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5197|回复: 22

情感能这么快就断吗?

  [复制链接]

139

主题

560

帖子

56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569
发表于 2010-12-20 21: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佛陀住世的时候,有一个人为了丧子而悲伤。佛陀讲了一个自己的前生如何领悟和面对死亡的故事来慰藉那个人。
佛陀的前生是一位农夫,家庭成员包括妻子、儿子和儿媳、女儿以及一位女佣。一天,父子俩在田间劳作时,儿子被毒蛇咬了一口,毒发身亡。父亲见到儿子死了,便把儿子的遗体置放在树下。他拜托过路的朋友回去告诉妻子只送一份食物到田间来,而非平常的两份,同时把家庭成员带到地里来。接到口讯后,妻子心里有数,依照农夫的吩咐去做。暂阅至此农夫吃过饭,清洗过身体后,便与家人;住备焚化儿子的遗体。
万能的帝释天神(Sakka)看见这个家庭的怪异行为,决定查明真相。他以苦行僧的相貌出现在农夫面前,与农夫谈话。“我看见你正在准备焚化一些东西。你要焚化的是一只死去的动物吗?”农夫回答说:“不,我正要焚化刚去世儿子的遗体。”
“你并没有因你儿子的逝世而悲伤。他一定是一位坏孩子。”
“你错了。他是所有父亲都渴望有的好儿子。”
“即然如此,你为何不哭泣?”
未来佛回答道:“人放下凡夫的身体,当生命的欢乐已成过去,如一条蛇惯常的脱去破旧的皮。朋友的懊悔不能触抚死者的尸灰,我何必悲哀?他走上了要走的路。”
农夫的妻子也像她丈夫一样镇定,自若和尊贵。她给帝释天神以下的回答:“他没有受邀地来了,他没有获得允许便走了,他如此地来,如此地走,还有什么懊悔可言呢?朋友的懊悔不能触抚死者的尸灰我何必悲哀?他走上了要走的路。
死者的妻子,妹妹,甚至女佣都表现出他们深入的了解死亡的性质。佛陀总结说“没有不死的生物,也没有任何存在的东西能够保持不变。一切众生皆会死亡,一切因缘所生法皆会离散。”


选自:http://club.fjdh.com/9135/viewspace-154442.html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等觉者!至心皈依佛法僧三宝!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
http://www.theravada-china.org/h ... -me-from-space.html

139

主题

560

帖子

56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569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0 21: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他们已经都不执着于情感了或说他们对别人都放下了,否则怎么情感会消失得那么快呢?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等觉者!至心皈依佛法僧三宝!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
http://www.theravada-china.org/h ... -me-from-space.html

99

主题

1083

帖子

126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263
发表于 2010-12-20 21: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好文章。
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501252922?retcode=0

2

主题

52

帖子

6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69
发表于 2010-12-20 23: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强烈迷恋、贪求、追逐一种欲乐或感情时
往往为其笑、为其哭、为其忙碌、为其失眠
认为它会一直在、一直能给你带来快乐
可是、哪有永远不会走的人,哪里有永远不会变的东西?
都说沧海桑田海枯石烂,心不变
可是世人却把生灭变化最不可靠的一颗心
当成最永恒的东西
当完全失去
心中追求常、乐、我、净的思想
碰到了坚硬的 无常、苦、无我 的实相时
纯大苦聚即生起
知道生命本是如此,怕死,更怕再生
但是有哪个人能不再生?
又是求不得苦

(随便写几句感想,楼主勿怪)

3

主题

20

帖子

23

积分

新手入门

Rank: 3Rank: 3

积分
23
发表于 2010-12-20 23: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贤友有才。。。

139

主题

560

帖子

56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569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1 00: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cfcatti 讲得很有道理,我很感激贤友的善意,怎会怪呢?
我的疑问是:是不是他们都已经不执着于情感了或说他们对别人都放下了,否则怎么情感会消失得那么快呢?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等觉者!至心皈依佛法僧三宝!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
http://www.theravada-china.org/h ... -me-from-space.html

157

主题

247

帖子

254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
发表于 2010-12-21 00: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用无常苦无我的正念暂时镇伏了烦恼

139

主题

560

帖子

56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569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1 00: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贤友的答复! 当我们的亲人去世时,我们能做到一点都不悲哀吗?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等觉者!至心皈依佛法僧三宝!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
http://www.theravada-china.org/h ... -me-from-space.html

6

主题

41

帖子

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53
发表于 2010-12-21 00: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跟境界有关,打个比方
农民不知道皇帝是每天怎么生活的,猜想着每日皇帝都吃肉吧,马桶都是黄金的
情感(爱与恨)都是很强的束缚众生的结
作为一个一般人的时候,自然不可能没有情感的波动
然而随着对心的控制能力的增强,和对五蕴理解的深刻
自然看待问题就是另外一个角度了

30

主题

458

帖子

458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8
发表于 2010-12-21 01: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不可思议了!」柏卡西医师以其惯有的柔和声调重复到:「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见过许多人去世,但没有像这样子的。」他指的是我的阿姨,也是我的养母拉咪黛维。确是如此,母亲生病和去世的过程真是不可思议。在她七十五岁那年,大约过世前十五天左右,她和伊莱琦黛维(即葛印卡老师夫人)闲聊的时候,提到下腹部已经疼痛了好几个月。虽然她可以忍受,并且保持平等心,但偶然间提起这回事。

我立刻打电话给我们的家庭医师,也是我的至交柏卡西医师。事实上,柏卡西医师早已俨然是家中的一分子了。她替母亲做了检查,然后将我拉到一旁说:「很有可能是肝癌。从症状看来,这样的诊断应该是没错,只是如果真的是肝癌,那种痛苦是难以忍受的,病人会难过得哀号痛哭。没有人可以默默忍受这种癌症的痛苦好几个月,却不告诉别人。但是你母亲看起来这么平静,我想我得进一步检查看看。」

两天之后,柏卡西医师和仰光的名医明贤上校一起来为母亲检查。检查以后,明贤医师也说:「照情况来看是癌症末期,但是病人这么平静,一点也不痛苦的样子,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她得的是癌症。我们得再做进一步的检验才能判断。」

他们离开之后,伊莱琦黛维问母亲:「那种疼痛是什么感觉?」母亲的回答出乎大家意料之外:「比女人生产的剧痛还要厉害得多。但是哭又有什么用呢?我用平等心来观察我身上的疼痛。想想,乌巴庆老师不就是这样教我们的吗?」

母亲是一位了不起的内观禅修者。在我的恩师乌巴庆老师的静坐中心,每个月只举办一次十日课程,从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五开始。母亲大约六、七年前开始接触内观,自从那时候开始,她就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的课程。最近她参加了一个特别的三十日课程,平等心得到高度的发展,以致于能够不为病痛所苦。

经过许多检验之后,两位医师都确定是癌症,而且已经是末期了。他们认为母亲已去日无多,任何的治疗不仅无效,只会徒增痛苦。不过,他们继续为母亲做癌症末期的安宁疗护。

母亲过世当天的凌晨三点钟,她觉得自己的时候快到了,就请护士帮忙通知她的孩子。大家全都聚集到她的房间,我立刻打电话给柏卡西医师,他还未就寝,因为两个钟头前他才出诊去看一个临终的病人。虽然如此,他还是立刻赶来我家。我也打电话给乌巴庆老师,非常感恩的是,老师和萨雅玛师母也赶到了我家。

柏卡西医师检查了一下,但已测不到母亲的脉搏。母亲只剩下最后几分钟了。就在她去世之前,她说:「我想坐起来。」柏卡西医师阻止她,并说:「最好是躺着。如果坐起来,疼痛会加剧。」但是母亲坚持。我心想这是母亲最后的心愿,于是就扶着她,让她可以如愿坐起身。出乎大家意料之外,母亲竟然勉强盘起腿开始静坐!法的力量真是伟大!

前一刻母亲的脉搏已经微弱到测不出来,而这一刻她却盘腿静坐起来!为了加强她禅修的决心,我用缅甸话对她说:「Taima,anaissa,anaissa–姨/妈,无常,无常。」她举起右手,摸着头顶说道:「是阿!儿子!无常,无常!」然后她缓缓把手放下,看看我,看看柏卡西医师,看看乌巴庆老师和师母,向上凝望,寂然而逝。

这样一幕逝世的景象震撼了柏卡西医师。当时大约是凌晨四点二十分。根据印度传统,我们将母亲的遗体从床上移至地板上。我们必须等其它人都到齐之后,才能开始举行葬礼。住在仰光的亲戚,还有其它乡亲,大约可在八点半以前到达。这期间,柏卡西医师和我们一起待在旁边的一间静坐室,大家不停地谈论着这不寻常的过程。

我们准备前往火葬场时已经接近八点半了。遗体需要先沐浴、换上新的衣服,才能放到棺架上。伊莱琦黛维到母亲的房间为她沐浴更衣,但却立刻回来,并且说了令众人大吃一惊的话:母亲还活着!柏卡西医师说:「这怎么可能呢?」伊莱琦黛维解释道,母亲的身体依旧柔软温暖,完全不像已经过世了。

大家跟着柏卡西医师回到母亲的房间。他仔细地检查了母亲的身体,并说母亲是已经过世了,但是她整个身体依旧温暖。她的脸色极为平静安祥,散发出神圣的光辉,看来就像是熟睡一般。而柏卡西医师就是在这个时候发出赞叹之语:「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毫无疑问地母亲已经去世了,但是这奇特的现象该如何解释呢?我也无法形容。

举行了葬礼之后我们返家。因为全家人都是内观修行者,所以没有一个人哭泣。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静坐,以维持一个法的气氛。傍晚之前,城里所有的内观修行人都聚集在一起共修一小时,乌巴庆老师以及师母也参加了。集体共修一小时后,其它不是内观修行者的亲友也来了。在乌巴庆老师的同意下,我讲了一个钟头的法的开示。听完开示之后,柏卡西医师立刻上前对我说,他想参加课程,他问我:「请告诉我下一次课程什么时候开始。」课程大约是在十五天后开始。我向他保证,我会在事前提醒他。第二天的傍晚同样有一场法的开示。开示之后,柏卡西医师再度上前对我说:「下一次课程还要等好一阵子,我希望可以尽快参加课程。」乌巴庆老师恰巧站在旁边,他看到柏卡西医师强烈的求法之心,于是同意立刻为他办一次课程。我们感到很意外,乌巴庆老师竟然会为了一个人办一次课程。老师并指示我隔天和柏卡西医师一同前往内观中心。

隔天柏卡西医师到了内观中心,我也准时抵达。另有两个人也参加了课程。在传授了观息法以后,我返回家中,而乌巴庆老师则去上班。一如往常,乌巴庆老师在傍晚时分回到内观中心,之后到我家来带领集体静坐。开示之后他告诉我,柏卡西医师进步地非常快,我听了满心欢喜。

第二天早晨我接到乌巴庆老师的召唤:「你的朋友累积了许多波罗蜜!仅仅练习了一天的观息法,他已经可以学习内观了!马上过来,我必须要立刻传授他内观。」我赶去中心参加给柏卡西医师的内观传授,之后才回家。乌巴庆老师在傍晚时再度来家中静坐并开示。老师非常高兴,他说柏卡西医师在一天的内观练习之后,已经达到bhanga全身消融的境界,现在已经进入非常深的层次。

第三天早上老师又打电话给我:「赶快过来,你的朋友进展神速,他似乎有累世的波罗蜜,已经达到接近涅盘的境界了。我现在必须传授他一些必要的指导。」我非常得快乐,立刻赶往内观中心,坐在乌巴庆老师的旁边。柏卡西医师接受了进一步的指导,并且立刻体证了涅盘,也就是超越感官的境界。我的喜悦真是难以言传。乌巴庆老师也非常高兴,他仔细地检查了柏卡西医师,发现所有迹象都显示这是涅盘的境界。我欣喜万分,我的挚友已经进入解脱之流,成为须陀洹,一个神圣的人。
...........
节录自葛印卡内观开示《再会正法兄弟--纪念柏卡西医师(1912-1998)》
http://www.vipassana.org.cn/discourse/discourse-14.ht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9-24 02:54 , Processed in 0.10605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