子澹,2010夏修南傳解脫道,帕奧禪法澳門共修會法工。

35

主题

394

帖子

394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4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6: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想長期出家是在2010至2013年間,各方因緣條件有限,投在內心的種子等待發芽成長。2014年春在台灣短期出家後發現能力不足,對惜法的迷惑揮之未退,失焦於長養智慧的目標,不過由於長期培育了佈施的習慣,許多善業得以持續練習,另因對外道好奇而徘徊在退墜正法的邊緣。

2015年訪緬,到位處仰光機場附近的帕奧禪林分院禪修兩天,意外地逢見僧人尼師,也給詢問何時長期出家?想不想要出家?何時再來分院禪修等?隨行的法友完全沒給問過,我有理由相信僧眾是問個別的人而己。也許可以說我最想長期出家的階段已過,亦可說長期出家的因緣條件越來越成熟了,結清俗家的債務後幾乎可以自行選擇要不要去台灣或緬甸長期生活。

哪裡更適合我?當下還未知道。在家生活還是出家生活更適合我?當下也不清楚。我只可以順應善緣選擇所能選的最佳決定,努力修福面對逆緣來時的狀況,其他外境與人事,一一不得控制。僧團詢問我何時成為尼師?對我來講好像自己從來就是他們一份子,回到禪林是早晚預見的事。

法友教我供養僧團和供養個別僧人四資具的分別,然後我遇到今生第一位自己想要供養她四資具的尼師。供養僧人四資具是一生的承諾,雙方互相照顧,可以情同親人。Sayalay Uttara的英語非常流利,佛法學問很好,在帕奧分院駐居兩年,日常接待外國人,翻譯英緬語。尼師與我分享她在大學發表的兩篇關於禪修的論文,授權讓我傳給公眾,這也是我們之間的緣份。誰知道只在這生相識呢?

字子澹,2010夏修南傳解脫道,帕奧禪法澳門共修會法工。

35

主题

394

帖子

394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4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6: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訪緬期間,因緣入平民百姓家,做些隨俗的事,譬如穿傳統服沙朗,塗有著美白、防曬、消青春荳功效的傳統護膚品thanakha等。那天法友姐姐帶我到相熟布舖度身,摘一卷艷紅,一卷紫藍,另置兩卷啡色的入寺穿。布料連四條筒裙造工加快合共48000緬幣,大約300港元。

選布後去法友姐姐家用餐。房間有一木頭和磨木粉的石器,就是當地人喜歡塗的thanakha,原木磨出來的粉最純,緬甸人家家戶戶都有這原木頭,姐姐說木頭初買回來最香,磨得越久香味散得越多。緬甸的女孩們每天出門都要用,姐姐的女兒也不例外,因此她母親早就磨好兩罐,把粉沾水抹我臉上,待它乾透還需要點時間,感覺好像塗了粉底,不過緬甸人的粉底比西方人的健康,最少沒有任何動物油脂與化學品,是我所喜歡並願意用在臉上的。

另有幾頓飯值得一寫,好像背包旅館提供的緬甸傳統早餐,每天款式不同,鹹甜各一小碟,附咖啡或奶茶,常是糯米飯和豆類組合。甜糯米飯上放椰絲,有時做成糯米團子,鹹糯米飯上放豆類,有時會有緬式薄餅。緬甸奶茶很甜,沒加糖也像加了兩匙白糖,這家旅館只供應素食,不過夠我享受。另外最好吃的味道來自仰光機場附近的帕奧禪林分院,法工們做緬甸傳統家常菜,每頓都有媽媽味,可以喝到傳統豆湯和鹹茶等食物,我和法友都喜歡。想吃精緻版緬甸菜的話,可以去Shangri-La,自助餐中熱盤做得最好。最能代表英殖時代的Strand Hotel,幾個朋友聊天,食物其次,環境一流優雅。



字子澹,2010夏修南傳解脫道,帕奧禪法澳門共修會法工。

35

主题

394

帖子

394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4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6: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訪緬期間,發生了件難忘的意外。在一午夜,旅遊巴從仰光開出數小時,來到一個廣大的停車場,司機休息,人們下車上洗手間。

我好奇於路邊事物,跟著一位尼師向前走,見她要過馬路,才想回到車上,回頭看空地上大部份停泊好的旅遊巴竟都換了位置,當場傻眼了,因為根本沒有記住自己那輛車的樣子和車牌。身上也沒帶護照、電話、錢包,只好坐在路邊最光亮的位置,等待人來尋找。

等了良久,發現沒人來尋找我,只好自己去尋找車。當時給數十輛大巴圍住,陸續有新車駛來,舊車變換位置,人們不懂英語。走了兩圈後,頭暈就要倒在地上。怎麼辦呢?有人會送我去醫院嗎?黑暗之地有車會輾過嗎?斜身蹲在地上,一隻手快要碰到地面,半暈不暈的狀況下等待身體復原,也沒有人詢問我怎麼了?

清醒之後,仍然未有人尋找我。想過哭泣,可是解決不到問題,只好自救。面對該勇敢的時候我竟然考慮了段時間,當下即注意到自己在成長期間某些優勢的倒退。什麼時候變成懦弱被動?與其說是自救之火昇起,不如說某些層面的怒火昇起。

我一邊以英語大喊十數次「我的車在哪裡?請回應」,一邊像根箭飛速離開了數十輛車彼此擠著的範圍。虛空中還是沒有任何回音,但我來到一輛遺世獨立停在角落的車前,兩人合掌歡迎我回去。哎呀,這次人助天助的經歷,我感悟「身上沒帶護照、電話、錢包,在言語不通的異國迷路,就像一生沒戒、定、慧,在無常的生活中死去」,佛法不是時時在我身邊,有時我得千里迢迢尋找它,有時更會因不小心而遺失了它。

字子澹,2010夏修南傳解脫道,帕奧禪法澳門共修會法工。

35

主题

394

帖子

394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4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6: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友帶我去訪Sayalay NyanaSingi讀書的佛教大學,同行還有尼師從前的淨人,是個長相甜美的小姑娘。尼師的英文老師,也是位出家戒尼,在大學裡接待我們,五人坐在英文老師的辦公室中聊天,英文老師問我學佛的因緣,我簡單說了一遍。

後來又見到尼師的中文老師,我們用普通話聊天,她在幾天後的供袈裟大會中也與我們碰面。我想尼師為什麼要精進讀書呢?她的禪修層次已經很高,換了是我會歡天喜地等待色身衰亡。想尼師是為了弘法,讓我等在家人有機會了解佛法,上次尼師客居澳門期間,不是以英語教我深奧的廿四緣嗎?法友們痛心尼師因學業壓力致身體不好,曾進醫院吊針。

待到會合去訪大學的最後一位法友與她兩個兒子,尼師帶我們參觀附近敬奉佛牙的塔,法友甲說她小時與媽媽一起築過塔,意思是搬過泥挪過磚。法友乙的小兒子成天要抱,她很辛苦地揹住兩歲半的孩子走來走去,年紀較大的我和法友甲意會了什麼是家累,兩人常在旅程中幫忙法友乙拿東西和照顧小孩,卻也不免放鬆於未婚的自由。

法友甲和乙都是緬甸出生華僑。一位成年後才單獨去澳門,有孩子的一位未成年就全家移居澳門了。若沒遇見她們兩位,我不會有機會認識尼師和到緬甸去。這次訪緬她倆把我照顧得很好,一人總是安排計程車出入,自掏腰包;另一人請吃皇宮緬甸菜,借乾淨衣服給我。兩人都與我分享佛法,把親人介紹讓我認識,其親眾待我亦很熱情,各盡地主之誼。回想法友乙首先在緬甸認識尼師,當時就是給尼師佈施部份大學學費。

字子澹,2010夏修南傳解脫道,帕奧禪法澳門共修會法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6-25 20:03 , Processed in 0.06364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