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楼主: Rakkhita

南傳里的大船教

  [复制链接]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6-12-24 12: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不道 发表于 2016-12-24 12:18
你没听说不等于没有,不应盲目否定。

阿姜查有大乘的禅宗倾向。

这个关于成佛的授记,不是小事,如果佛陀没有明确授记过,那基本都是不可信的。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6-12-24 12: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不道 发表于 2016-12-24 12:26
首先恭喜你这次的发言理性了。

“假如某天某个阿姜说某人修定观过去世未来世,说他就是菩萨,多少世后成 ...

菩萨是一个凡夫,不会叫人修你说的那个的。

菩萨在成佛前只是在积累福报,并不具有解脱的智慧。

点评

正解。  发表于 2016-12-24 13:14

9

主题

153

帖子

15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6-12-24 12: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发表于 2016-12-24 12:31
菩萨是一个凡夫,不会叫人修你说的那个的。

菩萨在成佛前只是在积累福报,并不具有解脱的智慧。 ...

有观智的菩萨也可以教导解脱道。

“不会叫人修你说的那个的”——是佛陀说的。看看因缘经,你号称学佛四分之一世纪,怎么也和rak等人那样幼稚?

9

主题

153

帖子

15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6-12-24 12: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向懒得多打字,今天说开些。
正法修行本来没有内观,内观禅法只是这一百年来佛教的怪胎。
念住经里的内观和外观总是成对出现。
佛说“眼是常还是无常?”,“你们是否亲见无明缘行?”。等等都让内观伪法露馅了。可是就是那些内观法师们被人认为是圣者,他们连名色分别智都没有。

111

主题

1346

帖子

13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346
发表于 2016-12-24 12: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 要分清那些是走解脫道, 那些是南傳里的大菩萨, 那些是无知众还未认清那一道, 那些是來误导人的魔众, 那些是被騙上菩萨船而实想解脫的, 走錯路的.....
分別说派就是分开來说的。
走上解脫道的, 向前行; 理得大菩萨去火坑; 可以指條路給无知众, 走那條路依其福慧; 魔众嘛, 要认出來, 远離啦, 近善友才少障礙的; 至於被騙的, 总是有日会知道受騙的。
反正国人都被騙千多二千年了啦, 轮回到現在了。
所以有知者有慧啦, 有慧者各自撐船去对岸, 凡修正法, 都通向解脫的。
通常有慧人聚在一处, 愚人又聚在一处, 无知人聚在一处, 被騙众也聚在一处, 魔軍也聚着发魔言啦。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6-12-24 13: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念 于 2016-12-24 13:20 编辑
知不道 发表于 2016-12-24 12:37
有观智的菩萨也可以教导解脱道。

“不会叫人修你说的那个的”——是佛陀说的。看看因缘经,你号称学佛四 ...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菩萨在未成佛前,就是一个凡夫,而且根本也不知道解脱道,怎么能教导解脱道呢?

就是菩萨到了最后身那一世,成佛前还在和外道学禅定,他怎么不去教外道解脱道呢?

你连这个基本常识都搞不清楚了?

点评

问得好。  发表于 2016-12-24 14:06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6-12-24 13: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念 于 2016-12-24 13:21 编辑
知不道 发表于 2016-12-24 12:53
我一向懒得多打字,今天说开些。
正法修行本来没有内观,内观禅法只是这一百年来佛教的怪胎。
念住经里的内 ...


内观只是对于vipassana的一个翻译而已,就是止观的观,在经典里早就有了。

这里的内观不是指内外的内,而是内指本质,也就是指究竟法,所以只要是观察的是究竟法,那么不管它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都可以称作内观。

这个和观察内部外部的内观外观不是同一个意思。

9

主题

153

帖子

153

积分

晋级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6-12-24 13: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中部陶师经。菩萨在有正法的时期也可以修到行舍智。如果这时有在家人向他请法呢?菩萨也可以教导他所听闻到的佛法。

佛说“眼是常还是无常?”而内观派无一例外地不辨识眼,更谈不上常否。——不辨识內六处的法师也可以教观禅?这个现象你能否正面回答?

6

主题

3288

帖子

3288

积分

特级会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288
发表于 2016-12-24 13: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念 于 2016-12-24 13:54 编辑
知不道 发表于 2016-12-24 13:28
看看中部陶师经。菩萨在有正法的时期也可以修到行舍智。如果这时有在家人向他请法呢?菩萨也可以教导他所听 ...


中部陶师经哪里提到菩萨修到行捨智了?

13

主题

509

帖子

50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509
发表于 2016-12-24 13: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4.王品
中部81经/额低葛勒经(王品[9])(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与大比丘僧团一起在憍萨罗国进行游行。
  那时,世尊离开道路后,在某处露出微笑。
  那时,尊者阿难心想:
  「什么因、什么缘世尊露出微笑呢?世尊不无原因地露出微笑的。」
  那时,尊者阿难整理衣服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鞠躬后,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什么因、什么缘世尊露出微笑呢?世尊不无原因地露出微笑的。」
  「阿难!从前,这个地方是名叫威额林额,成功的、繁荣的、人多的、人杂乱的市集城镇,阿难!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住在威额林额市集城镇附近。阿难!这里是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园林,这里是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坐着教诫比丘僧团处。」
  那时,尊者阿难将大衣折成四折后,对世尊这么说:
  「那么,大德!请世尊坐在这里,这个地方将有两位阿罗汉、遍正觉者使用过。」
  世尊在设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后,世尊召唤尊者阿难:
  「阿难!从前,这个地方是名叫威额林额,成功的、繁荣的、人多的、人杂乱的市集城镇,阿难!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住在威额林额市集城镇附近。阿难!这里是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园林,这里是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坐着教诫比丘僧团处。
  阿难!在威额林额市集城镇有位名叫额低葛勒的陶匠,他是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奉献者、首席奉献者,阿难!额低葛勒陶匠有位名叫周低波勒的朋友、亲爱的朋友,他是位学生婆罗门。那时,额低葛勒陶匠召唤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
  『来!亲爱的周低波勒!让我们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我认为见那位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确实是好的。』
  阿难!当这么说时,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对额低葛勒陶匠这么说:
  『够了!亲爱的额低葛勒!见那位秃头假沙门作什么?』
  阿难!第二次,……(中略)。
  阿难!第三次,额低葛勒陶匠对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这么说:
  『来!亲爱的周低波勒!让我们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我认为见那位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确实是好的。』
  阿难!第三次,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对额低葛勒陶匠这么说:
  『够了!亲爱的额低葛勒!见那位秃头假沙门作什么?』
  『那么,亲爱的周低波勒!让我们拿擦背用具与肥皂粉后,到河里沐浴。』
  『好的,亲爱的!』阿难!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回答额低葛勒陶匠。
  阿难!那时,额低葛勒陶匠与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拿擦背用具与肥皂粉后,到河里沐浴。
  阿难!那时,额低葛勒陶匠召唤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
  『亲爱的周低波勒!这附近有个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园林,来!亲爱的周低波勒!让我们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我认为见那位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确实是好的。』
  阿难!当这么说时,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对额低葛勒陶匠这么说:
  『够了!亲爱的额低葛勒!见那位秃头假沙门作什么?』
  阿难!第二次,……(中略)。
  阿难!第三次,额低葛勒陶匠对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这么说:
  『亲爱的周低波勒!这附近有个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园林,来!亲爱的周低波勒!让我们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我认为见那位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确实是好的。』
  阿难!第三次,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对额低葛勒陶匠这么说:
  『够了!亲爱的额低葛勒!见那位秃头假沙门作什么?』
  阿难!那时,额低葛勒陶匠抓住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的腰带后,这么说:
  『亲爱的周低波勒!这附近有个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园林,来!亲爱的周低波勒!让我们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我认为见那位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确实是好的。』
  阿难!那时,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松开腰带后,对额低葛勒陶匠这么说:
  『够了!亲爱的额低葛勒!见那位秃头假沙门作什么?』
  阿难!那时,额低葛勒陶匠抓住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洗好的头发后,这么说:
  『亲爱的周低波勒!这附近有个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园林,来!亲爱的周低波勒!让我们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我认为见那位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确实是好的。』
  阿难!那时,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这么想:
  『实在不可思议啊,先生!实在未曾有啊,先生!实在是因为这位不同出生的额低葛勒陶匠竟然会认为他能抓住我洗好的头发,我认为这确实必将不是下级的事。』而对额低葛勒陶匠这么说:
  『亲爱的额低葛勒!这是上限了吗?』
  『亲爱的周低波勒!这是上限了,因为我认为见那位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是好的。』
  『那么,亲爱的额低葛勒!放开,我走吧!』
  阿难!那时,额低葛勒陶匠与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抵达后,额低葛勒陶匠向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则与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阿难!在一旁坐好后,额低葛勒陶匠对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这么说:
  『大德!这位是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我的朋友、亲爱的朋友,请世尊教导他法。』
  阿难!那时,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以法说开示、劝导、鼓励额低葛勒陶匠与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使之欢喜。阿难!那时,额低葛勒陶匠与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被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以法说开示、劝导、鼓励,使之欢喜后,欢喜、随喜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所说,起座向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离开。
  阿难!那时,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对额低葛勒陶匠这么说:
  『亲爱的额低葛勒!你[一直]听着这个法,却不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吗?』
  『亲爱的周低波勒!你不知道我扶养已盲的年老父母吗?』
  『亲爱的额低葛勒!那样的话,我将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
  阿难!那时,额低葛勒陶匠与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抵达后,向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阿难!在一旁坐好后,额低葛勒陶匠对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这么说:
  『大德!这位是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我的朋友、亲爱的朋友,请世尊让他出家。』
  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得到在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面前出家、受具足戒。
  阿难!那时,在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受具足戒后不久、受具足戒后半个月,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如其意地住在威额林额后,向波罗奈出发游行。次第进行游行,抵达波罗奈,阿难!在那里,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就住在波罗奈鹿野苑的仙人坠落处。
  阿难!那时,迦尸国王居记听说:
  『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抵达波罗奈,住在波罗奈鹿野苑的仙人坠落处。』
  阿难!那时,迦尸国王居记令一辆辆吉祥车上轭后,登上一辆吉祥车,然后以国王的威势盛况,为了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一辆辆吉祥车从波罗奈出发,以车辆一直到车辆能通行之处,然后下车步行,去见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抵达后,向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阿难!在一旁坐好后,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以法说开示、劝导、鼓励迦尸国王居记,使之欢喜。阿难!那时,迦尸国王居记被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以法说开示、劝导、鼓励,使之欢喜后对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这么说:
  『大德!请世尊与比丘僧团一起同意明天我的饮食[供养]。』
  阿难!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以沈默同意了。
  阿难!那时,迦尸国王居记知道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同意后,起座向上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离开。
  阿难!那时,那夜过后,迦尸国王居记在自己的住处准备去黑米的米饭装在淡黄色容器、各种汤、各种咖哩饭菜之胜妙的硬食与软食后,时候到时通知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
  『大德!时候已到,饮食已[准备]完成。』
  阿难!那时,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去迦尸国王居记的住处。抵达后,与比丘僧团一起在设置好的座位坐下。阿难!那时,迦尸国王居记亲手以胜妙的硬食与软食款待与满足以佛陀为上首的比丘僧团。
  阿难!那时,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食用完毕手离钵时,迦尸国王居记取某个低矮坐具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迦尸国王居记对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这么说:
  『大德!请世尊同意我,在波罗奈雨季安居,像这样僧团将会有伺候。』
  『够了!大王!我的雨季安居已有住处。』
  阿难!第二次……。阿难!第三次迦尸国王居记对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这么说:
  『大德!请世尊同意我,在波罗奈雨季安居,像这样僧团将会有伺候。』
  『够了!大王!我的雨季安居已有住处。』
  阿难!那时,迦尸国王居记心想:
  『大德!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不同意我在波罗奈雨季安居。』他就变得变心,变得忧郁。
  阿难!那时,迦尸国王居记对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这么说:
  『大德!你有任何其它比我更好的奉献者吗?』
  『大王!有个名叫威额林额的市集城镇,在那里,有位名叫额低葛勒的陶匠,他是我的奉献者、首席奉献者。而,大王!你心想:「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不同意我在波罗奈雨季安居。」就变得变心,变得忧郁,而这位额低葛勒陶匠不会,而且将来也不会。大王!额低葛勒陶匠已归依佛、法、僧团,大王!额低葛勒陶匠离杀生、未给予而取、邪淫、妄语、榖酒、果酒、酒放逸处,大王!额低葛勒陶匠对佛具备不坏净,对法具备不坏净,对僧团具备不坏净,具备圣所爱戒,大王!额低葛勒陶匠对苦无疑,对苦集无疑,对苦灭无疑,对导向苦灭道迹无疑,大王!额低葛勒陶匠是一日一食者、梵行者、持戒者、善法者,大王!额低葛勒陶匠已放下珠宝、黄金,已离金银,大王!额低葛勒陶匠已离锄头,不自手挖地,他以扁担搬运那些堤防已破坏的或老鼠弄的[土],他作好容器后,这么说:「在这里,凡想要者,放置对等容积的米、豆、豌豆后,请拿走想要的。」大王!额低葛勒陶匠扶养已盲的年老父母,大王!额低葛勒陶匠以五下分结的灭尽而为化生者,在那里入了究竟涅槃,为不从彼世转回者。
  大王!有一次,我住在名叫威额林额的市集城镇,大王!那时,我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去见额低葛勒陶匠的父母。抵达后对额低葛勒陶匠的父母这么说:「那么,那位祥瑞儿去哪里了?」「大德!你的奉献者出去了,[到]里面,从锅子取饭,从深锅子取咖哩食用。」大王!那时,我从锅子取饭,从深锅子取咖哩食用后,起座离开。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去见父母。抵达后,对父母这么说:「谁从锅子取饭,从深锅子取咖哩食用后,起座离开呢?」「儿子!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从锅子取饭,从深锅子取咖哩食用后,起座离开。」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这么想:「这确实是我的获得,确实是我的好获得,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对我这么信赖。」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不离喜与乐半个月,他的父母七天。
  大王!又一次,我住在名叫威额林额的市集城镇那里,大王!那时,我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去见额低葛勒陶匠的父母。抵达后对额低葛勒陶匠的父母这么说:「那么,那位祥瑞儿去哪里了?」「大德!你的奉献者出去了,[到]里面,从锅子取粥,从深锅子取咖哩食用。」大王!那时,我从锅子取粥,从深锅子取咖哩食用后,起座离开。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去见父母。抵达后,对父母这么说:「谁从锅子取粥,从深锅子取咖哩食用后,起座离开呢?」「儿子!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从锅子取粥,从深锅子取咖哩食用后,起座离开。」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这么想:「这确实是我的获得,确实是我的好获得,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对我这么信赖。」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不离喜与乐半个月,他的父母七天。
  大王!又一次,我住在名叫威额林额的市集城镇那里,当时,[我的]小屋漏雨,大王!那时,我召唤比丘们:「比丘们!你们去额低葛勒陶匠的住处找些草来。」大王!当这么说时,那些比丘们对我这么说:「大德!额低葛勒陶匠的住处没有草,但他的住处屋顶有草。」「比丘们!你们去额低葛勒陶匠住处的屋顶取些草来。」大王!那时,那些比丘取下额低葛勒陶匠住处屋顶的草。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的父母对那些比丘这么说:「谁取走住处屋顶的草呢?」「姊妹!是比丘们,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小屋漏雨。」「大德!请你们拿去,贤面们!请你们拿去。」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去见父母。抵达后,对父母这么说:「谁取走住处屋顶的草呢?」「儿子!是比丘们,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小屋漏雨。」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这么想:「这确实是我的获得,确实是我的好获得,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对我这么信赖。」大王!那时,额低葛勒陶匠不离喜与乐半个月,他的父母七天。大王!那时,住处屋顶空着持续整整三个月,而天没下雨。大王!这就是额低葛勒陶匠。』
  『大德!这是额低葛勒陶匠的获得,是额低葛勒陶匠的好获得,世尊对他这么信赖。』
  阿难!那时,迦尸国王居记遣送额低葛勒陶匠五百车米,米装在淡黄色容器,以及适合的咖哩。阿难!那时,那些属于国王的人去见额低葛勒陶匠后,这么说:『大德!这五百车米,米装在淡黄色容器,以及适合的咖哩是迦尸国王居记送的,请你接受它们。』『国王很忙,有许多应该做的,我已足够,让它们属于国王。』
  阿难!你会这么想:『那时的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是别人。』但,阿难!不应该这样认为,我是那时的学生婆罗门周低波勒。」
  这就是世尊所说,悦意的尊者阿难欢喜世尊所说。
  额低葛勒经第一终了。
只问耕耘,莫问收获,花自然会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8-9-23 14:12 , Processed in 0.07109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