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一帆风顺

阿含经的问题,金钱戒部分

  [复制链接]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发表于 2016-10-3 10: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6-10-2 22:49
「實在不可思議啊,大德!實在未曾有啊,大德!大德!所有如來的膚色都是清淨的、皎潔的,大德!當世尊的身 ...

佛陀时代手工业是相当发达的。相当于中国的春秋时期吧,你别怀疑了,我认为就是一种金黄色的布料,绝不是贵重的黄金。

6

主题

3282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6-10-3 11: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念 于 2016-10-3 11:38 编辑
海轭居士 发表于 2016-10-3 10:06
佛陀时代手工业是相当发达的。相当于中国的春秋时期吧,你别怀疑了,我认为就是一种金黄色的布料,绝不是 ...


你咋知道佛陀时代手工业发达可以造出金色发光的布料?

证据呢?

但我知道佛陀时代已经有黄金了,这才是事实。

另外,现在南传哪一件袈裟是金色的?

可见那两件金色袈裟是特制的,不是普通人所能具有的。


于是,阿难,多百千年后,善贤妃如是念言:“我长久未见大善见王,今往见大善见王。”
   于是,阿难!善贤妃告女官言:“来!我等洗头着金衣!我等长久未见大善见王,今往见大善见王。”
   女官等应诺善贤妃:“唯然。”女官等洗头着金衣往善贤妃之处。
   阿难!善贤妃如是言将军宝:“将军!请备四军,我等长久未见大善见王,今欲往见大善见王。”
   阿难!将军宝应诺善贤妃:“唯然。”便备四军,以报善贤妃曰:“既备汝之四军,请知时宜。”

——【南传长部】第17经 大善见王经

这里说的就是金衣,可见黄金衣早已有之,中国古代就有金缕玉衣的。

佛陀的黄金衣可能不是纯黄金制作的,但只有黄金才能散发其独有的金属光泽,所以至少是在布料中编织了大量的金线的。不然不可能发出金色光泽来。




111

主题

1341

帖子

13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346
发表于 2016-10-3 13: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未跟过僧团,未做过淨人,未护持过南传寺庙,只看经看文字,很多想当然的。
現世的僧团沒那处沒有銀行戶口啦,否則錢放到那裡去?戶口由兩人或多於兩人作戶主,通常是商业戶口或慈善团体戶口而非私人戶口,但部份台灣与西方的僧人会开私人戶口。
有寺庙的就开慈善团体牌照,这样的董事名單由尊者与居士共同登记,安当地的法律。每一间寺庙都有律師居士或做会计或財政的來处理这等事的。这是香港与西方的情況。
若然董事失踪或去世,就找另些人去充当。当然要得師父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以香港的泰囯庙來说,師父会找一些非修行的居士來做董事。
施主布施了錢財那些,由淨人或可信賴的居士來数錢,尤其在大型活动后。若是在外,有施主供養,淨人不懂做的,或臨时作淨人的,尊者会指示淨人去接受施主的供養財物。
或者指示施主給旁边的居士或居士淨人,这类居士成为臨时淨人。
若然有大型活动而需要几十位臨时淨人的,通常由活动統籌來教导这些臨时淨人要做些什么,就有一个培訓课程,修习南传又护持过尊者的,会知道,一些北传那些就不知道的,那就用些时间來培訓。

99

主题

5093

帖子

509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5098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 16: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cittaloka 发表于 2016-10-3 13:04
未跟过僧团,未做过淨人,未护持过南传寺庙,只看经看文字,很多想当然的。
現世的僧团沒那处沒有銀行戶口 ...

比如说禅林户口不代表是僧团本身有户口吧,禅林是地点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发表于 2016-10-3 16: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6-10-3 11:27
你咋知道佛陀时代手工业发达可以造出金色发光的布料?

证据呢?

友,退一步说,如果像你说的那样,这里说的就是金衣,至少是在布料中编织了大量的金线的,那么这件衣服就很昂贵,其附加值也不小,估计其价值大于等重量的黄金,即当时的奢侈品,对不对?如此,按照戒律,佛陀不许弟子持有铜制的钵(铜当时就相当于钱币)对于坐具等四资具,对大小形制都有详细规定,以简素为要,那么佛陀自己都做不到简素,不是带头破坏戒律吗???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发表于 2016-10-3 16: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6-10-3 11:27
你咋知道佛陀时代手工业发达可以造出金色发光的布料?

证据呢?

你咋知道佛陀时代手工业发达可以造出金色发光的布料?——如果像你说的那样,这里说的就是金衣,至少是在布料中编织了大量的金线的,就足以证明佛陀时代手工业高度发达。将黄金加工成细细的金钱再织入布匹之中,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发表于 2016-10-3 16: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6-10-2 18:42
我不认为南传经文就是对的,也不认为阿含经就是错误的。

全信书不如无书,卡拉马经说不要因为来自于经典 ...

友,我想看看给孤独园由给孤独长者金砖铺地后献给佛陀居住的这篇经文,要南传的,能找到吗?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发表于 2016-10-3 16: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6-10-3 11:27
你咋知道佛陀时代手工业发达可以造出金色发光的布料?

证据呢?

相應部42相應10經/摩尼朱羅迦經(聚落主相應/處篇/如來記說)(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當時,在國王後宮中國王隨從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
  「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金銀是適當的,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使用金銀,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接受金銀。」
  當時,村長摩尼朱羅迦坐在那集會處。
  那時,村長摩尼朱羅迦對那群群眾這麼說:
  「大人!不要這麼說,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金銀不是適當的,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使用金銀,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接受金銀,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已放下珠寶黃金、已離金銀。」
  村長摩尼朱羅迦能夠說服那群群眾。
  那時,村長摩尼朱羅迦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村長摩尼朱羅迦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在國王後宮,國王隨從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金銀是適當的,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使用金銀,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接受金銀。』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那群群眾這麼說:『大人!不要這麼說,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金銀不是適當的,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使用金銀,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接受金銀,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已放下珠寶黃金、已離金銀。』大德!我能夠說服那群群眾。大德!當我這麼解說時,是否為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世尊,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
  「村長!當你這麼解說時,確實是我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我,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村長!因為,對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來說,金銀不是適當的,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使用金銀,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不接受金銀,屬於釋迦人之子的沙門已放下珠寶黃金、已離金銀。
  村長!對任何人來說,如果金銀是適當的,則五種欲對他也是適當的;對任何人來說,如果五種欲是適當的,村長!則你絕對能認為他是非沙門法、非釋迦人之子的法。
  又,村長!我這麼說:『草可以被需要草者遍求,木材可以被需要木材者遍求,車可以被需要車者遍求,[工]人可以被需要[工]人者遍求。』但,村長!我不說:『有任何金銀可以被使用、可以被遍求的法門。』」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发表于 2016-10-3 16: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海轭居士 发表于 2016-10-3 16:43
相應部42相應10經/摩尼朱羅迦經(聚落主相應/處篇/如來記說)(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 ...

雜阿含911經[正聞本13251經/佛光本903經](聚落主相應/道品誦/如來記說)(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時,有摩尼珠髻聚落主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
  「世尊!先日,國王集諸大臣,共論議言:『云何沙門釋子比丘自為受畜金銀、寶物為淨耶?為不淨耶?』其中有言:『沙門釋子應受畜金銀、寶物。』又復有言:『不應自為受畜金銀、寶物。』世尊!彼言:『沙門釋子應自為受畜金銀、寶物。』者,為從佛聞,為自出意?說作是語者,為隨順法?為不隨順?為真實說?為虛妄說?如是說者,得不墮於呵責處耶?」
  佛告聚落主:
  「此則妄說,非真實說,非是法說,非隨順說,墮呵責處,所以者何?沙門釋子自為受畜金銀、寶物者,不清淨故,若自為己受畜金銀、寶物者,非沙門法,非釋種子法。」
  聚落主白佛言:
  「奇哉!世尊!沙門釋子受畜金銀、寶物者,非沙門法,非釋種子法,此真實說,世尊作是說者,增長勝妙,我亦作是說:『沙門釋子不應自為受畜金銀、寶物。』」
  佛告聚落主:
  「若沙門釋子自為受畜金銀、珍寶清淨者,五欲功德悉應清淨。」
  摩尼珠髻聚落主,聞佛所說,歡喜作禮而去。
  爾時,世尊知摩尼珠髻聚落主去已,告尊者阿難:
  「若諸比丘依止迦蘭陀竹園住者,悉呼令集於食堂。」
  時,尊者阿難即受佛教,周遍宣令:
  「依止迦蘭陀竹園比丘,集於食堂。」
  比丘集已,往白世尊:
  「諸比丘已集食堂,惟世尊知時。」
  爾時,世尊往詣食堂,大眾前坐。
  坐已,告諸比丘:
  「今日有摩尼珠髻聚落主,來{諒}[詣]我所,作如是言:『先日,國王集諸大臣作如是論議:「沙門釋子自為受畜金銀、寶物,為清淨不?」』其中有言清淨者,有言不清淨者,今問世尊:『言清淨者,為從佛聞,為自妄說,……(如上廣說。)』彼摩尼珠髻聚落主,聞我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諸比丘!國王、大臣共集論議,彼摩尼珠髻聚落主於大眾前師子吼說:『沙門釋種子不應自為受畜金銀、寶物。』諸比丘!汝等從今日,須木索木,須草索草,須車索車,須作人索作人,慎勿為己受取金銀、種種寶物。」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別譯雜阿含126經(莊春江標點)
  爾時,有聚落主,名如意珠頂髮,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坐,即白佛言:
  「世尊!我於往日在王宮殿與諸輔相共一處坐,群臣眷屬詳議講論:『所謂作沙門者,為得捉於錢寶?以不得捉金不?』時,彼眾中有一人言:『縱令捉者,竟有何過?應當得捉。』有一人言:『不應得捉!沙門釋子不捉金寶。』世尊!如是二語,為得名為稱法而說?為不稱說?若作斯語,非為毀佛,非過言耶?為是佛說?為非是乎?」
  佛告聚落主:
  「若作是說,斯名謗我,為不稱說名,為過說,然我所說,實不同彼,何以故?為比丘者,沙門釋子法不應捉金等錢寶,若捉金等錢寶,彼非沙門釋子之法,佛之教法,轉勝端嚴,佛如是說:『為比丘者,不應捉於金等錢寶,設有捉者,非沙門法。』」
  村主言:
  「我於彼時,於大眾中亦作是說:『沙門釋子實不應捉金等錢寶,若有捉者,宜應自恣放逸五欲。』」
  時,彼村主聞佛所說,頂禮而去。
  當於爾時,阿難比丘侍立佛側,以扇扇佛。
  佛告阿難曰:
  「汝可召諸比丘依此王舍城而住止者,盡集講堂。」
  爾時,阿難奉佛教已,如佛所命,敕諸比丘,盡集講堂。
  時,諸比丘各來集已,阿難詣佛,頂禮佛足,在一面坐,白佛言:
  「世尊!諸比丘僧依王舍城迦蘭陀竹林者,皆來集在講堂之中,唯願世尊宜知是時。」
  爾時,世尊即往講堂,於眾僧前,敷座而坐。
  佛告比丘:
  「有如意珠頂髮聚落主,來至我所,頂禮我已,而作是言:『我於往日,在王宮殿與諸輔相共議講論:「沙門之法,為應捉持金等錢寶?為不捉耶?」時,彼眾中有一人言:「假令沙門捉持錢寶及金銀等,有何過咎?但捉無苦。」復有人言:「沙門之法,法不應捉金等錢寶。」如斯二人,其語不同,此二人言,何者稱法?』我即答言:『沙門釋子不應捉持金等錢寶。』時,聚落主而作是言:『我於昔時,於彼眾中亦作是語:如斯沙門得捉金等及以錢寶,亦應恣令受於五欲。」』時,彼村主,聞我所說,歡喜而去。」
  佛告諸比丘:
  「汝等當知!彼如意珠頂髮聚落主於眾人前作師子吼言:『沙門法不應受取金銀錢寶。』汝諸比丘,從今已後,若有所須欲捉之者,當作草木及捉糞想,寧捉糞穢,不捉寶物。」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頂禮而去。

摩訶僧祇律(明三十尼薩耆波夜提法之三)(莊春江標點)
  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廣說如上。
  爾時,周羅聚落主到世尊所,頭面禮足,却住一面,白佛言:
  「世尊!前日眾多大臣、婆羅門、居士、長者集王殿上作如是論,有言:『沙門釋子應畜金銀。』有言:『不應畜。』何者實語、法語、隨順法,於現法中不逆論?」
  佛言:
  「沙門釋子不應畜金銀。若有人言:『應畜金銀。』是誹謗我,非實、非法、非隨順,於現法中是為逆論。何以故?若得畜金銀者,亦應得畜五欲。何等五?一者眼分別色愛染著,……乃至身受觸愛染著,當知是非沙門釋種法。」
  聚落主言:
  「甚奇,世尊!未曾有也,世尊!如世尊說:『沙門釋子不應畜金銀。若畜金銀者,非沙門法、非釋種法。』是故,我今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我是佛優婆塞,離殺生,世尊當證知。如是三說,……乃至不飲酒。我先時有是念:『沙門釋子不應畜金銀,若畜者無異受五欲人。』」
  爾時,世尊即為聚落主隨順說法,示、教、利、喜,如染淨㲲易為受色,即於坐上見四聖諦。見四聖諦已,白佛言:「世尊!俗人多務,當還請辭。」
  佛言:「宜知是時。」
  起,禮佛足,右遶而去。
  去不久,佛往眾多比丘所,敷尼師檀,坐已,語諸比丘:
  「向周羅聚落主來到我所,如上廣說,……乃至右遶而去。」
  佛告諸比丘:
  「汝等當如是學,不得畜金銀,我無有方便得畜金銀。」
  復次,佛住舍衛城,……廣說如上。
  世尊以五事利益故,五日一行諸比丘房,見難陀、優波難陀住處。
  時,難陀、優波難陀數錢,手上著土,往詣世尊,頭面禮足,却住一面。
  佛知而故問:「手上何以著土?」
  答言:「世尊!我數錢故手上有土。」
  佛語難陀:「汝等云何手自捉生色、似色,從今日不聽手自持生色、似色。」
  ……(以下編譯者刪略)
  復次,佛住迦維羅衛城,廣說如上。……(以下編譯者刪略)
  佛語比丘:「汝不能索隨病食、隨病藥耶?」
  答言:「我聞世尊制戒,不得自手捉生色、似色,復無人與我,是故受苦惱。」
  佛言:「從今日後,聽病人得使淨人畜,莫貪著。」
  佛告諸比丘:
  「依止迦維羅衛城比丘皆悉令集,以十利故與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若比丘自手捉生色、似色,若使人捉舉,貪著者,尼薩耆波夜提。」

34

主题

2183

帖子

21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2183
发表于 2016-10-3 17: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律藏.舍堕.第2品.第8条》:“若任何比库接受金银,或指使别人接受,或同意把它置放于某处,即犯了舍堕罪。”《增支部.四集.污染经》说:“诸比库,有四种污染导致沙门与婆罗门,不能发亮、不能照耀、不能散发光芒。是哪四种?饮酒……沉迷淫欲……接受金银……透过邪命获取必需品。”

如上所述,比库的必需品,只是袈裟、食物、住所(僧舍或整个寺院)及药品。邪命包括在没有先获得自动邀请的情况之下,暗示及提出要求必需品;要求不如法之物,例如金钱等等;用钱从事买卖,例如买卖佛书、佛牌。对于这件事的严重性,我们可以透过比库用钱获取的物品变成不许可这项事实来理解。显然佛陀并不把有关金钱与买卖等戒条视为小戒,因为佛陀形容接受钱与花用钱为黑业,其业黑得好像醉酒与淫欲一般的黑。为什么呢?因为它们都拥有同样的根:贪欲。饮酒、沉迷淫欲、接受金银、透过邪命获取必需品,做这四种事任何一项的比库,他显然已经迷失了,在离开俗家出家、以追求灭除痛苦与轮回后,他却走向了更苦与更长远的轮回,甚至会投生到地狱里。——摘自帕奥禅林某西方比库的开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20-12-5 16:41 , Processed in 0.15839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