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楼主: 一帆风顺

转帖,我个人认为对于阿毗达磨比较中立的评价

[复制链接]

99

主题

5098

帖子

509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5098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22: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地 发表于 2016-9-27 21:57
这肯定不行,科学是外道了。

佛法心内求法,科学心理学生理学等等都是心外求法。学佛不能跑到心外之物去 ...

你现在说的话就是语文

9

主题

153

帖子

15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6-9-27 22: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开会 发表于 2016-9-18 08:10
八不离色是经论里隐含的但又是明确的内容。四大与所造色不可分离
经里的六界,四大界,空界,识界。清净道 ...

空界隔开八不离色就等于说有色聚,或者换个名相“极微”之类。
经里的六界让我想起了帕奥系的四大分别观的修法。见到了空界就见到了色聚,辨识四大及所造色,通过依处找到识。

开会号还有更早的10年的号,密码都被我故意忘掉了。总之,分多了就换号。萌哒哒的老爷们^_^

99

主题

5098

帖子

509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5098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23: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不道 发表于 2016-9-27 22:29
空界隔开八不离色就等于说有色聚,或者换个名相“极微”之类。
经里的六界让我想起了帕奥系的四大分别观 ...

色聚间有空间吧就叫做空界隔开色聚的?

9

主题

153

帖子

15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6-9-28 08: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法集论里反复提到空界是间隙。色法无体积,空界间隔的只能是最小体积的色聚。我听说以智慧之光能照见色聚的颜色,而做为间隙、背景的空界是漆黑无光的。

中部111经舍利弗尊者出定后观阿毗达摩名相,这时距佛陀成道不足一年。有些经里大弟子们的说法,阿毗达摩风格更浓些。
中部133经提到天人当着佛陀的面说“佛陀在33天界略说广说一夜贤者偈”,佛陀默认,这是佐证。
阿毗达摩的内涵才是明证,绝不是弟子的范围。教缘起的经、大念住经,后人如果不用阿毗达摩式的分析,即使通达经藏的人也极难读懂。

24

主题

372

帖子

372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2
发表于 2016-9-28 08: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部111經/逐步經(逐步品[12])(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舍利弗是賢智者;比丘們!舍利弗是大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廣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捷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速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利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洞察慧者,比丘們!舍利弗半個月觀逐步法之觀,比丘們!在那裡,這是舍利弗的逐步法之觀:
  比丘們!這裡,舍利弗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凡在初禪中的法:尋、伺、喜、樂、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決心)、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凡在第二禪中的法:自信、喜、樂、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專注、住於樂者』的第三禪,凡在第三禪中的法:樂、念、正知、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凡在第四禪中的法:平靜、不苦不樂受、以已寧靜狀態而心的不思惟、遍淨念、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凡在虛空無邊處中的法:虛空無邊處之想、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凡在識無邊處中的法:識無邊處之想、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凡在無所有處中的法:無所有處之想、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他從那個等至正念地出來,從那個等至正念地出來後,凡已過去、已滅、已變易的法,他看見那些法,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他以慧看見後,他的煩惱被滅盡,他從那個等至正念地出來,從那個等至正念地出來後,凡已過去、已滅、已變易的法,他看見那些法,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沒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沒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比丘們!當正確地說時,凡能說:『他在聖戒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定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慧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解脫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者,那正是舍利弗,當正確地說時,他能說:『他在聖戒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定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慧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解脫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比丘們!當正確地說時,凡能說:『他是世尊的親生子、從口所生、從法所生、從法所化、法的繼承人、非物質的繼承人。』者,那正是舍利弗,當正確地說時,他能說:『他是世尊的親生子、從口所生、從法所生、從法所化、法的繼承人、非物質的繼承人。』比丘們!舍利弗正完全地使已被如來轉動的無上法輪隨轉起。」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逐步經第一終了。
礼敬佛,礼敬法,礼敬僧。

24

主题

372

帖子

372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2
发表于 2016-9-28 08: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部133經/摩訶迦旃延賢善一夜者經(分別品[14])(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溫泉園。
  那時,尊者三彌提在破曉時起來後,前往溫泉洗澡。在溫泉洗澡後起來,然後著單衣站著弄乾身體。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某位天神使整個溫泉園發光後,去見尊者三彌提。抵達後,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那位天神對尊者三彌提這麼說:
  「比丘!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嗎?」
  「朋友!我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但,朋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嗎?」
  「比丘!我也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但,比丘!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嗎?」
  「朋友!我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但,朋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嗎?」
  「比丘!我也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但,比丘!請你學習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請你學得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是具有利益的,是梵行的基礎。」
  這就是那位天神所說,說了這個後,就在那裡消失了。
  那時,那夜過後,尊者三彌提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三彌提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我在破曉時起來後,前往溫泉洗澡。在溫泉洗澡後起來,然後著單衣站著弄乾身體。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某位天神使整個溫泉園發光後,來見我。抵達後,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那位天神對我這麼說:『比丘!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嗎?』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那位天神這麼說:『朋友!我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但,朋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嗎?』『比丘!我也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但,比丘!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嗎?』『朋友!我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但,朋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嗎?』『比丘!我也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但,比丘!請你學習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請你學得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是具有利益的,是梵行的基礎。』大德!這就是那位天神所說,說了這個後,就在那裡消失了。大德!請世尊教導我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那就好了!」
  「那樣的話,比丘!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尊者三彌提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
   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
   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洞察,
   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
   只有今天應該作的熱心,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
   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
   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
   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就起座進入住處。
  那時,當世尊離去不久,那些比丘這麼想:
  「學友們!這裡,世尊為我們簡要地誦說這總說,未解析義理後,就起座進入住處:『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洞察,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只有今天應該作的熱心,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誰能詳細解說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呢?」
  那時,那些比丘這麼想:
  「這位尊者摩訶迦旃延,為大師所稱讚,同梵行智者所尊重,尊者摩訶迦旃延能詳細解說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讓我們去見尊者摩訶迦旃延。抵達後,問尊者摩訶迦旃延這個義理。」
  那時,那些比丘去見尊者摩訶迦旃延。抵達後,與尊者摩訶迦旃延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對尊者摩訶迦旃延這麼說:
  「迦旃延學友!這裡,世尊為我們簡要地誦說這總說,未解析義理後,就起座進入住處:『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洞察,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只有今天應該作的熱心,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迦旃延學友!當世尊離去不久,我們這麼想:『學友們!這裡,世尊為我們簡要地誦說這總說,未解析義理後,就起座進入住處:「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中略)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誰能詳細解說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呢?』迦旃延學友!我們這麼想:『這位尊者摩訶迦旃延為大師所稱讚,同梵行智者所尊重,尊者摩訶迦旃延能詳細解說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讓我們去見尊者摩訶迦旃延。抵達後,問尊者摩訶迦旃延這個義理。』願尊者摩訶迦旃延解說吧!」
  「學友們!猶如男子欲求心材,找尋心材,遍求心材,當走到有心材住立的大樹時,就越過根,越過樹幹後,想在枝葉中遍求心材,尊者們就像這樣,在大師面前略過世尊後,你們想應該在我這裡問這個義理。因為,學友們!那位世尊是知者、見者,他知道、看見;是有眼者、有智者、有法者、有梵者;為解說者、推動者、義理的闡示者、不死的施與者、法主、如來。而那正是你們應該對世尊問這個義理的時機,你們應該依世尊的解說憶持。」
  「迦旃延學友!那位世尊確實是知者、見者,他知道、看見;已成眼、已成智、已成法、已成梵者;為解說者、推動者、義理的闡示者、不死的施與者、法王、如來,而那正是我們應該對世尊問這個義理的時機,我們應該依世尊的解說憶持。但,尊者摩訶迦旃延為大師所稱讚,同梵行智者所尊重,尊者摩訶迦旃延能詳細解說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願尊者摩訶迦旃延不辭麻煩地解說吧!」
  「那樣的話,學友們!請你們聽!請你們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學友!」那些比丘們回答尊者摩訶迦旃延。
  尊者摩訶迦旃延這麼說:
  「學友們!世尊簡要地誦說這總說,未解析義理後,就起座進入住處:『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中略)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學友們!我詳細了知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
  學友們!怎樣是『隨過去的而行』呢?『我的眼過去時是像那樣的,色是像那樣的。』在那裡,識被欲貪束縛;當識被欲貪束縛時,則歡喜它;當歡喜它時,則隨過去的而行。『我的耳過去時是像那樣的,聲音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鼻過去時是像那樣的,氣味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舌過去時是像那樣的,味道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身過去時是像那樣的,所觸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意過去時是像那樣的,法是像那樣的。』在那裡,識被欲貪束縛;當識被欲貪束縛時,則歡喜它;當歡喜它時,則隨過去的而行。
  學友們!怎樣是『不隨過去的而行』呢?『我的眼過去時是像那樣的,色是像那樣的。』在那裡,識不被欲貪束縛;當識不被欲貪束縛時,則不歡喜它;當不歡喜它時,則不隨過去的而行。『我的耳過去時是像那樣的,聲音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鼻過去時是像那樣的,氣味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舌過去時是像那樣的,味道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身過去時是像那樣的,所觸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意過去時是像那樣的,法是像那樣的。』在那裡,識不被欲貪束縛;當識不被欲貪束縛時,則不歡喜它;當不歡喜它時,則不隨過去的而行。
  學友們!怎樣是『期待未來的』呢?『我的眼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色會是像那樣的。』設定心在未獲得的獲得上,緣於心的設定,則歡喜它;當歡喜它時,則期待未來的。『我的耳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聲音會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鼻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氣味會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舌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味道會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身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所觸會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意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法會是像那樣的。』設定心在未獲得的獲得上,緣於心的設定,則歡喜它;當歡喜它時,則期待未來的。
  學友們!怎樣是『不期待未來的』呢?『我的眼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色會是像那樣的。』不設定心在未獲得的獲得上,緣於心的無設定,則不歡喜它;當不歡喜它時,則不期待未來的。『我的耳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聲音會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鼻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氣味會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舌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味道會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身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所觸會是像那樣的。』……(中略)『我的意未來時會是像那樣的,法會是像那樣的。』不設定心在未獲得的獲得上,緣於心的無設定,則不歡喜它;當不歡喜它時,則不期待未來的。
  學友們!怎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呢?學友們!凡現在已生起的眼與色這兩者,識在那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欲貪束縛;當識被欲貪束縛時,則歡喜它;當歡喜它時,則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凡耳與聲音……(中略)凡鼻與氣味……(中略)凡舌與味道……(中略)凡身與所觸……(中略)凡現在已生起的意與法這兩者,識在那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欲貪束縛;當識被欲貪束縛時,則歡喜它;當歡喜它時,則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
  學友們!怎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呢?學友們!凡現在已生起的眼與色這兩者,識在那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欲貪束縛;當識不被欲貪束縛時,則不歡喜它;當不歡喜它時,則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凡耳與聲音……(中略)凡鼻與氣味……(中略)凡舌與味道……(中略)凡身與所觸……(中略)凡現在已生起的意與法這兩者,識在那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欲貪束縛;當識不被欲貪束縛時,則不歡喜它;當不歡喜它時,則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
  學友們!世尊簡要地誦說這總說,未解析義理後,就起座進入住處:『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中略)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我這樣詳細了知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而,尊者們!如果你們希望,請你們去見世尊。抵達後,可以問這個義理,你們應該依據世尊的解說憶持。」
  那時,那些比丘歡喜、隨喜尊者摩訶迦旃延所說後,起座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世尊為我們簡要地誦說這總說,未解析義理後,就起座進入住處:『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中略)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大德!當世尊離去不久,我們這麼想:『學友們!這裡,世尊為我們簡要地誦說這總說,未解析義理後,就起座進入住處:「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洞察,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只有今天應該作的熱心,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誰能詳細解說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呢?』大德!我們這麼想:『這位尊者摩訶迦旃延為大師所稱讚,同梵行智者所尊重,尊者摩訶迦旃延能詳細解說這世尊簡要誦說的總說;未解析的義理,讓我們去見尊者摩訶迦旃延。抵達後,問尊者摩訶迦旃延這個義理。』大德!那時,我們去見尊者摩訶迦旃延。抵達後,問尊者摩訶迦旃延這個義理。大德!尊者摩訶迦旃延以這些理由、這些語詞、這些文句為我們解說這個義理。」
  「比丘們!摩訶迦旃延是賢智者;比丘們!摩訶迦旃延是大慧者。比丘們!如果你們問我這個義理,我也會如摩訶迦旃延這樣的解說來解說,這就是這個義理,你們應該這樣憶持它。」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摩訶迦旃延賢善一夜者經第三終了。
礼敬佛,礼敬法,礼敬僧。

9

主题

153

帖子

15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6-9-28 09: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冬瓜茶 发表于 2016-9-28 08:52
中部133經/摩訶迦旃延賢善一夜者經(分別品[14])(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 ...

抱歉,我记错了,是134经。你看能换么

24

主题

372

帖子

372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2
发表于 2016-9-28 09: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部134經/羅麼色耿其雅賢善一夜者經(分別品[14])(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尊者羅麼色耿其雅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
  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檀香天子使整個尼拘律園發光後,去見尊者羅麼色耿其雅。抵達後,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檀香天子對尊者羅麼色耿其雅這麼說:
  「比丘!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嗎?」
  「朋友!我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但,朋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嗎?」
  「比丘!我也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但,比丘!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嗎?」
  「朋友!我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但,朋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嗎?」
  「比丘!我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
  「但,朋友!你怎樣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呢?」
  「比丘!這裡,有一次,世尊住在三十三天的刺桐樹下黃毛石上,在那裡,世尊對三十三天眾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
  『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
   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
   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洞察,
   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
   只有今天應該作的熱心,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
   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
   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
   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
  比丘!我這樣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比丘!請你學習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請你學得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是具有利益的,是梵行的基礎。」
  這就是檀香天子所說,說了這個後,就在那裡消失了。
  那時,那夜過後,尊者羅麼色耿其雅收拾好住所,取鉢與僧衣後,往舍衛城出發遊行。次第進行遊行,來到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羅麼色耿其雅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有一次,我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某位天子使整個尼拘律園發光後,來見我。抵達後,在一旁站立。大德!在一旁站好後,那位天子對我這麼說:『比丘!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嗎?』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那位天子這麼說:『朋友!我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但,朋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嗎?』『比丘!我也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但,比丘!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嗎?』『朋友!我不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但,朋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嗎?』『比丘!我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但,朋友!你怎樣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呢?』『比丘!這裡,有一次,世尊住在三十三天的刺桐樹下黃毛石上,在那裡,世尊對三十三天眾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中略)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比丘!我這樣憶持賢善一夜者的偈頌。比丘!請你學習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請你學得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請你憶持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比丘!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是具有利益的,是梵行的基礎。』大德!這就是那位天子所說,說了這個後,就在那裡消失了。大德!請世尊教導我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那就好了!」
  「但,比丘!你知道那位天子嗎?」
  「不,大德!我不知道那位天子。」
  「比丘!那位天子名叫檀香,比丘!檀香天子作為核心作意、全心注意後傾耳聽法。那樣的話,比丘!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尊者羅麼色耿其雅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
   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
   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洞察,
   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
   只有今天應該作的熱心,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
   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
   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
   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
  比丘!怎樣是『隨過去的而行』呢?……(中略)比丘!這樣是『隨過去的而行』。
  比丘!怎樣是『不隨過去的而行』呢?……(中略)比丘!這樣是『不隨過去的而行』。
  比丘!怎樣是『期待未來的』呢?……(中略)比丘!這樣是『期待未來的』。
  比丘!怎樣是『不期待未來的』呢?……(中略)比丘!這樣是『不期待未來的』。
  比丘!怎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呢?……(中略)比丘!這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
  比丘!怎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呢?……(中略)比丘!這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
   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
   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
   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洞察,
   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
   只有今天應該作的熱心,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
   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
   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
   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
  這就是世尊所說,尊者羅麼色耿其雅歡喜世尊所說。
  羅麼色耿其雅賢善一夜者經第四終了。
礼敬佛,礼敬法,礼敬僧。

24

主题

372

帖子

372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2
发表于 2016-9-28 09: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不道 发表于 2016-9-28 09:04
抱歉,我记错了,是134经。你看能换么

没事,我再找来大家一起学习就是了。
礼敬佛,礼敬法,礼敬僧。

111

主题

1346

帖子

13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346
发表于 2016-9-28 21: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后人用阿毗达摩式的分析的部派整个就在历史中消失掉, 因为僧众无法修证, 出不到圣者, 一來越來越少人去修; 二來缺圣者就难吸引人在其僧团出家; 三來沒有圣者, 难与外道论, 給外道或附佛外道同化, 結果就是僧团消失。
阿毗达摩式的分析最強要數緬甸中的某些派系, 此囯正受到回教与种族问題困扰, 这几百年裡, 唯有那些以经藏为主, 论藏与注釋为辅的派別才能出到大師, 支撐起这个佛教囯家。而全以阿毗达磨及后期神话注釋故事与复注解釋的僧团在緬甸本土都少人认同, 少人认同即是僧俗入其团出家者少, 护持众相对亦少, 什么都少, 漸漸也就...。
正是拿了阿毗达摩來分析经典, 这些派修來修去修不上, 僧俗只好寄望於在未來佛时证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9-9-19 00:27 , Processed in 0.06074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