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24|回复: 2

四圣谛 – 巴利文语法问题 The Four Noble Truths ...

[复制链接]

753

主题

959

帖子

959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959
发表于 2016-4-15 01: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圣谛 – 巴利文语法问题
The Four Noble Truths: A Problem of Pāli Syntax


K.R. Norman (剑桥) 著
S.F.Chin 陈世峰 译

【前言】本译文的英文原文为K.R. Norman 教授所写的 The Four Noble Truths: A Problem of Pāli Syntax (四圣谛 – 巴利文语法问题)。原文于1982 年刊登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洲研究系出版的《印度学与佛教研究》系列中 (Indological and Buddhist Studies)、献给J.W. de Jong 教授六十岁诞辰纪念刊的377-391 页;编者为L.A. Hercus,F.B.J. Kuiper, T. Rajapatirana, E.R. Skrzypczak。原文的重印被收在1991 年牛津 –巴利圣典学会 (Oxford: Pali Text Society) 第二册论文集 (Collected Papers Vol II) 第210-223页里。 Kenneth Roy Norman 教授生于1925 年,是中世印度雅利安文(含巴利文)的杰出学者。他毕业并任教于剑桥大学,是巴利圣典学会1981 – 1994 年期间的会长,也是不列颠学会会员 (Fellow of the British Academy)。本文已于2014 年一月十七日通过巴利圣典学会取得Norman 教授的中文翻译许可。

1.问题的提出

1.1 我想通过这一篇献给 J.W. de Jong 教授的论文探讨一个对佛教基本教义来说虽至关重要、却又从未在语言层面上得到充分解释的文法、语法问题。我所指的是有关四圣圣谛的巴利文语句。

1.2 这一语句出现在传统上被认为是佛陀证道后所说的第一部经《转法轮经》里Dhammacakka-ppavattana-sutta (Vin I 10 foll. = S V 420 foll.)(译注 i)(原注 1)的下列文句:idaṃ kho pana bhikkhave dukkhaṃ ariya-saccaṃ, idaṃ kho pana bhikkhave dukkha-samudayaṃ ariyasaccaṃ, idaṃ kho pana bhikkhave dukkha-nirodhaṃ ariya-saccaṃ, idaṃ kho pana bhikkhave dukkha-nirodha-gāminī paṭipadā ariya-saccaṃ。(译注ii) 我把它称为「引言」句组(‘introduction ’set)。(注2)

1.3 上述句组的文法与语法有明显奇怪之处。我所见到的、最近的一篇有关它的文章出自Johansson。他写道:

“从语法上说,这些表述稍嫌结构松散和互有差异。注意:samudaya 和nirodha 是阳性字,所以[samudayaṃ 和nirodhaṃ]只能是单数、业格–这是假设 [dukkhasamudayaṃ 和dukkha-nirodhaṃ]不是要用来修饰saccaṃ 的「所有复合词」(possessive compound),而因此必须与[作为中、单、主格的] saccaṃ 同格;paṭipadā 则只能是阳性、单数……。或许dukkhaṃ 和 paṭipadā 应当被理解成主格而把 [dukkhaṃ saccaṃ]翻成「(作为)谛的苦」=「有关苦的谛」(注3);但dukkha-samudayaṃ 和dukkhanirodhaṃ也有可能是用来修饰saccaṃ 的「所有复合词」,因而呈现为中、单、主格,直译为:「苦集-谛」,即:「有关苦集的谛」,「关于苦灭的谛」。其他可能性是:dukkhaṃ 是形容词,所以与作为「所有复合词」的dukkha-samudayaṃ 有同样的属性;它也可能被当成名词[dukkha] 的单数、业格,因为业格有时被当成「表示有关之格」使用(虽然这一功能通常被位格承担);所以dukkha-samudayaṃ 和dukkha-nirodhaṃ可被理解为「表示有关」的业格。另一方面paṭipadā 只能是主格,如果它的作用并非仅仅是为了与ariya-saccaṃ 连成一长串复合词的话。”(注4)

1.4 可能由于不知情,Johansson 并没有引用 Weller 认为巴利文四圣谛的论述是基于一个东方方言版本的说法。这一方言的阳性、中性名词的单数、主格都以 -e 结尾。(注5) 根据Weller 的说法,第二、第三项圣谛这一方言的写法将会是dukkha-samudaye ariyasacche和dukkha-nirodhe ariya-sacche, 再加以巴利文校订者的「错译」,-samudaye-sacche 和 -nirodhe -sacche 遂变成 -samudayaṃ -saccaṃ 和-nirodhaṃ -saccaṃ 而不是正确的-samudayo -saccaṃ 和-nirodho -saccaṃ。

1.5 其他人似乎也认为正确的论述应该是 -samudayo -saccaṃ 和 -nirodho -saccaṃ,因为D II 308,1 和 M III 250,32 iii 的异读 (译注iv) 为 -samudayo,D II 310,4 的异读为 -nirodho, 而Weller 则引用缅甸文版编辑们的意见,以samudaya 和nirodha 是阳性名词为由,把-samudayo -saccaṃ 和 -nirodho -saccaṃ 作为他们文本的读法。(注6) 但是,把文本读成-samudayaṃ 和 -nirodhaṃ 的基本倾向说明巴利文传统认为这种读法是正确的而不予以「修正」。

1.6 无论是 Johansson 还是Weller 的解说都不能完全令人满意。在下文§2.2 我们将看到四圣谛也出现在巴利文另一句组中而用上 -samudayo 和 -nirodho 的字样。就此,Weller的解释无法说明为何这两个复合词会在不同的语境里以不同的词性出现。而Johansson的解释则没有顾及以下这点,即:我们预期四圣谛每一项的文法和语法应该是一致的,因此对它们的解说也应当适用于所有四项。

1.7 当然也可以假设四圣谛论述中的 -samudaya 和 -nirodha 确实是中性字,但这并不能排除对Weller 的解决方案的质疑,即:在其他句组里这两个字却具有预期的阳性。以第一项圣谛的 -dukkhaṃ 类推,可以假设 -samudayo 和 -nirodho 被改成 -samudayaṃ 和-nirodhaṃ,然后预期的代名词 -ayaṃ 也被改成 -idaṃ 以便和 -samudayaṃ 和 -nirodhaṃ保持同格。但这不能解释为何第四项圣谛也用上 -idaṃ,即便paṭipadā 是阴性字。

2.巴利文的其他四圣谛语句

2.1 在《转法轮经》的后部分我们看到四圣谛再次出现在两个句组中 (Vin I 11,1 foll. =S V 422,3 foll.):idaṃ dukkhaṃ ariya-saccan ti me bhikkhave … āloko udapādi. taṃ kho pan’ idaṃ dukkhaṃ ariya-saccaṃ pariññeyyaṃ … pariññātaṃ … idaṃ dukkha-samudayaṃ ariya-saccan ti me bhikkhave … āloko udapādi. taṃ kho pan’ idaṃ dukkha-samudayaṃ ariya-saccaṃ pahātabbaṃ … pahīnaṃ … idaṃ dukkha-nirodhaṃ ariya-saccan ti me bhikkhave … āloko udapādi. taṃ kho pan’ idaṃ dukkha-nirodhaṃ ariya-saccaṃ sacchikātabbaṃ … sacchikataṃ … idaṃ dukkha-nirodha-gāminī paṭipadā ariya-saccan ti me bhikkhave … āloko udapādi. taṃ kho pan’ idaṃ dukkha-nirodha-gāminī paṭipadā ariyasaccaṃ bhāvetabbaṃ … bhāvitaṃ.v 我将把结尾是 ti… āloko udapādi 的句组称为「证悟」句组 (‘enlightenment’ set),把结尾是pariññeyyaṃ, 等等的句组称为「义务分词式」句组(‘gerundival’ set)。

2.2 巴利文中还有其他不同于《转法轮经》的四圣谛语句。有一类句组出现在另一版本的证悟故事里:M I 23,14-17,(注7) 其中每一项圣谛都省去ariya-saccaṃ 这个字而后加yathābhūtaṃ abbhaññāsiṃ,vi 我将把它称为「基本」句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句组中,每一项圣谛的名词(-samudayo, -nirodho)都具有正确的词性和正确的代名词(idaṃ,ayaṃ,ayaṃ,ayaṃ)。

2.3 我们还能在巴利文中找到各种以简化形式出现的四圣谛。我将把它们称为「助忆」句组 (‘mnemonic’ set),因为它们的功能或许就是为了便于听者亿起四圣谛的完整论述。这类句组中最短的是 (a) :cattāri ariya-saccāni … dukkhaṃ samudayo nirodho maggo (Th 492)。(译注vii)(注 8) 这似乎是标记四圣谛的一种「速记」方式,因为第一项圣谛不是「苦」而是对「这是苦」的认知。另一个不带ariya 字样的句组是 (b):cattāri saccāni: dukkha-saccaṃ samudaya-saccaṃ nirodha-saccaṃ magga-saccaṃ (Pp 2,1-3)。(译注viii) 另一个较长的带ariya 字样的句组则是:(c):cattāri ariya-saccāni: dukkhaṃ ariya-saccaṃ,dukkha-samudayaṃ ariya-saccaṃ, dukkha-nirodhaṃ ariya-saccaṃ, dukkha-nirodha-gāminī paṭipadā ariya-saccaṃ (D III 277,8-11)。(译注ix) 第四项圣谛也有被写成dukkha-nirodhagāmini-paṭipadā ariya-saccaṃ 的 (Vism 494.4)。(译注x) 这里的 -gāmini- 可能是试图把gāminī的词干写进复合词里的一种尝试。

2.4 看来,在「助忆」句组 (c) 里,传统巴利文读法是把dukkhaṃ, dukkha-samudayaṃ 等等当成ariya-saccaṃ 的同位语 (apposition),以致当后者是斜格 (oblique case) 的时候,前者亦是如此。例如:dukkhaṃ ariya-saccaṃ … dukkha-samudayaṃ dukkha-nirodhaṃ dukkha-nirodha-gāmini-paṭipadaṃ ariya-saccaṃ pucchanti (M II 10,21 foll.);(译注xi )dukkhassa ariya-saccassa ananubodhā … dukkha-samudayassa …ariya-saccassa ananubodhā …dukkha-niroddhassa …ariya-saccassa ananubodhā … dukkha-niroddha-gāminiyā paṭipadāya …ariya-saccassa ananubodhā (D II 90,12 foll.);xii dukkhe ariya-sacce dukkhasamudaye ariya-sacce dukkha-nirodhe ariya-sacce dukkha-nirodha-gāminiyā paṭipadāya ariya-sacce (M I 184,31 foll.)。(译注Xiii)

2.5 有趣的是,就上述斜格而言,巴利文传统对第四项圣谛的处理经常不明确。 除了可能是试图当词干用的 -gāmini- 外(§2.3), 我们还能在M II 10,25 见到异读 -gāminī-和 -gāminiṃ。除了D II 312,2 的 -gāminiyā- 外,我们也见到异读 -gāminī- 和 -gāmini-。有证据表明:除了对-gāminiyā-/-gāminī-/-gāmini- 的用法不确定以外,如何在斜格中正确地使用paṭipadā 也不明确。在Vin I 230,30 foll. 中我们找到与D II 90,12 foll.(§2.4)对等的、阐述第四项圣谛的复合词:dukkha-nirodha-gāmini-paṭipadā-ariya-saccassa ananubodhā。xiv 审查更多的版本和经文或许有助于确定第四项圣谛应有的斜格形态,但任何由此得出的结论都不可能完全令人信服,因为抄写错误或修订的可能性都不能完全被排除。

2.6 纵使四圣谛的文法和语法存在种种问题,译者们对应该如何翻译它们却毫无疑问。不带ariya-saccaṃ 的「基本」句组(§2.2)的诠释是直截了当的:“我已明了:「这是苦」,「这是苦集」,等等。”我们可以把「助忆」句组 (a) 译成:“四圣谛为:苦、(它的)集起、(它的)止灭、道迹”。「助忆」句组 (b) 通常被译成:“四谛为:苦谛、苦集谛、苦灭谛、道迹谛”;在这里,dukkha-saccaṃ 等等是被当成同格限定(依主释)复合词 (tatpuruṣa compound) 的。「助忆」句组 (c) 被赋予相同的翻译,只是在「谛」前被加上「圣」字,似乎把在ariya-saccaṃ 前面与其同位的词汇当成形容词或与之同格的形容词性复合词:“四圣谛为:苦的圣谛、苦集的圣谛,等等。”

2.7 「引言」句组(§1.2)被赋予类似上述的翻译而在每一项圣谛里出现的代名词idaṃ 则被当成与 -saccaṃ 同格,以致通常出现的翻译是:“这是苦的圣谛,这是苦集的圣谛,等等。”据我所知,就「基本」句组被给于的 [不带ariya-saccaṃ 字样的]翻译而言(§2.6),没有人就 [「引言」句组的] 正确翻译为什么应该是被我们所认同的[带有「圣谛」字样的]:“圣谛:「这是苦」,圣谛:「这是苦集」,等等”这一奇怪之处置评。

2.8 「引言」句组中的第一项圣谛可被译成:“这苦为圣谛”,以及第四项圣谛:
“这(东西,即:) 道迹 ……为圣谛”,但这样的翻译对于第二和第三项圣谛却不适用,因为 -samudayaṃ 和 -nirodhaṃ 不作主格出现,除非我们假设它们的词性发生了不太可能的改变(§1.7)。在「义务分词式」句组中(§2.1), 我们可以把出现在每一项圣谛的代名词taṃ 看成与ariya-saccaṃ 同格,而把其后的代名词[idaṃ] 看成与dukkhaṃ 同格,等等。这虽然可以读通第一项圣谛:“那谛,即:「这是苦」”,但对于其他三项圣谛却不适用,这是因为如(§1.7)所指出的那样:[中性] 代名词idaṃ 不适用于预其中的阳性字 -samudayo 和 -nirodhayo 或阴性字paṭipadā 。

3.其他传统的四圣谛论述

3.1 或许有人认为探究四圣谛在佛教混合梵语 (BHS) 文本中的论述能为上述疑问提供解答。但事实上,这些文本有的是自身的问题。我在本文引用Mvu(注9), Lal(注10) 和CPS。(注11)

3.2 在巴利文《转法轮经》出现「引言」句组的地方(§1.2),在Mvu 和Lal 里则出现「助忆」句组 (c);CPS 没有「引言」句组或「助忆」句组,却在文中稍后处出现「助忆」句组(§3.4)。此外,与巴利文对应的「证悟」句组(§2.1)出现在以下几个版本里:idaṃ duḥkhaṃ iti bhikṣavaḥ … ālokaṃ prādurabhūṣi; ayaṃ duḥkha-samudayo ti … ālokaṃ prādurabhūṣi; ayaṃ duḥkha-nirodho ti … āloko prādurabhūṣi; iyaṃ ca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ā iti … āloko prādurabhūṣi; (Mvu III 332,13 foll.);(译注xv) duḥkhaṃ iti me bhikṣavaḥ … ālokaḥ prādurbhūtaḥ; ayaṃ duḥkha-samudaya iti … ālokaḥ prādurbhūtaḥ; ayaṃ duḥkha-nirodha iti … ālokaḥ prādurbhūtaḥ; iyaṃ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iti … ālokaḥ prādurbhūtaḥ; (Lal 417,15 foll.);(译注xvi) idaṃ duḥkhaṃ ārya-satyam iti me bhikṣavaḥ … buddhir udapādi; ayaṃ duḥkha-samudayo ‘yaṃ duḥkha-nirodho iyaṃ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am iti…buddhir udapādi (CPS12.2-3)。(译注xvii) 我们可把上面第二和第三项圣谛中ārya-satyam 的省略与同一文本中「助忆」句组 (c) 里头相似的省略(§3.4)作一比较。

3.3 BHS 的几个版本中对「义务分词式」句组的论述如下:taṃ khalu punar imaṃ duḥkham ārya-satyaṃ parijñeyaṃ … tena khalu punar ayaṃ duḥkha-samudayo ārya-satyo prahātavyo … atha khalu punar ayaṃ duḥkha-nirodho ārya-satyo sākṣīkṛto … sā khalu punar iyaṃ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ā bhāvitā (Mvu III 333,3 foll.);(译注xviii)
yat khalv idaṃ duḥkhaṃ parijñeyam … sa khalv ayaṃ duḥkha-samudayaḥ prahātavya(ḥ) …sa khalv ayaṃ duḥkha-nirodhaḥ sākṣātkartavya(ḥ) … sā khalv iyaṃ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bhāvitavy(ā) … tat khalv idaṃ duḥkhaṃ parijñātam… sa khalv ayaṃ duḥkhasamudayaḥ prahīṇa(ḥ) … sa khalv ayaṃ duḥkha-nirodhaḥ sākṣātkṛta(ḥ) … sā khalv iyaṃ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bhāvit(ā) … (Lal 418,1 foll.);(译注xix) tat khalu duḥkham ārya-satyam … parijñātavyam … tat khalu duḥkha-samudayam ārya-satyam … prahātavyam …tat khalu duḥkha-nirodham ārya-satyam … sākṣīkartavyam … tat khalu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am … bhāvayitavyā… tat khalu duḥkham ārya-satyam …parijñātam … tat khalu duḥkha-samudayam ārya-satyam … prahīṇam … tat khalu duḥkhanirodhamārya-satyam … sākṣīkṛtam… tat khalu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am… bhāvitam (CPS 12.4-11)。(译注xx) CPS 引言中还有「基本」句组的另一种写法:idaṃ duḥkham ārya-satyam iti yathābhūtaṃ prajānāti; ayaṃ duḥkha-samudayaḥ; ayaṃ duḥkha- nirodhaḥ; iyaṃ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am iti yathābhūtaṃ prajānāti (CPS E.24)。(译注xxi) 在这里,我们可以把第二和第三项圣谛中ārya-satyam 的省略与CPS「助忆」句组 (c) 里相似的省略(§3.4)作一个比较。

3.4 「助忆」句组的各种变异如下: catvāri … ārya-satyāni seyyathīdaṃ duḥkham āryasatyaṃ,duḥkha-samudayo ārya-satyaṃ, duḥkha-nirodho ārya-satyaṃ,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aṃ (Mvu III 331,17 foll.); (译注xxii) catvāri … ārya-satyāni -- duḥkham duḥkha-samudayo duḥkha-nirodho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t (Lal 417.2 foll.); (译注xxiii)
catvāri … ārya-satyāni -- duḥkham ārya-satyaṃ duḥkha-samudayo duḥkha-nirodho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aṃ (CPS 14.2-3)。(译注xxiv) CPS 版本中第二和第三项圣谛里ārya-satyam,的省略已经在(§3.2-3)有关「证悟」句组和「基本」句组的讨论中被提及。在Mvu II 138,4 foll. 里我们找到对第二和第三项圣谛的另一种阐述:duḥkhasamudayam ārya-satyaṃ duḥkha-nirodham ārya-satyaṃ。(译注Xxv)

3.5 Mvu III 331,17 foll. 「助忆」句组中的duḥkhaṃ,等等,似乎是ārya-satyaṃ 的同位语,虽然第四项圣谛也可被当成复合词,因为pratipad 无论作为主格或是词干,词态都是一样的;但如果它是作词干出现的话,那 -gāminī- 则不规范,因为它是以阴、单、主格的词态出现而非预期中的词干型态。在(§2.5)的讨论中,我们看到 -gāmini- 有时会在巴利文里以复合词出现,我们也在Mvu III 408,17 foll.里找到一个相似的BHS例子,即:四圣谛作为一组开头是ācikṣati「他教导」的动词的宾语存在。这一论述里带有作为ārya-satyaṃ 的同位语的、业格语态的 duḥkham, duḥkha-samudayaṃ, 和duḥkha-nirodhaṃ。但第四项圣谛的表述却只能是复合词形式的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aṃ (ācikṣati) 。

3.6 四圣谛语法上的问题导致在 BHS 文本翻译里出现不一致性。Ria Kloppenburg 在她对CPS(注12) 的翻译中把第一项圣谛在「基本」句组和「证悟」句组中(注13 )翻成“这苦是圣谛”;在「义务分词式」句组中翻成“苦,这圣谛”(注14);以及在「助忆」句组中翻成“苦的圣谛”(注15)。正如我们在(§2.8)所注意到的那样,第一项圣谛的巴利文虽然可以被解读为“这苦是圣谛”,但对于第二和第三项圣谛我们却不能按她的译法翻成“这苦集是圣谛”和这苦灭是圣谛”,这是因为巴利文版的-samudayaṃ 和 -nirodhaṃ不能被当成主格。同样地,我们也不能把巴利文版的第四项圣谛翻成“这导向苦灭的道迹是圣谛”,因为idaṃ 和pratipadā 不是同格。

3.7 此外,BHS 版的「义务分词式」句组也不能帮我们理解该句组的巴利文论述。作为巴利文中每一项圣谛的开头的taṃ(§2.1),在Mvu 里是taṃ, tena, atha 和sā 。其中前三个暗示巴利文的taṃ 这一代名词是被当成助动词使用而带有「然后、所以」的意思;但第四项圣谛的sā 却与这个说法相左,正如Lal 版中的yat/tat, sa, sa 和 sā 那样。CPS 版每一项圣谛始于 tat,这点与巴利文版局部相同,但它却省略了代名词idaṃ,ayaṃ, ayaṃ 和iyaṃ。这些差异对这篇短文来说太大而无法在这里得到解明。

4.问题的再考究

4.1 如果考究「证悟」句组的巴利文形态(§2.1)和其他承传的形态(§3.2),我们将注意到在巴利文中每一项圣谛都有ariya-saccaṃ 这个字(其中第二和第三项也带有-samudayaṃ 和 -nirodhaṃ);Mvu 和Lal 在所有四项里省略ārya-satyaṃ 而分别带有-samudayo/ -nirodho 和 -samudaya(ḥ)/-nirodha(ḥ));CPS 在第二和第三项里省略āryasatyaṃ(而分别带有 -samudayo 和 –nirodha(ḥ))。在「义务分词式」句组中,巴利文版(§2.1)每一项圣谛含ariya-saccaṃ (连带 –samudayaṃ 和 –nirodhaṃ);Mvu(§3.3)的每一项圣谛含ārya-satya,但将 -satya 的词性与duḥkham, -samudayo, 等等保持一致;Lal 在每一项圣谛里省去ārya-satyaṃ;CPS 在每一项圣谛里带有āryasatyaṃ(连带-samudayam 和 -nirodham)。在「基本」句组中,巴利文版(§2.2)在每一项圣谛里省去ariya-saccaṃ;CPS 在第二和第三项里省略ārya-satyaṃ(而连带-samudayaḥ 和 -nirodhaḥ)。

4.2 如果查阅巴利文「助忆」句组 (c)(§2.3)我们将看到每一项圣谛都含有ariyasaccaṃ(
连带 -samudayaṃ 和 -nirodhaṃ);Mvu(§3.4)的每一项圣谛里含有āryasatyam(同时,在别的版本中还连带 -samudayo 和 -nirodho 而在另一个版本中则连带-samudayam 和 -nirodham); Lal 在所有四项圣谛中省去ārya-satyam;CPS 在第二和第三项里省略ārya-satyam(而连带 -samudayo 和 –nirodho)。

4.3 Woodward 对巴利文「义务分词式」句组(§2.1)作出极具洞见的评论。针对第二项圣谛应该被舍断(pahātabbaṃ)的论述,他指出:ariya-saccaṃ 这个字应当被省去,因为佛陀的意思是:苦的集起 ,而不是关于它的真谛,应被舍断。(注16) 如我们上面所见,在Lal 版本里(§3.3)ārya-satyaṃ 这个字在每一项圣谛中都被省去,这种读法,经考究显示,应当是正确的。佛陀所说的是苦应当被了知,它的集起被舍断,它的止灭被实现,以及通往止灭之道被修习。就此而言,Woodward 还不够彻底。他应该也建议把ariya-saccaṃ 这个字从「义务分词式」句组中的每一项圣谛里除去。

4.4 进一步考究显示:在其他语境里,ariya-saccaṃ 这个字也应该被省去。在D II304,26 foll.的「基本」句组论述之后是一连串对它的提问,例如:katamaṃ dukkhaṃ ariya-saccaṃ, 等等 (D II 305,1 foll.)。这通常被翻译成“什么是苦的圣谛?”,但由于「基本」句组中并无ariya-saccaṃ 的字样,又因为对它的回答jāti dukkhaṃ 也同样不含ariya-saccaṃ,所以提问的原型因该是katamaṃ dukkhaṃ -- “什么是苦?”。Mvu(III 332,1 foll.) 和CPD (14.4-10) 里的每一提问虽然也和巴利文版一样含ārya-satyaṃ,但它们在这两个文本里却是出现在含ārya-satyaṃ 的「助忆」句组 (c) 的后面。Lal(417.4 foll.) 则写成不含ārya-satyam 的 tatra katamad duḥkham, 等等。另外,一个在提问中不带ariya-saccaṃ 的巴利文版本也出现在 M I 48,29 foll.中。

5.拟议解决方案

5.1 我认为「证悟」句组原本的形态是「基本」句组里的:idaṃ dukkhaṃ, ayaṃ dukkha-samudayo, ayaṃ dukkha-nirodho, ayaṃ dukkha-nirodha-gāminī paṭipadā ,一如MI 23,14 foll. 所载(这里引用巴利文为例,但不对何为最初传出的方言或语种存有定见。)这个说法是得到Mvu 版和Lal 版的支撑的。「助忆」句组最早出现的形态是dukkhaṃ samudayo nirodho maggo 这四个字而没有提到sacca,如:yā buddānaṃ …dhamma-desanā taṃ pakāsesi dukkhaṃ samudayaṃ nirodhaṃ maggaṃ (Vin I 16,3)。(译注xxvi) 然而当这几项被当成「真谛」之后,它们就被认定为:cattāri ariya-saccāni -- dukkhaṃ samudayo maggo nirodho (Th 492)。(译注Xxvii)

5.2 对它们作 saccāni 的认定,导致 -sacca 这个字被引入每一项圣谛里:cattāri saccāni-- dukkha-saccaṃ samudaya-saccaṃ nirodha-saccaṃ magga-saccaṃ (Pp 2,1-3)。虽然这四项通常被当成同格限定(依主释)复合词 (tatpuruṣa compound) 来翻译(§2.6),它们更应该被读作同依(持业释)复合词 (karmadhāraya compound):“谛 –「苦」,等等”; 对比:uposatha-saddo –“‘uposatha’ 这个字”。它们甚至可以被当成被简化的语法式复合词 (syntactical compounds):(注17) *idaṃdukkha-saccaṃ, 等等,“谛 –「这是苦」”;对比:idaṃsaccābhinivesa –“(说)「这是对的」的倾向”,意指:“教条化的倾向”。

5.3 当真谛被理解为 ariya-saccāni 后,这个字就被加进「助忆」句组中。它作为四项的同位语被加到下列最简单的论述中:yā sā buddhānāṃ…dharma-deśanā tadyathā duḥkhaṃ samudayo nirodho mārgaś catvāry ārya-satyāni …samprakāśayati (CPS 16.13) 。(译注xxviii)「助忆」句组 (b) 因ariya- 的引进而产生*dukkha-ariya-saccaṃ, 等句组。我认为:dukkha- 等和-ariya-saccaṃ 间的元音连续 (hiatus) 问题,在加入连音-m-后得以避免,从而产生dukkha-m-ariya-saccaṃ, 等等。错误的单字分隔又把它先是变成dukkham ariyasaccaṃ(S V 434,9-11),后又变成dukkhaṃ ariya-saccaṃ (D II 277,8-11) 两个同位字。这一错误或许被dukkhaṃ 可以用来同格修饰ariya-saccaṃ 这点所助长。dukkhasamudaya-m-ariya-saccaṃ 和dukkha-nirodha-m-ariya-saccaṃ 的错误单字分隔导致dukkha-samudayaṃ 和dukkha-nirodhaṃ 的出现。尽管这两个字被认为独立存在(注18),而且可以通过变格作为ariya-sacca 的同位语 (§2.4),但巴利文传统 – 除了前述少数例外以外(§1.5),认定dukkhaṃ ariya-saccaṃ 的正确性而避免对其作出「修正」。

5.4 在第四项圣谛里,magga 变成paṭipadā 的置换产生了-ā- 和 -ariya-saccaṃ 之间的元音连续问题,但这问题得到容忍,连音-m-没有被加入。既然paṭipadā 的词干和单、主格都是同一个字,它可以被当成ariya-saccaṃ 的同位语。如此便有可能把dukkhanirodha-gāminī 当成用来修饰单、主格 paṭipadā 的同格形容词,虽然[巴利文]传统对这点是不太肯定的,正如(§2.3-5)所显示的种种格式变异所表明的那样。在这里,我们或许再次看到被简化的语法式复合词的例子。如果句子的原型是*ayaṃ-dukkhanirodha-gāminī-paṭipadā-ariya-saccaṃ,那我们在(§2.5)所见到的复合词就容易明白了。就此而言,Johansson 在(§1.3)里关于一长串复合词的建议是正确的,虽然他并未意识到所有四项圣谛都可以被当成复合词。

5.5 在 几个BHS 版本的「助忆」句组中, Lal 版省略ārya-satyam,所以没有元音连续的问题存在。 在Mvu 版的 II 138,4 里(§3.4),我们看到的是duḥkham ārya-satyaṃ duḥkha-samudayam ārya-satyaṃ duḥkha-nirodham ārya-satyaṃ duḥkha-nirodha-gāminī pratipad ārya-satyaṃ, 按照前一段的讨论,这些都可以被理解为复合词而其中的头三项含连音-m-。第四项的paṭipad,由于它既可当单、主格或是词干,所以不产生元音连续的问题。但在Mvu III 331,17 foll. 里,我们看到的却是duḥkha-samudayo ārya-satyaṃ和duḥkha-nirodho ārya-satyaṃ。这格式看来极可能是后来的一种「纠正」尝试,以便改正被认为是因错误的单字分隔而出现不规则的 -samudayam 和 -nirodham 的文法弊病,正如我们偶尔在巴利文传统所见到的那样(§1.5)。CPS 版在第二和第三项里省略ārya-satyam 而以 -samudayo 和 –nirodho 代之。

5.6 如上述建议,ariya-sacca 在「证悟」句组(§5.1)或「义务分词式」句组(§4.3)中都是不合适的,但它在「助忆」句组的存在无疑导致它被通过类推而出现在那些句组里。理论上,它的引入应该导致语法式复合词的出现: *idaṃ-dukkha-m-ariyasaccaṃ,*ayaṃ-dukkha-samudaya-m-ariya-saccaṃ, *ayaṃ-dukkha-nirodha-m-ariya-saccaṃ,*ayaṃ-dukkha-nirodha-gāminī-paṭipadā-ariya-saccaṃ, 但正如对「助忆」句组结构的误解导致错误的单字分隔那样,另一重误解导致上述代名词从复合词的前头被分离出去。由于巴利文版第一项里的idaṃ 似乎与saccaṃ 同格,所以另三项的代名词也因同格考虑而被改成了idaṃ。

5.7 Lal 版无论在「证悟」句组或「义务分词式」句组中(§4.1)都不含ārya-satyam 这个字。Mvu 的「证悟」句组也不含这个字,而它在后来被附加到「义务分词式」句组中这点被下列事实清楚表明,即:通过把 -satya 的词性与duḥkham, -samudayo, 等等保持一致来解决把它加进每一项圣谛时所引起的语法问题。CPS 版的「证悟」句组在第二和第三项里省略ārya-satyam,「助忆」句组也是如此,却带有 -samudayo 和 -nirodha(ḥ)。CPS 版的「义务分词式」句组的每一项里含有ārya-satyam,并在第二和第三项里含有 -samudayam 和 -nirodham。不清楚的是:为何CPS 版句组在第二和第三项里有时含有ārya-satyam 有时却又把它省略掉。但清楚的是:当ārya-satyam 被包括在内时我们见到的是 -samudayam 和 -nirodham;而当它被省略时我们见到的却是 -samudayo 和 -nirodho(aḥ)。我们见不到 的是 -samudayo ārya-satyam 或 -nirodho āryasatyam,这说明传统读法认为这种文字组合是不对的。在CPS 版的「证悟」句组和「基本」句组里,我们见到的第一和第四项分别是idaṃ-duḥkha-m-ārya-satyaṃ 和iyaṃ-duḥkha-nirodha-gāminī-paṭipad-ārya-satyam,这些正是预期中的语法式复合词形态。

5.8 只出现在巴利文版的「引言」句组的形态与该版本的「证悟」句组和「基本」句组相似,而在代名词与名词之间插入kho pana bhikkave 的字样。但「引言」句组在三种BHS 版本中的欠缺以及它在Mvu 版与Lal 版中被「助忆」句组所取代的这一事实表明:它并非经文的原貌。在经文最早的版本里,这一部分的叙述完全不含四圣谛是有可能的。当四圣谛的概念变得更普遍,同时ariya-saccaṃ 又被插入如(§5.1)所认为的、作为「证悟」句组的原型的「基本」句组后,一些承传便把一个有关四圣谛的说明当成标题或“准则”加在故事的前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Mvu 版与Lal 版独自把「助忆」句组当成非常重要的导言加在下文的前面就变得有可能了。

6.结语

6.1 有几个问题尚待解决。 不同版本间的确切关系并不明确。一些文本中存在不一致性的理由并不清楚 – 如:CPS 中的第二和第三项,但在某些情况下这或许是由于不同来源的混合材料所致。必须被我们假定曾经发生的圣谛格式变化的相对先后性仍然模糊。但尽管如此,要达成某些结论看来是有可能的。

6.2 巴利文四圣谛的正确格式是:idaṃ dukkhaṃ, ayaṃ dukkha-samudayo, ayaṃ dukkhanirodho,ayaṃ dukkha-nirodha-gāminī paṭipadā -- “这是苦,这是苦集,这是苦灭,这是苦灭趋向之道”。当ariya-saccaṃ 这个字被加进论述中时,我们必须把它们翻成“圣谛 –「这是苦」,等等。”

6.3 当ariya-saccaṃ 这个字被加入后,四圣谛的正确文法格式是语法式复合词。这一点没有被各承传理解,以致错误的复合词分隔显然导致单、主格形式的 -samudayaṃ和 -nirodhaṃ 的出现。而且,认为在第一项圣谛中的idaṃ 是一个与 -saccaṃ 同格的独立的代名词导致其他三项的代名词也都被改成idaṃ。

6.4 最早的「证悟」句组和「义务分词式」句组的格式不包含ariya-saccaṃ 这个字。既然「引言」句组是《转法轮经》里的添加句组,我们或许可以论定经文的最早格式不含有ariya-saccaṃ 这个字。

6.5 尽管如此,正如 John Brough 在pamādo/*pāmado 的注解中(注19)所指出的那样:巴利文承传的种种读法是那么的根深蒂固,以致即使人们对四圣谛格式的原型能达成共识,也没有任何编辑会考虑在他的文本里作出对它们的修订。

【译后话】译者陈世峰 (Chin Shih-Foong) ,佛教文献学初学,新加坡生,现居澳洲。译者感谢新加坡佛学院纪贇教授和台湾资深佛教文献学者苏锦坤先生鼓励本文的译出和对初稿的细致审评和无私指正。巴利圣典学会Karen Wendland 女士积极协助取得Norman 教授对本译文的许可,一并在此致谢。



753

主题

959

帖子

959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959
 楼主| 发表于 2016-4-15 01: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译注:

i 译注:Vin =Vinayapiṭaka 《毘奈耶》; S =Samyutta-Nikāya 《相应部尼柯耶》
ii 译注:「而且,比库们!这是苦圣谛」,「而且,比库们!这是苦集圣谛」,「而且,比库们!这是苦灭圣谛」,「而且,比库们!这是导向苦灭之道圣谛」。
iii 译注:D =Dīgha-Nikāya《长部尼柯耶》; M =Majjhima-Nikāya《中部尼柯耶》
iv 译注:v.l. =varia lectio 异读
v 译注:「这是苦圣谛」,比库们!于我…光生起。而且,这苦圣谛应该被遍知 …已被遍知。「这是苦集圣谛」,比库们!于我…光生起。而且,这苦集圣谛应该被舍断…已被舍断。「这是苦灭圣谛」,比库们!于我…光生起。而且,这苦灭圣谛应该被作证…已被作证。「这是导向苦灭之道圣谛」,比库们!于我…光生起。这导向苦灭圣谛应该被修习…已被修习。
vi 译注:如实全知
vii 译注:四圣谛…苦、集、灭、道。 Th =Theragāthā 《长老偈》
viii 译注:四谛:苦谛、集谛、灭谛、道谛。Pp =Puggalapaññatti《人施设论》
ix 译注:四圣谛:苦圣谛、集圣谛、灭圣谛、道圣谛。
x 译注:Vism =Visuddhimagga《清净道论》
xi 译注:业格, 「问及 (pucchanti) 苦圣谛」等等。
xii 译注:与格,「对苦圣谛的不随觉[不了知] (ananubodhā)」等等。
xiii 译注:位格,「于苦圣谛」等等。
xiv 译注:对苦-灭-向-道-圣-谛的不随觉[不了知] (ananubodhā) 。
xv译注:「这是苦」,比库们! …光显明。「这是苦集」…光显明。「这是苦灭」…光显明。「这是导向苦灭之道圣谛」…光显明。
xvi 译注:「这是苦」,比库们!于我…光显明。其他同前注
xvii 译注:「这是苦圣谛」,比库们!于我…智生起。「这是苦集、这是苦灭、这是导向苦灭之道圣谛」…智生起。
xviii 这苦圣谛应该被遍知 …然后这苦集圣谛应该被舍断…然后这苦灭圣谛应该被作证…这导向苦灭圣谛应该被修习。
xix 凡这苦应该被遍知 …凡这苦集应该被舍断…凡这苦灭应该被作证…凡这导向苦灭之道应该被修习…彼这苦已经被遍知 …彼这苦集已经被舍断…彼这苦灭已经被作证…彼这导向苦灭之道已经被修习。
xx 彼苦圣谛…应该被遍知 …彼苦集圣谛…应该被舍断…彼苦灭圣谛…应该被作证…彼导向苦灭圣谛之道…应该被修习…彼苦圣谛…已经被遍知…彼苦集圣谛…已经被舍断…彼苦灭圣谛…已经被作证…彼导向苦灭圣谛之道…已经被修习。
xxi 「这是苦圣谛」如实知;「这是苦集、这是苦灭、这是导向苦灭之道圣谛」如实知。
xxii 四…圣谛,即: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导向苦灭之道圣谛。
xxiii 四…圣谛:苦,苦集,苦灭,导向苦灭之道。
xxiv 四…圣谛:苦圣谛,苦集、苦灭、导向苦灭之道圣谛。
xxv 苦集圣谛,苦灭圣谛。
xxvi 凡诸佛陀的说法,彼明示为:苦、集、灭、道。
xxvii 四圣谛:苦、集、道、灭。
xxviii 凡诸佛陀的如下说法:苦、集、灭、道四圣谛…为…开示。

原注:

1 经名缩写根据Critical Pāli Dictionary; 此外,CPS = Catuṣpariṣatsūtra 四众经; BHS = Buddhist Hybrid Sanskrit 佛教混合梵语.
2 本文使用「引言」句组,等等,纯粹为了说明之便,对句组原本的功能与格式不存定见。
3 为求一致,除非引用他人的翻译,我把dukkha/duḥkha 译成 ‘pain’, 但这并不意味这是最佳译法。
4 Rune E.A. Johansson, Pali Buddhist Texts, Lund 1973, p.24.
5 F. Weller, “über die Formel der vier edlen Wahrheiten”, in OLZ, XLIII/3-4 (1940), 73-9.
6 同上,73 n.3.
7 我通常在引用每一条巴利文时只提供一个参考文献。其他文献,若有,可参阅 Pali Text Society 的Pāli Tipiṭakaṃ Concordance.
8 在Th 492 里,最后两项的前后顺序因韵律的考虑而被反转。
9 E. Senart, Le Mahāvastu《大事》 , I-III, Paris 1882-97。据该文本指出 (I 2,13-14),这是根据出自中部国家(Middle Country) 的出世部 (Lokottaravādins) 律典 (Vinaya-piṭaka) 中的大众 (Mahāsāṅghikas) 说(pāṭhena)。
10 S. Lefmann, Lalita Vistara, Halle 1902. M. Winternitz, (History of Indian Literature, Vol. II, p.248) 引用汉传观点指出:这一大乘文本原本包含小乘说一切有部 (Sarvāstivādins) 有关佛陀生平的故事。
11 E. Waldschmidt, “Das Catuṣpariṣatsūtra”, ADWB 1960,1, Berlin 1962. 如果我正确理解情况的话, CPS 是说一切有部的文本,但它和根本说一切有部 (Mūlasarvāstivādins) 的《破僧事》(Saṅghabhedavastu) 完全一致,而 Waldschmidt 版CPS 里的引言正源于此。
12 Ria Kloppernburg (tr.), The Sūtra on the Foundation of the Buddhist Order, Leiden 1973.
13 同上,pp.4, 24.
14 同上,p. 24.
15 同上,p. 28.
16 F.L. Woodward, The Book of the Kindred Sayings, Part V, London 1930, p. 358 n.1.
17 对巴利文这类复合词的讨论见G.V.Davane, Nominal Compositon in Middle Indo-Aryan, Poona 1956, pp.135-9. 对梵文语法式复合词的讨论见Jacob Wackernagel, Altindische Grammatik, II.1, Göttingen 1957,§§121-4 和W.D. Whitney, Sanskrit Grammar, Cambridge 1889, §§1314.
18 在鹿野苑 (Sarnath)发现用波罗米文写于公元二或三世纪的「助忆」句组碑文中,我们见到第一项NT里的dukkhaṃ 和ariya-saccaṃ 之间被插入bhikkave 字样。见 Sten Konow, “Two Buddhist insrciptions from Sarnath” in Epigraphia Indica, IX (1907-08), pp. 291-3.
19 John Brough, The Gāndhārī Dharmapada, London 1962, p. 194.



753

主题

959

帖子

959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959
 楼主| 发表于 2016-4-15 01: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中文译本PDF: 四聖諦 – 巴利文語法問題.pdf (763.33 KB, 下载次数: 110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0-27 23:27 , Processed in 0.09560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