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425|回复: 4

泰国僧王登基,你可曾看懂幕后的那一盘大棋?

[复制链接]

618

主题

803

帖子

803

积分

文章编辑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803
发表于 2017-2-17 14: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泰国僧王登基,你可曾看懂幕后的那一盘大棋?

(转贴) 2017-02-14 岳汉 泰国网

泰国第20任僧王即位了。

2月12日,泰国十世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国王亲自点燃香烛,跪拜新僧王,全球4万多间泰国寺庙按照习俗敲钟20下,向神明禀告泰国第20任僧王正式登基。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这是一则普通的、正面的、和谐的、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听起来喜庆吉祥的大好事。

对于那些信仰佛教,对泰国“千佛之国”心怀向往的中国佛教徒而言,这更是一个功德无量,梵光普照,“法喜充满”的人间盛典,就算不能躬逢其盛,也要在家里烧柱香念段经,为异国的圣僧敬献一点功德啊。

然而,作为在泰中文媒体人,新僧王继位的消息却在我们心中投下一缕微妙的感慨。

你可知,仅仅在几个月前,我们所以为将会成为泰国僧王的那个人,并不是现在的这位僧王……

泰国佛教的“剑气二宗”

先从新上任的泰国僧王说起吧。

2月7日获得拉玛十世国王任命的泰国第20任僧王,法号“颂德帕摩诃穆尼翁”——写成汉字很长一串,但实际上前面的“颂德”(佛牌界通常译成“崇迪”)和“摩诃”是学识渊博的皇家顶级高僧的特定头衔,相当于中国人所说的“职称”。泰国最顶尖的十几位高僧前面全叫这个,容易搞混,为了方便阅读咱们下文仅称其本名——穆尼翁。

Somdej Phra Maha Muniwong2.jpg

泰国第20任僧王颂德帕摩诃穆尼翁

穆尼翁法师,是泰国佛教“法宗派”(法宗派是啥咱们后面再细说)的最高长老,1927年出生,今年已经90高龄了。

他十岁出家,20岁跟随苏瓦塔纳摩诃(后来的第19任老僧王)学法。2009年,穆尼翁成为曼谷拉查波比托寺住持僧,同年获得皇家佛学院和朱拉隆功佛学院颁发的两个佛学博士学位头衔,并进入19名高僧组成的“泰国最高僧侣委员会”,成为泰国佛教界最核心的领袖人物之一。

好了,那么什么是“法宗派”呢?

都知道泰国佛教是南传的“上座部”佛教。但是泰国上座部佛教实际上还可以细分为“法宗派”和“大宗派”。

古代,泰国佛教并没有这种划分。到了19世纪中叶,曼谷王朝四世国王蒙固大帝(《安娜与国王》里面周润发演的那位)在位时期,分野开始产生。

当时的泰国尚未开化,原生态的暹罗佛教也是鱼龙混杂,各显神通,掺杂了许多巫蛊法术原始崇拜印度神油的成分,大和尚们算命求子招桃花,各种业务都要抓。这蒙固大帝,年轻时为了避开皇位纷争,在庙里当了27年的和尚,对泰国佛教之low 深恶痛绝,于是参照孟族僧侣的法度,创立了佛教新教派“法宗派”。

这个法宗派,不来虚的,第一讲究学习佛经,尤其是要具备学习和翻译巴利文经典的能力;第二讲究严守戒律,居士要按规供养僧人,僧人也要严守衣着、仪式、不持金银的戒律。蒙固王坚持认为,学习佛教经典,比打坐禅修要更为重要,禅定是说不准的,民间巫术是扯淡的,而只有经文和戒律是佛教正道。

西方史学界认为,蒙固王作为暹罗第一位“开眼看世界”的君王,实际上是在用西方人文科学和近代基督教神学的研究方式改造传统佛教,试图证明佛教的“科学性”,使佛教像基督教一样成为国家开化维新的“配套软件”。

总而言之,泰国佛教就这样衍生出了一个学院派的“法宗”,人数虽少,路线高端,专攻精英;而其余的一切不属于法宗的原始佛教教派被蒙固大帝统称为“大宗派”,人数众多,流派庞杂,专治草根。

“贵族佛教”和“草根佛教”分道扬镳后一百多年,今天泰国的法宗派与大宗派信徒的人数比例大约是1:16这个样子,大宗派雄踞民间,人多势众,但法宗派却长期占据佛教界高层,在高官权贵等精英阶层中占据优势。

如此说来,泰国皇室本身理论上是倾向于“法宗派”的,今年泰国巴育内阁向拉玛十世国王呈奏5名高僧作为僧王候选人,十世王钦定法宗派长老穆尼翁,也算是贯彻了当今国王陛下的曾曾祖父蒙固大帝当年定下的基本路线,名正言顺,理所当然。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短短几个月前,泰国全国上下都还完全没有料到穆尼翁大师能够成为僧王,甚至连泰国僧王产生的方式,都还并不是今天的“国王任命,金瓶挚签”。

如今人们看到的“理所当然”,在我们的眼中实际上是一场“强势逆转”,曾经离大位只差一步的“代僧王”突然出局,佛教高层体制彻底更替——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万僧之王金碧辉煌的登基,实在不啻于一场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

转折从何而来?仍然是那如同咒语般的三个字——“法身寺”。

折戟沉沙法身寺

讲了法宗派,接下来说说法身寺。

不要看这两家名字长得很像,实际上完全是拧着来的。

前面说过,法宗派排斥禅修,注重学习和戒律,而“法身寺”作为泰国佛教界奇迹般崛起的新兴派别,极端重视禅修,全力鼓励捐献,原则上是一个与法宗派完全背道而驰的“非典型大宗派”。

这个在70年代始创的法身寺,其之所以崛起,并不在于精妙严谨的教义,而在于天才的运营。短短几十年里,法身寺用现代企业的规格与手段,打造出了完全超越传统佛教一个时代的“企业形象”。法身寺占地万顷,殿堂庙宇有一种科幻般的洁净感,信徒在一尘不染的庙宇中用电脑阅读着佛经,来自全球的信徒在多媒体网络的帮助下参与着规模浩大的法会——那画风,比乡村菜市一般乱糟糟的传统寺庙,真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有了硬件,便有了“活动策划”,法身寺十余年来屡屡打造几十上百万人的巨型法会,“万佛朝宗”的神话景象通过现代传媒传遍全球,活生生把法身寺的知名度提升到了国际水平。另一方面,法身寺似乎从不关心传统佛教“不持金银”的法则,毫不避讳地鼓励信众捐献金钱,再用雄厚的财力购买更多的土地,举办更大的活动,招揽更多的信徒——

不说宗教,单论经营,法身寺绝对是这个时代的奇迹。而实际上,法身寺也的确在1998年获得过“全泰工商管理协会”颁发的“最佳市场策划奖”……一个庙,获得“市场策划奖”,也真是没谁了。

从20世界90年代,泰国佛教界高层(尤其是法宗派代表)以及泰国部分媒体,一直对法身寺“离经叛道”的经营模式怀着严厉的批判态度。而法身寺的过度膨胀,也不可避免地爆出了“与失地农民爆发冲突”、“在寺内鸣枪驱赶示威者”、“怂恿主妇偷取家中全部财产捐给寺庙”等等一系列负面新闻。爱它的人,当它是菩萨下凡;恨它的人,当它是邪魔外道,评价相当两极分化。

法身寺住持,天才的经营策划之神唐玛楚玉僧人——汉名“法胜”法师,更是争论的焦点。在他的带领下,法身寺不但急速壮大,还逐渐渗透进了他信政府高层,与泰爱泰党形成了实质上的同盟关系,在泰国政界、商界、佛教界得到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他信政府时期,法胜法师屡次被爆出“挪用寺院地产”、“与不法银行家串通洗钱”的指控,最终实际上依靠他信政府的庇护,才屡次躲过大劫。

最牛的是,在官司缠身的当年,法胜曾经被泰国老僧王苏瓦塔纳摩诃勒令还俗(僧人必须要先还俗才能移送法办),但当年的“最高僧侣委员会”的十九名长老们经过投票,居然否决了僧王的指令,为法胜和尚强行闯关保驾护航。

2013年,老僧王圆寂,代僧王拉查曼科拉高僧代理僧王位,而代僧王与法身寺住持本身就有师徒关系,其驻锡的北榄寺也与法身寺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一旦代僧王“转正”,法身寺便几乎等同于掌控泰国佛教中枢!

这是一种怎样的背景?这是一种怎样的影响力?

不过出来混,早晚要还。

2014年英拉政府被推翻后,上台执政的新政府旋即开始对法身寺开刀。法身寺以“捐款” 为名替他信派系金融机构“空赞友联信用社”洗钱的旧案被翻出,特案厅全国通缉法身寺住持,最高僧侣委员会庇护法身寺的行为也被国家改革议会议员公开指责为“触犯刑法”。

这就等于在说,世俗政府与宗教高层的斗争,终于公开化了。

僧王之争

终于,说到僧王了。

按照曼谷王朝自拉玛一世开国以来的惯例,僧王由长老会推选产生,再经过国王正式任命而登基继位。

2013年,老僧王圆寂,“代僧王”颂德帕摩诃拉查曼科拉执掌僧伽大权。前面说过,这位拉查曼科拉,历来被视为与法身寺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而一旦代僧王上位“转正”,泰国军政府清理法身寺时所要面对的阻力,更是可想而知。

2016年,僧侣委正式推选亲法身寺的代僧王拉查曼科拉出任僧王,就在此时,代僧王突然被爆出“收受信徒赠送的走私豪华轿车”的丑闻,遭到传唤调查,一夜之间声名扫地。著名的反英拉“示威和尚”伊沙拉公开指责佛教高层腐朽衰败,全国各地种种“佛教学会”、“僧侣联合会”也纷纷出面支持政府,与原有的佛教最高权力机构划清界限。

至于僧王人选?僧侣委员会的长老们选举的新僧王,意料之中地被巴育政府以“形象不佳”为由驳回,无论佛教界如何催促,巴育就是不呈报给国王拉玛九世,国王不点头,僧王就无法继位,泰国就此陷入了“僧王空悬”的宗教危机之中。

面对来自官方的阻击,2016年夏,佛教高层(亲法身寺派)与巴育政府的矛盾终于全面爆发。全国众多佛教机构发动示威,抗议政府“干预宗教”。黄袍僧人大战绿衣军队的景象,第一次在泰国街头上演。而军政府也毫不示弱,调派大军将法身寺团团包围,签发对法身寺住持的逮捕令,用无人机侦察寺庙内部的动向,时刻准备强行抓人。而法身寺也召集信众,阻挡军警,并在庙中修建路障,在寺院大门停放挖掘机,以阻挡军警的脚步。

沸反盈天之际,泰国政府成立宗教改革办公室,架空僧侣委员会权力,并修改法律条款,成功将“长老选定,国王任命”的僧王选举制度,换成了“政府推荐,国王选取”。当全泰国人民都在为法身寺门口的闹剧而感到厌倦时,泰国政府一鼓作气,彻底掏空了佛教界独立的政治地位,将“神权”收入“军权”麾下。

法身寺就这样废了,延绵数百年的宗教选举体系瓦解了,僧王的任命权就这样被政府攥在手里了。胜负已分,是否还要活捉法身寺住持,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当初“继任僧王的第一人选”,象征着佛教内部“亲法身派”力量核心的——代僧王呢?军方会高抬贵手,让他在登上那曾经只有一步之遥的僧王法座吗?

上个星期,答案揭晓:新僧王是穆尼翁,而不是拉查曼科拉。

理所当然啊。

现在,大家是否能理解,为什么有些媒体会使用“尘埃落定”这样的词汇去描绘新僧王的登基?大家是否能体会,看到新僧王的名字时,我们心中那种微妙的感慨?

尘埃落定之后的问题

曾经的暗流汹涌,如今终于“尘埃落定”;旷日持久的明争暗斗,事到如今总算胜负已分。

泰国宗教界权力格局骤然之间的谜底揭晓,更在另一个维度上解释了泰国政坛大局的发展脉络,初见时莫名其妙,再看时步步惊心。

泰国近代史,是一段王权、军权、政权此消彼伏的轮回史。1932年直到冷战中期的泰国历史,是属于军人的时代;而1970年到1990年纷乱蜕变的20年,从另一个角度上也可以看作是王权与政客联手压制军权的时代。

而今,在一次由巴育政府所主导的宪法获得全民公投授权的时代,泰国的政党已经不复当初的实力,而独立自主的宗教界,将自行推选僧王的权柄拱手让出,也意味着“神权”在一个崭新的时代权力游戏中暂时的落败与归顺。

与此同时,曾经有权代行国政的皇家枢密院也不再拥有对“摄政王”的任命权,完成了立宪使命的各种议会机构,也将被一个容纳各党派“参政议政”的新机构——“创建和谐委员会”所取而代之。分散的权柄在一缕一缕地收束,权力的山峰在一个一个地倾颓,泰国政坛的地表之上,千江入海,万象归一。百川千河的归宿,最终归于谁,或是以谁的名义,归于他背后那个真正的主宰者呢?

对于不信佛的老编而言,这个问题,也许才是新僧王登基的真正价值吧。




0

主题

14

帖子

1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
发表于 2017-2-18 12: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森林派好像没影响力啊。

0

主题

14

帖子

1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
发表于 2017-2-18 12: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大宗派像国内的大乘佛教

4

主题

95

帖子

9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95
发表于 2017-2-18 23: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血雨腥风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10-21 14:55 , Processed in 0.06421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