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27|回复: 15

三皈依探源节选 曾银湖

[复制链接]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发表于 2016-8-5 19: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前言 ]

在本文的论述过程中,将会引用一些巴利语,请读者不必担心看不懂,因为大都附有中文或英文翻译,而且讨论的重点也只有三个关键字而已,兹以英文字母简列如下:
1.    Buddham (佛陀)
2.    saranam (庇护所、避难所)
3.    gacchami (走…到,到达)

 一、缘起

(1)2004年10月30日在台湾原始佛教协会,第六堂巴利语上课前,同学之间有这么一段对话:
甲:「『皈依』一词的原始意义是什么?」
乙:「你对当前的『皈依』有什么疑问吗?」
甲:「它好像常常让现代的佛教徒或非佛教徒产生『神力加庇』的误会。」
乙:「汉译『皈依』,巴利语的原意就是『庇护所』或『避难所』的意思。」
甲:(似乎仍有疑惑)「那是不是也有神力庇护的意思呢?皈依的真正意义不是『自依止、法依止』吗?」

(2)   课堂上,老师刚好举例:
师:「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就是一个例子。」
丙:「能不能请老师就这个例子,逐字说明它的词性、格与字根变化?」
师:「Buddham 和saranam同属名词,都作为 gacchami(到…去)的受格用;至於gacchami的mi就是动词第一人称的字尾变化。」
丙:(把握机会再问)「请问老师,巴利语皈依的原意是什么?」
师:「saranam就是『庇护所』的意思。」
甲:「怎么跟乙讲的一样!」

(3)作习题的时候又再度碰到:
题:「Aham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
乙:(实在忍不住了)「老师!既然Buddham(佛陀) 和saranam(庇护所)同属名词,都作为 gacchami(到…去)的受格,那就不能只翻译成「我皈依佛」,这完全没有提到『庇护所』,并未忠实传译完整的原意,也不符合信雅达的译述标准。是不是请老师再为我们翻译看看!」
师:「翻译有时并没办法把每一个字都译出来,例如:鸠摩罗什大师所翻译的经文就有很高的文学水准,感人至深!」
乙:「老师!让我们来看看一个英译的版本:” I go to the Buddha for refuge (我为得庇护来到佛前)” 姑且不说它是否达到信雅达的水准,但至少传译了『庇护』的意涵嘛!」

下课後,我反覆思维这一句习以为常的「皈依语」。心想,到底「皈依」一词是否就已经包含了「庇护所」或「庇护」之意呢?「皈依」是归向并依止(亲近)的意思,即使把「依止(亲近)」引伸为「依靠」、「依赖」,然後说是一种「庇护」,这毕竟还是属於个人的自由推理而已,因为「皈依」、「依靠」、「依赖」毕竟都是动词,与巴利语中的「庇护所」—名词用作受词的词性完全不同;更何况把「依止」解释为「依靠」、「依赖」,也不符合佛陀「自依止、法依止」的教导,因为佛陀并不希望信徒认为只要依靠他就能得到解脱。因此,如果硬要把「皈依」、「依靠」、「依赖」引伸为「庇护所」还是让人觉得很牵强。虽然,汉译「皈依」这两个字充分表达了「心里的归属倾向和身体的亲近行动」,远比英译的 ”go to” 要来得更高明而典雅多了;不过,就动词的属性而言,它毕竟还是跟英译的 ”go to”一样,只译出了「前往,到…去。」的意思而已,完全忽略了原文中「庇护所(名词)」的意义。
「皈依」乃是佛教徒入门的基本认证,也是一种特定身份的宣告,就好像世俗的「就职宣誓」一般,如果誓词只念了一半,那能说是完整、有效的宣誓或就职典礼吗?假设,某军队总司令在就职典礼上,原本必须宣誓:「余誓以至诚效忠元首并遵守宪法…」,但他却坚持只念出:「余誓以至诚效忠元首」而不表达「遵守宪法」的意愿,像这样的宣誓是否有效呢?会不会令人怀疑军队「依人不依法」—只愿效忠特定强人领袖的指挥?是否会引起「独裁专制」和「宪政危机」的疑虑呢?类似的情况下,华文世界将近2000年来,一直都以「我皈依佛」的语法来宣告「皈依」,却完全不提「到庇护所」一事,这岂不是只宣告了「半个皈依」的意愿而已吗?这不是令人觉得有美中不足的缺憾吗?尽管信徒身份的确认只是个人信仰上的问题,并没有政治上的敏感和严重性,但是对於虔诚、细心的佛教徒而言,可能也会怀疑「华文求授三皈五戒的丁轨是否如法如律呢?」一旦得知汉译的皈依丁轨是有疑虑的话,相信他一定也不会满足於「半皈依」式的宣告。因此,探究皈依语的原意,对於华文世界的佛教信徒而言,应该是一件「名正言顺」的基础工作,值得我们努力以赴。

二、巴、英、汉译比对

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错」,我们何妨试著以巴利原文和中、英翻译对照的方法来试试看能否找出「皈依」的原意来!
1.    巴利语: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2.    英译一:I go to the Buddha for refuge.(为得庇护我走向佛)
3.      英译二:To the Buddha I go for refuge.(向佛,我请求庇护)
4.      英译三:I go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我向佛请求庇护)
5.      中译一:我皈依佛(传统汉译)。
6.      中译二:我去到佛庇护所(试译)。
7.    中译三:我去到佛、庇护所(试译)。
8.    中译四:我去到佛--庇护所(试译)。
9.      中译五:我到佛和庇护所去(试译)。
10.  中译六:我去到佛的庇护所(试译)。
11.  中译七:我皈依佛为庇护所(试译)。

首先就「中译一:我皈依佛(传统汉译)」来看,已如前段所述,完全没有提到「庇护所」或「庇护」的字眼,这是非常严重而不当的疏忽,因为它完全忽略了信众请求皈依时所当获得的指示或利益—到达庇护所(巴利语中所明白显示的)。
其次来看「中译二:我去到佛庇护所」,这虽然完全符合巴利语单字的字义和排列方式,但整个句子在中文里,「佛」字就成了形容词,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认为是去到一个「有佛力加持的庇护所」,这就偏离了巴利语的原意和文法(巴利语中,「佛」字是对格,是受词,不是形容词)。
其次来看「中译三:我去到佛、庇护所」,这虽符合巴利语单字的字义和排列方式,而且连文法也吻合(佛与庇护所同为对格受词),但整个句子在中文里却让人不知所云,也不知道「佛」与「庇护所」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连?如果两者是独立的,而佛陀就在面前,那么「庇护所」在哪里?
其次来看「中译四:我去到佛—庇护所」,这不但完全符合巴利语单字的字义和排列方式,连文法也吻合(佛与庇护所同为对格受词),而且译者巧妙地在「佛」与「庇护所」之间使用一个破折号(—),为两者划上等号,让整个句子在中文里,很明白地显示出「佛就是庇护所,庇护所就是指佛陀」。可是,这果真是巴利语的原意吗?巴利语中并没有破折号,所以看不出这样的意涵。若从英译的三个版本来看,信众走向佛是为了得到庇护或向佛请求庇护,庇护是由佛所赐与的,因此,佛并未等於庇护。不过,我们也不能预设立场,认为英译一定是对的。
其次来看「中译五:我到佛和庇护所去」,句里的「和」字让「佛」成了巴利文法中的「具格」,扭曲了原文中「对格(受词)」的词性,整个句子当然也不符原意。
其次来看「中译六:我去到佛的庇护所」,句里的「的」字让「佛」变成了巴利文法中的「属格(所有格)」,扭曲了原文中「对格(受词)」的词性,整个句子当然也不符原意。
其次来看「中译七:我皈依佛为庇护所」,如果把「皈依」还原为「去到(go to)」,把「佛—庇护所」还原为「佛为庇护所」,那么这句话就跟「中译四:我去到佛—庇护所」是一模一样的译法了。
然後,我们就英译的三个版本(2.3.4.)来看,三个句子都使用同样的单字,只是排列次序有所不同,意思大致上都是「我向佛请求庇护」或「我为得庇护走向佛」。这些标准译文乃是出自西方历代著名的学者或尊者,即使是当代的美籍长老菩提比丘(哲学博士),在相应部里也将其翻译为:”I go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 虽然西方人士自十九世纪中叶,就开始研究圣典中的巴利语,而且在学术论著上累积了非常丰硕的成果,令人敬佩。但这些英译的内容是否已经正确地表达了巴利语:Buddham saranam gacchami的原意呢?这恐怕又牵涉到西方宗教信仰的基本观念,他们大多认为「庇护」乃是来自「相信神」或「亲近神」才能得到的恩赐,例如:「信我者得永生」、「要与耶和华和好」、「愿主赐福我」…等,都是常见的教说和祷词。而这样的观念是否也适用於佛教信仰中的皈依呢?是不是只要信徒走向佛陀,就一定能获得佛恩赐的庇护呢?因此,英译的内容是否也有问题呢?且让我们详细地来加以探究:
1.      英译里的 ”for, go for(为了,想要得到,寻求)” 并不符合巴利语 ”gacchami (前往,到…去,到达)” 的字意,反倒是相当於巴利语中的 ”yacami(请求施予)”的意思,它正是用在皈依礼丁开始的时候,也就是信众先要三次请求尊者施予庇护所的开场白:”Aham bhant tisaranena saha panca silani yacami (英译: I request the three refuges and five precepts,中译:我请求三个庇护和五戒)” 。而巴利语的 ”gacchami”则是肯定到达的语气,并没有任何请求或寻求的含意。
2.      如上所说,英译授予皈依主文的 ”I go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 (我向佛请求庇护)”只不过是在重复皈依的意愿,也就是皈依礼仪的开场白:” I request the three refuges(我请求三个庇护)”之一而已,信众一点也没有肯定被授予或得到庇护的讯息。举个例子来说,这就像有个人跑进美国大使馆去请求庇护时,他已经很明白地说了三次:「Venerable Sir! I request the refuge(大使先生!我要求庇护。)」美国大使却回应他说:「请跟随我说三遍 ”I go for refuge to The United states. (我来向美国请求庇护)” 」类似的请求话语,前前後後总共说了六次,但请问,大使这样的回应到底是准许他所要求的「庇护」了没?是不是有「答非所求」的疑惑?同样的语法,试问这么庄重的皈依礼丁,可能以这么不合言语逻辑的英译模式来进行对答吗?换个语法,大使如果回答说:「请正式宣告三次:『我前来谒见美国大使,已经到达美国政府的庇护所。』」是否这样的应答才是明确的宣告?
3.      英译语句中把 ”refuge(庇护)”当作是一个抽象的名词,含有外力庇护、加持的含意。巴利语的 ”saranam”虽然也可以被译为「庇护」,但在此句中则是一个很具体的名词—庇护所,作为”gacchami (前往,到…去,到达)” 的受词,它是比拟一个真实可以到达的地方,所以英译的概念跟巴利原意还是有所出入。
4.      英译最大的问题还是在於「我可以向佛请求庇护」或「我为得到庇护而走向佛陀」的观念,其实这也不是仅限於西方人士的宗教观,几乎全世界的宗教信仰乃至民俗信仰,大都相信「神的庇护能力和恩赐」。然而,佛教信仰对於「庇护」的观念则有别於其他宗教。从原始圣典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佛陀告诫弟子要「自依止、法依止、莫异依止」、「自洲自依、法洲法依」…等,强调要依靠自己对法的修证,才能作为自己停靠的洲屿—庇护所,而不要去寻求其他的庇护—包括对佛陀本身产生错误的期待与依赖。
由上述各项分析看来,英译的三皈依也与巴利原文和圣典上的庇护观念有著明显的歧异,并无法提供我们作为重译或校正汉译与中译皈依语的参考。
  三、探究「庇护所」

看来我们只好回到原点重新来探讨,以便了解「庇护所」一词为什么不应该被忽略的道理。为什么短短的一篇巴利皈依语句中,要一再(十三次)提到与「庇护所」相关的词汇呢?「庇护所」到底有什么重要性呢?这对於养尊处优的人们可能并不容易体会,但是对於曾经经历天灾、人祸、战乱、意外事故的人们就能够充分体会「庇护所」的功能和利益了。举一些例子给大家参考一下:
1.      九二一大地震的时候,灾区那些富丽堂皇的高级公寓顿时都成了危楼,而搭建在空地上乃至墓园里的帐棚区反而成了「庇护所」。有些灾民甚至整个月都情愿睡在「庇护所」里,不敢再回到屋里去享受舒适的弹簧床。
2.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军空袭台湾的时候,警报一响,大家就扶老携幼奔向防空壕去了,来不及进入这个「庇护所」的人,很可能就会有被炸死之虞。
3.      二二八事件的长夜里,无辜被追杀的逃难者,侥幸得到善心人士的收留,终於逃过一劫。当时,即使是躲在猪圈旁边,脏臭秽的茅房也成了救命的「庇护所」。那些没有找到「庇护所」的人,有的殉难了,有人则被关进了「苦牢」里以终其生。
4.      在大自然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各种动物,不论虫、鱼、蛇、蝎、鸟、兽,都要找到它们自己的「庇护所」,否则很快就葬身在对手的口腹里。
5.      曾经收养过流浪狗的善心人士将更能体会,那些被遗弃的丧家之犬真是处境堪怜,它们竟日在原地守候,眼巴巴地渴望著主人回心转意,希望重新回到它们的「庇护所」。而那些幸而得到善心人士收养照料的流浪狗,转眼之间,麻雀变凤凰,马上就成了新主人的心肝宝贝。同样是流浪狗,有没有得到「庇护所」,它们的命运就会产生天渊之别。
从上述这些例子,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人、一条狗、一只黄雀甚至一只螳螂,在危难的时候,能不能找到「庇护所」的命运是截然不同的。由此就不难理解,有情众生流浪於生死苦海中,设法去寻求一个真正安稳的「庇护所」,乃是一件何等重要的事!
因此,有人向上帝、阿拉、菩萨、神明…等求庇护,有人向寺庙、神殿、雕像…等求庇护,有人向天地、星宿、山川、神木、巨石、风水、地理…等求庇护,有人用水晶、天珠、符咒、衣冠冢…等求庇护,有人甚至不惜血祭鬼神以求庇护。至於要求庇护的愿望,在私人方面则不外乎求名、求利、求健康、求长寿、求美貌、求美满、求子嗣…等;在社会慈善方面则不外乎求风调雨顺、求国泰民安、求世界和平、求生天堂…等;在宗教救赎方面则不外乎求升天成仙、求生伊甸园、极乐世界、无极理天…等,这些几乎可以概括地说明全人类所共同期待的庇护。
我们无意评论上述要求庇护的愿望,但必须强调佛教至高无上的庇护乃是「涅槃」—寂静,清凉,永灭,究竟解脱—完全解脱烦恼(贪嗔痴)的纠缠,完全免於生死轮回的恐惧,而得到彻底的安稳,这乃是超越世间种种殊胜庇护的福祉。因此,有许多富贵人家的子弟,例如王子、族姓子、长者子…等,愿意放弃王位继承权、亿万家产、娇妻美妾、锦衣玉食…等五欲之乐,毅然选择出家追随佛陀,以期得到这个最大的庇护—涅槃。他们为什么有这么坚定的决心和勇气呢?就像九二一大地震的灾民一般,他们亲身感受到天崩地裂、鬼哭神号、死生无告的悲惨景象,他们不再认为钢筋水泥所构筑的高楼大厦是安全的,却宁可选择没有水电浴厕的帐棚作为「庇护所」。族姓子弟也是一样,他们亲身感受到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种种痛苦的逼迫和无奈,并不因为自己富贵的身份而得以消除,也不会因为住在舒适豪华的宫殿里就能得到安稳,因此他们决心走出皇宫,走入森林,前往谒见世尊,追寻真正的庇护—涅槃。 
四、三个庇护所?

既然「涅槃」是佛教至高无上的「庇护」,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要到哪里去才能得到庇护呢?」答案很简单,「庇护」当然是存在「庇护所」里,只要到「庇护所」去,就能获得「庇护」。那么到底有几个「庇护所」?「庇护所」指的又是什么?要如何走到「庇护所」去呢?这又要再回到「巴利语三皈依」的首句来加以探讨了。在皈依礼丁开始的时候,信众首先要三次请求尊者授予三皈五戒,其成文内容如下:
巴利语:Aham bhant tisaranena saha panca silani yacami
英译:Venerable Sir, I request the three refuges and the five precepts.
汉译:尊者,我请求三皈和五戒。

从英译 ”three refuges(三个庇护所)” 和汉译的「三皈依」看来,似乎是有三个庇护所。如果再对照接下来的皈依主文作为佐证如下:
巴利语:
1.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2.    Dhammam saranam gacchami
3.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英语:
1.    I go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
2.    I go for refuge to the Dhamma.
3.    I go for refuge to the Sangha.
汉译:
1.    我皈依佛。
2.    我皈依法。
3.    我皈依僧。
 
既然分别皈依佛、法、僧,那么,毫无疑问的,总计就有三个庇护所,千古以来应该没有人会怀疑这「三个庇护所」的计数算法。然而,果真有三个庇护所吗?且让我们再度深入巴利原文来探讨看看:
1.      先把开始请求皈依的巴利语中的 “tisaranena”一字拆解成 ”ti(三)”和 ”saranena(庇护所)” 来看,翻译成「三个庇护所」应该是很合理的。
2.      如果 ”tisaranena” 真的是指「三个庇护所」的话,那么就像紧接在後的五戒 “panca(五) silani(戒)” 里的“silani”一样,应该使用复数名词才对。亦即巴利语的「三个庇护所」既然与「五戒」并提,就应该使用复数具格的 ”ti saranehi”,才对,而不是使用单数的tisaranena。因此,英译把 “tisaranena” 翻译成 ”the three refuges(三个庇护所)”在文法上是明显的错误,也不符合巴利语的原意。
3.      巴利原文中使用 ” tisaranena” 这个字,既然是单数名词作具格用,那就是只有一个庇护所了。可是接下来的皈依主文中,分别以佛、法、僧所逐一称念的三句皈依语,不是明明有各自相应於佛、法、僧的「三个庇护所」吗?两者之间不是又产生了文法上的矛盾吗?会不会是巴利语的 ” tisaranena” 错用了单数?
4.      其实巴利语的 ” tisaranena” 应该被中译成「三重庇护所」或英译为 “The threefold refuge” or ”The triple refuge”,也就是「由佛、法、僧构成的一个三重庇护所」,这不但合乎巴利语单数的文法,也与後续的皈依主文中,分别以佛、法、僧所逐一称念的三句皈依语互相呼应,才不致偏离巴利皈依语的原意。这里要重复一提的还是英译的「请求庇护」,它把原本很具体的「庇护所」转译成为很抽象化的「庇护」功能,使得「尊者!我请求授予一个三重庇护所」的原意转变成了「尊者!我请求三个庇护。」无形中也就把请求皈依的目的导向了「请求神佛庇佑」的观念。
5.      类似这种「三重庇护所」的译法,在原始圣典中是很常见的,例如:「八圣道(巴利语为atthangika)」并非有八条圣道,而是「由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勤、正念、正定八个要素,所共构而成的唯一一条圣道—八(重)圣道。」英译则为:” Noble eightfold path “。又例如:「三宝(巴利语为ratana-ttaya)」也是一样,系指「由佛、法、僧所共同建构而成的三重无¤之宝(犹如用黄金、翡翠、钻石镶嵌而成的皇冠)」,英译应为” the Triple Gem“ or ”a triad of gems”,而不是 ”Three jewels(三个珠宝)”。
6.      巴利语皈依主文中,分别以佛、法、僧所逐一称念的三句皈依语,如果是指佛、法、僧三个独立庇护所的话,那么在家人求授三皈五戒,就应该比照比丘尼二部受戒一样,居士也必须分别到佛、法、僧三处去请求皈依受戒,因为任何人都不能代表佛陀本人来作鉴证。然而,自古以来,在家人不论是前往谒见佛陀,或某个僧伽团体,或某位比丘,都可以当面要求一次完成三皈五戒的丁轨,因为实际上都是皈依不可分割的三宝。
五、三重庇护所

巴利语皈依主文所蕴含的原意既然已经很清楚了,且让我们重新来翻译第一句并且对照看看:
1.    巴利语: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2.    英  译: going to the Buddha I arrive at the refuge.
3.     中  译: 我走向佛陀到达了庇护所。
是不是这样的翻译才能完全合乎共用动词 ”gacchami(走向…到达)” 的词性并满足 “Buddham(佛陀)” 和 “saranam(庇护所)” 同为受格的语法,同时也符合了「三重庇护所」的原意呢?
既然中译为「我走向佛陀到达了庇护所」,有些法友可能会认为「那么佛陀就等於庇护所」,而佛法僧又是不可分割的三宝,那么换句话说「这个庇护所也就是指佛法僧三宝了」。巴利语的原意到底是不是这样呢?接下来,就让我们来探讨这一个「三重庇护所」到底是指什么?答案其实就藏在「三重庇护所」里面;「什么是佛法僧所共同认证(公认、证知)的庇护所?」那当然非「法轮—四圣谛」莫属了。记得吗?世尊於「四圣谛」平等正觉而成佛,然後到鹿野苑「初转法轮」—於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相,尔时,尊者矫陈如等五比丘知法、见法,僧团於焉建立,乃至四双八士陆续依此「四圣谛」趋向涅 的安稳处。很明显的,佛、法、僧三者之间有著非常密切的关连和互动:
1.    是佛陀发现了四圣谛,转动了法轮,建立了僧伽。
2.    是四圣谛让世尊正觉成佛,同样地,也是四圣谛引导僧伽到达涅槃大海。
3.    是僧伽追随著佛陀的足迹,以当知、当修、当证的具体行动来维护法轮的运转。
凭藉著「四圣谛」才得以认证佛法僧,凭藉著佛法僧也才能认证「四圣谛」,佛、法、僧乃是依四圣谛而紧密地镶嵌成不可分割的三宝,因此,我们称「四圣谛」为「三重庇护所」—由佛、法、僧三重认证的唯一庇护所。就像海边的「灯塔」引导船只从茫茫大海中走向避风港一般,佛法僧则是世间苦海的明灯,引导我们走向安稳的庇护所。灯塔标示出避风港的方位,虽然航向灯塔就会到达安全的彼岸,但却不能说「灯塔就是安全的彼岸」;同样的,三宝的明灯虽然标示出安稳的庇护所,我们却不能说「三宝就是庇护所—四圣谛」。我们如果满足於「半皈依状态」,那就像漂泊在惊涛骇浪中的船只,虽然遥望并礼赞著明亮的灯塔之光,却不想进入港湾,也不知道岸上才是安全的庇护所。因此,我们还是要听从佛陀「自依止,法依止」的教导,依靠自己对法义的内正思维,才能真正到达安稳的庇护所,也才不会让人把皈依误会成一般宗教信仰的「神力庇护和加持」,这才是「我走向佛陀到达了庇护所」的真正意义。
有些法友对於上述「四圣谛就是唯一庇护所」的论述,可能会认为「纯属作者个人推理的见解而已」。因此,我们特别引述上座部传统巴利诵本中,紧接在「三皈依」章节之後的五小节诗偈来证明如下(巴利语):

中译:
他们寻求诸多庇护,
上山、入林、趋圣树,
被恐惧蹂躏的民众,
他们前往寺庙和神坛。
那不是安稳的庇护所,
那不是至高无上的的庇护所,
前往那个庇护所,
未能解脱一切苦。
但向佛法僧,
走去庇护所,
以辨识智了知,
四圣谛。
苦,苦集,
苦灭,
八圣道,
导向苦的止息。
这是安稳的庇护所,
这是至高无上的庇护所,
前往那个庇护所,
解脱一切苦。————法句经(旧译法迹经)第十四佛陀品第188-192偈

 由上述出自「法迹经」的五小节诗偈可知,三皈依里的「庇护所」正是指「四圣谛」,这并非笔者个人自由心证的推论而已。
  六、如何走进庇护所?

接下来,探讨最後一个问题:要如何走到「庇护所」去呢?依据杂阿含第592经和巴利律藏(卧具犍度)里所描述的一个典型范例如下:
那时,世尊带著给孤独长者进入房舍之中,就座而坐,端身专注於心念。当时,世尊为他次第说法。世尊先为他说明世间无常,应当力行布施、持戒等有利於生天的福德善业。然後又解说欲贪的染著,欲贪的过患,以及远离欲贪的功德、福利,给予开示教导,启发鼓励。这时,世尊知道给孤独长者已经生起信任心、柔软心、离 心、欢喜心、明净心,於是就为他开示诸佛所正觉的四圣谛—苦集灭道。给孤独长者听闻正法之後,就像洁净的白布容易染上颜色一样,当下见法、得法、入法、解法,超越了疑惑,不必再藉助其他的信仰、度化,就直接进入了正法,内心毫无畏惧、犹豫。於是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衣服,敬礼佛陀,右膝著地,双手合掌禀告佛陀说:「世尊,我已经超越了世间的疑惑;善逝,我已经超越了一般世俗的信仰。我从今天起直到寿命终了,终生皈依佛、法、僧到庇护所,做一个在家居士。请为我作鉴证!」
给孤独长者不畏黑夜,走向寒林丘冢间去谒见佛陀,就是在家居士听闻「四圣谛」而到达「庇护所」的典型范例,它活生生地解说了巴利皈依语(中译):「我走向佛陀到达庇护所」这句话的原意,这也就是原始圣典上所详细记载的三皈依礼丁。根据杂阿含经上的记载,即使日可令冷,月可令热,山河大地可能化作微尘,法尔依然如是。因此,四圣谛是不受时空限制的,即使在2500年後的今天,佛陀早已入灭,而像法、仿冒法充斥著世间,在这几乎找不到贤圣僧伽的国度里,很明显的,只要我们有幸能听闻四圣谛,而且能以辨识智充分了知四圣谛,当下仍能知法、见法、得法、入法、解法,超越疑惑;那么,我们当然可以仿效给孤独长者,立即整理衣服,面向西方的鹿野苑(佛陀初转法轮处),右膝著地,双手合掌禀告佛陀说:「世尊,我已经超越了世间的疑惑;善逝,我已经超越了一般世俗的信仰。我从今天起直到寿命终了,终生皈依佛、法、僧到安稳处,做一个在家居士。请为我作鉴证!」
但请记住!今天,我们幸而还能有机会聆听四圣谛,则是完全得自於佛陀的正觉和历代僧伽的守护与传承,这并不能说是个人单独皈依佛,或法,或僧所能得到的庇护,而是蒙受「三重庇护所」不可被分割的真实功德。不过,这并不是说,只要我们读完或听过了杂阿含经或相应部里的「圣谛相应」篇,就等於完成皈依而到达了这个庇护所;而是在以智慧真正了知四圣谛的那一刻起,我们也开始学会了运用「四圣谛」来辨识真实的佛法僧,这才能说是真正皈依了三宝,到达了三宝所共同认证的唯一庇护所。
接下来的三皈依仪轨,则是出於自己由衷的感动所做的请求和宣告。为了兼顾巴利语"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原意的完整和汉译文学的典雅,我们沿用汉译的「我皈依佛」一词,来表达巴利语前半部「我走向佛陀」的原意,这不但更能表达「心向佛陀」的意涵,也可避免让人误会「圣地巡礼」或「舍利崇拜」才是「走向佛陀」的具体行动;其次,为了避免与世俗「请求政治庇护」、「祈求神力庇护」的观念发生混淆,我们也采取佛典汉译中常用的「安稳处」一词来取代「庇护所」。经过整体考量後,将直述的中文新译:「我走向佛陀到达庇护所」一语,润饰为「我皈依佛到安稳处」

111

主题

1341

帖子

13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346
发表于 2016-8-5 23: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曾老師都很有时间啊, 臉書朋友, 我都沒时间去看他的東西。
他㝍的東西都很長啊。
台灣学习巴利语有很多地方与非常好的老師, 德囯学者高明道教授, 他的班好像每十人就开班的。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楼主| 发表于 2016-8-6 12: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重点————三宝是一个整体。三皈依中,不存在佛、法、僧三个独立的庇护所。实际上是,由佛、法、僧三重认证的唯一庇护所——「三重庇护所」——「四圣谛」!!!「涅槃」是佛教至高无上的「庇护」!如果是指佛、法、僧三个独立庇护所的话,那么在家人求授三皈五戒,就应该比照比库尼二部受戒一样,居士也必须分别到佛、法、僧三处去请求皈依受戒,因为任何人都不能代表佛陀本人来作鉴证。然而,自古以来,在家人不论是前往谒见佛陀,或某个僧伽团体,或某位比库,都可以当面要求一次完成三皈五戒的仪轨,因为实际上都是皈依不可分割的三宝。三宝和四圣谛相互认证。佛法僧则是世间苦海的明灯,引导我们走向安稳的庇护所。我们还是要听从佛陀「自依止,法依止」的教导,依靠自己对法义的内正思维,才能真正到达安稳的庇护所,也才不会让人把皈依误会成一般宗教信仰的「神力庇护和加持」,这才是「我走向佛陀到达了庇护所」的真正意义。

111

主题

1341

帖子

13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346
发表于 2016-8-10 11: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海轭居士 发表于 2016-8-6 12:31
本文重点————三宝是一个整体。三皈依中,不存在佛、法、僧三个独立的庇护所。实际上是,由佛、法、僧三 ...
在家人不论是前往谒见佛陀,或某个僧伽团体,或某位比库,都可以当面要求一次完成三皈五戒的仪轨

相应部或增支部有篇经文, 一位在家人要求皈依尊者, 该尊者卻拒絶, 说若皈依就要向佛陀行皈依, 那位在家於是问現时佛陀在何处? 该尊者说佛陀已般涅槃。那在家人於是说无论佛陀在那裡, 他都会立即前往求受皈依, 現时佛陀般涅槃, 那就请尊者接受他为居士吧。於是该尊者才答应。
所以在佛陀时代, 佛在世时, 就算是阿罗汉弟子都会將面前人引到佛陀面前进行皈依的, 而非由已是阿罗汉的弟子直接为面前人进行皈依。
因此, 在佛陀在世时, 任何人的確不能代表佛陀本人来作鉴证。自古以來, 在家人是在佛灭后, 才由僧团或某位僧人來完成三皈五戒的仪軌。在佛世时, 並未包五戒的, 只是三皈吧了。在家人受三皈五戒看來是佛灭后的事。

另外, 最初未有僧团前, 皈依也只有二皈依, 二皈依通用於在家人向佛陀求受或在家人要求出家, 也都只是二皈依吧了, 那些要出家的, 佛陀只说声: "善來, 比丘!" 即出家了。有一班在家人是通过二皈依而成居士的。

未有三宝时, 只有二宝, 有了僧团及四双八輩圣弟子时, 才有僧宝。
由此看历史的进展, 皈依是从二皈依到三皈依, 由三皈依到五戒, 五戒的制定亦非一开始就有的, 所以必然也经过三皈+一戒, 三皈+二戒.....來到現代, 三皈五戒是否不可切割呢? 不是。在某些情況下, 三皈与五戒分开的, 有三皈而沒有五戒, 一些特別情況。

未有僧宝时的二宝, 亦可以通过指导四圣谛而证悟。

「自依止,法依止」的教导


这个教导是在大般涅槃经裡, 对已是初果的阿难说的。事实上, 初果的阿难去修时, 也是独自去修, 而沒有被指导的, 因为他都听了极多的法, 只是沒时间去修更高吧了, 若非被拒之门外, 必須证阿罗汉才能參加集結, 他大概也不会去勤修的。

对於普通人來说," 自依止, 法依止", 只会走上邪路吧了, 无法分別什么是善, 什么是不善, 时刻做惡亦不自知; 对於这些人來说, 佛陀是说:"亲近善知识闻法"的, 並说善知识是四預流支的全部啊, 所以对普通人來说, 不是自依止, 法依止。这个要分別说。所以上座部分別说系就是样样都要分开讲, 样样一样的那个派是说一切有, 此派則在历史中消失, 沒有了。

gacchati並沒有到达的意思, 词根是gam, 去。译为到达是迁就中文的概念了。巴利语若是到达, 有另外一个词, 若表达到了, 有动词文法, 若表达由那到那, 名词就不会用对格的, 而是用从格-对格, 現在是对格-对格-現在式动词, 兩个对格是並列的関係, 而非由甲到乙的関係。所以佛陀与皈依处是並列, 简简單單, 我去佛陀皈依處, 或我去佛陀庇护处。或我去佛陀保护处。
saraṇa 此词再拆开sara+ṇa, sara是记憶, ṇa 固定, buddhaṃ saraṇaṃ =固定记憶佛陀。
加gacchati, 时刻要憶起佛陀。

見四圣谛的那一偈, 皈依三宝用的动词是过去分词, 就是已经皈依了, 还要以正確的智慧啊, sammappaññāya, 才能見圣谛。


111

主题

1341

帖子

13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346
发表于 2016-8-10 11: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地巡礼」或「舍利崇拜」才是「走向佛陀」的具体行动

这个佛陀也在大般涅槃经預告谁去佛陀的出生地、证觉地、涅槃地, 都有无量的福啊。
至於舍利崇拜, 也是佛陀給在家人的礼物, 他灭时是叫僧众不要理会舍利子, 交給在家人处理, 八王爭舍利, 現代也是, 那一囯擁有佛舍利, 就帶动了旅遊业与经济。
这的確是"走向佛陀"的具体行动。那些有定有慧的, 又去; 有定沒慧的, 又去; 沒定沒慧的, 又去; 沒修的, 又去; 沒有去的隨喜也一样有无量福。
正是一直有人去, 否則这些圣地隨时被荒廢, 那就隨时会煙灭。
硬件煙灭, 軟件何能生呢? 硬件与軟件需要同时並存的, 才能運转, 对众生有利。

点评

「圣地巡礼」或「舍利崇拜」才是「走向佛陀」的具体行动——萨度萨度!!我在此隨喜赞叹众人的巡礼功德!!以之为我证悟之助缘。  发表于 2016-8-10 16:59

99

主题

5093

帖子

509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5098
发表于 2016-8-10 11: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cittaloka 发表于 2016-8-10 11:09
相应部或增支部有篇经文, 一位在家人要求皈依尊者, 该尊者卻拒絶, 说若皈依就要向佛陀行皈依, 那位在家 ...

确实是对阿难说的,这点比较同意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楼主| 发表于 2016-8-10 17: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cittaloka 发表于 2016-8-10 11:09
相应部或增支部有篇经文, 一位在家人要求皈依尊者, 该尊者卻拒絶, 说若皈依就要向佛陀行皈依, 那位在家 ...

我记得佛陀让60位阿拉汉分散各地传法,两个人都不能走在一起,以当时的交通条件和社会环境,阿拉汉弟子全部將面前人一个一个地引到佛陀面前进行皈依很难实现的。有人说,基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和安全问题,佛陀建立僧团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让人们就近学习佛法。

111

主题

1341

帖子

13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346
发表于 2016-8-10 23: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ittaloka 于 2016-8-11 00:05 编辑
海轭居士 发表于 2016-8-10 17:10
我记得佛陀让60位阿拉汉分散各地传法,两个人都不能走在一起,以当时的交通条件和社会环境,阿拉汉弟子全 ...


远极都只是行几日几夜吧了。
经藏都未見一篇经, 佛在世而有居士求阿罗汉授戒的。都是他们去找佛陀的。
当时的社会环境是安全的, 周街都是沙门啊。是商道較危險吧了。
学习佛法与授戒是兩回事啊, 很多人是学习了佛法后才求戒的, 而这通常由佛陀那边授与。
舍利弗遇見阿罗汉的阿说示尊者, 阿说示尊者也只短短说了四句偈吧了, 也不敢去解釋啊; 不像我们現代人, 什么都未证就引经据典地去弘法。当时阿罗汉並沒有去解釋, 舍利弗即证初果了, 然后他並沒有向阿说示阿罗汉求戒啊, 而是去找同伴目犍連一起去找佛陀求出家的。

99

主题

5093

帖子

509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5098
发表于 2016-8-10 23: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cittaloka 发表于 2016-8-10 23:29
远极都只是行几日几夜吧了。
经藏都未見一篇经, 有居士求阿罗汉授戒的。都是他们去找佛陀的。
当时的社会 ...

说明三皈依还是皈依的佛陀圣僧团吧僧宝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楼主| 发表于 2016-8-11 10: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cittaloka 发表于 2016-8-10 23:29
远极都只是行几日几夜吧了。
经藏都未見一篇经, 佛在世而有居士求阿罗汉授戒的。都是他们去找佛陀的。
当 ...

我还是认为,佛陀是很看重僧团的,佛陀建立僧团就是为了正法久住。我记得佛陀说过,供养僧团的功德大于供养佛陀的功德。即使是佛陀在世时,僧团也被赋予了重任。相應部12相應70經/蘇尸摩經(因緣相應/因緣篇/修多羅)(莊春江譯) 记载了蘇尸摩出家。佛陀说,「那樣的話,阿難!你們令蘇尸摩出家吧。」,可以看出,佛陀给予了僧团接受人出家的权利。在佛陀般涅盘后,僧团实际上就代表了佛陀给人传法授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2-3 12:36 , Processed in 0.0687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