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434|回复: 1

三藏的内容与修学佛法

[复制链接]

604

主题

782

帖子

782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782
发表于 2015-12-13 11: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anadipa 于 2015-12-13 11:05 编辑

三藏的内容与修学佛法

2015年12月11日 觅寂尊者在马来西亚悉达林三藏研习营的讲稿。

各位贤友、各位法师、各位居士:第二堂我们的主题是「三藏的内容与修学佛法」。这个主题我们要探讨的内容有四个部分:

1. 佛陀教法的分类;

2. 三藏的内容;

3. 三藏的特色;

4. 掌握三藏与修学佛法。

首先我们来讨论佛陀教法的分类。

一、佛陀一代时教的分类法

三藏的「藏」巴利为「piṭaka」;三藏的巴利为「tipiṭaka」。

其实三藏只是佛陀教法的其中一种分类法而已,其它分类法还有味(rasa)、部(nikāya,尼柯耶)、分(aṅga)、法蕴(dhammakkhandha)等等,在《律藏注》、《长部注》和《法集论注》 里就有详细的解释。

含摄所有全部佛语来归类,假如以味(rasa)来分类,可分为一味;假如以法与律(dhammavinaya)来分类,可分为两种;假如以初、中、后(paṭhamamajjhimapacchima)来分类,可分为三种;假如以藏(piṭaka)来分类,也可分为三藏;假如以部(nikāya,尼柯耶)来分类,可分为五部;假如以分(aṅga)来分类,可分为九分;假如以法蕴(dhammakkhandha)来分类,可分为八万四千法蕴。这是含摄佛陀一代教法的分类法。

假如把佛陀的一代教法以味(rasa)来分类,可分为解脱味(vimuttirasa)的一味。从佛陀成就无上正自觉的佛果,直到以无余依涅槃界般涅槃,这中间的四十五年期间为天神、人类、龙、夜叉等所教诫、开示的佛法都只有一个解脱味。如此是以味来分类的一种。

这里的「味」是指目的、作用的意思。佛陀所教诫、开示佛法的目的无非要使有情众生解脱烦恼、解脱生死轮回之苦。

假如把佛陀的一代教法以法与律(dhammavinaya)来分类,可分为法与律两种。所有一切佛陀的教法称为法与律。其中,《律藏》为律;其余的佛语为法。如说:「我们何不结集法与律呢!」「我当问优婆离(Upāli)律……我当问阿难(ānanda)法。」如此是以法与律来分类的两种。

假如把佛陀的一代教法以初、中、后(paṭhamamajjhimapacchima)来分类,可分为三种,即:最初的佛语、中间的佛语与最后的佛语三种。

此中,

「经多生轮回,流转中寻找,

未见造屋者,再再受生苦。

见你了造屋者,你将不再造屋,

你一切栋梁坏,屋顶已经摧毁;

我心已达无为,已证灭尽诸爱。 」

这两首偈颂是所有佛语当中佛陀刚成佛时最初说出的;然而这两首偈颂佛陀只是以心诵出,并没有用语词说出的。但在:

「热诚静虑婆罗门 ,当诸法显现之时,

灭其一切诸疑惑,他知那有因之法。 」

这首偈颂则是佛陀刚成佛时最初用语词说出的佛语。

在佛陀般涅槃时所说的:「诸比库,我现在告诉你们:诸行是灭法,当不放逸地努力!」这是最后的佛语。在这两者之间佛陀所教诫、开示的佛法为中间的佛语。如此以初、中、后来分类的三种。

假如把佛陀的一代教法以藏(piṭaka)来分类,可分为《律藏(Vinayapiṭaka)》、《经藏(Suttantapiṭaka)》和《阿毗达摩藏(Abhidhammapiṭaka)》三藏。

其中,《律藏》是指比库巴帝摩卡(pātimokkha)和比库尼巴帝摩卡的两部巴帝摩卡、大分别(Mahāvibhaṅga)和比库尼分别(Bhikkhunivibhaṅga)的两分别、二十二犍度(khandhaka),以及十六附随(soḷasa parivārā)。〈附随〉共有十九品,《律藏》的复注解释,这里是指分成十六部分的〈附随〉。

关于三藏内容的解释,待会儿我们再来解说,现在我们先把《律藏注》等所解释的部、分、法蕴的分类法介绍给大家了解。

《经藏》是指《梵网经(Brahmajālasutta)》等含摄三十四经的《长部(Dīghanikāya)》,《根本法门经(Mūlapariyāyasutta)》等含摄一百五十二经的《中部(Majjhimanikāya)》,《渡瀑流经(Oghataraṇasutta)》等含摄七千七百六十二经的《相应部(Saṃyuttanikāya)》,《心遍取经(Cittapariyādānasutta)》等含摄九千五百五十七经的《增支部(Aṅguttaranikāya)》,以及分为《小诵经(Khuddakapāṭha)》、《法句经(Dhammapada)》、《自说经(Udāna)》、《如是语(Itivuttaka)》、《经集(Suttanipāta)》、《天宫事(Vimānavatthu)》、《饿鬼事(Petavatthu)》、《长老偈(Theragāthā)》、《长老尼偈(Therīgāthā)》、《本生经(Jātaka)》、《义释( Niddesa)》、《无碍解道(Paṭisambhidāmagga)》、《圣格言(Apadāna)》、《佛种姓(Buddhavaṃsa)》和《所行藏(Cariyāpiṭaka)》十五部分的《小部(Khuddakanikāya)》。

《阿毗达摩藏(Abhidhammapiṭaka)》是指《法集论(Dhmmasaṅgaṇī)》、《分别论(Vidhaṅga)》、《界论(Dhātukathā)》、《人施设论(Puggalapaññatti)》、《论事(Kathāvatthu)》、《双论(Yamaka)》和《发趣论(Paṭṭhāna)》七部论。

假如把佛陀的一代教法以部(nikāya,尼柯耶)来分类,可分为五部,即:《长部(Dīghanikāya)》、《中部(Majjhimanikāya)》、《相应部(Saṃyuttanikāya)》、《增支部(Aṅguttaranikāya)》和《小部(Khuddakanikāya)》这五部。

大家可能会怀疑说:这五部不是在上面所说《经藏》的五部吗?

其实这里是把佛陀的一代教法分成的五部,《长部》、《中部》、《相应部》和《增支部》的内容与上面所解释的相同,但《小部》则是有差异的。

《小部》有哪些呢?除了四部(尼柯耶)以外的所有佛语,即:整部《律藏》、《阿毗达摩藏》,以及《小诵经》、《法句经》等前面所说的那十五部分。

有人可能会问说:在第一次圣典结集时好像没有看到结集《阿毗达摩藏》啊!

其实在第一次圣典结集时,当时优婆离尊者诵出《律藏》,而阿难尊者则诵出法,也就是诵出五部(nikāya,尼柯耶),就是除了《律藏》外,阿难尊者诵出四部和《小部》。而那里所指的《小部》,是指除了《律藏》和四部(nikāya,尼柯耶)外的所有佛语,当然包括《阿毗达摩藏》。因此《阿毗达摩藏》是由阿难尊者诵出的。

假如把佛陀的一代教法以分(aṅga)来分类,可分为九分,即:契经(suttaṃ)、应颂(geyyaṃ)、记说(veyyākaraṇaṃ,解说)、偈颂(gāthā)、自说(udānaṃ)、如是语(itivuttakaṃ)、本生(jātakaṃ)、未曾有法(abbhutadhammaṃ)、智解(vedallaṃ,问答;论议)这九类。

此中,《律藏》的《两部分别》,《义释》,《律藏》的《犍度》、《附随》,《经集》的《吉祥经》、《宝经》、《那拉卡经(Nālakasutta)》、《迅速经(Tuvaṭakasutta; tuvaṭṭakasutta)》,以及其它附有经名的如来语,当知为「契经」。一切附有偈颂的经,当知为「应颂」,特别是《相应部》的整个〈有偈品〉。整部《阿毗达摩藏》、无偈的经,以及其它未在八分教法所摄的佛语,当知为「记说〔解说〕」。《法句经》、《长老偈》、《长老尼偈》,以及《经集》中无经名的纯偈颂,当知为「偈颂」。喜智偈颂相应的八十二经,当知为「自说经」。以「此是世尊所说」为首的方式而转起的超过一百一十二经,当知为「如是语」。《无戏论本生经》等五百五十个本生故事,当知为「本生」。以「诸比库,这是阿难的四种不可思议、未曾有法」等方式而转起的一切不可思议、未曾有法相应的诸经,当知为「未曾有法」。《小智解经》、《大智解经》、《正见经》、《帝释所问经》、《行分别经》、《大满月经》等,一切问了各个能得智与满足的诸经,当知为「智解〔问答〕」。如此是以分(aṅga)来分类的九分。VinA.i,pp.28~9. (pg. 1.0022)

假如把佛陀的一代教法以法蕴(dhammakkhandha)来分类,可分为八万四千法蕴,即:有一个结论的经算一个法蕴;有多个结论的经以结论的数量来算法蕴数;在与偈颂相连结的问答,询问的部分为一个法蕴,回答的部分为一个法蕴;《阿毗达摩》在每一个三法、二法分别以及在每一个心分(cittavāra)的分别为一个法蕴;在《律藏》里有故事(制戒缘起)、本母、文句分析、有罪、无罪、中间罪、三法分别(Tikacchedoti tikapācittiyāditikaparicchedo.「三法心堕落」-例如有些心堕落戒在非亲戚存1. 非亲戚想、2. 亲戚想或3. 亲戚疑者,都犯心堕落),这些每一个部分为一个法蕴,如此共有八万四千法蕴。

在佛陀一代教法的这八万四千法蕴中,有八万两千法蕴是阿难尊者亲自在佛陀面前学来的;而其余两千法蕴则是阿难尊者向舍利弗尊者等比库们那里学来的。因此这八万四千法蕴全都是佛语。

《长老偈》的阿难尊者部分:

“Dvāsīti buddhato gaṇhiṃ, dve sahassāni bhikkhuto;

Caturāsīti sahassāni, ye me dhammā pavattino”ti. (theragā. 1027);

从佛学取八万二千,从比库学取二千;

如此我(舌尖)转起,八万四千法。

二、三藏的内容

接下来我们回来讲解三藏的内容。

“Piṭakaṃ piṭakatthavidū, pariyattibbhājanatthato āhu;

Tena samodhānetvā, tayopi vinayādayo ñeyyā”.

由教理与容器义,了知藏义说为藏,

以此结合了之后,当知律等三种(藏)。

「藏」的巴利语为「piṭaka」,藏有两种意思,一是教理(pariyatti)的意思;二是容器(bhājana)的意思。一般把藏说为篮子、笼、容器、宝藏、库藏的意思,在此是特指佛教里分成三类的三藏圣典。

《律藏(Vinayapiṭaka)》是佛陀为出家弟子们制定的戒律、教诫和生活轨则。

「律」的巴利语为「vinaya」,古音译为毘奈耶。《律藏注》、《长部注》和《法集论注》 等解释为种种方法、特殊方法、调伏身语等义为「律」。

Vividhavisesanayattā, vinayanato ceva kāyavācānaṃ;

Vinayatthavidūhi ayaṃ, vinayo vinayoti akkhāto.

种种、特殊方法,及从调伏身语,

知此毘奈耶义,故说律为毘奈耶。

种种方法,在此是指五种诵巴帝摩卡的方法,他胜(pārājika,被打败)、僧初余(saṅghādisesa,僧初残)、偷兰遮(thullaccaya,粗罪)、心堕落(pācittiya)、应悔过(pāṭidesanīya,对说)、恶作(dukkaṭa)和恶说(dubbhāsita)七罪聚,以及本母和分别等各种的方法。

特殊性是因为有加强、放宽约束的随制方法,以及防止身、语的罪行,因此为调伏身和语。因此以种种方法,特殊方法,调伏身语,说为「毘奈耶」。

我们巴利语系南传佛教的《律藏》依传统分成五大册。

第一册为《他胜(Pārājika,波罗夷)》,内容包括比库的四他胜法到三十舍心堕法;

第二册为《心堕落(Pācittiya,波逸提)》,内容包括比库的九十二心堕落法到整个比库尼巴帝摩卡戒法的详细内容;

第三册为《大品(Mahāvagga)》共有十个犍度;

第四册为《小品(Cullavagga)》,共有十二个犍度。

第五册为《附随(parivāra)》,相当于附录,一共分为十九品,以不同的方式来解释前面的戒律内容。

《律藏》主要有两部本母、二十二个犍度及《附随》。

两部本母是指比库巴帝摩卡和比库尼巴帝摩卡。

比库巴帝摩卡共有两百二十七条戒;比库尼巴帝摩卡共有三百十一条戒。

《律藏》的第一册和第二册主要是在解释这两部本母,这两部分的详细解说统称为「经分别(Suttavibhaṅga)」。比库戒部分的详细解说称为比库分别(Bhikkhuvibhaṅga)或大分别(Mahāvibhaṅga);比库尼戒部分的详细解说称为比库尼分别(Bhikkhunivibhaṅga)。

在比库的两百二十七条戒中,分成了他胜(pārājika,被打败)、僧初余(saṅghādisesa,僧初残)、不定法(aniyata)、舍心堕(nissaggiya pācittiya)、心堕落(pācittiya)、应悔过(pāṭidesanīya,对说)、众学法(sekhiya)与灭诤法(adhikaraṇasamatha dhamma) 八个部分。所犯的罪则分成他胜(pārājika,被打败)、僧初余(saṅghādisesa,僧初残)、偷兰遮(thullaccaya,粗罪)、心堕落(pācittiya)、应悔过(pāṭidesanīya,对说)、恶作(dukkaṭa)和恶说(dubbhāsita)七罪聚。

比库尼戒由于没有不定法(aniyata),所以只有他胜、僧初余、舍心堕、心堕落、应悔过、众学法与灭诤法七个部分。所犯之罪的分法则与比库一样,有七罪聚。

《律藏》的第一册和第二册是在解释比库巴帝摩卡和比库尼巴帝摩卡的详细内容,包括制戒缘起、随制(anupaññatti)、戒文、戒文的文句分析、有罪、无罪、中间罪、引申出来的罪、训练的故事(vinītavatthu)等等。

「制戒缘起」是指制戒因缘,即佛陀制定这条戒的背景故事。

「随制(anupaññatti)」是指佛陀制定这条戒后,发现某些漏洞或需要补充的地方,因此佛陀修改戒条内容来加强或放宽所规定的内容。

戒文的「文句分析」是指对戒条中的定义和文字加以解释。

有罪、无罪等是在解释什么情况下犯戒,什么情况下不犯戒,什么情况下犯引申出来更轻的前方便罪,什么情况下犯相关的罪等等。

「训练的故事(vinītavatthu)」是指在某些条戒的最后面部分也列举了佛陀时代比库们所曾犯下的相关故事,借故事来说明在什么情况下是否犯戒。

与经典上的故事比起来,其实《律藏》里所记载的故事很重要,更能表达出佛陀时代比库们的生活,只是在我们华人佛教里,由于许多出家人自己没持好戒,怕被在家人批评,因此不允许在家人阅读《律藏》。其实佛陀并没有禁止在家人阅读《律藏》,只是规定比库不得向未受具足戒者讲出家比库的四依—衣、食、住、药等等而已,在家人自己阅读并不受限。

《律藏》的前两册偏重在「止持(vāritta)」方面,也就是佛陀制定不能做的事项,例如:不能淫欲、不能偷盗、不能杀生、不能打妄语、不能在非时吃食物、不能接受金钱等等。

《律藏》的第三册为《犍度》的〈大品〉,共有十个〈犍度〉,即:大犍度(Mahākhandhaka)—出家、受戒与戒师等的相关规定;布萨犍度(Uposathakkhandhaka)—诵戒的相关规定;入雨安居犍度(Vassūpanāyikakkhandhaka)—入雨安居的相关规定;自恣犍度(Pavāraṇākkhandhaka)—对入雨安居比库雨安居结束时自恣的相关规定;皮革犍度(Cammakkhandhaka)—使用皮革制品等等的相关规定;药犍度(Bhesajjakkhandhaka)—使用药品的相关规定;卡提那衣犍度(Kathinakkhandhaka)—对入雨安居比库制做及受持卡提那衣的相关规定;衣犍度(Cīvarakkhandhaka)—对衣物的相关规定;瞻波犍度(Campeyyakkhandhaka)—对僧团所执行羯磨的相关规定;憍赏弥犍度(Kosambakakkhandhaka)—对僧团不和合、僧破等的相关规定。

《律藏》的第四册为〈犍度〉的〈小品〉,共有十二个〈犍度〉,即:羯磨犍度(Kammakkhandhaka)—对呵责羯磨、依止羯磨、驱出羯磨、当忆念羯磨、不见罪羯磨、不忏罪羯磨与恶见不舍羯磨的相关规定;别住犍度(Pārivāsikakkhandhaka)—对犯了僧初余比库施以别住处罚的相关规定;集犍度(Samuccayakkhandhaka)—对犯了僧初余比库施以别住处罚,在别住期间再犯该罪等等的相关处罚规定;灭诤犍度(Samathakkhandhaka)—对处理七种灭诤法的相关规定;小事犍度(Khuddakavatthukkhandhaka)—对比库沐浴、用钵等等生活细节的相关规定;坐卧具犍度(Senāsanakkhandhaka)—对住处、坐椅、卧床等等的相关规定;破僧犍度(Saṅghabhedakakkhandhaka)—讲述提婆达多破僧及对构成破僧、分裂僧团下定义等等;仪法犍度(Vattakkhandhaka)对客比库仪法、旧住比库仪法、远行比库仪法、食堂仪法、托钵集食比库的仪法、阿兰若比库仪法、坐卧具仪法、暖房仪法、厕所仪法等等的相关规定;遮说戒犍度(Pātimokkhaṭṭhapanakkhandhaka)—对阻止有罪比库听诵戒、参加诵戒的相关规定;比库尼犍度(Bhikkhunīkkhandhaka)—关于佛陀允许比库尼出家的因缘及对比库尼戒律、仪法上的相关规定;五百犍度(Pañcasatikakkhandhaka)—讲述五百位阿拉汉结集三藏圣典的故事;七百犍度(Sattasatikakkhandhaka)—讲述第二次圣典结集的故事。

犍度的巴利语为「khandhaka」。犍度的〈大品〉与〈小品〉是偏重在「作持(cāritta)」方面,也就是应当做、应当奉行的方面,这些规定不但在规范出家比库的生活行为,也制定了:袈裟的材料,应当如何裁剪,怎样缝制,怎样保护;对于食物,哪些是允许,哪些是不允许的食物;有人来请求出家,应该怎样让他出家、受戒;住处应该如何建造,哪些是允许的,哪些是不允许的;僧团要如何进行诵戒、羯磨,而且佛陀也规定了一些比库的生活细节。这些都收录在〈犍度〉的里。

《律藏》的第五册为〈附随(parivāra)〉,前面已经提过了,它相当于附录,一共分为十九品,用不同的方式来解释前面四册戒律的内容。

《经藏(Suttantapiṭaka)》是佛陀以及圣弟子们的言行集,也是佛陀对比库弟子及人类与诸天神开示教法的汇集。

「经(sutta)」有指出义理、善说法义、生出义理、流出义理、众生的善庇护、像线一样、像墨绳一般等涵义。

Atthānaṃ sūcanato, suvuttato savanatotha sūdanato;
Suttāṇā suttasabhāgato ca ‘sutta’nti akkhātaṃ.

由指出、善说、生出、流出义理,

善庇护、像线一般,因此说为经。

指出义理:指出自义与他义的差别之义;

善说:随顺于可受教与志向之义;

生出义理:就如农作物长出果实一般,流出、生出义理;

流出义理:就如母牛分泌出牛奶一般,流出义理;

善庇护:很好地庇护、保护他们;

像线一般:就像线一般,把各种花串起来就不会离散、飘散各处了。

像绳一般:就如木匠的墨绳一般,可以知道尺量的标准,成为一种准则。

就如前面所提到的,《经藏》共有五部,即:《长部(Dīghanikāya)》、《中部(Majjhimanikāya)》、《相应部(Saṃyuttanikāya)》、《增支部(Aṅguttaranikāya)》和《小部(Khuddakanikāya)》这五部。

1、《长部》—《长部》有哪些呢?即《梵网经(Brahmajālasutta)》等含摄三品的三十四部经。

Tattha katamo dīghanikāyo? Tivaggasaṅgahāni brahmajālādīni catuttiṃsa suttāni.

为什么称为「《长部》」呢?由于收录篇幅比较长经文的群聚与住处,所以称为《长部》。因此以群聚与住处称为「部〔尼柯耶〕」。如说 :「诸比库,我不见有其他一部类如此多元性,诸比库,就像这畜生趣的生物一般 ……波尼奇(poṇiki) 尼柯耶一般,……,七卡利卡(cikkhallika)尼柯耶一般」如此等的例子是从(佛)教而来的以及从(教外的)世间(而说的)。其余的《中部》等的语义,当知也是以此方式来理解。

2、《中部》—《根本法门经(Mūlapariyāyasutta)》等含摄十五品的一百五十二部经。因为收录的经文篇幅不长不短,中等的,所以称为《中部》。

3、《相应部》—含摄《诸天相应(Devatāsaṃyutta)》等五十六相应的《渡瀑流经(Oghataraṇasutta)》等七千七百六十二经。

「相应」的意思是按内容分门别类,例如把佛陀所开示的「五蕴」编在一起,「六处」编在一起,「界」编在一起,「四圣谛」编在一起、「缘起」编在一起,所以称为《相应部》。

4、《增支部》—以一一增支的编辑方式共有十一集含摄《心遍取经(Cittapariyādānasutta)》等的九千五百五十七经。

「增(uttara)」,是增添、更上的意思。「aṅga」是部分、支。增支的编辑方法像法数。凡是佛陀所讲的「一法」,将之编集在一起。又把「二法」编在一起,「三法」编在一起。例如「二法」,有止、观;名、色等等。「三法」有三种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由一法一直编到十一法,因此《增支部》有十一集,这是把佛陀所讲的和数目有关的经文汇编在一起。

5、《小部》—这里的「小」并不是指篇幅小,或者微不足道。其本意是内容比较庞杂,把前面四部以外的所有经典都收编在这里。《小部》一共有十五部,它们是《小诵经(Khuddakapāṭha)》、《法句经(Dhammapada)》、《自说经(Udāna)》、《如是语(Itivuttaka)》、《经集(Suttanipāta)》、《天宫事(Vimānavatthu)》、《饿鬼事(Petavatthu)》、《长老偈(Theragāthā)》、《长老尼偈(Therīgāthā)》、《本生经(Jātaka)》、《义释( Niddesa)》、《无碍解道(Paṭisambhidāmagga)》、《圣格言(Apadāna)》、《佛种姓(Buddhavaṃsa)》和《所行藏(Cariyāpiṭaka)》十五部分的。《小部》在《经藏》五部中份量最大,凡是不属于前面四部的全部都归在《小部》里面。在缅甸,则再加上《弥林达问经》、《导论》和《藏释》,成为十八部。

刚才我们有提到:《经藏(Suttantapiṭaka)》是佛陀以及圣弟子们的言行集,也是佛陀对比库弟子及人类与诸天神开示教法的汇集。待会儿我们会讲述律教法、经教法和阿毗达摩藏教法的各别殊胜之处与修行的关系,现在我们稍微向大家介绍一下《经藏(Suttantapiṭaka)》里值得大家阅读的内容与学习方法。

巴利语系的三藏圣典,在我们南传佛教的传统,如果大家想要了解三藏的内容,必须对读注释书的解释,如此能掌握其中含意及其修习详情,否则只是从经典表面来阅读,是非常可能误解其甚深义的。

在《长部》里,第二十二经—《 大念处经(Mahāsatipaṭṭhānasuttaṃ)》是佛陀教法中很重要的禅修法义,是佛教徒所必读的经典;第十六经—《大般涅槃经(Mahāparinibbānasuttaṃ)》是佛陀般涅槃那一年的重要记事,研读此经对佛教徒了解佛教史方面有很大的帮助,而且本经佛陀对佛弟子有很多期许与教诲,请大家好好地阅读。

在《中部》的一百五十二经中,第十经—《念处经(Satipaṭṭhānasuttaṃ)是《长部‧ 大念处经》简略版,但缅甸版《中部》的第十经则与《长部》的《大念处经》完全一样。

第一一八经—《 入出息念经(ānāpānassatisuttaṃ)》提到在当时的比库僧团中,有些比库是阿拉汉、不还者、一来者、预流者、致力精勤于修习四念处者、四正勤者、四神足者、五根者、五力者、七觉支者、八圣道支者、慈、悲、喜、舍、不净、无常想,致力精勤于修习入出息念者,修习、多修习入出息念,能圆满四念处;修习、多修习四念处,则能圆满七觉支;修习、多修习七觉支,则能圆满明与解脱。

第一一九经—《身至念经(Kāyagatāsatisuttaṃ)是在解说身念处的经典,也提到了修习、多修习身至念者可望获得的克服不乐等十种功德。

《中部》里不但有几部指导禅修的经典,而且也有不少解说教法的论述,希望大家能多多阅读!

《相应部》是按其内容来分门别类,有时是与诸天相关,有时是与国王相关,有时是与婆罗门相关,有时是与村长相关,有时是与比库相关,有时是与各类的佛法相关等等。像〈诸天相应〉里的:

“Anto jaṭā bahi jaṭā, jaṭāya jaṭitā pajā;
Taṃ taṃ gotama pucchāmi, ko imaṃ vijaṭaye jaṭa”nti.

内结与外结,人被结所缚,

果德玛我问您,谁当解此结 ?

“Sīle patiṭṭhāya naro sapañño, cittaṃ paññañca bhāvayaṃ;
ātāpī nipako bhikkhu, so imaṃ vijaṭaye jaṭaṃ.

住戒有慧人,修习心与慧,

有勤智比库,他当解此结 。

这是《清净道论》所引来造论的主题,正是出自《相应部‧诸天相应》(S.i,p.13.)。

〈谛相应‧转法轮品〉就有佛陀所开示的第一部经—《转法轮经(Dhammacakkappavattanasuttaṃ)》,因此,值得大家好好地来阅读。

《增支部》是按其法数来分门别类,其中也有不少法义的经典置身其中,请大家好好从中来寻宝。

《小部》是内容比较庞杂的经典集,像《吉祥经(Maṅgalasutta)》、《寳经(Ratanasutta)》、《慈经注(Mettasutta)》就收录在《小部》的《小诵经(Khuddakapāṭha)》和《经集(Suttanipāta)》里。

《小诵经》是三藏当中最小的一部圣典,由九个部分所构成,即:《皈依》、《学处》、《三十二行相》、《问童子文》、《吉祥经》、《宝经》、《墙外经》、《伏藏经》及《慈经》。

《小部》里有很多经典及教说是以偈颂的方式来记载的,其中很多法义非常的简略,如果不阅读其注释书,读者是无法了解其涵义的,例如《本生经(Jātaka)》、《天宫事(Vimānavatthu)》和《饿鬼事(Petavatthu)》的故事就必须阅读其注释书才能了解其整个故事的涵义。《小部》在《经藏》五部中份量最大,凡是不属于前面四部的全部都归在《小部》里面。在缅甸,则再加上《弥林达问经》、《导论》和《藏释》,而成为十八部。

《阿毗达摩藏(Abhidhammapiṭaka)》

Yaṃ ettha vuḍḍhimanto, salakkhaṇā pūjitā paricchinnā;
Vuttādhikā ca dhammā, abhidhammo tena akkhāto.

由增长、有特相、尊敬供奉、区别,

称为超胜的法,因此说为阿毗达摩。

「修生色之道,以慈俱心遍满一方而住」的方法说为由诸法的增长。

「色所缘或声所缘」等方式把所缘等带进来视域等为有特相。

「有学法、无学法、出世间法」等方式为尊敬供奉的,也就是值得尊敬供养的意思。

「有触、受」等方式来区别自性为从区别。

「广大法、无量法、无上法」等方式称为超胜的法。

《阿毗达摩藏(Abhidhammapiṭaka)》,古代音译为阿毗达摩藏、阿毘昙藏,有些人把它简称为论藏。「阿毗达摩」是什么意思呢?阿毗(abhi)的意思是上等的、殊胜的、卓越的。达摩(dhamma)是法的意思。法有很多种含义,有时候指一切,例如说一切诸法;有时候指有为法,例如说诸法从因生;有时指法所缘、法界、法处、善法、佛陀的教法等等。因此,法在不同的场合表达的意思也不同。在此,法是指究竟真实的教法,特指佛陀所教导的法。

《阿毗达摩藏(Abhidhammapiṭaka)》是对佛陀的教法、要义给予精确、有系统的分类以及诠释。南传上座部佛教的《阿毗达摩藏》一共有七部,称为南传七论或者上座部七论,它们分别是《法集论(Dhmmasaṅgaṇī)》、《分别论(Vidhaṅga)》、《界论(Dhātukathā)》、《人施设论(Puggalapaññatti)》、《论事(Kathāvatthu)》、《双论(Yamaka)》、《发趣论(Paṭṭhāna)》。

阿毗达摩藏的来源

南传佛教传承认为《阿毗达摩》是佛陀所说的。为什么呢?因为《阿毗达摩》并不是属于弟子的范围,而是属于佛陀的范围。在《法集论》的义注《殊胜义注(Atthasālinī)》里提到,佛陀在体证无上正自觉后的第四个星期,坐在菩提树附近的宝屋(Ratana- ghara)省察「阿毗达摩」。这里所说的宝屋并非由宝石所建造的房子,而是当年佛陀省察「阿毗达摩」的地方。佛陀在那里从《法集论》开始省察、思惟「阿毗达摩」的内容。当他在省思前面六部论的时候,身体并没有发出光芒,但省思到第七部论《发趣论》的时候,他的身体发出了非常强烈的光芒,这些光芒一共有六种颜色,分别为蓝色、黄色、红色、白色、橙色,以及这六种颜色的混合色。因为这证明佛陀当时在省思非常深奥的法,所以最能够体现佛陀所拥有的一切知智是在《发趣论》。我们现在有时看到佛像的背光所发的这些颜色光,呈现出蓝色、黄色、红色、白色、橙色和这六种颜色的混合色,以及现在佛教所使用的六色教旗,就是根据这个典故而设计的。

我们南传佛教的传承认为《阿毗达摩》是佛陀所教导,同时也认为佛陀并不是在人间直接向弟子们开示「阿毗达摩」的,而是在三十三天向来自一万个轮围界的诸天人以及梵天人开示的。佛陀在成佛之后的第七个雨安居时,到了三十三天(Tāvatiṃsa Devaloka,古译忉利天),坐在昼度树下(Pāricchattakamūla,刺桐)的黄毛石座(Paṇḍukambalasilā)上,用三个月的时间向一万轮围个世界的诸天人开示「阿毗达摩」,当时最主要的听众是佛陀已经去世而投生到兜率天(Tusita)的母亲摩诃摩耶夫人(Mahāmāyā)。但她现在已经不是女人了,而是一位男性天子。

佛陀之所以选择在天界开示「阿毗达摩」,而不在人间开示的原因是:佛陀为了在一次的开示中能够由头到尾讲完整部「阿毗达摩」,而讲完「阿毗达摩」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唯有天人才有这种能耐,能够一坐次坐那么久,因此佛陀选择在天界。

当时佛陀在讲「阿毗达摩」的时候,为了维持色身,佛陀也会到人间的北俱卢洲(Uttara-kuru)去托钵集食。在乞得食物后,他便到无热恼池(Anotatta Lake)边用餐;那个时候,舍利弗尊者每次都会去那边请佛陀为他开示,于是佛陀在用完斋之后,就会简要地向舍利弗尊者开示他在天界所讲的法的概要。那个时候佛陀会说,今天我讲的就是这些。如此,佛陀所教的法就传给了拥有无碍解智的上首弟子舍利弗尊者。就好像佛陀站在岸边,用手指着海洋;同样的,对于佛陀用非常多种方法所教导的话,舍利弗长老也很能够很清楚地了解。舍利弗尊者从佛陀那里学到这些法之后,再传给他的五百位弟子,就这样建立了「阿毗达摩」的传承。

有三种不同教法的「阿毗达摩」:佛陀在三十三天开示的称为详尽法,也就是最详细的教法。佛陀再对舍利弗尊者讲的是简略法,因为舍利弗尊者具有很高的智慧能够了解。舍利弗尊者再把它传给他的弟子们,用的是中等的方法,也就是不详不略的教法。

佛陀在世时就已经出现阿毗达摩的论母(Mātikā)了。在佛陀在世的时候,阿毗达摩主要是以论母的方式流传。在第一次结集的时候,把论母编在《小部》里面。一直到阿育王时代的第三次结集时,七部论才最后定型,编集为《法集论》、《分别论》、《界论》、《人施设论》、《论事》、《双论》和《发趣论》。摩哂陀(Mahinda)阿拉汉等传到狮子国的《阿毗达摩藏》,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阿毗达摩藏》。

“Piṭakaṃ piṭakatthavidū, pariyattibbhājanatthato āhu;
Tena samodhānetvā, tayopi vinayādayo ñeyyā”.

由教理与容器义,了知藏义说为藏,

以此结合了之后,当知律等三种(藏)。

「藏」有教理的意思与容器的意思,因此律藏也有教理的意思与容器的意思;经藏也有教理的意思与容器的意思;阿毗达摩藏也有教理的意思与容器的意思。

三、三藏的特色

佛陀的教法有威令教法(āṇādesanā)、通俗教法(vohāradesanā)和胜义教法(paramatthadesanā)三种。

《律藏》大多是佛陀的威令教示,所以是威令教法;《经藏》大多是佛陀以通俗的善法来教示,所以是通俗教法;《阿毗达摩藏》大多是佛陀以胜义的善法来教示,所以是胜义教法。

《律藏》是依照有情所违犯各种罪行的教说,所以是依罪行之教(yathāparādhasāsana);《经藏》是随顺有情各种意向、随眠、性行、胜解(anekajjhāsayānusayacariyādhimuttikā)的教说,所以是随顺之教(yathānulomasāsana);《阿毗达摩藏》是向有情依法宣说「我或我的」只是法的聚集而已,并没有实体的自我,所以是依法之教(yathādhammasāsana)。

《律藏》是在宣说对治罪行的律仪、非律仪,所以称为律仪、非律仪论(saṃvarāsaṃvarakathā);《经藏》是在宣说对治六十二见的去除邪见,所以称为去除邪见论(diṭṭhiviniveṭhanakathā);《阿毗达摩藏》是在宣说对治贪等的名色差别,所以称为名色差别论(nāmarūpaparicchedakathā)。

《律藏》特别称为增上戒学(adhisīlasikkhā);《经藏》特别称为增上心学(adhicittasikkhā);《阿毗达摩藏》特别称为增上慧学(adhipaññāsikkhā)。

《律藏》是以戒来对治违犯性的烦恼,所以是断违犯(vītikkamappahāna);《经藏》是以定来对治浮现在心里的缠烦恼,所以是断缠(pariyuṭṭhānappahāna);《阿毗达摩藏》是以慧来对治随眠性的烦恼,所以是断随眠(anusayappahāna)。

《律藏》是以彼分断(tadaṅgappahāna)来断烦恼;《经藏》是以镇伏断(vikkhambhanappahāna)来断烦恼;《阿毗达摩藏》是以正断断(samucchedappahāna)来断烦恼。

《律藏》是用来断恶行烦恼(duccaritasaṃkilesa);《经藏》是用来断爱烦恼(taṇhāsaṃkilesa);《阿毗达摩藏》是用来断邪见烦恼(diṭṭhisaṃkilesa)。

四、掌握三藏与修学佛法

〈诸天相应〉里的:

“Anto jaṭā bahi jaṭā, jaṭāya jaṭitā pajā;
Taṃ taṃ gotama pucchāmi, ko imaṃ vijaṭaye jaṭa”nti.

内结与外结,人被结所缚,

果德玛我问您,谁当解此结 ?

“Sīle patiṭṭhāya naro sapañño, cittaṃ paññañca bhāvayaṃ;
ātāpī nipako bhikkhu, so imaṃ vijaṭaye jaṭaṃ.

住戒有慧人,修习心与慧,

有勤智比库,他当解此结 。

《清净道论》的序文和结语提到: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据说:世尊在沙瓦提城时,在夜分中,有一天子为除自己的疑惑,提出这样的问题:

内结与外结,人被结所缚,

果德玛我问您,谁当解此结?

大仙(佛)所说之偈的戒等种种义,现在我要如实的解释:

对于那在胜者(世尊)教中已得难得的出家,

不得如实而知包摄戒等安稳正直的清净道,

虽然欲求清净而精进,

可是不得到达清净的瑜伽者;

我今依照大寺住者4所示的理法,

为说能使他们喜悦极净决择的清净道;

是故一切欲求清净者,

应当谛听我的恭敬说。

有慧人住戒,修习心与慧,

有勤智比库,彼当解此结。

我提出了此偈之后又说:

大仙所说之偈的戒等种种义,

现在我要如实的解释;

对于那在胜者教中已得而难得的(那些)出家(的人们),

如果不得如实认识到包摄戒等安稳正直的清净道,

虽然欲求清净而精进,

可是不会到达清净的瑜伽者,

我今依照大寺住者所示的理法,

为说能使他们喜悦极净决择的清净道;

是故一切欲求清净者,

应当谛听我的恭敬说。

这些我在前所许的,也都说过了;然而在这里:

那些戒等诸义的决定说,

也是根据五部尼柯耶的注释的理法,

取自一切所说的决定说,

可说脱离一切复杂的过失;

欲求清净而有净慧的瑜伽者,

应该尊重于此清净道。

我因受了属于有名的上座部,

最胜分别说部的大寺住者系,

具有智辨生活严净律行与行道相契的

并以忍辱柔和慈悲等德庄严其心的

僧伽波罗(Saṅghapāla)尊者的恳请,

并且为欲正法久住造此论;

我愿将此一切所得的功德,

回向一切众生受利乐。

今以五十八诵分的圣典量,

造完清净道论无障碍。

并愿一切善巧世人的意欲,

都得迅速成就无障碍。

时间的关系,这堂课只能讲到这里。

祝大家平安快乐!

祝大家早证涅槃!

这篇是 觅寂尊者 2015年12月11日在马来西亚悉达林三藏研习营的讲稿,当时听众大约30位。

1

主题

41

帖子

4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41
发表于 2016-12-13 15: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萨度!萨度!萨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8-18 18:48 , Processed in 0.06575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28 Theravada Buddhis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