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上座部佛教 Theravada Buddhis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上座部 qq
查看: 163|回复: 1

二十亿耳尊者的究竟解脱

[复制链接]

81

主题

880

帖子

88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880
发表于 2017-4-9 11: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二十亿耳住耆阇崛山。常精勤修习菩提分法
  时。尊者二十亿耳独静禅思。而作是念。于世尊弟子精勤声闻中。我在其数。然我今日未尽诸漏。我是名族姓子。多饶财宝。我今宁可还受五欲。广行施作福
  尔时。世尊知二十亿耳心之所念。告一比丘。汝等今往二十亿耳所。告言。世尊呼汝
  是一比丘受佛教已。往诣二十亿耳所。语言。世尊呼汝
  二十亿耳闻彼比丘称大师命。即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
  尔时。世尊告二十亿耳。汝实独静禅思作是念。世尊精勤修学声闻中。我在其数。而今未得漏尽解脱。我是名族姓子。又多钱财。我宁可还俗。受五欲乐。广施作福耶
  时。二十亿耳作是念。世尊已知我心。惊怖毛竖。白佛言。实尔。世尊
  佛告二十亿耳。我今问汝。随意答我。二十亿耳。汝在俗时。善弹琴不
  答言。如是。世尊
  复问。于意云何。汝弹琴时。若急其弦。得作微妙和雅音不
  答言。不也。世尊
  复问。云何。若缓其弦。宁发微妙和雅音不
  答言。不也。世尊
  复问。云何善调琴弦。不缓不急。然后发妙和雅音不
  答言。如是。世尊
  佛告二十亿耳。精进太急。增其掉悔。精进太缓。令人懈怠。是故汝当平等修习摄受。莫着.莫放逸.莫取相
  时。尊者二十亿耳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时。尊者二十亿耳常念世尊说弹琴譬。独静禅思。如上所说。乃至漏尽心得解脱。成阿罗汉
  尔时。尊者二十亿耳得阿罗汉。内觉解脱喜乐。作是念。我今应往问讯世尊
  尔时。尊者二十亿耳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于世尊法中得阿罗汉。尽诸有漏。所作已作。舍离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解脱。当于尔时解脱六处。云何为六。离欲解脱.离恚解脱.远离解脱.爱尽解脱.诸取解脱.心不忘念解脱
  世尊。若有依少信心而言离欲解脱。此非所应。贪.恚.痴尽。是名真实离欲解脱
  若复有人依少持戒而言我得离恚解脱。此亦不应。贪.恚.痴尽。是名真实解脱
  若复有人依于修习利养远离而言远离解脱。是亦不应。贪.恚.痴尽。是真实远离解脱
  贪.恚.痴尽。亦名离爱。亦名离取。亦名离忘念解脱。如是。世尊。若诸比丘未得罗汉。未尽诸漏。于此六处不得解脱
  若复比丘在于学地。未得增上乐涅槃。习向心住。尔时成就学戒。成就学根。后时当得漏尽.无漏心解脱。乃至自知不受后有。当于尔时得无学戒。得无学诸根。譬如婴童愚小仰卧。尔时成就童子诸根。彼于后时渐渐增长。诸根成就。当于尔时成就长者诸根。在学地者亦复如是。未得增上安乐。乃至成就无学戒.无学诸根
  若眼常识色。终不能妨心解脱.慧解脱。意坚住故。内修无量善解脱。观察生灭。乃至无常。耳识声.鼻识香.舌识味.身识触.意识法。不能妨心解脱.慧解脱。意坚住故。内修无量善解脱。观察生灭。譬如村邑近大石山。不断.不坏.不穿。一向厚密。假使四方风吹。不能动摇.不能穿过。彼无学者亦复如是。眼常识色。乃至意常识法。不能妨心解脱.慧解脱。意坚住故。内修无量善解脱。观察生灭
  尔时。二十亿耳重说偈言
  离欲心解脱  无恚脱亦然
  远离心解脱  贪爱永无余
  诸取心解脱  及意不忘念
  晓了入处生  于彼心解脱
  彼心解脱者  比丘意止息
  诸所作已作  更不作所作
  犹如大石山  四风不能动
  色声香味触  及法之好恶
  六入处常对  不能动其心
  心常住坚固  谛观法生灭
  尊者二十亿耳说是法时。大师心悦。诸多闻梵行者闻尊者二十亿耳所说。皆大欢喜。尔时。尊者二十亿耳闻佛说法。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尔时。世尊知二十亿耳去不久。告诸比丘。善心解脱者。应如是记说。如二十亿耳以智记说。亦不自举。亦不下他。正说其义。非如增上慢者。不得其义。而自称叹得过人法。自取损减

入處相應/六入處誦/修多羅(杂阿含254)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
  當時,尊者受那(二十亿)住在王舍城寒林。
  那時,當尊者受那獨自靜坐禪修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
  「在世尊所有住於活力已被發動的弟子中,我是其中之一,但我的心尚未以不執取而從諸煩惱解脫,而我俗家有財富,能夠享用財富,並且作福德,讓我放棄學而後還俗,然後享用財富,並且作福德。」
  那時,世尊以心思量尊者受那的心思,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耆闍崛山消失,出現在寒林尊者受那的面前。
  世尊在已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尊者受那向世尊問訊後,也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尊者受那這麼說:
  「受那!你在獨自靜坐禪修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在世尊所有住於活力已被發動的弟子中,我是其中之一,但我的心尚未以不執取而從諸煩惱解脫,而我俗家有財富,能夠享用財富,並且作福德,讓我放棄學而後還俗,然後享用財富,並且作福德。』不是嗎?」
  「是的,大德!」
  「受那!你怎麼想:你以前在家時,熟練彈奏琵琶琴嗎?」
  「是的,大德!」
  「受那!你怎麼想:當你的琵琶琴弦過緊時,你的琵琶琴調好音,能彈奏了嗎?」
  「不,大德!」
  「受那!你怎麼想:當你的琵琶琴弦過鬆時,你的琵琶琴調好音,能彈奏了嗎?」
  「不,大德!」
  「受那!你怎麼想:當你的琵琶琴弦不過緊、不過鬆,弦與弦的均衡建立時,你的琵琶琴調好音,能彈奏了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受那!過於發動活力,則導向掉舉;鬆弛的活力,則導向懈怠。
  受那!因此,在這裡,請你確立活力的平衡、通達諸根的平衡,並且請在那裡取相。」
  「是的,大德!」尊者受那回答世尊。
  那時,世尊以此勸誡來勸誡尊者受那後,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寒林消失,出現在耆闍崛山。
  那時,尊者受那過些時候確立活力的平衡、通達諸根的平衡,並且在那裡取相。
  那時,當尊者受那住於獨處、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不久,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他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尊者受那成為眾阿羅漢之一。
  那時,尊者受那證得阿羅漢果後,心想:
  「讓我去見世尊,見了以後,在世尊面前記說完全智。」
  那時,尊者受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凡那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傾心於六件事:傾心於離欲、傾心於獨居、傾心於無瞋害、傾心於渴愛的滅盡、傾心於執取的滅盡、傾心於無癡。
  大德!這裡,或許有些尊者會這麼想:『這位尊者僅靠信的程度,而傾心於離欲。』但,大德!不應該這樣認為。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的比丘,不見還有自己所應作的,或已作的還要增加,他以貪的滅盡,從離貪而傾心於離欲;以瞋的滅盡,從離瞋而傾心於離欲;以癡的滅盡,從離癡而傾心於離欲。
  又,大德!或許有些尊者這麼想:『這位尊者為了祈求利養、恭敬、名聲,而傾心於獨居。』但,大德!不應該這樣認為。大德!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的比丘,不見還有自己所應作的,或已作的還要增加,他以貪的滅盡,從離貪而傾心於獨居;以瞋的滅盡,從離瞋而傾心於獨居;以癡的滅盡,從離癡而傾心於獨居。
  又,大德!或許有些尊者這麼想:『這位尊者返回戒禁取為核心,而傾心於無瞋害。』但,大德!不應該這樣認為。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的比丘,不見還有自己所應作的,或已作的還要增加,他以貪的滅盡,從離貪而傾心於無瞋害;以瞋的滅盡,從離瞋而傾心於無瞋害;以癡的滅盡,從離癡而傾心於無瞋害。
  以貪的滅盡,從離貪而傾心於渴愛的滅盡;以瞋的滅盡,從離瞋而傾心於渴愛的滅盡;以癡的滅盡,從離癡而傾心於渴愛的滅盡。
  以貪的滅盡,從離貪而傾心於執取的滅盡;以瞋的滅盡,從離瞋而傾心於執取的滅盡;以癡的滅盡,從離癡而傾心於執取的滅盡。
  以貪的滅盡,從離貪而傾心於無癡;以瞋的滅盡,從離瞋而傾心於無癡;以癡的滅盡,從離癡而傾心於無癡。
  大德!當比丘的心這樣完全地解脫時,即使能被眼識知的強大色來到眼的領域,也不能佔據他的心,他仍保有不雜染的心,穩固、泰然,而觀察衰滅;即使能被耳識知的強大聲音……(中略)能被鼻識知的氣味……能被舌識知的味道……能被身識知的所觸……能被意識知的強大法來到意的領域,也不能佔據他的心,他仍保有不雜染的心,穩固、泰然,而觀察衰滅。
  大德!猶如一無孔、無洞、堅厚的岩石山,如果從東方來了暴風雨,不能使它移動、震動、轉動;如果從西方來了暴風雨……(中略)如果從北方來了暴風雨……如果從南方來了暴風雨,不能使它移動、震動、轉動。同樣的,大德!當比丘的心這樣完全地解脫時,即使能被眼識知的強大色來到眼的領域,也不能佔據他的心,他仍保有不雜染的心,穩固、泰然,而觀察衰滅;即使能被耳識知的強大聲音……(中略)能被鼻識知的氣味……能被舌識知的味道……能被身識知的所觸……能被意識知的強大法來到意的領域,也不能佔據他的心,他仍保有不雜染的心,穩固、泰然,而觀察衰滅。」
  「如果傾心離欲與心的獨居,
   如果傾心於無瞋害與執取的滅盡,
   如果傾心於渴愛的滅盡與心的無癡,
   看見[六]處的生起後,心完全解脫。
   對那遍解脫、心寂止的比丘,
   已作的不須增加,不再有所應作的。
   如同一堅厚的岩石不被風動搖,
   同樣地,色、味道、聲音、氣味、所觸與念頭。
   可愛與不可愛之法都像那樣不攪動,
   心堅固、自在,觀察衰滅。」

增支部6集55經/受那經(莊春江譯)

礼敬三宝,礼敬二十亿尊者。(以上经文和翻译,仅供参考)




2

主题

605

帖子

6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05
发表于 2017-4-10 10: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mmer530 于 2017-4-10 10:55 编辑

尔时。世尊知二十亿耳去不久。告诸比丘。善心解脱者。应如是记说。
二十亿尊者的究竟解脱

善心解脱!究竟解脱!  可有等同!


阿奴卢塔依照佛陀的建议而留在东竹林,就在这个雨季安居期间,他终于达到努力的目标——阿拉汉果,无漏心解脱

天眼阿那律尊者的究竟解脱

无漏心解脱至究竟解脱  是否尚且一段因缘路,或许只有亲历程方知冷暖
可有妄语!或许只有自问方知
如实观照,行住坐卧,语默动静,智慧为导,实相相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觉悟之路 ( 粤ICP备1302606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802000093号

GMT+8, 2017-6-27 15:06 , Processed in 0.05702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28 Theravada Buddhis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